我与总统先生的玫瑰情爱

这个世界能够剥夺我们追求幸福的权利,能够剥夺我们追求爱情的权利,但是理想却是它永远无法剥夺的。

  one

  一切,要从一个偶然的相遇开始讲起。

  这一天,橘子抱着一束海芋出现在了市中心的一间礼堂里。台上是一只年轻的浣熊,他正在唾沫横飞地演讲,按照顾客的吩咐,她将在演讲结束之后把花献给他。

  洁白的海芋代表着希望、爱与尊敬。因为害怕路上塞车,橘子特地提前了半个小时出发,结果她被迫听完他最后半小时的演讲。坐在礼堂的最后排,橘子小心地用爪子护着花,长这么大以来,除了她的父母亲,她还没有爱过或者尊敬过谁,所以看着周围激动的动物,橘子有一些诧异。

  后来,演讲结束了,抱着花,橘子从过道一路挤到台前。那是一只年轻的浣熊,他比橘子大不了几岁,橘子恭敬地将花递到他的怀里——“阿布先生,我谨以此表达对你的敬意。”接过花,阿布微笑着向她表示谢意,也就在橘子准备离开时,他对着橘子眨了一下他的右眼。

  two

  橘子的花店就开在坚果街上,因为临近森林综合大学,所以生意一直很好。

  秋天开始的时候,有一个相貌猥琐的胖子总是会来店里骚扰她。每次,他都会问她这些问题——“小姐你叫什么名字”,“你是哪个系的”,“你有男朋友了吗”……为此,烦不胜烦的橘子在门口竖了一个“一百五十公斤以上勿入”的牌子,但是那个胖子一点都没有知难而退的意思,他对橘子说:“你怎么知道我只有一百四十九公斤?”

  晚上,躺在床上的橘子辗转反侧难以入眠,都这么大了,她居然还没有爱上过谁,如果一粒小小的种子在一次又一次的春风过后始终无动于衷,她对得起自己的青春吗?街灯在天花板上投射出淡黄色的影,不知道为什么,橘子开始想起下午那个善意的眼神来了。

  three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橘子的花店迎来了一个陌生的来客。就着橘黄色的夕阳,他大大咧咧地推开门,门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

  “咦?你不就是那天那位送海芋的小姐吗?”橘子回过头,她眼前的这个先生穿着一件棉质的休闲衣,笑眯眯的,脑袋上戴着一顶棕色的画家帽子。他冲着橘子眨了一下右眼。

  “你也是森大的研究生?”橘子的脸蛋有一点红,阿布点了点头,他对橘子说:“有什么适合送给老师的花吗?”

  因为给他献过一次花,因为他来订过一次花,橘子与阿布成为了朋友。在森林综合大学,阿布研究的课题是“国际关系”。阿布即将毕业,橘子为他的老师送去了一束剑兰,剑兰的花语是长寿,福禄,康宁。在花店里,阿布对橘子说:“你懂得的花语可真多。”

  阿布每次来的时候都是下午,橘子有点喜欢这个充满阳光味道的大男孩。阿布会在花店一直待到打烊,然后他们会在学校里逛一逛,图书馆旁的街灯发出金灿灿的光,夜晚秋风入骨,阿布就把自己的围巾给橘子圈上。后来,在一个晚上,橘子问阿布:“你有什么理想吗?”

  “我没什么理想。”阿布挤了挤肩膀旁边坐着的橘子,说,“那你呢?”

  “我想当个画家。”橘子张开嘴哈了一口气,“可是我连大学都没考上。现在我只想把我的花店开好。”

  “有理想真好呀,”阿布也张开嘴哈了一口气,“既然有理想,就不应该放弃。只要不放弃,总会有实现的机会。”哈完气,他把爪子放在了橘子的爪子上,橘子听到自己的心脏“怦”地抖动了一下。他对橘子说:“你以后成为一个画家后,我去看你的画展。”啊,这是,这是约定吧,那个晚上,橘子几乎一夜未眠,回家以后她都没有洗爪子,第二天醒过来,她发现阿布的围巾还圈在自己脖子上。

  four

  橘子在下午的花店里等阿布。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因为很忙,所以阿布就不是那么经常找橘子了。花店最近的生意出奇地糟糕,情兽节尚且遥遥无期,橘子却囤积了大批量的玫瑰。鲜红的玫瑰像一簇簇火焰,路过的动物们往里瞟一眼,谁都看得出来这间花店的老板正在变成一个花痴。但是橘子才不管这些,她坐在柜台旁边,用爪子托着腮帮透过花店的落地玻璃窗看着街道。现在她有所期待了,那些从花店前经过的动物就统统跟她产生了联系——每一次,她所期待的那只浣熊就是从大街上那流水般的动物群中泅游过来的。

  在周末的一个夜晚,橘子终于鼓起勇气约了阿布见面。因为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意,橘子最终在口袋里揣了一个信封,信封里装着一封她亲笔书写的情书。他们顺着坚果街逛了一圈,在一处小摊子上,阿布给她买了一支波棒糖,又有动物沿街兜售玫瑰花,阿布就又花了八块钱买了一朵玫瑰。阿布说:“送你。”

  坐在学校旁的小河边,围着阿布围巾的橘子还在为那八块钱心疼,要知道,她店里一朵包装好的,新鲜的玫瑰才售价五元。结果阿布先开口了,他对橘子说:“我要出国了。”他朝橘子耸耸肩,表示“我也感到很意外”。但是——出国就出国吧,好歹——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比方一个承诺,一个表白?

  没有。什么都没有。此去绵绵无归期,爱情只是一个意外。橘子忽然觉得口袋里的信是那样沉。

  five

  坚果街的花店倒闭了。可是橘子并不难过,花店开不了她可以干点别的。是的,生活不容易,但如果只是为了生存下去,它会变得很容易。

  橘子在家休息了一个礼拜,之后橘子上了一趟街,在一间文具店,她买了画板,纸,画架,颜料,画笔,刷子,铅笔,调色盘,她又在一间书店买了相关的教材。一切准备就绪,橘子委托朋友给她联系了一位教画画的老师,这个世界能够剥夺我们追求幸福的权利,能够剥夺我们追求爱情的权利,但是理想却是它永远无法剥夺的。几天之后,在明亮的画室里,橘子见到了他的老师——还记得那个相貌猥琐的胖子吗——他是艺术设计学院的研究生——他的名字叫蒜头,他成了橘子的老师。

  six

  四年之后的某一天,橘子与蒜头花了十七块钱在坚果街附近的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就这样,橘子变成了蒜头太太。四年的时间,蒜头从一个艺术设计学院的研究生变成了一名室内设计师,而橘子呢,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很快,在临近的松鼠国,她的画展即将剪彩——她成为了一位画家。

  这一天,橘子在卧室里收拾行李,那朵八块钱的玫瑰已经凋谢,现在它成为了橘子的一张大书签。蒜头正在客厅里看电视,他穿着一条花裤衩,吃着坚果,他对卧室里的橘子说:“瞧瞧,瞧瞧,又换总统了。”橘子把头探出卧室——她看到电视上,无数动物的正中间,那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浣熊——啊,那不是阿布吗?!

  seven

  飞往松鼠国的飞空艇缓缓起飞了。看着窗外的云朵,橘子开始想,她居然真的成为了一名画家,真是世事难料。她想起了很久之前阿布与她的约定,那天,他对她说——“你以后成为一个画家后,我去看你的画展。”他当然不会去,他现在已经是总统,她也已经结婚了。

  忽然,有几只扎着热血头巾的刺猬从机舱后部站了起来,领头那只对大家说——“现在我宣布,这架飞空艇已经被我们劫持。我们的目标是撞击六角大楼,所以,不想死的就过去领降落伞。”乘客们被吓坏了,机舱里死一样寂静,然后很快,看看刺猬们竖起的那些坚硬无比的大刺,陆陆续续地,大家佩戴好了降落伞,只待打开舱门,在这样的情况下,选择保存自己的生命无疑是最可行的,虽然六角大楼是总统办公的地方。

  不行。不行不行。橘子的脑袋里开始浮现出无数关于阿布的回忆,橘子是嫁给了一只她并不爱的浣熊,但是,她曾经付出过真心的那只浣熊,他不能死。非但不能死,他还应该幸福地、完好无缺地活下去——忽然,橘子站了起来——她的声音有些发抖——“我们不能让飞空艇撞击六角大楼,那是总统办公的地方。”

  于是她的声音更大了些——“我认识总统,他是一只了不起的浣熊,请相信我,我们还相爱过。”

  “你给我闭嘴。”眼见响应橘子的乘客开始多了起来,几只刺猬齐刷刷地向橘子逼了过来。

  eight

  历史定格在八月十一日。这一天,在恐怖分子的劫持下,一架飞空艇撞击了世贸大厦,而另一架则在六角大楼附近坠毁。关于那架坠毁的飞空艇,通过对黑匣子的分析,大家得出结论:在飞空艇坠毁前,乘客与恐怖分子进行了殊死的搏斗。而令大家感到意外的是,灾难发生当天,总统居然正在休假。他根本不在国内。

  ——画面回到飞空艇坠毁前。在那个中午,一只戴着画家帽子的浣熊走进了松鼠国国立画展中心,在那里,浣熊国一名年轻女画家的作品正在展出。失事电话打过来的时候,他正站在一幅巨大的油画前,那是一朵凋零的玫瑰,在黑色的背景下,女画家为残缺的花瓣浇上了璀璨无比的红——那是一股纯粹的红,红得蚀骨,比火焰还要红的红,就像一个垂死的病人,即使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仍然在顽强地与命运抗争。

  接完电话的阿布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画展中心,当然,他已经不再有兴趣去探究这幅画的含义。而那一天,关于橘子所做的一切,谁也不会知晓。

9年前,北川唐家山的羌族姑娘胡若芳对前来旅游的上海富家子刘成君心生好感。随后9年,她一直单身未嫁。

  2008年“5·12”地震后,唐家山脉形成了地震中面积最大、危险最高的一个堰塞湖。当地政府带领百姓依托堰塞湖广种玫瑰,要将唐家山堰塞湖打造成中国最大的玫瑰园基地。

  为了推动产业发展,造福灾区百姓,胡若芳带着自己亲手种植的玫瑰花去上海寻找初恋情人,要他到唐家山堰塞湖投资。9年,沧海桑田。刘成君的情况如何?那曾经美丽的初恋情缘能否再续?胡若芳这个执著为爱等候的女子能否达成心愿?

  9年的光阴

  女孩在玫瑰花谷守望爱情

  2000年5月3日,22岁的刘成君即将完成上海第二工业大学的学业,来到四川旅游。当他进入地处漩坪乡的唐家山脉时,眼前连绵的群山围绕着弯弯的涧江,鸟鸣山涧,玫瑰谷里一片姹紫嫣红,空气中流淌着浓郁的玫瑰芬芳……刘成君仿佛置身人间仙境。与美景不太协调的是,他的胃又开始疼痛起来。因为爱好四川美味,辣椒吃得太多了。“您好,请问这里有药店吗?”路边有一家小旅馆,门口坐着一位手里捧书本的羌族姑娘。问明刘成君的情况后,她用轻柔的声音说:“你坐一下好吗?”随即转身采了几朵玫瑰花进入厨房。

  不一会儿,姑娘端来一碗冒着热气的淡红色汤汁递给刘成君:“喝下去就没事了。” 刘成君半信半疑地接过碗,喝了下去。没想到,不一会儿,他的胃痛果然缓解了。在接下来的交谈中,刘成君得知女孩名叫胡若芳,刚满20岁。父亲早逝,她同母亲一起经营这个小店。由于家庭困难,胡若芳仅上完初中。

  随后,在刘成君的请求下,胡若芳带他上到了唐家山山顶俯瞰玫瑰谷全景。大片大片的玫瑰地被原始丛林和奔腾的涧江分割开来,微风拂过,玫瑰花儿随风起伏,一片花海延绵不绝。待他们下山时,已是夕阳西下。

  随后,刘成君干脆在胡若芳的小旅馆住下了。在接下来几天的相处中,刘成君发觉胡若芳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玫瑰专家。她告诉刘成君,玫瑰的食疗作用很多,鲜玫瑰花适量洗净捣汁,加冰糖炖服,可治肺病、咳嗽和吐血;毒疮初起,可用玫瑰花去蒂研细,加黄酒送服;玫瑰花5朵、蚕豆花12克,用开水冲服,可治肝风头痛……

  刘成君越来越喜欢这个带着玫瑰花香的姑娘了,而胡若芳也对这个知书达理的男孩心生好感。只是,两人碍于身份的悬殊,谁也没有捅破这层朦胧的感情。

  5月21日,刘成君就要走了。离别的前夜,胡若芳采摘下新鲜的玫瑰花,洗净腌制后,与炒熟的蜜糖拌在一起,捏成玫瑰馅儿,做成玫瑰饼,放在了他的旅行包里。

  刘成君见状,有一种欲哭的冲动,他哽咽着说:“明年5月,我还来唐家山,同你一起看玫瑰花。”胡若芳笑靥如花:“那好,我一定亲手为你做一坛上好的玫瑰酒。”刘成君心里一阵刺痛,他没有回头,害怕看见胡若芳的泪水……

  2001年5月,玫瑰花开遍山谷的时候,胡若芳没有等来刘成君。6月里,玫瑰的采摘接近尾声,胡若芳独自在小木屋里挑选朵大、鲜艳的玫瑰花,用流水漂洗干净后,再用绞碎机绞成汁,加糖,她把调好糖的玫瑰汁装入木桶中发酵。5天后,木桶中的玫瑰汁发酵成功。她又把淡红色清冽醇香的玫瑰酒贮存在陶瓷缸里,一缸一缸,摆放得整整齐齐。但她舍不得喝,她是酿给刘成君喝的。但是,刘成君仍旧没有来。

  直到2001年9月,胡若芳才收到他一封很短的信,说他忘不了胡若芳,但是,他太忙了。明年吧,明年有空一定来。胡若芳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也可按信封上的地址去找他。胡若芳收起信,一声不响,抱起一缸玫瑰酒就往邮局跑。但邮局却说酒不能邮寄,胡若芳失望了。

  玫瑰酒的保质期只有一年。一年又一年,胡若芳酿了一缸又一缸,换了一缸又一缸,刘成君仍然没有来……

  地震过后

  她手持玫瑰去上海求助

  光阴荏苒。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一场大地震将唐家山脉摧毁,失去“根据地”的漩坪儿女,没有被灾难摧毁意志,他们在政府和援建单位的帮助下,在距离堰塞湖两公里的半山腰安营扎寨,很快启动了新的生活规划。

  玫瑰是唐家山山民们的一大支柱产业,早在地震前,当地政府就有壮大这一产业的打算,如今再次被提上议事日程。2009年新年一过,首批6万株保加利亚大马士革一号玫瑰花苗很快运往堰塞湖畔,首期种植5000亩,准备发展到20000亩,到那时,唐家山堰塞湖将成为中国最大的玫瑰园基地。

  在地震中,胡若芳失去了母亲。直到看到玫瑰花苗,她才绽放了笑脸。多年前,她心中的玫瑰色的梦想与事业再次敲打着她的心扉。当政府号召大家积极想办法招商引资时,胡若芳很自然地想到了刘成君。这些年来,刘成君一去不复返。胡若芳表面上静如止水,内心却潮涌潮落。她没有忘记刘成君写给她的信。胡若芳清楚地知道之所以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单身,就是因为心中挥之不去刘成君的影子,他究竟过得怎样?是单身还是早就结婚了?为了打开心结,胡若芳动了一定要去看一看他的念头。

  刘成君的父亲在两年前就去世了,他接手了坐落在上海青蒲区朱家角工业区的刘氏电子厂。但是任凭他殚精竭虑,工厂的效益始终不见好转。不仅如此,他的个人生活也极为灰暗。多年来,他想在都市里寻找一个具有胡若芳那样热情善良的女人,但他谈了三次恋爱都失败了,爱一次伤一次,时至今日他仍单身。

  2009年2月27日傍晚,忙碌了一天的刘成君刚刚走出办公室,一个衣着朴素的女人出现在他面前:“您是刘成君先生吗?”刘成君停下来打量着她,那张瓜子脸、高鼻梁、小嘴巴,带着四川口音的普通话,似曾相识,他愣了一下。 “我是胡若芳呀,北川、唐家山、玫瑰谷,不穿羌服你就认不出来啦?!”

  一时间,恍若隔世。9年前遥远的玫瑰谷里的芬芳和那个像玫瑰花一般的羌族姑娘,又一次展现在了他的眼前,只是,岁月的磨砺,她的脸上已布满了沧桑!

  刘成君激动地紧紧握住胡若芳的手,“那年从你那里回来后,我就把我对你的感情对我爸爸说了,他却极力反对。迫于他的压力,我不敢与你联系。后来,他去世,我接了他的工作,我忙碌得都没有时间去回忆玫瑰谷的芬芳,你能理解我的处境吗?”

  当晚,刘成君请胡若芳吃完饭后,又开着车带她去兜风。霓虹灯闪烁,大上海的夜风有种朦胧的温柔。刘成君谈起自己的现状,显得十分矛盾:他的工厂面临被收购的危机,但他又不甘心被收购,可是硬撑下去,迟早也会被大型厂矿吃掉。

  胡若芳用亮晶晶的眼睛望着他说:“你可以变被动为主动!”

  “变被动为主动?”刘成君望了望夜色中的胡若芳,“你是说,与其坐地等死,倒不如及早抽身。是吗?”

  “是啊!你走了这么多年,不是走不通了么?去西部发展吧,或许还能赢得先机。要知道,在金融危机中,被淘汰的企业,多得数不胜数!”

  “你怎么知道这些?”刘成君吃惊地望着胡若芳,胡若芳小巧的双手正托着下巴,目光是那样的温柔,“因为你,我一直在关注沿海的企业。”胡若芳娓娓道出了唐家山堰塞湖新的规划和发展,她说:“为了我未了的心愿,为了你,为了家乡的发展,我来了!”

   “对,置之死地而后生,我要向灾区人民学习!”这晚,刘成君的心情没有平静,他在反复思索胡若芳的话:自己的企业没有竞争力,与其坐等死亡的来临,不如趁早一搏!“只要有梦想,从北川到上海的道路并不遥远;只要心中有爱,即使玫瑰花的花期很短,但用它酿制出来的玫瑰酒却永远醇香!这一次,我可不能再错过了……”

 这一夜,刘成君睡得特别香甜。第二天他起床时,胡若芳已经走了,留给他一张纸条:“我走了,送给你一幅我们灾区老百姓自撰的对联作为共勉吧:‘有脚有手有条命,天大的困难能战胜’!”

  9年后

  生命和爱情在堰塞湖畔共舞

  2009年3月11日,刘成君将自己的工厂以750万的超低价卖给了竞争对手,随后处理完在上海的一切事务,带上这笔巨款,于4月3日乘飞机飞往绵阳。

  4月4日,他去了北川老县城凭吊遇难同胞。这是大地震后第一个传统清明节,老县城废墟外的封闭铁丝网清晨7时准默默打开,特意为此地幸存的父老乡亲们开放。绵绵人流回到已成废墟的千家万户和学校机关等地前,焚香燃烛,捧上鲜花。遍地哭声四起,人人都向遇难亲人倾吐衷肠。刘成君想起9年前他来此地旅游时见到的一片生机和繁荣,心里特别难受。

  从北川老县城到唐家山,以前不到1个小时的车程,现在需要绕行,刘成君花了一天时间才到达目的地。在漩坪乡景家村的村口,又有一批玫瑰花苗运到了,刘成君看见胡若芳正举着花苗给乡亲们讲解:“这是大红色的超级红,这是红边黄底的阿班斯,这是白色的坦尼克……”

  “生命中有了这样的女人,干什么事情不能成功?”刘成君再次吃下了定心丸。他的眼眶里盈满了泪水,快步走过去,胡若芳看见是他,十分惊喜地说:“想不到你真的来了!这是山东一家企业要在这里办一个玫瑰加工厂,他们自己带来了优质品种。真想不到,你终归还是来了!”说着,她的泪水淌了一脸……

  “是的。”刘成君激动地说:“现在,我终于懂得了,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我们不仅心中要有一朵盛开的玫瑰花,还要常常吃到爱人制作的玫瑰饼,这才是真正的幸福!”那天下午,刘成君想重寻9年前的足迹,胡若芳同他乘坐一艘快艇,游览堰塞湖。不一会儿,拐进主航道,快艇行驶不到一千米,水岸越来越宽,从两三百米渐渐到一千米,被地震抖掉屋瓦的房顶在水深处清晰可见,微风吹来,似乎在诉说下面曾经的欢歌笑语,他们只能凭想象和附近山头作参照物确定他们当年在一起玩耍时的位置。不过让人欣喜的是,夕阳下,许多受灾群众都在建新房。他们利用唐家山堰塞湖这一中外闻名的地震地质景观,采取依湖建房、傍山修寨的小集中建房方式,为旅游开发打好了基础。一些茶馆、旅馆、商店,也在两岸悄然兴起……

  旧地重游,刘成君百感交集,他觉得自己的生命得到了洗礼,爱情得到了复活,他同胡若芳商量,他们要在堰塞湖畔承包500亩土地种下玫瑰,还要办一个玫瑰酒厂和玫瑰茶厂,同时还要邀请昔日的生意伙伴来堰塞湖考察、投资,引进一些上规模的玫瑰香精厂和玫瑰精油厂,共同把美丽的玫瑰事业做大做强。

嫁了个不浪漫的老公,生活就像老家屋檐下蓄满水的大水缸,静得能见天。

  那日上班,同事灵的桌上多了一束红艳欲滴的玫瑰花,她得意地告诉我,是她老公送她的生日礼物。在眼热羡慕之余,我决定用身边人身边事来春风化雨。“不就是送束花吗?这太简单了。”老公觉悟如此之快,让我喜出望外,孺子可教,可见我以往教育方法不当。

  “今天我要给你一个惊喜。”生日那天一大早,老公就对我说。他竟没忘我的生日,一大进步啊!下班后我急急赶回家,想象桌上那芳香四溢的玫瑰,心里竟有微微的醉意。打开门四下一扫,没有使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只有菜香味扑鼻而来。“来来来,我给你烧了你最爱吃的椒盐基围虾,这可比玫瑰好多了。”呜呼,我的“润物细无声”在榆木疙瘩面前彻底失败,气得我无话可说。

  “发生了什么事?”客厅里的父亲见我面沉似水,关切地问。待他得知原因后竟大笑起来说:“夫妻之间的爱是盛在碗里的,椒盐基围虾,很好!”见我不以为意,父亲说:“我和你妈50年的共同生活,没有浪漫,有的是每日三餐。无论是物资匮乏的年代,还是我落难时期,回到家,碗中总是盛着暖心的爱,支撑我走过那些坎坷的岁月,那是最真实最动人的爱啊!”

  父亲告诉我,60年代母亲生我妹妹,好不容易买到20个鸡蛋,身体虚弱的母亲自己舍不得吃,又怕几个孩子眼馋,把糖心蛋埋在饭菜里给他吃,父亲动情地说:“那时我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一辈子对你妈好!”

  听完父亲的一席话,我陷入了沉思。与老公结婚以来,我一直享受着他盛在碗里的爱情,可就像一生都在母亲呵护之下的儿女,对幸福未必真能诚心领会一样,我一直没有感觉到老公每日不厌其烦地变着花样给我做饭做菜,其实那就是最本真、朴实、绵长的爱呀!送玫瑰是爱,那是色彩厚重抢人眼目的西洋画;烧椒盐基围虾也是爱,那是可以让心灵得到休息的恬淡而雅致的中国画。

  林语堂先生有句名言:“欲爱一个人,从他肚子起。”台湾女作家张晓风在《一个女人的爱情观》一文中说:“爱一个人,就是不断地想,晚餐该吃牛舌还是猪舌,该买大白菜还是小白菜?”把爱盛在碗里,实实在在,朴实无华,却感人至深,是爱的另一种境界。寻常人家,粗菜淡饭,慢慢滋润着寻常的岁月,含蓄而温馨,天长而地久。

  直到这时,我才忽然发现,其实,自己渴望的,也不过是这样平常的生活和平常的情感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