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情人节

  情人节这天,李建文在公司加班,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八点钟。秀梅见他两手空空地回来,马上拉长了脸。李建文拍拍头,连忙道歉,说应该买束玫瑰花回来。可是,他一个月才一千块工资,情人节的玫瑰多贵啊,一束花要几百块呢!实在有点不值。秀梅噘起嘴,说李建文钱挣得不多又小气,真不知当初看上他哪一点?这是两人婚后第一个情人节,难道以后的几十个情人节一直这么过?秀梅越说越气,索性连陈谷子烂芝麻都翻腾出来。

  李建文听不下去,一怒之下离开家。在街上走着,看到小便店有卖二锅头,心里痒痒的。他本来就好酒,可为了省钱硬是戒了。现在心情郁闷又想了起来。买了二锅头走到路边,他正要仰头灌两口,手机响了起来。是秀梅,问他在哪儿?限他十分钟内回家,否则她就打包回娘家。一听这话,李建文心慌了。两人恋爱时曾遭秀梅父母的强烈反对,他们认为他没钱没前途,秀梅一旦回娘家,岳父母一定会火上浇油,后果不堪设想。

  快到家的时候,李建文正要把酒瓶藏到什么地方,却见迎面过来一个醉鬼。醉鬼见他拎着酒瓶,一把拉住他,叫他把酒卖给自己。他还想喝,他还没醉。李建文甩手就走。醉鬼见他不给酒,马上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块,一定要买。李建文无奈,急于要摆脱他,便将酒瓶塞进他怀里,说一百块太多了,他得找他九十块。等李建文拿出零钱,酒鬼拎着酒瓶早走了。他追过去,硬把九十块钱塞给他。醉鬼斜眼看他,吃吃笑着说他真是个好人,好人就应该有好报。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塞给李建文,然后招手叫了辆出租车,大声喊着去泥河口。

  李建文站在原地愣了半晌才打开信封,里面居然是一千块!他的心怦怦跳着,想追,出租车已经无影无踪。这个酒鬼,真是醉得不轻。

  高高兴兴地回到家,李建文一心想讨秀梅欢心,就拍拍胸脯说带她出去浪漫一把,就去新开的咖啡馆——“风情爱尔兰”。秀梅斜眼看他,问他这“葛朗台”怎么突然大方了?李建文说今天是情人节,得罪了老婆他罪该万死,现在要将功补过。

  秀梅高兴起来,化了淡妆,跟着李建文出门。两人打车来到咖啡馆,服务生将他们领到了角落里的位置。看着幽暗的灯光,听着轻柔的钢琴曲,要了两杯“卡布奇诺”,李建文感觉心情舒畅。情人节,对他来说也是好运节啊,无缘无故“拣”到一千块。秀梅喝着咖啡,脸色微红,眼神里居然也有了久违的含情脉脉。

  见秀梅柔情似水,李建文想再来个锦上添花,于是招手叫过侍者。他给秀梅点了首钢琴曲《少女的祈祷》。七年前,两人刚恋爱时,还是少女的秀梅最喜欢听的就是这首曲子。在她心里,最浪漫事就是两人牵着手伴随这曲子走一生。只是,在琐碎生活的消磨中,他们有多久没听这曲子了?

  优美的钢琴曲回荡在整个大厅。秀梅低头不语,李建文看着她,回想七年来的风风雨雨,不禁感慨万千。一曲罢,李建文拿出一百块钱放进了托盘,送给钢琴师。

  侍者离开,秀梅微微责备他说心里想着她就行了,不用这么破费。李建文摇摇头,说情人节,他愿意为她破费,谁让她是他这辈子最心爱的女人呢。

  两人正低声说笑,钢琴师走了过来。那是个极美丽的女孩,神情却忧郁。她手里捏着那张百元钞票走到李建文的桌前,轻声问:“先生,请问您这钱是哪儿来的?”

  李建文愣住了,半晌才结巴着说当然是银行来的。女孩摇摇头,指着上面一行字说:“这是我男友的字迹。这钱……这钱应该是他的。”

  李建文很吃惊,低头一看,纸币上果然用铅笔写着一行小字:我爱晓娟。这是为你买戒指储备的第四百块。李建文张大嘴巴,忙掏出剩余的九百块,每张钱上都写着这样的字迹。只是,有的是第五百块,有的是第六百块,数字不同而已。他抬头看看女孩,女孩的眼睛里涌出泪水,说她就是晓娟,她认得男友的字迹。

  秀梅呆呆地看着老公,忙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建文正要解释,女孩抽泣着说几小时前她和男友张成发生了误会。她在大厅里弹钢琴,有人送来红玫瑰,她跟着那男人离开,上了他的车,他轻轻吻她。这一切,是咖啡店为做宣传拍的一段MTV,她可以挣到一千块,想为他买情人节礼物。男友有点儿大男子主义,怕他不同意,她瞒着他。想不到,拍摄过程中,他兴冲冲地来了,看到这情景转身就走。她打电话解释,他的手机却一直关机。

  李建文终于明白了。这是那个“醉鬼”辛苦攒了很久要买戒指的钱,却因为和女友发生误会,一醉之下竟把钱给了陌生人。他向晓娟说明真相,说听到她男友上出租车前说过泥河口。晓娟的脸刷地白了,说那儿是两人初次见面的地方,他莫非是去寻短见了?

  说完,晓娟哭着冲出了咖啡店。李建文拉着秀梅赶紧跟出去,见晓娟拦了出租车,怕她出事,两人也坐了上去。

  车一路飞奔,停在了泥河口。这是一片荒凉的河滩,远处的河水深浅不一。三人找了许久,在一处深水沟边,李建文发现了二锅头空瓶和一双鞋。一看到鞋,晓娟“哇”地一声哭了起来,边哭边大声喊着男友的名字。

  三人深一步浅一脚地走出很远,一片水洼里传出一阵鼾声。李建文赶紧走过去一看,不是那个“醉鬼”张成还能是谁?只见他赤着脚,满身的泥水,酒气熏天。李建文忙大声招呼晓娟,让她赶紧过来。晓娟急切地跑过来,见男友醉成这样,又心疼又生气,上去就给了他一巴掌。张成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到晓娟,不禁大声笑起来,说知道情人节这天她一定会来这儿。这儿可是他们心里最浪漫的地方。说着,他又摸口袋,说攒够了给她买戒指的钱。摸了半天没摸到,张成一把抱住晓娟哭了:“对不起,对不起,我把给你买戒指的钱弄丢了。我真没用。怪不得你们家人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我真没用。我攒了好几个月,我、我还要攒,一定给你买一枚金戒指。”

  李建文和秀梅怔怔地看着眼前这对恋人,想笑,却不约而同地掉下泪来。

  “阿文,能说说你追法国女郎的浪漫经历吗?”2012年1月8日,29岁的郑昱文与31岁的法国女郎伊蒂,在广东顺德一家星级酒店办婚宴时,很多亲友好奇地问。他腼腆地笑道:“我和她相识真的不浪漫啊,只能说是很温暖、很贴心,就像女人的内衣一样,哈哈。”

  打工法国,幸遇好房东

  郑昱文的父亲是一名从搬运工打拼而成的内衣工厂老板。由于父母没有什么文化,他从小被寄予厚望。2006年,他从华南理工大学服装工程与设计专业毕业后,就被父亲送到法国里昂第三大学攻读研究生,主修女性内衣设计。

  里昂是蜚声全球的“内衣之城”,浪漫优雅。城市不是很大,市区人口还不到50万,但郊区工业发达、环境优良,有近百万人口,吸引了许多留学生和新移民。郑昱文很快就喜欢上了这里,2009年夏,他顺利获得了研究生学位。本来是要回国当接班人的,可是父亲的工厂受到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规模缩小了一半。于是,郑昱文决定在法国打几年工再说。

  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郑昱文租住在里昂郊区的一户市民家里。房东是一位很和蔼可亲的中年男人,名叫布利特,他有一位同样勤劳善良的夫人,还有两个孩子,29岁的女儿伊蒂在巴黎当服装模特,17岁的儿子吉尔在当地读高中。布利特夫妇经营着一间日用品零售铺,除了维持家用外,还要供儿子读书,所以也很不容易。

  布利特家是一套复式四室两厅的住房,虽说房子比较旧,而且在一楼,有些潮湿,但月租只需300欧元,这在当地算便宜的了。

  郑昱文早出晚归地去找工作,却每天失望而归。一个月的租期很快就到了,那几天他进进出出总是低着头,生怕与布利特一家目光相撞的那种尴尬。没想到过期后的第三天,布利特不但没催要房租,还对他说:“你不要担忧,继续放心地找工作吧。我们这些日子看到了,你是个诚实又很节俭的孩子,相信你很快就能找到工作的。”郑昱文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暖流,没想到漂泊异国他乡,竟会遇见父母般的房东。

  一天晚上,布利特的儿子吉尔向郑昱文请教一个学习上的问题,他很快帮吉尔解答了。吉尔感激地问他工作找得怎么样了,他便将自己的困难说出来——有家企业想聘请他,但需要本地人担保才能办长期工作签证。吉尔爽直地说:“我们家就能帮你担保呀!”郑昱文惊讶地问:“这行吗?你爸妈会同意?”“行!”吉尔拍着胸膛说。“谢谢你!以后学习上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OK。”两人击掌相视而笑。

  在布利特夫妇的担保下,郑昱文很快进了服装企业上班。

  性感内衣,恋上房东女儿

  2009年圣诞节前夕,布利特的女儿伊蒂从巴黎回来了。圣诞节那天,布利特一家请郑昱文共进晚餐。不久后,又请他一起吃午餐。美丽性感、开朗热情的伊蒂还一边跟他品红酒,一边滔滔不绝地跟他谈论服装以及中国文化。郑昱文受宠若惊,觉得布利特一家对自己太友好了,而他从没回报过人家什么。

  郑昱文突然想起前些天公司给每位员工送了几盒特别的新年礼物——时尚内衣。那是他公司生产的品牌内衣,也是他和同事共同设计的,价格不菲——就把那几盒内衣送给伊蒂吧,也算是对她一家人表示感谢。于是,他赶紧从卧室拿出来,鼓起勇气说:“真不好意思,吃了你们家那么多次饭,也没买过什么礼物,这些就送给你吧……”

  伊蒂打开一看,不仅没有羞涩,还哈哈大笑地说:“呀,这是名牌哦,挺贵的,谢谢你啊!”郑昱文很是开心。

  伊蒂去巴黎上班那天,还礼貌地对郑昱文说:“很高兴认识你这位中国朋友!”并与他交换了电话、网络联系方式。由于郑昱文比较内向,而伊蒂做模特工作四处奔波,两人迟迟没有联系过。他与她家人的关系却越来越好。2010年2月13日晚上,是中国的除夕夜,布利特一家又叫郑昱文一起进餐,“今天可是你们中国人的春节啊!”吉尔也拉他入座:“来吧,今天我爸妈去华人街,看到很多中国人在那里舞龙舞狮庆祝,就买了很多中国食品回来……”

  与布利特一家一起吃晚餐时,郑昱文情不自禁地流下了两行热泪。布利特关心地问:“是不是想家啦?”郑昱文赶紧拭去眼泪摇了摇头说:“不是,布利特先生,我是被你们一家感动得流泪……”

  后来,郑昱文因为工作出色,被公司任命为设计经理,他高兴地请布利特一家去高档酒店吃了一顿。他原本想月底告别布利特一家,因为公司除了给他提薪外,还给他安排了一间公寓。可几天后,伊蒂从巴黎回来了,而且情绪不太好。从吉尔口中,郑昱文得知她失业了。而这时,吉尔又考上了里昂第三大学,布利特家急需用钱。左思右想,郑昱文决定不住公寓,用公司的补贴续租布利特家的房子。一是他舍不得布利特一家,二是希望自己能给他们小小的帮助,保证吉尔顺利上大学。

  可能是失业的缘故,那段时间伊蒂没有以前那么多的笑容。一个深夜,郑昱文从窗户看见她醉醺醺地回来,是一名法国男人开车送他回来的,那男人跟她说再见的时候还亲吻了她。当时,郑昱文心里有种莫名的失落。

  两个多月后,伊蒂又在里昂市找到了工作,并住在公司,只是周末回来与家人团聚。而郑昱文工作如鱼得水,不但小有积蓄,2010年底还与一位中国女同事相恋了,这样他不得不搬离了布利特家。由于他的女友已经移民法国,所以对方希望他申办技术移民后再结婚。

  爱如内衣,法国浪漫姐弟恋

  2011年3月的一天,郑昱文去布利特家找他帮忙解决办移民时碰到的几个困难,竟得知布利特患了肺癌,惊愕不已。

  当郑昱文提着水果走进病房时,见布利特打着吊针睡着了,便把布利特夫人叫到走廊,询问情况。布利特夫人眼含泪花,伤心了好一阵才说出话来:“医生说必须尽快动手术,可要我们自付十多万欧元,我一时到哪去弄这么多钱啊,伊蒂工资不高,吉尔又正在读大学,唉。”

  “别难过,钱可以想办法。”郑昱文安慰着布利特夫人。他了解到,虽然法国的医疗保险制度曾被认为处于世界最优之列,但长期以来,高保障带来的高额支出已经让政府不堪承受,从2008年1月1日开始,政府改革医保制度,正式出台了“医疗保险自付定额措施”,所以布利特要想治好病必须自费这笔钱。

  当时,郑昱文正好存了十几万欧元,他正准备用这钱办技术移民。可考虑到布利特得了重病,急需钱用,他很矛盾。虽然布利特一家与他非亲非故,但这两年来,他与布利特一家已结下了深厚的友情。他把想法告诉了女友,女友坚决不同意,说借了就分手。

  经过激烈的心理斗争后,郑昱文还是决定将钱借给布利特一家。

  在郑昱文的帮助下,布利特顺利做了手术,脱离了生命危险。而郑昱文因错失办理技术移民良机,女友不久便离他而去。他虽然伤心了一段时间,但从没后悔过。手术后不久,布利特出院回家休养,身体恢复得很快。郑昱文每天下班后都去看他,布利特一家总是热情地招待他,犹如家人。布利特还对郑昱文说:“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中国儿子,我们一起吃住,让房租、水电费在我们家都统统消失吧……”郑昱文被布利特的幽默和亲切逗笑了。

  2011年9月,布利特拿着2万欧元给郑昱文,说:“这是伊蒂最近的收入,先还你,办技术移民的事我已帮你联系好了,应该很快就能办下来,剩下的钱我们会尽早还清……”11月,在布利特的帮助下,加上父母筹集的钱,郑昱文终于成功移民。

  几天后,为了庆祝郑昱文移居法国,布利特一家特意在酒店订了一桌宴席。酒宴上,伊蒂满脸绯红,举起酒杯对郑昱文说:“我很感谢你,也很敬佩你。我大学毕业后做模特已八年了,遇到过很多有钱有权有势的男人追求我,但没一个像你这样有情有义有魅力,你不仅积极向上,还有颗真诚善良的心。你为了救我父亲,不惜和女友分手,我真的很欣赏你这种勇气。今晚我鼓起勇气向你表白我的内心——我爱你,我愿意嫁给你!”

  郑昱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激动得脸都红了。布利特夫妇也十分支持地笑道:“你,是我们全家人都投票通过的呀。”吉尔更是凑热闹地说:“哈,我亲爱的姐夫,你就快答应吧!”面对此情此景,郑昱文既感动又幸福。

  2011年底,郑昱文和伊蒂在法国办理了结婚手续。今年1月,两人又回到广州和亲友庆贺。闹洞房的那晚,郑昱文认真地问伊蒂,为什么突然愿意嫁给自己?伊蒂捧出当初他送给她的那几盒内衣说:“是它们一点一滴地让我对你积累了好感与深深的爱意。更重要的是,你那么爱我的家人,我感到很温暖很贴心!”

  郑昱文怎么也没想到,几件内衣竟会为自己带来一段如此幸福的姻缘。他和伊蒂打算将来在法国开一家服装公司,自己设计,伊蒂做模特,然后让他父母在广东生产……

  郑昱文和伊蒂告诉我们:爱情最需要的不是金钱和地位,有时只需用朴实的真情和友爱去点燃,即可爆发。

  其实最早的时候,身上带着传奇色彩的是那个叫作秋比的澳大利亚女人。她做了一辈子行政工作,却始终不忘记自己想当名医生的梦想。她在50岁退休之后,一头扎进医学院,60岁的时候拿到医学博士的学位,加入了无国界医生的行列。

  来自甘肃的老王是平凡男人。高瘦的个子,西北人长脸,颧骨上有着长年的晒斑。他沉默寡言,四十来岁,是一位司机。

  这天,他的任务是去机场接来自澳大利亚的医学专家秋比。

  “从她下飞机的那一刹那,我就知道我们之间一定会有某些事情发生。”老王举着写着秋比名字的A4纸,局促地握了握手,说了他此生会说的两句英语其中的一句:Hello。

  秋比在甘肃待了30天,沉默的老王每天早上把她接到车上,每天晚上再把她送回酒店。他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虽然每天他都会给秋比准备好足够的水,让她习惯西北的干燥。虽然某天秋比口干舌燥的时候,他会默默地递上“某种甜甜的水,有点中药的味道”。

  老王和秋比都没有告诉我故事里最关键的一幕:他们到底是怎样走出那关键的一步的。我所知道的是,秋比第二次来中国的时候,他俩就已经变成了一对令人惊讶的情侣。所有人都知道老王对秋比的好。那是一种细密的好,连秋比的袜子有了破损,都是老王补的。

  老王依然是司机,秋比依然是专家。白天的时候,老王开车载着秋比到各种穷乡僻壤替人看病。晚上的时候,在那些封闭的小县城里,一个“洋女人”和一个中国男人依然不可能住在同一家酒店的房间里。于是每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老王就提着他的大皮鞋,蹑手蹑脚地跑过整个酒店走廊溜进秋比的房间。“好像十五六岁时跟女孩子早恋的那种偷偷摸摸的感觉,心跳得好快!”老王说。

  纵使有20岁的年龄差距,20年的教育程度差距,这段感情竟也维持了6年。秋比不在世界各地为病人治疗的时候,就留在中国。老王依然没有学会英语,但是他学会了用电脑网上视频。当秋比不在他身边的时候,每天只要他在室内,就把电脑的视频窗口打开。

  “怎么交流呢?”我问老王。

  “不用交流,就这样看着对方就很好。有时候她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我也走来走去。能看到对方走来走去,就觉得很好。”

  老王说他吃饭的时候把电脑搬到饭桌前,睡觉的时候放在枕头边,而秋比也做同样的事情。这样,他们就好像还在一起吃饭,一起睡觉。

  没有网络的时候他们也打电话。几乎所有的时候是秋比在说话,老王只负责听,然后呵呵地憨笑。他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在说什么,但听着声音就能知道她今天好还是不好了。

  后来,甘肃干燥的空气击败了秋比的呼吸系统。她的澳大利亚医生严肃地跟她说,70岁了,不能跟大自然对抗了,回澳大利亚吧。

  老王看着机票和药,大概明白了故事的全貌。他掏出母亲的照片,母亲那年80岁,比起70岁的情人,母亲显然更需要他。

  在机场送别的时候,老王说了他英语库存里的另外一个单词:“bye——bye”。

  然后还是那些无声的视频,电脑前,两个人安安静静地待着。大半年后的一天,秋比认真地向老王说了一大篇话,大意是劝老王找个媳妇,好好过幸福的日子。秋比说,老王一如往常安静地听着,只是末了,说了一个简单的词:“NO。”

  这是六年来老王对秋比说过的唯一一个NO。他听不懂,但是他懂。所以,眼眶红红的秋比一扭头,收拾起屋子来。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