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

那年夏天,在周六下午练一通跆拳道,然后到江边游泳,是雅洁的必修课。

  江在城西,有一座大桥横跨。此岸是泥沙,江水多少有些浑浊。彼岸是岩石,水又清又深。一般的人,游泳都在此岸。雅洁容不得不洁的水浸泡身体,所以不嫌辛苦穿越大桥,去彼岸游泳。开始,练跆拳道、游泳,都有女伴相随。很快,女伴坚持不下来了,她就独来独往。

  长长的江水,宽宽的江面。在桥东头下面游泳的人,小得分不清男女。桥西头这边,只有雅洁一个人,她就恍然觉得整条江是她的泳池,不由得心旷神怡,但又有点孤单和惆怅。

  在清凉的水中缓缓游动,刚练跆拳道出的满身臭汗就不知不觉地消散了。那是一种脱胎换骨般的轻松舒爽,让雅洁心醉神迷,流连忘返。她有时甚至为沉湎于牌桌饭局的人感到遗憾和悲哀:白白错过人生这种轻而易举飘飘若仙的享受啊!

  有时,她干脆一丝不挂,在大桥底的水域尽情裸泳。没人看得见。她觉得,那是一种超然物外的极乐,她因而乐此不疲。累的时候,她就上岸休息,喝点饮料,吃些点心。然后再游,爽极方休。

  走上大桥,走向城里,她很快就走回现实。现实是简单而残酷的,她找不到一个同泳的伙伴,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她曾经为此悲哀过,现在习惯了。她想过,将来找男朋友,只要他能陪自己来这边游泳,别的都可以将就。

  这天来到江边,她发现有个青年男子先到。她有些惊喜,因为到底有人像别人说她那样,脱裤子放屁,舍近求远跑过大桥来游泳了。她主动跟他打了招呼,然后在距离他适当的位置下了水。她边游边东一句西一句地跟他聊起来,不时用余光扫描他。他游得不错,各种泳姿都在行。这让雅洁对他顿生好感。

  他先上岸。嗬嗬,身材很不错嘛。雅洁由衷地把赞美说出口,他的脸居然红了。雅洁很开心,这样的男子她在城里没见过,便问他,不是城里人吧?他说不是,老家是农村的,来城里打工。雅洁哦了一声,不知怎么的,有一丝深深的失望掠过心头。

  但她很快释然。她也上岸。她的余光发觉,男子的眼光这时候直了,扎在她的身上。她不在意,她知道自己的模样和身材,是男人都会这样的,何况是刚刚从水里出来?她不怕他看,甚至不怕他起邪念。敢动粗,凭她在跆拳道馆练就的身手,对付一两个普通男子根本不在话下。她大大方方地打开饮料来喝,并递一块小蛋糕给他。他目光躲躲闪闪,推辞了一下,最后还是吃了蛋糕。他说他叫阿检。

  一来二去,他们就在江边熟悉了,可以分享彼此带来的饮料和食物。但是,他们的谈话,始终停留在表面上,不能深入。好些雅洁认为是常识的东西,他都不能理解或领会。对此雅洁也不苛求,有个泳伴就不错了。

  那天傍晚,阿检照例带着食物和饮料,走过大桥。走下桥底时,他觉得内急。他看了看,只有第一个桥洞合适。洞口长满杂草和灌木,就算雅洁从旁边经过,也不会看见里面有人。

  他扒开草木,走进洞口。刚刚蹲下,就感到后脑勺被一圈冰冷的东西顶住。他毛骨悚然,想转头看个究竟,就听到一句压抑而凶恶的男声:“老老实实蹲着,一动就打死你!”阿检猜到遇上什么了,他魂飞魄散,一动不动地蹲着,双手还不由自主地举起来。然后又像木头一样,做梦似地按照歹徒的指挥,站起来,把长裤脱下,把皮带取下,递给歹徒,再用长裤把自己的双脚绑得结结实实。这时,歹徒才把枪从他的后脑移开,把他的双手反剪到背后,用皮带牢牢地捆起来。最后,歹徒脱下阿检的袜子,把他的嘴封住。然后,歹徒把阿检拖到桥洞的角落,扔在地上,再回身捡起阿检带来的东西,狼吞虎咽地吃喝起来。此时,阿检才敢定睛看他的脸。那是一张肮脏可怖的脸。阿检绝望了,提心吊胆地听天由命。

  歹徒吃喝完毕,惬意无比,坐地靠在桥墩上,把手上的残渣舔得干干净净。过了一会儿,他竟然打起鼾来!阿检又喜又怕,拼命挣扎。他终于弄掉口中的袜子,弄开手上的皮带和脚上的长裤,狼狈地跑出桥洞。直到跑上桥面,看到车来人往,他才感觉自己还喘得出气来。

  突然,阿检看到桥边的路灯杆上,有一张惹眼的照片。他的心怦怦乱跳,凑上去仔细地看。天啊,是他,正是他!他再看文字,是通缉令!上面说,协助抓到犯人的,奖赏5万元人民币。

  阿检的心狂跳起来。5万元太有诱惑力了。他定定神,转回头,悄悄来到桥下。歹徒正在呼呼大睡。阿检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先把歹徒的枪捡起来,轻轻藏到乱草中。然后捡起自己的长裤,轻轻把歹徒的双脚捆住。最后捡起自己的皮带,把歹徒的双手绑得紧紧的。做好了这些,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感觉全身瘫软,骨头都像散了架。

  但他还是不敢松气,赶紧起身快步走出洞口,准备去找电话报警。正好,雅洁来了。他顾不得理会雅洁的惊讶和询问,迫不及待地跟她要了手机使劲摁:1、1、0。

  阿检的判断没有错,歹徒正是通缉令上的A级犯罪嫌疑人。他成为英雄,不但获得5万元奖金,不久之后,还得到本市户口和一份体面的工作。

  雅洁想来想去,最后认为这样的男人不是随便能碰上的,就主动追阿检。他居然没有同意,这大大出乎雅洁的意料。

  雅洁不会轻易放弃自己认定的事情,她穷追不舍,一次接一次地给他打电话。他终于说出原因:那天歹徒吃下的食物和饮料,他事先都放有高效的麻药。他原本是打算给雅洁吃的。

  雅洁不寒而栗,手一抖,手机就掉在地上。过了很久,她才回过神来,弯腰捡起手机。

  过了近半年,雅洁决定继续自己的追求。她认为,在那种情况下能向她说出那个秘密的人,配得上“英雄”的称号。

五月的塞舌尔碧海银沙,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栀子花香。这是个西印度洋岛国,每年的旅游观光者络绎不绝。女侍应赵莉莉在海滩边的海椰子酒店工作多年,这天遇到了一对奇特的情侣。男的很年轻,二十几岁,相貌俊朗,脸上总挂着阳光般灿烂的笑容,很招人喜欢。女的则是一位看上去有六十多岁的老妇人,尽管身材苗条,披着长卷发,但皮肤松弛,满脸皱纹,眼睛里满是冷漠。看着男人十分亲密地给老妇人打着伞,殷勤地跑前跑后忙个不停,赵莉莉有点鄙夷地笑了,美女傍大款见得多了,现在俊男傍富婆也不足为奇。她叹了口气,自己千里迢迢从中国来到塞舌尔打工,不也是为了多挣点钱吗?她注意到登记簿上两人的情况:李祥林、叶芷妮,都是中国山东人。   接下来的几天,赵莉莉经常看到这对情侣,两人的表现让她越发感到奇怪。叶芷妮完全没有富婆的架势,不仅打扮朴素,而且吃的玩的全挑最便宜的,有一次,因李祥林晚餐点了条红鲷鱼而大发脾气。刚捕捞上来的红鲷鱼鲜嫩味美,是当地的特产,深受游客的喜爱,当然价格也是不菲。只见叶芷妮怒气冲冲地瞪着眼:“就你懂得享受?孩子的奶粉、尿布哪里不需要花钱?我现在就回国,你一个人慢慢吃吧!”说罢站起身就走。李祥林急忙拉住她,好一阵温言软语,最后还亲了她几下,这才平息下来。   赵莉莉多少有点同情这个男人,同情之余疑窦顿生,以这男人的相貌人品,凭什么对一个岁数可以当妈的老女人千依百顺?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呢?他俩居然还有孩子,可普通的柴米夫妻又怎么舍得花几万元来这里旅游呢?   在海椰子酒店,四处可见国宝海椰子的痕迹,整个岛都荡漾着一股浪漫的情调。海椰子果实的形状使人浮想联翩,让人脸红心跳,所以又名爱情树。   这天,赵莉莉像往常一样在吧台调着鸡尾酒,因为头天晚上下了场大暴雨,空气湿漉漉的。李祥林忽然出现在她面前,惊慌失色地说:“莉莉小姐,我想向你说件事。昨晚,我和芷妮在五月谷散步,突然下起暴雨来,我们就跑进椰树林躲雨……进到园子里,漆黑漆黑的,一个人也没有,只听海椰子树发出阵阵沙沙声。我抬头一看,远处有两棵海椰子树正纠缠在一起呢,声音正是从那里传过来的。后来,雨小了,我们才出来。出来后,别人都说我们要倒霉了!”   “天哪,你们居然敢在暴风雨的夜晚去五月谷!”赵莉莉惊叫起来,“你们真的要倒霉了!风雨交加的夜晚,雌雄海椰子树会在一起‘亲热’,如果有人目睹这一‘浪漫时刻’,日后会接二连三地碰上倒霉事。所以,没人愿意成为海椰子树恋爱的‘见证人’,即使有人听到传说中的‘沙沙’声也不敢前去一探究竟。这个传说,你没听过吗?”   李祥林垂头丧气地摇了摇头。   赵莉莉见他情绪不好,就安慰道:“其实这只是个传说,当不了真的。你们来旅游,很快就回国了,不会发生什么事的。”说到这里,望着李祥林英俊疲惫的面孔,赵莉莉心生怜悯,忍不住问道:“冒昧问一句,爱情真的可以超越年龄吗?”李祥林闻言脸色大变,狠狠地看了她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   很快,李祥林夫妇冒犯海椰子的事便传得街知巷闻了。人们不自觉地悄悄避开李祥林他们,唯恐招惹上什么祸端,只有赵莉莉表现得十分友好,这令身在异乡的李祥林、叶芷妮感到分外温暖,二人和她渐渐亲近起来。   这天黄昏,李祥林和叶芷妮去海滩散步,专门邀请了赵莉莉帮忙拍照。李祥林很兴奋,和叶芷妮绕着椰子树追逐嬉闹着,赵莉莉不想充当电灯泡,就沿着海滩拾贝壳,越走越远。走了好一会儿,赵莉莉觉得肚子不舒服,只好半途折返。   这时,她突然远远看见李祥林他们那里围了一群人,声音嘈杂。她预感不妙,赶紧奔了过去。只见李祥林抱着手臂坐在地上,满脸痛苦,叶芷妮在一旁伤心地哭,地上还有几个砸烂的海椰子。赵莉莉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没等李祥林说话,旁边一个红发老太太颤颤地说道:“他们遭报应了!海椰子的传说是真的!刚才我们看见有好几个海椰子从树上飞下来,径直砸向女人的脑袋,幸亏男的反应快,推开了她,他自己的手臂却被几十斤重的海椰子砸中了……”   赵莉莉有点不可思议地嚷道:“这怎么可能呢?管理员每天都会检查海椰子的成熟情况,它们不会自己掉下来的,太可怕了!”   惊魂未定的二人订了机票,准备提前回国。临走前,赵莉莉特地买了印有当地标志的精致明信片,来到房间准备为他们送行,谁知却扑了个空。前台的服务小姐指着寄存的行李说:“他们的行程里还有个免费的潜水项目没消费,他俩怕浪费,去海边了。”赵莉莉听了就是一愣。这时有个游客走到前台,翻着一沓照片。她无意中扫了一眼,忽然就被其中的一张吸引住了,仔细看过照片后,她拿起了电话……   海边,李祥林和叶芷妮全副武装,换上了潜水服并戴上了面镜。两人相视一笑,李祥林紧紧地拥抱了一下叶芷妮,准备下水。   “慢着!”赵莉莉领着一个神色冷峻的男人急匆匆地奔了过来,“这是迈克警官,负责这里的治安。”   迈克警官一边示意叶芷妮脱下潜水服,一边说:“请出示你们的护照。”李祥林有点恼火地看着赵莉莉问道:“莉莉小姐,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们犯法了吗?别捣乱好不好?”接着,李祥林又转向迈克警官,“护照在宾馆里,如果您需要,我这就去拿。”赵莉莉冷冷地瞧了他一眼,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想逃跑吧。”李祥林一愣:“我为什么要跑?”赵莉莉取出一张照片,里面正是那天海椰子掉下来的情景。她指着照片说:“看看这张照片,这是一个游客偶然中拍到的。”照片上,李祥林正弯腰拉着什么。李祥林的脸涨红了,一言不发。   迈克警官说:“你故意提前用树藤一端绑住海椰子,另一端沿着树干垂下来。当你太太走到树底时,你拉动树藤就能让海椰子掉下来砸到你太太,对吧?”叶芷妮闻言痛苦地捂住了脸,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迈克警官接着说道:“我们仔细检查了那棵海椰子树,海椰子的果实与树干相连的部位有刀具切割过的痕迹,如果再加上外力作用的话,即使未成熟也很容易掉下来。想必你目睹海椰子树‘亲热’也是故意的,是为这场谋杀做准备,伪造成是神灵作祟,纯属意外。我说的没错吧?”   叶芷妮脸色很难看,李祥林焦急地说:“芷妮,别相信他们的鬼话,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怎么会害你呢?你忘了吗,当时是我把你推开,反而砸到了自己的手。”   “那是因为你发现了有游客过来拍照吧?你怕被发现才临时改变了主意!”赵莉莉嘲讽地插了一句。   李祥林用手狠狠抓着自己的头发,抱头蹲在地上。   迈克警官不紧不慢地说:“刚才赶来的路上,我调查了你的个人资料,你大学是生物专业的,这次的双人塞舌尔十天游是公司年终抽奖抽中的。让人奇怪的是,除了公司赠送的普通旅游险种外,你居然还自行购买了你们夫妇的境外旅游意外险,价值一百万元。你利用海椰子的传说,制造种种意外假象,就是想牺牲你太太来骗取保险吧。好了,不多说了,我现在要检查你们的潜水装备,估计这里也做了手脚吧。”   叶芷妮呆呆地听着这席话,满是皱纹的脸剧烈地抽搐着,她快速地脱下潜水服扔在地上,然后突然纵身一跃,跳进茫茫大海!   遭此突变,在场的人都惊呆了,还是迈克警官反应快,立刻呼唤救生员下海救人。等湿漉漉的叶芷妮奄奄一息地被救上来时,李祥林扑在她身上放声大哭,声音凄厉,让人心碎。迈克警官镇定自若地安排医护人员进行救治,同时细心地检查两人的潜水装备。以他的经验判断,如果要做出潜水意外的假象,一般都是事先在对方的氧气瓶上动手脚。   几小时后,赵莉莉和迈克神色凝重地走进病房。   叶芷妮已经苏醒过来了,李祥林在一旁小心伺候着。迈克望着叶芷妮,轻声说:“我在检查你们的潜水衣时,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叶芷妮脸色变得惨白,接口说:“您不用多说了,我知道我的潜水衣被动了手脚。其实,这一切都是我和祥林商量好的,他被我逼着来帮助我自杀。其实您是没能看到我的护照,不然就会明白……我今年只有二十六岁,但是看上去像六十二。”听了这话,在场的所有人都呆住了,只有李祥林发出痛苦的呜咽声。   叶芷妮反而很平静,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她生完孩子后,几个月间迅速变老,骤然老得像个六十多岁的老妇人,惊吓之余,四处求医才知自己得了一种叫“获得性皮肤松弛症”的病。这是一种罕见的疾病,属世界医学难题,表现为面部皮肤急剧松弛和下垂。自从得了这个病,叶芷妮不敢照镜子不敢上街,渐渐有了死的想法。碰巧李祥林公司有这个旅游机会,她就想趁机死在这里。   “请你们不要抓李祥林,是我逼他这么做的。莉莉也可以证明,我的脾气一直不好,总是在欺负他。”叶芷妮说到这里,忽然笑了,皱纹散开,宛若菊花。   赵莉莉和迈克警官迅速地对视了一眼,都不相信叶芷妮的话,哪有逼别人杀自己的呢?两人耳语了一阵子,迈克警官的神情好似恍然大悟一般,竟站起来彬彬有礼地说:“这是我遇到的最奇怪的案子了,不过,现在总算弄明白了。感谢你们,祝福你们!”说完就离开了。   叶芷妮不解地问赵莉莉:“李祥林是不是真的不用处置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国了?”   赵莉莉的眼睛湿润了,她握了握叶芷妮的手,充满感情地说:“是的,没事了。但请等等,多留一天再回国。”   叶芷妮和李祥林在忐忑不安中又在岛上待了一天,当清晨的阳光照进酒店的窗户时,赵莉莉微笑着出现在他们面前,手里拿着一个信封。   “海椰子是爱情之树,塞舌尔是爱情之岛。这里的岛民最爱戴和尊重拥有爱情的人,请收下我们的一点心意。”   叶芷妮疑惑地打开信封,里面是一张一百万元的现金支票!   原来在这一天里,赵莉莉通过媒体为他们筹集了这笔钱,迈克警官也参与了此事。那天,他本想找到李祥林对叶芷妮的潜水设备做手脚的证据,不曾想却发现李祥林对自己的潜水设备做了手脚——他故意将自己的气瓶换成了纯氧度和潜水深度不匹配的气瓶。这样调换的结果就是,李祥林潜到水深处后,只要一开气瓶,立刻就会身亡。他要害的人不是叶芷妮,而是他自己!   迈克警官百思不得其解,直到听叶芷妮讲出病症,并为李祥林开解时,才恍然大悟:李祥林是想通过自己的意外身亡为叶芷妮赢得一笔巨额保险金,因为整容手术需要一大笔钱。   赵莉莉羡慕地对叶芷妮说:“你真有福气啊,他愿意用自己的命来换回你的美貌呢,这一百万元足够你去做整容手术了。”又问李祥林:“那么海椰子砸人是怎么回事呢?”李祥林懊恼地说:“我拽树藤时算错了时间,出了点意外。我本意要砸的是自己啊。”   叶芷妮大为感动,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爱人,再不想分开。

输完液,田花的气色红润了许多,她的眼神,久久停留在丈夫消瘦的脸上。丈夫说:“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田花说:“几十年过去了,心里一直是个疙瘩,这次再不说,恐怕得带到地下去了,说了又怕你不高兴。”

  丈夫说:“都是几十年夫妻了,我还不知道你对我好啊?”

  田花说:“明天,去大旺公司,找他们的老板山旺,就说田花对不起他。现在,田花病危,快不行了,只希望听到山旺说一句原谅她的话。”

  丈夫说:“你瞎说什么,你的病很快会好的。”

  说归说,他的心里像刀绞一样。医生暗示过他,田花的病有点麻烦。

  田花说:“自己的病,自己心中有数。”说完,她从枕头下拿出一封信。丈夫不敢说什么,只好默默地接过。

  田花合上眼,心里怎么也难以平静。

  当初在村里,自己是一朵花,和邻村的山旺情投意合,堪称佳偶天成。谁知,父亲一场大病,人没留住,还落下一大笔债。母亲“扑通”一声跪在自己面前,田花只得答应,愿意为家里还清债务,并为一弟一妹供读,嫁给现在的丈夫,一个老实巴交、因祖上有点历史遗留问题而耽误成家的城里人。

  出嫁前一天,田花把自己关在房里,哭得泪水枯竭、嗓子失声。她要求家里人封锁自己出嫁的一切信息,也不摆设酒席,悄悄地来到城里,和丈夫结婚。从此,她连家也很少回,养儿育女,打工挣钱,死心塌地操持着这个家。

  不管怎样,她的心里,时不时被什么东西撞击着,她知道,那是对山旺的愧疚。

  偶尔回家,她陆续知道山旺的一些情况。刚开始,他像发疯一样,到处找她;后来,外出打工;再后来,有了自己的事业,在县城里将生意做得红红火火。

  田花的心里,稍稍找到一点平衡。她从来没有想过去找他,尽管现在儿女上大学差钱,丈夫早已下岗,和自己一样,打点零工挣钱。雪上加霜的是,田花劳累过度,病倒了,到医院一查,居然是绝症。

  田花心想,这就是报应,当初自己把山旺“卖”了,也没有还清债,何况还得供养弟妹读书。父亲走了,家里重担她这个长女不挑,家不就垮塌了?牺牲自己,换来全家安宁,这种苦又有谁知晓。好人怎么就没好报呢?田花觉得脸颊上有泪珠滑落,不禁长长叹一口气。那天,山旺刚上班,秘书从外面打来电话,说有个叫田花的人,一定要见他一面。

  山旺腾地从松软的老板椅上弹起,随之又重重地坐回椅上,他对秘书说,让她在会客室等一下。

  当初,从田花母亲嘴里得悉田花嫁人的消息,山旺疯了一样,他不相信这是真的,他要听田花亲口对他说,田花的家人却怎么都不肯告诉他田花的下落。后来,还是田花家邻居约略说出事情的缘由:田花是为了还债,无奈走到这一步。说到钱,山旺像被放了气的球,顿时瘪了。山旺家兄弟五个,在村里,他家是出名的穷,他明白田花的处境。

  从此,山旺下了决心,一定要挣好多好多的钱。回家后,他打点行装,南下广州、深圳,挣了几年血汗钱,回来开始创业,也算天顺人和,现在,山旺的企业大旺公司,在县里也算数一数二的。二十几年了,山旺一直没有田花的消息,这么多年,他备尝人间冷暖,知悉生活疾苦,心里早就原谅了田花。今天,一听到田花要来,他不免有些失态。山旺呆了好一会儿,正正领带,走向会客室。

  当着田花丈夫的面,山旺拆开信,得知田花身患绝症,山旺呆住了。哪怕说上千句万句“我原谅你”,也无济于事。

  憨厚的田花丈夫,问山旺什么时候有空,过去看看田花。山旺突然清醒了,他不能去。田花一脸企盼,等着山旺的出现,一旦山旺出现,田花最后的心愿也许就了却了。人活着,不就憋着一口气吗?咽下这口气,自然一了百了,无牵无挂。

  山旺说了自己的想法:钱由山旺出,一定要把田花送到省城医院。

  男人回到医院,对田花转告山旺的意思,田花必须亲自去一趟大旺公司,山旺才会原谅她。

  田花呆了半天,要强的她,终于下了决心,一定要好起来,一个人走着去,让那狠心的山旺,看看我田花是什么样的人。过了一些日子,省城医院负责治疗田花的主治医生,在例检报告中惊奇地发现,田花的癌细胞正在减少。医生说,这简直就是奇迹!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