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中的天使

    文/理想
  
  我认识这样一个男孩。我问他,幸福是什么?
  
  他说,幸福是鼠整猫,羊耍狼,俩熊玩死光头强!
  
  我笑。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对幸福的定义很简单,但对爱情,爱情是他钻不出来的死角。
  
  他供稿与某杂志社及网站,是自由撰稿人,基本没人知道,他昼夜不分,夜晚经常流连夜店唱歌。
  
  他相信有幸福,但不相信爱情,也不相信拥有。他说,他的爱情死在十七岁的那个冬天。他喜欢抽的烟叫“茶花”,他喜欢发呆,他有一群魔鬼般的朋友,她们给他呼吸给他幸福。
  
  他追过一个又一个的女孩,怀抱里这个女孩推走,马上揽另一个入怀,他不怕爱错,最怕没爱过。
  
  22岁时他遇到爱他如命的沈怜心,可他却对她说,我是个不知好歹的男人,你对我付出一百,我不会全数都给你。
  
  同年,他找到了他17岁的爱人孙蕊
  
  不曾料到,从前的美少女以嫁为人妇,他不顾一切,争夺,用计,再爱。
  
  五年的时光,昔日败寇,卷土重来!
  
  这个世上最难堪的事是,你想爱她到老,许她现世安稳,可她却给了你白眼。
  
  沈怜心也曾悲痛过哭过。她问他,为何偏偏走不出回忆?
  
  他说,我这个人很花心很滥情,但我真正爱上一个人就不会放手。纵然山穷水尽,纵然她容颜迟暮,有夫有子。我的爱依旧会在。
  
  他固执的坚持自己所爱的是5年前的孙蕊。
  
  他做以蛾扑火的姿态去爱,不怕伤害,不管代价,也要守在她身边。
  
  可是在她身边时,他的心是空的。他以为,那只是两个人没在一起的时光在作祟。
  
  爱他如生命的女子,他不屑一顾。左右为难,贪生怕死的,对他来说像毒药一样的女子,她却含笑饮鸩。
  
  每个人都想两全其美。
  
  他也想兼得鱼与熊掌。
  
  爱自己的,做朋友。自己爱的,做恋人。
  
  他一直觉得自己很聪明,也真真切切的知道自己很自私。
  
  可是他沦陷在这种境况里无法自拔。他陪她走过无数个日子,可还是未能走进她心里,她在他的生活里不断缺席,可他依然待她如上宾。
  
  我曾在书上看过这样一段话:一个人,她若不爱你,纵使你为她粉身碎骨死而后已,她也不会改变初衷。而让一个不爱你的人爱你,难过登天。
  
  我说给他听,可是他无奈的说,这些我都懂,谁都不想这样,可是到最后都不得不这样,不是吗?
  
  他用力工作,却不热爱工作。他不相信真爱,却怀里的女人一个接一个的换。他宁可活在自己的幻觉中,也不相信口耳眼鼻的亲身感受。
  
  自以为已经走出来的他,却始终还是沉溺在17岁那年的爱情里不可自拔
  
  沈怜心以为他总有一天会看到自己的付出,会和自己生活在一起。
  
  是的,后来,他看到了,可是她却不在了。
  
  他把自己关起来,每天让自己醉的不省人事,他以为这样就会忘掉。最后,他还是哭了,他把自己的整个世界哭成一座盛满眼泪的城池,可是她再也回不来了。
  
  那时,他说,我以为,这一生一世会很长很长,我会爱上很多很多个人,但想厮守一生的放在心底的仅有一个。现在我才明白,无论时间如何的张牙舞爪,光阴如何死去活来,最后,你铭记的只有两个人;一个爱你的,一个你爱的。就像我17岁遇到的孙蕊。22岁碰到沈怜心。而最后和你相伴终老的,其实,永远不是你17岁爱的那个人。
  
  他还说,我现在不爱孙蕊了,可是,我的沈怜心再也回不来了。或许,我这一生,孤独终老。
  
  那年,他独自去流浪,未归。
  
  他叫江枫。是我新中篇的男主角。我用这么冗长的笔墨介绍他。
  
  因为他对于我来说,或许是另一个我。我的第一篇短篇的女主角叫宋佳佳,她是我最悲伤的爱情。我现在的中篇的男主角叫江枫,他是我的青春。
  
  青春散场,满是悲伤。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