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美妙的私奔

在那里,两个人有了永生难忘的两个月,日夜相随、如胶似漆。然后,钱用完了,只好回家。

  在南希不大却充满艺术氛围的家里,我暗自揣摩南希和她逝去的先生鲍勃,曾经共同经历的那些年月,是多么得美妙!

  70多岁的南希仍然睡在鲍勃四十年前亲手制作的木雕大床上,床边的床头柜和木制橱柜都是那个曾任职纽约女装公司的执行长的手工制品,卧室和客厅的墙上挂着一幅幅水墨画、炭笔画、油画和中国画,每一幅都是鲍勃的杰作,后花园里,一个个石雕也是鲍勃亲手所刻。这个如今只在墙上照片上微笑的男人四年前因病去世了,可是他瘦小纤细的遗孀却每天生活在他留下的这一切组成的小世界里,继续着她的人生。

  南希是我的美国邻居,因为她曾经做过美国高中和大学的文学老师,我请她帮我看看我的小说英文译文是否通畅,每次,我们都是在她家的书房里电脑前进行我们的翻译事宜。她不懂中文,但却对中国文化喜爱之极,她给我看她逝去的先生曾经去中国时画的苏州的小桥流水,还有从中国带回来的刺绣手工艺。她不止一次地感叹:要是鲍勃活着就好了,他一定会非常喜欢跟你聊有关中国的一切。

  一次,我给她说有关中国父母包办婚姻的事情还有中国式的抗婚和私奔,那竟然引起她对自身的联想,于是,她给我说了他和鲍勃当年那段“美国式的私奔”。

  二战结束,28岁的英俊大兵哥鲍勃,站在纽约曼哈顿一所高中的舞台上,给中学生们讲述战场中的种种……

  台下坐着18岁的美丽少女南希。她一头金发,喜欢舞蹈、喜欢音乐、喜欢文学、喜欢幻想,她一直在心里描述的白马王子形象这天竟然出现在她学校的舞台上,那个刚从战场上归来的年轻男子一下子就占领了她心中的处女地。

  南希拿着笔记本走向鲍勃,想让他在上面签名,可看着被众多女孩子包围的男人,她只好站在一边耐心地等待……鲍勃注意到这个美丽的女孩子,看见她欲说还休的害羞神情,这个大男人被那种娇羞的少女神态深深打动,他朝她走过去,伸出手:“我们认识一下,我是鲍勃,你的名字?”

  就这样,南希和鲍勃恋爱了。

  他满足她所有对爱情的憧憬:他高大、英俊、强壮却有着细腻的感情,他是个喜爱艺术的男人,他爱美术、雕塑、爱东方的古老艺术;她满足他所有做男人的心:她娇小、美丽、温柔、多情,一个童话世界里的小公主,他要保护她,用他的一生给她最美好的幸福。

  可是,首先南希的家庭掀起反对的浪潮,南希的父亲对女儿说:“这个小伙子不能给你我们正提供给你的相当质量的生活!他供不起,他的家庭也供不起!”接着鲍勃的家里也是一面倒的不赞成,他的母亲说:“那样的一个娇小姐,你难道娶回来供着吗?而且她还不是天主教徒,在那样的学堂里出来的,有几个守规矩的女孩子?”经济条件的悬殊,信仰上的差别,家庭间的差异,使得一对相爱男女身处漩涡之中,他们俩痛苦万分,最后决定出逃!

  私奔就这样发生了,他带上所有的积蓄,携着心爱的女子乘船去了欧洲,在那里,两个人有了永生难忘的两个月,日夜相随、如胶似漆。然后,钱用完了,只好回家。

  幸运的是,这对神仙眷侣不是从虚幻跌回到现实,然后分道扬镳;而是从甜蜜无比的天堂回到真实的相亲相爱的人间,一齐努力共同奋斗。他一路上升,从一个普通职员升到纽约一家连锁女装店的执行长,用他卓越的艺术鉴赏力作为工具,也作为他一生的爱好,带着他热爱的娇妻周游世界,欣赏人类创作的所有艺术奇观,眼里所见心里所悟,都化成他笔下和手中的艺术作品,他更用他的宠爱和真情为妻子亲手制作了木制的高架床,妻子用手工绣制的美丽布帘挂在床架上,那就是他们俩爱情的小王国,他们自己的童话世界。

  南希说他的老父亲到了晚年已是女婿最好的朋友,两个深爱同一个女人的男人,相互欣赏和珍惜,老人家说他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当年阻碍女儿和女婿相爱,所幸,没得逞,这成就的却是一段千古佳缘。

  南希一生都生活在丈夫的宠爱里,他们育有两个孩子,一儿一女,生活在纽约郊外一个美丽宁静的小镇上,妻子读书写作,教孩子文学文字,多么完美的一个爱情故事!

  然而,任何故事都有结束的时候,人的生命是有限的,鲍勃4年前病逝。

  如此相爱的丈夫离开了,这4年来南希是怎样过的?每个周末她回到我们居住的小镇,教孩子英文,平常她自己开车去纽约城,住在城中她的亡夫曾经为她买的小公寓里三四天,逛博物馆、跳芭蕾舞、去健身房,她还是联合国的义工,还能帮助我理顺我的译文……她是如此的快乐和充满活力!

  南希指着她家里到处摆放的鲍勃的艺术作品,对我说:“鲍勃天天陪着我呢!他一刻都没有离开过!我知道他愿意我生活的开心幸福,我知道他一直和我在一起!”

  如果真的爱过,就永远不会失去!如果真心相爱过,就永远不会感到孤独!

  我拥抱南希,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下,不是难过,是感动,是触动,是领悟!

生命突遇严寒

暗恋她的人悄然走来

张扬的脑海里一直深刻着他第一次遇见刘萌萌时的情景:2011年的初秋,他穿过学校的中心花园去图书馆时,看到一个女孩拿着本书在枫树下凝思,一袭白裙的她看上去古典、梦幻……张扬的脚步被她吸引住了。突然,女孩蹲下身细看草地上的一丛植物,张扬走上前说:“这是苜蓿,也叫三叶草。长了四片叶子就叫四叶草,但四叶草只有幸福的人才能找到。”

“是吗?”女孩有点不相信。张扬蹲到她身边,解释说:“四叶草的花语是幸福,一般人找不到。”“那我倒要找一找。”女孩说着开始执着地寻找,但找遍了整片草坪也没有一株四叶草。突然,她眼睛一亮,轻轻摘下一片叶子,将其中的一小片分成两半举着对张扬说:“这就是我的四叶草,幸福要靠自己创造。”说着她将那片叶子小心地夹到书里,飘然而去。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孩一下子占据了张扬的心,凝望着她的背影,张扬忘记了今夕是何年。

时年24岁的张扬是山东五莲县人,父母做小本生意,家境一般。2005年,18岁的张扬考入山东大学生物工程学系植物专业。毕业后,又以优异的成绩保送本校生物工程专业硕博连读,现正读研二。那之后,张扬便费尽心思地打听到女孩叫刘萌萌,是本校艺术学院大二的学生。他还打探到了刘萌萌的QQ号,申请加她为好友,刘萌萌接受了请求,但似乎对QQ聊天没兴趣,很少上线。刘萌萌比张扬小3岁,是聊城东阿县大桥镇人,父亲刘玉堂是中学老师,母亲李菁菁务农,她是家里唯一的孩子,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

这之后,张扬经常故意在食堂和刘萌萌“邂逅”,而刘萌萌对他并没有注意。2012年6月,刘萌萌毕业时,张扬鼓起勇气买了一束花想送给她。可刘萌萌只顾着拍照,和同学话别,对一直在她周围晃荡的张扬视而不见,张扬只好默默走开。毕业后,两人没了联系,但张扬很关心刘萌萌,只要上网,必先到她的空间看看。

2012年8月6日,张扬再次到刘萌萌的QQ空间时,看到她写道:“现在,我真切地感觉到了生活的风刀霜剑,青春的诗剧还没有完全开始,死亡的帷幕就已经拉开,我绝望、恐惧……”张扬的心顿时怦怦直跳,急忙四下找同学打听,最后在刘萌萌的闺蜜处得知,刘萌萌生病住院了。原来,刘萌萌毕业后应聘到一家电子设备有限公司。7月14日,她回老家探望父母时,突然昏倒在地,经过检查,医生诊断为她因心脏先天性发育畸形而造成室间隔缺损,现在并发引起了肺动脉高压。这是一种罕见疾病,发病原因目前世界医学还没有研究结论,尚无办法根治,症状出现后平均生存期为5年。

刘玉堂夫妇不相信女儿突然会得不治之症,7月16日他们又带着女儿赶去济南,千佛山医院检查出了相同的结果。医生告诉刘玉堂夫妇,针对病人自身情况,目前有手术和药物两种治疗方法。如果做手术需要8—10小时,手术相当复杂,风险也非常大。即使做完手术后,依然要服用药物控制。所以,一般医院都采用让患者服用万艾可(俗称伟哥)、波生坦等药物进行控制的保守治疗方法。波生坦是最有效的药,一盒27720块钱,56片,每日一片,仅药费,刘萌萌每天就得花费500块钱。刘萌萌是艺术生,本来花费就很高,现在面对天价药费,刘玉堂夫妇实在力不从心。而刘萌萌得知自己的病情后更是心如刀绞,一度意志消沉下去。

得知刘萌萌的情况后,张扬立刻赶往医院。几个月不见,刘萌萌消瘦了很多,眼眸里满是忧郁,张扬心疼极了。刘萌萌没想到张扬会来看她,校友几年,她只知道张扬是保送硕博连读的高材生,对他高山仰止。看到刘萌萌的神情很落寞,张扬不断给她打气。此后,只要有时间他就到医院陪刘萌萌,他童心未泯,生性乐观,刘萌萌和他在一起很快乐。在张扬的感染下刘萌萌也乐观了起来,她积极配合医生治疗,病情控制得很好。住了20天院,刘萌萌的病情稳定可以出院了,为了给自己赚药费,她又回单位上班,母亲留在济南陪她,父亲回老家学校上课。

2012年中秋,刘萌萌约张扬去趵突泉公园赏月。两个人并肩走着,张扬迟疑着问刘萌萌:“有个男孩喜欢一个女孩子,要怎么跟她告白啊?”刘萌萌扑哧一笑说:“直接说啊。”“那会不会太没有悬念了?”张扬摸摸自己的脑瓜。“别人我不知道,但我喜欢快言快语,喜欢就直接说啊!”刘萌萌大大咧咧地说。没想到张扬一把握住她的手,郑重地说:“萌萌,我爱你!其实,我一直在偷偷暗恋你。”刘萌萌听着哭了,她是那么渴望爱情,向她求爱的小伙子又是那么优秀,这些日子的相处,她早已对他倾心,但她不能害了他……想到这里,她坚决地摇了摇头。张扬扶住她的双肩说:“我们要活在当下,努力过好今天,明天才更美好,再大的磨难,我们一起承担……”刘萌萌流下了幸福的热泪,爱情让她找到了生存下去的勇气。

为了爱情与死抗争

生命的荒原处处是尴尬

张扬和刘萌萌相爱了,他们也做好了让爱情和死神较量的准备,但没想到死神来的这么快。2012年10月12日清晨,刘萌萌刚从床上坐起来,突然感到一阵眩晕,随即一口鲜血吐出来。母亲赶紧把她送到千佛山医院,并打电话通知张扬。医生检查后告诉他们,波生坦对内脏的伤害很大,刘萌萌从小身体就虚弱,服用了几个月的药,肝脏受到严重损伤。随即,医生为刘萌萌输上血浆后又进行了治疗,但整整一天,刘萌萌的血小板依然有减少的症状,人也处于昏迷状态。

几个专家会诊后,一致觉得切除脾脏是最好的方法,但刘萌萌现在肺动脉血压很高,手术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从东阿赶来的刘玉堂和妻子商量后决定保守治疗。“叔叔阿姨,萌萌吐血不止,这样等不是办法啊!”张扬焦急地说。医生告诉他们,如果一直吐血不止,刘萌萌的生命更危险。“叔叔阿姨,做手术吧。求你们了。”张扬拉着李菁菁的胳膊苦求,李菁菁哭得说不出话。刘玉堂深思了半天,看着女儿惨白的脸,最终同意做手术。

10月23日,刘萌萌做了脾脏切除手术。手术一天后,刘萌萌才渐渐地醒过来。看到她醒来,张扬流下了眼泪。刘萌萌的心一阵刺痛,才几天,张扬憔悴了很多,胡子都长出来了。于是,她暗下决心,要为了爱情与病魔决斗。在家人和张扬的细心呵护下,她的身体渐渐恢复了,但她不能再吃波生坦了,医生建议她吃万艾可(伟哥),这种药对人体伤害稍小一点,相对也便宜,只是疗效没有波生坦好。即便是这样,刘萌萌一个月的药费也得近万元,张扬利用课余时间做家教、帮导师整理资料赚外快帮助刘萌萌一家。

一直到11月1日,刘萌萌的病才相对稳定下来。鉴于她的特殊情况,公司照顾她,让她管仓库,工资照旧。但是,一个花季少女天天吃伟哥,刘萌萌难免会遇到一些尴尬。一次,她去药店买药,店员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一个男店员猥琐地笑着说:“伟哥是给男人吃的,女人应该用毓婷。”刘萌萌当时无地自容,狼狈地跑了。回到家,她爬到床上大哭,母亲忙安慰说:“以后你的药一直到11月1日,刘萌萌的病才相对稳定下来。鉴于她的特殊情况,公司照顾她,让她管仓库,工资照旧。但是,一个花季少女天天吃伟哥,刘萌萌难免会遇到一些尴尬。一次,她去药店买药,店员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一个男店员猥琐地笑着说:“伟哥是给男人吃的,女人应该用毓婷。”刘萌萌当时无地自容,狼狈地跑了。回到家,她爬到床上大哭,母亲忙安慰说:“以后你的药妈去买。”此后,总是父母和张扬去帮她买药。但风言风语还是传开了,一个未婚的女孩子要靠“伟哥”保命,流言蜚语中总是有太多的嘲笑和不理解。这让刘萌萌既尴尬又难过,好在她有父母和张扬满满的爱。

11月25日,老家有人结婚,刘玉堂夫妇要回东阿老家。刘萌萌的药吃完了,临走前李菁菁给张扬打电话让他帮萌萌买,张扬一口答应。周五下午上完课,他买了药正准备送到刘萌萌单位去,忽然接到老家堂姐的电话,说单位派她来济南学习,想来看看他。张扬二话没说,挂了电话,拿着药就去火车站接表姐了。

姐弟见面后聊了两句,听说弟弟谈了个不错的女朋友,堂姐表示想见一见,就跟着张扬一起来到刘萌萌的单位。考虑到女友两天没吃药了,一见面,张扬就逼着她先吃一粒。堂姐见弟弟喂女友吃伟哥,便很诧异地说:“你们这是干吗?”刘萌萌顿时脸红了。张扬忙解围说:“姐,她身体不太好,吃这种药后血管会扩张,减小肺部压力……”“她身体怎么不好了?”堂姐一脸质疑。张扬连忙三言两语地跟她解释,堂姐听明白后,就匆匆告辞了。一个小时后,张扬接到父母打来的电话,坚决反对他和刘萌萌在一起,并丢下一句话:“要么分手,要么断绝父子关系!”

挂了电话,看到刘萌萌正望着自己,张扬尴尬地笑了笑,说:“没事,我爸的脾气我知道,一会儿就好了……”刘萌萌哭道:“你走,我说不要在单位吃药,你非得逼我吃,现在那么多人都知道了。别人怎么说我不管,可现在连你家人都反对了,你还留下来干吗?”张扬两头受气,一肚子委屈,一时情绪失控转身就走了。下班回家的路上,想到张扬为自己无端受委屈,刘萌萌很懊悔抢白了他。

告别伟哥迎来新生

“四叶草”的爱情恒久动人

回到家刘萌萌没吃饭就睡了。晚上,张扬打电话向她道歉:“萌萌,我已经打电话跟爸妈说清楚了,我说除了你我谁也不娶。我们可以去结婚,然后领养个孩子。”听了这话,刘萌萌心里暖暖的。接着,张扬迟疑地说,导师临时决定带他去泰安的山东农业大学开一个学术讨论会,可能会呆一周,但他担心刘萌萌,所以不想去。刘萌萌马上说:“导师这是看重你,去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可是等到张扬真出发时,刘萌萌的心里突然又失落极了。

第二早上,刘萌萌觉得不舒服就向单位请了假。到了中午,她开始气喘还伴有阵阵胸痛。躺在床上,一些事情总在她脑海里闪现,刘萌萌想如果自己这样走了,父母虽然会伤心,但少了她这个累赘,他们的压力会小很多。张扬也会有美好的未来,将来还会有幸福的家庭……冲动之下,她打算自生自灭。晚上,父母打来电话问她身体怎么样,说如果没事,他们再呆两天再回来。刘萌萌强忍着泪水说她很好,让父母放心。张扬发短信问她情况,她也回复很好,让他安心。

3天后,刘玉堂夫妇回到济南。看到女儿嘴唇干裂发紫,脸和眼皮都肿了,夫妇俩儿吓得腿都软了,刘玉堂立马背起女儿打车去了千佛山医院。医生检查后发现刘萌萌全身已经水肿,心包出现积液,右心衰竭,已经发展成3级肺动脉高压……随后,医院给刘萌萌下了病危通知书。自己走时女儿好好的,才几天就成这样了,张扬却连人影也不见,绝望的李菁菁拨通他的电话又哭又骂。张扬一头雾水,当得知刘萌萌危在旦夕时,他感觉自己足足有一分钟心脏没有跳动,忙向导师请假连夜赶回济南。

病床上的刘萌萌紧闭着眼,张扬叫她,吻她都没有回应。医生说看现在的病情,手术无疑是最快最好的方法,但风险非常大。如果这样保守治疗,即使脱离了危险,刘萌萌渐渐地也会全身瘫痪。事已如此,刘玉堂一咬牙同意为女儿做手术。不料,医生却说,肺动脉高压3级是手术的临界点,这时候做手术患者必死无疑,必须缓解成临床2级才能实施手术。

接下来是等待,一天仿佛一个世纪,张扬和刘玉堂夫妇不眠不休地守在刘萌萌病床前。3天后,刘萌萌朦胧中知道喊喝水,张扬和刘玉堂夫妇才稍稍松了口气。第5天,刘萌萌彻底醒了,三个人搂着她眼泪横流。张扬握住刘萌萌的手哭道:“萌萌,我不怕照顾你,不怕为你吃苦,只怕你放弃我,放弃我们的爱情。”刘萌萌流着眼泪抚摸着他的头发说:“放心,我要做手术,我肯定会健健康康的。”这次手术预计花费5万左右,加上后期费用,至少10万。张扬知道女友家已经负债累累了,他回家说服父母为女友筹钱。人命关天,善良的父母给了他5万,他又找同学、朋友借了3万多。剩下的由刘玉堂向同事朋友借。

2012年12月20日,刘萌萌在山东千佛山医院胸外科做了肺移植手术,从早上8点到下午5点20分手术才结束。医生告诉他们手术很成功,现在刘萌萌正处于体温恢复状态,如果24小时内她能醒过来,就会脱离危险,醒不过来就……医生没有往下说。张扬和刘玉堂夫妇在艰难里一分一秒地挨着,24小时,仿佛一个沧海桑田。12月22日凌晨,趴在床边睡着的张扬突然感觉头上有东西在动,抬头一看,是刘萌萌用手在轻拍他的头。顿时,他不争气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下来……听说了消息,张扬父母专程赶到医院,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刘萌萌是那么乖巧可人,夫妻俩儿放宽了心。又经过一个多月的住院治疗,刘萌萌的身体恢复了,虽然还在吃伟哥控制,但每天的剂量从一天一粒减为了半粒。

2013年1月8日,刘萌萌出院回家静养。自从刘萌萌回家后,张扬就成了刘家的常客,不管功课再忙,他每天都坚持去刘萌萌家,看看她,给她买一束花,讲一个有趣的故事,或者陪她散散步……似乎是上天有意成全这对有情人。经过半年的恢复,2013年7月,刘萌萌停了药。一个月后,她没有任何不良感觉,到医院检查,医生告诉他们一切良好。

2013年国庆,张扬带刘萌萌回五莲县看望父母。看到健健康康的刘萌萌,他们深深地祝福儿子和她。10月3日,张扬带着刘萌萌去爬五莲山时,刘萌萌送给他一个神秘礼物。张扬打开一个精致的盒子,里面是当年刘萌萌自己“制造”的那片四叶草,过塑了,装饰得很精美。刘萌萌微笑着说:“亲爱的,是你让我认识了四叶草,并在我生命的荒原上为我种满了幸福,这片四叶草是我的命运,交给你。”张扬狡黠一笑:“我也有礼物送你,伸出手。”随即,他拿出了一枚别致漂亮的戒指,“嫁给我,让我给你幸福!”刘萌萌重重地点点头,幸福得泣不成声。11月15日,山东星海大酒店,在一首《情非得已》的音乐声中,刘萌萌和张扬举行了一场简单却温馨备至的婚礼。婚礼现场,回想起他们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一对新人泛出了幸福的泪花,在场的亲友们也都感动不已。

爱,是千山暮雪的生死相许;爱,是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永恒誓言;爱,是一个微笑就能明了彼此的默契;爱,是平凡生活里的共担风雨……爱,还是张扬和刘萌萌美丽动人的爱情故事。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地域均为化名)

一天晚上,我从梦中醒来,朦胧中听见同床的月菊姐发出奇怪的声音,那声音很轻,像不舒服,仔细一听,又好像带着某种难言的快乐。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月菊姐已经二十六岁了,那是一个女人怒放的最美年华……

A

二十年前的一个晚上,才满百天的我被人放在一只藤编的篮子里,摆在县昆曲团的化妆间门前,是月菊姐带我回了家。

月菊姐那年只有十六岁,豆芽一样单薄的身体,是剧团里女旦的徒弟,微薄的收入里分出一大半给我买奶粉,日子虽然艰苦,但她总是用一双弯弯的笑眼看着我,把我搂在怀里,用好听的声音教我叫她姐姐。

我四五岁时天天跟着月菊姐去剧团,看他们排戏,剧团里总有人在背后议论我的身世,我的生父,曾是剧团副团长也是头牌男角,带着我那身份不明的母亲私奔了,那些年老色衰的女人叫我小杂种,还嗤笑月菊姐暗恋过我父亲。

晚上月菊姐带我一起洗澡时,我问她,爸爸究竟是谁,她正在往我身上打着的香皂滑到地上,她脸上的笑凝住了,“等你长大了,我会告诉你。”十四瓦的昏黄灯光下,月菊姐赤裸的胴体那么美丽,氤氲的水汽凝结在白皙的皮肤上,散发着仿佛经历千年修炼的宝物上才有的那种光芒,我看得傻了,忘了先前的问题,忽然问道:“月菊姐,你是仙女变的吗?”

月菊姐的脸莫名地红了,然后吃吃笑着碰了碰我的小鸡鸡,“你长大了,以后就自己洗澡吧。”

我撒娇地往月菊姐的怀里钻,我不要,我不要,我一辈子都要跟姐姐一起洗澡。

那时候的我自然还不明白一辈子有多长,只在月菊姐吟唱过的戏文中隐约听过这个词,白蛇传,游园惊梦,梁祝,也许听多了那些缠绵悱惻的爱情,我比同龄人早熟,还在读小学的年纪,就知道从男女间的神色揣测他们的关系。

月菊姐从来不跟其他男人热络,幼小的我天真地以为,那是因为月菊姐爱我,日记里我用稚嫩的笔触写着:月菊姐,你一定要等我,等我长大,我们结婚。

B

我十岁那年,月菊姐当上了团里的花旦,再担上改革后的新剧本,政府拨款和观众都变多了,奄奄一息的剧团像昙花一样绽放。

月菊姐渐渐有了几个铁杆戏迷,其中一个光头的男人经常送来花篮,对月菊姐异常热情,她却只对他淡淡笑。我见过月菊姐浓情蜜意的样子,是在捧着她柜子里的铁皮盒子的时候。

月菊姐不在家时,我偷偷看过那个铁皮盒子,里面只有两个泛黄的本子,其中一本似乎

是日记,字很娟秀,另外一本的字迹却像出自男人,似乎是个剧本,封面上有两个毛笔字:奔月。

一天晚上,我从梦中醒来,朦胧中听见同床的月菊姐发出奇怪的声音,那声音很轻,像不舒服,仔细一听,又好像带着某种难言的快乐。我轻轻地转过身,月菊姐紧紧地闭着眼睛,一只手放在两腿之间,另一只手放在胸前,搓揉着自己的乳,微微开启的双唇间,发出陌生的呢喃。我不知所措,身体莫名其妙地发起了火烧。

我半眯着眼偷看,那双丰满的胸部,丰韵得如一双蜜桃,饱满得似乎用力一挤都能捏出水来。月菊姐的动作幅度不大,她隐忍着,双腿紧紧并拢,到了最后,我看见她整个身体发出了微微的抽搐,她为了不发出呢喃惊醒我,咬住了枕巾。

那夜神秘的景象在我的脑海中久久不能淡忘,我开始从一种全新的角度看月菊姐,她的一顰一笑,拂袖,碎步,戏台上的那个画着粉脸的古雅温文形象,跟夜里的那个她俨然两样。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月菊姐已经二十六岁了,一个女人怒放的最美年华,追求她的男人并不是没有,只是她总是决绝地拒绝。她一定是在等候什么人。

C

我十三岁那年看完了整本奔月,那只是个关于嫦娥和后羿的老故事,月菊姐是嫦娥吗?那些月冷清辉的夜里她那么孤寂,她的后羿会是谁?

后羿出现的时候,是月菊姐二十九岁时,他是个飞行员,回乡探亲时看过月菊姐的戏后被她舞台上的温婉给迷住了。人们都说,那是她最好的一个机会。

那阵子,月菊姐似乎迎来了生命中迟到的春天,剧团领导决定,把那个多年前撤消的剧本《奔月》重排,月菊姐领衔嫦娥的角色,不久,月菊姐决定跟飞行员订婚。

在小城最豪华的酒店里举行的订婚宴上,女人们怨毒地看着月菊姐,年近三十的她依然那么美丽。酒宴结束后月菊姐破天荒地给了我一些钱,让我去玩电动游戏,我没去,我寸步不离地守在小屋的后窗下,灯灭了后,听见里面有男人急促的喘息声,还有小木床咯吱作响的声音,我想象着,月菊姐的衣服被他一件件剥开,月光下她纯白的身体宛如玉琢,男人的唇落在她的皮肤上,她的身体会柔软绽放……

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幻想,“别,还是等到结婚吧。”是月菊姐的声音,她在最后关头拒绝了他,沉默一阵后小屋的门开了,飞行员穿戴整齐走了出来,他恋恋不舍地道别,“你等着我,等我秋天转业回来就正式结婚。”

那晚,我第一次做了有月菊姐的那种梦,梦里,我的手在她身上肆意游走,强壮的身体覆盖在她身上,她在我耳边喘气,带着栀子花的甜香,像羽毛掠过一样酥痒,强硬的和柔软的厮磨着,空气中有火山爆发前的炙热,可是直到我们的皮肤上腻满了汗水我依然不得其法,我急,迫切地搂紧她,生怕她离开,可她却推开我,我一急,猛然醒了过来。

天已经微明了,月菊姐背对着我穿外套,淡淡地说:今天我去给你买个折叠床。

我惊讶地发现薄被下自己的下身高高隆起,内裤里潮热一片,这是人生中的第一次。那真的只是个梦吗?我有没有在半梦半醒中对月菊姐做些什么?我想问,却羞于启齿。

当天,月菊姐买回一张小小的折叠床,还在两张床中间用布隔了,逼仄的小屋里拥挤不堪,像我的心,堵得慌。

D

我十五岁时,越来越多的KTV和酒吧如雨后春笋般在小城出现,剧团再次门庭冷落,《奔月》因为资金不到位搁浅了。

月菊姐没能结成婚,飞行员回部队后遭遇了一场车祸,把命给丢了。月菊姐把自己反锁在小屋里哭泣,那次痛哭之后,月菊姐的嗓子坏了。

月菊姐的工作变成了打扫卫生兼做化妝,她再也不能以一个主角的身份走上戏台了,那段日子她心里苦,常常半夜醒来还在哭。眼角的细纹,暗黄的皮肤,月菊姐就这么把自己哭老了。

日子如细水长流,不觉我已经到了高

曾经给月菊姐献过花篮的光头男人发了财,他兴冲冲地说想投笔钱给剧团重排《奔月》。整个剧团的人都很兴奋,月菊姐高兴了一阵子,加快了排练进度,行头也从箱子里拿了出来,可钱却迟迟不到位。

团长做东请光头男人吃饭,月菊姐和米兰作陪,那天晚上,担忧的我逃课赶到了酒店,正好包厢的门缝没有关严。

包厢里只有月菊姐和光头男人,月菊姐借着醉意,坐到了他的腿上,男人的脸色有些姗姗,月菊姐颤抖着手把衬衣扣子解开了,她不再挺拔的乳房在略微变形的内衣里起伏着,她闭上了眼睛,脸上却是圣母般奉献的表情。

曾像欣赏仙女一样仰视过月菊姐的男人拒绝了她,他帮她扣好了扣子,说她不必这样。我尾随月菊姐走出酒店,她的精神有些恍惚,直到她看到身边驶过的宝马车上,那个男人的身边坐着米兰时才恍然,原来男人要的并不是她。

从那天之后,月菊姐变了,就像一根绷得太久的松紧带,一旦放松已经失去了弹性,月菊姐不再练习身段后变胖了,脾气也变得古怪,惟一不变的,就是依然常常翻看那本《奔月》的剧本,还有久久地凝望着已经长大成人的我,月菊姐时常在晚餐喝些米酒,一次喝醉后她红着眼说,我长得实在太像父亲,所以,当年她才会收养我,可她没想到,这么多年,我父亲竟然一点音信都没有。

听到她说完那句话,我忽然觉得她很可怜,也许月菊姐注定是戏子的命运,永远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

E

现在,我就读于深圳大学,之所以选择来这个城市是因为我听人们说过,当年我父母私奔时登上的就是开往深圳的火车。

早在铁皮盒子里的那本日记里,我就知道了那些秘密。那本日记是我生母写下的,她是这个小城里惟一大户的女儿,不顾家庭反对和我父亲相好,并且生下了我,那年他们要去闯荡世界,尚在襁褓中的我不能成为累赘,所以,他们狠心地把我送到了剧团。

月菊姐和剧团的其他女人一样暗恋着父亲,知情的父亲在临走前他把自己创作的《奔月》剧本送给了她,还说,希望她有朝一日能演嫦娥,关于《奔月》,大概是月菊姐对父亲的所有憧憬了吧,只为了一个不再被人津津乐道的老故事她就痴痴地等了许多年。

母亲的日记里,最后一句这样写着:他们都说,不要轻易爱上一个戏子,可是真的爱了,谁又顾得了他是不是戏子呢。

是啊,谁又顾得了她是不是戏子呢,

我依然深深地爱着月菊姐,虽然她不再年轻,不再窈窕,她是我这二十年来最亲密的、对我最重要的人。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