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点”夫妻:“赌徒”张嘉译智斗“酒鬼”王海

张嘉译和太太王海燕可谓“臭味相投”,两人各有不良嗜好—— 一个是赌徒,另一个是酒鬼。两口子为了让对方改邪归正,斗法多年,可直到从二人世界变成了三口之家,依然不分胜负……

  “赌徒”VS“酒鬼”

  张嘉译和王海燕是半路夫妻,两人都离过婚,从恋爱到结婚,经历多少有些俗套——因为拍戏而认识,然后就顺势组建了家庭。可领了结婚证之后,两人都开始后悔了。

  王海燕一直觉得张嘉译看起来敦厚纯良,没想到这只是表象,丈夫骨子里是个无可救药的赌徒。他俩回西安领结婚证时,回家还没坐上两小时,张嘉译接了一通电话后就撂下一句“老同学有约”,抓起钱包就出了门,直到第二天上午9点才回来。张嘉译回家时满脸倦色,眼珠红得跟兔子似的,从包里翻出个小本儿草草写了点什么,就一头扎在床上睡着了。

  因为是在未来的公婆家,王海燕也不方便打电话追问张嘉译的行踪,等他回来了又不敢直截了当去质问。见张嘉译睡沉了,她忍不住抓起那个小本儿一翻,竟然是最近三年的牌局记录,几月几号什么地方哪些人战绩如何,记得一清二楚。仔细数数,3年时间竟然打了两百多场牌,累计战绩是赔了2950元。

  王海燕被气乐了,见过爱打牌的,没见过爱得这么专业的,每场牌局都记录在案,这哪是消遣,简直像搞事业嘛。

  张嘉译一觉睡到下午4点才起来,看到身旁的王海燕,忙不迭地解释说是一帮好久不见的朋友,盛情难却,所以就玩得忘我了一点儿。鉴于自己还没过门,不可表现得太强势,王海燕微微一笑,啥也没说。张嘉译当时心里特别美,心想这个老婆算是找对了,多宽容啊。两天后,两人领了结婚证,张嘉译请一帮朋友吃饭庆祝,这下轮到他傻眼了……

  酒桌上,张嘉译彻底沦为配角,王海燕则成了万众瞩目的明星——因为她实在太能喝了。张嘉译安排酒席时,考虑到自己不喝酒,所以准备的是33度的低度酒。在酒桌边坐等来宾时,王海燕拧开一瓶闻了闻,倒了一小口在杯子里抿了抿,皱皱眉头把服务员叫来了:“这有度数高点的酒吗?”“有啊,48度、55度、65度,还有好几种呢!”王海燕当即发话:“换酒,上65度的!”

  张嘉译瞠目结舌,65度的酒得烈成啥样子啊?等人到齐酒倒进了杯子,他端起来一闻,一股火辣的味道从鼻子直冲脑门。第一杯,他装模作样地抿了一小口,只觉得有一条火线顺着喉咙直接烧到了胃里。偏头一瞧王海燕,只见她头一扬,已经喝了个底朝天,还不忘把杯子翻过来向来宾们示意先干为敬。

  张嘉译的那杯酒,从开席一直喝到散席都没见少,该他喝的分量全被王海燕给代劳了。65度的高度酒,她一人就灌下去一斤二两。来宾们酒足饭饱,使劲拍着张嘉译的肩膀赞道:“这媳妇娶得好,够爽劲,你有福气啊!”

  两人站在包房门口送客,虽然喝了这么多,王海燕却一点儿也不失态,跟每个来宾握手告别。等客人都走了,她问张嘉译:“都走了吗?”“都走了!”“没剩下的吧?”“就剩我俩了!”张嘉译话音刚落,方才还站如松的王海燕一瞬间瘫倒在地。张嘉译手忙脚乱地去扶她:“你没事吧?我扶你回家吧?”王海燕躺在地上,特淡定地说:“没事,我可以扶着墙走……”

  斗智斗勇

  回到北京后,两人心里都对对方有所不满。可是,赌和醉,谁也不比谁高尚,想指责对方吧,却又没办法改掉自己的恶习。可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小两口竟心有灵犀地想到同一条招数——在保住自己不良嗜好的同时,把对方给改造了。

  张嘉译先出了手。一次,王海燕跟一帮朋友聚餐,又喝多了,恰好那天张嘉译的右眼被扬尘迷了,流了很多眼泪,红通通的。第二天一早,王海燕清醒后,见张嘉译右眼红红的便问他是怎么搞的。张嘉译委屈地说:“你还好意思问!昨天你喝多了,我扶你上床,结果你挥手给了我一拳,就成这样了。”王海燕真信了,忙跟张嘉译赔不是,最后在张嘉译的苦肉计下自罚禁酒一个月。

  尝到了甜头的张嘉译忍不住把这事在打牌时讲给牌友胡军听。谁料,胡军是双重身份,除了跟他是牌友,还跟王海燕是酒友。有一次和王海燕喝酒时没管住嘴巴,胡军把这事给说漏了。王海燕怒气冲冲地回到家,借着酒劲叫来张嘉译。张嘉译刚把脑袋凑过来,王海燕一拳不偏不倚打在他右眼眶上,恨恨道:“今个儿给你补个真的,免得我枉担虚名。”

  挨了一拳头事小,张嘉译却因为欺诈被罚十个月不许打牌,还额外为王海燕买来两瓶飞天茅台当做精神补偿。

  张嘉译夫妇这样你来我往的交锋自此没停歇。可让张嘉译郁闷的是,王海燕抓赌时两人都清醒,所以很容易定罪。可他抓酒醉时王海燕早已恍惚了,等到她清醒后再算账,常常被故意赖账。

  有一次,王海燕赴宴回来,张嘉译去楼下接她。王海燕又喝高了,张嘉译刚扶住她,王海燕却冷不丁地抓过张嘉译的手往肩膀上一带,然后“嘿哟”一声,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张嘉译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她摔到小区的绿化带上了。

  第二天跟王海燕算账时,她一副嫌恶表情:“你能不能玩点儿新鲜的呀?离你上次假装被我一拳打眼还不到两个月,三十六计这么多,你别总来苦肉计这一招吧?”张嘉译挺无奈,这个过肩摔,算是白挨了。

  吃一堑,长一智,张嘉译决定以后当场摄像拍照取证。

  一次,圈内一帮酒友来家里吃饭,刚把客人送出门,王海燕就说要去卫生间吐一下。张嘉译不放心跟了进去,发现王海燕蹲在马桶边,手里抱着一只不知啥时候带进去的鞋子正往里面吐。

  换成别人,可能会立刻上去把鞋子扔一边,把她扶到马桶边上去吐,可张嘉译却直奔客厅拿出手机开启摄像功能回洗手间拍摄。王海燕对着镜头愁眉不展地说:“咱家房子是怎么装修的,买个这么小的马桶,一下就吐满了……”

  第二天,面对如山铁证,王海燕乖乖认罚——给张嘉译买了一双售价数千元的贝路堤牛皮鞋,破了一笔财。

  张嘉译说,笔记本电脑里记录了20多段王海燕酒后失态的视频和好几百张醉态可掬的照片。有时王海燕不在家时,打开电脑瞧瞧视频看看照片,常常把肚子都笑疼了。

  投桃报李

  张嘉译夫妇虽然你抓我的错,我揭你的短,但他俩始终维持着旗鼓相当的格局,偶有一方稍占上风,也会被对方及时扳回一城。

  但自打怀上了宝宝,夫妻俩都很尽职尽责,张嘉译没有摸过一把麻将,王海燕更是没沾一滴酒。两人唯一一次因为各自的不良嗜好发生争吵是琢磨给孩子起个啥小名——王海燕特羡慕胡军的闺女叫酒儿,想起名酒曲。张嘉译一票否决:“这是人名吗?你咋不说叫酒糟呢?”可是,他的创意也不高明,起了个俗不可耐的“七对”。

  夫妻俩想破了头,最后终于想出来一个皆大欢喜的小名——麻爹利。酒名的谐音,字面上又跟麻将有关,还有旺爹牌运的好彩头。只是,这个极有创意的小名,夫妻俩始终没好意思叫出口!

  有了孩子,夫妻俩渐渐明白,虽然对对方都有点不满意,但搭伙过日子还算凑合。而且,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对抗也着实费心费力。于是,夫妻俩开始对对方的不良嗜好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真不把它当回事了,张嘉译开始发现,酒鬼王海燕也有特别可爱的一面……

  一次,两人去参加一个饭局,因为怕喝酒,就没开车。坐地铁回家时,喝了不少酒的王海燕手里拿着瓶矿泉水要进去时,安检员面带微笑地跟她说:“喝一口水,行吗?”王海燕愣了一下,回答:“我的水干吗给你喝?”安检员傻了眼,直接放行了。张嘉译目睹了全过程,3天后,好友们都知道了王海燕醉退安检员的“光荣战绩”。

  渐渐地,张嘉译开始创造机会让王海燕出糗。一次,王海燕又尽兴而归,张嘉译把她新买的Iphone4藏了起来,等她清醒后告诉她没见她拿手机回来。王海燕委屈地说:“我记得回家时还捏在手里的。”张嘉译从身后拿出一个苹果扔在她面前:“你是捏着它回来的,你说你都喝到啥程度了,愣把苹果当手机给捏了?”

  见王海燕羞愧难当,张嘉译方才把藏起来的手机掏了出来,告诉她幸亏饭桌上有认识的朋友,人家把手机给送回来了。

  打这以后,王海燕也不再视麻将如仇,见张嘉译那个记录战绩的小本儿实在累赘,便花了两天时间,在电脑上制作了一个表格,从左到右依次为时间、地点、人物、战绩、进出额5栏,然后将记录本上的内容全都输入进去,并附带着做了一个输赢结果的K线图。

  这个K线图让张嘉译颇为感慨,说要是早有这个图就好了,他会在牌运好的时候多打,牌运差的时候少打。王海燕听后,计上心头,有时不想让张嘉译出去打牌时,她会偷偷在图表上做点手脚,让近期的K线图呈现下滑态势,然后告诉张嘉译最近牌运不大好,输多赢少。这么一说,倒还真能让张嘉译推掉牌局。

  如今,两口子“好赌嗜酒”的恶习依旧保留着,但再也没有成为两人争执冲突的导火索,尤其是张嘉译,赢了钱后从不空手回家,会投王海燕所好买来各种好酒。投桃报李,逢上张嘉译有牌局,王海燕也不再反对,她觉得,只要丈夫玩得开心,不以赢钱为目的就行,否则玩大了触犯法律就不好了。

  “与其做一味欣赏对方优点的夫妻,不如做能容忍接纳彼此缺点的两口子,这样或许更有情调,更有乐趣……”“赌徒”和“酒鬼”的斗智斗勇过后,张嘉译对自己的幸福生活有了更深的感悟。

“你认真听着,我要马上告诉你一件事情,我怕我会忘记。”他说,语气里有点焦急。

“好,说吧。”她以为是什么急事,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哪怕她正忙得焦头烂额。

“我梦见你了。”他悄悄地说。电话那头声音低得让她正好听得见。

“什么?”她还是又问了一遍。

“我梦见你了。”声音非常的温柔。

她愣了一下,觉得非常幸福。

“我梦见你了,真的。”她没说话,他以为她不相信呢。

“还有其他人吗?”

“没有了,就我们两个。”

“哦?那么奇怪,我们在做什么?”

“我骑着单车载着你去学校。”

“去哪个学校?XX中学还是XX大学?”

“XX中学。到门口了,我叫你下来,你硬是不肯下车,我就说,老师来了,你‘倏’的一声跳下车,跑进了课室。”

听完这句话,他们就在电话里一起呵呵地笑了起来,那一瞬间,她觉得仿佛又回到了过去,那段非常单纯美好的岁月。

她平时睡觉经常会做梦,有一段时间几乎每个晚上都会梦见他,梦里的背景很多都是生活中的片段,有以前的,也有现在的。看了《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后,有一个场景是男女主角在校园里打扫卫生的,这个场景曾经在她的梦里出现过,并且如此得相似。

她听他提起过这部电影,以前从来没见他那么认真地提起一部电影几次,然后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她看了,因为同事在办公室里发票,她想起他提过,就拿过来看了。可是她不觉得有什么,虽然有些片段似曾相识,偶尔也会觉得温馨感动,但是也就是那么一闪而过。

情人节的晚上,他们在等公交车。她现在的生活几乎没有坐公交车的习惯了,因此心里有点不耐烦。他们坐在快速公交候车亭那里的长凳上聊着天,当时已经很晚了,候车亭里就他们两个人。他突然说:“《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有一个情节很经典,你记得吗?很像我们现在。”她想了很久,以为是在火车轨道那个片段,可他摇头说不是。

“是那个很温馨的片段,他们在等车,那个男孩子陪着那个女孩子等车去学校。”

她想起来了,她还想起来他们说的话。她从来不觉得这一幕经典,可是他会这样觉得。他总是这样,常常有一些她忽略了的东西,他却记得,并且珍藏着很久都不会忘记。她再也不觉得无聊了,甚至觉得情人节等车也是件美好的事情。她又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关于他的,还有其他人的,很多很多,又像做起了梦,梦里的人影在走动,每一个都有一段故事。

她经常做梦,可他却不,他说他每次都是一睡到天亮,几乎不做梦。

她曾经逼问他,有没有梦过自己。他想了好久,说:“好像有,不过那是好多年以前了,那时我们还没在一起。”

她当时觉得很难过,自己很少出现在他的梦里,而且,好多年以前的梦,他早已经忘记了情节。

“你认真听着,我要马上告诉你一件事情,我怕我会忘记——我梦见你了。”

现在听到这句话,她却觉得一次就够了!他曾经说过,那些年,她坐过好多人的单车,偏偏不坐他的单车,还有,他的摩托车就停在她的身边,等了好久,她却偏偏坐上了其他人的摩托车。那些年,很多的遗憾,他现在用梦补回来了,变成了美好。

他还说过,他们在一起后他就很少做梦了,更少梦见她。他说,你都已经在我身边了,干嘛还要做梦。当时她非常不解,觉得他强词夺理,现在觉得有点意味深长。

她却还是经常做梦,那些长长短短的梦里还有很多他们以前的同学、老师,有时她醒过来总是不敢相信那些都是梦,如此得逼真,就像回到了以前。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梦里还是一直没醒过。

“你认真听着,我要马上告诉你一件事情,我怕我会忘记。”

“好,说吧。”

“我愿意一直这样下去!”

五月的塞舌尔碧海银沙,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栀子花香。这是个西印度洋岛国,每年的旅游观光者络绎不绝。女侍应赵莉莉在海滩边的海椰子酒店工作多年,这天遇到了一对奇特的情侣。男的很年轻,二十几岁,相貌俊朗,脸上总挂着阳光般灿烂的笑容,很招人喜欢。女的则是一位看上去有六十多岁的老妇人,尽管身材苗条,披着长卷发,但皮肤松弛,满脸皱纹,眼睛里满是冷漠。看着男人十分亲密地给老妇人打着伞,殷勤地跑前跑后忙个不停,赵莉莉有点鄙夷地笑了,美女傍大款见得多了,现在俊男傍富婆也不足为奇。她叹了口气,自己千里迢迢从中国来到塞舌尔打工,不也是为了多挣点钱吗?她注意到登记簿上两人的情况:李祥林、叶芷妮,都是中国山东人。   接下来的几天,赵莉莉经常看到这对情侣,两人的表现让她越发感到奇怪。叶芷妮完全没有富婆的架势,不仅打扮朴素,而且吃的玩的全挑最便宜的,有一次,因李祥林晚餐点了条红鲷鱼而大发脾气。刚捕捞上来的红鲷鱼鲜嫩味美,是当地的特产,深受游客的喜爱,当然价格也是不菲。只见叶芷妮怒气冲冲地瞪着眼:“就你懂得享受?孩子的奶粉、尿布哪里不需要花钱?我现在就回国,你一个人慢慢吃吧!”说罢站起身就走。李祥林急忙拉住她,好一阵温言软语,最后还亲了她几下,这才平息下来。   赵莉莉多少有点同情这个男人,同情之余疑窦顿生,以这男人的相貌人品,凭什么对一个岁数可以当妈的老女人千依百顺?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呢?他俩居然还有孩子,可普通的柴米夫妻又怎么舍得花几万元来这里旅游呢?   在海椰子酒店,四处可见国宝海椰子的痕迹,整个岛都荡漾着一股浪漫的情调。海椰子果实的形状使人浮想联翩,让人脸红心跳,所以又名爱情树。   这天,赵莉莉像往常一样在吧台调着鸡尾酒,因为头天晚上下了场大暴雨,空气湿漉漉的。李祥林忽然出现在她面前,惊慌失色地说:“莉莉小姐,我想向你说件事。昨晚,我和芷妮在五月谷散步,突然下起暴雨来,我们就跑进椰树林躲雨……进到园子里,漆黑漆黑的,一个人也没有,只听海椰子树发出阵阵沙沙声。我抬头一看,远处有两棵海椰子树正纠缠在一起呢,声音正是从那里传过来的。后来,雨小了,我们才出来。出来后,别人都说我们要倒霉了!”   “天哪,你们居然敢在暴风雨的夜晚去五月谷!”赵莉莉惊叫起来,“你们真的要倒霉了!风雨交加的夜晚,雌雄海椰子树会在一起‘亲热’,如果有人目睹这一‘浪漫时刻’,日后会接二连三地碰上倒霉事。所以,没人愿意成为海椰子树恋爱的‘见证人’,即使有人听到传说中的‘沙沙’声也不敢前去一探究竟。这个传说,你没听过吗?”   李祥林垂头丧气地摇了摇头。   赵莉莉见他情绪不好,就安慰道:“其实这只是个传说,当不了真的。你们来旅游,很快就回国了,不会发生什么事的。”说到这里,望着李祥林英俊疲惫的面孔,赵莉莉心生怜悯,忍不住问道:“冒昧问一句,爱情真的可以超越年龄吗?”李祥林闻言脸色大变,狠狠地看了她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   很快,李祥林夫妇冒犯海椰子的事便传得街知巷闻了。人们不自觉地悄悄避开李祥林他们,唯恐招惹上什么祸端,只有赵莉莉表现得十分友好,这令身在异乡的李祥林、叶芷妮感到分外温暖,二人和她渐渐亲近起来。   这天黄昏,李祥林和叶芷妮去海滩散步,专门邀请了赵莉莉帮忙拍照。李祥林很兴奋,和叶芷妮绕着椰子树追逐嬉闹着,赵莉莉不想充当电灯泡,就沿着海滩拾贝壳,越走越远。走了好一会儿,赵莉莉觉得肚子不舒服,只好半途折返。   这时,她突然远远看见李祥林他们那里围了一群人,声音嘈杂。她预感不妙,赶紧奔了过去。只见李祥林抱着手臂坐在地上,满脸痛苦,叶芷妮在一旁伤心地哭,地上还有几个砸烂的海椰子。赵莉莉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没等李祥林说话,旁边一个红发老太太颤颤地说道:“他们遭报应了!海椰子的传说是真的!刚才我们看见有好几个海椰子从树上飞下来,径直砸向女人的脑袋,幸亏男的反应快,推开了她,他自己的手臂却被几十斤重的海椰子砸中了……”   赵莉莉有点不可思议地嚷道:“这怎么可能呢?管理员每天都会检查海椰子的成熟情况,它们不会自己掉下来的,太可怕了!”   惊魂未定的二人订了机票,准备提前回国。临走前,赵莉莉特地买了印有当地标志的精致明信片,来到房间准备为他们送行,谁知却扑了个空。前台的服务小姐指着寄存的行李说:“他们的行程里还有个免费的潜水项目没消费,他俩怕浪费,去海边了。”赵莉莉听了就是一愣。这时有个游客走到前台,翻着一沓照片。她无意中扫了一眼,忽然就被其中的一张吸引住了,仔细看过照片后,她拿起了电话……   海边,李祥林和叶芷妮全副武装,换上了潜水服并戴上了面镜。两人相视一笑,李祥林紧紧地拥抱了一下叶芷妮,准备下水。   “慢着!”赵莉莉领着一个神色冷峻的男人急匆匆地奔了过来,“这是迈克警官,负责这里的治安。”   迈克警官一边示意叶芷妮脱下潜水服,一边说:“请出示你们的护照。”李祥林有点恼火地看着赵莉莉问道:“莉莉小姐,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们犯法了吗?别捣乱好不好?”接着,李祥林又转向迈克警官,“护照在宾馆里,如果您需要,我这就去拿。”赵莉莉冷冷地瞧了他一眼,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想逃跑吧。”李祥林一愣:“我为什么要跑?”赵莉莉取出一张照片,里面正是那天海椰子掉下来的情景。她指着照片说:“看看这张照片,这是一个游客偶然中拍到的。”照片上,李祥林正弯腰拉着什么。李祥林的脸涨红了,一言不发。   迈克警官说:“你故意提前用树藤一端绑住海椰子,另一端沿着树干垂下来。当你太太走到树底时,你拉动树藤就能让海椰子掉下来砸到你太太,对吧?”叶芷妮闻言痛苦地捂住了脸,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迈克警官接着说道:“我们仔细检查了那棵海椰子树,海椰子的果实与树干相连的部位有刀具切割过的痕迹,如果再加上外力作用的话,即使未成熟也很容易掉下来。想必你目睹海椰子树‘亲热’也是故意的,是为这场谋杀做准备,伪造成是神灵作祟,纯属意外。我说的没错吧?”   叶芷妮脸色很难看,李祥林焦急地说:“芷妮,别相信他们的鬼话,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怎么会害你呢?你忘了吗,当时是我把你推开,反而砸到了自己的手。”   “那是因为你发现了有游客过来拍照吧?你怕被发现才临时改变了主意!”赵莉莉嘲讽地插了一句。   李祥林用手狠狠抓着自己的头发,抱头蹲在地上。   迈克警官不紧不慢地说:“刚才赶来的路上,我调查了你的个人资料,你大学是生物专业的,这次的双人塞舌尔十天游是公司年终抽奖抽中的。让人奇怪的是,除了公司赠送的普通旅游险种外,你居然还自行购买了你们夫妇的境外旅游意外险,价值一百万元。你利用海椰子的传说,制造种种意外假象,就是想牺牲你太太来骗取保险吧。好了,不多说了,我现在要检查你们的潜水装备,估计这里也做了手脚吧。”   叶芷妮呆呆地听着这席话,满是皱纹的脸剧烈地抽搐着,她快速地脱下潜水服扔在地上,然后突然纵身一跃,跳进茫茫大海!   遭此突变,在场的人都惊呆了,还是迈克警官反应快,立刻呼唤救生员下海救人。等湿漉漉的叶芷妮奄奄一息地被救上来时,李祥林扑在她身上放声大哭,声音凄厉,让人心碎。迈克警官镇定自若地安排医护人员进行救治,同时细心地检查两人的潜水装备。以他的经验判断,如果要做出潜水意外的假象,一般都是事先在对方的氧气瓶上动手脚。   几小时后,赵莉莉和迈克神色凝重地走进病房。   叶芷妮已经苏醒过来了,李祥林在一旁小心伺候着。迈克望着叶芷妮,轻声说:“我在检查你们的潜水衣时,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叶芷妮脸色变得惨白,接口说:“您不用多说了,我知道我的潜水衣被动了手脚。其实,这一切都是我和祥林商量好的,他被我逼着来帮助我自杀。其实您是没能看到我的护照,不然就会明白……我今年只有二十六岁,但是看上去像六十二。”听了这话,在场的所有人都呆住了,只有李祥林发出痛苦的呜咽声。   叶芷妮反而很平静,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她生完孩子后,几个月间迅速变老,骤然老得像个六十多岁的老妇人,惊吓之余,四处求医才知自己得了一种叫“获得性皮肤松弛症”的病。这是一种罕见的疾病,属世界医学难题,表现为面部皮肤急剧松弛和下垂。自从得了这个病,叶芷妮不敢照镜子不敢上街,渐渐有了死的想法。碰巧李祥林公司有这个旅游机会,她就想趁机死在这里。   “请你们不要抓李祥林,是我逼他这么做的。莉莉也可以证明,我的脾气一直不好,总是在欺负他。”叶芷妮说到这里,忽然笑了,皱纹散开,宛若菊花。   赵莉莉和迈克警官迅速地对视了一眼,都不相信叶芷妮的话,哪有逼别人杀自己的呢?两人耳语了一阵子,迈克警官的神情好似恍然大悟一般,竟站起来彬彬有礼地说:“这是我遇到的最奇怪的案子了,不过,现在总算弄明白了。感谢你们,祝福你们!”说完就离开了。   叶芷妮不解地问赵莉莉:“李祥林是不是真的不用处置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国了?”   赵莉莉的眼睛湿润了,她握了握叶芷妮的手,充满感情地说:“是的,没事了。但请等等,多留一天再回国。”   叶芷妮和李祥林在忐忑不安中又在岛上待了一天,当清晨的阳光照进酒店的窗户时,赵莉莉微笑着出现在他们面前,手里拿着一个信封。   “海椰子是爱情之树,塞舌尔是爱情之岛。这里的岛民最爱戴和尊重拥有爱情的人,请收下我们的一点心意。”   叶芷妮疑惑地打开信封,里面是一张一百万元的现金支票!   原来在这一天里,赵莉莉通过媒体为他们筹集了这笔钱,迈克警官也参与了此事。那天,他本想找到李祥林对叶芷妮的潜水设备做手脚的证据,不曾想却发现李祥林对自己的潜水设备做了手脚——他故意将自己的气瓶换成了纯氧度和潜水深度不匹配的气瓶。这样调换的结果就是,李祥林潜到水深处后,只要一开气瓶,立刻就会身亡。他要害的人不是叶芷妮,而是他自己!   迈克警官百思不得其解,直到听叶芷妮讲出病症,并为李祥林开解时,才恍然大悟:李祥林是想通过自己的意外身亡为叶芷妮赢得一笔巨额保险金,因为整容手术需要一大笔钱。   赵莉莉羡慕地对叶芷妮说:“你真有福气啊,他愿意用自己的命来换回你的美貌呢,这一百万元足够你去做整容手术了。”又问李祥林:“那么海椰子砸人是怎么回事呢?”李祥林懊恼地说:“我拽树藤时算错了时间,出了点意外。我本意要砸的是自己啊。”   叶芷妮大为感动,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爱人,再不想分开。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