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玫瑰

妻子越来越忙,每天都是早出晚归。王立成想想,已经连续四天没见到她了。不过,两人早在一年前就分床而居,离婚只是迟早的事。

从公司出来,王立成不愿回家。在—家小饭馆吃过晚饭,喝了两瓶啤酒,又在广场转了几圈才往家走。走到家门口的小街,昏黄的路灯下,他看到一个女孩倚灯柱站着。她的手里,拿着几枝玫瑰。

“叔叔,买枝玫瑰花吧,只要五块钱。”女孩怯怯地说。她看上去像从乡下出来,生得单薄怯弱。

王立成停住脚,从女孩手里抽出一枝玫瑰。已经十点钟了,这么小的孩子,万一碰到坏人怎么办?想着,王立成把她手里的八枝玫瑰全买了去。女孩十分高兴,大声向王立成道谢。

进了家门,将玫瑰插进桌上的花瓶,王立成匆匆洗漱,回房睡觉。

第二天,王立成早早从公司出来。吃过晚饭回家,走到街角灯柱,他又看到了那个卖玫瑰的女孩。很明显,女孩已经把这儿当成了自己的据点。王立成走过去,想目不斜视,可是,走过女孩身边,他似乎被什么拉住了脚。转过身,王立成只好又买了两枝玫瑰。女孩看上去不过十一二岁,如果不是家穷,谁舍得让这么小的孩子出来赚钱?

从那儿以后,这几乎成了王立成的习惯。每天回家,只要看到女孩,—定买她门枝玫瑰。早的时候碰到,买上两三枝,晚的时候碰到,则全买下。最多,王立成买过十五枝玫瑰。不过,他不心疼钱。他虽然挣得不多,买女孩的玫瑰花却连眼睛都不眨。

女孩看上去缅甸内向,只要看到王立成,脸上就泛出光彩。她挑最鲜艳的玫瑰给这个大方的叔叔,朝他微笑。她的手很巧,常把丝带系出各种各样的花样,格外漂亮。

那个夏天,王立成家的客厅茶几上,每天都插着新鲜的玫瑰。

风渐渐凉了,转眼就是秋天。这天晚上,王立成陪一个客户吃完饭,又去唱歌。他回家时,已经是凌晨。他有了几分醉意,走得摇摇晃晃。到了街角,昏黄的路灯下,那个小女孩蜷缩着,怀里抱着玫瑰花,看样子似乎是睡着了。

王立成吃了一惊,立刻没了醉意。他快步走上前,用力摇醒了女孩,问她怎么还不回家?都这么晚了,碰到坏人怎么办?女孩睁开眼,看到凶巴巴的王立成,似乎吓坏了。她将怀里的玫瑰花递到王立成眼前,说:“我一直都在等你,我怕你回家的时候买不到玫瑰。”

看着女孩清澈的大眼睛,王立成眼窝一热。他接过玫瑰,马上掏钱。

“叔叔,今天的玫瑰是我送你的。不要钱。”女孩仰起脸,摆着小手说。

王立成愣住了。不要钱?她等在灯柱下,只是为了将这玫瑰送给他?

“叔叔,我是跟着一个亲戚来城里的,想不到一来就碰到了您这样的好人。我卖了一个暑假的玫瑰,赚到了七百块,不仅够交自己的学费,还够交弟弟的。我们都可以继续读书了。明天,我就要走了。谢谢你,叔叔。”女孩说完,朝王立成深深鞠躬了一躬。

呆愣片刻,王立成问女孩住在哪儿?他送她回去。女孩推辞,王立成板起脸,说一定得把她送回家。女孩见王立成并不是真的生气,马上高兴起来。

她在前面蹦蹦跳跳地走,转过两条小街,在一排民房前停住了脚步。

进门前,女孩回过头对王立成说:“叔叔,我是东岭县杨树村的,我叫小莲。叔叔再见。”

看着小女孩将门掩上,王立成呆愣半晌,转身回家。一路上,他心里竟有些空落落的。以后,他再也看不到这小女孩了?她清澈的眼睛,多么像自己的女儿!

打开家门,客厅的灯竟然亮着。令王立成吃惊的是,妻子坐在沙发上。王立成的心一沉,她终于要摊牌了?

“手机为什么关机?我一直都在四处打电话找你,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妻子说着,满脸怒容。

一瞬间,王立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妻子还在担心着他、牵挂着他?他赶紧掏出手机,原来是没电了,自动关机。

“今天是我们结婚五周年纪念日,你忘了吗?我做了许多菜,去没有等到你。”妻子说着,叹了口气。

走到餐桌前,王立成见满满一桌菜,桌上的高脚杯里都倒上了红酒。他怔怔地将手里的玫瑰送过去,几乎是欣喜若狂。妻子已经原谅了他?

三年前,他带女儿去公园。将女儿放到长椅上,他去为她买冰淇淋。可当他举着冰淇淋回来,却见三岁的女儿已经跑到了大马路上。他眼睁睁看着大货车撞向了女儿……整整三年了,妻子一直都不肯原谅他。

“每天看着玫瑰花,我都想起过去恋爱的日子。那时候我们很穷,买不起玫瑰花。可我们很幸福。谢谢你的玫瑰花,否则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妻子说着,抱住王立成,泪如雨下。

屋里,溢满夜玫瑰的馨香……

4年前,美丽的海滨城市北海曾发生一起让人扼腕的刑事案件:一位天生丽质的舞蹈演员,被丧心病狂的歹徒用强碱液严重毁容。如今,4年过去了,折翅的天鹅还能再次拥有幸福吗?

美丽女孩惨遭毁容,网络男友何去何从

2002年11月,西安市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系大一学生倪定伟上网时,认识了陈莎莎。陈莎莎1984年出生于广西北海市,是北海市职业艺术学校舞蹈中专班学生。两人聊得非常投机,直到深夜才各自留下手机号,恋恋不舍地下了线。此后,他们每到双休节假日都会不约而同地在网上“相见”,彼此感觉对方的心跳……

2003年7月,陈莎莎艺校毕业后,被北海市人民剧场、百老汇歌舞厅等演出机构聘为舞蹈演员。她的工作时间是每天晚上10点至12点前后,由于强烈的音乐刺激,下班后总是难以入眠。倪定伟就搜集了一些有助于睡眠的小贴士发给她。

2003年9月,倪定伟首先敞开了爱的心刻扉,通过邮件表白:“莎莎,我毕业后就去北海,与你在一起,相依相偎,生死不离……无论什么样的艰难险阻,都拆不散两颗相爱的心……”

倪定伟的家在甘肃定西市,距北海有2500多公里。这么长的距离,今后真的走到一起的话,要面临一系列的现实问题。陈莎莎考虑再三,理智地答应先做普通朋友相处。倪定伟并没有知难而退,他说:“我会用恒心打动你的。”

2004年1月初夕,陈莎莎在常去的中山路金海岸网吧里上网时,坐在她旁边座位的刘代志主动找她搭讪。刘代志自称27岁,来自贵州省六盘水市人,在北海市侨港镇当船员。几天后,刘代志去百老汇歌舞厅看完陈莎莎演出之后,对漂亮性感的她情难自禁,开始向她大献殷勤,每天献花、买饮料、请吃消夜。他单刀直入,表明了想追求她做女朋友的想法,但陈莎莎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说我只把你当成一个兄长,我不可能爱上你的。刘代志冷笑一声:“你等着瞧吧!”

得知这些情况,倪定伟善意地提醒陈莎莎:“你刚出校门,单纯天真,还是和社会上的人少接触为好,你最好摸摸他的底细……”很快,陈莎通过朋友了解到,刘代志的实际年龄为35岁,几年前就在六盘水市农村的老家结婚生子了,一年前离了婚。陈莎莎如梦方醒,倪定伟再次提醒她:“你离他远一些,越远越好!”可是,刘代志并没有主动退出,他隔三差五就在陈莎莎的租住地和演出场所跟踪、尾随她,一旦发现她的周围没有其他人,就快步冲上去纠缠她。

面对刘代志的死缠滥打,陈莎莎无计可施,只得打电话向倪定伟求教。倪定伟告诉她:“对这种人态度要强硬一点,否则他是不会死心的……”

几天后,倪定伟接到陈莎莎的电话,说昨天晚上自己又被刘代志纠缠,她向他发了火,骂他太不要脸了,请他以后不要再来找她。当时,刘代志羞得恨不得钻地缝,像大灰狼一样夹着尾巴逃走了……倪定伟哈哈大笑,对陈莎莎赞扬了一番。他万万没想到,祸根已经就此埋下了。

3月24日深夜12时许,陈莎莎下班后,与一位男同事分别骑着电动自行车,一前一后离开人民剧场。突然间,刘代志从街边跳了出来,拦住陈莎莎的去路,恶狠狠地吼道:“你去死吧!”就将一瓶强碱液泼到她的脸上,随即逃离现场。“救命啊!”陈莎莎发出一声惨叫,眼前一黑,连人带车摔倒在地……男同事赶紧打了110,拦辆出租车将她送到北海市中医院抢救。事发后,北海警方连夜成立专案组,对犯罪嫌疑人刘代志展开布控,却未能发现他的踪影。

陈莎莎出事后,倪定伟一连几天没在网上等到陈莎莎,打她电话也是关机,发短信她也不回,他的心里不由“咯噔”一下,直觉告诉他莎莎可能出事了!他通过北海市114查号台得到人民剧场的电话,向剧场工作人员打听陈莎莎的情况,才赫然得知陈莎莎出事了。

倪定伟自责地默默流泪:“都怪我没能保护好莎莎!是我出的主意激怒了凶手!”他好不容易才让自己平静下来,将电话打到北海市人民医院,可是陈莎莎正在抢救,不能与他通话。医生告诉他,陈莎莎的生命虽然保住了,但面部损伤面积达到95%,食道被严重烧伤……

倪定伟心如针扎。陈莎莎的网名叫“最爱红舞鞋”,每当她上线时,随着可爱头像的跳动,倪定伟都会眼前一亮,仿佛看见一位身段、面容和气质俱佳的女孩正在舞台上蹁跹起舞,向他款款走来……而现在,物是人非。

穿过千山万水来到你身旁,只为信守那个约定

2004年4月初,倪定伟终于打通了陈莎莎的手机,传出的却是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姐姐让我告诉你,要同你分手……”

陈莎莎入院后,处于半昏迷状态,次日上午,经医院全力抢救,才把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转眼一周过去了,她突然想到远方的网友倪定伟,就让弟弟帮她打开了手机。不一会儿,倪定伟的短信和电话就接二连三地过来了,她想接却不敢接,手机执著地响着,她的泪水夺眶而出。最终,她让弟弟对倪定伟说出那个“不”字。

倪定伟通过陈庆东向陈莎莎表明自己的心迹:“我在网上向你许下的那个‘生死约定’,比天地还重,岂能让它随风飘散?”陈莎莎百感交集,可她实在没有将“网恋”演变成现实的勇气了,她让弟弟告诉倪定伟:“那瓶强碱液,等于将我的人生画上了句号,你彻底把我忘掉吧!”

陈莎莎在医院里治疗了1个多月,花了3万余元钱,食道功能基本恢复正常。她冒着伤口感染的危险,执意要求出了院。巨额的后续医疗费还是个巨大的缺口,全家人一涛莫展,只得寄希望于警方尽快抓到凶手,让其承担部分医疗费。可是,刘代志像是从人间蒸发了。

2005年1月,倪定伟放寒假回到甘肃定西的老家。他从当地的报纸上看到一则报道,说的是本地土壤及气候非常适宜白芷、当归、白附子、黄芩等中药材生长,这些中药材中含有极其珍贵的NPF因子(神经蛋白营养因子),可快速激活、修复面部受损的神经细胞,促进面部肌肤的改善。倪定伟如获至宝。他特地去当地中药房向药剂师咨询后,去郊区向农家收购了一大包白芷、当归等中药材,给陈莎莎邮寄了过去。

陈莎莎收到这包中药材后,打电话给倪定伟,道声“谢谢”之后,就哽咽着说不下去了。倪定伟说:“莎莎,你等着我毕业后去见你吧。我会用毕生的心血好好待你的……”他还鼓励她:“现在医学越来越发达,那么多的‘人造美女’都纷纷出炉了,足以证明医生神奇的手术刀可以让你美丽依旧。”此后,他经常给陈莎莎打电话、发短信,陪她平静地度过了生命中最难熬的时光。经中药保守治疗,陈莎莎面部伤口的感染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2006年6月底,倪定伟拿到毕业证书后,连家也没回,就踏上了去南宁的火车。西安距南宁2400公里,火车在路上要颠簸34个小时,为了省钱,他买的是硬座票。下了火车,他又不停蹄转乘去北海的汽车,4个小时后,他到达北海,终于见到了朝思暮盼的陈莎莎!

正值闷热的夏天,陈莎莎坐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头上戴着宽檐的帽子,还罩厚厚的纱巾,但她挺拔高挑的身段无不显示着她曾是一位青春美少女。她拼命躲闪着倪定伟投来的目光,倪定伟流着眼泪说:“没事的,我能接受,你给我看看……”在他的再三要求下,她极不情愿地掀开了帽子和纱巾——她的脸庞被强碱液烧得乌黑,左眼皮因结痂而无法合上,右耳完全脱落,两边鼻翼也脱落了……早有心理准备的倪定伟并没有被吓住,反而安慰她:“莎莎,你骨子里的美丽是谁也夺不走的!”

陈莎莎也是第一次在现实中见到倪定伟,他的帅气英俊和善良更增添了她的伤心,美好的人生和爱情本应属于他和她的啊,可现在,她成了他的负累。

住了几天,见倪定伟丝毫没有打道回府的意思,陈莎莎冲他大发脾气:“我配不上你,你回去吧!我们之间是根本不可能的!”她的父母也婉转地对他说:“孩子,你看过莎莎了,也该回家去了。”

倪定伟闷闷地返回了甘肃定西的老家,可是却度日如年,眼前老是浮现陈莎莎忧伤无助的双眼。一个星期后,他再次来到北海,出现在陈莎莎面前。陈莎莎见到他,依然以一种决绝的语气“赶”他走。倪定伟不顾一切地说:“莎莎,爱就是爱,没有任何道理可讲,我只想与你在一起。”

陈莎莎心软了,矛盾地说:“还是等我的容颜恢复正常后再说吧。你有耐心,就等下去;没有耐心,随时可以离开。”

倪定伟在距陈莎莎家不远的网吧里找到了一份网管的工作。为了让陈莎莎过的更充实,他买了一台二手电脑,安装了宽带,帮她在淘宝网上开了一个卖珍珠饰品的小店。小店生意渐好,每月能有几百元的稳定收入,进货、发货这类跑腿的事,就由倪定伟去做。

然而,两人每月微薄的收入,到哪一天才能凑齐几十万元的整容费呢?倪定伟的态度非常坚定:“只要我们永不放弃,小溪终能汇成大海的!”

受伤的玫瑰重新绽放,苦尽甘来爱定你一生

似乎上苍有意眷顾两个可怜人,就在倪定伟和陈莎莎为“情感走向”而痛苦万分的时候,一个好机会降临了。2007年5月初,倪定伟上网浏览新闻时看到“中国玫瑰行动”的报道,眼前顿时出现了希望的光芒。“中国玫瑰行动”是国内第一个对毁容者实施救助的大型公益活动,由北京、上海、广州、南京和成都等地14家著名整型医院为被援助者无偿实施价值30至50万元的援助治疗。

倪定伟立即将这一好消息告诉了陈莎莎,她马上联系上了“中国玫瑰行动”组委会,用特快专递寄去自己受伤前后的照片和一封泪痕斑斑的信。信中,她诉说了自己被毁容的不幸遭遇和一个网恋男孩辗转万里、苦苦追爱的传奇故事。

6月6日,“中国玫瑰行动”组委会从500余名报名者中选定首批援助对象共12名,陈莎莎是其中一个,南京康美整形美容医院和江苏省中医院医学整形美容中心负责对其免费治疗。喜讯传来,陈莎莎激动万分。组委会工作人员称赞她:“你藐视厄运、面对不幸的坚强意志,和男朋友对你不离不弃的爱,打动了组委会所有人。”

几天后,倪定伟辞去工作陪陈莎莎来到南京,住进了江苏省中医院。该院整形美容中心黄金龙教授及康美整形美容医院夏尧龙主任等多位专家联合对陈莎莎进行会诊,发现其面部主要器官的功能已部分丧失,面部美观度尽失,疤痕萎缩导致左眼大部分组织外翻,角膜有白斑出现,视力严重下降;鼻翼和鼻小柱严重受损,影响呼吸畅通。黄金龙教授等专家经过反复研究,给陈莎莎制定出一套周密的“换脸”手术方案。经测算,手术总费用需要50万元。

康美整形美容医院院长王文岭亲口告诉陈莎莎,做完两个阶段的手术后,可以让她健康美丽地走出医院。陈莎莎望着守在自己身边的倪定伟,心里涌起阵阵暖流,喃喃地说:“定伟,我让你受苦了,现在我答应你……”

倪定伟一把将陈莎莎拥入怀里,说:“记得我给你讲过王尔德的童话《夜莺与玫瑰》吗?小小的夜莺为了爱情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我也愿做一只夜莺,用歌声让受伤的玫瑰重新绽放!”说完,他轻轻哼唱起《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歌声代表着这对患难情侣的心路历程……

随后,黄金龙教授作为主刀医生,在陈莎莎的胸腹部植入容量为600ml(毫升)的扩张器,进行“养皮”,为下一步的植皮及“换脸”手术做准备。

在等待手术的日子里,倪定伟隔三岔五都要陪伴陈莎莎去玄武湖、中山陵和夫子庙等地游览、散心。每次外出时,她都“全副武装”戴着帽子和口罩,以避开别人异样的眼光。可这样一来,在外面吃饭就不方便了。倪定伟就陪着她一起挨饿,等返回时,再买了盐水鸭、鸭血粉丝汤和小笼包子等名吃带回病房让她品尝。

2008年1月22日上午9时许,陈莎莎在江苏省中医院医学整形美容中心接受第一轮手术。黄金龙教授等十几位专家、主任医师分成三个组,第一组负责对她施行鼻翼、鼻小柱再植和右耳郭再造三期;第二组负责取胸腹部皮肤;第三组负责“换脸”。

首轮手术共有17台,持续进行了半个月。在此期间,倪定伟几乎是寸步不离地守候在手术室门口,待陈莎莎回到病房后,他则贴心贴肺地予以陪护、照顾。

2008年2月初,陈莎莎的脸部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已非常接近正常人的容貌了。在等待第二轮修复手术时,倪定伟随陈莎莎一起回到北海的家里调养身体。每天下午都要与陈莎莎牵手去“天下第一滩”——银滩。银滩每立方厘米空气中负氧离子含量高达2500-5000个,被誉为“超级大氧吧”。倪定伟的用意很明显,就是让空气中的负氧离子“刺激”心上人面部肌肤的改善。为帮助她重拾自信,倪定伟特地买来一面大镜子,每天督促她照镜子,并站在一旁扮鬼脸,逗她露出开心的笑容。看着镜中熟悉而又陌生的自己,陈莎莎激动地说:“我感觉到自己像是做了一个噩梦,梦醒了,天也就亮了。”

2008年3月底,倪定伟再次陪陈莎莎来到南京,接受面部最后的修复手术。这次手术主要对她的鼻部、左眼和右耳郭“精雕细琢”,力求更加完美,相当于锦上添花。7月,手术圆满结束。倪定伟凝望着陈莎莎全新的美丽容颜,惊呼道:“折翅的美丽天鹅又回来了!”在场的黄金龙教授向陈莎莎和倪定伟竖起了大拇指,连称两人创造了一个奇迹:“医术固然重要,但比不上爱所带来的超然力量。我真诚地祝福你们!”

随后,倪定伟带着陈莎莎回甘肃定西的老家,去见自己的父母。在途中,陈莎莎拿出自己毁容前及整容后的照片,请他打分。他说:“毁容前,你是100分;整容后,你是92分,附加分是20分,这20分表明你的坚强超乎我的想象!”

到家后,倪定伟的父母看着容貌姣好的陈莎莎,听着儿子讲述两人相爱的传奇故事,当即表态说:“你们太不容易了!我们做父母的,当然要全力支持!”

这时,北海警方传来好消息:2008年7月中旬,刘代志在贵州省遵义市落入了法网。

2008年8月,倪定伟随陈莎莎返回北海的家里。两人准备尽快找到合适的工作,然后迈进婚姻殿堂,相依相偎,生死不离。

小静和男朋友大伟相处了三年,早就该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可小静放心不下相依为命的爷爷,迟迟不肯答应大伟的求婚。爷爷知道小静的想法后很生气。他总在小静身边磨叨:“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呀?你结了婚我就放心了!”而小静却认为:留你一个孤单的老头在家我才不放心呢,所以也就没在意爷爷说的话。

  爷爷不高兴了,打这之后俩人经常发生争执。小静觉得这样子下去也不是回事,也许自己真的该结婚了。当大伟再次向小静求婚时,小静愉快地答应了。婚姻是大事,怎么着也应该浪漫一点,于是小静说:“收到你九十九朵玫瑰的时候,我才能嫁给你。”大伟高兴得蹦了起来,要不是天太晚,花店关门了,他会立马跑去买回那九十九朵玫瑰的。

  心急的大伟,第二天一大早就把九十九朵玫瑰送来了,小静羞红着脸接过了玫瑰,爷爷那张脸也笑开了花。小静看着爷爷那一脸的幸福,心里更多了一份喜悦,至少爷爷没有因为自己即将要离开他,感到孤独和伤感。

  小静把花放在自己房间里,就被大伟拉出去选结婚戒指了。刚刚出小区大门,大伟就接到了公司电话,说有重要的事情要他马上回公司。大伟只好歉意地对小静说:“你先去看看,我会尽快回来,只有戒指戴到你的手上,我才安心。”说罢,吻了一下小静的手指。小静羞答答地说:“你还是快回公司吧,好好工作,多多赚钱,这样才能养活我呀。我先回家,等你有时间的时候我们再一起去选戒指。”

  就这样,小静回了家,爷爷不知去了哪儿,她一个人在家看着那一大抱的玫瑰,傻傻地笑了起来,后来干脆把束好的玫瑰打开,一枝一枝地细看。不知不觉地数起了玫瑰,一枝、两枝、三枝……九十七枝、九十八枝。怎么会少一枝呢,也许是自己数错了?她从头又数了一遍,还是九十八枝。怎么会呢?她想:也许是花店弄错了?她希望大伟能给她一个满意的解释。夜很深了,小静才接到大伟的电话,大伟十分疲惫地说他们单位出事故了,若是在平时,小静一定会很关切地问问是怎么回事,可现在她只是淡淡地说了句让大伟好好休息,就把电话挂了。

  等大伟公司的事解决之后,已经好几天过去了,大伟再约小静去买戒指,小静一口回绝了。小静把那束已经枯萎了的玫瑰甩给大伟说:“我那么爱你,所以才要你送九十九朵玫瑰,代表我们会长长久久,可是你却用九十八朵来说明我不够完美,我达不到你的要求是吧?”大伟赶紧向小静解释是自己疏忽导致了错误,对小静,自己是百分之二百的满意,还保证一定把九十九朵玫瑰交到小静的手上。小静的脸这才阴转晴了。

  大伟第二次捧着九十九朵玫瑰来到小静家的时候,小静还没有到家,抱着这么多的玫瑰走来走去也不大方便,于是,大伟就把花放在了小静屋里,然后美滋滋地去接小静下班了。为了验证这确实是九十九朵玫瑰,大伟当着小静的面,把那束玫瑰打开,一枝一枝地数给小静看……

  都说好事多磨,也真怪了,最后数出来的结果还是九十八朵。大伟傻眼了,小静阴郁着脸把他赶出了家门,不再听他任何解释。

  不用说,花是在花店里出的错,大伟是看着花店的人把花包好的,怎么就会少了一枝呢?看来花店的人真会做手脚,在人家的眼皮底下也能偷工减料。他气愤地到花店对店主发了一顿火,店主很无奈也很委屈,明明是客人看着包好的,自己怕弄错,还非常仔细地数过了,竟然还是错了。现在出现这样的事情,只好表示歉意,并做出补偿,重新给大伟包一束。重包一束?能把小静的心包回来?大伟知道小静的个性,现在说什么都不管用的,他无奈地把花摔在柜台上走了。

  大伟第三次把九十九朵玫瑰交到小静手上,郑重地对小静说:“不可能再出错了,如果再出错,我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并且当着她的面一枝枝数给小静看。这回果然是九十九朵,小静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与大伟一起把结婚戒指买回来戴在手上。

  大伟对小静说:“你知道吗?我送你的九十九朵玫瑰里,还有一个秘密。”大伟得意地从那束花里挑出了两枝,而他要找的第三枝却怎么也找不到了。他不相信地把花一枝一枝细细地找,可就是没有。这事真是怪了,不会是又丢了一枝吧!大伟重新把花又数了一遍,果然只有九十八枝了。两人面面相觑,花就在小静房里怎么会少了一枝呢,难道是家里来了外人?小静跑去爷爷房里想问问是怎么回事,可还没进门就吃惊地发现爷爷正拿着一枝玫瑰喃喃自语。小静差点儿落下泪来,看来爷爷还是舍不得自己,又不想让自己知道,只能对着花说说心里话。

  她悄悄地躲在门外听,只听爷爷像背书一样说:“一枝玫瑰是一心一意;两枝玫瑰是两情相悦;三枝玫瑰是——我爱你!”说到这里,爷爷竟然不好意思地偷笑起来。爷爷接下来的话更把小静吓了一跳,“老林啊,老林!我都不顾老脸地送你三枝玫瑰了,你也该嫁给我了吧……”爷爷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大伟打断了。他一眼看到爷爷手上的玫瑰,不分青红皂白地说:“爷爷,原来花是您拿的呀!”说着就要把爷爷手上的花拿过来,爷爷本能地把花藏到身后。大伟不满地对爷爷说:“爷爷,您喜欢花也不能不说一声就拿去呀,这可是我们爱的象征。”小静忙给爷爷解围说:“大伟你别胡说了,这花是爷爷自己买的。”大伟不认这套,从爷爷手中拿过花递给小静,说:“不,这花是我送你的,上面还有我用针刺出来的‘爱’字。加上另外两枝就是‘我爱你’。”小静握着那枝有“爱”的花,心中充满了幸福,看来,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爷爷自有爷爷的爱。她摇摇手中的花问爷爷:“老林是谁呀?”

  本来不好意思的爷爷,脸涨得通红,憋了半天才说老林是自己的一个老同事,寡居很多年了,他们本来在小静还小的时候就准备结婚了,可是婚事还没办,小静的父母却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双双亡故。爷爷承担起抚养小静的义务,也正因为爷爷要抚养小静,老林的子女才坚决反对老林嫁给爷爷。两个年岁不小的人抚养一个孩子长大,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啊!爷爷知道这件事后,怕老林会在自己和子女之间为难,就以怕小静受委屈为由回绝了这门亲事。老林也很生气,觉得是爷爷错看了她,竟然把她当成那种狭隘的人,因此再不和爷爷来往。这些年来,虽然都是独居,可再也没有提再婚的事。直到小静要嫁人,爷爷才把自己当年的心思说给老林听。老林很感动,也不无幽怨之意:孩子也许是负担,但是因此失去了那么多美好时光,岂不更是一种遗憾。当爷爷向老林求婚时,老林只说了一句:“只要你能用浪漫感动我,我就嫁给你。”

  当他看到大伟抱着一大捧玫瑰送给小静时,他就知道这花是最浪漫的了,可是他一个老头子,又不好意思去买,只好去“偷”孙女的了。没想到成功地偷了两枝之后,第三枝就让人家发现了……

  小静感动得泪水涟涟,爷爷为了自己竟然放弃了爱情。她流着泪问爷爷:“那两朵花,林奶奶收了吗?”爷爷不好意思地说:“收了。”脸上却满是幸福。小静为爷爷能找回爱情而高兴,她对大伟说:“你现在的新任务就是帮爷爷去订九十九朵玫瑰来。”大伟愉快地接受了命令,但不放心地对爷爷说:“爷爷,您订花,我可以代劳,但是您可不能再去‘偷’我们的花了……”

  当小静和大伟陪着爷爷把九十九朵玫瑰送进林奶奶怀里的时候,一家人幸福地笑了。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