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电梯

2011年元旦前夕,“爱情电梯”制造者王忠玉老人的儿子,将父亲手工制作的电梯照片发在了微博上,引起了很多网友的关注和赞叹。一些网友在跟帖中充满敬意地称赞说:“这才是真正的爱情”:“这种相濡以沫的爱情最能令人动容”:“这样的爱情‘电梯’,承载的是一种别样的情爱!”

  看到网友热评的微博上的“爱情电梯”照片,笔者赶到现场观赏了爱情的“电梯”,并与对这“土电梯”倾注了浓厚情感和无数心血的王忠玉老人进行了座谈。

  这部满载着爱的“土电梯”。就建在临沂市广电局家属院一栋普通的两层小楼上。它只有简陋的支架,用来遮风挡雨的塑料布以及长短不一的木板,从外观上看起来简单而粗糙,但它却是一部载满了爱意的电梯,它不仅仅是丈夫对妻子的一份最真挚的关怀,同时也是一份浪漫的礼物。

  被“爱情电梯”每天送到楼下又被载到楼上的“幸福主角”名叫卓保兰,今年72岁。曾经刚退休的她喜欢跳舞,喜欢和邻居聊天,还喜欢做好饭后跑到家属院门口等待丈夫下班。这样的幸福生活,却在十年前的一天被不幸中止。卓保兰因脑出血而导致偏瘫。经过积极治疗,病情一度有所好转,能够拄着拐杖蹒跚着挪步,然而在2008年年底,她的病情突然加重,因不能行走再次坐到了轮椅上。180斤的体重,脆弱的身体,让卓保兰放弃了重新走下楼的念头,往日楼上楼下跑的快乐生活,似乎永远成为自己的梦想。

  卓保兰无法行走后,看着天天闷在家里的老伴儿,当时已69岁的王忠玉老人也在暗自着急:“老伴儿平时喜欢热闹,现在天天待在家里,再闷出其他病来怎么办啊!”每天背着她下楼,自己背不动,孩子也不在身边,即使孩子在身边,也难以做到每天背母亲上下楼呀!就在他为老伴儿的身体和心情而忧虑时,一天,他路过一处建筑工地看到运载物料的升降机,突发灵感;如果做一部能升降的电梯,老伴儿不就可以下楼了吗?想到这里,王忠玉凭借着曾经维修过汽车的经验,开始投入到自制电梯的设计中去。为了买到适合做电梯的各种配件和材料,他跑遍了全市20多家五金机电市场,整整一个多月的时间,王忠玉每天除了睡觉和照顾老伴儿,其余时间都是在研究制造“爱情电梯”。

  为了确保安全,王忠玉在细节上下足了工夫。他介绍说,在对电梯的每个部件进行设计时,都以千倍的安全系数进行考虑,像升降电梯的缆绳,外面用棕绳裹住,里面是双层的7号钢筋,绝对保险结实。买电动升降机,跑了很多市场,最后选择了这台两吨动力的机器。除此之外,王忠玉老人为了确保老伴儿的安全,他在制造电梯的过程中,还用编织袋装上约500公斤重的石块放在电梯上反复做试验,以保证电梯的安全性。他充满深情地说,年轻的时候,我因为工作经常出差,老伴儿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生活,吃了很多的苦,我亏欠她太多太多,现在她病了,我要尽全力照顾好她的生活,让她不能因病失去生活的快乐和幸福。

  经过三个多月的反复试验,“爱情电梯”终于制作成功了。2009年6月6日,是王忠玉老人和老伴儿约定的乘坐电梯的“吉日”。早上6点多,卓保兰就迫不及待地起床洗涮,穿上新衣,换上新鞋,等着乘坐丈夫为她精心制作的“爱情电梯”。当王忠玉老人推着老伴儿走进电梯,随着电梯下降的一瞬间,卓保兰哭了,王忠玉也哭了,他激动地把老伴儿的轮椅推出电梯后。一片深情地对老伴儿说:“今后我就是你的腿了,你想下去就下去,想上哪我就推你走……”时隔半年后,卓保兰终于又一次踏上了坚实的土地,在二楼卧室内对外面的世界向往了180多天的卓保兰,再一次呼吸到新鲜的空气,看到花圃里鲜艳的花草,沐浴到让她感到温暖而又灿烂的阳光。为了庆祝,当电梯落地后,王忠玉在电梯前燃放起鞭炮,闻讯而来的邻居们看见从楼上“走”下来的卓保兰高兴地坐在轮椅上。纷纷向她表示祝贺,并对王忠玉老人充满了敬佩。

  在王忠玉老人家里,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卓保兰依然泪流满面,她说,对于2009年6月6日这一天,她永远都不会忘记,是老伴儿花费心血为她打造了一部“爱情电梯”。让她实现了每天下楼到院里看一看、到街上“走一走”的梦想。今后,这爱的“电梯”还将像太阳一样在她的渴望中升起又落下,给她带来快乐,让她感受幸福,而老两口之间那浓浓的爱,也将随着电梯的升降而继续……

  是的,爱情可以是一颗闪光的钻石,也可以是一部手工制作的“电梯”。而蕴藏在“爱情电梯”中的挚爱真情,并没有山盟海誓的言语,皆是心心相印的默契。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样的爱情,让我们每个人都会为之感动,双眼涌泪!

一段女记者与脑瘫诗人不寻常的爱情,背着各自负重的“半路”命运,在相互的真情拯救中,开出一朵灿烂的爱情玫瑰……   4年前,现为《中国妇女报》重庆记者站记者的叶琳,逃离丈夫的家庭暴力,带着年幼的女儿流浪南北,在颠沛流离中搏击命运,寻找爱的归宿。在美丽的山城重庆,脑瘫诗人徐强,在身惠尿毒症的妻子李春芳生命最后的时光里,对其沉重如山的大爱,不经意间叩击着叶琳的灵魂。她走进这个家,为这个侠肝义胆的男人给力。而李春芳弥留之际那份饱含深情的“托付”,让叶琳做出了一个落定命运的抉择——接过爱的接力棒,嫁给他,为真爱起舞,点亮那遥远天堂的托付。应本刊之约,叶琳深情讲述了这段人唏嘘的人生传奇——   脑瘫诗人泣血拯救病妻,流落异乡撞见一抹阳光   2006年秋,一个阴雨绵绵的午后,在《长寿文化报》编辑部,我百无聊赖地翻阅着一大堆来稿。那些风花雪月的无病呻吟,让我低迷的心情,越发沉重。   忽然,来稿中一首诗拨动了我渐已麻木的神经:“云游滚滚红尘熙来攘往/又怎会不有慨今之浩叹/历尽白云苍狗沧海桑田/阅尽笔底波澜纸上烟云/怎不一咏三叹狂歌几声/……”很久没读到如此荡涤浩然之气的诗了,我想作者一定是位项天立地的男子汉。可惜,因稿末作者连电话也没留,我无法联系他。   大约一周后,一个身材瘦小、手脚不便的中年男人敲开了编辑部的门,怯怯地与我打招呼。我以为他走错了门,因为他口齿不清,无法说清来意。他叽里呱啦地比划了一阵子,我才听瞳,原来他就是徐强。   眼前的这个弱不禁风的男人,就是那个豪情满怀的诗人吗?徐强走后,我这才从文友那里惊然得知,徐强自幼患上脑瘫,父母带着他跑遍了国内大小医院,服了很多药,做了多年康复训练,终于在七八岁时学会了走路。10岁时,他被父母送进学校上小学。因手不听使唤,老师特赦他不用完成作业。   然而,对老师的特殊照顾,他却毫不领情:“你们不要把我当做废人!”因速度比常人要慢10倍,他的作业经常写到后半夜也写不完,为了不犯困,他使劲地揪大腿……徐强坚持上完了初中,就不得不辍学在家。“我不想当废人!”他于是自学文学创作,因为没有玩伴,寂寞时他就写诗,十几年来写了千余首诗文。他因此被长寿化工厂特招进厂,做了文员。   徐强的命运,深深地打动了我,让我回想起自己多舛的命运,但我比他幸运,至少我还有健康的身体。   1970年,我出生在吉林省榆树县一个偏远乡村。1989年中师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县城一所小学教语文。然而随后不幸的婚姻,却让我走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我与第一任丈夫是经人介绍认识的,涉世不深又单纯的我被爱情迷蒙了眼睛,很快与之结婚。可没想到,他竟是个典型的暴力男,稍有不如意,就对我非打即骂。甚至在我怀孕期间,他也会对我动用武力。婚后8年里,我一直生活在痛不欲生的漩涡里……   2002年,在他又一次施暴后,我终于逃离了家门,后在同事协助下,终于向法院起诉与他解除了婚姻关系。8岁的女儿判归我抚养。离婚后,我带着女儿居无定所,为保证女儿吃饱、穿暖并受到良好的教育,我课余做了许多兼职。即便如此,我们母女的生活也是捉襟见肘。   2005年春节一过,我就把年幼的女儿托付给了父母,毅然远走他乡打工。我先后辗转江苏、浙江、北京、湖北等省。2006年春,我来到重庆,在热心文友引荐下做了《长寿文化报》的编辑……   迥异的命运,却是同样的坚强与执着。我再次品读徐强的作品,其间折射的人生沧桑与人性壮美,给我搏击厄运的力量。我决定选几首发表,并编了一小段作者小传附在后面,向读者介绍这个身残志坚的脑瘫男人,是怎样的铁血豪情!   没想到我这个小小的举动,竟让他成了长寿区的“名人”。区电视台与重庆晚报等媒体先后对他进行了专访。区文化部门资助他出版了个人诗集《平面的侧面》,并委派我做这本诗集的责编。   因为出诗集的事,我和徐强又见过两次面。虽然我与他语言交流异常困难,然而,我把他当做了朋友。与外界一些猎奇、同情的目光相比,我对他充满了理解、敬意和关爱。   2007年初的一天,一个诗友过生日,他和我成了被邀的客人。这天他沉默寡言,一杯紧接一杯给自己灌酒,泪花一次次滴落在酒杯里。看到他满脸悲伤与忧愤,我不敢问他什么。人未散,他却倒在了席间。我嘱咐另一位朋友设法送他回家。半小时后,朋友打电话说:“徐强在出租车上嚎啕大哭,瘫在马路上……”我放下碗筷,狂奔过去,只见徐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放声呜咽。从他含混而不清的悲伤话语和朋友的介绍中,我惊然得知,他那个曾用悲情烈火营造的家,正面临灭顶之灾——   徐强在20岁时就成了家,其妻李春芳小他两岁,漂亮、贤惠。李春芳与徐强的外婆家是四川江安的同乡。一次徐强到外婆家走亲戚,了解到徐强的铮铮铁骨与传奇人生,仅有初中学历的李春芳对徐强由好奇、崇拜,到爱慕,最后主动向他示爱。这突然降临的爱情,让徐强融入幸福的漩涡里。   经历过重重磨难,这场水火也挡不住的爱情燃烧,终于征服了李春芳的父母,他们很快结婚了,并生下一个健康可爱的女儿。然而婚后5年,李春芳意外查出身患肝、胃、肾等多种疾病,徐强以微薄的工资给她买药治病。然而,2005年年末,李春芳又被查出患有尿毒症。   徐强几乎崩溃了,他害怕妻子离去后,自己孤独地留在人世间,欲了结自己的生命。然而,家里还有年过花甲的父母和年幼的孩子,还有病妻需要照顾,他只能选择无言的坚强。其后,为了给妻子换肾,徐强四处筹措,终于筹集了十几万元,为她在重庆新桥医院成功做了换肾手术。   徐强拯救爱妻的故事,如一道闪电,照亮了暗淡的心,这个侠肝义胆的男人,让我在困顿中看到人间至美的风景!我一时感动得泪眼朦胧。   “好妹妹”微笑奔赴天堂,临终嘱托啊大爱无言   2007年夏的一天,徐强请我和几位文友到他家里做客,同时也极力邀请我已来长寿就读的女儿一同前往。第一次,我走进了徐强的家,见到了徐强的妻女。他的女儿比我女儿大一岁,母女两个一样漂亮和机灵。徐强夫妻抢着下厨房为我们准备酒菜,换肾不久的李春芳显得很精神,一个劲地为我和女儿夹菜,轻言细语询问孩子的学习情况。她还特意为我倒了一杯酒,若有所思地说:“叶姐,我这样称呼你行吗?你以后可要好好照顾我家徐强啊!”   这话使我心头一热,眼角却一阵酸涩。我了解到,换肾后因排异反应,患者一般活不过10年,我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但我不敢多想。我干了那杯酒,点头安慰她说:“好妹妹,你放心!我们从不会因为他身体的原因看不起他,相反,他是令我敬重的人。”那天我们喝了许多酒,借酒吟诗。徐强的脸上有了难得的笑容,被阴霾笼罩许久的家终于有了生气。   临告别时,我与李春芳在房间闺蜜一样私聊。我问她:“这个男人是什么值得你托付终身?”她沉默片刻,眸子里涌起泪水:“虽然残疾,可我跟他在一起我很知足,跟了他的女人虽不会大富大贵,却一辈子都过得踏实。”李春芳望着我的眼睛,握着我的手,话语意味深长。   这年10月底,因报纸停办,我离开了长寿区,到重庆主城打工,再也没有了徐强一家的消息。为了供养女儿,我四处找工作,在杂志社干过,做过家教,甚至到直销公司和保险公司做推销员。然而,我的业务还未走上正轨,却陷入了一场感情纠葛。   2008年春,在我做直销工作时,一位叫周显晋的准客户对我特别热情。为了做成业务,我不好拒绝他的邀请,常陪他出去喝茶聊天。没过多久,他向我道出了他的真实目的:他喜欢我,希望能娶到我这样温柔贤惠的妻子。他拿出了他与前妻的离婚证,向我表明他的诚意。   在偌大的重庆,我没有亲友,独自带着女儿苦熬了6年,我实在太孤独太累了,对家的渴望让我答应了周显晋。之后,我们在当地民政局登记结婚,租了间房子当做新房。   然而,大约半个月后的一天,一个女人突然来到我们的住处吵闹,大骂我是个不要脸的女人,说,为了拆迁能多得一套房子,她与周显晋假离婚,但她万万没想到他竟假戏真做,竟然再婚了。随后的一天深夜,周显晋接到前妻以死要挟的电话后匆匆地离开了,一去不返。   接下来几个月,我每天都会接到这个女人的电话,她恶毒地咒骂我污辱我,威胁我若不跟周显晋离婚,就休想有好日子过。我把希望寄托在周显晋身上,然而他却神出鬼没,偶尔出现,也劝我跟他离婚,说前妻以死相威胁,他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   我不甘心。多少个夜晚,我站在出租屋楼顶仰望苍穹,每颗星都有自己的位置,而我的星星在哪里?这世界为何就没我的立锥之地?无限悲哀漫天飞舞,我想闭眼纵身一跃,从此一了百了。可是,我死了,把孤苦伶仃的女儿扔在异乡怎么办?若我客死他乡,我那在老家年迈的父母,怎能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想到此,我收回了己迈出楼顶的一只脚……   为了捍卫这场荒唐的婚姻,我固执而蛮横地坚持着。眼看2009年春节来到,周显晋还是没回到我身边。我感到从没有过的屈辱,长期的抑郁让我病倒了,几天粒米未进。这个虚伪的男人虽然不值得我等待,可我不想离婚,不想做失败者!   那几天,我昏睡在斗室,不吃不喝,觉得世界末日来临。一天,电话骤然响起,是个陌生的号码,从对方含混不清的声音里,我听出他是徐强。他说:“我刚买了手机,很郁闷,想找个人聊聊。”他说,由于我换了电话,他费劲周折才找到我的新号。   电话里,他告诉我一个意外的消息:因换肾后排异反应严重,李春芳已于2007年11月去世了。此后一年多里,他在无尽追思中对生活渐渐绝望。他想随妻而去,却惦念着未成年的女儿和年迈的父母。他心中无限伤悲,却无处发泄,夜深人静时望着亡妻的遗像独自垂泪。70高龄的父母不敢多跟他说一句话,怕引燃他悲伤的记忆;懂事的女儿也不敢在他面前提及关于“妈妈”的任何话题,一家人长期处于令人窒息的沉默中。有时从梦里惊醒,为不惊动父母和女儿,他压抑着自己的悲声,把嘴唇一次又一次地咬出血。   这个铁血男儿的境遇,让我一阵心颤。而他道出的另一个秘密,让我无限感叹:2007年他请我们一帮文友去他家做客那天,其实是妻子的生日,他想借此为病妻“冲喜”。可没想到,那会是她最后一个生日。   因为语言障碍,徐强难于找到倾诉对象。此刻,我却忍着虚弱的身体听他诉说。为安慰他,我故作平静地道出了自己情感被骗的尴尬境地。“其实放手也不一定不是好事,与其这样让三个人痛苦纠缠,不如你先退出来,要相信这个世界上一定有个能给你幸福的人!”徐强沉默后鼓励着我。他的话让我心中豁然开朗,感到一缕阳光射向我冻僵的躯体。这一次交谈,我们彼此才意外发现,其实自己并不是世上最痛苦的人。我们彼此鼓励对方,好好活下去!   几天后,在周显晋和他的前妻再次逼迫我与之离婚时,我答应了他们。这天,在民政局,我和周显晋离婚。   彼此拯救,泣血的与妻书温馨的隐婚   心里的巨石一旦被移开,天空就变得如此湛蓝,心情如花绽放,我又可以自由地呼吸了!然而,经过几个月的折磨,我身体己高度透支,走路都站不稳。徐强再三邀请我回长寿散心。为不拂他的一片好心,我回到了长寿。他约了几个要好的朋友聚会,了解到我从阴霾里走出来后,他们都问我今后的打算。我犹豫了半天,嗫嚅着:“我想回东北老家……”   “叶琳,你一定不能回去,以你的能力在哪里生存都没问题,可你该多为女儿想想,她现在上高二了,频繁的转学她怎能受得了?希望你能留下来。”   “徐强在留你呢!他可是一个轻易不说这么多话的人啊!你就给他一个面子吧!”推杯换盏中,文友们开起了我和徐强的玩笑,说我俩脾气与兴趣相投,若能走到一起,定能重建一个美好的家。   “长寿是你的第二故乡,有这么多朋友关爱,你就不要再流浪了。”徐强喝得有几分醉意,忽然提到,李春芳临终前夕,数次聊起我:“一个能独自把女儿带好的女人,一定是个好女人。”而那天,他突然给我打电话,是因为晚上梦到了前妻对他说:“希望你能找到她!”   我突然记起李春芳过生日那天对我说的那一番话:“以后可要好好照顾我家徐强啊!”难道是这位悲情又幸福的女人临去天堂前,把他托付给了我吗?难道在我痛不欲生时,是她派徐强将我救回人间吗?想到这里,我再也掩饰不住自己,泪花滚滚。   我重新审视着眼前这个男人,他除了身体的自然灾害外,并没有我接受不了的大毛病。经历了两场情感风暴,我忽然明白:心灵的健全,要比身体的健全重要得多!我觉得朋友们的建议值得认真考虑。   几天后,等我身体和精神大有好转,我们彻夜长谈,从家庭到工作,从文学到孩子的教育。这次,他把写给亡妻3.7万字的长信《与妻书》给我看。因手指变形,徐强每分钟只能在键盘上敲打十多个字,我不知这三万多字,他究竟花费了多少个日夜。但字里行间透出的浓浓情愫,让我肝肠寸断。   “天有病,情有殇,心最苦,人不堪,此情可对天,天何以对我!我这痴心,说与谁解,又说与何人听!”在这封泣泪交加、寄往天国的信里,结尾这句对亡妻饱含深情而撕心裂肺的呼唤,深深叩击着我的灵魂。眼前的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男人,内心其实情深似海,坦荡而强悍!我顿时泪流满面,情不白禁地把我不幸的过去,全盘托出。他默默听着,目光凝重,唏嘘着,眼里渐渐涌起点点泪光。   “我要做你的妻,要做世上最幸福的女人,要接过你亡妻的托付,给你一生的幸福!”我们一同探望了他的父母后,我毅然做出了这个决定。回家时已是傍晚,在黑暗中,我搀扶着他走在坎坷不平的山路上。他紧紧地牵住了我的手,怕我飞走一般。   2009年2月19日,没有婚礼,没有宾客,甚至没置一件新嫁衣,我们到长寿区民政局拿到一纸婚约。徐强的父母看到我们绽放的新颜,喜极而泣。他们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酒菜,饭桌上,我敬了他一杯酒,动情地说:“是你把我从不幸中拯救出来的,感谢你给了我一个真正的家,一个温暖的家。如果没有你,我无法感知到众多不幸世界里,还有如此美好的阳光。”崭新的日子开始了。在徐强的鼓励下,我重新拿起那支弃置很久的笔,诠释曾经的哀痛现在的幸福。我的作品频频见报。2010年9月,我顺利进入《中国妇女报》重庆记者站做记者。2010年12月,徐强因为前妻负债医病,被评为“感动长寿十大人物候选人”。   如今,我们的一双女儿相处和睦,均上高三,成绩优异,正积极筹备2011年高考。在徐强和全家人的支持下,2010年12月底,我富有绘画天赋的女儿,已顺利通过重庆美术学院的专业课考试。   我那远赴天堂的好妹妹,你可以做一个安心的天使了。在星光满天的夜里,仰望浩瀚星空,最亮的一颗,一定是你!因为,那是你的眼睛,正看着我们!

我的一位闺中密友婧,她是一个美丽的女孩,而且不可一世。她曾经对我讲她的感人肺腑的爱情史。婧说她在深圳工作的时候,有男孩子在她生日时给她送上一打红玫瑰。她不收,扭头就走。那男孩居然“咕咚”一声,当着众人的面,单膝跪下,以这种在中国人眼里看来荒唐又可笑的古典西洋仪式,双手捧着那个包扎得极其精美的玫瑰花球,向她庄严求婚。于是她才收下了那束花。后来,也就顺理成章地嫁了他。   她告诫我:有人送花,不要随便拿!得让他跪下!   我觉得很好笑,在她面前又不能笑。我轻轻地叹口气,说:算了啦,又不是英国女王。   是的,我也不是她那样的美丽女孩,也没有不可一世。我的要求很简单,只要是一朵玫瑰,从他的真诚的手里递过来,就足够了。也许,还应该再深深地凝望我一眼吧。   这辈子,我还没收到过几枝玫瑰花。即便有人送,也多是在生日凑个热闹,或是一些朋友的友情表示。而玫瑰花,尤其是那种血色鲜红的含苞欲放的长茎玫瑰,应该是永远的爱情的表白。那种花不是轻易可以送,更不是轻易可以收的。   因为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花,所以心底常常存着一个念头:要是有那样的一个人,送我那样的一朵花,我一定会好好地把它风干,藏起来,留着它,守着它,用我今生不凋谢的关怀来回报永远不凋谢的它,还有,把它递到我手中的他。   那天,交往了近一年的网友,要求与我见面,约了个地点。我心里跌跌宕宕地激动,起起落落地不安。   暗暗地在想,见我的第一眼,他一定会从身后变出一枝玫瑰递到我面前,这样,我就可以做我的风干花,并且很有理由地去陷入相思了。   是的,我只要一朵。我从来就不喜欢一打半打的花。扎成一大束的花看着并不很美,不如单枝的花昂首风中,倒有一种笑向春风第一枝的绝代风华。况且,我若要做风干花,不可能把所有的花都珍藏起来,只能挑个一枝两枝。那剩下的花怎么办呢。留,也不能;弃,亦不舍。我又怎么能辜负了它们。   一朵花,是一颗心;一束花,共同分担着那颗心。所以,一朵对我来说足够了。就像一生一世一个人。   我终于面对着他了。是他,我的初恋。可是,没有花,没有我的玫瑰。   我知道一定有一种火烫又委屈的神情在我看他的目光中蔓延。他低下头去,笑着说今天加班了,匆忙开车过来什么都没带。   我白了他一眼,不生气了。在买花与见我之间,当然后者更重要。不能怪他。可是,心里空落落的。   第二天,他陪我逛街了。购物中心里的每家店,我都进去钻一钻。他步履沉重地跟在我身边,脸上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悲壮表情。而我老是蹦蹦跳跳,隔着商店里的衣服架子,嘻嘻地观察他的神色。   然后我们走过一家糖果店。花色花样的巧克力和糖豆,都是我喜欢的东西,所以一定进去看看。那阵子快到复活节了,到处都是兔子鸭子和小蛋蛋。我就在兔子群中穿梭着,观赏着满店想吃而又不大敢吃的甜东西。   绕来绕去,我发现他不在我身后了。四下一看,发现他正蹲在糖果柜台的一角,饶有兴致地研究着什么东西。无论看什么,他总是很专注的样子。所以我们第一次相见的时候,就是他那执著专注的目光,把我卷入了爱河无底的漩涡。   我知道他只会对我有这样的凝视,也只有我,会抬起我那双不大也不亮丽,却十分清澈坦荡的眼睛与他相对。   可是,他现在在看什么呢,那种窃喜的表情,让我觉得有些奇怪了。我朝他那儿走过去,走了两步,停下了。   我看见一簇鲜艳的玫瑰,就摆放在他凝视着的面前。好漂亮的玫瑰啊。每一朵,都是轻轻敛着花瓣,呼之欲出的样子。是我喜欢的,我从来不喜欢怒放着的花朵,觉得它们太灿烂,因而不会太长久。我一直就喜欢这样微微颤着的花骨朵儿,就因为它还没开,让我觉得它还有明天。   现在他面前的这一簇玫瑰,看上去尤其稚拙而娇嫩。看清楚了,是那种发泡的奶油糖做成的花儿,是专为女孩子的花儿。因为它们是由一整块的糖做成的,所以没有细密的花瓣,也没有扎人的花刺,支撑着糖花朵的,是一枝细细长长的绿色的塑胶花茎,茎上有一片心形的叶子,还用粉色的细缎带拴着一张很小的金色卡片,那一定是专为写那永远的三个字用的。而它的大小,好像也仅仅够写那三个字。真是很体贴的设计。   它们看起来是那么可爱,那么浑成得没有雕饰。简单而明白,可又别样风情。就像他给我写过的那些深挚而又平实的信,和我为他写的那些如低语般柔情却又不加修饰的诗。   一缕花香般的微笑从我心底飘起来,我满含笑意地望着他。我知道他要做什么了。   他回过头来笑一笑。这是我最喜欢看的他的表情。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总是很亮,会有一种光彩,而嘴角有些微微下弯,使他文绉绉的面庞,无端生出些山高水长的气概。   在他望着我笑的时候,我的胸中总是被一种甜蜜而温润的东西渐渐溢满。   他回过头去,托了托眼镜,又仔细地看了一回,从花簇当中抽出一枝来。我早看清了,是几十枝当中最鲜艳动人的一枝。他很快地去收银机上付了钱,然后朝我走过来。把那枝糖花儿放到我手里,说:“给你的。”   我低着头,努着嘴,慌乱起来。一溜烟地走到店门外边去,就好像怕别人多看我几眼似的。   我感到心里有一滴很晶莹的东西落下来了,滴落在心扉之上,撞得水花四溅。因为心里是火热滚烫的,所以一忽儿,这一滴晶莹便已蒸腾起水雾,将我的整个人,都烘托着冉冉地向上飞升。而渐渐飞去的很高的天上,便是我长久以来期待着的二十多年来情感归依的天堂,和对我微微笑着的,我的梦郎。   他赶上来,对我说:“吃了吧。”我说不吃,现在不吃。   特地找了个盒子来装那朵花,并小心翼翼地将它放在包里。然后把它带回去,翻出个细长的玻璃花插,把它插在里面,放在写字桌上看了好几天。   没有想到过他会有这么柔情蜜意的表示,而且表示得这么别出心裁。一直觉得他是个沉默而坚韧的人,虽然不乏温情,但也不觉得他有多么浪漫或热烈。   是的,他给我一朵玫瑰,而且要我永远保留它。我咽下它,它就与我的身体,与我的生命同在了。它会随着我的血脉,走遍我身体和生命的每一个角落,让我在今生今世,以及或许会有的来生来世都拥有它,想着他。   来生来世,以及千生万世,都是冥冥之中的期待,而爱情,则与神与佛与轮回,与一切的宗教或信仰一样,是一种信则有、不信则无的自由心证。我盼,所以我信;我信,所以我爱。   过了些天,天渐渐热起来。在一个晴朗美丽的黄昏,我轻轻地解开花上的缎带和玻璃纸,轻轻地放它在嘴里。奶糖的甜香一下子弥漫了我的小屋。   然后,打电话告诉他,吃掉了。   我说,在真花与糖花之间,我还是比较喜欢后者。因为我不喜欢娇柔易谢的美丽,我喜欢真真切切的甜蜜与温柔。   是的,他给我的这些甜蜜温柔的记忆,是我们今生将会相续的理由,至少在我们以后的岁月里,还常常会回味这一朵可以吃可以歌可以梦的玫瑰。爱的表达,在我们这里有了一种不一样的仅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方式。以后的每一年,我都会叫他送我这样的花朵。一年一朵,两年两朵……假若有幸,上天给我六十个与他相守的年头,那么六十枝美丽香甜的玫瑰,定会将满头白发的我,带回到当年温暖芬芳的回忆中去,让一轮甲子之后的我,还会为他的花和他的笑而扑通扑通地心跳……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