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秒相守一辈子的爱情

真正的爱是在爱人的心里的,只有在心里刻上了爱人的名字,才会在一生之中用一切来赋予对方自己的爱,来表现自己的爱,来继续自己的爱。

  男人和女人吃完晚饭,然后男人就会搭上车直奔机场,他要去一个遥远的城市出差,飞机是不等人的。可是他们的晚饭精致且丰富,一点也没有马虎,而且全是男人最爱吃的,全是女人做的拿手好菜。女人用了大半个下午的时间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海鲜。男人像鲨鱼般喜欢海鲜,可他的风格,却一点也不像鲨鱼,他举止优雅、谈吐不凡,是一个优秀的男人。

  男人是在傍晚登上飞机的。他对女人说:“当我走出机场会很晚的,所以我今晚就不给你打电话了,等明天早上再打。”

  女人回答道:“好。”她一直站在窗口向男人挥手。接下来的半个月,男人将会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度过。

  很晚了,女人早已熟睡。忽然电话的铃声将她吵醒,她看了看床头的钟表,已是凌晨一点多钟。女人爬起来,来到客厅,接起电话。她听到了一个熟悉的男声。

  男人开口问:“你好吗?”挺突然的。

  女人很惊讶:“还好,我已经睡下了。不是说早上再打电话过来吗?”

  男人好像不放心,又追问了一句:“你真的没事吗?有没有不舒服?”

  女人有些好笑,这男人怎么了,婆婆妈妈的,虽然知道他是在关心自己,“我当然没事,睡得正香呢,你是怎么了?”

  男人说:“跟你说一声,我已经到了。你不用担心。有事别忘了打电话。”然后他跟女人道了晚安,急急地将电话挂断。

  女人拿着电话,愣了差不多一分钟。她想今夜男人有些不对劲。究竟哪里不对劲?一时又说不上来。

  半个月后,男人从那个城市如期回来了,依然神采奕奕。可是他的肚皮上多出了一块伤疤。女人问:“怎么回事?”

  他回答道:“没事,一点小伤而已。”

  女人急了,于是追问不休。

  男人笑了笑,说道:“告诉你,你可不要生气。那天我下了飞机在街上走,肚子突然很痛。那是从来没有过的绞痛,让我几乎昏厥。于是我一下子想到了海鲜,想到了可能是食物中毒。你知道,在我们这个海滨小城,每年都有人因吃海鲜而送命。于是我给你打电话,我想到如果真的是因为那些海鲜,那么,此时的你一定也会有感觉。如果你没接电话,或者你接了但身体有什么不适,我就会直接把电话打到120急救中心,让他们马上赶到家里。后来听你的口气感觉一切正常,我就没再惊动你,放心地挂断电话。”

  “感觉都那么不舒服了,你还不赶快想个办法先救自己?”女人问,“哪有那么多时间想东想西的。”

  男人深情地望着女人:“再紧迫,我也要先给你打个电话。你知道,食物中毒这样的事,马虎不得的。时间就是生命。”

  女人想起来了,那天,电话固执地响了好久,她才懒洋洋地起来接听。虽然她和男人只是聊了简短的几句话,可是这几句话,用去了一分钟的时间。就是说,在这一分钟的时间里,男人其实正在忍受着巨大的疼痛。他在确信女人没有任何问题后,排除了食物中毒的可能,才挂断了电话,才开始向路人求救或者求助于当地的120急救中心。假如那天她真是食物中毒的话,那么,即使远在几千公里之外,男人也会把医护人员送到她的身边。只不过,男人会因此耽误大约60秒钟。或者说在可能的生死关头,男人把自己的60秒,毫不犹豫地送给了女人。

  而这60秒,男人肯定深知,极有可能就是生与死的距离。女人不说话了,她已说不出什么话了。男人轻松地笑了笑,说:“还好,只是虚惊一场,什么可怕的事都没有发生。”他又指了指肚皮上的那块疤痕,调皮地眨了下眼睛:“这是急性阑尾炎留下的纪念。”

  女人却笑不出来,早已湿了眼角。抱紧了男人,她说:“这60秒,是我和你相守一辈子的理由。”

  每天早晨7点,住在伦敦郊外的杰弗瑞都会准时出现在售票厅,买上一张7点15分开往市区的车票和一张下午5点的返程票,风雨不误。三年来,杰弗瑞遇到的都是同一个售票员,每次看到杰弗瑞,他都会微笑着直接为他打票——他们虽然从未问过彼此的姓名,却像老朋友一样默契。

  在忙碌的日子里,杰弗瑞也常常想,什么时候才能拥有自己的幸福?终于有一天,杰弗瑞梦中的女孩真的出现了哪个雾蒙蒙的清晨,当一身红衣,长发披肩的女孩穿过迷雾,向候车的长椅走来时,杰弗瑞的心跳加速了。她向长椅上的杰弗瑞报以温柔的一笑,在他身边的空位上轻轻地坐了下来。杰弗瑞不敢贸然和她搭讪,甚至不敢微微转过身去欣赏她长着长长睫毛的大眼睛,他正襟危坐,紧张不已。

  这时候,广播里突然传出了火车晚点的通报。这对杰弗瑞来说,意味着迟到,可他并不懊恼,反而有些窃喜一一可以在这个女孩身边多呆上一会儿了。

  不久,女孩微微皱了皱眉头,旋即合上了眼睛,打起盹来。这个弥漫着大雾的早上,来坐火车的人并不多。杰弗瑞隐隐约约地看到那个他熟悉的售票员闲坐在售票亭,似乎正望着这个方向一一可能是自己身边女孩的红色大衣在浓白的晨雾中太耀眼了。

  就在这时,令杰弗瑞激动的事情发生了一一女孩因为太疲惫的关系,已经进入了熟睡,她的头慢慢地靠在了杰弗瑞的肩膀上,她的秀发轻拂他的脸,发香一丝一丝钻进他的鼻子。杰弗瑞心里痒痒的,一时间既幸福又不知所措地把自己的头也轻轻靠在那女孩头上,静静地感受着她的呼吸。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杰弗瑞想动一动肩膀,却忍着酸痛怕吵醒她。他的心里充满了温暖,他多么希望能让这个可爱的女孩永远这样小鸟依人地靠在他的身边!,

  雾渐渐散去,杰弗瑞的视线又一次落向了不远处的售票厅,那个售票员似乎正在望着他们这有缘的一对,笑眯眯地饶有深意。一个小时过去,火车到来的汽笛声惊醒了女孩的美梦,她睁开眼睛惊慌失措地整理了一下自己蓬乱的长发,害羞地对杰弗瑞报以歉意的微笑。杰弗瑞也笑了……

  杰弗瑞多想跟女孩说上几句话,留下她的联系方式,可是,他们上车后的座位离得很远,他只来得及知道女孩名叫辛迪亚。

  从那天开始,杰弗瑞就害上了相思病。每个早上,他都早早地赶到车站,希望在人流中找到那个女孩,到了傍晚,他总是舍不得马上上车,生怕那个女孩从自己的眼皮底下溜走。有好几个星期天,他甚至从早到晚守候在月台上一步也不肯离开,每次看到长发披肩、身着火红大衣的女孩他就激动不已——可是那些都不是辛迪亚。

  在这种百无聊赖,充满希望又不断失望的日子里,只有售票厅里的男人常常对他报以微笑,让他感到一丝温暖。有一次,杰弗瑞甚至忍不住走到售票厅前,向他打听辛迪亚的下落一一也许他会对那个美丽女孩有印象,也许他知道她一般什么时候乘车,就像他了解自己的时刻表一样。可是,他得到的回答是女孩并不常来搭乘火车。

  杰弗瑞在售票员关怀的目光中颓丧地回到长椅上。日子一天天过去,辛迪亚再也没有出现在杰弗瑞的视线中。

  一天早晨,杰弗瑞照常来到了售票亭外,售票的男人和他相视一笑,就熟练地打起票来。男人把一张票递出窗口的同时,抱歉地笑笑,说:“这是去伦敦的车票,今天5点的返程车停开了,6点那班可以么?”

  杰弗瑞耸耸肩,看来要晚一小时回家了。这次,售票员并没有直接打票,而是从旁边取出一张现成的票递给了他。

  傍晚,杰弗瑞按照习惯,在5点之前赶到了火车站。可令他恼火的是,5点开往郊区的火车并没有停开,它在众目睽睽之下按时到达车站而且照常开走了。铁路公司的错误通知令杰弗瑞心里感到很是不悦,不过,这种些微的不悦连同工作一天的疲惫都在一个小时以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杰弗瑞按照车票的座位号找到自己的座位时,他的眼睛瞬间瞪大了一一那是辛迪亚!她还穿着上次的红色大衣,披着长发!辛迪亚显然也看到了他,她的眼里露出惊喜的表情,在她温柔的注视下,杰弗瑞又一次坐在了她的身旁……

  这回,杰弗瑞幸运地得到了辛迪亚的电话,并且得知。她在郊区工作,每半个月往返市区和郊区一次。他看得出来,女孩对他也心存好感。他踏着轻快的脚步和辛迪亚并肩走出车站,把她送上了出租车。车开动的时候,辛迪亚特意摇下车窗,嘱咐他留下电话。杰弗瑞顿时被一种无法言语的快乐包裹住了。

  在路过售票厅的时候,杰弗瑞不经意地抬头看了一眼坐在里面的售票员一一那个男人正微笑着看着他,似乎别具深意。杰弗瑞也礼貌地朝他报以一笑,他没想到的是,那个男人竟调皮地向他竖起了大拇指……

  突然,杰弗瑞好像明白了什么——这个售票员在辛迪亚买票的时候,特意把她旁边的票提早打出来,留给了他!

  在这个月朗星稀的晚上,杰弗瑞拨响了辛迪亚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女孩很是惊喜。因为她听到了一句满含深情的话——“我爱你”……

一股冷风,从半开着的门缝里吹进来,我打了一个寒噤。此时我顾不上那么多了,心中的怒气,将我推出门外,重重的关门声,发泄了我心底的一些不满。

  我与妻吵架了。傍晚漫天飞舞着雪花,像极了我此时的心境。

  其实事情不大,但妻子老是不依不饶,继而扩大声势。我必须避其锋芒,来到这雪花飞舞的世界。

  决定找个小酒馆喝酒解闷,但雪花如絮,宽阔的大街上,此时像老家小镇上夜晚的小街,少有行人。

  我只得在空寂的大街上,漫无目标地前行。

  与妻结婚多年,我们很少吵架。一场地震,我与妻的脾气,明显不如以前好了,今天就为了一件比芝麻还小的事,居然争吵得不可开交。我一直想息事宁人,但妻子火气正旺,摔门而出是我唯一的选择。

  大街上偶尔开过一辆小车,在昏黄的街灯下,开车人仿佛也遇到了什么不快,速度是那么缓慢而拖沓。雪花更密了,夜色凝重,街灯的亮度在雪境里,显得那么乏力、无助。

  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看见朝我骑来的那辆人力货运三轮车的。

  骑车的是一个男子,因为雪大,他穿得也厚。我看不清他的脸,但坐在他身后的女人,我看得真切。那件红花棉袄,在雪夜的街灯下,是那么地耀眼。

  也许是路面太滑,或许是车子太重,我看见男人的整个身体几乎伏在了车把上。他身体前倾,脚下的轮子缓慢地转动。前面是一段小上坡,男人绕着S形,费力地前行。我突然发现,男人的两只耳朵上,各多出了一只手来。那手将男人的耳朵,严实地包裹了。显然,那是车后女人的那双手。车子从我身边缓慢走过时,我看见男人耳朵上的那手,还在慢慢地来回摩挲。

  我的心一下子热起来了,涌起一种莫名的感动。

  我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

  坡陡了一些,车子行进的速度也明显慢了下来。男人的腰更弯了,他嘴里哈出的气息,在面前形成了一个白色的柱子,若隐若现。女人努力将自己的身体靠上去,那两只手,牢牢捂在男人的耳朵上。我看见女人的腰部,暴露在茫茫雪野中,但女人的双手,没有抽出来拉一拉自己的衣服,依旧死死捂在男人的耳朵上……

  下了坡,就是一段平整的路面。男人与女人在这雪野中,成了一道美妙的风景。

  我就这样一直跟着,不知走了多远。

  男人终于将车停靠在路边,离他不远,是一片平房。我知道,这是地震后修建的过渡板房,许多受灾的民众都安排在这里。

  男人将车停好,将女人从车上扶下来。他从车上拿下一根拐杖,递到女人的腋下。我这才看清,女人只有一条腿!另外一条,从膝盖以下就没有了。也许是路滑,女人晃了一下,险些跌倒,男人忙伸出右手,抓住了女人,女人的双手,迅即抓住了男人。我的心提起来!男人,只有一只手!左边那空空的袖管,在女人抓住的那一瞬间,飘了起来!

  我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我看见男人扶着女人,将女人的一只手,夹在了自己的腋下。女人依偎着男人,慢慢朝板房走去。

  我仰面朝天,雪下得更加密了。就这样仰着头,一任雪花飘落在脸上。

  良久,我转过身去,加快脚步,朝家的方向走去。我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回家,将看见的一切,讲给妻子听。

  我想,等我讲完这个故事,雪也该停止了……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