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是相爱的两个人,有时差

  引导语:每一个年轻人都会遭遇爱的袭击,有时你没感觉到,那是因为你们有时差。年轻人,多看看你的身边。

  2010年,当我和阮东阳买好书,从地铁站出来时,漫天飞舞的雪花像千万只蝴蝶扑面而来。走在雪地里,我的心里像是有惊鸿飞过。而身边的阮东阳突然说,江雨玟,不如我们在一起吧?

  如果冬天说,春天在我心里,你会相信吗?反正我不信,就像我不相信阮东阳和我在一起,是因为爱情。要如何相信呢?半小时前,这个男生还在买自己喜欢的那个姑娘喜欢的书。可我还是毫不迟疑地说了“好”。

  不想辜负这样的良辰美景,也不想失去和他在一起的机会。

  1

  2012年,大学毕业散伙饭那天,阮东阳喝高了。接近尾声时,他突然踉踉跄跄地走上台,抢过主持人手里的话筒,一字一顿地说了那句我期待了很久的情话:江雨玟,我——爱——你。以后,会好好爱你。

  台下的欢呼声,此起彼伏。那一刻,若是男女主角深情相拥,一定能为这场离别的盛宴锦上添花吧。只可惜,阮东阳说完最后一个字,便直接栽倒在地上。

  而你们一定想不到,就在这件事情发生的前一秒,我还在人群里郁郁寡欢地思考,吃完这顿饭,要用怎样的语气和语调,怎样的面部表情,以及怎样的理由和阮东阳说分手。

  这两年,我和阮东阳的恋爱,谈得有点寡淡。

  宿舍的姑娘们说,阮东阳是最失职的男友,没有之一。男友的标配是什么?至少情到深处会说,“我爱你”;至少在众人面前,会牵起你的手;至少不会无缘无故地消失……可我挚爱的阮东阳,连标配都达不到。所有的事实,都只不过说明:这个男生不够爱我。我在一次次失望中,变得刀枪不入。

  我想过一百个理由分开,阮东阳只不过说了三个字,就让我有了迟疑。当然,也仅仅只是迟疑,而不是想象中的心花怒放。情话来得有点晚,我心底的喜悦,以及曾经声势磅礴的爱情,在穿越时光的隧道后,打了折扣。

  呵,原来爱一个人的心,真的会变老。

  2

  我和阮东阳成了“班对”里仅存的硕果。这一年的冬天,冷得有点缠绵,借着相互取暖的名义,我俩一起搬进徐家汇九十年代的老房子里。

  老房子有多老?冰箱洗衣机以及空调同时运转的话,铁定跳闸。后来,空调干脆直接“罢工”。我和阮东阳只好每天晚上早早钻进被窝,一边看电影,一边聊天。聊天的内容,随便拐个弯,又变成了赵小桐。

  我总是不厌其烦地问阮东阳同一个问题,你那时为什么这么喜欢赵小桐,而不是

  我?

  阮东阳回,因为少不更事,没发现你才是宝。我不满意。阮东阳歪头想了想,接着回,因为她看不上我,我心有不甘,所以那不是爱情呀。我还是不满意。

  实际上,我心里有个答案,我只是不想承认。除了有点傲慢,赵小桐从头到脚,从物质到灵魂,都将我衬得灰头灰脑。如果我是男生,我也会喜欢赵小桐啊。

  我想,一定是我对爱情的胃口越来越大,才会在得到了阮东阳的心之后,还想得到他很多很多的爱,还想让他承认我比赵小桐更值得他来爱。

  其实毕业后,阮东阳已经做得很好了,不是吗?他每天骑着小电驴在世纪大道等我下班,每个周末给我在厨房做鲫鱼豆腐汤,有其他男生给我发信息时,他也会紧张得眉头紧皱……单就这些,在我埋头爱他的那些日子里,想都不敢想。

  所以不仅仅是阮东阳变了,我也变了,我变成了那种矫情的小女生。

  阮东阳对我越来越好,我却觉得自己没那么爱他了。或者说,只要想到赵小桐,我就不甘心自己在最好的年华里,没有被阮东阳那样热烈地爱过。(情感文章大全

  夹杂着这种难以释怀的情绪,我和阮东阳的爱情,慢慢长成了一张茧,里面住着各怀心事的两个人。我越来越觉得——心灰意冷。我在深夜的街头,哭成了狗。

  2013 年第一天,我终于找到借口,和阮东阳分手。他的通话记录里,赵小桐的号码出现了三次。我逃离得理直气壮,不肯听阮东阳的半句解释。

  也就是说,阮东阳在散伙饭上的表白,只让我们爱情的寿命延长了六个月零十天。这半年时间里,我过得很不快乐。

  离开了阮东阳,我的面前像是突然推开了一扇窗,以前只宅了一个他,现在却看到了整个世界,以及各类青年才俊。

  我在甲乙丙丁中,选了阿泽。阿泽是我的同事,他看我的眼神,和阮东阳看我的不一样。怎么说呢,有那种“恨不得一夜白头,永不分离”的迫切感。我是阿泽的初恋,这是我选他的原因。我当然不爱他,我只是喜欢他深切爱我的样子。你看,经历过阮东阳之后,我变成了一个处心积虑的女人。

  阿泽将我和他的合照,以及他对我的浓厚爱意发在朋友圈,空间乃至微博,我只用将鼠标轻轻一点,就成功地秀了幸福。

  后来一起秀幸福的,还有阮东阳。他的女主角是赵小桐,这是我的软肋。

  有天,阮东阳给赵小桐配的文字是,千帆过尽还是你。看到这句话,我在深夜的街头,哭成了狗。

  原来我比自己想象中还要爱阮东阳。我只是在这场关系里找不到出口,才像个三岁小孩,任性地逃了出来。

  哭完之后,我删除阮东阳留下的所有痕迹,也和阿泽分了手。然后将自己伪装成快乐的单身贵族,埋头赚钱,努力漂亮。

  3

  你知道在上海的街头,偶遇旧爱的概率有多大吗?每天早晨七点四十分,我坐地铁七号线,到常熟路换乘一号线。两年,七百多个日子里,我偶遇过一次老同学,一次旧同事,却没能遇到阮东阳。

  2015 年春天,我换了份工作。照样每天早晨七点四十分出门,在常熟路的上一站静安寺,换乘二号线。有一天,当我从全家便利店,拿着一个面包一杯现磨咖啡出来时,刚好与迎面而来的阮东阳,撞了个满怀。

  旁人看来一定很奇怪吧,咖啡弄脏了衣服,两个当事人的眼神里却是惊喜。

  是的,难以掩饰的惊喜。原来,我和阮东阳的距离,不过是一站地铁。

  缘分真的很奇妙,中间的任何一个环节出了差错,下一个路口,你遇到的可能就不是她,或者他。

  那天,我和阮东阳逃了班,去商场帮对方挑衣服。导购小姐说,你俩看起来好搭。赞美的话,真好听。我在这句话里,才突然想起来问阮东阳,你和赵小桐还好吗?

  阮东阳扑哧一声笑出了声,你不会没看出来,当年的那些照片是P出来的吧?

  我愣在那,说不出话来。这时,商场里传来一首《free loop》。

  有淡淡的惊喜,和忧愁。而对面的阮东阳看着我,突然一本正经地说:“江雨玟,你知道什么是孤独吗?孤独是相爱的两个人,有时差。”

  阮东阳一定是陷入爱情了吧,他又成了诗人。有位作家也说过,孤独是你面对的那个人,他的情绪和你自己的情绪,不在同一个频率。

  现在的阮东阳,是上海丈母娘心仪的“张江男”。一眼看上去,内敛了不少。可他歪着头,霸道地说“江雨玟,一起吃饭吧”的样子,还是让我仿佛隔着十年的光阴,看到了2005 年的阮东阳。2005年的阮东阳,是赵小桐鄙夷的“阿第拧”。

  时光兜兜转转,竟是十年。十年,可以让相爱的两个人生出厌倦;十年,可以让不爱的两个人,养出爱情;那么十年,也足以让两个有时差的恋人,在有过怀疑,有过不安,甚至有过放弃之后,找到相同的频率吧。

  过马路时,阮东阳很自然地伸出了手,而我没有拒绝。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