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爱人5年坚守,唤醒沉睡的中国新娘

 漂亮的重庆女孩和日本恋人刚办完婚姻登记手续,正忙着筹备婚礼时,一场蹊跷的车祸将他们的幸福憧憬碾碎,美丽的新娘突然变成了长睡不醒的植物人。灾难降临后,善良的岳父母不忍心拖累日本女婿,多次劝他回日本开始新的生活,可他却毅然决然地拿出所有积蓄,全力抢救九死一生的妻子性命,期待着有一天能唤醒“沉睡”的妻子……

  美丽新娘成了植物人

   2004年初,在日本留学6年后,重庆女孩邹姝回到了家乡。

   此时正逢重庆市建设轻轨工程,邹姝应聘到了日本日立公司驻中国重庆轻轨项目部,从事翻译工作。也就在这一年,后藤穰来到中国,担任日立公司的工程技术员。缘分的安排,让不同国籍的两个年轻人巧妙地相遇了。

   后藤穰比邹姝大三岁,当他第一次看到邹姝时,居然有些害羞,不敢仔细打量眼前这位有着大眼睛、长睫毛的中国女孩。倒是长相甜美的邹姝却表现得落落大方,她用流利的日语和后藤穰进行工作交流,在交谈中后藤穰也开始放松起来。

   刚开始,后藤穰因为一句中文也不懂,邹姝下班后也会常接到他的“求助”电话。加上后藤穰对中国文化很好奇,所以邹姝除了是他工作中的搭档,也很快成了他日常生活中接触最多的朋友。两人聊起日本的生活,更是有着许多共同的话题。

   邹姝怕后藤穰在中国无聊时想家,便常会带他四处逛街,一起看电影,教他学习中文。有时,当两人在重庆的大街小巷里吃着各种又麻又辣的美味小吃时,看着后藤穰被辣得满头大汗,直吐舌头的样子,邹姝也会觉得这个日本同事特别可爱。不过,邹姝从未想过这就是爱情。直到2个月后,后藤穰的一系列反常,让她感觉到了微妙的变化。

   后藤穰每天早上总会主动为邹姝买好早餐,睡觉前还会发一条温暖的短信给邹姝,有时是笑话,有时则是第二天的天气预报,提醒她穿衣等琐事。邹姝也纳闷,后藤穰怎么对自己越来越热情了,但她又不好试探对方,怕是自己想多了。

   “你还没看过中国的樱花吧!我们一起去听花开的声音……”此时正逢樱花开放的时节,邹姝决定带后藤穰一起去重庆南山上赏花。

   五月的南山上,樱花灿烂芬芳,如粉红的云朵映入眼帘。

   “南山的樱花和日本的樱花一样美丽,你就是最让我心动的那一朵。”在一棵花瓣飘洒的樱花树下,后藤穰终于鼓起勇气牵起了邹姝的手。从此,心心相惜的两人便成为了一对让人艳羡的恋人。

   同事得知邹姝找了个日本男友后,纷纷用方言调侃她说:“你可真胆大,日本的男人很花哦,你可要小心点。”

   刚开始后藤穰听不懂重庆方言,后来好奇的他在弄懂其中意思后,硬是找到那些同事,用刚学会的普通话信誓旦旦地说:“你们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邹姝,让你们见证我的一片真心。”

   大家原本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后藤穰如此认真。想到他做人如此真诚朴实,也都相信了他对邹姝的感情。然而,这份感情虽然过了朋友和同事这一关,随之而来的却是邹姝父母的反对。邹维全夫妇觉得两个不同国家的人要生活在一起,以后一定会闹不少矛盾。再说,外国男人靠得住吗?不禁在心里为女儿这门亲事担忧起来。让邹维全和妻子没有想到的是,一周后,后藤穰的一个举动让他们措手不及。

   一个周末,后藤穰突然来到邹姝家,见未来的岳父母都在,他单膝跪在邹姝面前,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枚钻戒用生硬的中文说道:“请你嫁给我!”面对后藤穰如此浪漫又出人预料的求婚,邹姝感动不已。一旁的父母也惊呆了,还没等到他们回过神来,女儿已经接过了求婚礼物……

   考虑到女儿已经29岁,也到了该成家的年纪了,后藤穰又如此执著,邹维全和妻子朱广生便没再反对两人的交往。不过,他们决定再考验这个日本女婿一段时间。

   让夫妇俩意外的是,从此后藤穰总是隔三差五来看望他们,帮他们做家务。邹姝悄悄打听才得知,原来后藤穰为了打动父母,专门向中国的朋友讨教经验,这都是他入乡随俗学来的。知道这件事后,邹姝不禁开怀大笑起来。

   不久,后藤穰带着女友回了一趟日本,拜见自己的父母。

   刚开始邹姝有些担心,但当见到未来的公公婆婆后,她发现很快就融入了这个日本家庭,不禁在心底感叹,留学6年真没白混!对于日本的菜谱,邹姝了如指掌,见面第一天晚上,她便自告奋勇地下厨大展身手。

   当天晚上,未来的婆婆便和她开诚布公地谈起了他们的婚事。对于这个能说会道的中国儿媳,她和丈夫很是喜欢,对两人的婚事也很赞同。这让邹姝松了一口气。

  

   日本爱人勇敢担当

   为此,邹姝辞了职赶往日本,与已经调回日本工作的丈夫一起筹办婚礼。婚礼前夕,邹姝为了给父亲庆祝生日,专程从日本赶回了重庆。

   一天,邹姝正在街上行走,一名男子突然“从天而降”,邹姝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对方砸倒在地。砸中邹姝的是一个小偷,小偷当时偷了一辆自行车,正骑着逃跑时,却因为心理紧张一不小心与一辆摩托车迎面相撞。小偷被弹出几米远,不幸刚好砸中邹姝。小偷被随后赶来的民警拘留了起来,但他是一名进城务工的农民工,没有赔偿能力。

   邹姝被紧急送到医院进行抢救。医生经过检查,发现邹姝脑部损伤,全身多处粉碎性骨折。

   邹维全夫妇从医生手里接过女儿的病危通知书,心情一下子跌入了谷底。母亲朱广生更是悲痛万分:“我女儿下个月就要举办婚礼了,她不能死啊,求求你们救救她啊。”她拉着医生的衣袖,抽泣起来。

   突闻噩耗的后藤穰火速赶到了重庆。后藤穰大声呼唤着爱妻的名字,却怎么也唤不醒。

   “花再大的代价,也请救回我的妻子。”后藤穰用极不标准的普通话向主治医生恳求道。

   医生连夜进行手术,才让邹姝暂时逃过一劫。至于邹姝最终是否能脱离生命危险,医生也没有把握。

   后藤穰心中仅有的一丝希望粉碎了,想到可能会出现最糟糕的情况,他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掏出从日本带来的结婚戒指,缓缓地它套在了妻子的无名指上。

   “亲爱的,我把婚礼提前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对生死与共的夫妻,我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不管……我永远爱你……”病房里,宁静得可怕,只有后藤穰声音在回荡。

   邹姝相继经历了两次大手术,清除了脑内的淤血,终于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也如同医生之前预料的那样,奇迹并没有发生,邹姝虽然保住了性命,但成为了一个不能动弹,甚至没有任何意识的植物人。

   邹维全夫妻心里明白,以女儿当时的情况,面临的医疗费就像是一个无底洞。接下来该怎么治疗和照顾已经变成植物人的女儿呢?就在邹维全和妻子陷入走投无路的困境时,后藤穰带着自己的父母和妹妹再次来到了重庆。

   两个家庭的成员坐在一起开家庭会议。邹维全和妻子心里直打鼓,女婿带着家人来应该是提出和女儿离婚的事吧,不过就算这样,他们心里也无怨言,毕竟两人连婚礼都没举行,怎么能让女儿拖累对方一生呢。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后藤穰一开口,便是提出给邹姝治疗的问题。

   “爸爸、妈妈,既然邹姝坚强地活了过来,我就会一定坚持下去……”当后藤穰得知指望肇事者赔偿无望后,当即将妻子的一切治疗费用担当了下来。说着,他将一张存有他所有积蓄的存折交给了邹姝的父母。

   “后藤穰,我们知道你是个好女婿,但这钱我们不能要。你还年轻,一生不能就这样被拖累了,你回日本重新找个妻子吧,我们和女儿都不会怪你的。”

   对于岳父母的好心,后藤穰泪眼婆娑地拒绝了:“不管有多困难,我也会永远陪在邹姝身边,直到她醒过来。如果我就这样放弃了,那她也许会更容易放弃自己醒过来的机会。”

与后藤穰同行的妹妹,是日本一家医院的医生,她此行的目的正是为了了解邹姝的病情,看能否找到日本的相关专家寻求治疗。然而,她的出现原本给大家带来了希望,却很快又将希望变成了绝望。当她将邹姝的情况发给日本的相关专家了解后,给出的答案如出一辙——患者大脑受伤严重,最好的情况就是保住性命,要想从植物人状态恢复过来几乎不可能!

   “先把命保住也好,植物人苏醒的奇迹也时有发生,只要我们不放弃,相信会等来邹姝醒来的那一天!”后藤穰看了看大家如泄气的皮球,只好想尽办法鼓励大家。

   因为工作的缘故,后藤穰只好暂时离开妻子一段时间。然而,当他真正要走出妻子的病房时,心里五味陈杂,怎么也放不下妻子的手。

   “我非常非常爱你……我会一直等着你醒来……陪你到老……”临走时,后藤穰不停地亲吻着妻子眼角,希望奇迹出现,她能眨一下眼睛。但邹姝犹如活死人一般,丝毫不为后藤穰所动。

   后藤穰回到日本后,为了让妻子的后续治疗费有保障,他战战兢兢地回到了工作岗位上。此后,他总会利用每个月的短暂假期直奔重庆看望妻子。遇到出差、加班等特殊情况,他便会录制光盘寄到重庆,让岳父母放给妻子听。录音里,他除了向妻子汇报自己的工作情况等,结尾总会重复他千遍不厌的甜言蜜语:“爱你的心永远不变……你一定要努力醒过来啊……”

   眼看2年都快过去了,邹姝的病情却没有丝毫好转。邹维全和妻子商量,再次决定和日本女婿“撇清关系”。

   “孩子,你如果选择离开,我们心里会好受一些,而且我们依然把你当自己的儿子一样看待。如果你选择继续这样下去,你这一辈子不就毁了吗!”

   “爸、妈,我一直在努力,就是希望邹姝有一天能醒过来。就算她一直长睡不醒,我也要陪她走到最后。”后藤穰毅然决然的回答,让邹维全和妻子无言以对。

  

   大爱重塑生命阳光

   不久,一个改变这个家命运的转机出现了。

   后藤穰意外获知干细胞移植能促使植物人苏醒,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当即在日本为妻子筹集手术费。

   2009年春天,邹姝在青岛一家医院接受干细胞移植手术。手术当天,后藤穰陪在已经沉睡了3年的妻子身边,他多么希望这个手术能让奇迹发生,让美丽的妻子能眨动那双动人的眼睛。

   可手术后的1个月里,邹姝依然一如往常,并没有奇迹发生。邹维全夫妻顿时感到无比失望。花费了巨额手术费,还是唤不醒女儿。后藤穰因为工作关系,急着要赶回日本。那天,就在后藤穰转身和岳父母告别时,朱广生无意间看到后藤穰的裤子都破了一个大洞,心里一阵酸楚。女儿数十万元手术费他没眨一下眼就送来了,可一条百元左右的裤子,他穿破了也没舍得丢啊!

   一天深夜,毫无睡意的朱广生来到了女儿身边,再次将女婿前两天寄来的录音光盘放给女儿听。录音刚放到一半时,她突然发现女儿的手指头轻微地动了一下。朱广生看得真真切切。“女儿手指能动了……”朱广生兴奋得马上打电话告诉丈夫和远在日本的女婿。

   得知喜讯的后藤穰从日本飞到了重庆的妻子身边。在病床前,后藤穰激动地握着爱妻的手:“老婆,老婆……”他忍不住在妻子的耳边呼唤起来。邹姝的手指果然轻轻动了动,就在后藤穰喜极而泣时,邹姝干枯了3年的眼眶也渐渐湿润了起来,一颗泪珠无声地划向脸颊。

   “老婆,我们都等着你呢,等着你醒来,等着你美丽的脸庞重返笑容……”后藤穰话音刚落,更让在场人都震惊的一幕发生了。只见邹姝缓慢地将右手移到了后藤穰的手旁,十指扣在了一起。她的这一举动,也点燃了一家人几近破灭的希望。

   良久,后藤穰担心邹姝体力过度,想将她的手收下去好好休息,可发现邹姝怎么也不愿放开。

   “老婆乖,你要蓄足体力,我们才能一起去看樱花,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在后藤穰一番甜言蜜语中,邹姝才渐渐松开手。这时,后藤穰才在医院一个角落里,将就休息了一下。他没有告诉岳父母,自己为了抽时间来看妻子,已经连续加班了整整五天。

   见手术有效,4个月后,后藤穰又安排妻子做了第二期干细胞移植手术。

   日趋好转的邹姝开始进行康复训练。然而,虽然邹姝苏醒过来,但由于几年的昏迷,舌头和跟腱已经萎缩,这除了影响她发音,连吃饭也得从头练起。但想到一直守候在身边的丈夫,她训练起来异常刻苦,常常令医护人员也感叹不已。

   日立公司了解到后藤穰的情况后,被他对爱情的执著所感动,特意批准他成为中国北京、上海、西安、重庆四个城市的轻轨项目总负责人,以方便他照顾妻子。就这样,后藤穰离妻子更近了。他每个周末都会雷打不动地回到重庆,陪妻子做康复训练。他守护在妻子身边,一字一句的重复教她从发音到说话,一步步重塑原来聪慧可人的妻子。

   邹姝在丈夫的精心照顾下,已经会用日文、中文和英文三种语音的简单发音。而邹姝虽然不能像以前当翻译时那样自如的说着长篇大论,但她总会用简单的语音对后藤穰说:“我爱你!”这也是她变成植物人后,后藤穰说得最多的话。

   2011年春节,邹姝在得到医生允许后,被接回家过年。这也是后藤穰和妻子相恋4年来唯一聚在一起的一个春节。几杯小酒下肚,邹维全也和这个日本女婿畅谈了起来。

   “这几年里,多亏了你啊,没有你这个家也许早就垮了……”

   “能换来一家人的笑容,我所做的一切都值。我也算是因祸得福,邹姝受的苦,也让你们见证了我的一片真心。”谈笑间,一家人似乎忘了这几年来所受的苦楚,身体虚弱的邹姝也忍不住在一旁对后藤穰说:“没有爱……不行……”

   转眼双2年过去了,邹姝经过努力的康复训练后,除了能自己吃饭,还能唱一些儿童歌曲和象征着他们爱情的《樱花之歌》。由于邹姝在之前的手术中基本将语言中枢切完,能恢复到这个地步,医生也感叹是爱情创造了奇迹。

   2011年秋高气爽时节,后藤穰决定借助假期陪妻子康复训练。让后藤穰倍感意外的是,他刚风尘仆仆地赶到岳父母家,有人敲门,他去开门,门外竟站着笑吟吟的妻子。

   “老公,我终于可以独自回家了……”还没等后藤穰开口,邹姝便激动地投入了他的怀里。

   邹姝随后还向大家宣布了一个重要决定,她要为几年来一直守护在身边的丈夫生一个孩子。

2011.1

  周末的夜晚没有约会总显得特别难熬。顾亦檬坐在房间里,百无聊赖。空调坏了,空气冷得要凝固,20楼的风大得骇人,窗格子“哗啦啦”地响。

  刚回国4个月的她,一边上网一边在心里抱怨,这过的都叫什么日子。

  突然电话响了,那头的徐长哲问她:“周末可还愉快?工作可还习惯?”

  顾亦檬想撒娇般地抽泣,她想说公司里的女人拿她当外星人看,她想说空调坏了,手脚都快冻僵了,好想找个地方暖暖,她想说这日子简直有点儿过不下去了……可是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浅淡地说:“everything goes well。”她又开始讲英文了,习惯而已。

  徐长哲说,家里突然停电,摸黑走下12楼,去便利店买了热饮,暖了暖胃。他顿了顿说:“你还好吗?”顾亦檬的心像突然被丢进冰窖里,狠狠地抽痛起来。她突然发狠说:“不,我不好,我空调坏了。”

  电话那头的男人说:“你等等,我一会儿再打过来。”说完便挂断了电话。半个小时后,她的门铃响了,徐长哲出现在门口。他把电暖器放在她门边说:“你先凑合着用,明天打电话给厂商让他们来修。”

  顾亦檬站在门边,看着这个还像高中时一样清瘦的男人,忽然想哭又想笑。

  2007.5

  这个晚上,利物浦与AC米兰争夺冠军杯,整个英格兰都在亢奋。顾亦檬喝完啤酒,走在伦敦一片红色的海洋里,心底突然想起1999年和徐长哲翻过学校长满青苔的院墙,去酒吧看那年的欧洲杯。最后3分钟,谢林汉姆和娃娃脸的索尔斯克亚上演终场翻盘的奇迹。坐在他们前面的那对情侣开始接吻。顾亦檬低下头喝水,偷偷看坐在旁边的徐长哲。徐长哲强作镇定地盯着屏幕,有一片红色从耳朵一直弥漫上去。

  这年,顾亦檬已经在英国待了4年,看惯老外们旁若无人地接吻拥抱,她想起了那个羞涩的少年。如果她当时伸出手去握他的手,会怎样呢?

  顾亦檬被这个假设性的问题扰得有点儿头晕,她回到学生公寓,打开邮箱翻阅这些年里徐长哲写给她的邮件。一个星期一封,不多不少,每次都是大约一千字,也是不多不少。他的邮件每次都像是政府公文,除了讲学习概况,就是讲故乡近况。他说武汉建了很多广场,洪山广场有音乐喷泉,有成群的鸽子。他说武汉多亲切,可是上海才有他的梦想。

  顾亦檬看完这些邮件,有些失望。在这些邮件里,找不到一个她最需要的字。可是如果不是这个字,又如何支撑这个男人这些年来固执得如同疾病的习惯?

  2005.4

  2005年的顾亦檬总是走在大片大片的蓝色里,天气不好时伦敦的天空是深灰色的蓝,一直压到人的心里;而一旦太阳出现,那整片整片翻滚的蓝色天空又透明到薄脆,让人看了忍不住想跳跃欢呼,想找个人来爱。

  这两年,她习惯枕着一本薄薄的小书入睡,那是最普通版的《诗经》,深蓝色的封面,细小的黑色文字,古意盎然。她大声念里面的句子给自己听,一字一句,字正腔圆。

  她念“桃之夭夭”,也念“既见君子,念一日不见如三月兮”,也念“式微式微胡不归”。而她最喜欢的,是那句:“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每次念到这句,看到下面“君子衣领青又青”的译文,她就会想起少年时的徐长哲。他习惯穿深蓝色的衣服,有一丝不苟的侧面。从那年开始,她就喜欢上了这个坐在身边,眉眼清淡几乎是风一吹就要被拂去的朗朗少年。

  2003.4

  时间再往前一点儿。当英国的学校已经全申请好时,顾亦檬反而心慌意乱起来。高考族群里,她显得特别闲适,有些格格不入。

  课其实也可以不去上了,但她留恋学校,留恋这最后的时光,她照样天天准时去学校,每天都像是最后的时光,也是最好的时光。

  中午和同学在小饭馆里吃饭,顾亦檬透露了要去伦敦念书的消息。女生们尖叫起来,她远远地看见隔壁桌埋头吃面的徐长哲皱了皱眉头。她一直不敢直接告诉他,这消息竟要用这样的方式传递。

  同学6年,不是没有说过以后要在同一座城市念大学、工作,不是没有说过还要一起去酒吧看球。其实看球的那个晚上她挺想喝点儿酒,也许有点儿酒精胆子会大一点儿。当她问:“我们喝点啤酒吧。”徐长哲手一挡说:“还是喝柠檬水好。”

  顾亦檬喝着清澈的柠檬水,一肚子话硬是没敢说出来。

  想到这里,她又有点恨这个人。

  8月的天河机场,一帮同学来送行,妈妈靠在爸爸的肩膀上哭红了眼睛。徐长哲一直站在人群最后一言不发。后来她都快进安检了,他才隔着人群递过来一个小袋子,说是一本薄薄的很禁看的小书。长途飞行的飞机餐很难吃,袋子里还有好吃的黑巧克力,补充能量又不发胖。

  在飞机上,她打开这个小袋子,捧着这本薄薄的小书,哭个不停。

  怎么办呢?她还没有来得及对他说那个最重要的字。

  2012.2

  从下午五点钟一直到晚上九点钟,顾亦檬对着那个电暖器,回忆了跟徐长哲认识的这十几年。电炉温暖,烤得眼眶太干,眼泪流不出来。

  那时她以为他们就要更进一步了,可徐长哲依然每隔一个月挑个周末打电话给她,偶尔吃顿饭,说几句没有特殊含义的话,再各自散去。每次散去,路都很长,顾亦檬心底总有几分说不上来的忧伤。

  她给自己倒了一杯温开水,终于忍不住掏出了手机。

  她发短信问他:“新年可有安排?”他答:“没有。”她又问:“见个面可好?”他答:“好的。”“吃西餐好吗?”“好的。”“我在淮海路的太平洋等你好吗?”“好的。”

  她说什么,他都说好的。可是她已经厌倦了做那个提要求的人,这样显得太贪得无厌,她分明只想要一个字而已。

  新年上班后的第三天,顾亦檬站在渡口密密麻麻的人群里,她要坐渡轮去江对岸见徐长哲。

  昨天,她咬牙买下了一条价格不菲的裙子。它让她楚楚动人。徐长哲显然也是经过精心打扮的。他穿着棕色的呢子长风衣,头发被风吹得有点儿乱,顾亦檬仍然觉得很有型。他称赞她漂亮,但随即就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她理所当然地接受赞美和外套。他们在温暖的西餐厅里点了热咖啡,随意聊一些往事和不关己的八卦。

  往事在跟前翻滚,顾亦檬终于按捺不住,她豁出去了般甩出一句:“其实我一直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徐长哲显然很意外,他愣了5秒钟,一如既往地说“好”,带着一脸温暖的笑意。这些年,他一直把握不准她是不是对自己也有意,他怕一旦自己表错心,他们之间连这种若即若离的关系也无法继续。

  这回换顾亦檬愣住了。她想了那么多年,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成功了?那如果她早一点儿说,是不是会更早得到成全?顾亦檬后悔死了,但仍满心欢喜。他们之间只隔着一个字的距离,看似亲近,谁也不肯先开口,憋着差点儿捂到内伤。

  吃完饭出来,外面下起了小雪。徐长哲把顾亦檬搂进怀里。他们并肩走着,高低起伏步调一致,他们的一举一动是那样默契,像交往多年的情侣。他们一直沿着淮海路往下走,相偎的背影最后消失在人群里。

两个人相识多年,爱着。

  他那么好。她知道他的好。

  只是,他手上的婚戒,唉,他的前妻都离开人世那么久了,她在心里难过,他怎么还是不肯拿下去,难道,他心里只有她,或者,自己只是爱的傀儡,再或者,自己只是替代品不成……

  他终于向她求婚。

  烛光、鲜花、音乐、诚意,以及一枚期盼已久的钻戒。

  他说他爱她。那么诚恳,当然也是真的。

  只是她的目光落在他依旧佩带的戒指上,犹如刺在喉,咽不下,毕竟,那不是自己的啊。

  她不停流泪,说,好的,我愿意嫁给你,只是我还要一个理由。

  那理由当然是,那枚他始终不肯摘下的曾经的婚戒。

  他终于明白,从她委屈的目光,从她看他戒指时的伤心。

  三年了,他第一次落泪,那样子如同个孩子。

  他边说边哭,她再也控制不住,扑进他怀里,他们终于如愿成为眷属。

  婚礼上,他们互换戒指,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同一根手指上戴着两枚闪闪的婚戒,只是她不再感到难过,也不再刺眼。目光里外,满是幸福。

  因为那一晚,他说,他好幸运,这一生,能遇到两个可以无悔爱过一生的女人。手指上的第一枚,是他爱过的前世,而今天这一枚,是他爱着的今生,都是唯一,都是上帝的恩赐。他最后说。都放不下,也不能放下,因为,摘下便不完整,因为,忘记便是亵渎。

  他说的对,手指上的戒指可以摘下来,可心里的记忆抹不去。一个懂得珍惜的爱人,当然有权拥有真正的感情,不论前世,还是今生。

  形式永远大不过内容。

  这样一个年代,真正懂得爱的男人不多,如若遇到了,怎么可以错过。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