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我一直在读的那部小说

她爱上了写作那刻起,整个人都象着了魔似的,工作八小时之外,她恨不得将一分钟用出两分钟来,她还真有这方面的天赋,再加上从小就喜欢读书,手一摸到键盘就文如泉涌,功夫不负有心人,几个月后,她的文字在诸多报刊杂志上露面了。   她有些沾沾自喜,庆幸自己年过三十还有此成就。每每收到稿费,那种自豪感让她忍不住支使他为她忙这忙那,那一刻,她感觉自己就是女皇。   她的一篇有关官场方面的小小说被艺云出版社的李社长无意间在一杂志上读到,李社长通过杂志社找到了她的联系方式,与她通话后,得知她在机关单位工作,建议她写一部反映机关工作和生活的长篇小说,出版社视小说质量给予丰厚的稿酬。       她早已厌倦了朝八晚六按步就班的机关生活,这一年下来,所得的稿费虽然没有工资那么多,但人却活得很充实,而她的骨子里向往的生活就是时间可以由自己支配,说穿了,她是一个不喜欢受约束的人。   她以出版社请她写书的理由和他商量能否辞职,进行专业创作。他沉吟了一下,问道:“你是公务员,多少人做梦都想进机关,你真的想好了吗?”   她重重地点了点头。回答道:“我今年三十二岁,不能再浪费时间,我都想好了,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只要你同意就行。”   他见她已下定决心了,笑着说:“即使你不写东西,我的工资也可养活你和女儿,我希望你开心!”他在工商局工作,企业科的科长,是局里的业务骨干。   见他同意了,她高兴得抱着他连连亲了几下,然后象个小孩子似地叫了起来:“我终于可以不上班了,我终于可以天天睡懒觉了。”   办理了辞职相关手续后,她与出版社签了协议,写这部小说的期限是半年。没有了工作方面的干扰,家务事都由他包了,她静心开始构思起小说来,因以前从未写过长篇,她无从下手,他在一边看着她苦思冥想的样子,很是心疼,安慰道:“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   她皱了皱眉,没好气地说:“你不会好好说话吗?说出这么恶心的话来,真没文化!”   他的文化水平真不高,初中毕业去当兵,五年前转业到工商局。而她是省师范大学中文系的高材生,一毕业就被教委机关谋过去当秘书。因为她从小就欣赏穿军装的人,有着这份军人情结,然后见他长得高高大大的,很有安全感,头脑一热,在认识他不到一年,就嫁给他了。   见她一脸不高兴,他知趣地忙着做饭去了。   终于,她在网上查了几天资料后,终于拟好了一个提纲,并眉飞色舞地宣布可以开战了,她叫他过去看,他却说道:“我看不懂,我去给你做饭吧!”他乐呵呵地往厨房里跑。   六个月后,初稿终于完成了,近二十万字。她与机关已没有任何关系,写起东西来不用顾忌什么,她以自己在机关近十年的所见所闻过滤出一个个小故事,将它们作为主线,再穿插进一些大环境小环境等方面的内容作为背景,这种独特的结构连她自己都感觉到耳目一新。她将这部小说取名为《走进机关大院》。   其间,她几次想让他先睹为快,但都被他拒绝了,他不是说看不懂,就是说会打断了她的思路。她感觉他离自己越来越远了,有时还会想当初与他结婚或许是个错误。   李社长将小说初稿从头到尾读了一遍后,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赞赏道:“我的眼光没错!你真是一个才貌双全的女子啊!”说完用热烈地目光盯着她。   她有些不好意思,忙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李社长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岔开了话题:“你的这部小说你先生指导了不少吧?听说他也在机关工作。真辛苦你们夫妻了!”   她想到他对于她写的文章只字不看,不觉轻轻地叹了口气。   李社长捕捉到她的变化后,说道:“这部小说立意很新,结构独特,有些技术方面的问题我来帮你,不过,最后版权什么的都是你的,我只算辅导。”   两个月后,她与李社长合作修改的小说一炮打响,她因此成了名人。   从许多院校讲座回家后,镀了一层光环的她更加感觉到他的普通,对他说:“我们分开吧!你没发现我们志不同,道不合吗?”   他象上次她辞职与他商量时那样问她:“你真想好了吗?”   她面对着他坦城的目光,嗫嚅道:“我们以后会有共同语言吗?我写的那些东西你连看都不看。与其以后距离越来越大,不如现在我们好合好散。”   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朗声说:“你知道吗?你就是我一直在读的那部小说,你写作期间,我已将你大致读了一遍,你一皱眉,我就知道你卡壳了,忙递一杯奶给你解乏;你一笑,我就知道你写得很顺手,叫女儿不要打扰你。我不读你的小说,是担心我的意见影响你的思路,毕竟,女人的思维与男人不一样。现在,我要送一份礼物给你。”   他到卧室里拿了一个红色的本子递给她,她纳闷地打开,是全国自学考试汉语言专业专科毕业证书。他笑着说:“我还报了本科,准备利用两年时间拿下全部课程。我够格做你的秘书吧?”   她的眼睛湿润了,她在教委工作过,知道自学考试很难,不仅要有毅力,还要有扎实的文化基础。而他以前只是一个初中毕业生,特别近两年来,家里的事她基本上没管,而他的工作也做得那么好。   她拿起了手机,当着他的面,拨了一个号码,一字一句地说:“李社长,我老公是天底下最优秀的人,我离不开他,只能对你说抱歉了!再见!”

 他们是一对相濡以沫七十年的老夫妻。  

         二十五岁那年,经人介绍他们相识。初恋时,他曾敬告她,我们之间不许用“您”来称呼,这样显得有些假,还是用“你”称呼实在......她乖乖地按照他的要求做得很好。他们交往的次数不多,每次他规规矩矩,相敬如宾,他的言行打动了她,渐渐地觉得他就是她一生的依靠。

 

    二十六岁的时候,她穿着一身藏蓝色的毛料礼服,胸前戴着小红花,坐着银白色的小面包车嫁至他家。新婚夜,他稍醉,看着他粗犷的眼眉和高大的身躯,她内心忐忑不安。他似乎看清了她的心底,温柔呢喃:“放心,我会一辈子对你好。”他知道她娇气,又不会做饭,从此,他承担起厨房里的重任,摆在餐桌上的佳肴多数是她喜欢吃的,一年,两年,一直到数年。

 

    二十八岁,在撕心裂肺的疼痛后,她生下鲜花一样的女儿。因为难产,她生了一天一夜,产房外面的他,瘦了一圈。看着虚弱的她,他眼圈红了,颤抖着低声说:“对不起,都怪我,放心,我会一辈子对你们娘俩好!”她问他,你喜欢女孩吗?他说,当然喜欢啊!不过,我担忧女儿将来会受你这种痛苦。

 

三十四岁,她小产,原本就拖着弱小的身躯,不慎,又因滑倒而左脚骨折。当医生从手术室微笑着出来,告诉他手术很成功的时候,这个铁骨铮铮的硬汉,终于在大庭广众之下用泪水释放了所有的内心的柔软。在医院里,他饭来汤去,背抱着她去洗手间,逗她开心,把她当孩子似的,从不厌倦。午夜梦回,她发现他握着她的左脚轻声叹气,清晨起床时,看见他却是一脸的笑容。

 

四十五岁,送女儿上大学。离别的站台上,她忍着泪叮嘱女儿万千宜事,他抚着她的双肩说,孩子是在深造学业,为将来前程打好基础,并嘲讽她是小女人姿态。回到家后,却细心地照顾她躺在床上,自己去做晚饭。

 

五十四岁,女儿穿着洁白的婚纱,笑若桃花地成了新嫁娘。她看着空荡荡的家,心酸流泪。他扶她坐在沙发上,调侃地安慰,现在多好,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享受清静的二人世界。

 

六十岁,他退休了,领着她四处旅游。在云南的山顶,他借着大片的野生山姜花感慨地说:“这一生,与你生活是最幸福的事,若有来生,还会和你在一起。”她笑骂他,这么大年纪了,还肉麻,真像个孩子。

 

七十岁,他们相互对视着笑了。他说,我们都老了啊!她说,是啊!弹指一挥间!!时间改变了我们的容颜,改变了我们的体态,彼此的心就象平静的湖水,不再会惊起任何波澜,掠过的只是年轻时的身影和一段段刻骨铭心的记忆,还有那些一辈子也讲不完的故事......

 

八十岁,他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八宝粥,孩子似的说:“老太婆,你吃下这碗粥之后,想想,你嫁给我这辈子亏不亏?我对你好不好?”这两个问题他已经重复几十年了,每次她总是笑着无语,其实,她一直在无声地说:不亏,你真好!

 

九十五岁,她躺在只有她一个人的大床上,泪流满面。半梦半醒间,似乎又看见了他那粗犷的眼眉和高大的身躯,听到了他在轻声呢喃,放心,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睁开眼睛寻找,却发现早已时过境迁。她捧着他不同年龄的照片,自言自语,你呀,心细如丝,自嫁给你,每个结婚纪念日,我的每个生日,你都记得清清楚楚,说着说着,泪珠融入了照片里。无奈中她才明白了,爱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要用一生的光阴来兑现,只是她读懂这份爱,竟用了七十年。

她很忧伤,如深秋里那片挂在树上凋零的叶子。认识她的人都这么说。   她大学毕业后参加全省公务员考试被一机关单位录用,才工作一年多。这个年龄,这个时代,应该很阳光才对,况且,她不论是工作能力还是相貌,都令人赞叹。   只是,她一直用拒人千里的态度抵挡着来自各方面的热情,有些人用的是清高,而她呢,如前面所说的,忧伤。   知道她底细的人叹着气说:这女孩子这一辈子真坎坷,六岁没了爹,是娘一手将她拉扯大,他们家在那个小山村又是外来户,她和她娘,在小山村总是被人欺负,所以,她的性格一直很内向。   但是这样的话很少有人听到,大多数人还是感觉到她是一个谜。   尽管如此,还真有许多小伙子冲着她来,这个请吃饭,那个送花,只为与她聊几句天,而她呢!也不说话,只用一双忧伤的眼睛盯着对方,在这种目光注视下,大多数人灰溜溜地走了,只有一个小伙子,只要没有出差,总是风雨无阻地等在她下班要经过的小桥边,不在乎她是否注意到他。   对于那些主动上门的年轻人,她还可应付。但是热心人的一次次提媒,让她不忍拒绝人家的好意,想想自己年龄也不小了,母亲也一天天在老。那天,她对同一办公室那位善良的林大姐说:我不是不想谈,只是不愿意在同龄人之间找,我的父亲去世比较早,我母亲很辛苦,我想找一个年龄大点成熟稳重的人,即使以前结过婚的也行。这样的人才会理解我。   这风一放出来,办公室里天天都有人因这事而来,为了不影响单位正常办公,她认真地考虑了几个人,最后选定了他作为交往对象,他在一个机关单位任副局长,离异两年,比她大九岁,有一个小女孩,为人沉稳心细。介绍人林大姐说他们离婚是因为女方有外遇。   她因为他这经历开始注意他的,然后是他的沉稳心细,有这两点,她心里的天平不觉偏向了他,同是天涯沦落人,虽然不是相同的遭遇,但都有过坎坷,这样在一起,大家才会好好珍惜。   他对她确实很体贴,象对待自己女儿似的,每到周末,他都陪她到乡下去看母亲,她大学的同学从外地来看她,他忙前忙后,她的同学偷偷地对她说:你这朋友不错,你嫁给他会幸福的。   她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她想,她的一辈子就这样定下来了。   那天傍晚,两人一起散步,她说着她的一些大学趣事,不由地将有个男同学追求过她的事说了出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他硬逼着她将那个男同学的联系电话说出来,她赌气地告诉了他,没想到他马上当着她的面给那男同学打电话,请那边不要再打扰她。她气得甩手就走。   虽然这事后来因他道歉说太在乎她她不再与他计较了,但在她的心里还是留下了一些阴影。   再后来一件事让她对他彻底失望了,他向她求婚时,她试探着问他结婚后她的母亲是否可以与他们一起住时,他好象不认识她似的,盯着她看了很久,说:我现在才知道你为什么放着那么多年轻人不要,原来是冲着我的经济条件和房子来的,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算盘打得真精啊!   她没有说任何话,转身就走。后来林大姐想从中再次撮合,她叹了口气,说:大姐,原以为年龄是笔财富,没想到年龄也可让一个人很现实,很自私。对于他,我想我们只是有缘无份了。   看着她态度坚决的神态,林大姐安慰道:没事,很少有人谈一次就成功,我再给你找一个更优秀的。   过了几天,林大姐又给她介绍了一个,是山东人,在这边办粮食加工厂,因为以前家里穷,后来又因经营企业耽误了找对象,年龄比她大了八岁多。   他高高大大,说话豪爽,又是山东人,她一直很欣赏北方人,认为那边的人正直,没有任何心机,好相处,她想这样的人一定很有安全感。   因为有了前面那事,她在开始与他交往时就提出了母亲的事,他倒很干脆,说:对于你妈,我们可以给她钱,让她在农村安度晚年,其他的就免谈了。说完大手一挥,好似与她在谈什么生意似的。   她终于明白了以前的她就好象是一个在水里沉浮的人,想抓一根救命草而已,其实,真正的幸福还是只能靠自己去创造,她知道她现在该走的第一步就是露出自信的笑容,去迎接新的每一天。   一个多月后,有人遇到她和那个一直在小桥边等她下班的小伙子在公园里荡秋千,一脸的阳光。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