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他很渣,还是放不下

  引导语:爱一个人很难说得清对与错,我们只能继续走下去。

  坐下没多久,咪葆掏出一盒橘子味的香烟,以并不娴熟的动作点燃,咪葆的动作暴露了她的吸烟史,她才刚刚学会吸烟,以吸烟来排解感情的焦虑,这又证明了咪葆不是一个擅长处理感情问题的女孩,她很迷惘。

  倾诉人:咪葆

  性别:女

  年龄:22岁

  职业:影楼化妆师

  时间:10月20日

  地点:矿大北门音乐广场碎蝶咖啡厅

  记录整理:阿狸

  A

  我是他追求别人失败时的替代品

  前年我在一次AA制的聚会上认识了男友小段,小段算是一个富二代,他的父亲和叔叔都是做装潢材料生意的,花钱大手大脚的小段女人缘不错,当天聚会上,有一个和小段认识没几天的女孩向小段表白了,但小段没接受这个女孩的表白,于是女孩在吃饭时喝多了酒,后来跑到卫生间里呕吐不止,最后由别的朋友送回了家,记得当时有朋友提议让小段送女孩回家的,但小段立即拒绝,说如果他送女孩回家,女孩会有所误会,还会给女孩以希望,认为今后仍有机会,所以他要做得绝情些,不给女孩留误会的机会。

  小段的冷酷却让我有种动心的感觉,因为我感觉他这样做是对的,即然不能给对方爱情,那就拒绝的彻底一些,不要丝丝连连,我认为小段这是负责任的表现。那时我和小段还不怎么熟悉,我们只是在同一个交友群里,聚会结束的当晚,我就在交友群里找出他的QQ与微信号,然后加他为好友,可小段对我却没有印象,他问我是谁,不说的话他不会加我当好友的,我就说我们晚上在一起吃饭的呀,你忘了?小段说非常抱歉,人太多,他记不清楚,接着又具体问了问,当我说起晚上只有我一个女的是穿红颜色衣装的时候,小段这才想起来,他说,想起来了!你不怎么吱声的,又不喝酒,还以为你很清高呢!

  我们先是在网上聊,后来开始见面,见面没多久,我和小段开始谈恋爱了,但我和小段刚谈几天,有一天我们吃饭的时候小段说我运气好,我纳闷不解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小段笑着解释给我听,其实在我之前,他一直追求另一个女孩的,可那女孩不接受他的追求,让他很受挫,恰好这时我出现了,我比那个女孩温柔多了,因此他最终选择了我。听这话我心里很不舒服,原来自己是个代替品,而且听小段的语气,其实我不如那个女孩,我就问小段,那如果她现在能接受你的追求了,你是选她还是选我?小段又笑着说那不可能,因为那个女孩已经谈男朋友了,不会回头来找他的,我又追问,那假如呢,假如她能回头呢?小段说没有假如,她不会回来的。小段的解释却让我相信,那个女孩在他心里的位置非常重要。

  B

  他居然说堕胎又不是多大的事

  交往了一个多月,我发现我怀孕了,我才二十一岁,又是刚参加工作,和小段结婚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个孩子不能要,于是我告诉小段我怀孕了,我想做流产,小段的反应淡淡的,他“哦”了一声,说那就做呗,他给拿钱,我说你光拿钱了,你不陪我去啊?小段说你才怀孕一个月,现在做流产不痛苦,到那里打个麻药就完事了,又不是多大的事,用不着人陪。我看小段这么不重视我,我就更不高兴,说你知道的还真多,连怎么做流产你都知道,小段说没错,之前他的前女友也做过流产,但没有像我这样麻烦,都是自己去医院做了手术,做完手术打辆车就回家了。我说她们是她们,我和她们不一样,凭什么两个人的事却让我一个人来受苦,你得陪我一起去,我一个人不好意思去做这种手术。无奈之下小段还是陪着我一起去了医院,但他感觉是我逼着他去的,所以一路上他都不开口说话,阴冷着脸,到了医院,挂号交费什么的都是我自己跑,他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玩手机,我从医生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还听见小段正在电话口述里和他母亲吵架,等做完手术回家的路上,小段递给我三千元现金,说是给我的营养费,他刚从家里要来的,家人将钱打在他的卡上,他刚从医院的银行柜员机里提出来,我这才明白,刚才小段在电话口述里为要钱的事和他母亲吵架的,因为我听见小段说了一句,他也不想这样,来这种地方,他心里也不舒服。

  做完流产手术,我没敢请假在家休息,怕父母发现,就拖着虚弱的身子坚持上班,出了医院,小段一连两天都没和我联系,还是我先给他打电话口述,他这才问我恢复的怎样了,我说如果我不给你打这个电话口述,你也不会问我这几天过得怎么样是吧?小段说这不正想给你打电话口述的么。

  小段说他忙,可我们交往之后我才发现,他在他父亲的公司里就是混日子的,说是上班,其实就是每个月从他父亲那里拿走一笔固定的零用钱,当然了,他的零用钱比我们这些上班族的工资高多了,小段用这些钱吃喝玩乐,正事我几乎没见他做过,所以我流产后他借口忙不露面,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

  C

  他对这个“酒水妹妹”格外感兴趣

  有一段时间小段说他认识了一位酒水妹妹,酒水妹妹来他父亲的公司推销酒水时和他认识的,他父亲没有帮这个女孩,他觉得这女孩很可怜,我问他女孩有什么可怜的,小段说女孩的父亲是养父,对女孩不好,女孩上初中时想读辅导班养父都不同意,心疼钱,所以女孩的学习成绩受了影响,没能读好的高中也没能考上大学,只能卖卖酒水,到了社会,酒水也不是那么好推销的,这不,她在他父亲这里就受阻了,他得想办法帮帮女孩。我心里顿时不是个味,说你对那女孩那么了解啊?小段说他和女孩互相加了微信好友,不过他只是想帮助这个可怜的女孩一把啊,没有别的想法。我不相信小段的话,如果他对哪个女孩特别关心的时候,肯定是因为他喜欢这个女孩才会这样做。(人生格言

  和这女孩认识没几天,小段说他带我去见见那个酒水妹妹,他已经认了女孩当干妹妹,所以得带我这个干嫂子去见一见她,我本不想去的,但我想逃避不是办法,不如正面一见,会会这个让小段感兴趣的女孩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到了饭店,女孩提前到了,还给我带了一份见面礼,说是一瓶价值一千六百元的进口红酒,但红酒连包装都没有,女孩根本不像小段说的那样楚楚可怜,而是伶牙俐齿眼色很活的那种人,她和我套近乎,让我放下对她的戒备心,我看出这个女孩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她太有心机了。

  又过了几天小段说他这个妹妹过生日,他要给这个妹妹摆一桌,问我去不去,我没好气的说不去不去,这正中小段下怀,他买了一件名牌女装送给这个女孩,女孩那天还喝多了,小段又送她回家,结果到了很晚小段才回家,我对小段发脾气,小段就说喊你来谁叫你不来的。我一直都怀疑小段和这个女孩关系不一般,小段说我瞎猜疑,但有一天小段终于说了实话,他说如果不是和我已经谈恋爱的话,他一定会和这个酒水妹妹谈恋爱,因为这女孩的性格太适合做女朋友,她天真可爱,是个男人都会喜欢这种性格的。我赌气说你现在也可以和她谈啊,我们又没结婚,我让位,小段说那不行,他不能做这种见异思迁的事,他只能认这个女孩当妹妹。

  D

  酒醉的他睡“姐姐”的怀抱里

  不过像那种推销酒水的女孩子,她怎么可能只认识一个男人,过了一段时间她开始和别的男人交往,小段给她打电话口述她故意不接,小段失落不已,可我听了这事之后却很高兴,不管怎样,酒水妹妹这颗定时炸弹是解除了。但小段终究是一个永远无法让人放心的男人,在这之后没多久,他又在工作上认识了一个女孩,这女孩和她表姐是同学,女孩的工作也是通过小段的表姐介绍过来的,就在小段父亲的公司里上班,小段又开始对这女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我面前经常提起这个女孩。小段喜欢谁,尽管在我面前他也掩饰与隐瞒,但有的时候他会忘记怎样去隐瞒,会在无意间流露出他的想法,这个女孩,还是小段自己说出来的,说他表姐有个朋友长得不错,现在都流行锥子脸,可这个女孩却长着很可爱的包子脸,就像赵丽颖那样的脸型,特别好玩等等,我心想,毁了,他心里又开始长草了,这种事在他身上怎么就没完没了呢了,他太无法给我带来安全感了。

  和这个女孩结识后,小段将他的手机设了密码,我再也无法像之前那样能够查看他的手机,我猜小段经常在网上和这个女孩聊天,于是我直接问小段,是不是在网上和他表姐的朋友聊天了啊?以前他不经常去公司的,怎么现在也开始积极回公司上班了?肯定是想去见这个女孩的吧?小段说我不信任他,他回公司上班也是他父亲对他的要求,再说了,那是他表姐的朋友,他还得叫那个女孩姐姐,他哪能和姐姐谈这方面的感情,如果我爱他,那就得相信他,别整天瞎猜疑。

  可是有一个周末,小段告诉我他和他表姐一起去KTV玩了,我问有没有那个女人,小段说别胡说,只有他表姐还有他父亲公司里的几个同事,玩一会儿他就得回来,第二天还要替他父亲往县城跑一趟呢。而夜里十一点的时候,我给小段打电话口述,小段已经喝多了,后来他表姐又接了电话口述,语气很无奈,说小段喝多了,喊不醒,让我过去想法喊醒他然后带他回家。而我到了KTV时,我发现小段竟然将头枕在他那个“姐姐”的腿上睡觉呢,见我来,小段的表姐和他的那个“姐姐”全都跑掉了,留下小段这个麻烦给我,我气不过,冲着小段昏睡的脸用力打了几巴掌。

  E

  他表姐说,我跟着他早晚得被气死

  当晚我就打电话口述给小段的表姐,问小段和那个女孩究竟是什么关系,小段表姐说没啥关系,就是在一起唱唱歌而已,小段喝多了,睡在沙发上怕他乱动摔下来,这才睡在她朋友的腿上面,不过小段的表姐又告诉我,和小段谈恋爱,就要承受小段的多情,他女孩缘本来就好,他又不能将自己完全从这种女孩缘里隔离出来,所以我看见了就会生气,将来这种事多着呢,那我就会有生不完的气,早晚得被他气死,现在谈朋友时就这样子,等将来结婚的话麻烦会更多,所以还是放弃她这个弟弟为好,这是她的肺腑之言。

  醒酒后的小段不承认他躺在他那“姐姐”的腿上,对我打了他几巴掌的事他更是浑然不觉,他的脸上还带着我的手指印子呢,可见我当时有多么生气,可小段没看出那是巴掌印,还说他的脸可能在哪里碰着了,不然怎么会那么疼。那一天我想尝试一下我和小段能不能分手,于是我提出分手,小段的反应很愕然,问为什么,他又没做错什么,唱歌时喝多了又不是什么不能原谅的大错,我说你明白根本不是喝多的问题,是你和别的女孩子的交往问题,小段说他和别的女孩交往上也不存在问题,该告诉我的他都告诉我了,他又没瞒着我做了什么。小段的话又让我失去了和他分手的勇气,对他,我真是既爱又恨。

  可是上个星期,小段和他没有追求到手的那个女孩联系上了,小段说女孩只是向他打听另一个人的手机号的,他和那女孩只在网上说了几句话而已,小段还说,你以为我那么贱,人家不喜欢我,我才不会苦苦等她回头呢,就算她回头我也不会理会她……

  说小段对感情不忠诚与专一吧,但他似乎也没做过太过分的事,我狠不下心和他分手,和他谈下去,他却无法给我带来安全感,我们的未来该何去何从?我真的不知道。

  (文中人物为化名)

  采访手记

  爱情应该是充满着幸福感的过程,可通过咪葆的倾诉,她的爱情旅程充满了无助与怨怼,这种状态下的恋爱,能有什么幸福可言呢?对一段令人犹豫,不知该不该放手的感情,听取人家的意见,还不如听取自己的心,自己的心会告诉你怎样去做才是正确的选择。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