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我的爱人

  引导语:遇到一个真正喜欢的人,我们不能轻易的放弃,爱本身就没那么容易,要做好准备。

  当我在咖啡厅见到允科的那一瞬间,被他帅气的外貌所吸引。允科是现代女孩心目中典型的“小鲜肉”型象,英俊帅气,但我却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让这样一位阳光男孩变得如此忧郁和悲伤。他低垂着长长的睫毛,轻轻搅动着杯中的咖啡,我知道,他的故事也正在他心中慢慢流淌。

  倾诉人:允科

  年龄:25岁

  性别:男

  时间:2015年9月8日

  职业:自由职业

  采访地点:矿大北门对面音乐广场碎碟咖啡厅

  记录整理:晓虹

  A、我爱上了老板的外甥女

  我从小就是个顽皮爱玩的孩子。由于学习成绩一般,初中毕业后我就上了徐州的一所职业学校,虽说是五年高职,毕业后有大专文凭,但是这个年代,凭着一张大专文凭也很难找到工作。好在我从小就喜欢车,于是在我18岁那年,利用暑假的两个月时间考到了驾照,并练就了一手好车技,于是我大专毕业后,妈妈就通过关系帮我找了一个小车司机的工作,给一位姓许的公司老板开车。虽然一个月工资只有两千元左右,但许老板人很好,对我也不错,我也算是有了一份固定的工作。

  认识伶儿是在一个十分偶然的机会,那天一大早,我去接许老板上班,远远看见一个穿着紫色裙子的女孩向我的车走来,那女孩长得明眸皓齿、清清爽爽,长长的马尾梳得高高的,她冲车里的我微微一笑,然后轻轻拉开车门坐进了车里。我正在纳闷想问问她是谁,这时许老板也走到车前,他笑着对我说:“不认识吧,这是我的外甥女伶儿,放暑假了过来玩两天。一会你把我送到公司后,就开车带她出去转转。”

  伶儿是个活泼开朗的姑娘,半天时间就和我混得很熟了。从她口中我得知,她和我同岁,家在连云港,她现在正在南京的一所大学读大二,趁着现在放暑假了,独自来徐州玩几天。那天我陪她去了云龙湖水上世界、珠山公园……我们就像相识了很久的老朋友一样,海阔天空,无所不聊。晚上我送她回家时,我们还互相加了QQ好友。

  之后的几天,我们俩就经常在网上聊天。或许是伶儿在徐州太无聊了,她天天缠着我陪她逛街,她说她要吃遍徐州的美食,什么小龙虾、地锅鸡、炒蜗牛、油淋鱼……那几天,我们几乎跑遍了徐州各处的犄角旮旯,去吃各式各样的特色小吃。渐渐地我感觉和伶儿在一起时,有种说不出的开心和放松,我每天都期盼着她的召唤,我想我可能是爱上她了。而伶儿对我也十分依恋,不知不觉,我们已经相处一个多星期了,伶儿也快该开学了。临走时,我们俩都有些依依不舍。

  B、她从南京跑回来看我

  伶儿的离开,也带走了我的心。我们每天晚上都约好要在QQ上聊一会,相互诉说当天的思念。虽然我很喜欢伶儿,但毕竟她是大学生,而我只不过职高毕业,现在又是一个普通的司机,我总觉得自己配不上她,所以始终不也向伶儿吐露对她的爱意。

  记得那天是2012年的最后一天,我和伶儿在网上聊得很晚。伶儿说她一个人在南京很孤独,也很想家,希望我能多陪她聊聊天。我被她的情绪所感染,也向她诉说了自己的不快。说到自己都23岁的人了,还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只不过是个帮人开车的小司机,面对自己喜欢的人也不敢表白。当2013年新年的钟声响起的时候,我也不知从哪来的勇气,我在QQ上告诉伶儿:“伶儿,我喜欢你。自从我见到你的那一天起,我就爱上了你。” 当时,过了很久,伶儿都没有回答我。我后悔是自己自不量力,这样冒冒失失地向她表白,恐怕以后朋友都做不成了。正想着,电脑屏幕上出现的一行字让我欣喜若狂,她说她等我这句话等了很久了,她想立刻飞到我的身边。

  第二天是元旦,公司放假一天。上午我正百无聊赖地自己在家看着电视,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是伶儿打来的。她告诉我她已经在徐州高铁站了,让我速去接她。当时外面下着小雪,我开车费了好长时间才赶到高铁站。当我看到站立在雪中的伶儿时,她已经冻得瑟瑟发抖了,我冲下车,将她紧紧地搂在怀中,说:“走,跟我回家。”就这样,我把伶儿接回家中。伶儿告诉我,她在网上看到我对她的表白后,当时就哭了,想立即就能见到我。于是她坐了今天一大早的火车跑来徐州找我。就在那天晚上,我真正拥有了伶儿,我清楚地知道伶儿还是个处女。我发誓,我这一辈子都要对伶儿负责,一辈子对她好。

  第二天伶儿就坐火车返回学校了。依依惜别时,伶儿从后面环住我的腰,把脸贴在我的后背上,轻轻地对我说:“允科,来南京陪我好吗?我不想一个人在那个城市,我不想离你那么远。”我轻吻着她柔软的手,告诉她:“伶儿,给我点时间,我会处理好的。”

  C、我和她在南京同居了

  伶儿走后没几天,我就向老板递交了辞职信,踏上了去南京的火车。当伶儿在学校门口见到我时,她高兴坏了。我们俩找了一个幽雅而僻静的小饭店,好好地吃了一顿饭,然后我们准备在学校附近租套小房子。南京的房价很贵,我的积畜也不是很多,我们找了整整一个下午,才总算租到一处小阁楼,面积虽然小了点,但厨房、卫生间样样齐全,这样我们也算是有了自己的小家。从那天起,我和伶儿开始同居了。

  伶儿每天下午的课不多,四五点钟就能放学。她总是早早来到我们的小家,收拾收拾房间,做做晚饭。而我天天忙着四处寻找工作。为了能多挣点钱,我兼职做了两份工作,肯德基和一家私人网店的客服,天天忙得不可开交。即使这样,一个月加起来出就能挣到两三千元。每月挣的这点钱在南京这样的城市生活消费的确不太够,于是我和伶儿的生活一直很拮据。既使是这样,我和伶儿在一起也非常开心,伶儿是那种很懂事的女孩,知道我挣的钱不多,她从不让我给她买这买那,我们俩在一起吃的也很简单,有时她会在菜市场买点菜,回家做饭,有时我们就去附近的小吃店随便吃点……对于这些,我一直对伶儿深怀歉意,和我恋爱这么久,我甚至都没给她买过什么像样的衣服,也没带她去大饭店吃过一餐。再看看伶儿身边的那些女同学,好多都是男朋友车接车送,还有的女同学找了本科生、硕士生,而我既没文凭也没钱,连工作都是临时的,虽然伶儿不说,但我自己感觉实在配不上她。(经典哲理句子

  D、她父亲逼她离开我

  我和伶儿的生活虽然清苦,但也幸福。可是这样的日子好景不长,学校很快就要放寒假了,伶儿不想这么早就回连云港,告诉父母学校有社会实践活动,需要多留几天,年前再回家。没想到,还没等到伶儿回家,她爸爸就从连云港跑到南京来接她了。那天,我和伶儿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突然接到伶儿父亲的电话口述,说已经到南京火车站了。没办法,我只好陪着伶儿去火车站接她父亲。

  刚开始她父亲见到我时,还有点笑脸。可是后来到了我们住的地方,又了解了我的情况后,我明显能感到他态度的转变。他阴着脸,什么都没多说,只是要求伶儿马上收拾东西跟他回家。就这样,伶儿被她爸爸带走了。第二天,我接到她父亲从连云港打来的电话口述,说他和伶儿的妈妈都不同意伶儿和我谈恋爱,况且伶儿现在还是名学生,就算要谈也要等到伶儿大学毕业后再说。

  之后的几天,我试图在QQ上与伶儿联系,但她始终没有上线。联系不上伶儿,我如热锅上的蚂蚁,不知如何是好。虽然伶儿走了,但我仍然不肯离开南京,我要在那儿等她。那个寒假,我只是过年时匆匆回家几天,便又回到南京等伶儿。我想着无论如何我要等开学后和伶儿见上一面,有什么话要当面说清楚。

  可是,我在南京苦等了一个多月,也没见伶儿出现。我跑到伶儿念的那所大学,向她的同班同学打听伶儿的情况,一位女同学告诉我,听说伶儿生病了,请了三个月的假。我一听急坏了,尝试各种方式与伶儿联系,却始终没有联系上她。

  E、我一直在等待她的召唤

  伶儿不在南京,我一个人在南京待着也没啥意思,就先回徐州了。到徐州后,我想到去找我以前公司的许老板,他是伶儿妈妈的哥哥,或许他能打听到伶儿的情况。当着我的面,许老板拨通了伶儿母亲的电话口述,他们的通话时间很长,我看到他的脸色越来越低沉。挂上电话口述后,许老板很严肃地告诉我:“你和伶儿的事,我全知道了。伶儿怀孕了,你知道吗?就在一个星期之前,她妈妈带她去医院做了堕胎手术。听说手术不是太成功,可能还要再做第二次……唉,你们太年轻了,做事怎么能这么草率,这么不负责?伶儿她还是个学生,你让她以后怎么办?……”他后面还说的什么我都记不清了,我只知道伶儿因为我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大的罪,是我伤害了她。从公司出来后,我就直奔火车站,买了去连云港的火车票,当天晚上我就到了连云港。

  下了火车后,我又开始犯愁了。我要到哪里去找伶儿呢?我根本不知道她家住在哪里,我仿佛只记得,伶儿告诉过我,她父亲是连云港某某中学的老师,可是现在天这么晚了,学校也该没人了。我随便找了一家小旅馆将就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就出门寻找伶儿所说的那所中学。苍天不负有心人,我花了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终于在那所中学的一位老教师口中得知了伶儿的家庭住址。

  当我拎着一大包营养品站在伶儿家门口时,我的心里既紧张又矛盾。我想着马上就能见到我心爱的伶儿了,又不知该如何去面对伶儿的父母。门打开了,开门的正是伶儿的父亲,他一眼就认出我来,我感觉到他眼里的怒火好像要喷出来一样,他声色俱厉地问我:“你来干什么?这个家不欢迎你,你快走吧!”我急忙哀求:“叔叔,伶儿身体怎么样了?我只想见她一面,说两句话我就走。”“你走吧,伶儿不想见你,请你以后再也不要来了。”伶儿的父亲用力将我向外推。我“扑通”一声,跪在了她父亲的面前,苦苦哀求:“叔叔,我求您再让我见她最后一面……”这时伶儿的母亲从房间里走出来,她看上去慈祥许多,我连忙去求她,见我这样,伶儿的母亲轻轻叹了一口气说:“好吧,我们只答应你见伶儿最后一面,见完后你马上离开。”“好的阿姨,我答应您。”我斩钉截铁地说。

  房间里,伶儿躺在她的小床上,已经哭成了泪人。看见我来,她的眼神里有一丝欣喜又有一丝哀怨。沉默了许久,她才告诉我:“当初我没有经验,不知道自己已经怀了你的孩子。那天我流了一整天的血,到了晚上,肚子疼得受不了了才去了医院,到医院才知道是流产了。因为是半夜,手术有点仓促,可能过几天还要做第二次手术。”看着伶儿苍白的脸,我心疼地说:“伶儿对不起,是我不好,没照顾好你,你需要我怎么做?”伶儿的表情有些凄然:“允科,没关系的,我现在很好。只是以后恐怕我们不好再见面了……如果将来有可能的话,等我大学毕业后再联系吧。”“嗯,嗯!”我含泪点了点头。

  自从那次和伶儿分别,到现在已经有一年多了。那次回徐州之后,我发誓,为了伶儿我也要混出个人样。现在我和朋友一起开了一家汽车修理厂,虽然规模不大,但生意很好。我准备过两年再开几家分店,做成全市连锁。按理说,现在伶儿已经毕业三个多月了,可是她始终没有联系我,我也联系不上她,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了。我没有再谈女朋友,因为我的心里一直在等着伶儿。

  (文中人物为化名)

  采访手记

  允科说,以前伶儿在徐州时说过,她非常喜欢看彭城晚报的《红尘》版面,就算是在南京时,她也经常在网上看。允科希望能通过这个栏目向久未见面的伶儿一吐心声。如果伶儿有幸能看到这篇文章,他想伶儿会和他联系的。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