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难道注定要毁灭?

  引导语:不管是爱情还是婚姻,如果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太大的话,那是不会幸福的,电视里的爱情只存在于想象之中。

  国庆节前,阳旭就打来电话口述表示想倾诉,但后来由于各种原因,他一直没有来。10月25日清晨,他又打来电话口述,说他猜疑的事情终于有了结果,想马上一吐为快。于是,在市内一家咖啡厅内,我见到了阳旭。他长的高高瘦瘦,穿着朴实,浑身上下透着纯朴而厚道的气息。

  倾诉人:阳旭

  年龄:28岁

  性别:男

  时间:10月25日

  职业:厨师

  采访地点:市内某咖啡厅

  记录整理:晓虹

  A.一个打错的电话口述,给了我一段缘分

  我是一个普普通通农民家庭的孩子。初中毕业后,我考入了徐州市的一所职业学校学习厨艺。毕业后,就在徐州的一所小饭店做了一名厨师。由于我勤奋好学、扎实肯干,不时地会研制出一些创新菜,再加上工作经验的积累,我慢慢地从小饭店干到了大、中型饭店的厨师,工资也比以前增加了许多。

  2009年6月的一天,我下班后本想给朋友打个电话口述,一不小心拨错了号码,一听到对方是个女孩的声音,我马上意识到自己号码拨错了,连声向对方道歉。那女孩也很客气地说了声:“没关系。”就把电话口述挂断了。没想到,我在回家的路上,由于我的手机是放在衣服口袋里的,在我不知道情况下又误拨了出去。等我到家后,对方那个女孩给我回了个电话口述,问我找她有什么事吗?我一听也很纳闷:“我没打电话口述呀……哦,可能是我手机放在口袋里,不小心碰到误拨出去了。实在是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没关系,我也会经常犯这样的错误。”那女孩并没有埋怨什么。到了晚上,我临睡觉前,给那个号码发了一条短信:“今天实在对不起,两次打扰到你。谢谢你的理解。”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立即收到了那个女孩子的回复:“别客气,这都是触屏手机惹的祸,不怨你。”我马上又问她:“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明天不用上班吗?”“……”

  就这样,一来二去,我们竟然聊成了朋友。后来我们又互相加了QQ。我在聊天中了解到,她叫小繁,比我小两岁,是一名化妆师。她告诉我她也是在农村长大的孩子,她父亲给别人当司机。我们俩虽然始终保持着联系,但聊天一直是不温不火的。

  记得是2009年9月的一天,我突然收到小繁发给我的短信,说她哥哥要回家结婚,她没地方住了。我立即给她回短信说,到我这来住吧,我租的房子不大,别嫌弃,我去我妈家住。没想到,小繁居然同意了。第二天,我去约好的地点接她,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她和我想像中的一样漂亮,高桃的身材、直直的长发,美丽而又清纯。从见到她的那一刻起,我就喜欢上她了。后来我也从小繁口中得知,她第一次见到我时,也喜欢上了我,我想我们俩算是一见钟情吧。

  我把小繁带到我的住处安顿好后,就离开了。虽然我告诉小繁我是回我妈家住,但是我妈家在农村,去一趟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根本就不可能回去住。我只好选择在网吧过夜。就这样,小繁在我们家借住了一周,我也就在网吧“窝”了一周。

  B.一起开饭店,我和她确立了恋爱关系

  打那以后,我和小繁就成了真正的朋友。她会经常到我工作的饭店找我玩。等我下班后,我会给她做几道自己的拿手菜,然后和她一起吃饭,吃完饭后再送她回家。有时候,我们也偶尔会去看看电影、去网吧玩玩游戏。

  就在那年的冬天,有一次我骑摩托车回老家,在从老家回来的路上,我被路上的一块石头绊了一下,连人带车摔在了路边。我打电话口述给朋友,他把我带到附近的医院。还好,只是腿部有些受伤,骨头伤的并不严重,但医生还是给我打了膏布。第二天,小繁去我家看我。我笑着告诉她,没事,一点小伤,过两天我就去上班了。当她掀开被子看到我腿上的膏布时,眼泪“涮”的下来了,她哭着说:“都伤成这样了,还说没事,你就是不知道心疼自己。”打那以后,小繁就天天来我家照顾我,帮我做饭、打扫房间、端茶倒水……有时时间晚了,她也就在我那儿住下了。虽然我俩睡在一张床上,但她总是合衣而睡。我明白做为一个女孩子的矜持,所以我也从不去碰她。

  三个多月后,我的腿好了,但以前的工作岗位也被别人顶替了。小繁就和我合计着,说我们俩一起开个小饭店,我做厨师,她做跑堂,这样比帮别人打工更赚钱。于是,我拿出这几年的积蓄,在徐州市郊盘了一家小饭店,小繁也辞掉了她化妆师的工作,来给我当帮手,就这样我们俩的小饭店真的开张了。我们的饭店虽小,但干净卫生、菜味好、价格公道,所以饭店一开张,生意就出奇的好。每天晚上我和小繁都要忙到10点多钟才能打烊。由于天太晚了,小繁也就不回家了,直接住到了我那里。这样,我们俩开始了真正的同居生活。当我第一次和小繁发生关系,看到床单上那一抹殷虹时,我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对小繁好。

  C.没想到“农家”女友原来出身“豪门”

  饭店开业没多久,小繁的父亲突然来店里找到我们。那次见到了小繁的父亲后,我才知道小繁原来出身“豪门”。小繁的父亲是坐着奔弛车来的,还有一个年轻的司机为他开车。她父亲看到我和小繁在一起,一下就猜出了我们的关系。她父亲不同意我俩在一起,他让小繁跟他回家。可是小繁却说什么也不愿意回去。她父亲没有办法了,临走时留下一句话,如果小繁不赶快回家,他就不认她这个女儿。

  小繁的父亲走后,小繁才告诉我她真实的家庭情况。她说,她们一家原本都生活在农村老家。她兄妹三人,她排行老二。在她六七岁的时候,她父亲到徐州市里打工,后来遇到了二妈,在二妈的帮助下她父亲成为徐州的某业界大享。就像电视剧的剧情一样,她父亲成功后,就和她妈妈离了婚,和她二妈结婚了,而他们兄妹三人就一直留在农村和妈妈一起生活。说这些话时,小繁神情淡然,就像在讲别人的故事,顿了顿,她又接着说:“我二妈脾气不好,不准许爸爸照顾我们兄妹三人,所以现在我和哥哥来到徐州发展,一直都是住在我姑姑家。我姑姑自己开了几家店,生意还算不错。我哥哥比我早出来几年,生意做得也很成功。现在就是我了,跟着你不知道将来能不能幸福……”听到这里,我一把握住小繁的手,向她保证,我这辈子会用我的生命去保护她,尽我最大的能力让她幸福。(爱情语录

  开饭店是个辛苦活,采购、摘菜洗菜、烧饭做菜、打扫卫生、算账……我和小繁起早贪黑,干得很辛苦。我自己到没什么,但是看到小繁跟着我一起受罪,我真的很心疼。到了2011年的春节前,小繁怀孕了,害喜害得挺厉害的。我想着不能再让小繁干这么重的活了,于是我俩一盘算,就把饭店转了出去。我又回到以前的饭店继续做我的厨师,小繁就在家里简单地做做家务。

  那年春节期间,我带小繁回我们老家,我父母看到小繁怀孕了,非常高兴,催促我们抓紧结婚。但是我父母知道小繁的身世后,也有些顾虑,说两个家庭悬殊太大了,不知道小繁家里会不会同意。然后,小繁又带我去了她们家,她父亲和哥哥看到小繁这种情况,也不愿再多说什么。她哥哥提出来:“想娶我妹妹也可以,我们家的彩礼钱是8万8,只要你能在三天内把这笔钱拿出来,就让你和小繁结婚。”8万8虽说不算太多,但对于我一个农民的孩子来说,三天之内凑齐也的确有些难度。但那时我一门心思就要娶小繁,不管如何困难,我一定要凑齐这些钱。费了好大的劲,我终于在第三天拿着8万8千元钱,带着我父母去小繁家里提亲。其实当时知道小繁怀孕,她爸和她哥就知道没有办法再阻止我们了,提出8万8的彩礼,也不过是能有个台阶下,同时也考验一下我的诚心。当我和父母带着彩礼钱,诚心诚意找到他们家时,他们也没再为难什么了。

  2011年的4月,我和小繁如愿以偿地结婚了。

  D.我去拼命挣钱,她却在悄悄改变

  那年7月,小繁顺利为我生下一个儿子牛牛。为了方便照顾,出院后我就把她们娘俩送回老家,由我妈妈帮着照顾。我父母看见孙子,就乐得合不拢嘴,对小繁更是像亲闺女一样,百般疼爱,小繁对我父母也很孝顺。看到他们能和谐相处,我也就放心地回徐州上班了。虽然我工作很忙,但是我坚持至少每周都要回家一次,给孩子带些吃的、用的东西。那时的小繁也很令我感动,她对我父母很是孝顺,还经常下地帮家里干活,摸着小繁因干农活长出茧子的小手,我打心底里心疼她。

  儿子牛牛一岁多的时候,小繁提出要回徐州上班。说她哥哥公司的门市店缺人,她想去帮忙,还能挣点工资贴补家用。我想也没想就一口答应了。小繁到徐州后,我想改租一套大点的房子和她一起住,可是小繁劝我说,现在孩子还小,处处都要用钱,而且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抓紧存点钱,将来买套自己的房子。花那么多钱租房子实在没必要。我一听,她说的确实在理,只是让她跟我住这么小的房子的确委屈她了。她又说:“没事的,这段时间她先住她姑姑家,等我们买了新房子再一起住。”我习惯了什么都听小繁的,所以就同意了。

  打那以后,我一门心思地挣钱买房子。为了能挣到更多的钱,我又接了一份夜市炒菜的活,这样,白天忙饭店,晚上做夜市,每个月都能拿双份工资,挣到一万多元钱。但是我的身体也非常累,特别是夏天夜市生意好的时候,我有时候每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每月发工资时,我只给自己留下300元钱做零用,把所有的钱都打到小繁卡上,我想着小繁收到钱时高兴的样子,想着这会离我俩买新房子又走近了一步。

  那时候,我和小繁约好,每个月回老家看一次父母和孩子,平时的时间我都没日没夜地忙着上班挣钱,所以我俩几乎每个月才能见一次面。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多,我渐渐发现小繁变了。以前她隔三差五地会给我打电话口述,偶尔也会去我工作的饭店找我,可是渐渐地我发现,她的电话口述越来越少,平时也不来找我玩了,就连我们俩约定好的每月去看一次孩子,她也是单独去,把买好的东西交给我妈,坐一会就走了。我虽然对此早有感觉,但由于工作太忙,也没深究。

  2014年的中秋节,我打电话口述给小繁,想让她和我一起回家过中秋。可是小繁却推说要和姑姑一起过节,不愿意和我回家。电话口述里我扭不过她。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赶到小繁工作的地方,想再劝劝她。我去的有点早,小繁还没来上班。我等了一会儿,看见一个男人开车送她上班。我当时气就不打一处来,堵住那个男人的车,想问问他是谁。可是那个男人就是不敢下车。这时小繁生气地把我拉到一边,责问我想干什么,她说:“那个司机是她的一个朋友,只不过是上班路上偶尔遇到,稍带她一程顺风车。”我将信将疑,随后我又问她,中秋节能不能跟我一起回家过?她斩钉截铁地回答:“不能。”然后她问我还有什么事吗,没事就快走吧。我的心一下凉到半截,我习惯了听小繁的话,只好怏怏地走了。那个中秋,我自己也没回家,只告诉父母单位太忙,要多挣加班费。

  E.我和她面临离婚的结局

  那次之后,我和小繁见面的次数更少了。我每次去找她,她也总是冷冷的。2015年的春节,我想叫上小繁一起回家过节,可小繁推说要和姑姑一起去海南旅游,没时间。这回我真的火了,问她怎么这么狠的心,就算不回去看父母,总该回去看看孩子吧。她也急了,哭着对我说:“这还不是怪你,到现在也没买上房子,把孩子扔在老家……我当初找你,真是瞎了眼了。我在我同事、朋友面前都抬不起头……”

  “既然你这样嫌弃我,那咱们就离婚吧。”

  “离就离,这可是你说的,你别后悔。如果我不和你离婚,我就不得好死。”

  ……

  和小繁闹成这样,我也没心思工作了。我把夜市的工作辞了,而且饭店的工作也不稳定,这期间我换了好几个饭店。我心里一直想弄明白一件事,小繁到底有没有别的男人,我还能不能挽回她的心。就在上周,我跟踪了小繁。果然,她下班后没有去姑姑家,而是打车去了西边的一个小区。她准备上楼时,我堵住了她,问:“这是谁家,你怎么会住在这里?”咋一看见我,小繁显得有些慌乱,但马上又神情自若,回答我:“我自己在这里租的房子,不行吗?”我一听,就知道她在搪塞我:“骗人,你不是说攒钱买房子吗,你不让我租大点的房子,自己却跑来租房?再说你啥时租的房子,怎么没告诉我?”小繁被我问急了,也不想解释了,说:“好吧,随你怎么想吧。我是和别的男人一起住了,而且我们俩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你不是说要离婚吗,那咱尽快办手续吧。”说完,小繁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我又一路追她,跟着她来到她姑姑家。在她姑姑家门口,我告诉小繁:“没买房子是我的错,随便怀疑你也是我的错。看在孩子的份上,咱们别离婚了,再给我一起机会吧。”“不可能了,咱们没有机会了。”小繁绝情地把我关在了门外。

  (文中人物为化名)

  采访手记

  采访结束了,阳旭神色黯然,他说:“我和小繁的故事,真的像电视剧一样曲折离奇。我现在才知道,门不当户不对的日子真的不好过,这几年我一直在很大的压力下生活,天天拼命挣钱,尽自己最大努力去爱小繁,唯恐自己被她家人瞧不起。可是最后,我们还是要面临分手的结局。”

  是的,婚姻不等同于爱情,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和家庭无关,而婚姻就不同了,是两个家庭的结合。家境的悬殊和生活环境的不同,的确会让两个人婚姻面临重重困难,如果主人翁稍有意志不坚定,就会造成婚姻的失败。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