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上的婚礼

在雅鲁藏布江流域的青青草原上,有一户游牧藏民,母子俩相依为命。老阿妈头发花白,满脸皱纹;儿子阿桑个头矮小,身体瘦弱,但喜欢唱歌。老阿妈经常手拿转铃为儿子祈福,希望儿子早日成家。可阿桑每天和牛羊在一起,要找一个新娘多么不容易。   有一天,阿桑躺在草地上睡觉,被一阵歌声惊醒。歌声清纯甜美,肯定是一个漂亮的姑娘唱的。阿桑随即来了精神,马上放声高歌,他的声音高亢洪亮,引得姑娘柔声和唱。   阿桑跳上马,循着姑娘的歌声跑去。在一片雪白的羊群里,藏着一个胖胖的姑娘。阿桑有点失望,正要离去。姑娘害羞地唱起了古老的情歌,犹如天赖之音。阿桑忍不住停下脚步,用歌声与姑娘交流。   姑娘叫卓玛,与家人一起四处游牧,因为孤独便爱上了唱歌。两人有相同的爱好,很快走到了一起。   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卓玛的父母嫌阿桑身体瘦弱,不同意这门婚事。可在卓玛苦苦的哀求下,老阿爸倒是同意了,但他提了一个条件,只要阿桑能把卓玛抱回家,就把女儿嫁给他。   从卓玛家的帐篷到阿桑家的帐篷,足足有30里。要把卓玛抱回去,简直是公羊下崽——根本不可能。因为卓玛高大肥胖,有180斤;而阿桑矮小瘦弱,只有100斤。阿桑能把卓玛抱起来走上三步都难,更别说是30里路。   老阿爸摆明了就是拒绝阿桑。但阿桑发誓一定要娶卓码为妻,让老阿爸给他一年时间,一定把卓玛抱回家。老阿爸看阿桑意志坚定,就同意给他一年的时间。   阿桑骑着马出发了,他要去找草原大力士。大力士的家住在高高的鸟托山,这里海拔五千多米,沿路都是陡峭的山路,马儿根本上不去。   阿桑把马儿寄留在一户老藏民家,自己便徒步往山上走。可他还没有走多久,就感觉空气稀薄,走路都喘着粗气。就这样,他歇一歇,走一走,一直走了一天一夜,终于看见大力士的家了。阿桑又累又饿,天旋地转,一头栽倒在大力士扎西的门前。   扎西正在喝酥油茶,突然听到外面“扑通”一声,他赶快走出帐篷,只见雪地里倒着一个矮瘦的小伙子。扎西把轻如小羊的阿桑提进帐篷,喂了他一口酥油茶,他才缓缓醒来。阿桑仰望扎西,他身材魁梧,肌肉发达,不愧是草原上的第一大力士。   阿桑挣扎着爬了起来,跪在大力士的脚下说:“大力士阿哥,请教我练力气吧!”扎西看着矮瘦的阿桑,摇摇头说:“你太矮瘦了。成不了大力士。”   阿桑把自己与卓玛的爱情故事讲给了扎西听。扎西沉默了很久才说:“我可以帮你。但你不一定吃得了这样的苦。”   扎西向阿桑讲起练成大力士的经过,他说父母早早死去,为了养五个妹妹,就砍后山的树去换钱。他天天扛树下山,不知不觉中就练就了一身的好力气。在比赛中夺了冠。   阿桑听了心中发凉,自己在这条陡峭的山路上空手行走都难,更别说扛树下山了。扎西看到阿桑有点害怕的样子,说:“我看你还是明天回去吧!你吃不了这样的苦的。”阿桑想起离别时卓玛期望的眼神。咬紧牙关说:“我明天去扛树!”   第二天,阿桑和扎西一起去砍树。   扎西选了一棵又粗又壮的大树,阿桑选了一棵瘦弱的小树。扎西在山路上健步如飞,很快走得无影无踪。阿桑举步艰难,汗流满面。天黑的时候,阿桑还在山顶如蜗牛爬行。而扎西已经下山返回了。就这样,阿桑三天才能扛一次树下山,但他没有放弃,一直坚持着。   一年后,阿桑回来了,他看上去依然瘦弱。他又来到卓玛家求亲,说自己现在绝对可以把卓玛抱回家。老阿爸无奈地同意三天后让阿桑来娶卓玛。但有一个条件,如果让卓玛落地,送亲的队伍马上回去。阿桑答应了。   喜日到了。阿桑身穿新郎盛装,信心十足地来接新娘,可帐篷内却坐着两个新娘。她们虽说一样高,但一胖一瘦,都用绣着鸳鸯的红布盖着头。   老阿爸微笑着说:“阿桑,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可以选择瘦的那个姑娘,她可比卓玛漂亮,而你也有机会挑战成功。”阿桑坚定地摇着头,他就是要娶卓玛。阿桑毫不犹豫地抱起胖姑娘就走,送亲的队伍随他而去。   阿桑抱着新娘一口气走回了家,大家送给他最热烈的掌声。新娘被掌声惊动,突然揭开红盖头。露出了一张男人的脸,大家都被搞傻了。只见送亲的队伍后面,老阿爸手牵一个瘦高的新娘走了过来,阿桑揭开盖头,竟是卓玛。   原来阿桑走后,卓玛为了减肥每天只吃一点牛奶,好让阿桑把她抱回家。老阿爸看卓玛减肥后更加漂亮,就舍不得把女儿嫁给阿桑。于是便让卓玛的哥哥扮成新娘来考验阿桑。没想到阿桑对卓玛情有独钟,坚持要选胖姑娘。老阿爸被阿桑的坚定感动了,拉着卓玛跟了过来。没想到阿桑力气真大,一口气把卓玛的哥哥抱回了家。   大家都被新郎新娘的真爱感动了,双手合十为他们祝福。老阿妈高兴地端出大块大块的羊肉。倒满大碗大碗的青稞酒。   大家席地而坐,大碗喝酒,大口吃肉。阿桑兴奋地喝了几大碗青稞酒,脸色通红。   有人问阿桑:“你是怎么练成大力士的?”阿桑羞涩地说:“是卓玛赐给我的力量。”   原来阿桑走的那天,卓玛送了他一块石头,说那代表着他们坚定的爱情。卓玛还告诉阿桑,如果想她了,就放一块石头在口袋里。她要时刻待在他身边。于是阿桑天天扛树,想卓玛了,就放一块石头在口袋里。一年后他还是只能扛起一棵小树,只是背上多了一袋石头。大家顺着阿桑的目光望去,那口袋里的石头起码有两三百斤重。

1   2003年我在德国法兰克福大学读艺术,为了省钱便在一座离学校不远的小镇上租了一间破旧的公寓。公寓是在一楼,门口有木制的栅栏,栅栏上的白漆掉了一片,上面缠满了绿色植被。   为了解决生活费和学费,我没日没夜地打工赚钱,求学期间,一度消瘦了很多。   那是一个夏天的午后,我拖着疲惫的身子从学校回来,掏出钥匙开门时,一个略带沙哑的中年男人的声音传来:“我关注你很久了。”   阳光很好,隔着半米多高的栅栏,我看到了一名微胖长满络腮胡子的德国男人,他浅卷的棕色头发下是一双碧绿的眼睛,宛若琥珀。他穿着酒红色宽松T恤和米色短裤,手中拿着啤酒瓶,冲我微笑。可他扭曲的面部表情告诉我,或许他不笑更好看些。   这是我在这里住了将近半年后,第一次和邻居照面。也许是我太忙碌了,也许是我的邻居太安静了。总之,这突如其来的打招呼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你都没注意到花开了吧?”他问我。   我下意识地看向栅栏上的植被,绿叶间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黄色的小花,深呼吸一下,还能闻到淡淡的清香,但花香并未除去我满身的疲倦。   “你能来我家喝杯茶吗?”他喝了口酒看着我。   他的问题让我有些局促不安,大脑里不禁飘过十万个为什么,实在想不出一个他邀请我喝茶的原因。   “其实,我是想让你当我的模特。”他有些乞求般地看着我,最后又补充了一句,“有报酬,20欧元1小时。”   这个价钱要比在中餐馆洗盘子高多了,我忍不住点了点头。   “太好了。”他兴奋得手舞足蹈,热情地邀请我去他家。   我带着笑意绕过栅栏,去了他家。   闲聊几句后得知这个德国男人叫约瑟夫,是一名画家。我想他应该是一名疯狂的画家,因他的家几乎都塞满了他的画。他洋洋得意地给我介绍着他每一幅画的创作灵感,我被一幅挂在客厅墙上的抽象画吸引了。那是一名穿着艳红旗袍,头发乱糟糟地遮挡着三分之二的脸的女人,五官只露出一双惨白的唇,她怀里那只黑色的猫黄色的瞳仁里尽是幽怨。我很好奇这是怎样的一个女人。   “每次3个小时,你觉得怎样?”约瑟夫看出我对那幅画的好奇,但并没像刚才那么滔滔不绝地给我讲起他的创作灵感,而是直接和我谈每天做模特的时间。   “很好。”我笑着说。   2   那个周日是我第三次去他家。我像雕塑般坐在一把临窗的高脚椅上一动不动,并不比在中餐馆洗盘子轻松多少。时间静静的,阳光透过百叶帘细细地打在我的身上。这是自到德国以来,我第一次认真地感受阳光。一回想,才忽然觉得自己一直都过得很匆忙。匆忙地上课,匆忙地打工,为了学业,为了生计,我匆忙到忘了自己。   连日来的疲顿让我有些困意,正在我打盹时,有人推门而进,我一下子清醒过来。一个微胖的穿着碎花裙的德国女人出现在门口,她看到眼前的一切,眼中急速闪过一丝哀伤,随后嘴角又挂上一抹温暖的微笑。我想这便是约瑟夫的太太了吧。   “我的太太汉娜刚从爱琴海度假回来,需要休息,我们去院子里吧。”约瑟夫说。   我和汉娜打了声招呼便随约瑟夫去了公寓前面的小院。   天气很好,冷暖相宜。公寓旁的参天大树枝繁叶茂,树叶随着微风轻轻摇晃。街道对面几株花树上,淡粉色、淡紫色的花朵开得很旺,细听之还能听到蜜蜂采蜜的声音。我闭上眼,感受着难得的清闲。   约瑟夫把画板放在石桌旁,没有继续刚才的画作,而是注视着我。   汉娜没有休息,端出一壶茶,喊我们一起喝。三人便坐在藤椅上,晒着太阳,有一搭无一搭地聊天。   “你很像我们的一个故人。”汉娜微笑着对我说,顿了一下又补充道,“你几乎就是她。”   我笑着不知如何接话。   “佩妮,今天就到这里了,我需要回画室把这幅画完工。”约瑟夫突然起身说,拎起画板就进了屋。也许艺术家的心情就如同这里的天气般阴晴不定,我点了点头,也准备回家。   “佩妮,下周三来我家吃曲奇啊,一定要尝尝我的手艺。”汉娜突然邀请我。   盛情难却,我便答应了。异国他乡,有个可以做客的地方也挺好。   3   周三,天飘着雨,微冷。   我放学后,依稀闻到了隔壁飘来的曲奇香气。这让淋了雨的我恨不得马上就去约瑟夫家喝杯热咖啡,再吃几片刚烘焙好的曲奇。   按响门铃时,系着白色围裙的汉娜给我开了门,看到我,她露着微笑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满屋子都氤氲着巧克力酱和牛奶的香气。   “喝茶还是咖啡?”汉娜端来一盘刚出炉的曲奇放到桌子上。   “咖啡。”我坐下,并没有看到约瑟夫,他应该不在家。   “佩妮,你知道约瑟夫为什么找你做画模吗?”汉娜冲好咖啡时问我。   我摇了摇头。   “因为你长得很像12年前的简。”她看着我说,“简是约瑟夫的前妻。”   我有些意外,同时疑惑汉娜告诉我这些的原因。   汉娜望着客厅上的那幅穿旗袍女人的画淡淡地说:“那就是简。”   有哪个女人能在谈起自己老公心中的另外一个女人时,表情能如此之淡呢?西方女人又如何?可汉娜淡淡的语气让我不禁为之一动。她不仅要与约瑟夫相濡以沫,更是与一幅画朝夕相处,这需要怎样的度量。   “简的性格有些孤僻,却是个很善良的人,收留过很多流浪猫,她和约瑟夫婚后两年因厌食症病逝了。”汉娜讲起了简,“她生前很瘦,喜欢穿旗袍,约瑟夫便画了无数张关于她的画,最后留下了这张,其余的都被他扔进了火炉。”   我有些唏嘘。   汉娜收回目光笑着说:“快尝尝我的曲奇味道怎样?”   “比店里卖的都要好吃。”我吃了一块便十分惊讶于她的烘焙技术。   “这是约瑟夫喜欢的味道。”汉娜幸福一笑,“我给他做了十几年啦,熟能生巧。”   4   再次去约瑟夫家时已时隔一周。   “对不起,这段时间我一直在画室赶画。”约瑟夫冲我歉然一笑。   “我想以后我不需要画模了。”他疲倦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喜色说,“我连日来终于把我想要的感觉画出来了。”   “我还没见过这段日子你画的画呢。”我有些失落,我将失去这么好的一份兼职。   约瑟夫异样地注视着我,良久良久,他缓缓地说:“佩妮,其实我这段时间正在打算搬离这里,和汉娜一起。”   我跟我的邻居认识还不到一百天便听到他们要离开的消息,我有些舍不得,忍不住问:“为什么呢?”   “因为我在这里住得太久了,是时候去开始新生活了。”约瑟夫瞧着窗外的景,忽而又有些伤感地说:“你可以给我一个拥抱吗?佩妮。”我正不知所措时,汉娜来到客厅,她冲我微笑点头示意。于是,我便给了约瑟夫一个拥抱。   约瑟夫家搬走后,邻家公寓一直空荡着,我也恢复了往常的匆忙。就当我匆忙得再次忘记自己时,我忽然收到一份快递。   那是个午后,阳光斑驳地透过公寓旁的参天大树洒落在门前的那片空地上。我拆开包裹,里面是一幅画。画上也是个午后,绿色的植被上挂满了小花,公寓前的台阶上站着一名穿着淡蓝色长裙,白色板鞋,双手放在额前眯着眼仰望天空的女子。这分明就是约瑟夫第一次跟我打招呼的那个午后,而画上的女子便是我。只是细看之,这名女子又比我清瘦了些。   包裹里还有一张相片,是约瑟夫和汉娜的结婚照。相片后面写着一行小字:谢谢你的出现,让我终于从缅怀中走出,从而鼓起勇气再次踏入殿堂,约瑟夫。我看到相片上汉娜幸福的样子,忍不住落泪了。为约瑟夫对简的执着感动,更为汉娜多年对约瑟夫的守候感动。   爱是时光里的向阳花,太阳会东升西落,花会结果。

保姆式的贴身爱   2007年6月,陶秋洁告别失意的上海滩,去深圳“投靠”那个在大学时代就没正眼瞧上两眼的同班同学周绪平。   三年前,陶秋洁和周绪平毕业于重庆对外贸易经济学校计算机专业。在校期间,周绪平因为长期把课桌收拾得过于整洁,以至受到众多老师的表扬,称他的爱美之心胜过了班上任何一个女生,从而让女生们“同仇敌忾”。毕业后,陶秋洁去了上海,两年后她决定换个环境。当她在校友群中感叹自己命运多舛时,同学们纷纷向她表达了慰藉,唯有周绪平例外——他直接发给她一条手机短信:到深圳来,我收留你。   彼时,周绪平在宝安区一家电子公司做品质管理员,他给陶秋洁租了一间房,但糟糕的是她找工作未果,周绪平却辞职了。   周绪平安慰陶秋洁,“时下深圳很流行‘捆绑求职’,我辞职就是为了和你尝试这种方法帮你找到工作。所谓‘捆绑求职’,就是两人搭配在一起找工作,用人单位往往会因对一方的器重而同时接纳另一方……”   不等周绪平说完,陶秋洁赶紧抢占先机:“你咋这么不要脸呢?人家凭什么在器重我的同时,还要被迫接受你?”周绪平大笑。   8月底,周绪平和陶秋洁终于一起进入到南山区一家电子公司品管部和行政部上班。周绪平每餐坚持给她打饭,陶秋洁的心被周绪平的热情融化。这天中午在食堂吃饭时,陶秋洁扒了两口饭突然停下了筷子,她决定再也不给周绪平留面子:“周绪平,你太过分了!咱们是同学,你喜欢我,不可以直说吗?干吗总往我的饭底下埋鸡块?你看你都瘦成啥样了,还总把好吃的给我,你让姑娘我芳心何忍?你赶紧把身体吃壮点吧,不然,我凭什么答应你。”   为爱炼就一身好本领   2010年2月,因为金融危机,两人决定回重庆发展。   然而,回到重庆陶秋洁倒是很快应聘到一家公司做行政,而周绪平很难找到满意的工作。   每天,周绪平和秋洁一起出门,他先送她去上班,然后到处找工作。赶在女友下班之前,周绪平必须赶回出租屋,完成买菜、做饭、摆好碗筷等等一系列动作。吃完饭,还要给她按摩一小会儿。送她去上班后,再回来洗衣服,洗碗,打扫卫生。   小小的出租屋十分简陋,但周绪平对整洁程度的追求,远远超过了陶秋洁印象中他对课桌的标准,而且各种布置极具人性化:把床脚垫高一块砖,以便让陶秋洁躺在床上能用最舒服的角度看电视。卫生间已经非常窄,他便在门上挂一面大镜子,一来可以在视觉上感觉宽敞一些,最重要的是可以方便陶秋洁在清晨上卫生间的同时擦脸,这样至少可以节省十分钟的时间让她多睡一会儿。墙壁上的涂料已经脱落,周绪平便独出心裁地把每天买来查看招聘信息的报纸派上用场,选用色彩优雅的房地产广告贴在墙上,每天更换,让陶秋洁一进屋就产生“每天换一套新房”的感觉……   有这样一个体贴入微的男友,陶秋洁怎能不感动!可周绪平说:“对你好是必须的!何况大丈夫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话虽这么说,陶秋洁依然担心久久找不到工作的男友会厌倦这种保姆式的生活。一天晚上,当周绪平向她津津乐道家中每一个布置的理由,她由衷地赞赏道:“你太有才了!还愁在别的领域找不到工作吗?”   周绪平定定地看了陶秋洁足足一分钟,猛一拍大腿:“一语惊醒梦中人!我既然有这方面的才华,为什么不好好地利用起来?”   陶秋洁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周绪平要干什么。2月底,答案被揭晓:周绪平到重庆新洁净家政公司当了一名普通的保洁员!他每天被一些大姐阿姨领着,到客户家里做卫生。他的计算机专业,年轻帅气的形象,都会成为同事和客户的话题。   男友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来,陶秋洁以为他破罐子破摔了。可几天下来,陶秋洁发现自己错了,周绪平很喜欢这份工作,没事还和她分享工作中的“趣事”:“上午在一家别墅清洗完鱼缸的时候,直接把自来水放进了缸里,把主人气得吐血,原来是要先把自来水放出来放一段时间,让里面的碱性物质挥发掉,否则鱼就会死掉。下午又摔坏了人家一个精美烟缸,一周的工资又泡汤了……”末了,他总结道:“看来我要学习的地方太多了。”   男友竟把悲剧当趣事,可见他多么热爱这一行!做保洁可不轻松,特别是冬天,长期使用清洁剂、冷水,周绪平的双手长满冻疮,龟裂处淌着血渍。面对女友的痛惜,周绪平总有自己的说辞:“屋子需要保洁,爱情更需要,我所做的一切可都是为了我们的爱情……”   “第一名男保姆”圆梦   为了两人将来的婚姻有更好的经济基础,周绪平的工作热情更高了,他的双手越来越粗糙就是证明。所以每天早上上班之前,陶秋洁必定要做一件事情就是替男友的双手抹上厚厚的护肤霜。那种痒酥酥的感觉,才真的让周绪平感到幸福呢。   女友的护肤霜是催化剂,周绪平的干劲更大了。他的付出终于得到了一点回报,2012年初,他被家政公司提拔为渝北区分店的储备店长。   4月,陶秋洁的父亲到重庆来办事,顺便来看看女儿。小小的出租屋那么简陋,可每一个角落都凝聚了那小子的心血。走进这间屋子,每一分钟,他都能深切地感受到那小子对女儿深切的爱。   陶秋洁的父亲彻底放心了,晚上,他把周绪平叫出去逛街,苦口婆心:“小周,你对秋洁好,我全感受到了,但男人毕竟要有事业,我还是希望你干点正事儿。需要资金,我可以帮你。”   周绪平说:“我做梦都想给秋洁一份稳定的生活。我做‘男保姆’是有理由的,我仔细考察过了,保洁这一块市场大,投资最小,风险也小,特别适合像我这种白手起家的人做,我打算待机会成熟就开一家家政公司。这两年我是在铺路,我得熟悉这一行的内幕、发展客户……我不允许自己失败,能不一步一步走扎实吗?”   陶秋洁的父亲瞪大了双眼:“你小子的决心太大了!为了干好一件事,你能够花这么长的时间,吃这么多的苦。我女儿没看错你。”周绪平笑了:“我也没有看错秋洁。我没有把自己的想法告诉过她,但她从来没有嫌弃我这个男保姆。”   2012年10月,第三届职业技能大赛在重庆拉开大幕。周绪平报名参加了家政服务技能比赛项目,并以绝对优势闯进总决赛。在进入决赛圈的30强选手里,周绪平的性别,让他成为焦点。擦玻璃、拖地板、清洁水龙头……周绪平一路过关斩将,每一关都做得得心应手,无论速度和清洁度都远高于其他选手,最终毫无悬念地夺得冠军!   在颁奖的时候,周绪平幽默地说:“向所有被我PK下去的阿姨、姐姐们致歉,我能夺冠是因为我有一样秘密武器——爱情。为了爱情,我可以将任何一件事情做到最好……”台下,陶秋洁的眼中早已盛满了幸福的泪水。   就这样,周绪平一战成名,媒体亲切地称他为“第一名男保姆”。他从此成了公司招牌,很多客户都打来电话,指定要他上门做保洁。   2012年底,周绪平苦心浇灌了近3年的梦想终于开出了最美的花,公司准备采用加盟连锁的方式,把一家分公司交给他独立经营。周绪平目前仍然居住在那间小小的出租屋里,而且一回到这间屋子,他的身份就立马恢复成“男保姆”。所以,他的双手注定永远只能那么粗糙,所以,今生他注定只能牵陶秋洁一个人的手。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