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画一张向日葵的脸

一   他在街头给别人画肖像,那一天,他遇到了一个令他难忘的女人。那是个忧郁的女子,他清晰地看到她脸上滑落的泪水。莫名地,他的心跟着隐隐作痛。如果可以,他多想,把她脸上的泪水移到他的脸上来,把她心中的痛楚移到他的心上来。他鬼使神差一般,望着她,不自觉地为她画起像来。   画里的她是带着明媚欢颜的,他为她隐去了那滴眼泪,他想用这幅画告诉她,她笑起来会更美。   他跟在她的后面,迟迟没有勇气把画作给她。直到她回了家,万幸的是,她就住在他的对面。   “怎么以前就没注意到她呢?”他为自己曾经的粗心感到沮丧。   他知道自己没有办法用言语去给予安慰,于是选择偷偷地将一张张画纸贴在窗前给她鼓励。那画纸上是她的脸庞,简单的线条,却都是清一色的笑脸。如同向日葵一样,绽放着火一样的对生命的热情。   二   那天,她刚刚接到男友的来电,五年的恋爱关系在五秒钟里被否定得一干二净,她强忍着不在人群中哭出来,可是一滴泪还是不由自主地落下,是的,只有一滴泪,她以为被风吹散,却还是被他看到了。   她不知道,就是她的这一滴泪,在他那里却变成了恣意汪洋,变成了惊涛骇浪。   她整整两天没有走出自己的屋子,父母心急如焚,怎么劝也安慰不了那颗受潮的心。只有跟着她长吁短叹。   全家人的生活都跟着陷入泥潭,阴霾重重。   无意间,她打开窗帘,看见对面的玻璃窗上贴着一张大大的笑脸,那笑脸看着那么眼熟,很像快乐时光中的自己呢。   她惊讶地发现,那玻璃窗上的笑脸每天都会换一张新的,线条不一样,颜色不一样,唯一不变的是笑脸。   接下来的日子里,她竟然有些依赖那些笑脸了。每天早上,只要看到那些笑脸,即便是雨天,依然会感到心头升起阳光。她很想知道,那个每天不停画笑脸的人是谁,但她一次都没有在窗前见到过。   她永远也不知道,这个给她画像的男孩曾经那么近那么近地跟在她的身后,如果她转一下身,没准就会和他撞个满怀呢。   那些笑脸,就如同引她攀爬的藤一样,令她在低谷里,有了向上的勇气。   那些笑脸,将她心底的伤疤完完全全地愈合了。   她终于下了决心,要去看看对面这棵向日葵。   三   她有些忐忑地敲响了他家的门。   一个发髻凌乱,憔悴不堪的老妇人开了门,问起家里是否还有其他人的时候,老妇人长长地叹口气说,“都走了,一个接着一个,我那不讲信用的老头子,说好了一起走,他却先走了。还有我那苦命的儿子,得了肺癌,也走了。唉,现在就剩我一个孤老太太。”   她的心一紧,仿佛被某种东西攫住了一般。   “那么,能告诉我,您家窗户上的那些笑脸是怎么回事吗?”   “那是我儿子让我那么做的,我不知道那几天他怎么了,为什么拼了命一般地画啊画的。为了画这一张张不同的笑脸,他吐了很多血,不然他还能多活一些日子的啊。”老妇人开始抽噎,“他告诉我,让我每天在窗户上贴一张不同的笑脸,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但我还是听从了他的遗愿,这也算是我怀念他的一种方式吧。”   她呆愣在那里,仿佛听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故事。可是现实告诉她,一切都是真的,一个喜欢她的男孩儿,在临终的时候拼了全力,只为能让自己爱的人重新快乐起来。   她认真地看着那些笑脸,没错,那画的就是她,虽然线条简单,但她能准确无误地认出来。她看到每幅画的旁边都写着一句话:只有爱笑的女孩子,运气才不会太差。   她告诉自己不能流泪,她不能辜负男孩的那颗心,她必须让自己的心,始终蘸着阳光,写出一首首向上的诗。   她拥抱着那个因为伤心而不停颤栗着的老妇人,轻轻地说:“如果您愿意,以后我就是您的女儿。”

保姆式的贴身爱   2007年6月,陶秋洁告别失意的上海滩,去深圳“投靠”那个在大学时代就没正眼瞧上两眼的同班同学周绪平。   三年前,陶秋洁和周绪平毕业于重庆对外贸易经济学校计算机专业。在校期间,周绪平因为长期把课桌收拾得过于整洁,以至受到众多老师的表扬,称他的爱美之心胜过了班上任何一个女生,从而让女生们“同仇敌忾”。毕业后,陶秋洁去了上海,两年后她决定换个环境。当她在校友群中感叹自己命运多舛时,同学们纷纷向她表达了慰藉,唯有周绪平例外——他直接发给她一条手机短信:到深圳来,我收留你。   彼时,周绪平在宝安区一家电子公司做品质管理员,他给陶秋洁租了一间房,但糟糕的是她找工作未果,周绪平却辞职了。   周绪平安慰陶秋洁,“时下深圳很流行‘捆绑求职’,我辞职就是为了和你尝试这种方法帮你找到工作。所谓‘捆绑求职’,就是两人搭配在一起找工作,用人单位往往会因对一方的器重而同时接纳另一方……”   不等周绪平说完,陶秋洁赶紧抢占先机:“你咋这么不要脸呢?人家凭什么在器重我的同时,还要被迫接受你?”周绪平大笑。   8月底,周绪平和陶秋洁终于一起进入到南山区一家电子公司品管部和行政部上班。周绪平每餐坚持给她打饭,陶秋洁的心被周绪平的热情融化。这天中午在食堂吃饭时,陶秋洁扒了两口饭突然停下了筷子,她决定再也不给周绪平留面子:“周绪平,你太过分了!咱们是同学,你喜欢我,不可以直说吗?干吗总往我的饭底下埋鸡块?你看你都瘦成啥样了,还总把好吃的给我,你让姑娘我芳心何忍?你赶紧把身体吃壮点吧,不然,我凭什么答应你。”   为爱炼就一身好本领   2010年2月,因为金融危机,两人决定回重庆发展。   然而,回到重庆陶秋洁倒是很快应聘到一家公司做行政,而周绪平很难找到满意的工作。   每天,周绪平和秋洁一起出门,他先送她去上班,然后到处找工作。赶在女友下班之前,周绪平必须赶回出租屋,完成买菜、做饭、摆好碗筷等等一系列动作。吃完饭,还要给她按摩一小会儿。送她去上班后,再回来洗衣服,洗碗,打扫卫生。   小小的出租屋十分简陋,但周绪平对整洁程度的追求,远远超过了陶秋洁印象中他对课桌的标准,而且各种布置极具人性化:把床脚垫高一块砖,以便让陶秋洁躺在床上能用最舒服的角度看电视。卫生间已经非常窄,他便在门上挂一面大镜子,一来可以在视觉上感觉宽敞一些,最重要的是可以方便陶秋洁在清晨上卫生间的同时擦脸,这样至少可以节省十分钟的时间让她多睡一会儿。墙壁上的涂料已经脱落,周绪平便独出心裁地把每天买来查看招聘信息的报纸派上用场,选用色彩优雅的房地产广告贴在墙上,每天更换,让陶秋洁一进屋就产生“每天换一套新房”的感觉……   有这样一个体贴入微的男友,陶秋洁怎能不感动!可周绪平说:“对你好是必须的!何况大丈夫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话虽这么说,陶秋洁依然担心久久找不到工作的男友会厌倦这种保姆式的生活。一天晚上,当周绪平向她津津乐道家中每一个布置的理由,她由衷地赞赏道:“你太有才了!还愁在别的领域找不到工作吗?”   周绪平定定地看了陶秋洁足足一分钟,猛一拍大腿:“一语惊醒梦中人!我既然有这方面的才华,为什么不好好地利用起来?”   陶秋洁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周绪平要干什么。2月底,答案被揭晓:周绪平到重庆新洁净家政公司当了一名普通的保洁员!他每天被一些大姐阿姨领着,到客户家里做卫生。他的计算机专业,年轻帅气的形象,都会成为同事和客户的话题。   男友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来,陶秋洁以为他破罐子破摔了。可几天下来,陶秋洁发现自己错了,周绪平很喜欢这份工作,没事还和她分享工作中的“趣事”:“上午在一家别墅清洗完鱼缸的时候,直接把自来水放进了缸里,把主人气得吐血,原来是要先把自来水放出来放一段时间,让里面的碱性物质挥发掉,否则鱼就会死掉。下午又摔坏了人家一个精美烟缸,一周的工资又泡汤了……”末了,他总结道:“看来我要学习的地方太多了。”   男友竟把悲剧当趣事,可见他多么热爱这一行!做保洁可不轻松,特别是冬天,长期使用清洁剂、冷水,周绪平的双手长满冻疮,龟裂处淌着血渍。面对女友的痛惜,周绪平总有自己的说辞:“屋子需要保洁,爱情更需要,我所做的一切可都是为了我们的爱情……”   “第一名男保姆”圆梦   为了两人将来的婚姻有更好的经济基础,周绪平的工作热情更高了,他的双手越来越粗糙就是证明。所以每天早上上班之前,陶秋洁必定要做一件事情就是替男友的双手抹上厚厚的护肤霜。那种痒酥酥的感觉,才真的让周绪平感到幸福呢。   女友的护肤霜是催化剂,周绪平的干劲更大了。他的付出终于得到了一点回报,2012年初,他被家政公司提拔为渝北区分店的储备店长。   4月,陶秋洁的父亲到重庆来办事,顺便来看看女儿。小小的出租屋那么简陋,可每一个角落都凝聚了那小子的心血。走进这间屋子,每一分钟,他都能深切地感受到那小子对女儿深切的爱。   陶秋洁的父亲彻底放心了,晚上,他把周绪平叫出去逛街,苦口婆心:“小周,你对秋洁好,我全感受到了,但男人毕竟要有事业,我还是希望你干点正事儿。需要资金,我可以帮你。”   周绪平说:“我做梦都想给秋洁一份稳定的生活。我做‘男保姆’是有理由的,我仔细考察过了,保洁这一块市场大,投资最小,风险也小,特别适合像我这种白手起家的人做,我打算待机会成熟就开一家家政公司。这两年我是在铺路,我得熟悉这一行的内幕、发展客户……我不允许自己失败,能不一步一步走扎实吗?”   陶秋洁的父亲瞪大了双眼:“你小子的决心太大了!为了干好一件事,你能够花这么长的时间,吃这么多的苦。我女儿没看错你。”周绪平笑了:“我也没有看错秋洁。我没有把自己的想法告诉过她,但她从来没有嫌弃我这个男保姆。”   2012年10月,第三届职业技能大赛在重庆拉开大幕。周绪平报名参加了家政服务技能比赛项目,并以绝对优势闯进总决赛。在进入决赛圈的30强选手里,周绪平的性别,让他成为焦点。擦玻璃、拖地板、清洁水龙头……周绪平一路过关斩将,每一关都做得得心应手,无论速度和清洁度都远高于其他选手,最终毫无悬念地夺得冠军!   在颁奖的时候,周绪平幽默地说:“向所有被我PK下去的阿姨、姐姐们致歉,我能夺冠是因为我有一样秘密武器——爱情。为了爱情,我可以将任何一件事情做到最好……”台下,陶秋洁的眼中早已盛满了幸福的泪水。   就这样,周绪平一战成名,媒体亲切地称他为“第一名男保姆”。他从此成了公司招牌,很多客户都打来电话,指定要他上门做保洁。   2012年底,周绪平苦心浇灌了近3年的梦想终于开出了最美的花,公司准备采用加盟连锁的方式,把一家分公司交给他独立经营。周绪平目前仍然居住在那间小小的出租屋里,而且一回到这间屋子,他的身份就立马恢复成“男保姆”。所以,他的双手注定永远只能那么粗糙,所以,今生他注定只能牵陶秋洁一个人的手。

1930年深秋,巴黎沐浴在一片香风馥雨里。一个多雨的午后,她去宋庆龄在巴黎的临时寓所参加华人聚会。屋内,满室高朋谈笑风生,窗外雨珠敲打着快乐的音符。她捧着莫奈的画册,坐在远离人群的角落,就着雨声,慢慢翻阅。她觉得自己前世是画家笔尖的一缕月魂,留待今生邂逅缤纷的色彩。还是妙龄少女时,她就对父母说,艺术注定是她最好最后的归宿,她的生命注定只属于绘画。   她是“民国奇人”张静江的掌上明珠,巴黎画坛如日中天的新起之秀张荔英。   张荔英童年在法国度过,打小她就表现出非同寻常的艺术天赋。父亲张静江酷爱艺术,注重书画功夫,喜仿八大山人,爱练行书。他早年留学法国,不但学问渊博,才识过人,在商界也长袖善舞,曾在经济上资助孙中山及同盟会,因此深得孙中山器重,称他为“革命圣人”。张静江有五个女儿,个个貌美如花,聪明可爱。他十分重视子女们的教育,给她们西方开放式教育和生活。她们都先后在欧美读书,身上有一种自然爽朗的神气和潇洒大方的仪态,让当时上海人耳目一新,奉为摩登的典范。张荔英排行老四,对绘画有天生的好感觉,颇受张静江钟爱,他有意把她培养成艺术家,特意聘请了一位苏联油画家到家中教她绘画,让她接受美术启蒙教育。张荔英的童年和少年都泡在钢琴和色彩里。母亲姚蕙,能诗会画,中国传统文化底蕴深厚,她又深受熏陶,可谓是“中西合璧”的名门闺秀。   张荔英遗传了江南女子的妩媚温婉,娇小秀气,姿容秀美,表面上像个柔弱女子,其实则不然,她崇尚英雄,性格刚强,绘画之余喜欢打网球、骑马打猎,全无一般豪门闺秀的文弱气。高中毕业后,她进入美国纽约艺术学生联盟进修一年,后赴巴黎美术专科学校接受私人美术训练,如饥似渴地学习塞尚和凡高的画法。终身与艺术结缘,抱定独身主义,就是那时候下的决心。开明的张静江,尊重了女儿的选择,没强加干涉。   张荔英在巴黎美专一读就是四年,她以独特的美术天赋,深刻体悟西方美术技法与审美精髓,西为中用,她注重画面中形体和色彩间的布局,力求达到一种和谐感,开创出清雅宜人、华而不艳的画风。年仅24岁的张荔英首次参加巴黎秋季沙龙,就受到艺评家赞赏。后来,她的作品多次入选独立沙龙及杜勒利沙龙。在20世纪30年代,亚洲女性画家的作品能够登上巴黎雄奇瑰丽的美术殿堂,极难能可贵,这对张荔英来说,是莫大的肯定与骄傲。   她没想到,在她的绘画事业如日中天时,她的爱情会在这个秋天,这个平常的聚会上,轰然开场。   一切始于那个姗姗来迟的男人。当宋庆龄把他领到她面前时,她的眼睛还停留在手中画册上,莫奈魔幻般的色彩感总让她心醉神驰,在她心目中,世间没什么人能精彩过莫奈的画作。但陈友仁这三个字,还是让她微微抬起头,扫视了一眼面前人。   陈友仁的名字她是熟悉的,巴黎的华侨中,到处流传着他的美谈。陈友仁是民国传奇人物,被誉为“铁腕外交家”,在他担任武汉国民政府外交部长期间,一举收复了武汉和九江英租界,这在中国现代史上是石破天惊的大事情。   她用画家的目光,捕捉眼前这个中年男人的线条:适中身材透着凛然气势,笔挺西服彰显出沉稳气度,金丝眼镜缓和了面部线条的冷峻,上颚浓密的胡须让整张脸生动亲切起来。用眼睛捕捉瞬间美好,是张荔英所醉心的印象派精髓,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实实在在地捕捉到了瞬间的美好。这感觉让她心如鹿撞。刹那间,她的脸绯红了,茫然中,她情不自禁地把手伸向陈友仁。当她的小手被握在他的掌心时,他们对视了一眼,便迅速分开,可心底却似乎有千丝万缕的视线胶着在一起。再伟大杰出的女性,在爱情上,也是“寻常巷陌”的小女子,心灵深处,她们还是渴望爱。张荔英当然也不例外。   陈友仁说不清,在见到张荔英的那一瞬,心底升腾起的那种怜爱疼惜的感觉来自何处。一身巴黎新款大氅的她,微卷短发时髦又俏皮,眼神清澈而迷离,带着几分孤傲清冷,却掩藏不住纯真的气息。这样的不确定,对陈友仁而言是新奇的,他经历过的雨雪风霜,已让心变得模糊而僵硬,他丰富的阅历让他对感情无比确定。张荔英却颠覆了这一切。爱情让他的心重又柔软热乎起来。   这一年,她24岁,正青春年少,是巴黎画坛大红大紫的华人女画家;而他已55岁,原配妻子病逝四年,正走在日薄西山的人生后半程,他政治生涯的巅峰期已过,过着艰难的流亡生活。   “相逢何用早,契合有忘年”。真正的爱情,就是恩赐。陈友仁说,她是上帝送给他的礼物。张荔英也找到了心灵的琴瑟相和,他是她心目中的“天下第一美男子”。她写信给姐妹们说:“从一开始,在巴黎的时候,友仁一直都喜欢绘画,所以当我告诉他我要学美术,他不惊讶,只说那是好事,他帮得上忙……而且他随时都愿意为我摆姿势。”巴黎的日子,花好月圆,他们携手在塞纳河边漫步,并肩去卢浮宫看画展,他陪她参加法国画家沙龙,他们的瞳孔只有对方的影子。   爱情的魔力,一直都是无穷的。横亘在他们间的31岁的差距,早已灰飞烟灭,他们要长相厮守。在那个年代的中国,父母依然是“婚姻大事”的唯一决策者,儿女只能言听计从,绝对没自主选择权。但是张荔英却鼓起勇气,主动写信请求父亲同意。在当时,这算相当前卫的。张荔英在信中表示:自己自幼热爱美术,曾决定终身不嫁,但是在遇到陈友仁后,她抛弃了以前的想法,希望能与陈君结为夫妻。她言辞恳切,语气大胆直接,她要把幸福的机会把握在自己手中。陈友仁也有一信同时寄给张静江,表白他与张荔英间的相爱之情。   张静江气不打一处来,把他们的信撕得粉碎。他气急败坏地说:“陈友仁年仅小我一岁,你要嫁给老头我也没有意见,但不能是陈友仁。”原来,陈友仁在政治上的观点与张静江也大相径庭,张静江是蒋介石的“二哥”,而陈友仁则是个不折不扣的反蒋强硬分子。   父亲的反对,并没令爱情怯步,他们共同穿越了舆论和亲情织成的惊涛骇浪,把爱情的小舟驶向了幸福彼岸。在巴黎,他们举行了简单的婚礼。老夫少妻,艺术家与政治家的结合,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但他们的结合幸福美满,“我刚从诺曼底度蜜月回到巴黎,看到你8月份的来信。是的,我结婚了。我们的婚姻是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因而自然没有政治上的考虑在内。她和你岁数一样大,比你稍许矮一点。她很可爱且富有个性并意志坚强。在这儿的艺术界,她被认为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年轻画家。我非常非常地愉快。”婚后,陈友仁仍被通缉,他们居无定所,过着流亡生活。张荔英给了他极大的安慰,不管多难,她始终跟丈夫站在一起,经风历雨,也吟风弄月。凄风苦雨,让两颗心靠得更近。   在法国期间,张荔英受巴黎印象派艺术馆馆长的邀约,开办一个中国风景画展。陈友仁事无巨细,帮助妻子操办,在艺术上也给了很大支持。抗战全面爆发第二年,他不顾被逮捕的风险,与妻子双双回到祖国。他一面陪妻子游历祖国各地景致,尤其是她祖籍浙江的很多美景,鼓励她坚持创作。另一方面他继续从事抗日救亡活动,为水深火热的祖国不遗余力地奔走。一个新桐初引的清晨,她正对着窗外婉转的鸟鸣梳理头发时,最担心的事发生了,一伙持枪的日军,凶神恶煞般地冲进来,他还来不及将手中那杯亲手为她煮的咖啡递给她,他们双双被逮捕了。那是香港沦陷后第二天。一年后,他们被强迫移居上海,软禁于愚园路1136弄14号。失去自由的漫长岁月里,她成了他的“赵四小姐”,陪伴在他的身边,用女性的柔情照顾他,抚慰他。无奈又屈辱的“囚徒”生活,他们以彼此的爱取暖,以她钟爱的艺术取暖。他给她当模特,她用一幅又一幅肖像画,记录他们生命里的苦痛悲欢和风雅独自。   抗战胜利前夕,陈友仁不幸病逝。凄凄风雨中,她亲手送走丈夫,可他又何尝离开!按他的作息时间度过晨昏,以他喜欢的弧度微笑,听他听的音乐,看他看的书籍。不经意间会在一个寻常的细节里流下泪,恍惚中与他对话,却猛然发现,他已不在。少了生命的另一半,日子不是剩下一半,而是零。   幸好,还有她钟爱的绘画。艺术有时是疗伤的最佳良药。她彻底成为不问世事的艺术家,在绘画里,她找到他的身影,他的声音,他的温暖。也许是因巴黎有太多爱情回忆,让她不敢停留,也许是这个繁华的大都市,映衬得她的孤灯只影更加孤凄。她靠卖画所得,离开了曾无比钟爱的巴黎,前往新加坡定居。她独自在异国他乡生活了四十年,漫长的岁月里,她如牛反刍般一遍遍咀嚼他们灰暗乱世中炽热鲜亮的爱情。   爱到忘年,不只是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