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怒放的爱情 怎载得动这许多愁

  引导语:爱情,婚姻,孩子,这三者之间应该是怎样一种关系?人生,又应该如何解这一道方程?

  不曾怒放的爱情 怎载得动这许多愁

  见面之前,方幽兰已给我发过很多短信,动辄几百字,大段大段的点滴心绪、绵延幽思,诉说着她寂寥的生活。在这片繁芜复杂的心理丛林中,我循迹跋涉,拼凑出了她的故事,以及对她外表的想象图。

  坐在公园树荫下的长椅上,我远远地看到一个身着淡粉色连衣裙的女人走过来,心里微微一揪,她比我想象的还要瘦一点。待到走近,她冲我微微一笑,那幅度不大的微笑,在苍白脸色的反衬下,显得很是无力。

  是的,无力,这就是方幽兰给我的感觉。淡粉色,本该是糅合了女孩气和女人味的可爱颜色,穿在她消瘦的身上,反显得憔悴;老话说“瘦是瘦,精骨肉”,人的精气神足了,瘦也是干练,而一旦让无所适从的彷徨控制了自己,瘦,便是无力。

  试探

  编辑短信,输入收信人号码,发送。

  所有步骤早已在心中想过千百遍,包括那条短信的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符号,我都已经在心中斟酌了无数遍。一气呵成地完成这些动作后,我静静地把手机放在身边,等着屏幕亮起。

  三十秒过去了。六十秒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

  我暗暗松了一口气,也许,他不会理睬的;还是,他只是暂时没看到呢?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屏幕亮了,是老公桂国强的号码,这串数字我太熟悉了,它们刚在屏幕上出现,我的心便瞬间黑暗了。

  我发的短信里,是这么说的:“国强,我是小芬,你最近还好吗?我过得不好,要不是看在孩子的分上,我真的很想和他离婚。我想见你。”

  小芬是桂国强当年的女友。

  5年前,仿佛是一夜之间,身边的小姐妹纷纷结婚了,剩下我一个人形只影单,心里也有些着急。正在那时,亲戚给我介绍了国强,他身高1米8,非常结实,往那一站,就像一座高大的山,让我自然而然地生出依赖感。

  认识一个月,我们就办了结婚仪式,我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捡了这么一个便宜。我只有1米5的身高,长得也很普通,扔在人堆里是最不起眼的那一个,能嫁给国 强这样一个男人,过去做梦都不敢想。“为什么要娶我啊?”新婚之夜,我这样问他。“喜欢你啊,文文静静的,脾气好。再说,我都29岁了,想要有个家安定下 来。”国强淡淡地回答,很快入睡。

  也许是潜意识里头一回觉得,生活不可能这么顺利的,老天也不会这么眷顾我,所以,一个月后,当我无意中从国强钱包的夹层里找出一张女孩的照片时,我比自己想象中要冷静一些。

  我只是哭了,不,甚至连哭都不是,只是眼泪一个劲地流啊流啊流,我怎么会有那么多泪水呢?(经典心情随笔

  待到傍晚,国强下班回来的时候,我脸上的泪痕已是层层叠叠风干成画,他慌了:“你怎么啦?”

  沉默。

  直到国强发现了那张飘落在地上的旧照片。他蹲下来,盯着看了一会儿,却没有捡,只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努力

  国强告诉我,照片上的女孩叫小芬,谈了将近3年,但小芬父母一直嫌弃国强家条件不好,始终没同意。就在和我结婚前3个月,小芬向他提出分手,只身去了外地打工。

  照片上的小芬,身材高挑,身高在1米65以上,脸上洋溢着自信开朗的笑容。看着小芬年轻的脸,我不禁摸了摸自己消瘦的脸庞,那样的笑容,这辈子在我脸上都没出现过几次吧。

  照片最后被撕碎了,我撕的,我还是没有那么大度,但撕不碎的,是我心底的那个结。

  也许你会觉得不可思议,都已经5年过去了,为什么我还要发那样的短信去试探他?

  是的,这些年,他工作一直很忙,每天回家都很累,哪有时间去跟别人发展什么,可我的心,从来都没有放下去。

  因为,5年了,我们还一直没有领结婚证;5年了,我们还一直没有自己的孩子。

  一开始我没把领证当回事。身边很多小姐妹,都是办了酒就等于结了婚,有的是孩子都快生了,为了给孩子上户口才去补办的结婚证,日子也是这样过,挺好。

  可是一年过去了,我的肚子没有动静,两年过去了,还是没有动静……

  我急了,那个噩梦般的夜晚,仿佛成了一道魔咒,压在我通往幸福的路上。

  结婚后不久的一个晚上,大概凌晨两点多吧,急促的电话口述铃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怀孕6个月的姐姐突然大出血,被送往医院了,家中老人年迈体弱,只有叫我前去照顾。

  我永远忘不了那样的场景。殷红的血渗透了床单,而姐姐面如白纸,气若游丝,我仿佛看到她的生命力一点点被夺走。

  最后,孩子没有了,姐姐休息了三个月才下地。

  从那时起,我就有一种可怕的预感,也许,我这辈子,也会跟孩子无缘。

  越是害怕的事情,往往就越会发生。

  这些年,我一直没有出去工作,一方面是身体弱,另一方面,国强工作繁忙,也希望我留在家里照顾他。他的收入,除了我们的日常开支以外,基本上都贡献给了医院。

  我做了很多很多检查,有些检查,让人痛不欲生,医生说,是因为炎症;我吃了很多很多的药,那些药,苦得让人喝下去就失去了味觉。

  彷徨

  国强总是安慰我:“没事,我们还年轻,只要我们好好攒钱,坚持治疗,孩子总会有的。”可一旦我提到关于领结婚证的话题,他总是搪塞,前段时间,我问急了,他就说:“等你生了孩子吧,生了孩子我们就去领证。”

  正是这个回答,让我心里一阵凉似一阵。看到他抱着别人的孩子亲了又亲、抱了又抱,我真的很愧疚,觉得对不起他,亏欠他太多;我下决心要离开,他却挽留:“这是什么意思?好好过就行了,不要走。”

  正是在这般辗转反复的折磨中,我想,那我就以小芬的名义和他联系一下,看看他是什么反应,如果他还记挂着她,那我就离开。于是,我买了一个新号码,发了那条短信。

  那天,国强的电话口述很快回过来了,铃声响了很久之后,我按掉了没有接,我想给他一次机会,也给我自己一次机会。也许,他打过来只是想要问问她的近况,并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呢?我这电话口述一接,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想了很久,我又发了一条短信过去:“今天下午三点,在×公园门口,我等你。”

  短信发出去不到十秒钟,我就收到了回复。“好,不见不散。”

  我不敢想象,当国强像个15岁的少年,红着脸等在公园门口,会是怎样一副场景。我多么希望,这个男人也为我这样等待一回。

  大脑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我拿着手机,如游魂般来到国强公司的门口,正碰上他急匆匆地出来,想必是正要去赴约。

  时间就此凝固。我望着他,眼前的一切都开始模糊,是夺眶而出的泪水混淆了我的视线;他似乎也怔住了,站定了,望着我。

  我们彼此都已心知肚明。

  不知过了多久,国强走过来,揽着我的肩膀,轻声说:“走,我们回家吧。”

  记忆里,5年以来,国强已经很少表现得这么温情了,大部分的时候,他只是“嗯嗯啊啊”地应付我的诉说,再后来,甚至开始吼我,过去这样的时候,我总是自我安慰,说他只是工作忙,他只是一时心情烦躁,他只是想要孩子想得太厉害了。

  可是那天,当他轻轻地揽过我的肩,我却觉得自己的身体无比僵硬,我宁愿他大骂我一场,骂我小心眼,骂我吃饱了撑的无事找事,骂我处心积虑又是买号码又是发短信试探他……

  可是他没有,他只是带着我回了家,问我晚上打算吃什么。

  看着他有些愧疚的脸,我的心再次摇动起来,像一个细绳牵着的气球,风一吹,就摇啊晃啊。那根细绳,就是我和国强的感情,可是它太细了,没有孩子的牵绊,它 只是单单的一小根;我很想挣脱这根绳子,放国强自由,至于我自己,就飘到哪里算哪里吧。可是,我又舍不得他,离开他,我不知道世间还有哪里可以让我栖息。 我该怎么办?(好文章摘抄

  如何安放这颗心

  人世间,能够摈除缠身俗务一头扎进学术、宗教等形而上领域里自得其乐者,自然也有,但如此这般超凡脱俗,不是常人所能达到的境界。

  更多的时候,凡夫俗子如我等,总要在这喧嚣热闹的世间,给自己的心找个稍稍熨帖的安放处,这地方,可能是事业,也可能是亲情、爱情……幸运的,诸般圆满,不那么幸运的,便只能有那么一两桩牵挂,更多的是遗憾。

  不论这牵挂是什么,最后,都得落到这一个“爱”字上,不爱事业,上班便只是煎熬;不爱家人,回家也只是投宿旅馆。对于方幽兰来说,没有孩子、没有结婚证的 遗憾,最后只能通过她和桂国强的爱来落实,有了坚定的爱情,即便自己无法生育,尝试试管婴儿、领养孩子,都是途径;有了坚定的爱情,领证也应该是水到渠成 的圆满。

  当然,如果觉得这里没有想要的爱情,那就走吧,去下一个地方安放你心。世界之大纵显空旷,更多的是机会,总有这么一个地方的。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