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时光里的向阳花

1   2003年我在德国法兰克福大学读艺术,为了省钱便在一座离学校不远的小镇上租了一间破旧的公寓。公寓是在一楼,门口有木制的栅栏,栅栏上的白漆掉了一片,上面缠满了绿色植被。   为了解决生活费和学费,我没日没夜地打工赚钱,求学期间,一度消瘦了很多。   那是一个夏天的午后,我拖着疲惫的身子从学校回来,掏出钥匙开门时,一个略带沙哑的中年男人的声音传来:“我关注你很久了。”   阳光很好,隔着半米多高的栅栏,我看到了一名微胖长满络腮胡子的德国男人,他浅卷的棕色头发下是一双碧绿的眼睛,宛若琥珀。他穿着酒红色宽松T恤和米色短裤,手中拿着啤酒瓶,冲我微笑。可他扭曲的面部表情告诉我,或许他不笑更好看些。   这是我在这里住了将近半年后,第一次和邻居照面。也许是我太忙碌了,也许是我的邻居太安静了。总之,这突如其来的打招呼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你都没注意到花开了吧?”他问我。   我下意识地看向栅栏上的植被,绿叶间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黄色的小花,深呼吸一下,还能闻到淡淡的清香,但花香并未除去我满身的疲倦。   “你能来我家喝杯茶吗?”他喝了口酒看着我。   他的问题让我有些局促不安,大脑里不禁飘过十万个为什么,实在想不出一个他邀请我喝茶的原因。   “其实,我是想让你当我的模特。”他有些乞求般地看着我,最后又补充了一句,“有报酬,20欧元1小时。”   这个价钱要比在中餐馆洗盘子高多了,我忍不住点了点头。   “太好了。”他兴奋得手舞足蹈,热情地邀请我去他家。   我带着笑意绕过栅栏,去了他家。   闲聊几句后得知这个德国男人叫约瑟夫,是一名画家。我想他应该是一名疯狂的画家,因他的家几乎都塞满了他的画。他洋洋得意地给我介绍着他每一幅画的创作灵感,我被一幅挂在客厅墙上的抽象画吸引了。那是一名穿着艳红旗袍,头发乱糟糟地遮挡着三分之二的脸的女人,五官只露出一双惨白的唇,她怀里那只黑色的猫黄色的瞳仁里尽是幽怨。我很好奇这是怎样的一个女人。   “每次3个小时,你觉得怎样?”约瑟夫看出我对那幅画的好奇,但并没像刚才那么滔滔不绝地给我讲起他的创作灵感,而是直接和我谈每天做模特的时间。   “很好。”我笑着说。   2   那个周日是我第三次去他家。我像雕塑般坐在一把临窗的高脚椅上一动不动,并不比在中餐馆洗盘子轻松多少。时间静静的,阳光透过百叶帘细细地打在我的身上。这是自到德国以来,我第一次认真地感受阳光。一回想,才忽然觉得自己一直都过得很匆忙。匆忙地上课,匆忙地打工,为了学业,为了生计,我匆忙到忘了自己。   连日来的疲顿让我有些困意,正在我打盹时,有人推门而进,我一下子清醒过来。一个微胖的穿着碎花裙的德国女人出现在门口,她看到眼前的一切,眼中急速闪过一丝哀伤,随后嘴角又挂上一抹温暖的微笑。我想这便是约瑟夫的太太了吧。   “我的太太汉娜刚从爱琴海度假回来,需要休息,我们去院子里吧。”约瑟夫说。   我和汉娜打了声招呼便随约瑟夫去了公寓前面的小院。   天气很好,冷暖相宜。公寓旁的参天大树枝繁叶茂,树叶随着微风轻轻摇晃。街道对面几株花树上,淡粉色、淡紫色的花朵开得很旺,细听之还能听到蜜蜂采蜜的声音。我闭上眼,感受着难得的清闲。   约瑟夫把画板放在石桌旁,没有继续刚才的画作,而是注视着我。   汉娜没有休息,端出一壶茶,喊我们一起喝。三人便坐在藤椅上,晒着太阳,有一搭无一搭地聊天。   “你很像我们的一个故人。”汉娜微笑着对我说,顿了一下又补充道,“你几乎就是她。”   我笑着不知如何接话。   “佩妮,今天就到这里了,我需要回画室把这幅画完工。”约瑟夫突然起身说,拎起画板就进了屋。也许艺术家的心情就如同这里的天气般阴晴不定,我点了点头,也准备回家。   “佩妮,下周三来我家吃曲奇啊,一定要尝尝我的手艺。”汉娜突然邀请我。   盛情难却,我便答应了。异国他乡,有个可以做客的地方也挺好。   3   周三,天飘着雨,微冷。   我放学后,依稀闻到了隔壁飘来的曲奇香气。这让淋了雨的我恨不得马上就去约瑟夫家喝杯热咖啡,再吃几片刚烘焙好的曲奇。   按响门铃时,系着白色围裙的汉娜给我开了门,看到我,她露着微笑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满屋子都氤氲着巧克力酱和牛奶的香气。   “喝茶还是咖啡?”汉娜端来一盘刚出炉的曲奇放到桌子上。   “咖啡。”我坐下,并没有看到约瑟夫,他应该不在家。   “佩妮,你知道约瑟夫为什么找你做画模吗?”汉娜冲好咖啡时问我。   我摇了摇头。   “因为你长得很像12年前的简。”她看着我说,“简是约瑟夫的前妻。”   我有些意外,同时疑惑汉娜告诉我这些的原因。   汉娜望着客厅上的那幅穿旗袍女人的画淡淡地说:“那就是简。”   有哪个女人能在谈起自己老公心中的另外一个女人时,表情能如此之淡呢?西方女人又如何?可汉娜淡淡的语气让我不禁为之一动。她不仅要与约瑟夫相濡以沫,更是与一幅画朝夕相处,这需要怎样的度量。   “简的性格有些孤僻,却是个很善良的人,收留过很多流浪猫,她和约瑟夫婚后两年因厌食症病逝了。”汉娜讲起了简,“她生前很瘦,喜欢穿旗袍,约瑟夫便画了无数张关于她的画,最后留下了这张,其余的都被他扔进了火炉。”   我有些唏嘘。   汉娜收回目光笑着说:“快尝尝我的曲奇味道怎样?”   “比店里卖的都要好吃。”我吃了一块便十分惊讶于她的烘焙技术。   “这是约瑟夫喜欢的味道。”汉娜幸福一笑,“我给他做了十几年啦,熟能生巧。”   4   再次去约瑟夫家时已时隔一周。   “对不起,这段时间我一直在画室赶画。”约瑟夫冲我歉然一笑。   “我想以后我不需要画模了。”他疲倦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喜色说,“我连日来终于把我想要的感觉画出来了。”   “我还没见过这段日子你画的画呢。”我有些失落,我将失去这么好的一份兼职。   约瑟夫异样地注视着我,良久良久,他缓缓地说:“佩妮,其实我这段时间正在打算搬离这里,和汉娜一起。”   我跟我的邻居认识还不到一百天便听到他们要离开的消息,我有些舍不得,忍不住问:“为什么呢?”   “因为我在这里住得太久了,是时候去开始新生活了。”约瑟夫瞧着窗外的景,忽而又有些伤感地说:“你可以给我一个拥抱吗?佩妮。”我正不知所措时,汉娜来到客厅,她冲我微笑点头示意。于是,我便给了约瑟夫一个拥抱。   约瑟夫家搬走后,邻家公寓一直空荡着,我也恢复了往常的匆忙。就当我匆忙得再次忘记自己时,我忽然收到一份快递。   那是个午后,阳光斑驳地透过公寓旁的参天大树洒落在门前的那片空地上。我拆开包裹,里面是一幅画。画上也是个午后,绿色的植被上挂满了小花,公寓前的台阶上站着一名穿着淡蓝色长裙,白色板鞋,双手放在额前眯着眼仰望天空的女子。这分明就是约瑟夫第一次跟我打招呼的那个午后,而画上的女子便是我。只是细看之,这名女子又比我清瘦了些。   包裹里还有一张相片,是约瑟夫和汉娜的结婚照。相片后面写着一行小字:谢谢你的出现,让我终于从缅怀中走出,从而鼓起勇气再次踏入殿堂,约瑟夫。我看到相片上汉娜幸福的样子,忍不住落泪了。为约瑟夫对简的执着感动,更为汉娜多年对约瑟夫的守候感动。   爱是时光里的向阳花,太阳会东升西落,花会结果。

1940年4月的一天,19岁的波兰小伙子别莱茨基正在奥斯维辛镇的家中睡觉,突然闯进了一伙德国兵,以怀疑他是“抵抗战士”为由将他抓走关进了奥斯维辛集中营。   在集中营,他没有名字,只有一个243的编号。那里时刻被死亡的阴影笼罩着,当时流传着一句话:离开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唯一通道是火葬场的烟囱。   1943年9月的一天,别莱茨基在二号集中营的一个储粮仓库干活时,偶遇一个漂亮的犹太女孩,她向他送来一个美丽的微笑,顿让别莱茨基如触电一般,便找机会与女孩秘密接触。两人在交谈中得知,女孩叫齐布尔斯卡,1943年1月和父母、两个哥哥和妹妹同时被抓到奥斯维辛二号集中营,父母和妹妹被直接赶到毒气室杀死,两个哥哥也患病相继死去,剩下她继续为纳粹干活。她痛苦地对别莱茨基说:“我没有一个亲人,很快也会被杀死。”别莱茨基安慰她:“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亲人,我一定要想办法带你逃出去!”   久违的体贴和关怀,让齐布尔斯卡倍感亲切,她羞涩地对别莱茨基说:“如果你能带我逃出去,我将守你一辈子!”在随时都可能被处死的魔窟里,两人私定了终身。   从那以后,别莱茨基满脑子都是如何从“死亡工厂”脱身。1944年7月,他在军服仓库干活时,趁看守不注意,偷了一身纳粹党卫军军官的服装和一本通行证,先修改了通行证的名字,又为齐布尔斯卡偷到一件毛衣和一双靴子,并准备了食物和一把剃须刀。于7月20日将逃跑计划告诉了齐布尔斯卡:“明天将有一名纳粹党卫军军官带你去问话,那是我装扮的,到时千万别慌张,不然我们都会被送进毒气室。”   7月21日下午,别莱茨基穿上偷来的纳粹党卫军军官服,来到齐布尔斯卡干活的洗衣房,镇定地用德语对看守说:“我奉命带齐布尔斯卡到警察局去问话,然后她会被转移到另一处关押。”看守对他的身份没有丝毫怀疑,命齐布尔斯卡马上跟着别莱茨基去警察局。在别莱茨基的“押解”下,两人顺利来到一个侧门口。   别莱茨基镇静地把做过手脚的通行证递给门口警卫,在经过犹如一个世纪的等待后,睡眼惺忪的警卫对他敬礼道:“谢谢,请慢走。”   别莱茨基“押着”齐布尔斯卡走出很远后,才回头瞥了一眼,发现警卫已进了值班室后,才急促地对齐布尔斯卡说:“快,先躲进灌木丛,再伺机逃跑。”   天黑后,两人慌乱地在丛林中穿行,不知被荆棘绊倒了多少次,也不知淌了多少河沟,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跑出去!多少次,齐布尔斯卡累得瘫坐在地,对别莱茨基说:“你一个人跑吧,我不想拖累你。”别莱茨基说:“既然逃出来了,我怎能丢下你呢?”不由分说便背起她,一瘸一拐地继续往前跑。   两人在丛林跌跌撞撞跑了9个晚上后,终于抵达克拉科夫市的别莱茨基叔叔家。为避免被纳粹分子发现,别莱茨基的叔叔建议,暂让齐布尔斯卡隐藏在距克拉科夫市40公里的一家农场。别莱茨基安顿好齐布尔斯卡,拥抱着她说:“等战争一结束,我马上就来接你举办婚礼。”   1945年1月克拉科夫市解放后,别莱茨基迫不及待去了齐布尔斯卡藏身的农场去找齐布尔斯卡,遗憾的是,她已于4天前离开。   别莱茨基疯了似的到处打听齐布尔斯卡的下落,却无人知道。在此后几年间,他从未停止寻找齐布尔斯卡,虽然一直没有结果,但他始终相信,齐布尔斯卡一定还活着,还在世界的某个地方等着他。他决定要终生独自守着这份美丽的爱情。   1983年5月的一个早上,别莱茨基突然接到来自纽约的电话,对方喊着他的昵称:“尤雷克,您还记得一个叫齐布尔斯卡的犹太女孩吗?她现在正在给您打电话。”   那一瞬,别莱茨基惊得说不话来,好久才哽咽道:“我的小齐布尔斯卡,这些年您去了哪里?让我找得好苦啊!”   时隔40年后,两人终于在克拉科夫市机场见了面。齐布尔斯卡告诉别莱茨基,当时藏匿的农场先于克拉科夫市20天解放,她以为他很快会来接她,但十几天后却没有等到,误认为他违背了承诺,便含泪坐上去华沙的火车,计划绕道去美国找失散多年的叔叔。在车上,她邂逅了同为犹太人的扎哈罗维茨,两人迅速坠入爱河又闪电结婚,然后一同去纽约找到叔叔并定居。7年后,丈夫扎哈罗维茨病逝,为排遣孤独,齐布尔斯卡雇了一名波兰女佣作伴。1982年的一天,两人闲聊时,她讲起自己从奥斯维辛集中营逃脱的故事,女佣听后很震惊,对她说:“前几天,我从波兰电视台看见一个叫别莱茨基的男人讲过这个故事,他是不是你说的那个人?”喜出望外的齐布尔斯卡立即决定寻找别莱茨基,历经无数次周折,终于在1983年5月联系上了别莱茨基。   小小的阴差阳错,让深爱的恋人天各一方,他们禁不住仰天长叹:“都是这该死的战争啊!”短暂重逢后,两人又要分别。在机场,齐布尔斯卡歉疚地对别莱茨基说:“我对不起您,如果您愿意,现在就和我去美国,那里比您现在的生活要好很多。”别莱茨基抱歉地说:“我已经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和可爱的儿子,我不忍心离开他们。”话刚落音,齐布尔斯卡便扑在他怀里大哭不止,喃喃道:“一切都结束了,我不会再回波兰了。”又旁若无人地哭着跑向航班。   此后,虽然别莱茨基曾给齐布尔斯卡写过很多信,但她都未回复。当得知齐布尔斯卡于不久前在纽约病逝的消息后,别莱茨基撰文以怀念那段特殊的情旅:“那是一种伟大的爱情,我的确很爱齐布尔斯卡,并制定了结婚计划打算永远在一起,是可恶的战争让我们最终难以走到一起。我夜里时常梦见她,醒来后独自哭泣。虽然这份爱让我遗憾终生,但如果历史会重演,我依然无怨无悔那么做。因为,再灭绝人寰的战争,也摧毁不了美丽的爱情!”

在雅鲁藏布江流域的青青草原上,有一户游牧藏民,母子俩相依为命。老阿妈头发花白,满脸皱纹;儿子阿桑个头矮小,身体瘦弱,但喜欢唱歌。老阿妈经常手拿转铃为儿子祈福,希望儿子早日成家。可阿桑每天和牛羊在一起,要找一个新娘多么不容易。   有一天,阿桑躺在草地上睡觉,被一阵歌声惊醒。歌声清纯甜美,肯定是一个漂亮的姑娘唱的。阿桑随即来了精神,马上放声高歌,他的声音高亢洪亮,引得姑娘柔声和唱。   阿桑跳上马,循着姑娘的歌声跑去。在一片雪白的羊群里,藏着一个胖胖的姑娘。阿桑有点失望,正要离去。姑娘害羞地唱起了古老的情歌,犹如天赖之音。阿桑忍不住停下脚步,用歌声与姑娘交流。   姑娘叫卓玛,与家人一起四处游牧,因为孤独便爱上了唱歌。两人有相同的爱好,很快走到了一起。   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卓玛的父母嫌阿桑身体瘦弱,不同意这门婚事。可在卓玛苦苦的哀求下,老阿爸倒是同意了,但他提了一个条件,只要阿桑能把卓玛抱回家,就把女儿嫁给他。   从卓玛家的帐篷到阿桑家的帐篷,足足有30里。要把卓玛抱回去,简直是公羊下崽——根本不可能。因为卓玛高大肥胖,有180斤;而阿桑矮小瘦弱,只有100斤。阿桑能把卓玛抱起来走上三步都难,更别说是30里路。   老阿爸摆明了就是拒绝阿桑。但阿桑发誓一定要娶卓码为妻,让老阿爸给他一年时间,一定把卓玛抱回家。老阿爸看阿桑意志坚定,就同意给他一年的时间。   阿桑骑着马出发了,他要去找草原大力士。大力士的家住在高高的鸟托山,这里海拔五千多米,沿路都是陡峭的山路,马儿根本上不去。   阿桑把马儿寄留在一户老藏民家,自己便徒步往山上走。可他还没有走多久,就感觉空气稀薄,走路都喘着粗气。就这样,他歇一歇,走一走,一直走了一天一夜,终于看见大力士的家了。阿桑又累又饿,天旋地转,一头栽倒在大力士扎西的门前。   扎西正在喝酥油茶,突然听到外面“扑通”一声,他赶快走出帐篷,只见雪地里倒着一个矮瘦的小伙子。扎西把轻如小羊的阿桑提进帐篷,喂了他一口酥油茶,他才缓缓醒来。阿桑仰望扎西,他身材魁梧,肌肉发达,不愧是草原上的第一大力士。   阿桑挣扎着爬了起来,跪在大力士的脚下说:“大力士阿哥,请教我练力气吧!”扎西看着矮瘦的阿桑,摇摇头说:“你太矮瘦了。成不了大力士。”   阿桑把自己与卓玛的爱情故事讲给了扎西听。扎西沉默了很久才说:“我可以帮你。但你不一定吃得了这样的苦。”   扎西向阿桑讲起练成大力士的经过,他说父母早早死去,为了养五个妹妹,就砍后山的树去换钱。他天天扛树下山,不知不觉中就练就了一身的好力气。在比赛中夺了冠。   阿桑听了心中发凉,自己在这条陡峭的山路上空手行走都难,更别说扛树下山了。扎西看到阿桑有点害怕的样子,说:“我看你还是明天回去吧!你吃不了这样的苦的。”阿桑想起离别时卓玛期望的眼神。咬紧牙关说:“我明天去扛树!”   第二天,阿桑和扎西一起去砍树。   扎西选了一棵又粗又壮的大树,阿桑选了一棵瘦弱的小树。扎西在山路上健步如飞,很快走得无影无踪。阿桑举步艰难,汗流满面。天黑的时候,阿桑还在山顶如蜗牛爬行。而扎西已经下山返回了。就这样,阿桑三天才能扛一次树下山,但他没有放弃,一直坚持着。   一年后,阿桑回来了,他看上去依然瘦弱。他又来到卓玛家求亲,说自己现在绝对可以把卓玛抱回家。老阿爸无奈地同意三天后让阿桑来娶卓玛。但有一个条件,如果让卓玛落地,送亲的队伍马上回去。阿桑答应了。   喜日到了。阿桑身穿新郎盛装,信心十足地来接新娘,可帐篷内却坐着两个新娘。她们虽说一样高,但一胖一瘦,都用绣着鸳鸯的红布盖着头。   老阿爸微笑着说:“阿桑,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可以选择瘦的那个姑娘,她可比卓玛漂亮,而你也有机会挑战成功。”阿桑坚定地摇着头,他就是要娶卓玛。阿桑毫不犹豫地抱起胖姑娘就走,送亲的队伍随他而去。   阿桑抱着新娘一口气走回了家,大家送给他最热烈的掌声。新娘被掌声惊动,突然揭开红盖头。露出了一张男人的脸,大家都被搞傻了。只见送亲的队伍后面,老阿爸手牵一个瘦高的新娘走了过来,阿桑揭开盖头,竟是卓玛。   原来阿桑走后,卓玛为了减肥每天只吃一点牛奶,好让阿桑把她抱回家。老阿爸看卓玛减肥后更加漂亮,就舍不得把女儿嫁给阿桑。于是便让卓玛的哥哥扮成新娘来考验阿桑。没想到阿桑对卓玛情有独钟,坚持要选胖姑娘。老阿爸被阿桑的坚定感动了,拉着卓玛跟了过来。没想到阿桑力气真大,一口气把卓玛的哥哥抱回了家。   大家都被新郎新娘的真爱感动了,双手合十为他们祝福。老阿妈高兴地端出大块大块的羊肉。倒满大碗大碗的青稞酒。   大家席地而坐,大碗喝酒,大口吃肉。阿桑兴奋地喝了几大碗青稞酒,脸色通红。   有人问阿桑:“你是怎么练成大力士的?”阿桑羞涩地说:“是卓玛赐给我的力量。”   原来阿桑走的那天,卓玛送了他一块石头,说那代表着他们坚定的爱情。卓玛还告诉阿桑,如果想她了,就放一块石头在口袋里。她要时刻待在他身边。于是阿桑天天扛树,想卓玛了,就放一块石头在口袋里。一年后他还是只能扛起一棵小树,只是背上多了一袋石头。大家顺着阿桑的目光望去,那口袋里的石头起码有两三百斤重。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