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从这个凶猛的男人身边逃离

  引导语:当感情成为一种负担,不能让我们感受到幸福的时候,这份感情也就没有了存在的必要。

  来到徐州已有一年半的欣玟,个头不高,相貌秀气,加上一口湖南话,是一个很讨人喜欢的湘妹子,说起波折的情感经历时,欣玟那笑眯眯的表情,顿时转换为伤感的状态。

  倾诉人:欣玟

  性别:女

  年龄:21岁

  职业:自由职业

  时间:7月19日

  地点:矿大北门音乐广场碎蝶咖啡厅

  记录整理:阿狸

  A、未婚生子的我吃了许多苦头

  我是湖南人,三年前在宜兴打工时谈了一个男朋友,二个月后,我怀孕了,因为我们年龄都小不知道该怎么办,孩子到了五个月的时候,男友都没决定好怎么处理这个问题,结婚又不够年龄,最后我选择了堕胎,但到了医院之后,医生说孩子太大了,发育的又好,只能做引产,可是引产费用高,男友带的那点钱只够做最便宜的人流,男友一听引产的费用这么高,就说他去借钱给我做引产手术,从工友那里借不来,他借口回老家要钱,结果一去不回头了。这时孩子已经六个月了,我也没钱做引产,只能回老家将孩子生下来。

  我父母快要被我给气死了,不负责任的男友也是湖南人,不过我们不在一个县城,孩子生下来,我父母抱着孩子去找我那男友,打算把孩子给他家,但仅凭我模糊记忆中的地址,结果没能找到,找不着男友,孩子只得抱回来抚养,但我父母因为我未婚生子的事恨死了我,嫌我给家里丢脸,每天除了骂还是骂,连襁褓中的孩子都一起骂,孩子出生后也得不到好的喂养,我母乳不够,我父母讨厌这个孩子,舍不得给孩子买好的奶粉,孩子一直都面黄肌瘦,不像别人家的婴儿白白胖胖。我知道我父母讨厌这个孩子是因为讨厌我那不负责任的男朋友,我也恨我男朋友,可是孩子是无辜的,看着父母一天到晚拉长着脸指桑骂槐,我在这个家里实在待不下去了,我打算出门挣钱养活我和我孩子,可如果我出门的话,我父母断然不会帮我看孩子,我只能带着孩子出门找工作,带着孩子出门找工作,雇人单位用不理解的眼神看着我,对方还说,你这个样子怎么能工作呢?你是来上班的,还是来看孩子的?三个月的孩子,幼儿园又不收,再说了,即使对方收,我身上哪里有钱?我找了一个月的工作都没能找到,回到家里,父母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我感觉我没有了活路,就在这时,曾经和我一起打工的一个小姐妹在QQ上看见我发的说说,她向我伸出了援救之手,小姐妹是徐州人,她说她的姐姐在徐州开了一家饭店,农家乐,我可以带着孩子来她姐姐这里工作,有吃有住,我和孩子都能有个着落,而且她和她姐姐说好了,我随时都可以过去找她。

  B、我爱上了这个“讲义气”的男人

  我问爷爷要了三百元的路费来到了徐州,我和另外二个女孩住在一间宿舍里,说是宿舍,但只能勉强住人,窗户锈死了,连门锁都掉了半个,屋里散发着霉味,条件虽然不好,但总算有处不必看父母脸色,还能挣钱养活我和孩子的地方了。可是,父母的脸色虽然不用看,同宿舍的服务员却对我有一肚子意见,本来我在她们眼里就是一个和她们不一样的人,这么小的年龄,就有了一个孩子,又是外地人,她们就有些歧视我,加上小孩子不懂事,半夜经常哭闹,她们就很烦,就拿话挖苦我,还有一个冷着脸在我跟前摔摔打打,经常把我孩子吓得哇哇哭,她们这样对我,我不怪她们,她们又没做过母亲,怎么可能体会到一位母亲的辛苦与不易,而且我和孩子确实也影响了她们的休息,我就向她们说好话,但她们还是经常跑到老板娘那里说我坏话,挑唆老板娘赶我走。人都架不住挑唆,时间一久老板娘对我也有了看法,但有小姐妹的撑腰,一时间我还不至于落到被赶走的地步,况且我也很勤快,虽然孩子是个拖累,但我干的活并不比她们少。

  不过我也有了危机感,虽然暂时有个落脚之处,可万一有一天老板娘不让我干了呢?那一天我怎么办?我一直有这种不安的感觉。有一天,我又受到了另外一个服务员的排挤,我蹲在厨房的后院里边哭边洗碗的时候,鲁明走了进来,他和我很熟,是饭店的常客,鲁明看我哭,就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摇摇头表示我不想说话,继续边哭边洗碗,鲁明见我不回答,就离开了,可是才过了二分钟,刚才排挤我的那个女服务员走了进来,她向我道歉,还拿毛巾给我擦眼泪,我这才知道,鲁明出去问了情况,是他让那个服务员来给我道歉的,我的情况,鲁明多多少少也了解一些,他的做法让我感激不尽。

  有一天鲁明又带了他的一帮朋友来店里喝酒,我送菜的时候,鲁明招呼我过去喝一杯,放在平时我绝对不会陪客人喝酒,可鲁明招呼我,我想也没想就坐在了他的身边,我从鲁明的眼里能够看出他对我的好感,他的义气,也让我对他有种心动的感觉。

  C、我多么需要一个肩膀来依靠(伤感日志文章

  可我觉得我配不上鲁明,我是一个未婚先孕的坏女孩,但没多久鲁明就直白的告诉我,他喜欢我,他想和我在一起,而且他准备让我离开这家饭店,这店里的女孩子太刁钻了,我和她们在一起会受她们的欺负。鲁明说到做到,他在他家附近租了一套房子,二室一厅,里面应有尽有,鲁明还给我儿子联系了一家全托的幼儿园,费用他来出,于是我和鲁明同居了,这地方成为我们的爱巢,但同居一个月之后,我发现鲁明虽然义气,他的朋友那么多,但他同时也是一个非常霸道的人,有一天房东来修下水道的时候,她见我人很老实,就和我诉苦,说鲁明以便宜一半的价格租下的这套房子,不租不行,因为鲁明在这一带是个恶霸,她不敢不租,下水道是鲁明弄坏的,剩菜剩饭全往下水道里倒,连刷碗的钢丝球都被他扔了进去,不堵才怪呢,可是鲁明不讲理,说这是她应该负的责任,打好几个电话口述让她来修。房东让我不要将我们之间的谈话说给鲁明听,然后房东又问我怎么认识的鲁明,又说鲁明的媳妇住的离这可不远,也不知道鲁明为什么会选离家近的地方租房子……房东发完牢骚走后,我坐在那里发呆,虽然我心里明白像鲁明这个年龄的人肯定是有家庭的,但我还曾安慰过自己,也许他是离过婚的呢,现在从房东嘴里听到鲁明是有家室的,我的心顿时沉了下来,我想,我未婚生子不说,现在我又做了人家的小三,我是一错再错啊。

  还没等我想好怎么和鲁明说明这种关系不要再继续下去时,鲁明的媳妇安丽找到了我,她将我堵在回家的路口,我抱着刚从幼儿园里接来的儿子,安丽问我,你是欣玟?我点点头,心里猜出了八九分她是谁,安丽说,虽然我现在想撕烂你,可是你儿子那么小,我不会这样做的,我们进屋再说吧,也免得你难堪。

  D、他的老婆竟然是一个家暴受害者

  我的心吓得狂跳,我不知道进屋后安丽会怎样对我,但我没有别的选择,就点点头,带着安丽进了屋子,安丽进屋,四处看了看,问了问鲁明在这里住了多久,我小声回答,我怕激怒她,所以尽量用赔不是的语气,我说我和鲁明在一起只是为了报恩,而且我真不知道鲁明是有家庭的,安丽一屁股坐在床上,然后突然嚎啕大哭起来,边哭边说我不是鲁明在外找的唯一的女人,鲁明在外经常有女人,而且还换来换去的,今天这个,明天那个,她为这种事和鲁明吵架,鲁明就动手打她,安丽撩开衣服让我看她的胸口,那上面有着一块淤青,安丽说,这就是她和鲁明吵架时鲁明一脚踢的,安丽说,也许现在鲁明没动手打过你,那是因为你们才同居一个多月,时间短,你又听他的话,等时间一久,你再不听他的话,那时你就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安丽待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才离开的,安丽离开没多久,鲁明打来电话口述问我安丽是不是来过了,我回答说是,鲁明挂了电话口述,又过了半个小时,安丽又打来电话口述,电话口述里她撕心裂肺地哭,说她又被鲁明打了,头发都被鲁明给扯了下来,鲁明说他今后不会回家了,他就住在我这里,安丽恨恨地说,如果不是你,哪会有这些事,我恨死你了,鲁明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你,还有你儿子,你们别想好过......挨打的安丽这时变得凶狠无比,我相信她受了这种刺激之后,她说得出,肯定也能做得出。

  见到鲁明之后,我劝他回家和安丽好好过日子,不要动手打她了,鲁明说,你劝吧,你劝一次,我只要回去,就再揍她一次,我得让你们知道,男人的事,女人不要管不要问,不问还有好日子过,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那一套,对我没有用。我看着鲁明凶狠的样子,我很害怕,就没敢再说下去,其实我是想和他说的,我打算带着儿子回湖南去,我不能破坏他的家庭,我不能当人家的小三,但看样子如果我继续说下去,鲁明动手打我的可能性很大,我将我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E、我从这个凶狠男人的身边逃离

  我提出找工作,鲁明说不许,我说我想回湖南老家看看,鲁明说你家人都把你给赶出来了,你还回去做什么?他这样做,和圈养一只鸟又有什么区别?鲁明每天都在我这边过夜,白天他要回家一趟,他对他老婆不好,但他对他儿子好,鲁明在我跟前说过,他不和这个媳妇离婚的唯一原因,就是他不想让儿子成为单亲家庭的孩子,但这个媳妇他却是看着就烦,所以她稍有一点闹事的苗头,他就要把这苗头给压制回去。

  我一时无法抗拒鲁明的霸道,此外还有安丽的骚扰,她三天两头给我打电话口述,不是恐吓我,就是哭诉,我感觉安丽的神经可能出问题了,她一会儿将我当成她可以信赖,能够听她倾诉的人,一会儿又将我当成不共戴天的仇人,对我恶语相向,还说她要和我同归于尽,我快被这一对夫妻吓破了胆,有一天,我问鲁明,我们要一直这样过下去吗?鲁明正在喝啤酒,听我这样问,他瞪起眼睛问我,咋了,你还想咋样,给你吃喝,还给你儿子吃喝,养活你娘俩,你还想咋样?

  我越来越害怕这个人,我看出来,他只贪图占有我的快乐,我的未来与幸福,是无法从这个人身上找到的,而且我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在胆颤心惊中度过,我下决心了,我要离开他,我还将这个想法说给了安丽听,我让她不要再给我打电话口述了,我会离开鲁明的,我还对安丽说,让我叫你一声姐姐吧,虽然我对不起你,但我还是想这样叫你一声,你也离开这个男人吧,我们不求他怜香惜玉,但他从没用尊重的眼神来看过我们,在他眼里,我们只不过都是任由他来摆布的小动物,听话给糖吃,不听话给巴掌。

  安丽听说我要回湖南,她的善良又恢复了一些,她问我需不需要路费,我带着孩子,身上没有一分钱怎么走?我说不用了,上班那会儿我还是存了一点钱的,够我回家用了,现在孩子大点了,回到湖南我给孩子找一家幼儿园安顿下来,然后找份工作,这钱够我用到那个时候。这几天我准备离开徐州了,我当然不会告诉鲁明,相信这篇倾诉见报时,我早已回到了家乡,让我重新开始吧!这篇倾诉,算是我对徐州与过去的告别。

  (文中人物为化名)

  采访手记

  采访的第三天,欣玟用一个新的手机号给我打来电话口述,说她已经回到了湖南,过去的手机号她不再使用,她要和过去彻底告别。经历过之前的这么多错路,也吃过不少的苦,如今悔悟还不算晚,毕竟欣玟还年轻,还可以重新开始,今后要慎重走好人生路,只有走稳了每一步,才能走向幸福的人生!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