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窗户又透出了灯光

  引导语:当爱情的激情退去,当婚姻被平淡琐事所缠绕,你的心里还有多少对方的位置,还对爱有多大的希望。

  倾诉人:星韦

  性别:男

  年龄:40岁

  职业:公司职员

  时间:6月15日

  地点:矿大北门音乐广场碎蝶咖啡厅

  记录整理:灯火阑珊

  天灰蒙蒙的低沉着,而面前的星韦却没有那些倾诉者低沉的脸色。他,宽宽的肩膀,棱角分明的国字脸,“爷们”范十足。星韦笑吟吟的说:“我是你们栏目的忠实读者,没想到今天我也会来到你们栏目。”不过星韦讲的,是一个雨过天晴的故事。

  A

  那晚我甩门而去

  在我青春四溢的年龄,在我激情似火的日子里。我曾经为爱情冲动过,也曾经奋不顾身过(他端起面前杯子,喝下一口水)。唉!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不再是那个无所不能的冒失鬼,我的烦恼增加了。我眼里的女神都出嫁了,剩女中再也没有找到“将军”。

  到30岁的我仍然形单影只,用现在的话已经是剩男。妈妈为这事天天没完没了的唠唠叨叨,我有些不堪这种唠叨。正是这个时候,一个亲戚介绍我认识了秀慧。放下追求浪漫的爱情,只坚守着看上去不讨厌的底线,睁一眼闭一眼与秀慧相处,半年就登记结婚。

  她比我大一岁,长得是那种扔到人堆找不着的女子。这也的确很安全,只有31岁,看上去就是一个黄脸婆。但是很会料理家务,吃穿用样样都极有条理。什么都不要我费心,我要出差只要头天告诉她一声,第二天我只管拎箱子上飞机。从衣物、剃须刀、坐车时要看的杂志到常用药,甚至我爱吃的松子等几样小零食都不差。

  但是她那爱唠叨的毛病,与我妈比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常常感慨自己比逃出“狼”穴,又入“虎”口,就这命!那天晚上的导火索也是由唠叨引起的。我们一家三口吃过饭她收拾好,打发儿子回他房间写作业。她坐在客厅,手里一边剥着青豆一边唠叨。

  开始是唠叨我的朋友耕子二婚的事情,说人家是“外貌协会”找个小17岁的靓妞,日后能帮着他照顾他的女儿吗?能踏踏实实过日子吗?我气的“呛”了她一句:“他哪怕找个幼儿园的,与你有半毛钱的关系吗?”她闭了嘴,我耳朵只清净了一会儿。

  我坐在书房电脑前,吸着烟准备着我第二天开会的材料。她仍然一句接一句说着,我心里又增加了几分无奈。结婚8年了,她只要睁开眼,家里家外总是忙个不停。而那张嘴也不闲着,我的心情也随之糟糕了起来。

  秀慧停下了手,走进书房,把我嘴里的香烟拽了下来“吸烟对身体不好,以后尽量少抽,别……”

  “够了!够了!你有完没完!”我再也忍受不了耳中的折磨,猛的站了起来,打断了秀慧的话。她呆呆的看着我:“我这是为了你好!”

  “我不需要!我不需要行了吧!我受够了!”我似乎把心中的不快全都发泄了出来。

  儿子出来了,两只手背在身后怯生生的看看他妈,又瞧瞧我:“你们不要这么大声,我在做作业!”秀慧一脸的委屈,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拉着孩子进了里间。

  我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气,材料也看不下去了,狠狠地甩门而去。

  我醉倒在酒吧里

  B

  我漫无目标的走在大街上,到处是灯红酒绿。今年的夏天来的特别晚,天气透着微凉,一轮月亮挂在天上。路边商店的大玻璃上照出我一脸的苦相。

  一对对情侣从我身边相拥而过,我想他们是相爱的,从爱情走进婚姻的人一定不会吵吵闹闹过日子的。想起吵闹的一次次,我就想喝一杯。于是我拨通了耕子的电话口述:“耕子,老地方,出来陪我喝一杯。”说着我就朝彭城一号走去。话筒里传来耕子的为难声:“现在吗?我正在和小溪布置新房,我走了她一个人不好弄。”“你真不够哥们,算了算了。”我挂断了电话口述,掏出了一支烟,抽着走进了以前无数次和耕子去过的酒吧。

  酒吧里灰暗的灯光下人头攒动,靓女俊男们激情四射。我走到吧台坐了下来,要了白酒,一杯接一杯不停地往嘴里灌着。麻醉是痛苦的良药,酒,真是个好东西,醉了,就会忘了。

  “星韦哥哥,你别再喝了,别再喝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听见耕子的声音。昏暗的灯光下,我看到了急促赶来的耕子。他了解我,我平时的酒量是很“糗”的。他架起我就向外走,后面传来:“先生,还没有买单呢。”他把我放在旁边的凳子上,我已经失去了平衡的能力。就在他转身结账的时候,我如一堆烂泥从凳子上滑到了地上。

  “哥!哥!”看着倒在地上的我,耕子不免慌张起来。

  她带着孩子回娘家了

  C

  清晨当我苏醒过来,是躺在医院的观察室。旁边窗口的斜射进来的阳光,刺得我睁不开眼睛。耕子嚷嚷道:“哥!你终于醒了!”我这是在那里?我看到耕子旁边还有他的准新娘小溪。小溪说:“你昨天酒精中毒了。我们把你送医院来了。”(感动文章

  “呵呵,秀慧知道我的事吗?”我的心俨然还是在秀慧的身上。耕子说:“到医院我想给她打电话口述的,一看你手机没电了。”我告诉了他秀慧的手机号码,他站在窗前拨通了电话口述:“嫂子,星韦哥昨天晚上喝多了,差点酒精中毒,现在在中心医院吊水呢,你快点来吧。”对面的声音显然有些着急、慌乱。耕子又回答“没住院,在观察室。” 他收了电话口述,对小溪说好好照顾我,注意吊水快打完了,他说自己去买早点。我又迷迷糊糊睡着了。

  一直到耕子拎着早餐推门而入,“嫂子没有来过?”看着小溪缓缓地问着。

  小溪回答:“没有啊,怎么了?”

  “奇怪了。”耕子嘀咕着,转过头又问我:“你跟嫂子到底怎么了?”我一时语塞。一直到我吊水全输完,秀慧也没有来。

  吃过耕子买来的早点,我身体基本上恢复。看看墙上的挂钟,回家取材料上班。于是耕子开车去我家,他们在楼下等着。桌子上放着一张纸,上面是秀慧的字迹:星韦,我只知道你平时不愿和我多说话,不知道你心里已经有了另外的人。我带小科回我妈家,手续你随时可以办。记得吃药,以后少喝点酒,少吸点烟吧……

  我上了车,耕子不无讥讽的问:“你还说时间来不及了,取个材料这大半天,是不是和嫂子有亲热了?”我哼了一声将纸条塞给他。他看看抬起头,狐疑的目光在我脸上停留了十几秒:“不会吧?那嫂子也不会拿着屎盆子往自己头上扣。”他有些夸张的说:“哥,看不出啊!真是老实人办大事哦!”

  反思的日子

  D

  之后我给她打了几个电话口述,她都没有接。转眼几天过去了,天天下班在街角小饭店里随便吃点,再落寞的回到家。家里没有了秀慧忙碌的身影。以前,每天都是她为我准备好洗澡水,要换的家居服都放好。正在厨房里忙活的她笑吟吟的对我说:“星韦你先去冲冲澡,等会就吃饭。”儿子从他房间跑出来,扑到我怀里:“爸爸,我想你了……”而如今,偌大的房间到处都空荡荡静悄悄冷冰冰。她的耐心终于用尽,离开了我。

  冲洗过,我做在客厅的沙发上,手里拿着遥控器,却没按下打开的小钮子。拿起电话口述,又始终没有勇气打给她。给她打了那么多电话口述,她都没有理我,这时候打?她会觉得我同意离婚呢。但是这次我绝不认错,我在心里对自己狠狠地说着。我躺倒医院,你不管我,还躲到娘家。

  拿起一支烟缓缓地点了起来,烟雾迷失了双眼,秀慧的身影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吸烟对身体不好,以后尽量少抽……”秀慧熟悉的声音再次在我耳边响起。我将手中的烟按灭在烟缸里,看着模糊的影子。

  那一刻我似乎进入了梦想,她的影子越来越模糊。忽而又消失不见,我想抓她,却怎么也抓不住。你离去,是真的伤透了心?还是,你早已就有了别人?

  迷迷糊糊听到我的手机铃声,是耕子打过来的。问秀慧回家吗?我把那一刻的沮丧倒给了他。他又问我:“你到底做没做对不起嫂子的事?”我对他发誓说没有。他说明天和小溪去嫂子家就知道了。

  挂上电话口述我缓缓地站起了身,看看时间还早,我换了双鞋就关上灯出门了。如行尸走肉般踟躇大街上,走走停停,累了又坐在街边的休闲椅上坐一会。

  又走过一家连锁面馆的门口,透过玻璃,我呆呆的朝里头看,那是以前和秀慧经常来的地方,我是那样的熟悉。曾经的种种又在眼前闪现,

  “星韦你放那么多辣酱,不觉得受不了?”秀慧拌弄着面前的油泼面对着我温柔的笑着。

  “不觉得辣!辣点带劲!”

  “你呀!就图一时的痛快。小心胃病,大夫不是说了你不能再吃辛辣的东西吗?”秀慧把辣酱小碗,拉到了一边。

  我站在面馆门前想着想着,不知道啥时流下了泪……

  她又回到我身边

  E

  我在外面也不知道逛了多长时间。走进小区,大部分的窗口已经没有了灯光。这时,我蓦然看到我家的窗户透出了灯光,心也随之一亮。离开时我是关掉的呀。于是我加快了脚步。

  打开门看到秀慧和耕子小溪坐在客厅里,儿子听到我进门,从他的小房间飞了出来,一下抱着我:“爸爸你出差这么长时间?”我恍然如梦境。秀慧站起身:“儿子,该睡了,让爸爸给客人说会儿话。”说着秀慧牵着孩子进了房间,轻轻地掩上了门。

  我迫不及待地指着秀慧的背影问耕子:“你,你这施的啥魔法?”他看看身边的小溪,有些卖关子的矜持着。小溪亲昵的对耕子说:“赶紧说说,我是怎么差点成了棒打鸳鸯的‘大棒’”。我更糊涂。耕子简单讲述了那天秀慧接到电话口述后的情况。

  那晚我离开后,秀慧想我一会就会回家的。因为我在吵架后有过N次这样甩门而去的情况,一会就回来的。可那天到了11点还没有回家,她着急的打电话口述,传来的语音是已关机。她在附近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坐立不安还胡思乱想。

  熬到早上,接到耕子的电话口述。她打的去了中心医院,找到观察室。秀慧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不知是昏迷还是熟睡的我,床旁边还坐了一位貌美俊俏的女人,放在门把上的手缓缓地收了回来。一夜不知道哭了几次的眼睛,又被泪水再次划过。她转身离去,怪不得天天待我那个样,原来爱你的不止我一个。

  秀慧气得不知所措,下楼时没站稳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她回到家收拾收拾气的回娘家了。

  耕子那晚放下我的电话口述后,才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他和小溪立刻打的去了秀慧的娘家,叩开门秀慧正在灯下辅导儿子作业。秀慧看到小溪一脸的惊诧,随着耕子的介绍:“这是我媳妇小溪。”她释然了,也羞愧起来。于是,当晚,秀慧带着儿子就回到我身边。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采访

  手记

  这个故事,只是一个不足挂齿的小误会。而在我们现实生活中,这样的误会往往会“惹出”大麻烦。如果他们平时有足够的信任,婚姻又有较好的感情基础,这误会是不会发生的。假如信任还不能足够、基础达不到较好,那么就要学会经营和沟通,也可以避免“泥沟里翻船”,你家的窗户才会有灯光透出来。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