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结果的爱情,本就不该发生

  引导语:明知道是错误的,却还是发生了,伤害了那么多的人,你拿什么来面对?

  倾诉人:子迪

  年龄:32岁

  性别:男

  时间:2015年7月8日

  职业:公司职员

  采访方式:矿大北门对面音乐广场碎碟咖啡

  记录整理:晓虹

  在灯光摇曳的咖啡厅里,坐在对面的子迪一支接一支地抽着香烟。好久好久,他都没有说话。我只听到他的一声叹息。在这声叹息中,我分明感觉到了他的无奈和悔恨……

  我从小就是一个没娘的孩子

  我老家在连云港。在我五岁的时候,我的母亲就在一次车祸中丧生,撇下年幼的我和悲痛欲绝的父亲。或许是父亲和母亲的感情深厚,让他始终没法忘记母亲,又或许是父亲怕年幼的我受委曲,母亲去世后,父亲一直没有再娶。父亲是一位小学老师,为人严慬、工作踏实,很受学校领导和学生家长的赞赏。

  当时,为了更方便照顾我,我五岁半的时候就进入父亲所在的学校读了小学一年级,与一群比我大一岁甚至两岁的同学在一起学习。虽然学习上有些吃力,但当时的确没有办法,父亲实在没有精力再去接送我上幼儿园了。清晨,我和父亲一起去学校,晚上再一起回家,中午我们就在学校食堂吃,晚上回家后,父亲就给我下点面条或是煮点速冻水饺,也能对付着填饱肚子。那个时候,多亏有楼上张阿姨的照顾。张阿姨非常热心,看着我们爷俩吃得可怜,就会经常把他们家包的肉包子、烧的猪蹄、卤的牛肉等等好吃的送过来些给我们尝尝,张阿姨厨艺很好,每次送来的东西都是那么好吃,有时候我父亲不好意思了,也经常会回赠她一些东西,一来二去,我们俩家处得非常熟络,就像一家人似得。只要父亲单位有事或在外出差时,他总会把我寄放在张阿姨家。

  张阿姨的女儿筱筱,比我大一岁,和我在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级。由于我们两家非常熟了,我和筱筱的关系也很好,经常在一起写作业、一起玩耍,在外人看来,我们就像一对亲姐弟。

  我和筱筱一同考入了徐州的大学

  从小就失去母爱的我,因为有了张阿姨一家的照顾,日子也算过得平淡而幸福。在我心中,张阿姨的确能填补妈妈的空缺,当我肚子饿了、衣服破了、书包坏了等等遇到各种各样问题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不是父亲,而是张阿姨。而我每次找到她,她也总让我的问题得到满意的解决。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十几年,2001年,我和筱筱同时参加高考,并一起考入了徐州的一所大学。在送我和筱筱来徐州上大学的路上,父亲和张阿姨同时叮嘱我和筱筱,在大学里一定要互相帮助,有什么事情两个人商量着一起去解决。也正如父母们所说的,大学四年,我和筱筱相处得很好,虽然我们不在一个系,但每天吃饭总要在一起的,无论谁遇到什么事,另一个肯定会挺身而出。同学们都在背后议论我俩在谈恋爱,我俩听到后谁都没有反驳,也就算是默认了。

  大学毕业后,我在徐州的一家外贸公司找到了合适的工作,而筱筱也没有回老家,跟随着我在徐州的一家广告公司做了一名文员。刚工作没多久,我们俩就在双方家长的安排下结婚了,感觉这就应该是水到渠成事情。筱筱是那种贤妻良母型的女孩,婚后她除了工作就是家里,把我们的小家拾掇得干净而温馨。一年后,筱筱顺利地为我生下一个儿子,两边的家长都高兴地跑到徐州来看孙子,一家人在一起气氛融洽而和谐。我以为,我的生活就会如此平淡而幸福地一直过下去。

  我假扮成小茵的男朋友

  2012年8月,我的大学同学杨洋突然带着一个姑娘来到我的办公室。他向我介绍说,那是他的表妹小茵,大学刚毕业,正准备参加我们公司的招聘面试,希望我能帮个忙。他还告诉我,小茵的父母都在外地,她在徐州也没什么朋友,以后也希望我把她当妹妹看待。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小茵,她模样清新可人,性格却又活泼开朗,我一看就知道她是一个非常有灵气的姑娘。而且她的毕业院校和所学的专业也正和我们公司对口,于是我一拍胸脯对杨洋说:“放心吧,我一定尽力而为。”

  事情办得很顺利,小茵凭借着自己扎实的专业功底和谦虚好学的劲头赢得了我们人事科几位同事的青睐,所以我没费多少口舌,小茵便顺利地被录用了,而且在我的争取下,她首先来到我们科室实习。当时我对小茵就像是哥哥对妹妹那样,毕竟我比她大八岁,而且她是我好友的表妹,我尽可能地在各方面照顾她。

  小茵是那种细心而勤劳的姑娘,一到我们科,就把我们的办公室收拾得干干净净,还经常会买些鲜花插在办公室的花瓶里。使大家的心情都愉快了许多。小茵对我也是无比信赖和依恋,整天“子迪哥、子迪哥”地叫着,还经常会帮着我收拾收拾办公桌、打打饭之类的,在外人看来,我们就是一对表兄妹。

  有一天快下班时,小茵突然告诉我,她大学的一个男同学对她老是穷追不舍,搞得她很烦,问我能不能帮她。我当时一愣,问她:“怎么帮?”她神秘地将嘴贴在我耳边,小声说:“你装作是我男朋友,吓唬吓唬他就行了。”于是,那天小茵非常神气地挽着我的胳膊走出公司大门。果然,有个男孩叫住了她。那个男孩戴了副厚厚的眼镜,人长得白净而瘦小,看见我俩亲密的样子,显得有些胆怯。小茵得意地对她说:“告诉你我有男朋友了,你不信。这回总该相信了吧。”说完,拉着我就走。留下那个男孩一个人傻站在那里,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呢。

  打那以后,小茵下班后天天叫我送她回家,说是怕再遇上那个男孩。后来,那个男孩始终没再出现过,而每天送小茵回家却成了我的习惯。在路上,我们俩无话不说,我发现小茵是那种心地单纯善良的姑娘,和她聊天让我很放松很愉悦,我有时甚至希望她家能再远一点,这样我们相处的时光能更长一点。(心情日志

  一次出差让我和小茵尝尽相思之苦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不知不觉小茵来我们科室也快两年了,她也早已由一个实习生成长为科室的业务骨干。2014年3月,刚放完春节长假没多久,公司领导安排我去上海学习一个月。临走的前一天,我像往常一样送小茵回家。在路上,我看出小茵有种恋恋不舍的感觉,但她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告诉我一个人在外要吃好睡好。

  到上海后,开始几天的繁忙与新鲜感,让我的生活很充实。可是几天过后,我就有些想小茵了。连我自己都感到奇怪,在那个陌生的城市,我最思念的不是儿子,也不是老婆筱筱,而是小茵。那种感觉虽然痛苦却有种甜甜的味道,是我和筱筱从未有过的。我想给小茵打电话口述,可是想了想,最后还是忍住了。一直挨到学习快结束的前两天,我却意外地接到小茵的电话口述。电话口述中,她似乎想对我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只是几句简单的问候,这让我感觉有些失望。到了第二天晚上,我正准备上床睡觉,突然看到小茵在QQ上给我的留言:“我就这样无可救药地思念着你,却不敢对你表白。我知道我和你没有结果,我劝自己放手,可你的影子,像上瘾的毒药,让我无处可逃……”这几句话看得我热血沸腾,我立即拨通了小茵的电话口述,当听到小茵熟悉的声音时,我说:“我也很想你。”电话口述那头没了声音,我知道,那是小茵在哭泣。第二天一大早,我便接到小茵的电话口述,她说她已经到上海高铁站了。

  我在上海高铁站的出站口,看见了小茵久违的身影。我们俩像一对久别的恋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等我松开她时,我发现她早已泪流满面。

  我将小茵安置在我住的房间休息,又交待她别忘了给单位打电话口述请假,然后才放心地去工作。那天晚上,在我的房间里当我真正拥有小茵时,我才知道小茵还是个处女。冷静下来后,我心里背上了沉重的包袱,我想对小茵负责,但我又不忍心伤害筱筱和儿子。看着小茵在我身边熟睡的样子,我却无法入眠。

  小茵和我一起在上海呆了两天。学习一结束,我们便匆匆回家了。在回徐的火车上,小茵看我神色黯然,一下就猜出我的心思,她说:“你放心吧。只要能让我喜欢你,只要你对我好,别的我不在乎。”

  到徐州后,我和小茵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像往常一样工作。只是我每个礼拜都会找机会和小茵单独约会一两次。小茵也没未向我提过任何要求。

  为了我们的孩子,小茵辞掉了工作

  一边是贤惠能干的妻子筱筱,一边是温柔可人的情人小茵,我愚蠢地以为这是老天爷给我的“恩赐”,我想着这种幸福能够长远。可是,没过多久,小茵就怀孕了。当小茵告诉我这个消息时,我第一个念头就是不能要这个孩子。可是小茵却显得非常舍不得,这毕竟是她生命中的第一个孩子,她不想失去。看着小茵兴奋而欣喜的模样,我实在说不出口让她打掉孩子的话。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小茵的“害喜”已经让单位里的某些人在她背后“指指戳戳”了,再过一段时间,小茵的肚子也就快藏不住了。这对于一个没结过婚的大姑娘来说,是件多么丢人的事。不行,坚决不能再拖下去了。那天晚上,在小茵租住的房子里,我郑重其事地告诉她:“如果想和我长久地‘好'下去,这个孩子必须打掉。不然的话,我们只能分开。你想想看,你一个没结过婚的大姑娘,却突然有了孩子,而且说不出孩子的爸爸是谁,单位领导和同事会怎么看你?……况且,我这边有老婆和儿子,如果一旦知道了我们的事,她们怎么办?离了婚,儿子怎么办?所以,这个孩子真的不能要,趁现在还不到三个月,这周内必须打掉。”听了我的话,小茵下意识地捂住肚子,哭着哀求我:“子迪哥,我真的想要这个孩子。别让我打掉他,他是咱俩的骨肉呀……”“不要说了!”我不能再犹豫了,坚定地告诉她:“有了这个孩子,咱们的日子就没法过了。”说完,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小茵的住处。我想着,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这个时候决不能有一点妇人之仁。

  第二天,小茵没来上班。我暗自欣慰,想着她可能去医院准备做手术了吧。终于挨到了下班,我给小茵打电话口述,她却关机了。于是我跑去小茵的住处找她,她不在家。以后的两天,我始终没能联系上小茵。这时候单位同事却传出小茵辞职的消息。有的传言说,小茵傍上了一个大款,还有了孩子,现在被大款送到大城市生孩子去了;还有传言说,小茵找到更好的工作,跳槽了;还有人传,小茵的父母在老家给她找好了婆家,让她回去结婚……面对这种种不靠谱的传言,我苦笑无声。

  我想给小茵的表哥,我的大学同学杨洋打电话口述,却始终不敢。我怕他知道我和小茵的事,会骂我。就这样挨了一个星期,我终于收到小茵在QQ上给我的留言:“子迪哥,我想听你的话去打掉孩子。可是当我走上手术台时,我后悔了。我逃出了医院。子迪哥,别怪我,我真的想留下我们的骨肉。等我生下孩子后,我们又可以像以前一样在一起了。我现在住在姑姑家,一切都好。最近不要来找我,我怕姑姑生你的气。等过段时间,我会把姑姑家的地址告诉你。”看完小茵的留言,我为小茵的任性和幼稚而担心。生活哪像她想的那么简单,想到她说的“等孩子生下来后,我们又可以像以前一样在一起了”,这怎么可能,孩子生下来后,她要面对许许多多她想像不到的压力和问题,到时候哪能是单纯的她能承受的?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采访

  手记

  采访结束了,我从子迪眼中看出他的焦虑和无奈。他说,我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联系到小茵了,只能通过彭城晚报的“倾诉”栏目告诉她,做个单亲妈妈不容易,要面对来自社会、家庭、孩子等等各个方面的压力,弄不好会毁了她一辈子的幸福,这样做对孩子也是极大的不负责任。年轻的小茵将来还有大好的前程,不要让这个孩子成为拖累她一生的包袱。在这里,我还想郑重地对小茵说一句:“对不起,小茵,我们都错了。这段没有结果的感情,本来就不该发生。”


·姐夫我第一次好痛 你就轻(07-16)
·老衲还年轻 小姨子请乖乖(07-16)
·寝室干朋友女友 震动棒折(07-16)
·饥渴恶魔在身边 寂寞的女(07-16)
·老丈人干了我老婆 和哥们(07-16)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