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 爸妈的说法不代表我的意见

  引导语:一方是自己爱的人,一方是自己的父母,到底该如何抉择,爱情让我们左右为难。

  倾诉人:凡科

  性别:男

  年龄:25岁

  职业:学生

  倾诉时间:5月19日

  倾诉地点:某酒店大堂

  记录整理:灯火阑珊

  一个晚上,与几个朋友相约在某酒店小聚。因为路堵,朋友们先我而到。我看到金姐身边坐一陌生的年轻人,金姐招呼我坐过去。年轻人是她儿子同学叫凡科,想和我聊聊自己的苦恼。凡科中等个头、斯文的模样、脸色有些憔悴,镜片后的眼睛显得呆滞。中途我和凡科走出包间,在大堂酒吧一隅相向而坐下。在那一个静谧的夜晚,他操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将他的故事悠悠地对我道来。

  A 相遇在那个雨季

  我的老家在湖南的一个城市,高考时我坚持不愿意留在生长的城市。爸妈只好随我,因为我的小姑在南京工作,爸妈觉得我生活能力差,所以就让我选择了南京的一所高校。姗姗正是我在上学期间认识的。我与姗姗是同届的同学,可是我们却是在校外相遇相识的。

  记得那是个周六的晚上,也是这样一个春意盎然的季节。我从小姑家吃饭回校,快到学校的时候狂风大作,雨从天而降,看看东面大雨。我在校门口斜对面的公交站台下了车,就听到一女孩打电话口述:“我就在咱学校对面的公交站台,你麻利给我送来。”站台上人很多,我转身想撑伞,不小心碰着她。她手里的书哗的一声掉到了地上,我想地上都是水,准得惹怒她,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躬身捡起递给她。她不但没有生气,还安慰我道:“你又不是有意的。”她对我说这番话时,我看到她扎着马尾辫,扑闪着一对亮亮的大眼。身着一件粉色的长袖T恤衫。看得我心里怦怦直跳,我没有谈过女朋友。我不知道这心跳,是害怕对方责备我,还是她的容颜令我心动。只见她接过书顺手拿出纸巾擦拭着,我想起她刚刚和人打电话口述,便问她:“你也是这学校的?”她点点头。我又对她说:“我也是这个学校的,顺便送你回宿舍吧。”她稍稍迟疑了一下,又点点头,我将伞撑了过去。

  我第一次和一个女孩挨这么近,心跳得更快了。似乎打伞的手都有些抖,我心想撑住劲。路上她又给室友打电话口述,要她不要送了。我们聊了几句,从而我知道她与我同届不同系。送到她宿舍大门外,她侧过身伸出右手:“谢谢你,我叫姗姗。”说完转身消失在大门里。

  之后的许多天,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她。她清秀的容貌与恬静的笑容一下刻在了我的心底。

  B 她成了我的初恋

  读大学时我不经常去图书馆,即使去也是借书回来看。那天有几个数字需要核实一下,我去了图书馆。而这次我又一次看到了姗姗的身影。我被莫名地吸引,忍不住移动脚步向她靠近。她正专注翻阅一本书,我悄悄地走到她的身后。她在看一本有关种植花卉的书籍,读得仔细而专注。我鼓起勇气,轻轻地拍了拍女孩的肩:“你好……”她转过身,抬起头笑了笑算是给我打招呼了。我把找到的书放在她旁边的位置上,轻轻地拉出椅子投入到我的“数据”中。

  直到闭馆,我们一起走出图书馆。那晚夜色特别美,月光如水倾洒在我们脚下。我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我问她怎么不看专业书,而看种植花卉的书。她说自己很喜欢种植花卉,爸妈希望她以后从事文字工作,所以在高考时听从爸妈的意见报考了中文系。她还说最大的理想是以后有自己的花圃园。

  而我因为爸妈是搞地质的,常常不在家。所以小时候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是在郊区二姑家生活。她们那一带都是花农,我从小就学会了许多有关栽种花草的本事。因而,我们聊得越来越投机。

  之后我们会不时地在校园、食堂、小超市碰面。每次碰面都会聊一会,如果在食堂见到也会坐到一起吃饭。几乎每一次见面,我俩都会很有兴趣地说起种植花卉的事。我还将一些种花的知识告诉她,礼拜天带她去植物园观赏更多的花卉。我的介绍常常引来她惊异的目光,这时的我心里就会有一阵窃喜。其实为了这样的表现,我买了一些这方面的书,有疑问我再上网查找答案。再后来请她吃饭、看电影,然后牵起了她的手。这仿佛是一场上天注定的缘分,我们的爱情之花在谈论种植花卉的同时盛开得如此自然。

  C 爸妈突然让我出国

  我俩的恋情公开以后,常常毫无避讳的牵手走过校园。校园恋爱中的男女,常常会为鸡毛蒜皮的小事闹腾一通。有的女孩爱使小性子,也是闹腾的原因。而她性格平和是个安静的女孩,我们俩没有纷争,更没有阴晴不定的折腾。

  所以,我和姗姗是学校里众多情侣的“模范”。我们就这样牵手去过玄武湖、紫金山等等许多景点,也牵手走完了美好的大学生活。我们准备毕业后去见双方的父母,一切再听听长辈的意见从长计议。

  突然有一天,我爸爸给我打电话口述问我雅思过了吗?我回答:“当然。”他让我做好到国外留学的准备,刚好有个去英国学习的机会,家里正在给我办手续。我知道那样我们俩的打算都会落空,我怎么对姗姗说这事。我在犹豫中过了几天,还没有等我想好对她说的措辞。星期天一大早,爸爸又给我打电话口述,要我立刻买车票去上海,他和妈妈在那里等我。因为有些手续必须要我本人到场。

  我匆匆去找姗姗,路上我想如果她不同意,我坚决不去。我还想象着她会如何阻止我,哭闹、默默地流泪,或者说和我分手等等。可我没有想到,她听完这一消息,眼圈红红的没作任何挽留。只是告诉我,自己回徐州等我回来,要我在那边用心读书。姗姗让我回宿舍收拾东西,她还跑到校外的火车售票点给我买票。(励志文章

  第二天姗姗把我送到火车站,我们的手一直牵着。我能感觉到她是在竭力抑制着泪水。离别前夕,她告诉我毕业后就回家。我答应她,三年后我一定回来。到时候我到徐州找她。她点了点头,伸手还将我的衣服领子整理了一下。火车缓缓地滑动,我透过玻璃窗看着她。她立在站台上直愣愣地注视着我,并没有挥手,眼泪抑制不住地流出。

  一到上海,父母就带着我去办理各种出国手续。然后,我登上了去英国的飞机。

  D 在她生日时我来了

  我一个人拖着箱子,走出机场。爸爸安排接机的于叔叔早已等在那里。他是一位很热心的人,一直跟在我旁边,我想给姗姗打电话口述也没有机会。

  直到近傍晚,把我安顿好,他才离开。看着他消失在大门外,我立马给姗姗打电话口述。电话口述一接通,她问我情况怎样。当得知一切顺利,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离开她仅仅5天,我们像是分开了50天。通过电波跨过千山万水,互诉思念之苦,那是我第一次品尝到这种无奈的味道。

  分离的时间我们只有靠着电话口述、网络来缓解这挥之不去的相思之痛。也是通过这种形式,我知道她毕业后回到徐州,在一家通信运营公司找到了职位。

  我知道爸妈为我出国花费了大把的银子,所以除了在固定的时间和姗姗通话,我将大部分精力用在了学习上。我也暗暗地下决心,忍耐到圣诞节我就悄悄地飞回徐州见姗姗。我计算着来回的费用,想打工赚点钱。可是按说我的情况是不能打工的。于是我找到学校附近的一家餐馆,费了大半天的口舌总算收下我这个地下打工者。

  但是我并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姗姗,12月28日是她的生日。我就是这一天的晚上赶到她公司门口,三三两两的人向外走。我一眼认出了她,日日夜夜想念的姗姗。我情不自禁地大声叫:“姗姗!”她怔了一下扑到我面前:“是你吗?我怎么跟做梦一样,你啥时来的?”“你不是做梦,我下午到的。”我将手里的一束鲜花递到她怀里:“祝你生日快乐!”她转过身有些兴奋地将小姐妹介绍给我。一个留着短发叫露露的女孩说:“看看,这吃过洋面包的就是不一样。好浪漫,好羡慕哦!不过咱今天就不给姗姗过生日了。”姗姗赶忙说:“别别,咱正常,他愿意和我们一起去。”于是,那天我就和她的同事,一起在彭城壹号一家餐厅为她庆生。我悄悄地去结账,结果被告知已经通过网上支付过了。那天与她的姐妹第一次见面,玩得却很开心。

  从彭城壹号出来,她的同事挥手离开。我说:“到你家附近找一个快捷酒店吧。”她说:“不要,去我家吧。”我心里一惊:“你和你爸妈说过我了?”“没有,不过今天他们不在家,去南京了,我姐姐这两天就要生产了。”她笑着似乎在祈求我的同意,我拎着旅行袋跟着她去了她家。

  E 恋情被爸妈发现

  也就是在她家里我看到《彭城晚报》上的这个红尘男女栏目。姗姗告诉我她喜欢看这里的倾诉,这里大都是凄凄惨惨的故事,她说有朝一日,自己会打这个热线晒晒咱俩不一样的故事。

  也就是那天晚上,她把自己给了我。我很感动,心里默默地想一定一辈子对她好,不让她受委屈。之后,我又在徐州停留了一天。她带我去了云龙山、云龙湖还有楚王陵。她还说你看我们这里多美,以后毕业了就到我们这儿来吧。

  我没有回家,直接从上海回英国了。万万没有想到,我爸妈到了英国,他们想给我一个惊喜,利用我的假期,带我去欧洲几个国家转转。他们先我两小时到,我一直关机。

  妈妈看到我风尘仆仆回来,虎着脸问我:“你去哪里了?”“我,我。”我不善于撒谎,低着头支吾了半天不说话。爸爸也和妈妈一起追问,没辙我就实话实说了。妈妈说,怪不得给你打电话口述常常占线,原来都在泡妞,长本事了!爸妈花这么大代价是要你长知识学本事的。路费从哪里来的?我说自己打工赚的。因为第二天就要旅行,他们就没有再追究。

  一共游览了11天,他们不怎么开心,我也一直陪着小心。因为妈妈的脾气我了解,这事不算完。可这一次我想错了,直到离开前妈妈没有提及我与姗姗的事。我送他们去机场,我悄悄地问爸爸:“妈不再对我凶,是不是默认了我和姗姗的关系?”爸爸回答:“根据我的经验,这会更难办。她要说出来或许麻烦会少一点。”

  F 我妈迫使她离开

  送爸妈回来的路上我给姗姗打电话口述,告诉她爸妈突然来英国的事情。她问我:“我在你爸妈那里,可能是不讨喜的,你妈妈会怎样?”我无足轻重地回答:“她能怎样?不论他们怎样,我都会爱你。”“我想要一个得到双方父母祝福的婚姻。”“亲,你放心吧,会的。”之后我俩一如往常,在定点的时间聊天。

  10多天以后的一天,我再打开电脑,看到她给我的留言:“我们俩真的是有缘无分,你妈妈说的对,你我的条件有着天壤之别。今天不解决,明天就要痛苦一生。所以长痛不如短痛,我答应她老人家了。这么有级别的家庭的儿子怎么会娶我这个下岗工人的女儿。你的家庭情况为什么一直没对我说过。现在不重要,希望我俩是来生缘吧!”我接着打电话口述给姗姗,她停机了。QQ上她也将我拉黑。我无法联系上她。直到前一阵子我才有空又来徐州找她,到她单位她已经辞职,不过见到她那位叫露露的同事,我只好问她。她鄙视地斜了我一眼,很不待见地告诉了我。原来我妈从同学那里打听到姗姗的一切,竟然来徐州找过姗姗,不知道妈妈对她说了些什么。

  她撤了,把我一个人“晾晒”在炽热的沙滩上。我知道她每天都在看这份报纸,所以我才找到这个栏目,希望姗姗你看到我的心声——我会爱你一辈子。我还想告诉你,爸妈的说法不代表我的意见。亲,你听见了吗?

  采访手记

  今天的姗姗眼泪不比你少,她承受不住你妈妈的压力,她认为今天为自己深爱的人能做的只有——离开。古往以来,人们常常将为有情的人牵线叫搭起鹊桥。爱情成立,那么鹊桥算是搭起了。既然是“桥”,那么就要有承受。金钱、门第、价值观,甚至权力等等都是要这个桥所要承受的。当下的世风,恐怕还要为其加码。这个桥能安然承受多久,爱情就能走多久!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