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他是好人,婚后他是恶魔

  引导语:处在恋爱中的人啊,不要被激情蒙蔽了双眼,你要看清对方的本质,不能随意的就做出决定。

  处在哺乳期的婷婷说出她最近所遇的麻烦时,电话口述那一头她唏嘘不已,常常停顿几秒再接着往下说,虽然没能见面,但能够感觉出此时的婷婷那带着泪水的面容,是何等的悲恸。

  倾诉人:婷婷

  性别:女

  年龄:33

  职业:批发商

  时间:4月3日

  方式:电话口述采访

  记录整理:阿狸

  A、放弃所有财产只是为了脱离苦海

  我是一个农村妇女,没啥文化,但比较能吃苦,我结婚早,曾经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前夫是家里给安排的,结婚前只见过一次面,第二次见面就是坐在一起谈婚期,那时没有选择,家里是父亲做主,父亲怎么安排我怎么听,结婚后,前夫就露出了凶悍的嘴脸,他一家人都不讲理,有一次我和前夫因为经济的事先是吵嘴,后来前夫嫌我还嘴,上来揪我的头发,将我从屋里拖到院子里,然后关了房门回床上睡觉,婆婆听见了动静,不开门,还在屋里大骂我自找的,又嫌我哭,吵得她睡不着觉,那一次我的头皮被前夫揪秃了一块,半年后才重新长出了头发。

  在我们村里,我是第一个做水果种植的,当时我们村子里的人还都没这种观念,我虽然没有学历,但我比较关注这方面的知识,我种植的水果卖出了好价钱之后他们才学着去种,在这方面,我是一把人人交口称赞的好手,唯一的不幸就是嫁到一户口碑不怎样的人家,连我们村的支书都说我前夫,支书还是我前夫的亲戚呢,就当着我的面数落我前夫,“你们家三代都没娶过这么聪明能干的媳妇了,也不知道哪辈子攒下来的福,这辈子能娶到这么好的媳妇,还一天到晚和人家吵。”前夫不以为然,他还是老样子,哪怕我将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大把大把供给他花,他还是经常找事动手,我虽不完美,但没有一点能够让他说出不是的地方,他就千方百计找借口,他不懂技术,就要求将水果的经营权放在他的手里,可我知道,他想要经营权的根本目的就是想把卖水果的钱都放在他的手里,他吃喝赌无恶不作,在外面还有相好,这方面的风言风语我不知听过多少次了,钱到他手里就等着被败光,我就不同意,他就借着这个打我。

  父母这才知道他们把我嫁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人家,但看着浑身伤痕的我,也只能劝一句,别惹他,他要钱就给他,就再无它法了。结婚第六年,我实在和前夫过不下去了,做牛做马还得挨打,谁也受不了,就提出离婚,前夫说离婚可以,我得净身出门,净身出门我也愿意,扔了所有财产,就像逃离地狱一样逃离了这个家庭。

  B、独自在外打拼也不知道是为了谁

  离婚后,婆家不许我回去看儿子,好在前夫家虽然没人性,但他们对这个孩子还是非常宠爱的,我只能将儿子放在心上,只要他能过得好,我虽然看不见他,但心里还是有点安慰的。我也不想回娘家,娘家帮不了我的忙,只能埋怨我,于是我远离故乡,去了外地,从摆摊卖水果开始,一点点做起来,存了点钱,后来又租了仓库做水果批发。别家做水果批发的,都是夫妻搭档齐心合力去挣钱,我只能靠自己,一个人吃二个人的苦,在同行中我的生意算是佼佼者。难得的闲暇我和人家聊天,人家拼命挣钱都是有原因的,有的为了撑起一个家,有的为了上学的孩子们有一个好的前途,还有一个商贩,他的儿子很有出息,在美国读书,还在美国找了一个女朋友,他在美国为他儿子买了房子,用光了他一辈子挣来的钱,他都五十岁了,说现在该给自己挣养老的钱了。人家挣钱都有一种动力,我想我挣钱又是为了谁,我离家在外好几年,如今儿子都不认得我了,挣钱,给谁花呢?

  生意忙,我从没考虑过是不是再找一个,我还年轻,但已经默认了一个人的生活,不仅仅因为我没时间,主要原因是,我对男人已经没有信心了,我觉得男人很可怕,但在大前年,还是有一个男人走进了我的生活。

  他叫鲁秩,是个果农,但他比较精明有头脑,不像别的果农那样坐在家里等着收购商上门,而是自己来批发市场联系销路,去掉中间环节,这样才有更多的利润。通过熟人的介绍,鲁秩找到了我,他给我的价格很合理,而且水果的质量不错,于是我还给鲁秩介绍了其他几位批发商,这种合作互赢的方式让我们都得到最大化的利益,也让我和鲁秩的关系更近了一层,因为我感觉鲁秩他并不是一个看重钱的男人,他很讲信誉,而且他对我格外照顾,替我省了不少事,不像别的商人那样毫厘必争,不过,我也看出来了,他只是对我才会这样。

  经常接触,我和鲁秩在一起吃过几次饭,鲁秩说,他听说过我的婚姻,听过之后他很心疼,他还说,他喜欢我,他从没见过像我这样拼的女人。

  C、第一次遇到男人这般猛烈的追求

  鲁秩向我坦承,其实他算不得真正的果农,水果是他兄弟种植的,销路靠他来完成,他在老家也有妻子,但妻子很蠢,饭都做不好,他和妻子的婚姻也是被包办的,两个人没有感情,他一直没有离婚的原因是觉得妻子可怜,离开了他,回到娘家也会被欺负,留在他家里还有口饭吃有条活路,反正他一天到晚在外面,眼不见心不烦的。(经典美文摘抄

  鲁秩向我敞开心怀,因为他在向我表白,他想和我好,但我心里是有戒备的,第一我没做好再找一个的准备,第二鲁秩是个有家室的人,我绝对不会碰这种男人,我不想做第三者。可是鲁秩的追求特别猛烈,就好像为了我命都不会要的那种,他裹着棉被坐在室外一夜帮我看水果,就是为了让我睡个暖和与完整的觉,市场有人对我说了不尊敬的话,他拿起水果刀追着人家让那人向我道歉,他每天都要笨手笨脚的做饭给我吃,因为我实在不想吃盒饭,我的胃都快被盒饭给吃坏了,鲁秩做饭的水平越来越好,我的心也越来越向他靠近,转眼间鲁秩都半年没回老家了,他一直陪在我的身边,最后,我和鲁秩搬到一起住了,我对他没有别的要求,先离婚,我要光明正大的和他在一起,我不想被市场上的人指指点点。鲁秩见我接受了他的追求,立即答应回老家办离婚手续。他回了趟老家,一个星期之后就回来了,拿来了离婚证,于是我正式接受了鲁秩的追求,并和他开始同居生活,我和鲁秩约定好,我们先同居,一年后如果感情还像现在这样好,我们就结婚。

  一开始,鲁秩保持着追求我时对我的那种好,饭都是他做,家务活也抢着干,生意上也帮我不少忙,我知道鲁秩为了离婚将所有的财产都给了他的前妻与两个孩子,他没有钱,但鲁秩从不主动问我要钱,我给他,他也不要,有人说过鲁秩是为了我的钱才和我在一起的,可我觉得鲁秩不是那种人,他经得起我的考验,同居才半年,我就和鲁秩领了结婚证,我打算将我剩下的人生都托付给这个男人。

  D、结婚后他狮子大开口问我要钱做生意

  但婚前婚后的落差是我想不到的巨大,结婚证刚刚到手没几天,鲁秩就提出买辆车,他说批发水果利润微薄,他想借助市场关系熟这个便利拉水果跑运输。我说没必要,跑运输没那么容易,还是老老实实做批发,说实话批发生意也不少挣钱,本本分分的能守好这个生意已经很不错了。但鲁秩坚持买车,说生意是我的,他不想吃软饭,让人家说闲话。我心想你不想让人说闲话也行啊,那本钱自己想法去解决啊,干吗来找我要?说来说去不还得指望我,我不想拿这笔钱,他看上的车并不便宜,带保温的那一种,二十多万,一下子就得投这么多钱,我当然得谨慎了,一上来没有答应鲁秩,结果鲁秩生气了,不去市场帮忙,在家里他也不做饭,对我的热情从沸点降到冰点,最后我没辙了,心想都是一家人,我看着他想创业却不帮忙,再说我有多少钱,又能拿出来多少钱,他心里有数,这个我没瞒过他,如果一分不拿,他心里肯定会有想法,觉得我把钱看得太重不帮他,于是我帮他拿了买车的全款,鲁秩如愿以偿,脸色这才正常了,也做饭了,也来市场帮忙了。

  我心里多少有点不好受,鲁秩说过,喜欢一个人是无条件的,所以他会无条件的帮助我,这是结婚前他对我说的情话,但结婚后显然不是这样了,要钱的时候,他是那么理直气壮,我有些后悔草率地结了这个婚。

  和鲁秩结婚时我才三十多一点,因为常年见不着儿子,这时我很想再要一个孩子,看在眼前谁都不给了,压抑的母性,在结婚后开始苏醒,但我也有一丝犹豫,因为鲁秩结婚前和结婚后的态度有所不一样,我有些隐隐担心我们的将来,但母性占据了上风,我怀孕了,鲁秩听说我怀孕也很兴奋,我当时不知道,他开心并不是因为他要当父亲了,因为这样他可以将我在市场上的生意接管过去。

  E钱都到了他的手里他就开始大变脸了

  我怀孕的那几个月,鲁秩对我还可以,做饭也比较用心,知道挑对孕妇和胎儿有益的食品,怀孕七个月,我出现了浮肿,鲁秩就让我呆在家里不要出门,市场的生意他去打理,为了孩子,我虽然不放心市场的生意,但还是留在家里安胎,二个月后我产下一个女孩,鲁秩不喜欢女孩,脸上挂着失望的表情,接着也不问我的事,将我往月嫂手里一扔,干脆不来了,我问他怎么不来看女儿,他不耐烦地说生意忙。

  坐完月子,月嫂走了没有人帮我,鲁秩嫌我带孩子笨手笨脚,经常因为一点小事冲着我和女儿大吼,有一次女儿夜里哭,怎么哄都哄不好,睡在隔壁房间的鲁秩就冲进屋里骂我不让他休息,女儿被他的吼叫声吓的哭得更厉害,我说了鲁秩几句,结果他挥着拳头在我头上砸了好几下,我怕摔着女儿,就护着女儿让他砸不敢还手,这是他第一次向我动手,我突然想起了农村的前夫,鲁秩和他原来都是一类人啊,为什么偏偏我遇到的都是这种人。

  再后来,口角是经常的,为女儿,为生意,为了钱,为了很小的事,他都会对我拳打脚踢,市场上的人都知道,我的钱被鲁秩搞到了手里,还整天挨他的打。当初我瞎了眼,鲁秩就是冲着我的钱来的。鲁秩现出了原型,他不但把原本好好的生意做的一塌糊涂,而且还吃喝嫖赌,他比我前夫的人品更坏,更加阴毒。女儿才六个月,我给女儿订的牛奶他每天出门前拿走喝,说他辛苦,比小孩子更加需要滋补,我提出离婚,鲁秩说行啊,除非我从这个市场滚出去永远不要回来。如此一来,这些年我辛辛苦苦挣下的钱都要落到他的手里,我实在是不甘心,如果要走法律程序,那我们就彻底翻脸,而且还很麻烦,所以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将属于我的争取回来,就算不能全都争取回来,只要能够争取来我和女儿的生活所需也行啊,现在我基本见不着鲁秩的面,他有时睡在市场里,有时不知睡在哪里,大概是在他的狐朋狗友那里,我不清楚,但他不回来是好事,起码我和女儿安宁。我每天都要带女儿,市场的生意我无法再去插手,都掌管在鲁秩手里,没有谁能够帮我,遇到这个大恶人,接下来的路,我不知道该怎么走了。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采访手记

  第二次婚姻,居然又遇到这种品性的男人,真是女人的不幸。鲁秩对婷婷的追求,更像一场捕猎游戏,只不过体贴与关怀是他的诱饵,婷婷虽然算是一个坚强独立的女人,但在鲁秩的拳头与恫吓之下,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但这时她的怯懦与被动,恰好是鲁秩想要的效果,越是这个时候,婷婷越是要勇敢主张自己的权利,不能退让,不然鲁秩更会有峙无恐变本加厉,暴力不会自行停止,只会越演越烈,鲁秩的行为不但已经构成了施暴,还对婷婷进行精神压迫与威胁,婷婷要先保护好自己与孩子,收集证据,动用法律来保护自己和孩子的合法权益。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