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同一匹再也无力奔劳的驴

  引导语:顾家是好事,但是前提是我们要先照顾好自己,不然的话到最后什么都没了。

  倾诉人:峮艳

  性别:女

  年龄:28岁

  职业:物资回收

  时间:6月6日

  地点:矿大北门音乐广场碎蝶咖啡厅

  记录整理:阿狸

  峮艳介绍她自己:我比一般女人都要辛苦,我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但照顾这个大家庭的责任,似乎从我刚懂事时就承担起来,一直到现在。但我越是能干,越是所有的事都理所当然的由我来做,没有人心疼我,更没有人理解我,我都觉得,他们从来没把我当成一个需要疼爱与理解的女人,我的亲生父母和我的丈夫,他们都是这样对我。

  A 因为生活劳累二十岁就得了腰椎劳损

  从读小学时开始我就帮着母亲带弟弟,姐姐懒,干活毛糙,母亲只相信我,放学后回家带弟弟的活都落在我的头上,姐姐却什么都不用做。弟弟大一些,能自己玩了,我又开始帮着父母分担家务,父母那时做些小生意,每天忙忙碌碌的,读初中的我就要做一家人的饭菜,一个班的学生里,就我最辛苦,没有一个像我这样放学后还要回家做饭的,有一次我同学来我家找我借笔记,看见我一个人围着围裙正在厨房揉面蒸馒头的样子,她很吃惊,像我们这个年龄的孩子,哪有几个会做这些,顶多帮帮忙就不错了。

  初中毕业那会儿,做小生意的父亲在外人的唆使下学会了赌博,小本生意本来就不挣钱,最多挣个吃饭钱,父亲学会了赌博,家里的钱全都给他偷出去赌博用了,我母亲一天到晚和我父亲吵,可我父亲始终执迷不悟,他陷得太深了,到现在也是,虽然没钱赌博,但还是经常偷偷出门打牌去。父亲赌博输掉家里所有的积蓄之后,我和姐姐前后都辍学了,弟弟读小学,家里只剩下这一个能够读书并出人头地的苗子,别说是母亲,我也很是宠爱弟弟,我认为弟弟是个男孩子,将来这个家早晚都得靠他来支撑,而且我希望弟弟将来有出息,能读出好成绩,找个好工作,总之我将弟弟当成了家里唯一的希望。

  我十五六岁出来工作,没文凭长得又不好看,嘴巴又不会哄人,只有一身力气,也只能找些力气活做做,我什么活都做过,搬家公司,蹬车送货,现在专门做物资回收与拆除这种活,这职业很辛苦,哪里要拆迁或者拆除了,我们就负责上门拆除或者清运,这种活大多都是男人做的,可我一个女人家做的比他们还要卖力,因为不挣钱没办法,伸手等着要钱的太多了,而且我身体不好,你也看见了,我的腰现在不能完全挺直,我有病,而且这病好不了,今后说不定还会拖累我,我不挣钱怎么办?因为年龄太小就做力气活,又不懂得爱惜保养自己,我20岁那年就得了腰椎劳损,现在腰椎已经变形没法治了。

  B 十岁的弟弟摔成了癫痫,成为我的负担

  一家人都宠爱弟弟,有什么好吃好喝的都先供给他,母亲经常给弟弟买新衣服,可我和姐姐就连过年也捞不着新衣服穿,我们姐妹俩工作后,母亲说我和姐姐都挣工资了,不像弟弟,弟弟还小,这都是借口,那我们读书时呢,那时母亲也很少给我们姐妹俩买新衣服啊。母亲让我们姐妹俩将工资上交给她,我听话,自己只留一点,剩下的全部交给母亲管理,但姐姐精明,脾气又倔,无论母亲怎么问她要工资,甚至说出不交出工资就将她赶出门这种话,姐姐就是坚持不上交工资,最后母亲没辙,也就不再逼她了。

  我和姐姐都要忙于工作,母亲也忙着操持她那小生意,只有父亲变得游手好闲,有一次母亲出去摆摊,让在家睡觉的父亲中午起床给我弟弟热热午饭,弟弟和父亲的午饭是清晨时我做好的,弟弟中午放学回到家里,只需要热一下就能吃了,可父亲因为昨夜打牌太晚睡过了头,弟弟见父亲还睡着,就自己去热饭,碗橱的上层放了几个咸鸭蛋,弟弟嘴巴馋,就踩着凳子去够咸鸭蛋,结果没踩稳摔了下来,父亲听见动静,这才起床将摔昏过去的弟弟送到医院。弟弟一个小时之后就醒来了,住院观察一晚医生说没什么大事,第二天上午就回了家,但时隔一个月,弟弟正在上课的时候突然从座位上倒在地下,四肢抽搐一个劲翻白眼,学校又将弟弟送到医院,这一次检查结果是因为之前摔伤造成的癫痫。弟弟的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但也没能治好。每隔一二个月弟弟的癫痫就会发作,除了注意点再无别的办法。

  得了这病之后弟弟的学习成绩开始一落千丈,看病又要花钱,父亲和母亲开始心烦,不再像从前那样喜欢我弟弟,照料弟弟也不像从前那样精心,一副任由其自生自灭的态度,父母不问我得问,不能因为弟弟不再是一个健康的孩子而放弃他冷落他,我出嫁后,我还不顾丈夫的反对将弟弟接到身边住了下来,我可不能因为出嫁了就再也不问他的事了,我父母能做出这种事,可我做不出这种事来。

  C 那点可怜的彩礼钱被父亲拿去赌博了

  父亲在外欠下的赌债,我足足为他还了五年才算还清,这五年我没买过一双新鞋子,我连商场都没去过一次,就像一台疯狂的挣钱机器,拼命的为这个家挣钱,但我从没为此有过一句怨言,我认为父母给了我生命,家里遇到这种困难,我有这个责任与义务为这个家庭而付出。我26岁才找男朋友,因为平时根本不打扮,没有哪个男孩能够认真看我一眼,我就像一个男孩一样,头发一直都是短发,26岁,就像36岁一样苍老,被生活折磨的吧。我的姐姐,她很自私,她挣的钱一分都不给家里,全都用在自己身上,所以她活得很轻松很幸福,而且虽然她比我大二岁,可是看起来她就像比我小10岁,她会保养啊,她不像我,每天都埋头为这个家去付出去拼搏。(人生哲理小故事

  我丈夫能同意和我谈恋爱,在我看来简直就是一个奇迹,说实话我们见面后我压根就没想到他能答应和我谈恋爱,他个头高,人长得也可以,虽然工作一般,但我认为他的条件可比我好多了,而我又黑又瘦,虽然比他小3岁,但看上去就像比他大六岁,我俩的反差让我有种自知之明,谁知他却愿意和我谈,后来,我问他看上了我什么,他说看上了你的能干呗,找媳妇不就得找一个能干的吗!

  谈了半年之后我们结婚了,丈夫家庭条件也一般,给的彩礼钱很少,也就是象征性的给一些,而我父亲立即将这钱拿到自己的手里,我结婚不到一个星期,我母亲就来向我诉苦,说我父亲将家里的钱偷了出去,我的那些彩礼钱也被他偷走赌输了。对于父亲的行为,我都到了无话可讲的地步,他这一辈子已经定型了,不可能再改变了。母亲将家里所剩不多的钱藏了起来,父亲没有收入,母亲给他的零用钱又不多,他没法赌博,但一有机会他就会偷拿我母亲的钱,母亲天天拿他当贼防,但偶尔还是有防不住的时候,父亲没钱时还会来我这里转转,我知道他心里想什么,等他走的时候就给他五十或者一百,此时的父亲已经全然没有了父亲应有的样子。

  D 丈夫娶我是想让我照顾他偏瘫的母亲

  所以说我的命就是苦,27岁那年匆匆的将自己嫁了,出嫁之前丈夫没告诉过我他那偏瘫的母亲要搬来和我们一起生活,我们结婚还不到半个月,丈夫就说他父亲一个人照顾他母亲太吃力了,所以要将他母亲搬来和我们一起生活,这事我没法反对,婆婆这么可怜,偏瘫十几年,我们当小辈的照顾长辈也是应该的,于是婆婆和公公全体搬来了,现在还住在我们那里,一日三餐都是我做,婆婆的衣物与被褥都是我来洗,我有时琢磨我和丈夫那时的谈话,我问他看上我什么,他说看上我的能干,这可真是一句大实话,我照顾婆婆,比公公照顾的还要细心周到,丈夫找我,不就是想找个能够帮他分担照顾母亲责任的女人吗,找到我,他可真是找对了人。

  要挣钱活命,每天还得回娘家一趟,看看娘家有什么需要帮忙做的事,回家后要照料婆婆,要做饭,洗洗刷刷的,每天都得忙到夜里十二点之后才能上床睡觉,我的身体不好,主要是腰椎上的旧疾一直没好,不但没好,反而越来越严重,我的腰再也直不起来了,丈夫还责怪我,说我样子丑,本来就不好看,现在越来越丑,我心想,那你去寻个长得俊的来照顾你母亲,看人家会容忍几天,因为婆婆脾气不好,我将她照顾的那么周到,可她偶尔还会对我发脾气,我理解她,得了这种病,一辈子只能与床为伴,她怎么可能不急。

  为了节省路上来回的时间,我对丈夫说我要将弟弟接到家里住,我一结婚,家里人就不怎么问他的事,我很心疼弟弟。丈夫不同意,说家里房子太小了,我弟弟来没地方住,我说只要你答应,家里怎么都能给他找个角落住下,丈夫还是找这样或者那样的借口阻止我接弟弟过来,后来我赌气说,如果不让我把弟弟接过来,那我就回娘家住,丈夫怕我这一走没人照顾他母亲,这才勉强答应。

  E 父母和丈夫同时指责我对家庭不尽心

  上个月父亲突然问我借钱说是要做生意,我说你能做啥生意,你和我母亲一起把眼前的小生意守好就不错了,父亲说他和我母亲整天吵架,两个人日子都快过不到一起去了,哪里还能在一起做生意,再说我母亲也不会答应的。我手里哪有钱,之前挣的那些钱大多都拿去给父亲还赌债了,剩下的钱,几乎全都花在家庭生活上面,我告诉父亲我没有钱,父亲说你去给我借点,我说我上哪里给你借钱,现在借钱那么难,父亲说那他不管,他养我这么大,帮他借点钱不应该的么。父亲纠缠不清,我只好答应帮他借三万元,父亲又叮嘱我这事不要和母亲讲,我也答应了他。

  过了几天,钱是借来了,但没借到父亲需要的那个数,只有一万元,父亲一听就不高兴,说当初我答应过的三万元,怎么成一万元了?我说那怎么办,我只能借来这个数,父亲将那一万元拿走了,他走后半个小时,母亲给我打电话口述,说父亲问我借钱,我怎么不给的,不能一结婚就只顾着婆家那一边,娘家就不问事了,听着母亲的责怪,我这边委屈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我为了两个家这般拼命,难道我还有错吗?

  得知我借钱给我父亲,丈夫也埋怨我,说我一天到晚只知道往娘家扒钱,我娘家就是一个无底洞,将来这种事多着呢,没完没了。丈夫说完这话没几天,又突然说他要买一辆摩托车,一万多,问我手里有没有钱,我如实回答,没有了,给父亲的那一万元还是我向同事借来的呢,再说了,他有电动车,买来也不过一年,骑着就是了,干吗要换摩托车,丈夫鼻子一哼说电动车能叫车吗,骑起来没有劲,要骑还是得骑摩托车,那才叫男人。我听完后仍回答,没钱。丈夫见要不来钱,有点恼羞成怒了,说你怎么能没钱,都让娘家给搞走了吧。

  我就是一头奔劳的驴,还得任由宰割,我每天晚上身上都会痛,吃止疼药就像吃饭一样,可谁担心过我的身体,我累了,真的很累了。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采访手记

  听完倾诉,感觉从耳朵到内心都有一种苦苦的滋味,女人啊,要留一点爱给自己,把爱全都给了别人,辛劳却都揽到自己的身上,这种生活,怎么能不辛苦。在峮艳的身上,能够看出到了极限的疲惫感,就连眼神都透着一种无力与绝望,峮艳形容自己是一匹再也无力挣扎的驴,可见她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再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她会彻底崩溃的。生活的本质有时确实很是辛苦,可是再辛苦,也得找点时间关心一下自己,去看看病,调理好身体,家务事上不要那么拼,请亲人帮着分担一些,峮艳的当务之急,是要学会先照顾好自己。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