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是个好人 但她的家人太让我伤神

  引导语:两个人的幸福不是靠别人给的,而要自己争取,只要两个人真心的相爱,一定可以克服困难,走到一起。

  阿南说:上个星期,我向女友提出了分手,我对她说,坚持到今天,其实我真的很累了,你是一个好女孩子,可是你的家庭,你的父母,你的姐姐与姐夫们,我真是受不了他们,所以我无法再继续留在你身边了。

 

  倾诉人:阿南

 

  性别:男

 

  年龄:24

 

  职业:销售代表

 

  时间:3月24日

 

  地点:矿大北门音乐广场碎蝶咖啡厅

 

  记录整理:阿狸

 

  A、她身上只剩下五十元,我让她住进我家里

 

  正蕾是我室友介绍给我认识的,那天朋友没和我打招呼就将正蕾带到我们宿舍里,说是将他的老乡介绍给我认识,可正蕾只是跟着他来拿参考资料的,见我室友开玩笑,就白了他一眼,拿了资料扭头就走,虽然第一次见面只有短短二分钟,但我对这女生产生了兴趣,觉得她是很正气的一个女孩,不轻浮,我当时虽然没找女朋友,但我找女朋友的条件还是蛮高的。有缘分的话,怎么都能见着面,仅仅过了二天,我和正蕾又在篮球场上见面了,来打篮球的女孩本来就稀少,正蕾不是来打篮球的,她是陪着她的女朋友一起来的,坐在球场边看热闹,我一眼认出了正蕾,就过去和她打个招呼,我想她大概是不记得我了,因为前天见她的时候我刚起床,形象邋遢,但正蕾也是一眼就认出了我,她还真不见外,从背包里掏出从我室友那里拿走的资料,说正好,她不用去还资料了,让我打完球回宿舍时带给我的室友。我开玩笑,哪有白跑腿的活啊,买杯饮料,不然不去!正蕾当了真,过了一会儿,她在球场边喊我的名字,我一看,她手里果然端着一杯刚从校外买来的饮料,还冒着凉气呢。

 

  我的室友就这样间接地成为我和正蕾的媒人,室友郁闷地告诉我,他也曾想追求正蕾的,可正蕾刚一发现他想追求她的苗头,就将他的希望彻底给打消了,没想到平时不怎么吱声的我,却在不声不响中将正蕾追求到手。

 

  半年后我们毕业了,毕业前我就联系好一份工作,可是毕业后的正蕾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工作,她只好先在一家文印社里临时呆下来,先挣一份生活费么,文印社老板很苛刻,正蕾工作的第一个月,他就借口正蕾弄坏了扫描设备,将正蕾的工资克扣的干干净净,正蕾别说租房子的钱,就连吃饭的钱都成问题,身上只剩了五十元,正蕾家住在县城,她无法回家,见此情景,我就让正蕾住进了我家里。

 

  B、听说我家条件不错,她离婚的姐姐也搬了过来

 

  我家的家庭条件是这样的,我现在住的那套房子,是我父母几年前就为我买下的婚房,买这么早的房子,是因为当时这套房子是抵债房,将近二百平方,而且是精装过的,我父母看了一下觉得很划算,就将它买了下来,房子需要经常住住,我就经常过来住几天,也算是看房子吧。

 

  正蕾没想到我家竟然会这么大,而且这套房子还是属于我的,也是我们未来的婚房,正蕾看得两眼放光,说我父母对我真是大方,她住在县城的时候,一直都是和她二姐一个房间,读书时住的更挤,她还从来没有拥有过属于自己的一间卧室呢,听她说的这么可怜兮兮,我就让她自己挑间屋子当卧室。让正蕾住进来,不是因为我贪图她什么,我只是认为这个时候是正蕾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而且我让正蕾住进我家的事,我没瞒着我父母,我事先和我父母说过这事,而且我也向父母保证过,我绝对不会和正蕾同居的。

 

  正蕾挑了一个小房间,欢天喜地的住了下来,有了住处,但她拒绝我给她的钱,她很独立,她的钱她尽量省着花,甚至去做日结工资的那种兼职,也不肯伸手问我要钱,我主动给她,她也不要,这种女孩,当然值得我去尊敬。

 

  可就在这时,正蕾突然不好意思地和我商量,她有一件事想让我帮忙,自己的女朋友,哪能这么见外,我就让她说,能帮得上的,我都会去帮她。正蕾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她姐姐刚离婚了,没地方住,又因为离婚财产分配的事和婆家闹得很厉害,在县里是住不下去了,她姐听说她住在我这里,条件不错,所以想投奔我,在我这里住几天。正蕾说完的那一瞬间,我愣了半天,没想到会是这种事,说心里话,正蕾来我这里住我是欢迎的,因为正蕾是我的女朋友,我有这个义务帮她的忙,可是正蕾的姐姐,我见都没见过,就突然要搬到我这里住,我有些接受不了,毕竟我家不是避难所,而且我估计,这事我父母知道的话也会不同意的,我心里就有点埋怨正蕾,干吗说我们这里有地方住呢,这不自找麻烦么。可是,我又无法拒绝正蕾的请求,最终只得违心地答应正蕾,第二天正蕾大姐就闪电般地搬了进来。

 

  C、不走正道,女友被她姐姐带到牌桌上替场

 

  大姐打牌吸烟喝酒样样在行,她不是能够老实在家呆住的人,才老实了一个多月,就在市内找到了与她喜好相同的“朋友”,在网上认识的,大姐经常出去和她们一起打牌,一开始只是下午出门,晚上十点之前一般都会回来,渐渐的时间越来越长,有时在外打通宵,我意见就更大了,你这是借住啊,哪能这样随便呢,夜里三四点回家,动静那么大,连邻居都能吵醒,别说是我和正蕾了,而且大姐在外面交往的那些人都是社会上的人,没有几个正儿八百的有工作,都和大姐一样不务正业,我很担心大姐把这些人往家里带,因为大姐说过这话,她说家里这么大,没人气,拉几个人来打牌热闹热闹就有人气了,我当时气得把脸扭向一旁,大姐嬉皮笑脸的说不来不来,说着玩的,要玩她出去玩,不喊那些人来家玩,可我想,如果大姐趁着我不在家把那些人偷偷带回家里怎么办,我总不能在家里装监控,二十四小时监督吧,大姐她尽给我带来麻烦。(人生格言

 

  我父母终于知道正蕾大姐也住在我家里,也知道正蕾大姐喜欢打牌,就劝我在外面给正蕾大姐租间房子,一个月六七百块钱的,我父母出这笔钱,宁可花点钱也不想让正蕾大姐将我家搅合的乌烟瘴气,我正琢磨着怎么和正蕾大姐开这个口呢,却发现正蕾那几天经常和她大姐一起出门,回来也快夜里十二点了,我问正蕾做什么去了,大姐赶紧向正蕾使眼色,但正蕾还是说实话,说大姐带她打牌去了。我忍无可忍了,我说大姐,你怎么能带正蕾去那种地方,正蕾要工作,又不像你,晚上熬夜后第二天可以睡一整天,再说那种地方,是她这种女孩子去的地方吗?你也不怕把正蕾给带坏了?大姐不让我,说你说的啥话,那是我亲妹,我还能害她吗?再是女孩子家,也不能不和社会接触,我带她出去玩又怎么了,不就是让她替了我一二场嘛,我妹还没嫁给你家呢,你就把她看管这么严,将来嫁给你还不得受你的气,这不让做那不让做的……

 

  D、不务正业的大姐将我家折腾的乌烟瘴气

 

  家里突然住进来两个女的,这让邻居们纷纷猜测,如果只有正蕾一个人那还好解释,是我的女朋友啊,可是两个女人,难免让人产生不好的联想,我又不能一个一个向邻居解释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只好心里暗暗祈祷正蕾的大姐早点搬走。

 

  大姐生活上很不讲究,她没工作,却喜欢煲电话口述粥,电话口述一打就是半个多小时,她还喜欢站在阳台上打电话口述,声音大到左邻右舍都能听到,我白天要工作,不知道她每天都做些什么,不工作,她怎么生活,后来通过她煲电话口述粥的时候断断续续听出她在做什么,她打牌,而且之前是靠打牌挣生活费的,离婚是因为在外有欠债,为了不被债主找麻烦,她丈夫主动提出离婚的。大姐打电话口述,一是打给她的牌友,二是打给她离过婚的丈夫,她也不想借住在外,想早点回归属于自己的生活,但她丈夫自打离婚后就没再回过县城,现在在内蒙那一带做生意。原来大姐之前的生活这么复杂啊,她摆明就是来我这里躲避债主的,那她得住到什么时候,我听了之后很是犯愁。

 

  单纯提供住宿还没什么,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姐开始暴露她的邋遢本性,我长到这么大,还真没见过会有这么邋遢的女人,我们平时不在家里做饭,正蕾在公司吃,我也是,晚饭就在外面随便找个地方解决了,大姐一天下来怎么吃我不知道,她应该是在外面买着吃吧,有一天,我终于知道她怎么吃了,她从外面带外卖,在家里吃完后将打包袋往垃圾桶里一塞,时间一长塞满了,她就用脚将桶里的垃圾踩结实,宁可这样踩也不愿意换个垃圾袋,这样屋里的味道能好闻吗,我总是闻到家里有臭味,却一直没找到原因,终于有一天我发现垃圾桶里的情况,掀开桶盖的瞬间,我快被臭昏过去。住了几个月,大姐没擦过一次桌子扫过一次地,洗澡留下一地掉落的头发,从来不知收拾一下。这个家,我一点都不想回去,自然也对正蕾有了一种怨气,我问正蕾,你姐打算住到什么时候,来的时候可是说暂时住几天的,这几天也太漫长了吧。

 

  E、二姐上门找麻烦,她父母和大姐夫又轮流上门来

 

  反正也是撕破脸了,之后大姐叫嚣着要搬走却迟迟不见她搬走,我也不想见她,下班后在外面呆到很晚才回去,大姐打通宵不回家的时候我觉得最幸福,家的感觉才会回来,正蕾虽然不和她大姐一起出去打牌了,但她对我和她姐吵架的事有些耿耿于怀,对我态度也不像从前那样亲近。麻烦还是接踵而来,先是正蕾的二姐找上了门,从她对正蕾怒气冲冲的质问中,我听出来,大姐借了二姐不少钱,然后还不上了,她躲到我们这里住的事正蕾一直瞒着她二姐,所以她二姐找上门的第一件事就是骂正蕾护着老大,联合起来坑她这个二姐,这些乱七八糟的关系让我头痛,我说您别骂正蕾了,她也不知道这些事,我们真的不知道,结果二姐连我一起骂,说就是我给她家老大提供躲藏的地方,再说正蕾怎么能不知道,她心里清楚着呢,好容易劝走二姐,我问正蕾,这些事她知道吗?正蕾低下头说知道。

 

  二姐刚走,次日正蕾的父母又跟着找上了门,一进门眼睛四处看,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开始不停数落正蕾,说正蕾不向着老大,老大都离婚了,日子过得这么艰难,正蕾只顾着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却不问老大的事,我忍不住插话了,大姐在我们这里过得不好?每天中午十一点起床,夜里打一夜麻将,吃饭从来都是叫外卖,那还叫不好?正蕾父母走后,正蕾又将一肚子火气往我身上撒,说我不该对她父母那种态度,我说那我该什么态度,双膝跪地,背后插根荆条,负荆请罪?正蕾这些乱七八糟的家事,蔓延到我们这里成为了战火,这事还没完呢,老大见老二找上门了,知道这个地方她再也躲不下去,她不进我们这个门了,却让她那离过婚的丈夫上门来取她的物品,这个前大姐夫,我看也不是个省事的主,一脸横肉,进门后一脸不是一脸的。等他一走,我和正蕾又吵了起来,她又嫌我给她大姐夫脸色看。

 

  我真累了,所以,我想我和正蕾的关系,也只能走到这里了,如果再继续下去,将来肯定会招来更多无止尽的麻烦,我不想再过这种日子了。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采访手记

 

  爱情本应是甜蜜的,但来自女友亲属方面的纷扰确实也令人头疼不已,阿南想在这纷扰中找出一些生活的闲静来,确实不容易,也怨不得阿南这样生气,但感情与未来婚姻是阿南和正蕾二个人的事,只要感情好,阿南和正蕾完全可以想办法远离这些纷扰啊,现在阿南还在与正蕾吵嘴之后的气头上,等消消气,然后和正蕾好好谈谈,解决办法总是会找到的!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