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有新欢 忍还是惩

  引导语:背叛是对夫妻双方最大的伤害,任何一方的出轨都会对家庭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

  【倾诉者】 媛珍 女 28岁

 

  【时间】 3月19日

 

  【方式】 QQ聊天

 

  □东方今报记者 彭艳

 

  相濡以沫 妻不嫌夫贫

 

  回顾这28年的人生,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命苦。我时常想,为什么小时候遭遇那么多不幸,比如落水、比如高空摔落、比如恶疾等,怎么都没让我死掉呢?还不如那会儿死了的好,一了百了,不用面对后来的那么多痛苦。

 

  我的条件已不算好,但老公书焕的条件更差。嫁给他时,他穷到了何种地步呢?没有一分钱积蓄,反而背着四万多元的信用卡欠款。这么说吧,从认识书焕到跟他结婚,再到孩子出生,一直是我独自支撑着这个家。还记得怀孕时,因为无人照顾,书焕带着我回了老家。天啊,那是个怎样的房子哟,墙面破裂,地面渗水,柱子歪斜。可即便这样,我也从没嫌弃过书焕,因为那时书焕真的待我好。怀孕后期,我每晚都要起夜好几次(他家的茅房在后院,还没房顶),书焕都是毫无怨言地陪着我、护着我,他的那份细致让我的所有委屈都化为感动。

 

  也是因为书焕的穷,结婚时我背负了巨大压力,费尽口舌给父母做工作,让他们免收书焕家的彩礼。为此,亲戚朋友都说我傻,问我到底看中书焕哪一点?要钱没钱,要貌没貌!这种话听多了,我心中也渐渐有了种念头——书焕是高攀了我的。在这种念头的作用下,不得不承认,婚姻中我的确强势了些,不够温柔听话,不够小鸟依人。用书焕的话说:“狗脾气,说来就来!”我的脾气是不好,但从不记仇,往往是发作完就没事,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孩子一岁时,我和书焕双双离开老家,来到郑州闯天下。我开了家小餐馆,生意还不错,这两年渐渐有了些积蓄。书焕去了一家手机卖场做销售,业务开展得也挺顺利,去年当上了区域经理。生活步入正轨,我开始考虑买房、买车、接孩子。在我的计划中,只要夫妻同心,这些事很快就能一一搞定。对于我的想法,书焕嗤之以鼻,他认为人生就要享受,好不容易日子敞亮些,干吗给自己那么大压力?尤其是孩子,他坚决不同意我把他接回来:“那么多小孩都跟着爷爷奶奶过,不都挺好?”

 

  渐渐地,我和书焕之间有了距离,而且越来越大。他喜欢喝酒吹牛,我喜欢看书打球;他喜欢四处钻营搞关系,我喜欢窝在家里研究菜谱;他喜欢八面玲珑的女人,我喜欢冷静沉默的男人……而且,随着书焕事业的发展,他对我的嫌弃也越来越多,有次,他明目张胆地拿我跟小三儿(当时我还不知他们的私情)比较:“看看你,再看看曼路,人家多么通情达理,从来不四处打听老公的行踪。”

 

  距离渐远 丈夫生异心

 

  曼路是书焕的同事,工作搭档,关系很铁。书焕很欣赏曼路,天天拿她给我树榜样,除了夸赞曼路对老公的无限度“信任”和“宽容”,他还对她的“会来事儿”赞誉有加,说她在客户面前如何乖巧懂事、左右逢源,如何想方设法地结识了许多关键人物。说得多了,我难免泛酸,好几次问书焕:“怎么着?动心了?”书焕连忙做出一本正经的样子:“怎么会?我是希望你能向优秀的人学习。”

 

  对于老公眼中的这位女神,其实我也挺熟,好几次两家人一起吃饭,她那个10岁的女儿还甜甜地叫我“姐姐”。曼路的老公也不错,仪表堂堂,政府公务员,配起曼路绰绰有余。凭女人的直觉,我能感受到曼路和书焕之间的不寻常,但继而否定自己。为啥呢?因为曼路的长相完全不符合书焕的审美,连书焕自己也说:“曼路哪里都好,就是长得差强人意。”还有,曼路比书焕大了整整六岁,这也让我产生错觉:即便是出轨,书焕也不会找这个老女人。(友情日志

 

  可是,一条短信打破了我的自以为是。3月6日,我无意中在书焕的手机上看到这样几条信息,发信息的人是曼路,内容如下:“我懂自己的角色,小三儿嘛,要学会承受不公平待遇。”“不管我怎样对你好,你心中最重要的人还是你老婆。”“请记得我爱你,也请记得你对我的承诺。”证据太过确凿,容不得书焕狡辩,他很快就承认了和曼路的私情。

 

  原本,对于这种事我是有心理准备的,这是个充满诱惑的社会,男人很容易犯错,作为女人,一棍子将男人打死并不理智,给他一个认清自己的机会才是正解。我曾多次跟书焕聊天,说一旦某日他有了外心,我乐意成全他们,并愿意给他们两年时间,让他们去试婚。如果感觉不错,我主动退出,他们只管白头偕老;如果合不来,书焕依旧可以回到我身边,我们照旧过日子。但是,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下不为例。

 

  按着当初的想法,我也该给书焕和曼路一次机会,但当真正面对现实时,我做不到了。一方面源于人的天性——说易行难;另一方面是因为曼路的卑鄙——她是我认识的人,甚至我还将她当做朋友,可她居然挖了我的墙脚。

 

  沮丧透顶,偏偏这种事又不能随意跟人诉苦,不能跟家人说,怕他们担心,也不能跟朋友说,怕他们笑话。我硬撑着,心里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做。我想过忍气吞声,只要书焕愿意回头,我可以既往不咎。但我更想做的是报复,将这件事告诉曼路的老公,让她家破人伤。

 

  婚姻尽头 我何去何从

 

  小叔子知道了这件事,不是我说的,是书焕自己去求弟弟出面,帮忙调和夫妻关系。小叔子登门安慰,说了很多宽心话,在了解到我心中的愤懑后,他建议我去见见曼路,跟她把话说开,即便是放过,也得让她引以为戒。小叔子的话有理,几番斟酌后,我给曼路打了个电话口述,约在一家咖啡馆见面,“有点儿事情想跟你谈谈,至于什么事,你应该明白”。放下电话口述,我居然有点儿怕,怕自己会忍不住揍她一顿,也怕她撕破脸皮跟我撒泼。

 

  不过五分钟,曼路又打来电话口述,牛哄哄地说没有见面的必要,“你看不住自己的老公,找我有什么用?”我火了,没见过做小三儿还这么理直气壮的,要是她跟我说声对不起,或者流几滴愧疚的眼泪,没准儿这事也就翻篇儿了,但她偏偏还想给我来硬的,那就别怪我手辣。所以,我只回了她一句话:“你要是不来,我就直接去你家,当着你老公的面谈谈也挺好。”

 

  半个小时后,曼路再次打来电话口述,说她带了个女伴在某饭店等我。等我打车赶到时,人家两位已点了荤素搭配的饭菜,吃开了。我说换个包间吧,说话不方便。人家说,没啥不方便,就这儿聊吧。天啊,这都什么人!清了清嗓子,我开了口,表明自己已获知她和书焕的事,希望她迷途知返。她表示此事跟她无关,是书焕主动勾搭她,让我先管好我老公。一时气急没忍住,我给了她一耳光。这女人居然面不改色,一边镇定地往嘴巴里塞东西,一边说不跟我计较。旁边的女伴也一直帮腔,说我想多了,曼路和书焕只是红颜知己,“你不要太过分,否则只会把你老公越推越远”。

 

  一场情敌间的对峙竟成闹剧,我哭笑不得。回到家,我把事情经过告诉书焕,他居然也改了口,说原本和曼路就没什么,是我想太多,反而把事情搞复杂了。我心中有一万头神兽呼啸而过,当我傻吗?那些短信还不足以说明事实?非要捉奸在床才肯承认?

 

  一番大吵后,书焕喝了四瓶啤酒,吐了个稀里哗啦,然后开始哭,一边哭一边骂自己,说自己没责任心,也没钱,不如放了我,让我去寻找真爱。至于孩子,他不跟我抢,因为世上只有妈妈好。书焕喝醉了吗?我倒觉得他是在借酒话吐真情,或许他就是这样打算的,干脆趁势跟我离了,然后他就自由自在。

 

  这几天我一直在考虑:如果原谅,对于一个已有背叛事实的男人,他真的会回头吗?如果不原谅,那就意味着离婚,可一旦想到未来的日子里不再有书焕,我就受不了,六年的感情怎能说放就放!我想解决问题,却不知从何下手,我该怎么办?

 

  记者

 

  手记

 

  现代婚姻中,对于男性出轨和女性出轨的容忍度差异极大。女人犯了错,多半是“当即正法”,从此苦果自咽。而当男人犯了错,不少女性常持有这样的观点——“对于婚姻,我们应该学会睁只眼闭只眼,就算离婚又如何,你能保证再婚的老公不花心?”怀有这种观点的人并不少,所以大多数家庭倾向于“不会因为丈夫偶尔的出轨而离婚”。

 

  但这里我们必须看清一个关键词——偶尔。这里的“偶尔”应该包含这样一些意思:“原因特殊”、“有悔改决心”、“为数很少”、“主动坦白”等情况,归根结底,是没了继续外遇下去的打算!如不能达到此标准,宽容就会成为纵容,任何形式的挽回都毫无意义。总之一句话:尊严比婚姻更重要。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