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太深 我们已无回头路

  引导语:婚姻的基础是爱和信任,但是信任并非无止境的,我们也要守候这个家,这个得之不易的情缘。

  【倾诉者】桐凡  男 37岁   【时间】1月26日   【方式】电话口述   □东方今报记者 周莉   爱妻患上疑心病   11年前,我和妻子诺诺通过相亲认识。诺诺清纯靓丽、温柔可人,十分符合我的审美观,而那时的我也是高大挺拔,幽默风趣,正是她喜欢的类型。于是,我们互相吸引、互相爱慕,开始了一段纯真热烈的爱情。那时候,我们爱得如胶似漆、难舍难分。记得每次约会后送诺诺回家,我们多会选择步行,倒不是为了省钱,只是为了能有更多的时间待在一起。恋爱谈了不到一年,我们便在家人、亲友的祝福声中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婚后的生活延续了恋爱时的甜蜜,想做饭了,我们就一起去市场买菜,我洗、她炒;不想做饭了,就一起到外面吃,然后顺便看场电影、压压马路。日子,平凡又开心。后来,我们有了儿子,三口之家的生活更显温馨。   快乐的日子过得飞快,转眼间我们的婚姻就要跨入第7个年头了,那个时候诺诺还跟我开玩笑,问不知道到时候我们会不会出什么症状。我说怎么可能呢,我们一定会幸福到老的。可谁承想,那一年,我们的婚姻还真的出了问题。   诺诺有一个闺密,俩人特别谈得来,偶尔我们两家人也会相约一起出去玩。可谁知道我们婚后第6年,诺诺的闺密离婚了,故事很俗套,男人有了外遇,女人眼里容不得沙子,结局是婚姻破裂。离婚后,闺密心情低落,经常来找诺诺诉苦,而她的负面情绪严重地影响到了诺诺。诺诺开始对我疑神疑鬼,越来越不信任,甚至怀疑我也有了外遇。只要女同事给我打电话口述,她就会竖起耳朵听,然后刨根究底地问我那个女人多大岁数,长得是否漂亮;我洗澡的时候,她总会拿着我的手机翻来查去,最爱问某某是男的还是女的。我要是哪天加班或者有饭局,她就更敏感了,打破砂锅问到底是必须的。   身正不怕影子斜,起初,她要查我就让她查,她要问我就一五一十地答,耐心应对,从不隐瞒。我以为这只是一时的,毕竟我们的感情基础放在那儿,一直以来都相互信任,等诺诺过了这段敏感期,一切就会恢复正常。可谁知,后来诺诺非但没有适可而止,反而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而那时,我正跟一个哥们儿合伙做买卖,同时还得顾及公司那边的事,忙得不可开交。诺诺的不理解使我更加焦头烂额,也让我的耐心一点点地丧失,对于诺诺的一些怀疑性的质问我越来越敷衍。那时,我觉得诺诺越来越不可理喻,我天天这么忙还不都是为了这个家,为了能让她和孩子过上更幸福的生活嘛。发展到最后,诺诺再问什么,我都沉默以对,以此来报复她的疑神疑鬼,让她自己跟自己别扭去吧。   背叛婚姻伤我心   可没想到,我如此冷处理的结果却是把诺诺推向了另一个男人。   不知从何时起,诺诺对我不再侦查、盘问,我以为她是想通了,对我恢复了信任,以为我们的生活终于可以回到正轨了。可谁知,她之所以不再关注我是因为她的心不在我身上了。   发现诺诺的秘密纯属偶然。就是这么一次偶然,给我们的幸福带来了沉重的打击。那天,夜已深了,诺诺还没有回家,之前给她打电话口述,她也不接,我心里有些烦闷,有些不安,就站在阳台上抽烟。一根烟快要抽完的时候,远远地我看到一辆白色轿车拐进了小区的大门,然后在我家楼下停住了。诺诺从车上副驾驶位下来后,冲车里的人摆了摆手,车一溜烟地就开走了。这本来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我也没太放在心里。诺诺平安回家就好。没过多久,我就听到了诺诺的开门声,当时我也就是随口一问:“刚才送你回来的人是谁?”也许是我问得太突然,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诺诺脸色陡然一变,显得有些紧张,她愣愣地看了我一会儿,镇定下来后答道:“同事。”我没有再继续追问,但诺诺突变的脸色还是让我心里留下了疑窦。(情感美文   一个月后的一天,我在诺诺单位附近办事,事办得很顺利,办完后恰好可以去接诺诺下班。可谁知,就在她单位门口,我又看到了那天夜里送诺诺回家的白色轿车。鬼使神差,我将车停在了远处,原本想给诺诺打个电话口述告知一声的,我也没再打。不一会儿我就瞧见诺诺匆匆走出大门,上了那辆车。我尾随其后,心里怦怦跳得极乱。车一直朝东驶去,最后在一家酒店门口停下。我的脑袋轰的一下大了,看着俩人亲昵地走进酒店,我却再也没有勇气跟进去。   在车上呆呆地坐了不知道多久,一直也没看到诺诺出来,我的心越来越冷。之后我给我妈打了个电话口述,告诉她今天我和诺诺都有事,就不去接孩子了,让孩子在她那儿住一夜。挂了电话口述,再度望了一眼那家酒店,我开车回了家。   那天,诺诺依旧是回来得很晚,依旧是那辆白色轿车送她回来的。我问了和上次同样的问题,她的回答依旧是“同事”。语气里还隐有不满,似乎在怪我怀疑她。可是当我冷冷地说出那家酒店的名字后,诺诺的脸色一下子白了。她不可置信地看着我,然后腿一软,跌坐在了沙发上。   之后在我的逼问下,诺诺一点一点挤牙膏似的跟我交代了她和那个男人来往的始末:对方并非她的同事,只是一个网友,在我与她冷战的那段时间,那个男人闯进了她的生活,并最终俘获了她的身心。诺诺说得并不详细,但短短的几句话却像一把把利剑将我的心戳得千疮百孔。我提出离婚,让她跟那个男人走。可诺诺不同意,说会跟对方断绝来往,以后会跟我好好过日子。   离婚与否难决断   真的不想原谅她,一想到她和那个男人肩并肩步入酒店的那一幕,我的眼前就会浮现出一些极其龌龊的画面,我就忍不住怒火中烧,想要离婚。可是,孩子怎么办?为了孩子,我选择了原谅她,对她口中“一时的鬼迷心窍”不再计较。   然而,爱之深,恨之切。虽然为了保住这个家,我嘴上说了原谅,可心里的疙瘩始终解不开。之后每天我都会在办公室加班到深夜,即使没有什么活儿也不想回家。我和诺诺虽然依旧同居一室,但很少再有夫妻生活,我不主动她也从不要求,甚至有时候,我们一周都难得说上几句话,即便说什么,话题也都离不开孩子。冷漠像一堵厚重的冰山横亘在我和诺诺之间。一向睡眠很好的我开始经常失眠,上班精神不振,身体状况也不太好,一连串的反应让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以后的日子。   而我的冷淡使得诺诺的心又开始漂移。一些蛛丝马迹显示出她和那个网友似乎又有了联系,只是我没有再去刻意抓诺诺出轨的证据,因为我想那样受伤最深的只能是我自己,离婚将是必然的,孩子将会失去一个完整的家,会很可怜。于是,我选择了做鸵鸟,自欺欺人地维持着家的表面完整。   可想而知,这几年的日子我过得是多么无味、多么冰冷。原以为自己会这样自欺欺人地过一辈子,可没想到去年一个女人重新唤醒了我对幸福的渴望。她叫晓琳,是一个和我有着相似经历的女人,老公有了外遇,不过,她比我勇敢,发现后便果断地结束了婚姻。也许是同病相怜吧,两颗受伤的心好像很容易便靠近了。我们的联系越来越多,在晓琳的开导下,我的心情也渐渐开朗起来,一直沉闷压抑的生活好像透进了阳光,我重新体会到了快乐和甜蜜的滋味。同时,我也再度起了与诺诺离婚的念头。   可当我还在犹豫着如何向诺诺开口时,她先发现了晓琳的存在,给晓琳打电话口述,骂她不要脸,让她不要再来破坏我们的婚姻。晓琳受不了了,要结束我们的关系,说她不想做小三儿。我安慰晓琳,先背叛婚姻的是诺诺,我们早已没有感情,婚姻只是一个空壳,所以她不必自责。当然,诺诺也没放过我这个当事人,指责我是个负心汉、花心郎,说我不懂得爱她爱这个家,现在还背叛她。我接着她的话说:“那不行就离婚吧,谁都别再折磨谁。”可诺诺不同意,说既然我也出轨了,我们之间就算扯平了,我们可以重新开始。我说我们已经回不去了,彼此放手才是最好的选择。诺诺就说她死都不会成全我。就这样,我们一直僵持着,以往无交流的日子变成了无休止的争吵。   这段时间,我真的很烦。诺诺一直拿孩子做筹码,不肯与我离婚,我也舍不得孩子,可是在拥有了晓琳给予的温暖后,让我再在那冰冷的婚姻里苦熬,我真的做不到。我该怎么办?   记者手记   为孩子死守婚姻是一个笨办法,婚姻的症结只能疏导而不是忍受。诺诺出轨在先固然有错,但桐凡之前之后的做法也是不可取的,冷漠、冷战是婚姻的大忌。   至于现在的问题,感情走到今天这一步,如果俩人的关系确实到了无法修补的程度,那就先处理好和诺诺的关系,再去谈和晓琳的发展,三者混淆一起只会更混乱、更痛苦。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