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姐弟恋一把心酸泪

  引导语:在婚姻中,我们都想要一种被呵护的感觉,特别是女人,所以很多女人都想找一个比自己大的,最重要的是能保护自己,体贴自己的男人。

  □东方今报记者 彭艳   【倾诉者】   梅香 女 28岁   【时间】   2014年12月17日   【方式】   电话口述   姐弟恋 一场痴缠   有些人,天生就是冤家,偏偏越是冤家越聚头,正如我和陆江。当初我们通过网络相识,用了五个月的时间,从网友发展为恋人。可是,我比陆江大了整整五岁,也正是因此,双方都承受着巨大压力,尤其是我的父母,他们觉得我简直是猪油蒙了心,找个不懂事的小男人也就罢了,对方家里条件又不好,简直是一无所图。有段时间,我真心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是陆江一直给我鼓励和安慰,他说:“梅香,你就是我的命,你不要我,我就活不成了。”就因为这样一句话,我那摇摆不定的心又稳当下来。   我和陆江跟双方家人死磕,最终,我们赢了。我以为赢得爱情便是赢得人生,却不承想,一切竟是场噩梦。   订婚时,陆江妈给我妈打电话口述,问彩礼怎么送。我妈早已对我和我的固执死心,敷衍着说随便就好。陆江妈果然随便,只给了我五千元。这五千元,陆江学车用了三千多(双方父母认可后,陆江便落脚到我家所在的城市),剩下的还不够他买衣服。说起买衣服,我真替自己心酸。跟陆江从认识到现在,整整四年,他的衣服都是我帮着添置的,而自己,新衣服的数量一只手就数得过来。   在家人的安排下,陆江去了我舅舅家的工厂,一开始还好,但随着时日的增加,他们的矛盾越来越深。舅舅觉得陆江太懒,眼里没有活儿,陆江却觉得舅舅把他当小工,不像亲人。有时舅舅忙不开,让正在吃饭的陆江帮把手,陆江就赌气不吃饭,这顿不吃,下顿也不吃。不是舅舅多事,是陆江真的懒,平时住在我家,从没主动干过一点儿活,连内衣袜子都是我和我妈帮着洗的。除此之外,陆江还有超乎常人的敏感,他的老家在东北,容不得别人说一句东北的不好,但凡听见了,就甩脸子、发脾气,任谁劝都不行。还有,陆江喜欢玩游戏,只要有空,他便坐在电脑前不起身,天天玩到凌晨两点。   也许有人会说,既然陆江这么多毛病,当初你干吗还要哭着喊着嫁给他?真不怨我!因为当初的陆江跟后来的陆江根本不像一个人,当初的他阳光温暖、勤快朴实,可到了后来,这些优点全都消失不见,剩下的是无法消除的劣根性。但我依旧忍着,就为了陆江当初的那句情话,还有他千里迢迢投奔我的决心。一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而身在异乡,无亲无友,如果他的女人都不能给他温暖,那他该有多么悲哀。   同生活   美好幻灭   订婚后的第三个月,我有了身孕,此时,问题出现了——孩子该在哪儿生?将来在哪儿养?按理说,我的老家地处中原,气候适宜,比陆江的老家更有优势,可陆江和公婆都要求我去东北生产,“我们陆家的孩子,当然要生在陆家房子里。”双方争执不下,到了最后,定出一个折中方案:孩子生在我家,将来去东北上学。   生孩子那天,公婆来了,给孩子塞了个一万元的红包。三天后,公公走了,婆婆留下来,帮着我们带孩子。婆婆不会带孩子,天天抱着孩子摇,摇来摇去,孩子养成了坏习惯,睡觉必须有人抱,摇晃绝对不能停。那时我正坐月子,想跟婆婆商量,又怕她不高兴,就在陆江耳边吹风,希望他劝劝婆婆,可陆江也听不进去。虽然有了孩子,他却完全意识不到身份的转变,依旧每天玩游戏,没洗过一块尿布,抱孩子的次数也绝不超过五回。   孩子满月时,亲戚们都来送礼,收了一万六七千元的礼金,还有之前公婆给的一万元,都被陆江捏在手里。后来孩子百天,我想带着她去照套艺术照,跟陆江要钱,他居然说钱都已用完。两万多元,两个月就花了个干干净净,问他怎么用的,却怎么也说不清。婆婆在孩子百天之后就回了东北老家,家务落到我一人身上,有时实在忙不过来,又要洗衣又要做饭,便让陆江去哄一哄正在哭闹的孩子,这才发现,他居然连抱孩子都不会了。(哲理名言大全   如此,我们的争吵便不可避免,只要吵架,陆江就会打电话口述向他妈诉苦。几次之后,陆江跑来跟我商量,说他妈为他在沈阳市里找了个国企的工作,坐办公室,拿稳定薪水。所以,他想回东北发展。起先我不肯松口,孩子还小,我们甚至还没结婚(只是订婚,没有真正领证),他要是一去不回,我岂不成了弃妇?但架不住陆江的软磨硬泡,几次之后我松了口,但条件是带着我和孩子一起过去,顺便领取结婚证。   孩子七个月时,我们一起回到东北。陆江家在农村,条件很差,连自来水都是时有时无,洗澡要往房间里端水,洗完要抬出去倒掉,很不方便。还有东北那可怕的寒冷,孩子出现了严重的水土不服,小脸皴裂,隔三差五地发烧拉肚。我实在熬不住了,三个多月后,我跟陆江商量,想回河南。陆江不肯,公婆也不同意。有次我和陆江又因此事起了争执,公公冲着陆江吼:“你给她买张车票,让她赶紧滚,没人留她!”说完重重地带上房门,震得地动山摇。   缘分尽 婚姻成空   既然婆家如此态度,我不回都不行了。当时快过年了,陆江送我回家后,顺便在我家过了春节,正月初三,他启程回了东北。因为没钱,路费都是我妈给的,我担心他一个大男人在外缺钱会吃亏,又把手里仅有的两千多元也都塞给他。   陆江上班了,可并不是婆婆口中的国企,而是一个韩国人办的工厂,天天累个半死,所幸收入还不错。陆江在外面挣钱,我和孩子在家坐吃山空,好几次找他要钱,他都推说工资被婆婆拿着。我只好又跟婆婆张口,婆婆竟说存了死期,取出来不划算,让我先跟我妈借,将来存款到期后再还。就这样,我吃在娘家,住在娘家,转眼就是一年。到了今年6月,婆婆打算在沈阳买房,我问她:“房本上写谁的名字?”婆婆张口结舌,第二天告诉我,写我女儿的名字。这位老太太,可真会算计,反正是里里外外决不让我占便宜。   既然要在沈阳买房,看来我是必须去东北扎根了。陆江安慰我,说这次来东北不让我住乡下,在工厂附近租了套两居室,条件好多了。我到的那天,公婆和陆江都在,居然还在跟房东讨价还价,房子里什么都没有。那会儿已是下午三点多,我和孩子都没吃饭,孩子饿得哇哇乱叫,吵着找外婆,我也两眼冒金星,但还是强撑着跟婆婆一起打扫卫生、购置生活必需品……   苦日子就此开始,我成了彻头彻尾的老妈子,每天做饭、洗碗、打扫、看孩子……陆江依旧是什么都不管,吃完就坐着玩电脑或是躺着看电视。说起看电视,这个大男人居然跟孩子争,只要他在家,孩子连动画片都看不成。   日子过得像打仗,天天吵闹不休,吵到最后,终于说起离婚。离婚就要付抚养费(因为孩子还小,肯定是要跟着我的),你们猜,陆江开出的价码是多少?三千元,不是一个月三千,而是一年三千!如今这环境,一年三千够养活孩子吗?简直是天方夜谭。又是一番讨价还价,最后,以五千元成交,但我要求他一次性付清,从现在到孩子十八岁,一共八万元。   当时我已带着孩子回到娘家,这些交涉都是在电话口述里进行的。我提出的一次性八万元,遭到陆江的拒绝,他骂我想钱想疯了,是个神经病,我也威胁他,如果他不肯给钱,我就不跟他办离婚手续。陆江在电话口述那头冷笑:“你以为你不离婚我就找不了女人,告诉你,想跟我好的大姑娘有好几个,都等着呢……”   我无语,我悲愤,但我无可奈何,对这样的无赖,我是真没有办法。家里人现在也都劝我离婚,说这样耗着只会是我吃亏。我不是不想离,只是不甘心就这样离,当初陆江说过,我是他的命,可现在,他连命都不要了吗?还有,如果他不给我钱,我也没法离婚,孩子那么小,我又没有工作,母女俩总是要开口吃饭的,没钱我们怎么活?   我想离婚,但应该怎样离才能既保住尊严又保障权益呢?   记者   手记   当纯美的爱情进入真正的相守阶段,面临着真实而琐碎的婚姻生活,现实与理想的落差会让很多人难以招架。爱的激情禁不住漫漫岁月的消磨,悄悄地如晨雾般消散无踪,以至于所有以前被爱情光彩所遮掩的缺点,也都缓缓浮出水面,真实地呈现在彼此面前,让人惊诧,让人疑惑,让人失落,甚至让人心碎。   但是,我还是希望婚姻中的两个人都学着相互理解和包容,多为对方考虑。快乐着Ta的快乐,幸福着Ta的幸福,如此,爱情和婚姻才能耐得住岁月的残酷。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