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娘家”成了她逼我服软的手段

  新笺的谈吐有着超乎他这个年龄的成熟与稳重,但这种成熟并没为他的婚姻带来多少帮助,以新笺的性格,他是喜欢将问题圈在小范围内来解决的,倾诉并不符合他的性格与原则,之所以来倾诉,是因为他对婚姻的无奈,再有主见的男人,也会有无助的时候。

  A、妻子怀孕,岳母要求我和妻子分床睡

  我和妻子林易是经媒人介绍认识,林易家住在城郊,我们第一次见面,林易居然迟到了一个小时,连同她一起迟到的,还有她的父母还有林易的两个姐姐,一个极是庞大的迟到队伍,说是所坐的公交车在来的路上遇到堵车,但后来林易嫁给我之后才告诉我,迟到是她母亲故意安排的,说如果到了之后看到我不高兴,那就不要谈下去,一个没点耐心的男人靠不住。我心想,那明明约好了时间,却迟到了这么久,这种不遵守时间的女人就能靠得住吗?

  婚后,我对岳母开始产生一点小小的意见,她虽然不和我们住在一起,却极喜欢插手我和林易的家事,甚至有一天我正在开会,岳母打来电话口述责问我为什么不带林易去看病,我被她问的一愣,林易不好好的么,后来一问才知道,林易只是有点小感冒而已,岳母和她通电话口述时听出她感冒了留在家里休息,才打这个电话口述来问责的。可岳母不是不知道,像林易这种做餐饮工作的,她一旦感冒就不能上岗工作,并非像岳母在电话口述里说得那样病重到下不了床的地步,我和林易的关系,岳母总是喜欢将小事大而化之,我最不喜欢岳母这一点。

  婚后没多久林易怀孕了,这本是件好事情,可是岳母却变得无比焦虑。首先岳母要求我和林易分床睡,我一听有点不高兴,家里就一张床,再说了,我和林易又不是感情不好,干吗要分床睡?岳母说是怕我睡觉不老实,会造成林易流产。我一听更恼火了,哪有这种当老人的,连夫妻之间的床上事都要插手过问,我就以再买一张床没地方放为由拒绝了岳母这荒唐的建议。岳母还问我:“你是不是舍不得花钱买床?如果舍不得的话我来买!”我干脆不吱声了,岳母无奈,但还是锲而不舍,说:“如果你实在不愿意的话,不分床睡也行,那分被睡总可以了吧?如果家里没有被子,我给买!”我都快被岳母给逼疯了,最后只得答应她分被睡。

  B、妻子生女,岳母却不愿帮忙带孩子

  林易怀孕时的过程我就不一一多说了,反正那时我的手机快成岳母的热线了,连同事都打趣我说:“怎么不见你太太打电话口述,一天到晚都是岳母大人的电话口述?”我苦笑,还能说啥,这种岳母,谁摊上谁知道。岳母打电话口述没什么大事,就是让我多照顾一点林易,吃什么喝什么或者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她只要想起来了就给我打电话口述,她也知道我在公司里非常忙,可她打电话口述根本不分是什么时候。

  我对林易够照顾的了,她是我老婆,我能不疼爱她吗?林易的工作是餐饮行业,我觉得这一行对一个孕妇来说太辛苦了,自打林易怀孕,我就让她辞去了工作,林易在家什么事都没有,可我从没让她做过一点家务活,我每天都给她做好早点才上班去,中午本来可以在公司吃午饭,为了林易我中午还得赶回家为她做午饭,一天三餐,我变着花样做给林易吃,我自认为我做的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但同时我也认为这都应该是我做的。岳母只是嘴巴好听,说这个有营养那个对胎儿好,但她只是嘴上说说,她一次都没买过,她从不行动,只是图个嘴上指挥的痛快。

  我父母都在外地工作,指望他们来徐州帮我带孩子不现实,林易和岳母都知道,但林易都快生孩子的时候,岳母都没表态她来帮我们带孩子。我心里有些矛盾,我既想让她来帮我们一把,但我又非常害怕她来我们家之后会给我带来更大更多的麻烦,在林易生孩子的前一个月,岳母发话了,说反正林易不用上班,林易可以自己带孩子,她会经常来指导一下林易怎样带孩子。我的内心很复杂,她不来是个好事,我受不了她的唠叨,但她不来,林易又没有带小孩的经验,她一个人带得了孩子吗?

  还是自己的母亲好,听说岳母不愿意帮我们带孩子,我母亲立即毫不犹豫办了退休手续来到徐州,我母亲来到徐州的当天夜里,林易生下了我们的女儿。

  C、矛盾渐生,妻子变得越来越刻薄

  有我母亲的帮忙,我们的日子才不会过得手忙脚乱,但并不大的家里猛然一下添了一老一小两口人,有时也难免会碰擦出一些不愉快,而如果不是岳母的作用,这些麻烦原本都是可以避免的。

  林易的性格比较内向,这一点她不像岳母,但她的这种性格容易被岳母所影响,岳母说什么她都信,岳母说什么她都听,比如维生素,岳母让她吃两片,她就绝对不会吃三片。在带孩子的事上,林易当然也听她母亲的,我母亲带孩子的经验在林易那里就行不通了,林易和我母亲意见不一时,她虽然不会和我母亲吵架闹别扭,但她喜欢冷着一张脸,我母亲为什么要看她的脸色来行事呢,好心好意从郑州来徐州帮我们带孩子,却受这种气,母亲就有点委屈。我知道林易是受她母亲那一套的影响,我就和林易讲道理,我母亲是来帮助我们的,就算在有些事上意见不一样,那也不能将我母亲当成敌人对待。林易不听劝,她这个人轻易不开口说话,一开口都是伤人心的话,她嫌我母亲用女儿的婴儿肥皂洗澡,却能将话题引到我买不起大房子这件事上,她和我第一次见面,我就告诉过她我现在所住的房子很小,但却是依靠我个人能力买下来的,不过再过几年,以我的能力,我一定会换套大点的房子,这些林易她全都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拿房子说事来发泄她对我母亲的不满。我一气,就说,你要是后悔了可以去找有大房子的男人,女儿给我,不影响你的前途和幸福……林易嫌我说话难听,扔下七个多月的女儿,跑到娘家住了下来,一走就是三天,岳母还不停打电话口述数落我,说哪有这样讲话的,三天之中我给林易打了几十个电话口述,第三天我告诉她,女儿闹着找她喉咙都哭哑的时候,林易也哭了,这才同意我去接她回家。(经典文章阅读

  D、尝到甜头,妻子用“回娘家”逼我认错

  回家后才消停半个月,林易又开始对我母亲甩脸色看,这次原因是林易在女儿的鸡蛋羮里发现了半个虾壳,林易说这是能够要人命的事,然后又指责我母亲做饭粗心对孩子不负责任……等我回家,战争已经结束,但火药味仍在,晚上我母亲红着眼睛告诉我,她是一个做了一辈子财务工作的人,没别的优点,就是认真,半只虾壳忘了剥下来是她的疏忽,但林易身为小辈不能这样来指责她,母亲说,如果不是担心她走后我受林易和我岳母的刁难,她早就离开徐州了,她在徐州过不惯不说,主要是林易的脸色让她经常心塞。虽然母亲叮嘱我回屋后装作不知道白天发生的事,但我回去后还是训了林易一顿,林易一听,当晚又跑回了娘家,估计这是岳母教唆的。

  虽然林易离开对我们不会造成什么影响,甚至这个家的秩序比林易在家的时候还要和谐与安宁,但林易不在,这个家毕竟不是完整的,于是我在母亲的催促下给林易打电话口述道歉,请求她回家,可是我何错之有?从此之后,往娘家跑成为林易制约我的一种手段,即使是她的错,为了请她回来,我也会违心说全是我的错,这样林易才肯回来,她就像打了一场胜仗那样得意洋洋,可她的缺点和毛病却一样都没改正,反而越发变本加厉。

  去年年底,林易说和我谈谈,说女儿都一岁半了,再过一年就可以读幼儿园了,她的意思是想让我母亲回郑州去。我想了想,说过河拆桥的事,我对我母亲下不了这个手。就这么一句话,也没吵,林易又跑回娘家了。她离开家的当夜我一夜没睡,我在想,这个女人是为这个家添砖加瓦了还是有别的功劳?我为什么要在她跟前低三下四,她分明就是一个添堵的角色嘛,这一次,我不会接她回来了,我下了决心。

  E、变本加厉,她住在娘家长期不归

  我不接林易回家,岳母的电话口述却又打过来,当然是责问我为什么不去哄哄林易,又说林易每天晚上都想女儿,想的眼泪啪嗒掉,我第一次反驳岳母,说想女儿那还跑什么,难道她自己就不会回来?岳母说,你这说的是什么话,然后在电话口述里发火,冲我发了一通脾气,如果我接着往下说,那我和岳母就得吵起来,但事后我想想和岳母吵架并不能解开我和林易之间的问题,于是我还是低三下四来到岳母家里,看着岳母的脸色把林易接了回来。

  在这里我要说说我岳父这个人,他在我和林易与岳母之间一直做个努力的协调者,岳父确实是个好人,岳父曾说过我,不能这么惯着林易,林易这孩子耳朵软,她母亲说什么她都听,你得让林易自己有点辨别是非的能力。林易住在娘家,岳父也是一直让林易回家,总是往娘家跑影响夫妻感情啊,很可惜,林易只听她母亲的话,父亲的话听不进去半分。

  林易回家后又提买房子的事,我想家庭矛盾又不是因为房子而起,这和房子的大小有什么关系,为这事两人还争论了几句,我想买房子大概是林易受她母亲的洗脑,不然她不会在买房这件事上纠缠不放,我想是不是岳母想让我母亲拿买房钱呢,所以才会让林易逼我这么紧。

  吵架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林易说她受够了这种日子,她打算出去找个工作了,说完没几天,林易说她找了一个工作,离她母亲家比较近,所以她不能保证每天回家,可能经常得在她母亲那边住,我说你找的什么工作,能跑到郊区那边去找?林易冷着脸说以她的本事,她只能在郊区找工作。林易说到做到,三天两头住在娘家,她说家里反正有我母亲看着,家里并不需要她,这话是带着赌气性质的,她已经将我母亲看成对手,这样做无非有两个目的,想逼我母亲离开徐州,或者想让我母亲拿买房钱。

  林易一直没有告诉我她找的是什么工作,我问她,她不吱声,见她不想告诉我,我就不强求了,但前几天,林易一个做服装生意的朋友在网上告诉我,林易刚从她那里离开,原来林易只是住在她母亲那里,其实她根本就没找到工作,林易朋友说林易心很烦,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只能说,什么事都没发生,她就是庸人自扰没事找事,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为了这种老婆我现在已经精疲力竭的,家中发生这种事也没个地方倾诉,朋友那里更不能说,一个连自己媳妇都看不好的男人那还算个男人吗?我在电话口述里拆穿了林易的谎言,然后要求她回家,林易坚决地说了声“不”,又说她只是暂时还没找到工作,再过几天肯定会找到的。

  我对林易彻底失望了,如果不是女儿,真想和她离婚算了。

  编后语:新笺所倾诉的家事里涵盖了好几个问题,婆媳问题,夫妻问题,还有女婿与岳母之间的问题,虽然交织如团乱麻,但遇到这些问题时还得一样样去梳理并解开。在处理问题的态度上,新笺与其母亲还是具有一定包容心的,新笺这时还得多和林易与岳母沟通,想法让她们明白,一个家庭的幸福是需要共同努力来完成的,林易她们也要付出一些理解与关怀吧!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