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友 请给我一份成熟的爱

  引导语:到底爱情里的两个人性格是该互补还是该相似,相信没有人能给出一个十全十美的答案,但是爱情的基础还应该是信任和包容。

  【倾诉者】 菲儿 女 26岁   【时间】 1月5日   【地点】 某西餐厅   □东方今报记者 彭艳   一首歌曲 一段情缘   我和贺炜的故事缘于一首歌。那是去年3月,我和一帮朋友聚会,饭毕大家去KTV唱歌,贺炜点了一首张震岳的《再见》。贺炜的嗓子跟张震岳很像,唱起来也颇有几分张震岳的潇洒和不羁,这令我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其实我跟贺炜并不认识,他是朋友的朋友,跟着来玩儿的,我们也是第一次见面)。散场后,《再见》的旋律一直在我脑海里回响,我想起这首歌,也想起唱歌的人。   那时我有个谈了六年的男友,从校园到社会,经历过酸甜苦辣。我们曾是幸福的一对,可因为工作调动,男友去了千里之外的南方。然后就是长达两年的异地恋,感情被时间和空间渐渐消磨。慢慢地,彼此都感觉到了对方的异样,激情和甜蜜已一去不返,剩下的只是平淡和习惯。也许正是因为这些变化,贺炜才有机会进入我的感情世界。   贺炜比我小一岁,天蝎座,我是天秤座。星座书上说,天秤和天蝎是最和谐的组合,最能互相吸引,事实也的确如此。当然,一开始我对贺炜并无非分之想,毕竟自己早已名花有主。   贺炜完全是个大男孩,整天热闹而欢乐,那时我觉得他特像湖南卫视的那个主持人——何炅,一样的娃娃面孔,一样的幽默言行。熟识后,我们(一群人,包括贺炜)常常一起K歌、逛街、吃饭、旅游,无论哪种活动,贺炜总喜欢黏着我,大家也打趣,说贺炜看上我了,我却只是摇头:“怎么可能,我喜欢熟男,小屁孩一边儿去。”   我的话是这样说的,心里却有微妙变化,对贺炜的感觉也越来越奇特。那种感觉像爱情,也像亲情。或许这与我的家庭有关,我是家中老大,下面还有弟弟妹妹,在他们面前,我有种天生的保护欲,那种类似母爱的感觉让我迷醉。贺炜就像一个弟弟,事实上他在他家也的确就是幺儿,父母、姐姐都对他疼爱有加,他也就显得特别“娇气”。每每见到我,总是孩子般地撒娇、任性、黏人,而我也总是迁就、满足、呵护。有时他会叫我姐姐,我便干脆应答:“行啊,咱俩认个干姐弟吧?”贺炜却又不同意,他连连摆手:“我才不当你弟弟,要当就当你的男朋友。”   鬼使神差、阴差阳错,不知不觉中,我和贺炜竟然真的成了男女朋友。当然,在跟他正式确定关系前,我先和前男友做了了断。六年感情,不是说了就了的,何况我们还曾一起买过房子,分手要涉及财产分割。总之,非常麻烦!前前后后,我和前男友见了好几次,都是为了分手,可贺炜一点儿都不理解,觉得我是放不下旧爱,是在找借口跟对方见面。我气得几乎吐血,如果不是为了他,我何苦放弃前男友?   难建信任 危机频发   终于,跟前男友的精神关系和物质关系都彻底终结,我和贺炜开始了属于我们的“新生活”。矛盾在第一时间便已显现,当时我住在城北,贺炜住在城南,相隔遥远。为了住在哪儿的问题,两人各执己见。贺炜坚持让我跟他住,说他那里人少,住着清净舒服,可大家都知道,南郊的配套设施比不上北郊,尤其是公交车,每天就那么几趟,上下班极其麻烦。我明白贺炜的心思,他是对我住的那套房心存芥蒂。房子是多年前前男友帮我租的,里面或许留存着一些不该留存的物件和记忆。我是已经习惯了,但贺炜无法面对。(心灵鸡汤   我想寻个两全之策,干吗非要挤到一起呢?约会时彼此见面,散场时各回各家,不也挺好?我自觉这个办法合情合理,可贺炜还是不同意,他不相信我,总觉得我会趁着他不在联系前男友。随着相处的深入,我发现贺炜的疑心病已入膏肓。偶尔我跟同事们吃顿饭,他也怀疑我是去约会前男友,非让我现场拍张照片,然后发给他,以证清白。有次,一个死党请我看电影(此人是我和前男友共同的朋友),原本是邀请贺炜一起去的,但他不肯去,也不让我去。我没听他的,欣然赴约。电影看到一半,一个人贼兮兮地摸到我身边,竟是贺炜。他是来“捉奸”的,因为他坚信我是拿死党做幌子,去跟前男友重叙旧情的。   如果哪天我不和贺炜约会,自己在家休息(经过我苦口婆心的劝告,两人又住回各自的家),贺炜也要求我必须开着摄像头,他要时时看着我在干什么,如果超过半小时看不到我,他就会打来电话口述盘查:“是不是又去找老情人了?”   贺炜的不信任让我备受困扰,为此我们闹过无数次,虽然事后他都说会改,但事实情况却是不退反进。发展到后来,每次我出门,只要不是赴他的约,都要向他请示。他同意也就罢了,如果他不同意我又非得去,那他就要跟我闹——不说话、甩脸子,各种精神虐待。每次闹矛盾,事后也总是我主动哄他,他永远是对的,我永远是错的。有次我问:“如果下次生气后我不主动找你,你会来找我吗?”他想都不想,蹦出俩字:“不会。”我又问:“永远都不会?一辈子都不会?”他的语气依然坚定而认真:“是的,永远不会!”贺炜的话让我伤心,但又转而安慰自己:他还小,不够成熟,既然选择了他,就要学会包容。   爱成鸡肋 去留两难   除了信任危机,我和贺炜之间还有其他问题。我发现,两人在兴趣爱好上也是千差万别。比如我爱看国产电视剧,他却喜欢看韩剧;我喜欢中国明星,他却喜欢日韩歌手;我喜欢清淡的杭帮菜,他却喜欢重口味的川菜……起初,我单纯地以为这种差别是天生的、无意的,可后来才知道,并不存在先天差距,只是贺炜喜欢跟我反着来。他故意跟我唱对台戏,然后强迫我顺从他,以此来证明他的强大“影响力”。   我特别喜欢小动物,一心想养只小狗,跟贺炜说过很多次,他始终不同意,说我要是敢偷着养了,他就敢明着炖了。有时朋友聚会,我表现得热情一点儿,他也满腹牢骚,说我太投入,不允许我对别人好。还有一次,两个人一起去朋友家做客,吃完饭我帮着主人收拾桌子,他拉着我不让动手,事后对我说:“女人应该矜持,干吗你要表现得那么殷勤那么贱?”你们看看,贺炜就是这么个人,他从来都看不到我的好,总喜欢用最恶毒的语言来伤害我。这让我忍不住地想:是不是这样才能让他获得最大快感?   贺炜不让我在别人家干活,但在自家,却是将我当做老妈子使的。不做饭,不洗碗,不打扫,油瓶子倒了他都不会扶。只要两人在一起,我就得时时伺候着他。有时难免牢骚,问他为何这样懒,以后结婚了可怎么办?贺炜就狡辩:“这不是没结婚吗?要是结了婚,我就天天干活。”想了想,他又补上一句:“不用结婚,同居就行。”   关于同居这事,贺炜说了无数次,要求我退掉自己的房子,跟他住到一起。我也始终没松口,至于原因,主要有二:第一,骨子里我是个传统女人,不赞成婚前同居;第二,我怕婚前同居会磨光所剩无几的新鲜感和神秘感,让日后的婚姻苍白无色。贺炜不能理解我的苦心,尽管我一再解释,但他却始终认为是我不能下定决心,没真正将他当做自己人,用他的话说:“那么多情侣都能同居,为啥我们不能?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你不够爱我!”   关于这段恋情中的委屈,太多太多,一万字也说不完。这些委屈让我疲累,所以,偶尔也会想到分手。可那只是个念想,因为随之我就会想到贺炜的好处。他爱我,真心爱我。睡觉时总会紧紧搂着我,连梦话都跟我有关。还有专一,自从跟我恋爱后,他几乎断了跟其他异性的所有联系。还有工作,贺炜是个上进的人,这一年里,他一直在进步,一直在加薪……   这就是我和贺炜的爱情,真像鸡肋,取舍两难。在这种煎熬中,我甚至卑鄙地想到前男友的好处,他的宽容大度、成熟稳重才是我最渴求的品质!难道,当初的我真的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记者手记   爱情不是一种占有,更非一种掠夺。在有些人看来,我爱你,你的全部就要属于我,不能再有个人的私生活。你的空间必须全部敞开,情感必须完全透明,一举一动必须由我掌握。同时,你必须时刻关心我,洞察我的情感,照顾我的情绪,满足我的需求,否则,你就是不爱我。这种占有式的爱,无异于用一座监狱囚禁了爱情。   所以,想劝告贺炜:爱情是两个人的舞蹈,如果彼此完全合为一体,那就根本无法跳动,而要跳出优美动人的舞姿,必须保留一定距离。能远能近,进退自如。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