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十年去爱你

她爱上他,只是一秒钟;而他爱上她,却是10年后的事了。那时候她的父母都在军队,有着不容忽视的职位,她生下来就被人宠为公主。他是从别处借调来的文艺兵,由于出身不良而被人排挤。他只能安静地待在自己的房子里,一心画画。   那次她无意中从他窗前经过,只是淡淡一瞥,便立即被他吸引了去。她看见他空荡荡的屋子里挂满了画作,微笑的人、呜咽的人、悲伤的人、快活的人,那些真切的脸部特写,一张张挂在墙上,在冬日清冷的阳光里,有一种异样动人的美与温柔。他微闭起眼,无声无息地跳起了舞。那是她见过的最浪漫的舞蹈,没有音乐、没有观众、没有掌声,但却听得见一颗心在奔放的舞姿里畅快地呼吸。   她就是从那一刻起爱上他的,只有在一起上台表演的时候,她才有机会与他肩并着肩跳欢乐的舞。甚至,偶然有一次,她还拉住了他的手。他的掌心如此暖和,她多想永远地停留下去。可这只是一个奢侈的幻想,她还没有来得及复习,梦就碎了。   是她的父亲发现了她神色的恍惚,并很快地查明她竟爱上了文工团里出身最低劣的他。父亲很慎重地告诫她,不要自找麻烦,否则会将他们一家人全部牵扯进去。她不是不明白,但很快他被下放到一个偏僻的山区,而她第一个想到的,便是无论如何也要随着一起去。   当然他是自己走的,但她瞒过所有人,假扮成火车上的工作人员,在他即将上车的那一刻,将一个装了自己照片的信封,在拥挤的人群里悄无声息地塞到他的手中。他有一霎那的怀疑,但还来不及看清她的下一个表情,一群人就将他挤进了车厢。   但她却牢牢地记住了他去的那个山村,一年后,她果然寻到了一个机会,是部队征女文艺兵去新疆。征兵的人问她为何要去这样远的地方时,她脱口而出:因为新疆离我认识的一个人最近。她始终深信,总有一条途径是通向他的,只要她能永不停歇地沿着他的方向执著地走下去。   这一走,便用了十年的时光。那场灾难停止,他终于得以平反回到故乡。而她在辗转得悉他分配邻省后,一秒都没有迟疑,拖了行李箱便飞奔去车站。   她终于将他拦阻在了去相亲的路上,他对她只有一张照片的记忆,但她对他,却是深爱了十年。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她微笑着松了口气,说:照片上的人走了十年,终于遇上了你。他在十年后的一秒钟内,就这样被她轻易地俘获。   他们尔后在一起相守了许多个十年,生命改变了很多的颜色,但却再也难以转变他们走路的方式——手牵着手,肩并着肩;站定的时候,头便微微地靠在一起,如一朵丰满温顺的花儿。   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这样一个外人看来美妙的霎时,在时间的磨盘里曾经被怎么艰苦地打磨,才绽开出如今素朴优雅的姿势。

真爱是绝不抛弃   2004年,尚宗强偶然认识了同在厦门打工的赵望梅。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两人相爱了。尚宗强自小酷爱跑步,当时在一所学校当宿舍管理员的他每天坚持去操场练习。每一次练习长跑,赵望梅都会陪伴在他身边,为他加油鼓劲儿。   两人一起跑步时,尚宗强总让女友跑在前面,自己故意跑慢些,跟在后面。机灵的赵望梅质问尚宗强为什么不好好跑,他总是笑笑,说:“我要一辈子让着你,追随你。”只是一句简单的表白,却让赵望梅鼻子一酸。她伸出手为尚宗强擦汗,那一刻,尚宗强觉得幸福到了极点。   然而,上天似乎并不愿意让这对情侣的爱情旅途一帆风顺。2006年,就在他们准备结婚的前一个月,不幸发生了。   一天,两人下夜班后一起骑车回家,路上与一辆小车相撞,双双受伤。在医院,尚宗强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望梅怎么样了?”医生无奈地告诉他,他的未婚妻可能成为植物人。   闻言,尚宗强跌跌撞撞冲到赵望梅的病房,跪在床边,抓着昏迷中的未婚妻的手,噙着眼泪说:“我是不会放弃你的。”自那天起,尚宗强每天趴在赵望梅的病床边,在她耳边诉说着恋爱的点点滴滴。   “你记得吗?你陪我跑步,你总是跑不动,我就拉着你的手一起跑……”“上回我去参加马拉松比赛,你在人群中只顾着为我加油,差点儿就摔倒了,你看你多傻呀。”尚宗强一边帮未婚妻用毛巾擦手擦脸,一边跟昏迷中的她聊天。   第76天,奇迹发生了!“宗强……”赵望梅醒了,她含糊不清地呼唤着尚宗强。“我就知道你会醒来的,我就知道……”尚宗强紧紧抱着赵望梅,流下激动的泪水。   虽然醒了过来,但车祸造成的残疾和后遗症,让赵望梅在多方面难以自理,思维也出了问题。从未婚妻的饮食起居到康复性按摩,包括上厕所、换衣服、喂饭等,尚宗强无不关怀备至。   终于,尚宗强的坚持,迎来了又一个奇迹。赵望梅的身体逐渐恢复了,体重从不足34公斤升到49公斤,语言表达也基本正常,发病次数明显减少,四肢的功能也明显改善。看着爱人一天天好起来,尚宗强感到由衷的喜悦。   车祸以后,赵望梅的左手手指不能伸直,右上肢只能弯曲10度左右,左腿走路也会跛。尽管如此,尚宗强还是跟从前一样,常常带上赵望梅去运动场跑步。虽然赵望梅已经不能像从前那样又跑又跳了,但一激动起来,还是努力沿着跑道一瘸一拐地快步走,嘴里还大声呼喊“宗强,加油!”   渐渐的,在厦门大学,许多人都知道了运动场上有这样两个特别的身影、有这样一对恩爱的情侣。   42天寻遍8城市   2008年12月12日下午,尚宗强又像往常一样,和赵望梅一起到厦大运动场跑步。跑完步后,尚宗强在准备回家的路上去了趟厕所,让赵望梅先慢慢走到大门口等他。   然而,15分钟后,当尚宗强赶到门口时,已不见了未婚妻的身影。他慌了,将校内外找了个遍,直到天黑也没见到未婚妻的影子,只好求助于学校的监控录像。他看到录像中赵望梅上了一辆公交车。随后,在公交车司机的指点下,他又到火车站找了个遍,还是没找到。此时,尚宗强的恐惧和担心达到了顶点,他想:一定要抓紧时间,时间越长,未婚妻越危险。   当天晚上,尚宗强向朋友借了一辆单车,骑着车几乎将城市绕了一圈。直到次日凌晨4点,仍一无所获,疲惫到极点的他在一处露天草坪上躺着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尚宗强顾不上吃早饭,又匆匆骑着单车沿街寻找,当天中午11点20分,尚宗强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话筒里传来赵望梅急促的声音:“宗强,我在火车站,快来救我!”尚宗强刚想问具体地址时,电话便断了。他连忙回拨过去,不是被挂断,就是打不通。   随后,尚宗强查询到这个神秘电话的归属地是江西鹰潭。他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糟糕,赵望梅恐怕被拐骗了。”事不宜迟,当天下午他在向厦门警方报案后,立即坐上了开往鹰潭的火车。此后的整整一周,他辗转几个地方不停地寻找,晚上不是露宿草坪,就是在列车上打盹。但令人失望的是,他没有找到一点儿赵望梅的线索。18日,他只好回到厦门。   他把目标继续锁定在火车站,每天都举着自制的寻人启事去火车站广场。“先生,请问你见过我的妻子吗?她是个残疾人,瘸腿,手还不能弯曲……”尚宗强一遍遍向来往的旅客问询着,生怕漏过一次找到未婚妻的机会,可他得到的都是怜悯的目光和爱莫能助的摇头。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赵望梅没有一点儿音讯,有人劝尚宗强放弃寻找。“赵望梅可能被拐卖了。我要履行对她的承诺,不找到她,就永不放弃。”尚宗强坚定地说。   终于,2009年1月中旬,赵望梅给自己家里打回了一个电话,说她在鹰潭何家村。得知这个消息后,一度绝望的尚宗强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只是,鹰潭有好多地方都叫何家村,他根本不知道上哪里去找。   由于对方早把尚宗强的电话号码设置成黑名单,尚宗强没法打通那个电话,于是,他让小姨子不断拨打那个号码,并且告诉小姨子,一旦打通,一定要向对方说他的坏话。几天后,小姨子终于拨通了对方的手机,并告诉对方:“尚宗强非常坏,不仅把我姐摔成残疾,还把她卖掉。如果你对我姐姐好,我也准备嫁到那边去,也可以好好照顾我姐……”   几番电话来往,对方告之所在地是鹰潭的贵溪市泗沥镇何家村何某家。   1月22日凌晨,尚宗强坐上了前往鹰潭的列车。经过在何家村一番暗访后,尚宗强和警方一起找到何某家,这对相爱的人分开42天之后终于相见。此时的尚宗强紧紧抱住心爱的未婚妻,悬起的心终于放下了。   经过警方了解,原来,何某花了两万多元买到赵望梅,而此前赵望梅已被转卖多次。   一辈子为你挡风遮雨   2009年1月23日夜晚,尚宗强牵着赵望梅的手,坐上了回家的列车。   半年后,尚宗强和赵望梅终于幸福地步入婚姻殿堂,所有关心这对新人的人们,一起见证了这场令人感动的特别婚礼。   踩着熟悉的婚礼进行曲,新娘赵望梅在新郎尚宗强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走向舞台。全场掌声经久不息。   在背景音乐中,新郎掏出的不是婚戒,而是一把普通雨伞。   他深情地望着他的新娘说:“送你一把伞,是想告诉你,我愿意一辈子为你撑起这把伞,为你挡风遮雨!”在众人的祝福声中,新郎当场撑开这把伞。   虽然在车祸中智力受到影响,但这并没有影响新娘表达最朴素、最真挚的爱。赵望梅拿起笔,现场写了一行字:“老公,我爱你!”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承载了无限的深情。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我们老得哪儿也去不了,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这是赵望梅车祸前最爱唱的歌,不知是谁起了个头,全场宾客一起大合唱。   这一段感人肺腑的歌声,已经把这份感动和浪漫,永恒地留住。   也许,再多的苦难都是为了此刻的幸福。

这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   那个时候,他二十六七岁,是老街上唯一一家电影院的放映员。也送电影下乡,一辆破旧的自行车,载着放映的全部家当——放映机、喇叭、白幕布、胶片。当他的身影离村庄还隔着老远,眼尖的孩子率先看见了,他们一路欢叫:“放电影的来喽——放电影的来喽——”是的,他们称他放电影的。原先安静如水的村庄,像谁在池心里投了一把石子,一下子水花四溅。很快,他的周围围满了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一张张脸上,都蓄着笑,满满地朝向他。仿佛他会变魔术,哪里的口袋一经打开,他们的幸福和快乐,全都跑出来了。   她也是盼他来的。村庄偏僻,土地贫瘠,四季的风瘦瘦的,甚至连黄昏,也是瘦瘦的。有什么可盼可等的呢?一场黑白电影,无疑是心头最充盈的欢乐。那个时候,她二十一二岁,村里的一枝花。媒人不停地在她家门前穿梭,却没有她看上的人。   直到遇见他。他干净明亮的脸,与乡下那些黝黑的人,是多么不同。他还有好听的嗓音,如溪水叮咚。白幕布升起来,他对着喇叭调试音响,四野里回荡着他亲切的声音:“观众朋友们,今晚放映故事片《地道战》。”黄昏的金粉,把他的声音染得金光灿烂。她把那声音裹裹好,放在心的最深处。   星光下,黑压压的人群。屏幕上,黑白的人、黑白的景,随着南来北往的风晃动着。片子翻来覆去就那几部,可村人们看不厌。这个村看了,还要跟到别村去看。一部片子,往往会看上十来遍,看得每句台词都会背了,还意犹未尽地围住他问:“什么时候再来呀?”   她也跟在他后面到处去看电影,从这个村到那个村。几十里的坑洼小路走下来,不觉苦。一天夜深,电影散场了,月光如练,她等在月光下。人群渐渐散去,她听见自己的心敲起了小鼓。终于等来他,他好奇地问:“电影结束了,你怎么还不回家?”她什么话也不说,塞给他一双绣花鞋垫。鞋垫上有双开并蒂莲,是她一针一线,就着月光绣的。她转身跑开,听到他在身后追着问:“哎,你哪个村的?叫什么名字?”她回头,速速地答:“榆树村的,我叫菊香。”   第二天,榆树村的孩子,意外地发现他到了村口。他们欢呼雀跃着一路奔去:“放电影的又来喽!放电影的又来喽!”她正在地里割猪草,听到孩子们的欢呼,整个人呆掉了,只管站着傻傻地笑。他找个借口,让村人领着来找她。田间地头边,他轻轻唤她:“菊香。”掏出一方新买的手绢,塞给她。她咬着嘴唇笑,轻轻叫他:“卫华。”那是她捂在胸口的名字。其时,满田的油菜花,噼里啪啦开着,如同他们相爱的心。整个世界,流光溢彩。   他们偷偷约会过几次。他问她:“为什么喜欢我呢?”她低头浅笑:“我喜欢看你放的电影。”他执了她的手,热切地说:“那我放一辈子的电影给你看。”这便是承诺了。她的幸福,像撒落的满天星斗,颗颗都是璀璨。   他被卷入一场政治运动中,是一些天后的事。他的外公在国外,那个年代,只要一沾上国外,命运就要被改写。因外公的牵连,他丢了工作,被押送到一家劳改农场去。他与她,音信隔绝。   她等不来他。到乡下放电影的,已换了人,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男人。她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拖住那人问,他呢?那人严肃地告诉她,他犯事了,最好离他远点儿。她不信,那么干净明亮的一个人,怎么会犯事呢?她跑去找他,跋涉数百里,也没能见上一面。这个时候,说媒的又上门来,对方是邻村书记的儿子。父母欢喜得很,以为高攀了,张罗着给她订婚。过些日子,又张罗着结婚,强逼她嫁过去。   新婚前夜,她用一根绳子拴住脖子,被人发现时,只剩一口余气。她的世界,从此一片混沌。她灵动不再,整天蓬头垢面地站在村口拍手唱歌。村里的孩子,和着声一齐叫:“呆子!呆子!”她不知道恼,反而笑嘻嘻地看着那些孩子,跟着他们一起叫:“呆子!呆子!”一派痴傻的天真。   几年后,他被释放出来,回来找她。村口遇见,她的样子,让他泪落。他唤:“菊香。”她傻笑地望着他,继续拍手唱她的歌。她已不认识他了。   他提出要带她走。她的家人满口答应,他们早已厌倦了这个包袱。走时,以为她会哭闹的,却没有,她很听话地任他牵着手,离开了生她养她的村庄。   他守着她,再没离开过。她在日子里渐渐白胖,虽还混沌着,但眉梢间,却多了安稳与安详。又几年,电影院改制,他作为老职工,可以争取到一些补贴。但那些补贴他没要,提出的唯一要求是,放映机归他。谁会稀罕那台老掉牙的放映机呢?他如愿以偿。   他搬回放映机,找回一些老片子,天天放给她看。家里的白水泥墙上,晃动着黑白的人,黑白的景。她安静地看着,眼光渐渐变得柔和。一天,她看着看着,突然喃喃一声:“卫华。”他听到了,喜极而泣。这么多年,他等的,就是她一句唤。如当初相遇在田间地头上,她咬着嘴唇笑,轻轻叫:“卫华。”一旁的油菜花,开得噼里啪啦,满世界流光溢彩。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