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自私男 婚姻似闹剧

  引导语:不管是爱情还是婚姻,都需要以了解作为前提,两个性格完全不同,对彼此又知之甚少的人幸福的概率很小很小。

  □东方今报记者 彭艳   【倾诉者】 水吟 女 30岁  【时间】  12月3日  【方式】 电话口述   糊涂嫁人 埋下祸根   不客气地说,我觉得自己条件不错,家中独女,生活小康,父母的宠溺并没让我好吃懒做,反而养成了坚强上进的性格。大学毕业后,不依靠任何人的帮助,我找了份条件优厚且极具上升空间的工作。在很多人眼里,我是天之骄女,样样都好,我也曾这样以为,可后来才知道,自己最大的缺点是眼光太差,找了个极品老公,从而将我带入一段极品生活。   先来客观评价一下我的老公——薄然。初识时,他是个蛮不错的小伙儿,白白净净,个子高挑,家境殷实,父母看起来也都是老实诚恳的人。说出来不怕你们笑,我是有点儿“好色”,喜欢漂亮男人,所以,我对薄然的好感是从外表开始的,也就因此忽略了他的个性。我们的交往时间不长,不到一年,就在双方家长的催促下领了证、结了婚,噩梦也就从此开始。   谈婚论嫁的时候,极品老公的极品个性就已初现端倪,倘若我当时能及时止损,也许就没了今天的诸多麻烦,可是我傻,错过了最佳时机。中国人都一样,结婚就要买房,但谈到买房一事,薄然和他的父母就哭穷,说家里投资失败,几乎没有积蓄,打算跟亲朋好友凑一凑,能拿多少就拿多少。我父母是实心眼,信以为真,等定下房子后,他们拿出存款,付了一半的房款。领房产证时我和薄然还没结婚,房子算是婚前财产,但因为我父母也投了钱,就要求将我的名字也加上去。因为这事,薄然跟我别扭了很长时间,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你爸妈是给了一半房款,但装修的钱都是我家出的,一下子让你分走二分之一,真是占了大便宜……”   我打小娇生惯养,对金钱没太多概念,居然也就乐呵呵地听着薄然的绵里藏针,话中有话,没有一句反驳。后来我才想明白,薄然这是将我绕了进去,当初他家往我家送聘礼,不过五万元,我父母没要,都归还给我,我又拿给薄然,他都用来装修了,这就是他口中的“我占了大便宜”。   摆酒时,从订酒店到订菜单也都是我的父母在张罗。说来可笑,他们家连亲戚带同事,居然只有六桌,公公没有一个朋友,婆婆也只请来三个老姐妹。而我家,光我爸的伙计就有二十桌。因为我家的客人多,他家的客人少,我爸就没好意思让他们出钱,连带着他们那六桌也都一应承接下来。当然了,那六桌的礼金公婆却是分文不少地收进腰包。对此,我的几个闺蜜都愤愤不平,说我嫁亏了,哪家嫁女儿不是由男方承办酒水?我也有点儿不高兴,可我爸妈很大气,尤其是我爸,说都是一家人了,不争那些没用的。但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却让他们着实不高兴了——我和薄然举办婚礼后不久,公婆就买了一辆私家车,八万多元。   公婆自私 丈夫狭隘   公婆大概也意识到了自己理亏,在有些事情上就不那么强硬了。因为我和薄然都是独生子女,按照政策,将来是可以要二胎的。有次,两家人一起吃饭,我爸妈小心翼翼地问我公婆,说如果将来生了第二个孩子,能不能跟我们家的姓,公婆的胸脯拍得“砰砰”响,连声说没问题,“肯定是生两个的,我们不急,第一个孩子就跟你们家的姓”。我爸妈喜不自胜,接连请公婆吃了五六顿饭,就想把事情说牢、坐实。   可是,等我生完孩子后,公婆的态度变了,再也不提跟我家姓的事,有时我故意提个话头,他们顾左右而言他,把事情岔过去。给孩子上户口时,薄然谁都没问,把当初他父母的承诺当成空气,毫无愧意地让孩子姓了薄。不仅如此,孩子做满月酒时,公婆又装忙装糊涂,将所有事情都推给我父母,只象征性地买回两箱酒,嘴里打着哈哈,把一切糊弄过去。(感悟人生的经典句子   自打跟薄然结婚后,我们一直和公婆同住,他们说得好听,为了照顾我们,可孩子还不满百天,公婆却吵着要回老家,他们在老家有个小超市,一直请人照看。风平浪静的,为啥非要现在回去?摆明是不想看孩子。他们决意要走,我只好请我爸妈来帮忙,就这样,担子又压到我爸妈身上。一家五口,吃穿用度、水电气煤都是我爸妈负担,家务活更不必说。按理说,摊上这样的岳父母,薄然应该偷着笑才对,可恰恰相反,他对二老不仅不敬不爱,反而对他们恨之入骨。   为什么呢?薄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老觉得我爸妈是奔着房子而来。这太可笑了,我爸妈有三套住房,又只有我这一个女儿,干吗要图谋我的房子,他们的家当以后还不都是我的?还有双方迥异的生活习惯,也让矛盾日渐加深。我妈爱干净,甚至有点儿洁癖,偏偏薄然是邋遢惯了的人,随手乱扔东西,经常衣衫不整,甚至上厕所都不关门,我妈起先还忍着,忍到最后忍无可忍,也就不再给他好脸色,所以,薄然对我爸妈的恨已到了不共戴天的地步。   为了缓解双方矛盾,我打算还是请公婆回来,送我爸妈回家,但公婆死活不肯。说实话,内心里我也不愿跟公婆同住,他们一家都有糟糕的生活习惯,脏得没边儿,他们老家的地板常年不扫不擦,踩在上面沙沙作响,跟沙滩一样,倒是颇有热带风情。   翁婿反目 夫妻缘尽   因为意见不一,我爸妈只好忍辱负重地依旧待在我家,但他们也想改变现状。有段时间,我爸妈打算在我家附近买套房,大家分开住,他们白天过来帮忙带孩子、做家务,晚上回自家休息。有天我去上班,我爸妈安顿好孩子就出门看房,他们前脚出门,薄然后脚就把大门反锁。我爸妈回来后打不开门,敲了半天薄然才睡眼惺忪地出来。出了这种事,做长辈的肯定要指责女婿,可薄然反咬一口,说我父母不懂事,说他刚上过夜班,好不容易睡着,却又被他们吵醒。双方争执不下,居然扭打起来,我妈一看急了,连忙上前拉架,想把我爸拽走。薄然趁势又对我爸发动进攻,一个不小心,拳头却落到我妈的右眼上,眼眶立马青肿。   我爸看见我妈吃亏,当下就火了,操起凳子就朝着薄然砸过去,将薄然的额头砸出一个口子。幸好小区的保安及时赶来,这才将已斗红了眼的两人拉开。接下来的事情就更荒唐了,薄然居然报警,说在家里被人袭击。警察也很快赶来,了解事情原委后自是将薄然一顿臭骂,转身离去。可薄然还是不死心,又跑去验伤,叫嚣着要告我爸。看着这场闹剧,我气得浑身发抖,薄然是年轻力壮的青年人,我爸却已五十有八,傻子也知道谁强谁弱,薄然竟然还敢替自己叫屈。   事已至此,我是打定主意要离婚。原因有三:第一,薄然有暴力倾向,不仅跟我爸动手,也曾打过我,甚至在我怀孕五个月时用拳头砸过我的肚子。第二,他们一家重男轻女,因为我生了个女儿,一直在我面前指桑骂槐。第三,公婆太过小气,除了前面说的那几件事,他们还有很多比葛朗台还葛朗台的言行,总想占我父母的便宜。   如今,我已带着孩子回到娘家,跟薄然正式分居。可即便如此,婆婆还专门跑来我家挑衅,差点儿跟我八十多岁的外婆动了手。我真是找不到一丁点儿维系婚姻的理由,真想立马离婚,可薄然和他的父母把房产证、结婚证以及我女儿的医保卡、接种卡、出生证明等全部拿走,连带我放在抽屉里的两千多元现金也没放过。最恶心的是,我又发现,薄然居然偷改了我的支付宝密码,并用其中的余额在网上买东西。你们说,他这是无耻到了何种地步。   离婚,必须离婚,一天都不能等了。如果薄然不同意,我不惜跟他对簿公堂。那样或许更好,能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一家的恶行,让大家来评判谁对谁错。我始终相信一句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记者   手记   在水吟的讲述中,她所遭遇的是个一无是处的家庭,但人们总是喜欢站到自己的立场上看问题,很难意识到自己的不足,或许,走到今天这一步,双方都有责任。   单就这个故事而言,水吟在婚前就开始犯错,对丈夫及其家庭的了解不够,在缺乏准备的状态下盲目步入婚姻。原本就有隐患,而婚姻生活开始后,夫妻二人均缺乏相应的担当,将大部分原该自己承担的责任和义务都推给双方父母,一边是没完没了的索取,另一边是越来越多的失望,使得两代人的关系最终走向崩溃。   我最反对有暴力倾向的男人,尤其是在妻子怀孕期间都能狠心动手的人,就冲这一条,我赞成水吟的离婚。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