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劈腿永失至爱

  引导语:每个人都应该认真努力的去经营自己的爱情,才能抓住那个真正爱你的人。

  主持:深圳晚报记者 邓燕婷

  本期嘉宾:白合,女,32岁。深圳某科技公司销售主管

  初见白合,她穿着一袭白色的衣服施施然向我走来,笑靥如花绽放。我想,这是她身上最动人的地方之一吧,有这样灿烂的笑,再加上姣好的容颜,怎不让人心动呢,难怪前男友让她为所欲为了。可是,为了年轻时在情感方面的放纵与任性,今天的她有太多的懊悔。她说,假如时光可以倒流,她一定死死拽住那个真正疼爱她的人。只是覆水难收,现在她只能在午夜无人时,追忆曾经的爱与被爱。眼前的婚姻如鸡肋,却因了孩子,她无法抽离。在我看来,她现在内心所有的痛,其实是曾经沧海的一份成熟。而事实上,没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妇女受暴口述实录

  我跟潇的认识,说来有点好笑。那是几年前,闺蜜经人介绍与潇相亲,我误打误撞碰到了,最后我竟成了潇的女朋友。

  潇是搞房地产开发的,大我8岁,对于有了我这样的小女友,他是非常珍惜的。潇经常不要我走路,从车库里把我背回家,天凉了,去商场把保暖衣买好,换夏季了就把裙子买好,所以我穿的从里到外都是潇准备的。潇甚至把电话口述卡也给我换了个新的,他拿着新号码解释说,这是一对情侣号,除去前面的三个数字,意思就是“爱了我一生就亲我,爱了我一生就亲亲”。可是,这么有寓意的号码最终也没能给我们的感情带来完美结局,相反,留给我一生遗憾。

  因为寂寞,我恋上IT男

  潇随着工作越来越忙,应酬也多了。很多时候我除了上网打发时间,便是去酒吧玩。每天,潇应酬完便会驱车到我常去的酒吧找,直到最后扛回烂醉如泥的我。也许我只是以这样一种方式来表示我对他忙碌的不满。

  后来我网恋了,劈腿了。那是一个家在上海在北京工作的IT男,就叫他军吧。和军网恋一点也不奇怪,本身我就是一个害怕寂寞的人,所以军的出现恰到好处。潇一点也没有注意到我的变化,我的电话口述开始多了,上网的时间多了,酒吧去得少了。

  后来,我趁着潇出差,买了一张机票就跑到北京去了。因为距离,我们把彼此都想得很美好,所以,我跟军的关系也就水到渠成了。

  潇回到深圳,突然发现家里没有了人,四处打听,不知道我去了哪里,正想报警的时候,却接到了我的电话口述。他等来的不是解释,而是分手两个字。潇在电话口述里猜到了我是去见网友了,原本他以为我仅仅是聊天,没想到我会相信一个陌生人的爱情。

  潇来机场接我时撞了车

  回深圳的那天,我拒绝潇来机场接我,我待他冷漠,尽管他去机场的那天车被撞了。他开着被撞的车,抱着鲜花在机场的出口微笑着接上我,希望这事就此过去,但我没有。(很有哲理的日志

  我态度坚决地搬出他的家,同时对新恋情充满了期待。那段感情,其实就是我对潇忽略我的一种报复,同时也是我对爱情幻想出的一个影子,只是那时的我还不懂得自我分析。

  很快,军从北京来到了深圳,他说要来深圳找工作,我开始规划我们的未来。有一段时间,我牵着军的手在楼下散步时,总能看见潇坐在车里张望,他知道我住这儿,他看着我们从他的车边走过,没有出来叫我,只是红着眼睛看着。

  军由于找不到工作,心情烦躁,也就在那时,我患急性肝炎,住进了东湖医院。刚好停办社保的我,对于每天几千块的治疗费,是个问题,军更是无力支付,好在我银行卡里还有几万。每天军会从新洲路坐车去东湖医院,给我送饭菜,帮我洗头换衣服,病友和医生们都羡慕我有个如此贴心的男朋友。

  在我生病时,军离开了我

  我和军其实一开始就是错误的,只是我不知道。当我快要出院时,我发现军悄悄走了,留下了他那破旧的手机。当我冲回我们租住的房间时,我晕倒了。醒来时我拿着手机死劲拨打军在北京的电话口述,发现是空号。

  最后潇知道消息后,丢下会议赶紧跑了过来,他让我不要着急,他帮着我拨打,最后在军的手机里找到了军父母家的电话口述。电话口述那头,军的妈妈告诉我,说军早就结婚了,孩子都已经满月了。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我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歇斯底里地痛哭起来。潇抱着我说:你终于知道痛了?我早说过他是骗你的。那一刻,我的世界一片灰暗,被欺骗的羞辱令我的愤怒深埋于心深处。军走后,我又回到了潇的身边,又过着往常的生活。潇每天背着我散步,他说他要一生守护着我。

  临别我甩这个骗子两巴掌

  临近春节,军的妈妈来电话口述说军回上海了,要我去上海,让军给我一个说法。潇无法阻止我,只能开车送我去机场。路上,潇让我咬他的手指,潇说他想知道他还疼不疼。其实,我只是想去揍军一顿出口气,但我没有告诉潇此行的目的。

  我到了上海,军在浦东机场接到我后,抱着我哭。看着他的鳄鱼泪,我只知道我才该哭,但是我没有。在上海呆了几天,能给什么说法呢,这本身就是对两个女人的伤害。回深圳那天,我狠狠甩了军两巴掌,说了句永别,就走进了安检口,留下了默然流泪的军。而深圳那边,潇又抱着鲜花在机场等我。

  我明白,一切已经回不去了

  潇说他要去北京发展,问我的意思,我答应他,等他在北京安顿好后,我也会过去。在潇带着对新生活的憧憬离开时,我看着那架载有他的飞机歇斯底里地痛哭起来。我明白,我已经回不去了,尽管潇在电话口述里哭着说重新开始,但我已经没有勇气再面对他了。我停掉了那个“爱了我一生就亲我”的号码,屏蔽了一切跟潇有关的信息。

  年初,在一个朋友的聚会上,我突然遇见了潇,这时的我已结婚,已有一个3岁的女儿。我和潇就这样久久地注视着对方,复杂的心情也许只有我们才能懂了。饭后我匆匆告别了大家,在华强北的街头上,我挥了挥手,听见潇在身后说:小合,我们60岁还会再见的!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