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富婆六粒“伟哥”致17岁少年精尽人亡

这是发生在浙江C城的一个令人唏嘘的故事,(主人公均为化名)。陈小桃、梅青、严雪、蔡金花是四个麻将姐妹,身家阔绰的她们时常聚在一起找乐子。四个富婆有着相似的经历:丈夫创业积累了千万财富,但都背叛了自己,不是包二奶就是整天出去找小姐。一哭二喊三上吊,女人们能折腾的都折腾了,终究还是败下阵来。

富婆六粒“伟哥”致17岁少年精尽人亡

没胆子离婚,那就挥霍老公的财富,好好享受。四个富婆总是结伴打发时间。出国旅游、疯狂购物、泡酒吧、做SPA,打麻将……

日子一天天的过,物质上的奢侈享受虽然能满足暂时的空虚,但对“性”的渴望却是四个富婆心中的痛。

特别是年纪最轻的严雪,三十刚出头,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怎么能忍受被丈夫冷淡?她一心想着报复:行啊,你找小姑娘,那我钓个少年郎,送你一顶绿帽子!

张威是C城一所普通高中的学生,虽然还未满十八周岁,但却有了成熟的气质。高大英俊的外表让他成了许多女生暗恋的对象。

张威的父亲早逝,母亲靠摆地摊养家。日子过得紧巴巴。

张威的学校有很多富家子弟,他们生活极度奢侈,小小年纪都有自己的"坐驾"--价值百万的跑车!

张威常常做梦,自己也出生富豪之家,什么事情都有用人打点,有花不完的钱,想买啥就买啥,还可以摆阔,招一些手下,听从自己的摆布,多威风!

可白日梦终究是白日梦,出生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但对财富的渴望却促使张威寻找身边的每一个机会。

有一天周末,他去街上闲逛,发现一个花店门口贴着招兼职的广告,心里一喜,急忙冲进店里。

老板见张威人高马大,长相俊俏,嘴巴又甜,就录用了他。

每天放学后,张威都会到花店帮忙,他的主要任务就是送花。张威从小就活络,这种事情对他而言就是小菜一碟。

有个顾客第二天新店要开业,张威和同事提前去送花。同事是个老实人,番薯脑壳檀木心,一放下东西转身就走。可张威就是有心眼儿,他左一句"祝老板四方平安",右一句"祝老板八方进财",哄得对方眉开眼笑,一甩手就给他一张百元大钞。

一回家,张威就开心地在床上跳来跳去,没想到,钱来得那么容易!

严雪睡到傍晚才醒来。前一天晚上朋友们为她庆生,一开心就喝高了。

若大的房子,却没有丈夫的爱与关心。她一想到男人的背叛,就恨不得一把火烧了这幢别墅,把她的空虚和寂寞一起烧掉!

找陈小桃她们打牌,可一个个刚接电话,就说有事情,走不开。

严雪忽然想泡个花瓣浴,她急忙给"微风花店"打了个电话,叮嘱他们立刻送200朵上等玫瑰。

老板写了地址,让张威赶紧把花给严小姐送过去。

开着电瓶车,张威穿梭在C城的大街上。

不一会就到了宁远山庄,这是C城的高档别墅群,张威被眼前的房子吸引住了,多气派啊!可自己啥时候也能住上这样的房子呢?

他叹了口气,往严雪家走去。

按了好一会儿门铃,才听到一个尖锐的女声:来了来了!按什么按啊,真烦人!

开门的一刹那,严雪呆住了,眼前的男人真是充满诱惑--青春帅气的脸配上挺拔的身材,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光芒。

"先进屋吧!"严雪的声音立刻温柔了许多。

张威按照严雪的指示把花搬到了浴室,然后拿出单子让严雪确认签字。可严雪却盯着张威,笑而不语。张威被她的眼神盯得紧张起来。

"严小姐,对不起,我还以为您没听到,所以就多按了几下门铃,我不是故意的。"

严雪一听,放声大笑。

"我哪有那么小心眼儿,帮我把花瓣都掰下来,撒入浴缸。另外给你100元小费。"

张威一听有钱拿,就来劲儿了,卖力地干起活来。严雪看着张威的背影,忽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欲望。她要把他搞到手!

半个小时过去了,张威总算完成了任务。他刚转身,就觉得一股热气从脚窜到头。此时的严雪已经换上了超级性感的内衣,还扭动着身子,丰满的胸部一颤一颤,风骚无比。张威读懂了她眼中的欲望,心中小鹿乱撞。

严雪走上前,去揉张威的脸。这一举动吓得张威后退了好几步。

整整一分钟,时间仿佛凝结了。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情欲气息,又混杂着紧张与不安。

"你看这是什么?"

严雪从浴室的一个封闭盒里拿出厚厚一叠百元大钞,朝张威晃了晃。

"陪我一晚上,这8000元就是你的了!"

张威望着身材火辣的严雪和那叠诱人的钞票,呼吸越来越急促。

严雪看他的表情,知道有戏。她把钱放进盒子,然后轻轻褪去了身上性感的内衣,露出一对傲人的木瓜乳,用自己的手来回抚摩着。

张威的"下面"早已经撑起帐篷。可他还是一动不动地站着。只是呼吸声早就失去了正常的频率。

"怎么还不过来,我没有吸引力吗?"严雪越靠越近。

"我……我……我还是处男……没……没经验……"张威羞怯地吐出这句话。

"这还不容易,我教你……"严雪把乳房紧紧地贴在张威身上。

张威虽然穿着衣服,却依然能感受到那种强烈的挑逗,顿时血脉膨胀,他感觉意志已经不再受自己的控制。

严雪一边笑着望张威,一边拉下他的裤链……

情欲一旦被点燃,就犹如火山爆发,势不可挡。

张威就像刚出笼的饿虎,一把抱起严雪,把她放入浴缸,疯狂地吻了起来。

窗外的月亮渐渐钻入云层。

那一晚,张威在生理上,从男孩变成了男人。

而严雪更是激动,捡了一只害羞却勇猛的"童子鸡",比她老公强上一百倍!

严雪自从"尝了鲜",便再也停不住了。只要家里没人,她就会约张威云雨一番。

好处自然少不了,只要张威"做一次",就能拿到800~1000元的报酬。这样的"高额收入"让张威的荷包迅速鼓了起来。

张威开始旷课。连花店的兼职工作也辞了。只要严雪一个电话,他就开心地像个小狗似地前往。

这个少年再也没有当初的迟疑。也不需要迟疑,因为既能拿到钱,又能解决性欲,这样一箭双雕的事情有什么不好?

严雪非常享受有小情人陪伴的日子,她渐渐淡出了陈小桃、梅青、蔡金花等人的富婆麻将团。

本来,这也是正常事,酒肉朋友,来来往往,亲疏随缘。可陈小桃不乐意了。严雪以前总是一副"姐姐长,姐姐短"的热乎劲,把自己捧上天。现在却连个电话都没有了。这事肯定有蹊跷。

陈小桃决定弄个明白。

她在C城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八面玲珑,长袖善舞,亲戚朋友都是达官贵人,父母也是家财万贯,娘家分配给她的遗产足够这个女人挥霍几辈子的了。

陈小桃不缺钱,人长得也标致,要重新找个男人不是难事。可丈夫与自己的家族有太多的利益牵扯,一旦离婚,势必引起轩然大波。因此对丈夫包二奶的事情也就哑忍下来了,她太清楚这个社会的游戏规则了,老公是肯定离不开自己的,共同的利益把他们捆绑在一起。

可是现在连"姐妹"都不搭理自己了,她心里很不爽快。

她派人查了严雪的行踪。

一天,严雪约了张威去泡吧,俩人在昏暗的角落里忘情地接吻,情到浓处,张威还把手伸进严雪的上衣中。这火辣的场面都被陈小桃看到了,她冷笑了一下,转身离去。

陈小桃知道的事情,自然传到梅青、蔡金花的耳朵里。三个人聚在一起谈论严雪的香艳情事。

"没想到,严雪这婆娘自己吃独食!"年纪最大蔡金花满脸横肉,神情不爽。

"可不是,找了小白脸,却把我们甩一边!"梅青附和着。

陈小桃一声不吭,却早有计谋在心。

……

陈小桃敲响了严雪家的门。

这时的严雪正和张威激烈地"肉搏"。一听剧烈的敲门声,吓得张威滚落床去。

"你不是说老公出差了吗?!"

"快躲到衣柜里去!"

严雪急忙把张威的衣裤踢进了床底下。然后胡乱套了件吊带裙,整了整头,去开门。

陈小桃衣着光鲜地站在门口,手里拎了大包小包。

严雪立刻露出了职业的笑容,热情地拉着陈小桃往屋里走。心里暗骂着:死女人!真会找时候!

严雪到厨房为陈小桃砌茶。

这陈小桃可是有备而来,她朝严雪的卧室小步快走。推开卧室的门,凌乱床单。她往床下一摸,就拿到一条男人的内裤。

陈小桃嘴角一扬,她用温柔无比的声音说了句:"出来吧,没事。"

张威躲在衣柜里,还以为是严雪的声音,就放心地推开衣柜门。

可刚出来,他就傻眼了,一个打扮入时的中年女人正用热辣的眼神死盯着自己。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全裸着身体,赶忙用手捂住下体。

陈小桃把内裤递到他面前。"穿上吧,别着凉!"

严雪从厨房出来,不见陈小桃身影,就知道出事了。

她跑到卧室,只见陈小桃不怀好意地朝她笑。

"陈姐,你听我说……"

陈小桃立即打断了严雪的话。

"你老公在外面花天酒地,你找个男人补偿一下,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嘛--不过,有好处,也不能忘了我们几个做姐姐的……"

陈小桃一边说着一边给张威抛了个媚眼。

严雪立刻心领神会,她把张威拉到一边小声说着。

"张威,我不想让老公知道我们的事情!你满足她一下吧。"

张威虽然有点不情愿,这时候也只能答应。

"陈姐,这是张威,功夫好着着呢!"

"张威,好好伺候陈姐!"

说着,严雪就把门关上了。

陈小桃刚听到关门声,就急不可耐地上前死死抱住张威,主动吻了起来。张威很配合地搂住陈小桃的腰。不一会,俩人就躺在床上"作战"了。

陈小桃很久没有享受到这样的激情了,事情完毕后,她一脸满足。张威则躺在床上,有点累过头了。

陈小桃开了张支票塞到张威的手上。张威拿过来一看,立马从床上弹了起来,10万!

"这是见面礼,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陈小桃又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张威。

"改天我再找你!"

"谢谢陈姐!"张威一脸兴奋。

张威搭上陈小桃这个女人,钱自然来得更快。陈小桃比严雪出手更阔绰,动不动就给张威上万元,还给他买名牌衣服。

这一切极大地满足了张威的贪欲。

他投其所好,在床上玩尽花样,就是要从陈小桃和严雪的口袋里拿更多的钱。

严雪虽然不满陈小桃经常霸占张威,但为了瞒住老公,也只能听从陈小桃的安排。三方各取所需,倒也相安无事。

不过梅青、蔡金花也不是省油的灯,在一次麻将桌上,挑明了她们的想法:好东西,大家一起分享,她们也要让张威"服侍"一下。

肮脏的交易也就这样开始了。

张威每周的任务就穿梭于四个富婆中间。

常常是晚上刚陪陈小桃睡过,早上就被严雪叫走了。这两个女人好歹姿色尚存,对张威还是有吸引力的。可梅青、蔡金花都是上了五十岁的人,虽然保养得比同龄人好,可一张普通的老脸还是让张威反胃。好几次,张威都找借口推辞了。

蔡金花和梅青知道自己的劣势,就只能靠砸钱吸引他了。

张威说想要车子,蔡金花就送给他一辆宝马。

梅青更是大手笔,买了120平方的高档小区房给张威当生日礼物。

为了钱,张威已经完全"认可"自己成为四个富婆泄欲工具的事实。

……

张威的日子,除了金钱就是肉欲,他早已迷失了人生的方向。才半年时间,这个十七岁的少年,心态已经老了很多。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曾偷偷哭过,他怀念以前和同学们一起上课、打球的日子。虽然那时候很穷,但多快乐啊!可现在的他除了做爱就是吸烟喝酒,哪里有一个十七岁男生应有的阳光?

人的心要是真的沉沦了,就无人可救了。

张威虽然想过离开,但他害怕没有钱的日子。所以他照例周旋在四个富婆之间。

他不知道,自己的荒唐岁月很快就要彻底终结了。

某天中午,陈小桃正在看酒肉朋友送给她的一张"毛片",剧中众多女人和一男"混战",场景荒淫,不堪入目,可陈小桃却看得有滋有味,而一个不可思议的计划正在她脑中酝酿。

她约了梅青、严雪和蔡金花见面,说要开开"洋荤",享受一下"开放的性爱",让张威同时伺候她们四个人。

陈小桃原本还害怕姐妹不答应,没想到,三个人一口应承下来。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跟张威通通气。这小子傻傻的,他觉得跟四个女人做爱,分开做,一起做,还不都是一样?无非就是尝试一下新花样,也就不反对。

陈小桃事先租了一幢景区别墅,还准备了"伟哥"。

第二天正好是周末,大家都聚到了一块儿。

五个人吃吃喝喝,聊了一会儿。

陈小桃借着酒劲,情欲一下子就上来了,她拉着张威先进了房间。

当张威光着身子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其他三个富婆顿时来劲了,都急着脱了衣服,和他纠缠在一起。

房间的音响开得很大声,没有人知道这里正在上演一部"三级片"。

一个小时后,张威吐了,他冲进洗手间。镜子中的自己,苍白无力。

"怎么那么没用啊?!"严雪跟着进来了,手里拿着药丸和开水。

"快点吃几粒胃药吧!"

严雪把药一颗颗塞进张威的嘴里。

"不用吃那么多吧?"

"你懂什么,我还不是为你好!"

张威根本不知道这是"伟哥",如果他知道,或许还能挽回自己的一条命。

没过多久,"伟哥"就发挥药性了。张威觉得自己下身无比震撼,"小兄弟"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他一把拽过严雪就往房间里冲。

事情完后,严雪得到极大的满足,可张威的下身却依然无法恢复平静。

四个富婆干脆和张威轮番"鏖战",整整一天,张威都在做"床上运动"。

他无法停止,确切地说,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再接受自己大脑的指挥,他只想释放和冷却,但一次比一次更为痛苦和火辣。

张威感觉头痛得快要炸了,视力越来越模糊。

他仿佛听见母亲的召唤:阿威,吃饭了……阿威,给妈妈捶捶背……

可他还是不能停止,陈小桃、梅青、严雪、蔡金花一个个又上来了。她们像毒蛇,贪婪地吮吸着他的血液。

突然,张威大叫一声,他开始心绞痛,右手紧紧捂住胸口,面目开始扭曲。四个富婆吓坏了,赶紧给他按摩。

可是没有效果,张威开始抽搐,翻白眼,口吐白沫。

严雪失声哭了起来。

向来镇定的陈小桃也慌了神。她急忙拨了急救电话。

一切都来得那么快。就像C城的天气,刚才还是艳阳高照,这一会就大雨倾盆。救护车很快就到了,救护人员把早已不省人事的张威抬上了车子。

可惜在半路上,这个十七岁少年的心跳永远停止了。

荒唐的性爱闹剧终于收场,但一个鲜活的年轻生命却凋谢了……(网友“vivi”投稿)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