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昌像一条死狗一样压在美丽女尸上 小蒙的妇女受暴口述实录(2)

 

回到酒店,两个人先后洗了澡,`脱`掉浴巾,小婉换上高昌为她准备好的一件紫色`情`趣`睡裙,高昌则只穿了一条宽松的平角裤,坐在沙发上招呼小婉过去,温顺的女孩走到他身边,他一把将她抱起,放在自己大腿上,双臂温柔环绕,`用`力`嗅着女孩湿漉漉的秀发上的香味,问她:今天开心吗?莫小婉轻轻点头嗯了一声。 以后我每年都带你出来玩几次,国内国外你想去哪儿咱们就去哪,好吗?莫小婉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高昌拨开她脸蛋一旁的长发,看着她低垂的眼睛,柔情问到:你还想他吗?

莫小婉依旧沉默,眼睑低垂,神情忧伤 宝贝,我真的不知道你是第一次,是我不好,高昌紧紧地把小婉搂在怀里,像父亲抚摸自己的女儿一样慈爱柔情,好像他对于自己的畜类行`径`真的后悔了,好像如果早知他还是处女就真的不会灌酒下`安`眠`药``迷`奸`她了,我一定加倍对你好,尽我所能地对你好 莫小婉沉默着,忽然开口了:你知道,二十多天以来,我最开心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吗?说完,她抬起眼睛看着这个强奸自己的流氓,早已没有几周前的幽怨,有的,不过是渴望和多情。 小婉你说 高昌也认真低看着她的眼睛 你猜不到吗?莫小婉又低下头去,就是刚才,我们看`脱`衣舞表现的时候,某个瞬间。 你猜的到吗?

高昌想了想,明确了答案:宝贝对不起,除了那件事,我能做到一切对你的好,无论从物质上,精神上,除了那件事,宝贝,对不起,我爱你 说完,去吻她的嘴,莫小婉的心忽然痛起来,那件事是每个人都想要的,既然你从来都不可能给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她这样想着,却沉默回应着,她躲他的亲吻,他继续索吻,她没有躲,`双`唇`触碰,舌头相接,之一秒钟小婉又侧头闪开,高昌继续索吻,小婉却把头深深埋在高昌胸前,不起来 高昌就不再继续,而是左手揽着她的左侧纤腰,右手一遍又一遍地爱抚她柔软瘦弱的后背……

 

高昌抱起小婉,来到那张大床上,放下,平躺。 小婉说:我不想 可是我想呢 不,我不要,我害怕 此前,两个人发生的关系次数不过三四次,还得算上`迷`奸``破`处`那次 宝宝,这件事没有你想的那么可怕的,这是人生在世最快乐的最舒服最享受的事,你要学会享受它

高昌突然想到`迷`奸`小婉给她`破`处`的那个夜晚,你自己都不知道,哦,你的身体有多么销魂美妙 说着,压了下来,开始亲吻她的锁骨,`胸`脯`,隔着睡衣,去挑逗亲吻她胸前两颗小点,小婉没有反抗,没有`呻`吟`,只是身体不停颤抖放高昌一路亲吻到她最让他销魂的迷人三角部位时,小婉终于轻轻抱住他的头,想移开,同时娇喘着说:不……嗯……不要亲那里……我不要……不……

不知道她真的就这么点力气,还是并非真心反抗,对`淫`欲`熏心的男人来说,她这种程度的反抗不过是调味品,催化剂。 高昌掀起了睡裙,狗一样隔着蕾丝`内`裤`大`舔`特`舔`起来,就像狗熊遇见蜂蜜。 莫小婉的身体依然僵`硬`干涩三角区被唾液浸湿,荫道里却没有`爱`液`分泌,被这个狗`逼``舔`的不知道是快乐还是痛苦,只是口中发出的声响更大了,身体的抖动也更剧烈了。

 

接着就是`内`裤`被`脱`,她双手提着`内`裤`两边,却没使劲,`内`裤`被一点点`脱`到膝盖处,莫小婉终于哭了起来:你说过不让我受半点委屈的,为什么现在又强迫我做不喜欢的事……高昌一看美人梨花带雨了,也心疼起来,这才停下了嘴上的动作,`内`裤`停在了她白皙的膝头。 两个人都没说话,凝固的空气重只有女孩嘤嘤的哭声。

高昌没有再勉强她,让她重新穿好`内`裤`,就静静地抱着她,整夜没有松手,也没再折腾。 第三章

毕业季,D城也进入了最炎热的季节 莫小婉穿着学士服头戴学士帽,和同学们站在一起,阳光很灿烂,如花似玉的女孩们笑容也像这艳阳天儿,帽子抛起,镜头定格。 莫小婉正式结束了四年的大学生活,收获了一直文凭,大城市的生活经历,专业知识,却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最珍惜的人。 笑容背后,满是思念,顾北也毕业了,他去哪了?留在省城?回家乡?还是去别的城市?他不会来D市了吧……室友安素是小婉的同班同学,也是她在这座城市里最好的朋友,她们四年来一起起居学习,逛街游玩,毕业后都留在了D市,但是不再住一块。 莫小婉早就搬进了高昌给她租的房子,安素也找到了自己的房子,一套一居室公寓,简简单单,在城市的西北角,每天上班需要一个多小时车程。 莫小婉没有去高昌的外贸公司,高昌凭借自己的社会关系给她找了一家台企,做电子产品的,她也没有做苦`逼`的财务,而是做了人事,前期是公司前台,锻炼一段时间让她做总经理助理 安素也没有从事专业相关行业,她去了一家传媒公司,做文案

毕业之初,两个女孩各自忙碌,在这没有归属感的城市,毕业后就成了漂泊的一族,她们不得不为了以后的人生好好努力奋斗。 高昌和小婉的关系逐渐稳定下来,只是在性爱这件事上,强奸犯要把受害者带出阴影,还需要付出一些时间和努力

八月底,天气相对凉爽了一些的时候,一个周五的下午,安素打来电话:小婉最近好吗?好久没联系了 两人相约周六下午逛街,完了一起吃饭

星期六下午不到三点,莫小婉一身休闲装,坐在商业街口的星巴克等安素。 只几分钟,安素一身红装闪亮登场,莫小婉凝望着窗外的人群出了神 莫~小~婉~安素故意叫她全名并且把每个字的音都拉的老长,你在发什么呆呀?我来了都看不见。 小婉思绪被闺蜜都声音拉回现实:好久不见了,来一杯咖啡吗?不喝,走吧,去麦凯乐

安素红装亮眼,一身韩版束腰连衣短裙,她有173的个头,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短裙只盖到大腿根,大部分雪白裸露在外,莫小婉身高165,普通的天蓝`牛`仔裤,白色圆领T- shirt,一样的修长匀称,一样的肤如凝脂,一个性感,一个清纯,走在繁华的商业街强,免不了一波又一波的痴汉回头。 本来是安素约小婉逛街购物,结果在商场里小婉的卡刷的比安素更随心所欲,让安素心里暗暗吃惊好友是不是中课彩票什么的 彩票?那件影响她一生的事情是头彩吗?让她有富足的物质享受,精神上却匮乏干瘪,甚至很多时候要被当做一条`母`狗`。 如果安素知道小婉刷的卡是以这样的方式换来的,她还会羡慕不?

四点半多,高昌打来电话。 喂,小婉接起电话,只一个字,声音低微温柔 宝贝儿,你在干吗?和同学逛街 莫小婉低垂眼帘声音平淡。 今晚一起吃饭,你在哪?我去接你。 自从被高昌强上之后,除了在性这件事强,对于高昌,小婉几乎是有求必应,不知拒绝为何事 嗯,我们在步行街,刚刚逛街了。 约好地点,两个女孩等男人的到来 也许,这就是小婉刷卡不眨眼的原因吗?其实大学四年以来,莫小婉勤工俭学,很努力上进,也很仔细节俭,记忆中,她从来不像今天这样狂购物,她没有太多服饰,也没有高档大气的名牌,尽管无论什么品牌款式穿在她身上看起来都是清纯气质 在成为高昌的情人之前,莫小婉确实不是一个物质`欲`望`很强的女孩,但是现在,她正在慢慢养成大把花钱的习惯,并且此后一生都由奢入俭难,那个清纯朴素的莫小婉再也不见了,从事故发生的那一刻起。

 

两位清丽女孩等在步行街一角,五点,一辆黑色奥迪停在她们跟前,开车门,上车,莫小婉已经习惯了副驾驶,安素坐在了小婉身后 上车后小婉居然没有像安素介绍高昌是谁,他本来就是个内向的女孩,自从那场事故后更是变得沉默寡言,一个人的时候则经常发呆 还是高昌做了自我介绍:你好,你是小婉的朋友吧?我是小婉同乡,算是她哥哥,我叫高昌 安素听着这人的自我介绍,心里琢磨着,回答他:你好,我叫安素,小婉的好友,我是武汉人。 高昌和莫小婉是同乡也没错,都是辽宁人,家乡都是辽宁省北部地区。 武汉到这够远的啊!怎么样,还喜欢大连吗?嗯,喜欢 两个人随意交流着,小婉如往常沉默着,看着车窗外的风景 晚上别回家吃饭了,一起吧 高昌向长腿美女发出邀请。 安素心里一百个愿意,但是碍于面子出于矜持,加上这是闺蜜小婉的朋友,她不好一口答应下来,只得口是心非地说:不了,下次吧 娇颜平静带笑,心里却是一万个不甘,论外形气质谈吐智商,我哪样也不比莫小婉差,为什么她能认识这样的有钱人,我不能?高昌没有多说什么,既然人家拒绝,也没再坚持,来日方长,把安素送回城市西北位置的家,他拉着小婉去赴宴了。

二人来到联合路的南山明轩,这是一家全市数的着的高档饭店,一顿饭花个万八千的不成问题。 今天高昌宴请的是他的国外客户,双方合作已有数年 客户一共三人,三位白人中年男子,随同高昌一起出席今晚宴席的有他的助理顾玢玢,副总张毅,还有一位销售人员小骆,加上莫小婉,一共七人

小婉第一次随高昌出席这种场合,人生中we不过第二次出现在饭局上而已,上一次就是与高昌相遇那次。 她不知道高昌为什么要带她参加与客户的会面晚宴,也不知道是否喜欢参与这种场合,她最喜欢说的三个字就是- 不知道。 她哭着对顾北说,我不知道为什么贵变成这样子,从那以后,不知道就成了她的一句口头语。  

这三个洋鬼子很能喝,席间不停用撇脚的英语夸奖顾玢玢和莫小婉漂亮,莫小婉无动于衷面色如水,一头`大`波`浪卷的新时代美女顾玢玢媚笑嫣然用流利的英语回应,七个人六个喝酒的,只有莫小婉没有喝,她不想喝,高昌也不想她喝,因为喝酒,她被偷走初夜,因为喝酒,她永失最爱,是最爱,但并非真爱 或许她和顾北彼此认为那是真爱,然而,并不是 喝到高兴,顾玢玢被招呼到洋鬼子身边作陪,帮他们添酒,陪他们畅饮,开怀欢笑,小婉则一直坐在高昌右边,他不停地问她爱吃什么,想吃什么可以自己点,客户都是老朋友了,不用见外 再来一道菜?高昌握着小婉的手,深情地看着她,言语尽是温柔,甚至可以说他从来没这样对待过一个女人,从几十年前的初恋,到大学女友,到老婆,到婚后的各种`妓`女`,小三,高昌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女人如此温柔深情,除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就是莫小婉。 不用了,这些菜都吃不完吧 小婉的节俭习惯还在 不要管这个,我看你今晚好像不开心呢,吃的也不多,再点几个你喜欢的菜,快 说着,更紧地握住小婉的手,在她脸上落下轻吻 莫小婉沉默了一会,说:那,点个松仁玉米吧。  

金灿的玉米,白光的松仁,莫小婉送了一勺到嘴里,忽然泪流满面。 高昌忙着和洋人喝酒吹`牛`,没有顾及到小情人的心情感受,也没看见她两行清泪顺着桃腮杏脸倾泻而来。 香甜可口的松仁玉米在嘴里嚼着,莫小婉再也忍不住汹涌的泪水,起身离开了房间,冲向洗手间 高昌一看小心肝突然跑了出去,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匆匆跟客户说了一声,就追了出来。 看见小婉正手扶水池泣不成声,香肩颤抖,高昌心疼地走到她身边,从后面把她揽在怀里,185的身高,莫小婉像只受伤的小鸟依偎在他胸前,荒唐的是,伤害这只美丽金丝雀的人,正是现在关心她,疼爱她,保护她的人

小婉怎么又哭了?和他们喝酒说话太多冷落你了吗?高昌低头用脸蹭她满是泪痕的脸 没有,不是的,小婉抽泣着说,和你没关系。 没关系吗?怎么会没关系呢?松仁玉米是莫小婉最爱吃的一道菜,以前每次和顾北一起吃饭,他都会点这道菜,她去过顾北家,顾北妈妈做的这道菜甚至比多数饭店都好吃,顾北也曾亲自下厨为她做松仁玉米,还说要为她做一辈子松仁玉米,她以为她会一辈子在他的怀抱里,手心里,嘴巴里,可是现在,她不但永远地失去了他,甚至都得不到他的消息……想到这些,莫小婉的眼泪像决堤的河水,更加汹涌地倾泻下来……

 

高昌想到了她为什么哭,或者说有可能为什么哭,只是没有点破,不该点破,他真的没想到她是处女,这些年,大学生没少玩,没有一个处女,也没有一个是真心喜欢她,依赖她,无非是各取所需,她们为钱,他为`肉`欲`,他主观地以为莫小婉也是那种女孩,既然愿意陪酒,既然肯喝那么多,既然愿意喝完了酒再一起唱歌,不就是给她自己一个和我这样的有钱人接触的机会吗?这个臭流氓当时确实是这么想的,他以为他以为的,都是对的,他以为他以为的,就是真的 直到他进入了那片无人开垦的处女地,他还羡慕嫉妒刘坤在他之前就采了这朵娇美的花儿后来他才知道,他曾经以为的,只是他以为的,他的卑劣`下`流`无耻`淫`贱`,同样前面这些词形容刘坤,在后者的引荐下,他有幸成为她的第一个男人,让她一生不忘,更是改变她余生的一个男人。

 

高昌给了她一个勒到骨骼都疼的拥抱,像要把她融进自己的身体一样,小婉疼的娇啼一声,却很受用,这种被紧箍,被紧紧裹住的安全感,让她内心非常安定,舒服 不要放开我,不要离开我……小婉的心里轻声地喊着,依偎在高昌的胸口 好了,不哭了,我们回去吧,大家还等着呢 高昌用他的大手擦去了小婉的泪痕,让她洗了洗脸,紧紧低揽着她的右肩回到房间。

高昌用英语和客户说着歉意的话,洋人表示没有问题。 几个人继续喝酒,小婉看起来也平静多了。 喝高了的洋人忽然问小婉,要喝点吗?红酒?小婉听懂了他的话,还没回答,高昌就替她拒绝了,洋人纠缠着,坚持让小婉喝点,justalittle,小婉不想让高昌为难,就用英语回答说可以,那就只喝一点。 高昌有点吃惊地看着她说:可以不喝,他们是在开玩笑,都是老朋友了。 没关系,有你在。 小婉仰脸望着高昌,嘴角上扬,笑眼弯弯,这是在一起以来,高昌第一次看到的她发自内心的微笑,幸福洋溢在脸上。 洋人当然知道小婉和高昌的关系,所以他们也不会提出过分的要求,她一直坐在高昌身边,从入席到结束。  

送走客户,其他三位员工也各自回去,高昌和小婉来到他给她租的位于西安路的公寓,高昌喝的并不多,小婉也只是喝了一杯红酒,甚至连微醺都算不上。 进了房间,莫小婉先发问:今晚还回去吗?问完了都惊讶自己说的话,不回去难道睡她这?他可是有家室的人,他们有过几次不和谐的性关系,从来没有一起过夜,而且,让莫小婉惊讶的是,她居然渴望他留下来陪她了,纵然他强奸她,伤害她,让她的世界全部黑暗下来,让她感觉被全世界抛弃,没有人再爱她,要她,所有人都嫌弃她,她的这一切感觉都是他造成的,可是,她却依赖上了他,希望他留下来陪自己,这样,孤单阴冷黑暗的世界里,就不再只是她自己一个人了。 这种依赖,距离眷恋和深爱,还有多远?

今晚不回去了,留下来陪你,好不好 高昌柔声说。 好 莫小婉没有更多的话语,只一个字表明自己的心思。 我们洗澡吧,一起洗?高昌`淫`笑`着问小婉 不要,你先去吧。 高昌笑了下进了卫生间 小婉的心跳变得异常剧烈,她感觉今晚会个高昌做点什么,她觉的她要真正地身心双重地接纳高昌了,就是今晚,紧张,害怕,又渴望 她从房间里拿出一瓶高昌之前带过来的红酒,取了开瓶器打开,倒满了两个高脚杯,自己一个人先小啜起来。  

高昌洗完了,看见小婉居然倒了两杯红酒,那喜悦心情就像四探无底洞里面常青扮演的玉鼠精被唐僧主动递上仙桃时一样惊喜,当然,唐僧那是悟空设的计,小婉这是真心想把自己身心完全地交给高昌。 今晚兴致很高啊?擦着头发,走过来。 突然喜欢上了微醺的感觉,我找洗澡了 小婉起身去卧室拿浴巾,却被高昌从身后抱住,他低头轻咬着她的耳垂说:今晚要发生点什么?小婉的耳垂被她弄的痒痒的,心儿也痒痒的,翘翘的小`屁`股感受到了他的坚挺,加上酒精作用,俏脸滚烫,红的像一颗红蛇果:不知道……小婉低头轻声说。 高昌`用`力`往前一顶,又收紧手上的包围,深深喘息闻她的味道,小婉被他一连串的动作弄的呼吸急促起来,却反抗道:放开我,我要去洗澡了 高昌才松手,`淫`笑`着看她拿好东西走进浴室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期间高昌在外面喊了好几次,小婉才穿着浴袍出来,湿淋淋的黑发,走进了卧室,反锁了门 她挑出自己最喜欢的一件淡紫色睡衣,打理好头发,走出来 两人面对面坐着,高昌心花怒放:你今天怎么突然想喝酒了?你不喜欢吗?小婉笑的很甜 我只是不解,吃了一口松仁玉米哭着跑出去,回来就大雨转晴了,还主动要求喝酒?谁主动了?还不是你的客户劝的吗?我都说了,老朋友了,没关系的。 莫小婉的黑眼珠无比明亮:我想喝,不可以吗?你像做什么都可以。 高昌装`逼`道。 我不喝酒,你那天有机会吗?我想嫁给你,可以吗?小婉黑眼睛明亮依然,却瞬间溢满泪水在眼眶中,但她没有哭,反而笑的更甜 她如此模样让高昌心疼起来,她问的话他也无法回答。 小婉,我……你怎么啦?她面带笑容,颤抖着问他。 我……对不起你 没有啊,你挺好的,我挺喜欢你的 说着,眼泪终于滑落下来,今晚,都给你,好吗?一边流泪,一边微笑 两个人喝完了酒,站起来,高昌一个恒抱,小婉躺在他的臂弯里,双臂环绕上他的脖子,十指扣在一起,这样进了卧室。

平放她到双人床上,高昌整个压了下去,吻她的嘴,莫小婉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兴奋,对于性这件事也从没像此刻这么渴望,红酒的作用让她能更好地进入状态,接住他的吻,大方地伸出自己的舌头,接受他的`舔`弄,也热烈地`舔`着他的舌头,上下,左右,前后,尽情交缠,唾液交换,小婉闭着眼睛,这种感觉好熟悉,只有一个人给过她,这是熟悉的幸福味道……高昌亲吻着,伸手到她的浅紫睡裙内,手指勾住`内`裤`的边缘往下拽,小婉配合地抬起小`屁`股,一边扯下来,再换另一边,`内`裤`的两边都被拉到膝盖,玉腿一抬,高昌就把她的小内内完全`脱`了下来,放到一边,然后停止了亲吻 小婉睁开眼睛,认真地看着她,他起身`脱`掉自己的`内`裤`,对她说:把睡衣`脱`了吧 小婉没有说话,轻轻坐起来,高昌掀起裙角往上提起,小婉双臂朝上,举起,就像跳水运动员入水之前那样,任由高昌把她的紫色睡裙撩起`脱`掉,此时两个人身上只剩下小婉的一件白底粉边`胸`罩` 自己来?还是我来?老司机双手抱着小婉的头,用前额抵住她的前额,温柔地说到 羞涩的小婉轻轻把头歪向一侧,双手摸到背后,缓缓解开文胸的背扣,然后用左手拉下右侧的粉色肩带,抽出右臂,再把右手放到左边肩带上,顺着左臂,轻轻拿下最后的衣物,高昌接手,放到一边,两个人又一次`赤`裸`相对了,此前,莫小婉从来没有享受过性的快乐,被`迷`奸`的时候没有痛苦,醒来之后精神上的创伤与痛苦远远大于被真正`破`处`的生理之痛,接下来的第二次性行为,第三次性行为,每一次都比普通女孩的真正`破`处`更痛,因为莫小婉痛的不只是身体,更有精神,心理。 这一夜,小婉准备好了吗?

高昌又开始舌吻小婉,这次两个人更投入,插入就是即将发生的事情了,第一次,小婉感到渴望,羞耻的`下`体`终于润湿……亲吻了好一会,小婉的呼吸也变得急促,深呼吸的次数越来越多,高昌觉得她进入挨`操`状态了,就捋直了`硬`挺挺的`鸡`巴`,移到了`肉`穴`儿的入口,轻轻接触,小婉分泌出来的`爱`液`让他已经不那么敏感的`龟`头`感觉那么舒服,再看小婉的表情,`阴`唇`每一次被`龟`头`触碰,她敏感的身躯都会颤抖,嘴里发出嘤咛声……摩擦了几下,高昌一边亲吻着她的脸蛋,一边用嘴唇轻轻夹着她的有垂说:宝宝,我要进去了。 莫小婉不说话,只是娇喘嘤咛,同时双手比刚刚更`用`力`地环抱起这个不久前刚刚`迷`奸`过她的男人宽厚的后背,默许了他刚刚说的话,以及他接下来的动作

高昌往前顶了一下,进去了一个头,小婉感觉到被撑开,疼!高昌腰一沉,`屁`股一压,齐根没入了。 啊!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但是每次被进入,她都会发出那种一听就真心疼,真心痛苦的惨叫,高昌进去后停了一下:宝贝放松点,放松后,我会让你舒服的,放松,一定要放松 说着,又吻上了小婉的嘴,小婉被她堵住嘴巴后只能哼哼着出声,`下`身`虽然很痛,但是好在高昌特别温柔,加上他深情柔和的舌吻,莫小婉紧张的神经和紧绷的肌肉缓缓放松下来,高昌一边深吻,一边缓出慢进,虽然不够连连续,但是这种缓慢的抽动,能让他更好地感受她每一处鲜美的肉质,多鲜美娇嫩的肉躯,高昌仿佛回到了20多岁的青春岁月里。 小婉还是痛,两个人唇舌交缠着,感受着他的外撑,摩擦,进出,除了痛,还是痛,眼泪不停从紧闭的双眼中溢出,但她在忍,她不想表现的太痛苦,她想配合高昌做好这一次,这是他们第一次真正地`做`爱` 她很痛,她在忍,她的舌吻很投入,很配合,她越痛,两条玉臂就越紧地锁住高昌的后背,越抱越紧,高昌的速度慢慢加快了一点,同时关切问到:小婉,这样可以吗?`鸡`巴`在抽动,声音里满是柔情,小婉把皱着眉头歪向右侧,轻声回应他:嗯……高昌开始快一些了,莫小婉相比前几次,以及这次刚进来的时候轻松一些了,和床上老手不同,小婉只有痛苦的`呻`吟`,没有舒服的`浪`叫`,当她没那么痛了的时候,反而安静了许多,只是静静歪着头向右侧,双臂紧紧抱着她身上的男人,这让高昌放松了许多,也开始加速到平常的进出频率了,越来越快,小婉又痛了起来,但是她的心里接纳了这个压在自己身上,在自己身子里面驰骋纵横的男人,于是她忍住痛苦不出声,但是却更紧地抱住他,越来越紧,就像他越来越快,本来两个人的前胸还有间隙,现在高昌已经完全被小婉紧紧搂在怀里,他结实的胸膛紧紧地压贴在她娇嫩的`乳`房`上,不留一点缝隙 上身被小情人紧紧抱住不放,高昌只好活动腰部和`屁`股,他的动作越来越快,听得见摩擦撞击带来的水声,小婉的嗓子身处传出了与以往不同的声音,她已经有了一丝快感,痛并快乐着的感觉,这种又痛又爽的感觉让她头脑一片空白,当然也包括那个比噩梦可怕一万倍的夜晚和被顾北抛弃的心痛绝望,他舒爽着,腰臀抬高下压,她沉沦着,脖子尽情后仰,双臂紧锁身上男人,他在她纤细白皙的身子上辛勤地耕耘着,看上去,也是挺美的一副画面 高昌没有换姿势,就这样一`操`到底:小婉,舒服吗?我太舒服了!莫小婉不说话,只是把头歪向一侧,又时常从一侧转向另一侧,口中发出让人听起来又痛又爽的`呻`吟`,高昌`要`射`了`,也就最后不到十下了,他看着她眉头紧锁小嘴微张的样子,猛地低下头去,亲吻她的脸蛋,然后嘴巴,两个人又深深吻在一起,他也开始了最后的三五下`抽`插`,三,二,最后一插深深到底,整个`鸡`巴`在她已经被开发好的鲜`肉`穴`儿中挺到极致,滚烫`精`液`从`马`眼`射出,全都注入小婉的`子`宫`里……而感受到冲击的莫小婉身体也不停地颤抖,像是达到了`高`潮`一样地痉挛颤抖……

不知道他射了几秒钟,从`射`精`开始到结束,她们狂乱的吻没中断过,直到他的`鸡`巴`慢慢软化,`精`液`顺着茎身流出荫道口,他狂乱的吻才停止,可怜的女孩才得以喘息。 他滑出`鸡`巴`,躺在她一侧,把她搂在怀里,没有说话,她也不说话,只是把头枕在他的臂弯里,一只手搁在他腋下,另一只手轻轻放在他的胸口……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