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红杏出墙我还要帮她打掩护

  1.   夜深了,安在我的怀抱里睡得很熟,甚至发出了轻轻的酣声。我看着蜷缩在我怀里的我的妻子,却无心睡眠。婚姻已经进入了第7个年头,安也从以前的靓丽的女孩儿变成了30多岁的圆润的妇人,还变成了5岁孩子的妈妈。时光是优待她的,在她身上并没有留下太多的岁月的痕迹。天气变得冷热不定,安的额头冒了一点汗,我轻轻地把它拭去。她仿佛不太习惯一直一个姿势,翻个身又睡去了。 口述:妻子红杏出墙我还要帮她打掩护   今天晚上回到家,安依然是早已经提前回来了。餐桌上已经摆好了四菜一汤,安系着那条黄色格子花边围裙,一如既往地贤淑。贤淑到她看见醉醺醺的我的时候,居然没有怪我,而是把我扶上床去,替我脱了鞋袜,还给我端来了一杯水。其实我没喝多少,我只是佯醉,因为我不想面对安。   我的眼里总是浮现出下午发生的那一幕来。安和我的工作都很忙,所以每天除了晚饭会在一起吃以外,其余的时间我们都是自己安排。很久没有一起在外面吃饭了,今天我突发奇想,想中午带安去一家新开的餐厅吃饭。我没有告诉安,而是悄悄地把车开到了安的公司对面,想给她一个惊喜。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的心越来越激动,一直设想着安见到我开心雀跃的样子。   中午12点到了,我看见安一个人从公司的大门口出来,神采飞扬的样子。这么多年了,我对她的爱从来没有减少过,反倒与日俱增。只是有的时候我因为工作太忙,极少有时间陪她和儿子,每每想起这些,我的心都很揪痛。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所有时间都被工作占用我也无能为力。   我看见安笑了起来,近了,离我越来越近了。就在我正兴奋得要按动喇叭向她示意的时候,一辆车滑过停在了安的正前方。我看见一个男人从车里出来,为安拉开了车门。在安即将迈进车的时候,他还轻轻地拍了一下安的屁股,安没有介意,还回眸对他笑了笑。这个暧昧的动作让我怒火中烧,半天没反应过来。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开走了,我抑制不住地颤抖,很快地拨通了安的电话:“喂?你在哪里?”   那边传来安爽朗的笑声:“我和客户在一起,要出去吃饭。有什么事吗?”   我支吾着不知道该怎么接她的话了,难道我去质问她吗?又或者告诉她自己刚才看见的那一幕?就算是告诉她又如何?她会不会说我小肚鸡肠。我敷衍了安几句就挂了电话,但是一下午都很郁闷。那个男人轻轻地拍了安一下的镜头不停地在我眼前回放,使我如鲠在喉。于是还没有到下班时间,我就跑出去喝了很多酒。   2.   我尽量装作自己是个很大度的男人,努力让这件事情在记忆里抹去。可是我似乎越来越不信任安了。我经常从单位跑到安的公司,在她办公室附近瞄上那么一眼,看见她努力伏案工作的样子,然后再匆匆离开。我不知道自己在寻找着什么样的蛛丝马迹,但总有种直觉告诉我,安和那个男人之间的关系并不简单。   儿子一直在寄宿学校读书,所以我和安有大把的时间来沟通交流,可是这件事让我欲言又止,不知道怎么开口。过了一个多月,安兴高采烈地回来,她告诉我说,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努力,她终于搞定了一个大客户,大赚了一笔。我坐在沙发了看她那得意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很不是滋味儿,我说:“现在的生意这么难做,你不是用了什么特殊武器吧……”这句话还没说完,我看见安的脸色就变了,她转过身来很生气地盯着我说:“你说什么?请你再说一遍。”我看见气氛突变,不好再继续说下去,只好说:“没什么啊,不过是个玩笑而已,你为什么要当真啊!”很快又风平浪静了,但是那天晚上我又失眠了。我觉得女人做坏事被拆穿了只有两种表现,一种是很惭愧地不发一言,另一种就是特极端地剑拔弩张。安今天的表现属于后者。   我在单位算是中层领导,但其实每个月并没有多少收入,家里的财政大权一向是在安手里。她赚得比我多,又比我会理财,这7年来,我一直在做甩手掌柜。可是,自从安说自己搞定了一个大客户以后,家里的贵重物品忽然一天比一天地多了起来。今天我见了安手上多了一颗亮闪闪的钻石戒指,明天就可以看见她的手腕上多了一块浪琴表,再一天就会拎了大包小包的购物袋回来,满面春风。我问她为什么最近这么大手大脚,她就会说,这是在犒劳自己。作为男人,不能给老婆创造优越的生活也就罢了,要是再阻止老婆花自己的钱就实在过分了。我想了又想仍是一声没吭。   男人的直觉也是很准的,如果自己熟悉的女人在一两个月内忽然起了变化,那肯定是有问题。从前我一向粗枝大叶,从来没有留意过安的手机。自从发现了安的一些变化以后,我变得细心起来。那是周一,我和安都起床晚了,一睁眼已经快10点了,俩人慌慌张张地穿衣服。安一边嘱咐我今天要送儿子上学,一边随便抓起一件衣服就出门走了。我正给儿子穿衣服,忽然枕头边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抓起一看,是安忘记了拿手机。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有一条短信。好奇心的驱使让我打开了短信读了起来:“亲爱的,已经开始上班了吗?想你。   发短信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没有姓名,只有一串数字。就在我捧着手机兀自发呆之时,安又像旋风一样转了回来,她看我拿着她的手机,脸上显出了紧张的深情,把手机夺了过去,她问我看见了什么?我笑着说,是一条发错了的短信。安松了一口气,抓起衣服走了。   3.   我坐在家里越想越不对劲,安实在是太反常了。我很迷茫,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后来,我还是用了最笨的下下策的办法,用安的身份证把她的通话记录和短信记录都调了出来。没有看那个记录也就罢了,一看记录就更觉得事情不正常了。我发现那个陌生的号码几乎每天在安上班时间都会给她发信息,打电话。一天短信往来数十条,电话最长的一次有两个小时。天!我被我的发现弄懵了。真相是很难面对的,当事实像抽丝剥茧一样呈现在眼前的时候,我觉得我需要心理承受能力。我并没有像别的男人一样大吵大闹,把老婆喊回来打一顿或者如何。我只是安静地去验证我的猜测,尽管这对我来说实在残酷。   没过几天,我就开始实施我的计划了。我先是找到了一个懂行的朋友,用一种烧号的技术把我和安的手机号码“烧”到了一起,也就是说只要安那边有人打电话给她,这边我也能够听到。果然,我刚把号“烧”好不久,安的电话响了起来,我听见一个男人和安对话的声音——他们相约午饭时间在某宾馆见面。   这样的感觉不是一般男人心理所能够承受得起的,我那时候也冲动得要命,我直接就奔下楼去买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揣在怀里。心里想着,见到那对奸夫淫妇一定要手刃他们而后快!   可是就在我很冲动地打算去捉奸的时候,我的电话也响了起来。是儿子的老师。她告诉我说,儿子中午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有食物中毒的迹象,现在正在医院里。就是这个电话,一下子把我拉回了现实中来。是的,我还有儿子,如果我一时冲动而让儿子变成孤儿,我死不瞑目。   我一边开着车匆忙地往医院赶,一边给安打电话。没有想到电话居然是关机。从我单位到医院的半个小时,我不停地拨安的电话号码,一直都没通。直到儿子已经在住院处安排的病房里睡熟,我再打安的电话才拨通。我问她,刚才电话怎么打不通?安说,手机没电了。我告诉她,儿子食物中毒了,赶紧赶过来吧。她说,她还有点事儿,要过一会才能来。   我没有再说一句话,狠狠地挂了电话:对于母亲来说,这世界上还有什么能够比儿子更重要呢?难道为了约会就置儿子的安危于不顾吗?本来我还对她心里存在着一丝幻想,以为她是因为我工作太忙没有时间陪她而空虚,出轨也是有理由的,可以原谅。可是……我无法再原谅她了。   4.   两个小时以后,安行色匆匆地出现在医院里。   我看着她鬓发散乱,脸色绯红。冷冷地问她:“你去哪里了?有什么事比你儿子重要!”   安说:“去开会了,没办法走不开。”   我看着这张我曾经深爱,现在却因为她撒谎而深恶痛绝的脸说:“到某宾馆去开会吗?”   我看见安的脸明显地抽搐了一下,随即沉默不语了。3年恋爱,7年夫妻,我还是比较了解她的。她在本质上是个很单纯的人,即使做了坏事,也不会掩饰。可是这时,我多么想让她辩解一下,否认一下。   因为她只要这样,说明她还在乎我,在乎这个家。可是她沉默,她似乎放弃了努力。   晚上,我们把儿子接回了家。回家的路上,我们各怀心事,一路都很沉默。   安又给我和儿子做饭,四菜一汤,色香味俱全。我看着满桌子美丽的菜肴,食不下咽。我想起了安对我的种种好处,我甚至开始后悔,为什么自己是一个如此爱较真的人,如果我难得糊涂,装聋做哑,我的幸福的假象会不会持续得更久一些呢?   最后还是安打破了僵局,她先把儿子哄睡了,然后坐在我身边。我注意到,她的眼睛红肿,有哭过的痕迹。她说:“你都知道了吧?”   我点点头。她又说:“你打算怎么办?”我摇摇头,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虽然我知道对于很多男人来说,女人的出轨是不可以原谅的,可是我舍不下这个家,也舍不得儿子这么小就没有了妈。安说:“其实,我已经不爱你了。我之所以愿意守着这个家,给你一个幸福的假象,是因为我们有了儿子,我们也有感情。那个男人是我深爱的人,但是他是有家室的人,即使我们离婚他也不会娶我。所以,我们要不要离婚由你决定。”   我彻夜未眠。第二天早晨,我告诉安,不管怎样,我依然爱她。我希望她能够念及我和她的感情和儿子,不要抛弃这段婚姻。我愿意为她回归而等待。   5.   自从作了这个决定,我越发觉得自己不像个男人。可是什么样子才叫男人,难道非得叫儿子没有家才算男人吗?大丈夫能屈能伸。前天,我的一个亲戚很神秘地对我说:“我看见你老婆和一个男人在一起很亲密的样子。”我很激动地冲他发了脾气:“你瞎扯!你看错了!”   原来,当男人有秘密的时候,也会走这两个极端。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