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抢老公不成就嫁给我儿子

  当阿琳第一次踏进何女士家的时候,何女士根本没有想到她会给这个家庭带来怎样的后果。这个号称大学毕业的保姆,夺走了她的一切,给她留下了无尽的伤害。   家里来了大学生保姆   何女士和先生老张在江西老家结的婚。婚后不久,何女士生下了一个儿子,不幸的是,没过多久,儿子就被检查出是智障。1996年,夫妻俩来到深圳打拼,经过几年的努力,两人终于站稳了脚跟。2001年和2003年,他们先后在南山和宝安按揭买了两套各100多平方米的房子。2001年,他们的小儿子出生了,从那以后,何女士辞了工作,专职在家带孩子。   2006年,两人又在梅林购买了两套单身公寓,由于供房压力较大,何女士决定重新出来工作为先生分担压力。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请个保姆来带孩子。但是,对于何女士请回来的保姆,老张都觉得不满意,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家里已经换了好几个保姆。   2008年6月,在辞掉了做了没多久的保姆以后,老张到人才市场请回来一个湖南姑娘阿琳做保姆。“她一进家,我就觉得有些不正常,她说自己是大学毕业生。我想,大学毕业生为什么要来我们家做保姆?”阿琳解释说,先前的公司因为受到“非典”的影响而倒闭,现在经济比较萧条,找工作不容易,所以才来应聘做保姆。她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对外说她是家庭教师而不是保姆。   何女士跟老张私下里商量,认为这样的人做保姆靠不住,也不可能做长久,建议重新找。但老张坚持说,阿琳不仅能够做家务,还能给小儿子作家庭老师,是一个两全其美的选择。何女士拗不过先生,最终把阿琳留了下来。   保姆上了主人的床   让何女士感到有些意外的是,阿琳竟然在家中安心地待了下来,干活也很用心。直到有一天,邻居的一番话才让她明白了阿琳在家里做保姆的真正目的。“有一天,我刚出门,邻居神秘地拉住我,对我说,你们家先生和那个保姆肯定有问题,你要留心。”   何女士开始有些不相信,不过她还是多了个心眼,她果然发现两人之间的言行举止都不像是雇主和保姆的关系。终于有一天,何女士上班中途突然“杀”回家,把正在床上的两人抓个正着。   阿琳眼见事情败露,只是不停地哭,她求何女士不要赶她走,说以后肯定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何女士让她马上走,她说:“如果你赶我走,我就告你老公强奸我,让他坐牢。”见何女士不为所动,她又说要跳楼。何女士说:“我可以给你经济赔偿,你开个价吧。”让她吃惊的是,阿琳不要任何经济赔偿,只希望能够继续在这里做保姆。何女士非常奇怪:“你到底图我们什么?我们的房子都是按揭的,根本就没有钱。”   最终,何女士还是把阿琳赶出了家门。不过,对于犯了错的老公,她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在她看来,两人都已经这么多年夫妻了,老公一直都很顾家,只要这个“狐狸精”走了,老公肯定能够恢复原状。   第三者变成儿媳妇   过了不到一个月,何女士又意外地接到了阿琳的电话,她问:“阿姨,你们家找到保姆了吗?如果没找到,我再回来做吧。”   何女士毫不客气地拒绝了她,想不到没过两天,阿琳就找上门来,说自己已经怀了孕。“我当时觉得又好笑又好气,我问她究竟想要什么,是不是要我离婚。”阿琳的回答让她大吃一惊。阿琳说:“我想把孩子生下来,但我也不忍心破坏你的家庭,不如这样吧,我嫁给你儿子,反正生下来的骨肉也是你们家的。”   何女士完全明白阿琳的这个提议意味着什么。由于智障的缘故,大儿子只有不到10岁的智力,肯定找不到女朋友,更不用说结婚了,阿琳要嫁给大儿子其实还是为了亲近她的老公。但阿琳坚决否认她的这种想法,她很“诚恳”地告诉何女士:“我是觉得现在的男人不可靠,嫁个傻子起码不用担心他将来抛弃我。我肯定会好好对他,以后你们老了,我也会照顾他。”老张也加入了劝说的队伍,他对何女士说:“这样儿子好歹也有了个归属,我也绝对不会抛弃你,会更加努力的挣钱,把一家人都养起来。”   在老公和阿琳的双重夹击之下,何女士最终同意了这门有些荒唐的婚事,这让她至今感到很后悔。   阿琳的真实面目在成为何女士的儿媳妇以后正式暴露了。她在家中俨然成了“女皇”,颐指气使,而且动不动就会打何女士,打她的两个儿子,甚至动手打老张,家里几乎没有一天的安宁日子。   放心不下两个儿子   这样的日子过了半年以后,老张跟何女士商量,说再这样下去,日子没法过了,为了保护两个孩子,不如他和阿琳搬出去。他再次信誓旦旦地承诺自己绝对会努力赚钱养家,不会抛下他们不理。面对如此无理的要求,何女士竟然再次妥协。“主要当时我确实已经没法忍受这样的家庭暴力了,而老公又说得很真诚,我觉得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不如让他们出去。”   两人搬出去没多久,阿琳就悄悄拿了大儿子的身份证,办理了离婚手续。而老张也开始向法院起诉,要和何女士离婚。“到这时候,我才意识到,从她到家里做保姆,再到嫁给我儿子,他们一直在策划着一个完美的阴谋,让我一点点陷进去。”   何女士坚决不同意离婚,法院也没有判决离婚。过了没多久,老张又找上门来哭诉,说阿琳每天打他,还威胁说如果不离婚就要打死他,要何女士放他一马,同意离婚。面对曾经恩爱的老公提出这样的要求,何女士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何女士说,现在经常想到去死,但两个儿子一个还小,另外一个没有自理能力,看着他们,她觉得自己“去死的资格”都没有:“我最担心的就是两个儿子了。现在我身体不好,没有工作,老公看在小儿子的份上每个月还给点生活费。如果一旦这点经济来源也断了,我不知道怎么办。”由于大儿子是外地户口,深圳的民政部门也无法为他解决包括工作等方面的问题。大儿子每天从南山一直走到地王大厦,沿路捡一些废品,每天都是早上9点出门,晚上12点才回家,这样一个月只能够赚不到100元。小儿子正在上小学三年级,成绩很好,也很懂事。当同龄人还在父母怀里撒娇的时候,他已经学会了炒菜做饭。   “我对老张已经失去信心,但我也不会离婚,我就是不让他们这样称心如意。我现在惟一的愿望就是哪个好心人能够为我的大儿子找个工作,让他能够养活自己,那我就死而无憾了。”何女士这样对记者说。   家庭婚姻指导师张琴   看着何女士的遭遇,让人感到有些匪夷所思:面对保姆的一次次“逼宫”,她却选择了一次次的退让,最终走到了今天这种悲惨的局面。   我认为,何女士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境遇,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的软弱造成的。直到今天,面对老张和阿琳给她的伤害,她仍然在退让,希望能够委曲求全,殊不知,这样伤害到的只会是自己。   何女士坚决不同意离婚,看似在和他们进行最后的抗争,其实不然。我始终认为,既然婚姻已经名存实亡,就没有必要再维系下去。其实,老张和阿琳已经同居在一起,无论何女士离婚与否,对他们没有丝毫的伤害,对何女士自己也没有任何的益处,何女士能够收获的只是一种心理上的平衡而已。我觉得,何女士现在应该做的是离婚,并且要通过离婚来捍卫自己的权利,通过法律的手段为自己、为儿子争取到本应该属于他们的东西。   我想奉劝何女士一句:这样的婚姻,没有必要再维系,这样的老公,不要也罢。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