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我做三陪小姐的真实经历(一)

  这是我这10年来做小姐的全部真实经历,经历过无数男人,从年轻漂亮的17岁少女到现在27岁的少妇,我经历了很多很多……现实太残酷,残酷的现实证明了我太天真了。像我这种女人,是根本不可能拥有真爱的。

  男人爱的,只是你的身体,你的容颜。可当你老去了的时侯呢?当你不再年轻,不再美丽。甚至被人称作老太婆的时侯呢?时间是女人最大的敌人。也是女人们最不想面对的敌人,因为你永远无法战胜它。只能服从她。做它的奴棣。

  这的确是做人的无奈之处。看着镜子里的我,干净美丽的脸上竟悄悄的爬过了几条不大看得见的皱纹。是原来从没有过的事。难道我真的老了吗?还是原来就有了,我一直没留意。

  三陪小姐。所谓的陪吃陪喝陪聊,当然了,还有第四陪。就是陪睡。每天跟形形色色的男人们打交道,有年轻的,年老的,帅的,丑的。各种各样。而他们花钱让你三陪,或是四陪,只是为了找乐子。他们开心了,我的钱就自然来了。至于我为什么会做上三陪小姐?

  那就说来话长了。容我慢慢说吧。在说我的故事以前,我想先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本名叫李凤。究竟是乡下人,改名多是些凤啊,玲的。而我出来做事以后,我妈给我改了个名。叫依人。小鸟依人的意思。她告我说光听到这名字,男人就心动。心动就得掏钱。

  所谓我妈,当然不是指的我亲妈,我亲妈是个老实的农村人。这是我的妈眯,她底下还有好多个像我这样的女儿呢。我们都归她管,收来的小费要上徼一部份给她。出台她也要收钟费。

  我总是在想,做到像妈眯这样该多好,每天啥事都不用干,就磨磨嘴皮子,就能收好多钱。但做久了这行以后,这种想法便随之消失了。妈眯对我不错。当然了,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她对我比较好,大概只是因为我能为她挣多些钱。为啥?因为我漂亮。我身材好。做我们这行的,不要有脑子,太有脑子的反而容易吃亏。只要漂亮,男人就喜欢。

  所以我的回头客人最多,好几次客人为了争着让我坐台,还打了起来。不管怎么说,作为女人,有男人肯为你打架总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我刚过完生日,27岁了,不小了。出来做这行已经10年了,也算是老手了。找我的人也越来越多。可我却没有一点开心的感觉。

  因为这10年来,我几乎没有感受过真爱。甚至,我没有跟过一个我爱的男人做过爱。作为女人,这算不算得上一种天大的悲哀?反正我觉得算。以前我还常常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我不会一辈子做这行。总有一天,会有一个爱我的男人并且我也爱的男人娶了我,

  我们会一起幸福的生活着。现实太残酷,残酷的现实证明了我太天真了。像我这种女人,是根本不可能拥有真爱的。男人爱的,只是你的身体,你的容颜。可当你老去了的时侯呢?当你不再年轻,不再美丽。甚至被人称作老太婆的时侯呢?

  时间是女人最大的敌人。也是女人们最不想面对的敌人,因为你永远无法战胜它。只能服从她。做它的奴棣。这的确是做人的无奈之处。看着镜子里的我,干净美丽的脸上竟悄悄的爬过了几条不大看得见的皱纹。是原来从没有过的事。难道我真的老了吗?还是原来就有了,我一直没留意。趁着这当口,我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我的脸。

  美丽,干净,大方。但挡不住一脸的憔脆。是最近太累了吗?还是我真的老了?虽然我很希望是前者,但我的直觉告诉我,是后者。想到这里,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天已经很冷了,此时我更觉得冷得刺骨。刺骨,更刺心。

  旁边的包间里传来了水木年华的歌声。歌声似水,蔓沿开来。无边无际。多人人曾爱暮你年轻时的容颜?可是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可是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我不禁跟着歌曲的旋律低声的哼了起来。我一直很喜欢这首歌。它的歌词简直唱出了所有女人的心声。我点燃一支沙龙香烟。看着烟雾冉冉升起。

  薄荷的清香味在我口中萦绕着。那种气味挥散不去。我很喜欢这种口味的香烟,这种烟我抽了好多年了。对它,远比男人对我忠诚。起码它不会出卖你。依人。妈眯进来了。她看到我桌上放着的沙龙香烟,拿起香烟盒,取出了一根,我给她点上火。

  她对着空中一喷。烟圈四散开来。她道:有生意了,888房的客人点名要你陪。我吸了口烟,道:是姓张的那个?头有点秃秃的。妈眯点了点头,道:对。走吧。他出手应该还挺大方的吧?上次……

  我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她总觉得这个姓张的开个大奔,出手一定不小气。可上次过了夜才给了我1000.我淡淡地一笑。道:大方啥。算了,我不想坐他的台,你让别人去坐好了。妈眯道:那怎么好呢?人家可是亲自点了你的名字的。还是去吧。她说完,把抽到一半的香烟扔到烟盅里,便来拉我的手。

  我说:我不想去,你让别人去好了。说是我不舒服。那妈眯随既笑了笑,把我拉到一旁,道:依人,这可是我的大客户。去吧,算帮帮我的忙。乖,啊。下了班我请你吃夜宵。她顿了顿,接着道:如果你……

  如果我不出台的话。我接着她说到一半的话说了下去。我说:嘉惠姐,坐他的台我真是老大不情愿,完全看着你面子。嘉惠笑道:好,好,好。就知道你最乖。好了,快去吧小宝贝,人家客人还等着呢。

  我无奈的耸了耸肩,掐灭了手里的香烟,背上小垮包。边走出门边说:今晚吃香辣蟹。行吗?嘉惠笑道:好。走了几步,便到了这间名城夜总会最高档最豪华的一个包间了。

  这个包间在平时还不太好定的。由于姓张的是个大客户,所以他每次来都得订这个房间。嘉惠姐先走到了门口,推开门进去,笑道:几位老板,给你们带靓女来了。那姓张的男人道:嘉惠,我的依人呢?

  除了她我谁都不要。嘉惠淡淡一笑,走到那人身旁,挽住他的手,道:放心,张总,我驳了谁的面子也不能驳你的面子呀。依人这不是来了吗?说完,她指指在门口站着的我。叫我走进来。我走进包间里,看到姓张的那个人,只见他马上有了笑容。大麻脸上像开了一朵花。

  他笑了笑,便向我招招手,我走了过去,他把我揽在怀里。嘉惠很识趣的避开了。我低声对他说:张总你好。并对他挤出了一丝职业性的笑容。习惯了,现在笑起来也不如原先那般别扭了。

  可以做到收放自如了。他满意的揽着我,像是在用鼻子嗅我身上的味道。我离得他很近,闻到他身上的一大股酒味,他来这里之前一定喝了很多酒。脸红红的,还像是吐过了,闻起来让人恶心。

  真难为我,闻着那股味,我简直要吐了出来。可脸上还得强作欢笑。这就是我们的工作。他满足的笑着,边向在桌的几个他的朋友介绍道:这是我的大老婆。叫依人。漂亮吧?

  我微笑着,向这几个色迷迷的男人点点头,道:几位老总晚上好。张总让我在他旁边坐下了。给我倒上了一杯马爹利,道:老婆,咱们俩先喝一杯。我啐了一口,道:谁是你老婆了。

  他笑笑,道:一夜夫妻百日恩哪。我可是忘不了那一夜哦。你那娇嫩的身子。我看他越说越没个谱,便道:来吧张总,我敬你一杯。说完,我也不等他答话,咕的一声便把酒喝了进去。

  他看着我把酒喝完了。便伸手揽住了我的腰,他把我的腰揽得很紧。手还不停的往上探着。我说,张总,喝酒啊。他笑了笑,道:好,小宝贝,我喝。说完,他一仰头,便把杯中的酒喝了个底朝天。喝完酒以后,他开始唱歌。

  唱了一首又一首,歌声实在难听,鬼哭狼嚎的。我坐在一旁抽着烟,静静地坐着,脑子里却在想着别的事。他唱完了一首,回头看了看我,我冲他笑了笑。看得出来,他对我的笑容显得很满意。

   他唱完了,坐在我旁边,道:听说今天是你的生日?宝贝。我说:你怎么知道的?他笑道:上次开房用了你的身份证,我看到的。他这么一说,我不免觉得有些感动,都这么久的事了他还记得。亏他还是个日理万机的公司老总。

  我把烟夹在两个手指中间,道:这么久的事了,你还记得?他把脸凑过来,道:你的事,多久我都记得。我知道他说的是玩笑话,在这一行做久的人,这写话听得耳朵都腻味了。可我还是有些感动的。我笑了笑,道:谢谢了。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只表,凑到我脸上亲了一口。闻着他身上厚重的酒味,我接过了表。他说:打开看看,看看喜欢不。我打开那个红色的盒子。看到了躺在里面的那只手表。这是我今年生日收的第一份礼物,可能也是唯一的一份了。

  因为我没把我的生日告诉别人,我不觉得生日这天有些什么特别的。和往常一样,该上班还得上班,该上床还得上床。生日只不过意味着,我又老了一岁。那只表是浪琴的,作工很精致。细长的表带耀着我的眼,明晃晃的。看上去大方,贵气。我笑笑,道:谢谢你,张总。不过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不大好意思要。

  张总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拿着,宝贝。他很喜欢叫我宝贝,男人通常都喜欢管我叫宝贝,其实他们又有谁把我当成宝了?一切的一切,不过是场面上的话罢了。

  我早已习惯了,道:那我收下了,谢谢。收完,我拿过我的挎包,把手表塞进了包里。张总搂着我,道:依人,唱只歌给我听吧。我爱听你唱歌。我点了点头,说:王菲的人间,好吗?他点头道:好。你唱什么歌我都爱听。

  他说完,我淡淡的一笑,拿起放在桌上的麦克风,喇叭里传来了那阵熟悉的音乐声。我便随着音乐唱了起来。天上人间,如果真值得歌颂,也是因为有你才会变得闹哄哄。天大地大,世界比你想像中朦胧,我不忍心再欺哄,但愿你听得懂。

  一首歌唱毕,掌声稀稀梳梳的响了起来。我微笑着说了声谢谢。张总站起来,拿起了我的杯子,道:你唱歌真好听。来,陪我喝杯酒。我笑笑,接过酒杯,仰头喝了进去。现在喝什么酒对我来说都没了味道,哪怕是上万块的还是几十块的,在我眼里都一样。

  就像来这里玩的男人。表面上是千变万化,实际上千篇一律。看得多了,也就习惯了。有很多人说过我唱歌好听,尤其是唱王菲的歌。大概是因为王菲的歌里透着一骨寒气,而我,刚好身上也带了这种寒气吧。

  我刚开始学喝酒的时侯,只要一杯就吐了,现在,喝再多的酒也没什么感觉了。好像已经麻木了。只是最近常常会感到胃疼,一直想去医院做个检查,却总是没去。借口是没时间,其实是害怕。怕当真查出了个什么病来,治不治呢?所以也就这么一直拖了过来。只要还能忍得住,我就不去做检查。

  喝完了这杯酒,我又感到胃痛了起来。张总搂我在怀里,摸着我的头发,也不说话,我也刚好把头依在他的怀里,仿佛这样一来,我就有了依靠,不再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了。其实我身边不缺男人。

  可是这些男人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呢?或者该说我对他们而言,意味着什么呢?我觉得自己只是一辆公共汽车,男人们就是这台车的乘客,上了又下。上上下下。

  而我,却得一直往前行驶。到底什么时侯才是个头?等我老了,还有男人会要我吗?原来我从没担心过这些问题,可是现在,我27岁了。的确不年轻了。做我们这一行的,我这样的年纪已算老了。

  我笑了笑,老。这个这么熟悉又这么陌生的字眼终于和我沾上了边。虽然这是迟早的事,可一想到这,我还是从头顶冷到脚底。这是女人最害怕的事啊。过了一会,胃不再那么疼了。

  我对张总说:27了,老了。他看了看我,笑道:哪里。还是这么漂亮,在我心里,你永远是18岁。我笑了笑,没有答话。又掏出一支烟。他压了压我的手,道:别抽了,抽这么多烟对身体不好。说完,把我的烟放回了烟盒里。他低声对我说:今晚陪陪我吧,宝贝。我知道他的意思。

  可我今天得确想一个人呆呆,便拒绝了他。我说:今天算了吧,我不太舒服。他说:大姨妈来了?(大姨妈,指月经)其实已经来过了,我骗他说,是。下次吧。他亲了我一口,道:那太可惜了,宝贝。我爱你。

  他凑在我耳边温柔的对我说,可惜,这些话我已经听得麻木了,没感觉了。酒又喝过了三巡,我站起来,对他说:我要去一下洗手间。他点了点头,让我站了起来,我朝洗手间走去,正要关门的时侯,他从后面抱住了我。

  一把把我推进洗手间,砰的一声,用力的关上了门。随既便开始狂吻着我的双唇,他喝了很多酒,口里很大股味。我用力想要挣脱他。

  他掀开了我的裙子,把那团硬硬的东西塞了进去,一边道:宝贝,我太爱你了。你骗我,你根本没来那个。他一边说,一边用尽全身的力量在我体内儒动。

  他都有点语无伦次了。开始我想挣脱他,到了后来,我也没力气了,任由他摆弄我的身体。我感觉到他快要射精的时侯,便大声叫了出来:那可是我新买的裙子,就这么被他弄脏了,以后再也穿不成了。

  他达到了高潮,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我耸了耸肩,整理了一下被他抓得移了位的BRA.对着镜子整齐了头发,再把扔在地上的内裤拣了起来,穿上。全都整理好以后,我才打开了门。他拉住了我。干嘛?我回过头来问道。拿着。他边说着,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百元纸币。道:拿着。我摆了摆手,道:算了,你送我一这表了。

  他说,表归表,这是两码事。说完,他把钱塞到了我手里。我看了看,有800块钱。我笑道:那谢谢了。说完把钱塞到了包里。他说:小坏蛋,你骗我,你跟本没来那个。说完,他一脸的坏笑。

  拉着我的手,走出了洗手间。回到沙发上坐下,他像是很累,一句话也不多说,拿起桌上的酒杯,喝了一口酒。他的朋友都看着我。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的眼神。那里面包含了很多层的意思。有一个人死死的盯着我的乳房看,我猜他心里想的一定是我在床上的表现。

  像我们这种人,身体本就是为了男人服务的。可他这样看着我,我倒觉得有些不自然了。我便把头低了下来。这时,嘉惠姐进来了。她显然是喝多了,脸红红的,嘉惠姐很能喝酒,而且很少脸红。

  她走进来,走到张总的身旁坐下。张总便把手臂搭在了她的肩上。嘉惠姐问他:今天玩得开心吗?张总笑了笑,道:当然开心。说完,把头扭过来看了看我,接着道:有依人陪着我,能不开心嘛。

  你开心就好。嘉惠姐道。张总接着道:只是她今天晚上不肯陪我。我说:算了,今天我真想一个人呆呆。下次吧,以后有的是机会。张总笑道:也是。好,我走了。

  桌上的酒喝得七七八八了,他站起来埋了单,我和嘉惠姐一直把他送到了门口。看着他下了电梯,我们才转身进去了。快下班了吧?我问她。她点了点头,道:等等我,我去换身衣服就来,去吃香辣蟹去。

  好。我说。我整了整头发,道:我到楼下去等你。我便下到楼下,站在俱乐部的门口,不时有些不怀好意的男人和我搭讪。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我从包里拿出香烟,点上了火,看着深夜的马路。白天的繁华都已退去,只留下夜的颜色。

  又等了几分钟,我看到张总开着车过来了。那辆黑色的宝马760在夜色中很引人注目。他摇下窗,问我:小宝贝,在等谁呢?我冲他笑了笑,道:等嘉惠姐呢,我们去吃点东西。

  他说:去哪?上车吧,我请你们吃宵夜。说完,他向我招招手,让我上车。我说:算了,下次吧。我想单独和她聊聊。你喝得有点多了,先回去吧。路上慢点开车。他听我这么说,只得无奈的耸了耸肩,道:那算了,今晚我只能回家抱冷被子了。

  我笑道:哪里会。抱你老婆嘛。他笑了笑,道:那个黄脸婆有什么好抱的。好吧,我走了,再见。

  说完,他摇上车窗,在车里对我摆了摆手,一脚踩油门,车像箭一样穿了出去。他的车前脚刚走,我便看到嘉惠姐的本田了。她开的是一辆白色本田,嘉惠姐是个爱干净的人,她的车总是一尘不染的。

  她说,还从来没有男人坐过这台车呢。姑且信之吧。她在车里冲我招了招手,我笑了笑,拉开车门,坐在她旁边。一上车,她就对我说:刚才又有个客人拉我进房喝了两杯,所以晚了点下来。我笑了笑,道:没关系,我也刚下来。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