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新婚夜老公卖力弄我却不让我叫床

  新婚洞房,是在老公的老家,婆婆忙前忙后的铺床单,她拽了又拽,要铺得很平,我知道,她是关爱,但每次不请自入或门也不敲就进来,令我很不舒服。

  最后一次,她带上门,神秘地微笑,还不忘交代儿子一句:“臣涛,不要着凉!”在我们家,很小的时候,孩子就有了自己的房间,在英国读过书的父母,每次进我的房门,都要先敲门,很尊重我的隐私。

  不过,那一夜,毕竟是新婚之夜,而且毕竟是在婆家,所以,我忍住了,今夜良宵,我不想让丈夫有坏心情。我充满了期待。

  臣涛吹灯。我禁不住有点儿发抖,那是初冬,并不太冷。吹灯后,他才脱衣服。

  终于,他钻进了被窝,我碰到了他发烫的身体,更确切地说,是他的手。原来,他要在我身下铺一条特制的白手帕,起初我不懂,问他干吗?

  他说,那是他们老家的风俗习惯,洞房花烛夜,都要在床上铺一条“贞操布”,方可行周公之礼。我的心一惊,这可怎么办?大三的时候,我已有过“那事”……

  但我还是装着什么都不懂:“什么意思?”臣涛二话没说,喘着粗气就冲动地扑压过来……

  黑暗中,我情不自禁地亢奋。我喜欢他狂野以及不可一世的努力与冲动,但暴风雨来得急,去得也快,仅仅5分钟,他就完成了。

  我还无知地发着抖,他已翻到一边穿好了睡衣,开灯,抽出了那块白布。他什么也没说,但表情凝重而狐疑,其间还夹杂着隐约的失望。

  我有点儿恼,也不吭声。他出去了一会儿,空手而归,然后钻进被窝,闷头闷脑地倒头睡去,显然,他已把“贞操布”处理掉了。

  黑暗里,我默默地看着他,泪水忍不住流出来。我向往的良宵就这么结束了。臣涛很自私,在床上,没有前戏,更没有后戏,只有发泄。

  他不善言辞,第二天,我们就从乡下回到了城里,他不提新婚之夜的事,我也不好开口,我装傻。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着。应该说,白天里,丈夫很称职,无可挑剔,甚至令人羡慕,但到夜晚,丈夫就变得很没趣了,像哑巴干活儿。

  两个月后,我终于忍不住要为自己的性权益而斗争了,我的第一个要求是:做爱时要开一盏情调灯,他勉强答应,并终于肯在灯下脱衣服。

  第一次看到他穿三角裤的样子,我真的很兴奋,三角裤鼓胀着,我明白,他也欣赏我的身体,但他不说,真让人生气。

  当他爬上床时,我用含情的双眸迎接他。他如火如荼地压过来。我说,慢点儿,宝贝儿!可他急不可耐。我厌倦了做“淑女”,大胆地抢先吻了他的唇。

  他怔了一下,然后,很笨拙地迎合我的热唇……

  做爱的时候,动情的女人手是闲不住的,我终于让自己放纵,摸他的背,摸他的肩,摸他的后脑勺……

  我抱住他汗津津的脸,不能自拔地叫起来,意想不到的是,他的动作突然慢了下来,问他为什么,他不说一句话,我生气了,想挣脱他,可他紧紧地压着我,在我们相持不下的紧要关头,他猛地蹦出一句话:“我不喜欢你叫!”

  老天!他这是怎么啦?难道床上也要淑女?说实话,我真的一直不懂他的心理。他只简单地扑压、单调地进入,然后便是应激期略显无辜和疲劳的眼神,不说一句贴心话,我心不甘,这样的婚姻,有什么品质可言?

  终于有一天,我在黑暗中说出了自己的感受。我想抚摸他,他不答应,因为怕痒,多么可笑!我要他抚摸我、吻我,他说,那是流氓做的事,他可是我老公!

  我担心这样下去会得了性冷感。我是个健康、丰满的女人,有正常的欲望,我找老公不是为了他养活我,我在外企做白领,我挣的钱比他多。现在儿子已5岁了,我要有高规格的性生活,可他总是不给,只有简单(他美其名曰“传统”)的性交,如果我呻吟,他还会批评我,这是荡妇做派。

  有个前闺中女友,比我现代,她曾说,试婚的重要性,就在于检验双方性生活是否“对上号”,或称“和谐”,如果不合拍,或难有共同语言,就该“短痛”掉,要不漫漫婚姻长夜将荒芜一个女人的花样年华。

  我现在有点儿信她的话了。我无法改变丈夫的性观念。他从他父母那里学到的一套,永远是枯燥的、压抑女性的所谓“传统”,他羞于谈性,觉得性只是迫不得已的义务,是男人的事,做妻子的,只有忍受,而不是什么享受,其实,他的身体条件很棒,他可以做得很好、很精彩,但他不,他不想,也不会。

  这个时代,这种老古董不多,好友听了我的遭遇后,笑着安慰我说:“这种男人也不错,比较放心!”但我不这么想,他对妻子的要求是“守规矩”,就能保证他对别的女人不胡思乱想?

  有一种男人,在家很保守,可与外遇的女人交往时,还是希望对方坏一点儿、骚一点儿!

  他不懂女人,白天穿制服上班,到夜里更喜欢穿性感、宽松的衣服。或者说他不习惯。我是女人,与其他女人一样,白天很矜持,但到夜晚,我喜欢喝点儿小酒,渴望他轻咬我的耳朵说悄悄话,可他从不给。他会为我端洗脚水,但决不会看我化妆或涂指甲……

  现在,我很矛盾,内心一直在挣扎。如果不分手,如此沉闷、死气沉沉的性生活我怎么忍受得了!然而,非常要命,他顽固,并不想改变,根深蒂固的性观念束缚着他的手脚,我则性欲较强,喜欢情调,并且把性生活的质量看得很重。

  这种矛盾,无法调和。很多夫妻白天吵架,矛盾丛生,但到了夜里,只要一上床,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

  而我们刚好相反,一上床,矛盾就出现,这很伤人心。我不知道,像我这样觉醒的女性,是不是注定要痛苦?

  如果我“传统”一些,如果我不在乎对性生活的品质少一些追求,我是不是能够变得快乐,变得满足?

  不,不,我不能,也做不到,当假设在心头闪现出来的时候,我立刻便否定了它。

  此刻,我说出这些困惑,一是为了倾吐,清理一下情绪,再就是希望大家,特别是女人,能从我的婚姻里吸取一些教训,而不要简单地否认“坏男人”,有时所谓的“好男人”,其实可能更可恶。

  还有一点,“门当户对”曾被人批评,但我觉得有必要重提,只不过,现在的“门当户对”,也许更重视价值观、性格、生活观念及性和谐,而非传统意义上的金钱与地位。

  第一任女秘书样子不错,可老婆说,样子不错又不是选美,每天就看着她到捣腾脸蛋,啥也做不了。第二呢又太喜欢出风头,每次出门办事,总把自己的架子端得足足的,全然不把老婆当成领导。

   我笑了,说这一次该心满意足了吧,老婆说我阴阳怪气,老婆说,不过还是男的好使,酒量好,体力好,没有那么多破事,关键是一个女人出门办事身边有个男人多少有些安全感。

  我见过老婆的这个男秘书,第一眼就让我很不舒服,有点像陈凯歌《梅兰芳》里梅兰芳青年时代的那个演员。我说这就是所谓的体力好、酒量好的?老婆说我尽在胡思乱想,她找的是秘书,不是……我追问不是什么,老婆没说话。

  我想我不会和老婆的“梅兰芳”有什么交集的,可是,一天这个“梅兰芳”竟然打来电话,问题雷倒了我,至今我还为此耿耿于怀,“梅兰芳”怎能问我和老婆每周做几次呢?

  有数据说,夫妻3个月的性生活低于3次就属于无性婚姻,无性婚姻就等同于死亡婚姻,我暗自努力,70岁我也不愿意经历这样的无性婚姻。因此,我和老婆虽说没有达到每周3次,可三个月的指标怎么也远远超过3次。不仅如此,每次还是我主动要求的,不是被动的,说明我兴致勃勃。不过,老婆似乎这事儿没有多大兴致,也许工作太忙吧。

  可是,今天的“梅兰芳”怎么打电话来问我这个?难道老婆和“梅兰芳”发生了什么故事?我觉得不可能,如果真有故事,傻子也不会打这样的电话啊。于是,我在电话里不客气地对“梅兰芳”说,这是你的工作职责吗?

  但我还是心有余悸啊。记得有一次我带着儿子参加老婆公司举行的新年团拜会,“梅兰芳”简直比我的儿子还粘老婆,互左互右,跑上跑下。吃饭时,老婆喜欢的果汁就摆在了眼前,吃过饭一杯咖啡也端了上来,电话来了。

  “梅兰芳”总是先和老婆耳语几句才将电话送上,外面下雨了,适时的雨伞恰到好处地将我们一家送上车……老婆好像也很享受,我有些醋意地说,真会来事儿啊。老婆好像没有理解我的话外之音,说这是他该的,每个月好几千,就这么容易拿啊!

  越寻思越觉得“梅兰芳”和老婆有情况,难道是他故意在我面前挑衅?我必须要主动出击,因为如果老婆真的有什么情况,不仅是对我的家庭,我的个人荣誉造成极大威胁,同时也将对老婆的事业造成巨大冲击。你想想看,一个女上司和男秘书有了私情,这简直是无聊小报的腥味素材啊!

  我约“梅兰芳”出来,必须要光明磊落地好好谈谈。尽管我觉得很可笑,心中就不免对“梅兰芳”有所不齿。老婆每天忙得昏天黑地,很多时候回到家倒头就睡,难道还有心思和眼前这个小白脸扯上瓜葛?或者,老婆真的已经厌烦了夫妻生活,于是才在其他男人那里找新鲜。

  我很理解老婆,如果真的做出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一定也是眼前这个小白脸的主动勾引。现在有些年轻人没有起码的廉耻,为了达到自己所谓的目的,什么不要脸的事情干不出来啊。

  但是,我不能把我的愤怒表现出来,“梅兰芳”不值得我这样。我还是和颜悦色地问他,为什么打听我和老婆那事儿呢?

  “梅兰芳”显得诚惶诚恐,有些手足无措,甚至说话的时候不敢注视我的眼睛。“梅兰芳”说,他能拥有现在这份工作感到很不容易,他很珍惜,愿意好好干。

  并且,作为我老婆的秘书,“梅兰芳”也学到了很多东西,他不愿意因为一些细节而失去这份工作……我糊涂了,这是哪儿跟哪儿啊!我问他,“次数”到底怎么回事?“梅兰芳”说,老婆那天问他和女友每周做几次。

  “梅兰芳”认为这是老婆在暗示他,因为有关领导和秘书之间产生暧昧关系的事情听多了,但最后的结局一定是秘书卷铺盖走人。“梅兰芳”担心我老婆对他有其他想法,但一时又不知道该如何制止事件的进一步发生,于是,就打电话问我,意思叫我多关心、体贴一下老婆,不至于在家里得不到温暖而在外面寻找弥补。

  嗯?事情真的是这样的吗?难道是我冤枉了“梅兰芳”?难道一向让我放心的老婆也开始蠢蠢欲动了?看来,谜底只能由老婆来揭了。

  老婆听了我的述说,竟“砰”地一下将手中的咖啡杯放在茶几上。老婆说,什么东西,我不过是那几天觉得他脸色不对劲,工作上总是丢三拉四,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外地的女友来看他了。

   于是,我就提醒他,年轻人要注意身体,“不能女友来了就不把我当回事儿了!”老婆的意思是年轻人要以事业为重,也许这话让“梅兰芳”误解了。

  “我明天就把他换掉!”老婆气哼哼地说。我说不要这样,总是这么换来换去,你让其他人怎么想,只会认为和你难处。“再说,你们之间也没什么啊!”末了这句话我意味深长。

  大学毕业后,我从浩荡的求职大军中一跃而出,有幸进入到一家大公司工作。公司是全国运营机制,收入、福利都让我很是惊喜,比我其他的同学,不知道要好多少倍。所以,我分外珍惜这份工作,每日勤勤恳恳,任劳任怨。

  我的部门经理姓钱,40岁,离异多年。其实,按照他有车有房那么好的条件,应该是很容易再婚的,但是他始终单身一人。听同事们议论,他不再婚的原因,一是他脾气有点怪,二是他也有着男人好色的本性,女朋友常常换,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不过,我还是从他看我以及别的女孩的眼神中,读到了一个单身中年男人的压抑、渴望和焦躁。所以我一直刻意跟他保持适度的距离。

  刚工作5个月,就到了年底,听说公司要裁员,而我还没有过试用期,心里很是惶恐。

  那天下午,钱经理主动找我谈话。先说了一些这一年来公司亏损严重、不得不实行裁员计划等话,又说我业绩不是很突出,濒临被裁的边缘,而部门裁员主要由经理推荐,所以他希望我在最近这一个月要提高效率,努力工作云云。

  我知道他的言下之意是什么,不就是说我的命运在他手中吗,更甚的是,他在暗示我怎么做才能免除被裁员的命运!那天晚上,我失眠了。难道我真是要为了这个饭碗,不惜一切代价去取悦于他吗?不,绝不!我在心里对自己说。

  一周以后,经理要到外地出差,他挑了我同行。在办完事回宾馆的路上,他问我愿不愿意陪他到酒吧坐坐?当时才晚上8点,我不好推辞,便答应了。

  那个晚上,他不怎么说话,只是一杯接一杯地喝酒。不得已,最后我只能扶着跌跌撞撞的他回宾馆。等送他进了房间,我转身要离开的时候,没想到他一把抓住我,红红的眼珠,掩饰不了内心的渴求。

   我即刻慌成一团,强做镇定地说:“你喝多了,好好休息吧。”话音未落,他扑上来一把抱住我,然后把嘴往我脸上凑。我死命地推开他,却怎么也不是他的对手。“听我的,你想要什么我知道,我会满足你的。”他喃喃地说。

  我只觉得恶心,他知道我舍不得这份工作,竟然用这样的手段来要挟我。我想逃离,但就是无法挣脱他困着我的强有力的双手。

  我心想,反正他也醉了,也许只是说说胡话就会睡去,正当我犹犹豫豫的当头,他三下五除二地扒下我的衣服,迫不及待地把我扔在床上……到了紧要关头,我突然不自觉地抗拒着,并一下大哭起来。

   他停下来,疑惑地问我:“别哭了好吗,别哭……”可我还是止不住地大哭,他听得烦了,暴喝一声:“滚,给我滚出去!”慌乱中,我迅速套好衣服,胆战心惊地回到自己的房间。浴室里,我清洗着自己,觉得全身上下全是屈辱。怎么都洗不掉。

  我流着泪,回想着自己年轻的爱情和遭遇,我在为谁守着自己的贞洁呢?半年前,那个我深深爱了两年,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了他的那个男朋友,不也在毕业前夕为了一个好城市和一份好工作决绝地离我而去了吗?

   一次真诚的爱之后,我得到了什么?付出了所有的我,还不是一样一无所有?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懂珍惜的男人吗?还会有男人会真正地在乎我的贞洁吗?

  纷乱的思绪,错综的想法,一个接一个地萦绕在我脑中。我有些失控了。就在我的思维被自己搅得快要窒息时,我终于拿定了主意。

  当听到敲门声后的他打开门,见到是我,一抹惊讶掠过他的眼中。“什么事?不怕我吃了你啊?”他的话直白而犀利,让我有一种屈辱的感觉。我想,他是知道我为什么过来敲门的,他甚至已经猜测到我肯定会来敲门。当我做着这样的事情时,心里有一种深深的悲哀。

  我径直走到床边,脱掉大衣,里面是单薄的睡衣。他却站在那里看着我不动。我只好走上前,抱住他,脸贴着他的胸膛说:“原谅我,好么?”他这才笑起来:“这就对了。”他边说话边一把剥下我的衣服,我压抑着内心的厌恶努力迎合着他……

  有了这一次,我的工作算是保住了。然而有了这一次,很快,就接二连三有了第二次,第三次……

  我对他的感觉,也从最初的厌恶变成了依赖。我们定期幽会,我慢慢从他身上找到了做女人的快乐,我觉得自己需要他的气味他的温暖,我甚至幻想着要跟他结婚。

  4个月后,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慌张的我赶紧打电话给他,他在电话那头满不在乎地说:“做掉吧。你不会想给我生个孩子吧?你不过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和满足生理需要才跟我在一起的,你不会真的爱上我了吧?

   不过说实话,跟我一起你还真是很快乐的……”他的话没有说完,我已经挂断了。泪流满面的我,哭到声嘶力竭,浑身冰凉。

  我一个人到医院做了流产,第二天还要继续上班,而他,竟然没有过问一声,甚至没有再瞟我一眼。而我,却把他当成了自己的男人,带着屈辱,幻想着他能再次拥抱我孤单冰凉的身心。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