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性经历:漂亮女老师家留宿 深夜被勾引激情爱爱

  差不多8年以前的事情了,很久了。有过很多女人,但第一次大体是会记忆一辈子吧。时间停留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生逢人口高峰,一切都变的困难,升学变得异常的严峻。

  那个时候初二,懵懂的时代。第一次和一帮男同学一起看A 片,在被窝里偷偷的自慰,想象和喜欢的女生交欢的场面。

  生于80年代的男人都应该有这样的类似的经历吧。

  小时候是一个沉默的男生,怯怯的站在角落,说话总是很小声并且带着一脸标志性的笑容。

  父亲是个律师,工作很忙,加之母亲身体不好,住在医院。所以基本上谁无暇来管我。常常只能一个人跑去小饭店吃饭,渐渐的没有胃口,有点厌食,越来越瘦弱。一次去医院看母亲的时候,母亲看见我的样子,哭了,父亲的眼圈也红了。

  没过几天,因为父亲和老师的丈夫是熟人的关系,把我送到了老师的家里寄养,吃住在老师家里,再跟着补课。

  那时的老师是隔壁班的班主任,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可能也不会知道有我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人吧。补课在那个时代相当的盛行,老师们往往都有几十个补课的学生,分成一小组一小组。月收入往往可以上万。

  老师30多岁,有一个5岁的女儿,丈夫也是一位律师,和我父亲一样,很忙,常常不回家。因为高收入,所以房子很大,装修也很好,还请了一个阿姨帮忙做饭洗衣服。

  30多岁的老师,戴一幅眼镜,很斯文的样子,又一直用进口的化妆品,所以看上去25,6岁的样子。她身材很好,常常一些低胸的衣服,撒着香水。

  每天早上和老师一起去上班,下班回来,晚上补课,一个小圆桌,老师总坐在我旁边,其实我是有点儿受不了的,因为老师身上的香水味道,我是有些过敏的。可是因为常常可以看到老师的乳沟,我也就一直忍着。有时候会有幻想,可是老师毕竟是老师。

  直到有一天。记得可能是凌晨1、2点钟的时候,我醒了起来上厕所。经过老师房间的时候,听到了不寻常的声音,是女人在低声的呻吟。

  门虚掩着,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偷偷的往里面看。透过微弱的光鲜,我看见老师两腿张开,手在两腿之间不停的动着,同时嘴里发出低沉的呻吟。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在那里看,呆呆的看着。

  时值秋日,已经有点凉了,我又只穿着内裤。可能是着凉了的缘故,我打了一个喷嚏。声音一下子停止了,随之而来的是一声“谁”。我好害怕,可是又不敢跑,应了一声。

  她开了台灯,叫我进去。我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低着头不敢看她,因为不知怎么的,小弟弟不争气的挺着。她看了我一会,突然用很温柔的声音叫我到她床上去。我不知所措,只有照办。

  疲劳使我睁不开眼,很快的我就睡着了。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见下午,有些害怕,第一次睡过头而没上课。在桌上看见的纸条让我放了心,她帮我请了假。

  那天她回来的很早。一进门就对着我笑,笑得很灿烂。手里提着很多东西,还把女儿也接了回来。很难得见她那么开心,那天她做了很多菜,虽然一如既往她丈夫没有回来,但是似乎大家都很开心。

  8点多,我按时的上床睡觉,床上,我辗转反侧,一闭上眼睛,就是昨天晚上的情景,难以入睡。心里的一个声音催促我,让我去她的房间,我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不是对的。但是我无法控制自己,无法控制自己不往她的房间走去。

  她没有睡,靠在床头看书。我不敢进去,只是站在门外呆呆的看着她。她发现了我,看着我,她笑了,笑得很温柔,很无邪。

  她让我把门锁掉,把台灯掉暗。我飞快钻进了她的被窝,飞快的。又一次,我们面对面,互相看着。她穿着丝质的睡衣,粉色的,突然之间我有一种冲动,我伸出手去抚摸她的乳房,隔着睡衣,我感觉它是软软的,富有弹性。

  她闭上眼睛,很享受的,任由我抚摸着,我几乎听的见我的心跳,一下一下的,仿佛就要跳了出来。我试着去亲吻她的唇,亲吻她的脸颊,亲吻她的下颚,一如她所作的那样。

  她喜欢法国式的湿吻,舌与舌的缠绕,做着螺旋,吮吸对方的津液,仿佛两个人挑着西班牙式的舞蹈,感觉妙不可言。她坐起来,脱掉了睡衣,黯淡的光线下,我依稀可以看清她的身体,光滑的皮肤,圆润的乳房,还有双腿之间那一簇黑色,美妙的黑色,黑色的下面,是美丽的天使。

  我亲吻她的乳房,吮吸着她,仿佛初生来世的婴儿,贪婪的想要吸尽每一滴乳汁。她一下子叫出了声,似乎,这对她太过于刺激了……

  第一次感觉自己可以控制这一切,以往A片中的镜头历历在目。幻想终于变成了现实。我一边吻着她,一边试着用手去探索那神秘的三角地带。

  那里已然是湿热的世界,再往下越过热带雨林,我发现了那个小小的突起。只是轻轻的触摸,她就仿佛电击般的颤抖。开始慢慢的揉它,只是一下子,她就抱住了我,告诉我,好舒服。我试着加快节奏,变换揉搓的方向,尝试不同的手指。

  每一次动作,我都可以听到耳边她的呼吸,越来越没有节奏,越来越沉重。有时当我稍稍用力时,可以听见她听见她那不能自以的娇喘。我开始控制我手指运动的节奏,从手指的变化我感觉到了她的变化,时而呻吟,时而喘气,完全不能自以。

  一切都似乎变得有趣起来,至少当时我是那么觉得的。控制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于你有更高阶层的女人,那种感觉是相当美妙的。

  就在我感觉自己控制了一切的时候,她开始命令我,抑或是恳求的语气。“快一点,快”我遵从了她的意志。呻吟声变得越来越激烈,越来越大声,我开始担心会不会有人听到。突然之间,她叫的很大声,身体一下子趋于僵硬,我感觉到了肩脖上的剧痛,我想要挣扎,可是她死死的抱住我,我动弹不得。

  就这样过了大约一两分钟,她慢慢的松开了我。我感觉那里好湿,经过刚刚的那几分钟,我能感觉她几乎汪洋一片。

  只是轻轻的一下,阴茎就滑了进去,好温暖的感觉,我忍不住开始抽动了起来。就这样,我们面对着面,缓缓的抽插。因为快感,她的眼睛眯了起来,随着我的动作,嘴中不时的发出哼哼。我抬起了她的腿,修长的,光滑的大腿。她的样子真美,难以想象,自己竟然能够以这样的方式与老师做爱。

  我简直要疯了,完全失去了控制,开始用尽全身的力气,拼命的冲刺,拼命的抽插。一阵眩晕的快感过后,我无力的躺在了床上,无数个精子射入了老师的身体。

  我无力的躺着。她看着我,还是那种神情,温柔的,深情的。她抚摸着我的脸,嘴中喃喃自语,“好像他,真的好像……”我只是在那里静静的躺着,有点困,很累。她跟我说了很多,很多事,很多关于她大学时代的事。我迷迷糊糊的听着,一会就睡着了。

  在初二到初三的那段日子里,因为住在她家里的关系。每逢他丈夫不在的时候,我就会睡到她的房间里。并不是每次都做爱,有时只是谈谈,谈我的学习,谈她的家庭,她的人生经历,人生感悟。

  大学时代,她有一个男朋友,同班同学,非常的相爱,她给讲他们的快乐时光。

  每天在师大的河边散步,看着落日的余晖。一起在图书馆看书,背诵普希金的诗集。偷偷的在树林里幽会,接吻,做爱,每次都怕的要死,生怕被人发现。

  那样的日子,浪漫而有美丽,充实而又幸福。她说那是她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直到大学毕业,被强制的分配,她的男友无奈回到了家乡,而她则被留在了上海。痛苦的分离,时代的伤,离别时两个人泣不成声。没有什么可以留念的,只是互相交换了一本读过的普希金诗集。记忆就那样被存在了一本书里。

  后来,她经人介绍,和现在的丈夫相识的。两个人感觉都不错,然后就结婚了。平静的生活着,她丈夫对那个不是很有兴趣,也不是很在行。他是个好人,善良的好人。

  她说,我和那个人很像,单眼皮,高高的鼻子,温柔的眼神,沉静的气质,会是个深情的人吧,和他在一起,你会感到世界不在转动,而时间就停在那个点上,有一种特别有依靠的感觉,心里会特别的踏实。

  十多年了,她依然深爱着他。甚至在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她激动的有点想哭。她打听我的父亲是谁,心里有着一丝的希望。但是希望往往带来的是失望。

  那之后的几年,我们常常联系。有时候,会在下课之后,到她家去,吃饭,聊天,性不是我们之间最主要的内容,她把我看作是她的孩子,她的爱人,疼惜我,教育我。每次9点多的时候,我都会回家,因为我不能引起父母的怀疑,她有着一个正常的家庭。

  99年,也就是我考上大学的那一年,她们一家移民去了加拿大。从此,我们就失去了联系。

  相当的怀念她,同是身处异乡,她也应该有相似的感受吧。人的一生能有多少次那样美的爱情呢?纯洁而又自然,娇柔而不带一点作,没有物质的因素,只是两个人互相的吸引。一想到我的爱情,想到我对人生的体验,想到她所给过我的教育。一想到那些,我就对她充满了感激。

  我是爱她的,就像爱我的母亲一样,尊敬,爱慕。

  我和佩佩结婚十年,这十年里,我们为彼此付出了所能付出的一切。如今,一双儿女也已懂事,女儿9岁,儿子7岁,冰雪聪明,天真可爱。和所有家庭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和佩佩的爱情慢慢转化为亲情,风花雪月已与我们无关,剩下的无非是柴米油盐。

  大约半年前,两个朋友来到这个城市,他们是我的发小,30年的友情。俩人都是来找工作的,乍来新地,无依无靠,站在朋友的立场,我有义务帮助他们。我请俩人来家吃饭,佩佩的手艺不错,朋友也吃得开心,渐渐地就成了习惯,每天必到。

  其中有个朋友叫魏伟,怎么说呢,其实是个好人,但嘴巴很损,最爱挑人毛病,偏偏我口笨嘴拙,每每成为他的挖苦对象。比如我说今天的菜有点儿咸,佩佩还没发话呢,魏伟就损上了:“我说你这人会不会说话,老婆辛苦下厨,你还挑三拣四,不厚道啊……”

   这种话说得多了,佩佩的不满也就越来越深,看我的眼神也越来越冷漠。我知道佩佩的心思,一方面是觉得我不如别人会疼老婆,另一方面是怪我懦弱,被朋友如此“狂踩”竟不反驳。我是老实人,对自己人一向掏心掏肺,何况朋友的话虽然刻薄,但不无道理,所以,我选择沉默。

  魏伟一如既往地蹭饭,一如既往地损人,我的家庭关系也愈发紧张。一次,因为一点儿小事,我和佩佩争执了几句,嗓门有点儿高,佩佩很委屈,哭了。魏伟出面劝架,把佩佩拉进客房安慰,我不知他们具体说了些什么,但魏伟哄女人向来有一套,既体贴又温柔。

   俩人谈了很久,出来时,佩佩的脸色已是暴雨转晴。从那以后,佩佩和魏伟的关系微妙起来,她什么事都愿意跟他说,而他呢,也总能让她笑,让她开心。我不是没有醋意,但转念想想,怎能去怀疑自己的妻子和朋友?所以,我选择视而不见。

  佩佩看我的眼神越来越怪,除了漠然,还有不屑,甚至厌恶,最后,她不再看我。有天晚上,我和她很认真地聊了一次,问她是不是有了别的想法,或是爱上了别人。佩佩勃然大怒,摔了杯子,说我不该侮辱她,诋毁她,那次谈心的结果是,我们冷战了整整一周。

  佩佩怀孕了,脾气也越来越糟糕,她想去做人流,我不同意,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骨肉,我舍不得。佩佩天天挑衅,我逗她:“是不是孩子不是我的啊?这么操心把他‘干掉’?”她竟然不恼:“我把孩子生出来不就知道了?”其实,我说前面那句话不是没有原因,自从有了儿子后,我在避孕方面一直很注意,这七年里没出过事,佩佩为什么会在这个尴尬时刻有了孩子?我不得不怀疑。

  6月9日,我在外面应酬,喝了些酒,一进家门,佩佩看见我的样子就发飙,嘟嘟囔囔说了一大堆,我也烦,威胁着要打她,她火上浇油:“你打啊,今天你不打我你就不是男人……”

  结果,我动了手,十年里第一次动手打了佩佩。这次,佩佩跑出去整整八天,我四处寻找,道歉、赔罪,好话说了一箩筐,她终于肯回家,但要求我必须写下保证书,保证内容如下:以后绝不喝酒;绝不再打老婆;老婆去哪里我不能过问;从现在起与老婆分居。

  这是保证书吗?根本就是离婚协议,可我必须答应,要不,佩佩就会丢下两个孩子再次出逃。看着邋里邋遢的一双儿女,我的心里全是屈辱和痛苦,但思想却莫名地跑了偏——离家出走的这八天里,佩佩住在哪儿呢?

  魏伟又冒出来了,他坚定地站在佩佩一边,说我蓄意喝酒,蓄意撒泼,怪我不该打老婆。魏伟的话重新唤起佩佩的委屈,她在一旁哀哀地哭着,我不想不给朋友面子,也不想再刺激佩佩,垂首闷坐。

   接着,魏伟又带着佩佩去客房“谈心”,一谈就是一个小时。我心中的疑惑愈发重了,更想知道他们的谈话内容,于是,我借口给手机充电,进了客房,同时打开了手机的录音功能。

  魏伟和佩佩一起离开,同时出门,我赶紧拿出手机,按下播放键,那一刻,紧张得浑身发抖,“我想你了,你想不想我……我一晚上都梦见你……给你发信息你也不回……”

   “都怪你,现在怎么办,受罪的还不是我……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的头要爆炸了,心脏在那一刻几乎停止跳动,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安慰自己:冷静,冷静,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不是真的,一定是他们知道我在录音,故意这么说,故意气我的。

  平息心绪用了整整半小时,然后,我给另一个朋友打电话,将事情从头到尾一一告知,朋友劝我不要冲动,毕竟,那些没头没尾的话并没有确指,也不能证明什么,现在的首要问题还是跟佩佩好好沟通。

  晚上10点半左右,佩佩回来了。我问她出去干什么了,她说瞎逛,我问她跟魏伟什么关系,她说朋友关系。我把手机录下的那段话放给她听,只听了个开头,她便抢上去关掉。

   两个人沉默了许久,我先张口,我问:“为什么?”佩佩一脸坦然:“你不像个男人,而我却想有个依靠。”我忍着心头剧痛,问她和魏伟是不是有过不正当关系,她不承认,但我不信,那一刻,我已无法控制自己。

  我从厨房找了把菜刀,拉住佩佩的胳膊,想带着她一起去找魏伟,当面对质。佩佩吓坏了,她被我手里的菜刀唬得脸色苍白,趁我不注意,佩佩溜进卧室,反锁上了门。我敲门,她不开,我在门口安慰:“我不会伤害你,更不会杀你,要杀也是去杀那个人,我答应过不再打你,放心吧。”

  佩佩一直不肯开门,我守得累极了,便自己去客房睡觉,这一觉竟是无比安稳。早上醒来,家里一个人也没有,佩佩和孩子都不见了,我怕极了,生怕她带着孩子去哪儿躲了起来。来不及洗漱,我匆匆下楼,在街上转了好几圈,竟然找到了他们,原来佩佩是带着孩子去买东西了。看着那一行三人的身影,我的心终于落回胸腔。

  我决定带着家人离开这个住了六年的地方,因为这里发生的事情让我无法面对。我们去了佩佩的弟弟家,暂住下来。佩佩像是迅速变了个人,她先是打掉了孩子,然后开始喝酒,学人抽烟,不跟任何人交流。

   有时我邀她出去走走,她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只说累。我抱住她的肩,请她认真地看着我,这一个月里,我迅速瘦了将近10斤,整个人几乎被风干。可佩佩不心疼,因为她的心根本不在我身上,她当时说的那句话我倒是记得清楚,“你瘦了也好,死了也罢,都不关我的事,我连自己都管不了,何况别人。”

  快要疯了,我觉得这样的日子对彼此都是折磨,不如离婚。我写了份离婚协议书,但却被佩佩的弟弟一把撕掉,因为佩佩的家人不想我们走上绝路。

  又过了几天,佩佩提出回家,她的理由很充分,孩子还要上学,不可能因为大人的事耽误孩子的前程。可我怕啊,回到那里不一定会发生什么事,谁能承受?我建议把孩子送回老家,让我妈照顾,可佩佩发了狠:“孩子走的第二天,我就跟你离婚。”

  孩子们还是走了,去了奶奶家,他们知道我和佩佩在吵架,妈妈一出门就是很多天,所以,他们担心爸爸也会失去。女儿哭着说:“爸爸,你和我们在一起吧!”我说:“孩子,爸爸得挣钱养活你们。”可孩子不管,他们只想让我留下,看着他们哭得一塌糊涂的小脸,我真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失败的丈夫,最失败的爸爸。

  佩佩再次离家出走,半个月前,她说出去买东西,然后一去不返。佩佩走时,只有身上的那套衣服,其余的什么都没带。我四处寻找,她的一个同学告诉我,佩佩出门后的第一天住在她那儿,第二天便走了,借了几件衣服,几百块钱。而后我便失去佩佩的音信,再也找不到她,给她打电话,不接,以孩子的名义给她发短信,不回。她是铁了心了。

  直到前天,佩佩终于出现,她主动给我打电话,目的只有一个——离婚。我说离婚可以,咱得面谈,可佩佩不同意,她让我写好离婚协议书,准备好一切手续,然后她回来签字。如果我什么都不做,她就永不露面。我原本打算先把她哄回家,跟孩子相处一段时间后,也许她会回心转意,但佩佩的话让所有打算全部落空。

  我还爱着佩佩,尽管不会表达,十年的夫妻了,那些甜言蜜语早被忘到脑后,可心没有变。我承认,自己平日不够温柔,家务也做得很少,但我依然关心她。佩佩怕冷,冬天我从不让她洗衣服,佩佩嗜辣,我出差回来总给她带些对胃口的小食品。我们是老夫老妻,用不着那些虚套,但彼此的心都很清楚。

  我知道,错在我身,如果不让魏伟走进我的生活,也许今天的局面就不会出现。我高估了自己对生活的掌控力,低估了朋友的无耻,终于让这一切无可收拾!可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还能不能挽回佩佩的心?我不想让家里没了妻子,不想让孩子失去妈妈。谁能帮帮我?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