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与美丽乘务员的销魂性爱故事

  我到fz火车站的时候,才晚上6点多,时间还很早,我知道我要坐的那趟车是21点发车的,时间还很充裕。

  我慢悠悠的走到售票厅买好了票,然后,上了2楼的候车室,到洗手间去,释放了废水,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好了,该做的都已经做完了,现在是考虑如何打发这将近3个小时的等车时间了。

 

  在火车站出口处地下一层有个肯德基,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我毫不犹疑的提了行李往候车室外走,来到肯德基,随便要了个餐,找个地方把东西放下,去洗手台洗了洗手,然后回来坐下准备吃东西。

  不过我看见另外一个角落坐了几个制服女孩围在一起吃东西,嘻嘻哈哈的挺热闹,那粉红色的制服,里面是白衬衫,挺好看的,我这个人别的胆子没有,但是对于美女嘛,向来都是宁可杀错,不可放过的。

 

  于是,我拿了东西,端起盘子,换了个位置,隔着2张桌子坐在那几个女孩子的左手边,正对着墙上挂着的大电视。

  我预感她们是列车上的乘务员,说不出什么理由,或许是她们的制服吧,反正觉得她们是。从她们座位下面放着的简单行李来看,我甚至大胆的判断她们是即将出发的乘务员。我甚至希望,她们是我要做的这趟车上面的乘务员。

 

  我对其中一个长得很清秀的女孩子很有好感,她不向其他几个女孩子那样嘻嘻哈哈的笑的很夸张,我觉得她有股内在的美。她的皮肤很洁白,弧形的脸蛋很是诱人,她和其他几个女孩子一样都是盘着头发的,我想这应该是她们工作上的要求吧,另我觉得奇怪的是,即使都是盘着头发,但是我都还是感觉她的头发特别的美。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她突然站了起来小跑着到了洗手台那边去了,她去干吗呢?洗手吧,或者是整理一下仪表,肯定不会是上洗手间,这家肯德基不知怎么搞得很小气,连洗手间也不设一个,大概是不想被来来往往的人把这里当作免费厕所吧。

 

  她小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好看,她的身材很好,在制服的衬托下更是显得玲珑有致,非常好看,她的肩膀,腰,臀部,都搭配得那么好看那么完美。

  她拐进了洗手台,我看不见了,不过我仍在遐想,不一会,她出来了,我毫不危惧的盯着她美丽的脸蛋看,当然,是用温柔的目光,她似乎察觉了我,望了我一眼后羞涩地垂下了眼帘,脸上潮红潮红的,我听到她的同伴说:“走了,何英。”

 

  她连忙追上去跟着她们一起向外走。我慢慢的扭转身体,注视着她充满曲线美的后背,我多么的希望她能回过头来看我一眼啊,说来也怪,她竟然真的回头望了过来,我高兴得赶紧朝她挥挥手,我想我那时候的脸皮已经厚得不行了,整个人像花痴似的竟然朝一个素不相识的美女挥手,她抿着嘴笑了笑,轻轻地朝我点了点头。

  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是晚上6点半左右,我更期望了,我要坐的车是9点发车的,她们现在就走了,难道……她们是到车上去准备发车了?这么说,她们真是我要坐的那趟车上的乘务员?这可太好了,或许,我还有机会认识她呢?

 

   不过印象中,列车上的乘务员都是一幅冷冰冰的模样的,一副拒人一千里之外的样子,让人无从下手啊,还好还好,这个女孩子好像对我还挺友善的。不过,到了车上,她会不会受到职业的影响,把我和她经过的成千上万的乘客视为一体呢?

  那样我可真没有机会认识她了,幸亏我刚才听到她同伴叫她的名字,我知道她叫何英,我想,如果我脸皮足够厚得话,还是有机会认识她的,甚至……和她深交下去哦。

 

  几个养眼的美女走了,我一个人坐在位置上,往嘴里填充食物,好像也没有多少味道。毕竟多了一份牵挂啊,我想如果真的能在车上见到她,我该怎么办呢?告诉她我喜欢她吗?她肯定会问我为什么喜欢,那我该怎么回答?就说觉得她漂亮所以就喜欢了吗?

  这样好像也太肤浅了吧,可是,不这样说能怎么办呢?我和她素不相识,所谓的一见钟情,还不就是因为外表吗?要不你去调查一下,天底下那么多一见钟情的,有没有一方是丑八怪?当然你要和我钻牛角尖也可以说有。

 

  算了,不管那么多了,等会能不能见到她还是未知数呢,干嘛在这里瞎操心?我三下两除二的将东西吃完,抹了抹嘴,提包就走。到候车室去等着进站吧。

  刚才买好票进候车室小便的时候已经过了一次安检了,没有办法呀,现在要进去,还得再次出示火车票再次把行李过安检,幸亏上候车室的电梯口没有保安在查身份证了,要不然我还真嫌麻烦。

  火车站候车室里面的电视还是放着同样的节目,靠,我每次到火车站都是看到同样的节目,是《憨豆先生》,在旅馆里面搞笑的那一段,难道他们都不懂的更换一点新的吗?虽然说火车站人来人往的,这个节目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没有看过,可是对于我这个经常在火车上的人来说,这实在是太残忍了。,真没心情看

  我到处瞄瞄,看到第3排坐了一个看上去还比较漂亮的女生,正斜靠在他男朋友身上吃瓜子呢,不管了,我还是一样走过去,坐在她旁边,不过呢,也不是真就在她旁边的。

 

  中间还隔了2个座位呢,一个是放了她的行李,另外一个是放了我的行李,我斜靠在椅子上,看看电视,时不时扭头看看身边这位美女,觉得很过瘾啊,如果是在大街上或者是在哪个餐厅里面,我是万万不敢这么嚣张的,分分钟都可能被人家砍啊。

  但是我算准了在火车站候车室里面,没有人敢乱来的,毕竟都是要出远门了嘛,都不想惹麻烦,而且,火车站候车室里面众多的保安,警察,大概也不会是吃素的……

  身边这个美女长得不错,穿了条蓝色牛仔裤,奶白色的中褛,这个人看起来很精神,要命的是她的上嘴唇微微的翘起,要多性感就有多性感,看得出来她经过很细致的化妆,不过哦,又不是浓妆,她化的是淡淡的妆,看起来没有很多人工修饰的痕迹,让人感觉很舒服,很舒服。

  不过他男朋友就差了很多了,本来这个女孩子靠在她男朋友身上,我是没有仔细的看这个男生长什么样子的,不过后来这个男生突然站了起来,用带着一点呛人的口吻对他女朋友说:你看着东西呀。然后就走出去了。我很纳闷他这人这么这样呢?

 

  我在旁边都没有听到他们说什么事情,根本就可以排除吵架的可能,怎么就用这么不好的态度和女朋友说话呢,何况,女朋友还这么漂亮,这么温柔的靠在他身上……这是一个怪物,我断定。

  这个男生出去了多久呢〉?大概也有几分钟吧,这几分钟如果是有人聊天或者干些什么事情,那是很快过去的,但是如果是等人的话嘛,那可是感觉很漫长啊,从这个女生的神态就看得出来,她不停的站起来往门口看,好像是等得很着急了。

  不过,这正便宜了我,她没一次站起来,我都可以看到她鼓鼓的胸部,我很色狼的想:她这个胸围,应该是34了吧哈哈?不知道是不是很圆滚呢?应该手感不错吧……正当她又一次站起来向外望的时候,我脸皮厚的本色再次发挥的淋漓尽致,我几乎目不转睛的盯着她胸部看,突然,她弯腰提了东西就走……

 

  我连忙朝她走的方向看去,原来他那个男朋友捧了2个盒饭走了进来,他们有说有笑的走到后面那排座位去了,我真想不通她干吗要这样,在这里等着男朋友过来不行吗?在我旁边坐下也可以嘛还非要走到另外一排座位去,算了,我也不多想了,反正是人家的女朋友我的手也不要伸得太长了嘛。

  到了20:40分的时候,检票口就开始检票放人进去了,很多人一窝蜂似的提着大大小小的行李涌到检票口,争先恐后的往队伍后面排,还好,我没有看到丑陋的插队想象,不过我不是很急。

  以前还在学校都市的时候,倒是学了师兄们的坏习惯,拼命的往队伍前面挤,一进检票口检了票就扛着行李拼命的往列车上跑,都不知图个啥,跑那么累唯一的好处就是上车后往行李架上放东西比较方便,后面上的人可就惨了,总是小心翼翼的站在座位上面。

 

  慢慢的挪开先上车的人放在行李架上面的行李,才好见缝插针的把自己的东西放好。我也这样傻傻的跑过几回,后来发现这样跑根本就没有多大的价值,以后就作罢了,反正自己的行李都不是很多。

  工作以后,我要是坐火车出差都是买的卧铺票,所以更加不用担心放行李的问题了,你想想想啊,以前在学生车厢里面我都能把行李放好,何况现在卧铺车厢才66人满员呢,怎么的都是有地方放东西的,更何况,我现在的行李非常少,我根本就犯不着去排队。

  我继续坐在座位上,看着那些人拥挤的排着队等检票,觉得挺好玩的,学生时代的幕幕又涌现心头啊,还是不要说了吧,要不又有人说我不切入重点了。

 

  一个警察模样的人拿着个喇叭在喊:“…的赶紧检票,要开车了。”我看看时间,才8点50呢,我暗笑,唬谁呢,离开车还早着呢,尽懂得吓唬人。不过有些人听到他在喊,还是赶紧加快脚步往检票口走,我看看检票口已经没有什么人在排队了,于是就提起行李往检票口走去。

  进了检票口,往3站台走去,下了台阶走过地道,上了站台,我定眼一看,我的老天爷,真他妈的厚道哦,车厢门口站着的列车乘务员清一色的都是粉红色的上衣制服,里面是见白衬衫,配着美丽的领结,这幅打扮和在肯德基里面讲到的那个可爱又含羞的何英,以及她那个同事的装束果然是一模一样。我几乎要欢喜得发狂了。

  我朝列车的左边走去,每经过一个车厢的时候,都希望拿门口站着的就是何英,不过都是失望而去,很快我就到了我要上的4号车厢,我最大的妄想也落空了,因为我大胆的想象过何英正是在4号车上值班,而我和她就在列车员办公席里面疯狂了一夜……

 

  交票给了4号车的乘务员看过后,我登上了车厢,这节车厢还满满的上了一车的人,都挤在过道上往上面放行李呢。我站在车厢的接口处等了好久,也不见有人往里面挪一步,乘务员用一个很专业的站姿在那里木然的站着,我扭头往站台上看,已经没有多少人往这边走了。

  好不容易人群总算动了一下,我很快就到了我的一号铺,就在车厢的头部吗,很近的,我把我的公文包放在中铺,再踮起脚把手里提着的行李往行李架上放。

  我下铺和下铺的对面看起来都是铁路上的职工,我看他们拿着的是工作证和签的票,我自己的对面铺是个男孩子,长得一般,对他没有什么不适,当然更没有什么好感,兄弟我不是搞同性恋的嘛,我的上铺是个中年男人,看他那模样是个跑生意的。

 

  他上车没有多久就爬上铺位睡觉去了,唯一让我觉得欣慰的是对面上铺的是个少妇,刚开始看起的时候,还觉得长得过得去,就是说收拾得还算让人看的入眼,不过那时候大家都刚刚上车,好像都在忙着放东西和说话等,我不太好意思仔细的看这个少妇,这个少妇看起来是个挺会照顾自己的人。

  她拿了毛巾和化妆袋去了列车连接处的洗手池,看来准备保养一下面部皮肤吧,不久她就回来了,我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发现很失望,原来她长得实在…根本就不是我喜欢的那类型,不过身材还过得去,想来在这车上要渡过漫长的将近20个小时,有这样一个少妇总比没有好吧?

  列车准点开出了,铺位间的电视在放一些乘车的尝试,那上面广播员的模样我已经在前几次坐这趟车的时候看过了,因此没有什么新鲜感,不想看了,我走到车厢连接处的吸烟区去抽烟,然后,下定了决心,我要开始寻找那个可爱的乘务员何英。

 

  我走到4号车的列车员席,那里正关着门,从窗口上看去,一个乘务员MM正坐在里面看什么东西,我伸手敲敲门,那乘务员站了起来,她看起来长得蛮高的,她打开门皱着眉头,似乎一副被打扰了很不爽的样子,但是仍然带着职业的笑容打量着我,问我:“什么事”,

  老天,我真服了这个人,看起来十万个不情愿的样子竟然也能用笑脸迎接我,

  我挠挠头,故作镇静地问:“请问,何英在哪节车厢上班啊?”

  听到我在打听她的同事,这个高个子乘务员似乎友好了一点,我看到她的戒备心好像也没有那么强了,她用比较友善的口吻对我说:“何英?你认识她吗?”

 

  我一看有戏了,她这么问我肯定何英就是在这趟车上,我耍了个小聪明,我说:“何英啊,怎么不认识?我和她很熟的。”

  高个子乘务员态度更好了,她笑眯眯的望着我说:“那你怎么会不知道她在哪节车厢呢?”

  我真服了她了,不知道怎么办好,呆了一会,就央求道:“拜托,不要问那么多了,何英到底在哪个车厢啊?”

  “2号”,她终于开口了。

  “谢谢哦”,我连连向她点头致谢,转身就往2号车厢走去。

 

  “喂”我听到她在后面叫我,连忙回过头来看这她。高个子乘务员笑嘻嘻的看着我,“你真过去呀?”

  “我当然真的过去了”我狐疑地看着她,问道:“有什么不妥吗?”

  高个子乘务员说:“人家何英可是晚上2点才上班哦,你现在过去找她,不怕她被班长骂呀?”

  哦,原来还有这等事情,说实在的,我对列车上的事情不是很清楚,不过我知道她们确实是要倒班的,“那怎么办呢?”我问道。

  “你真想知道怎么办呀?‘她似乎喜欢折磨我。

  ”想“

  ”凉拌,行了吧?“

 

  我恨恨的想,这个小娘们还真搔包,老子和她素不相识,她也竟然可以和我像熟人那样调笑起来,想来是长年跑铁路,见到的都是形形色色来去匆匆的过客,麻木了吧,或者是被客人调戏多了所以很变态从来都不和乘客聊天,这点从我刚刚开始找她打听何英的时候的态度就可以看得出来。

  所以难得见到我这么一看貌似诚恳,而且又认识她同事的人,所以忍不住话多了一点吧,不过,她肯定想不到何英和我根本就不是朋友,我们只是在几个小时前,在fz火车站出出站口处的肯德基里面照过一面罢了。

  我这个人别的本事没有,不过猜测女孩子的心理还是在行的,我知道这样的女孩子该怎么去对付她,于是我也笑嘻嘻的看着她说:”对了,我麻烦了你那么多,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

  ”你这个人想法不赖嘛,又想让我帮你找何英,又想打听我的名字?“她似乎的理不饶人呐。

 

  我正想施展下一个策略,没有想到她很大方的接着又说,”算了,看在何英的份上,你可以叫我小捷。“

  ”嗯,小捷,“我故作沉思且慢慢品味状,”你这名字真好听。“

  ”真的呀?“她高兴的说”不过我很多朋友都说我名字好听呢“

  ”那还用说,小捷这个名字那是一等一的好听,好听得不得了,“我强忍着笑,缓缓地说。

  ”嘿嘿,给你一个任务。“小捷抬手看了看手表,对我说

  什么事?上刀山下油锅,我都为你做。”我贫嘴道。

 

  “去你的,少来,”小捷被我逗得笑得腰都弯下去了,我有点沾沾自喜,这等小计量我基本上都不使用了,除非是逗逗刚出道的小妹妹,没有想到在这走南闯北的列车上竟然如此轻易的就把乘务员小捷给哄妥了。

  “你给我看着这个方向,如果看到列车长来了就赶紧告诉我。”小捷指着一个方向对我说。

  “没有问题”我爽快地答应了,我很理解她的处境,任何人都不想被领导抓住痛脚对不对?不过我想如果她是要我帮她锤锤背松松骨什么的那就更加好,我可以乘机揩油

  我看到小捷躲在乘务员席里面把手机抓在手上摆弄着,我想是不是她们有规定不可以上班玩手机的呢?我走过去敲敲门,小捷一下子跳了起来,把手机玩口袋里面一塞,慌慌张张的问:“来了”?

  我笑笑说:“没有呢,你是不是给何英发信息啊?”

 

  “找打呀?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列车长来了呢。”小捷一边把我往外推一边说:“只要你看好了,我一定帮你把何英叫过来。”

  这个时候我才想到原来小捷可能是和男朋友发信息,这一趟车来回,要4、5天时间呢,互相思念那是可以理解的,反正这放哨的活也不难,我点了一支烟靠在在吸烟处,边吸边看,心里面在想如果等会何英真的给小捷叫了过来我可怎么和她打招呼呢。

  虽然在肯德基已经照过一次面了,不过这次在火车上,可千万不要搞砸了,还是把自己定义为“诚恳”类的这样也许比较好,毕竟乘务员见过的人多了去了。

   万一我耍的什么小伎俩被人家识穿可就不妙啊。后来我又想,即使是何英对我不感冒,那么小捷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哦,这个人看起来挺外向的,不知道她是否欲望也很强烈呢?

 

  这时候我看到对面车厢里面走来一个矮矮胖胖的女子,也是穿着制服,不过不是粉红色的,而是淡紫色的那种,头上戴的帽子也和乘务员的不太相同,重要的是她手臂上还挂着个牌子,我想这应该是列车长之类的人吧,我连忙把烟头摁在烟灰缸里面,转身跑到乘务员席门口,看到小捷正边看着手机,我敲敲门说:“来了来了。”

  小捷收起手机,瞪着我我说:“你要是骗我就是找死。”

  我笑笑说,“不信你可以试试啊”

  小捷终究不敢冒险,略微收拾了一下,从席位里面走出来,列车长板着个脸,貌似严肃,她走到车门口用手去板把手检查车门是否关好,又拿钥匙去检查钥匙孔,看是否锁到位,这个过程我看她都是板着脸的,好像谁欠她钱不还似的。

 

  我想:这个人真是怪物,看她这个样子,做她的手下那日子肯定很不好过,我看着小捷,小捷恭恭敬敬的站在一边大气也不敢出的样子,列车长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小捷赶紧鞠了躬,口中念道:“列车长好”列车长依然不为所动,冷冰冰的面容,眼睛根本就没有看小捷一下,嘴里好像嗯了一声就走了过去。

  我看着小捷偷着乐,小捷朝着列车长的后背吐了吐舌头,回头瞪了我一眼“笑什么”然后走回乘务员席,我连忙跟上去,问,“怎么样,何英呢?”

  小捷笑眯眯的看着我,“我没有问她呀,我刚才又不是和她发信息。”

  我急了,挤进去一步,说:“那你倒是帮忙问问她呀。”

  小捷又笑,“算了算了,你这个人一点耐心也没有,她等会就过来,你没有看到列车长才走过去吗?”

 

  咳,小捷这个人有点棘手啊,看来有点难缠,我连连作拱手状:“谢谢,谢谢。”

  小捷看着我的眼睛说,“怎么谢呀?”

  我望着她明亮的眼睛,似乎有点陶醉了,迷糊湖的说:“你要我怎么谢?以身相许都可以的。”

  小捷的脸一红,伸手过来在我脸上刮了一下,说道:“不知羞,谁稀罕你呀”

  我嘻嘻地笑着说:“你不稀罕,我可是很渴望啊。”

  小捷坐在铺位上,满脸潮红,呼吸慢慢变得急促,她扭头望着窗外,轻轻地说:“不要开玩笑,给何英知道了你就麻烦大了。”

  我听了有点气馁,她这个时候抬何英出来有点扫兴啊,无论如何,我本意是想泡何英的,现在阴差阳错的好像在勾引小捷呀,我似乎太色狼一点了?

 

  不过我转个念头又想,小捷现在的态度似乎又不是很拒绝我。

  她现在的态度是“半推半就”,要不然,我在说那么露骨的“以身相许”之类的话的时候她就会严厉的打断我这下流的话题,但是现在她说如果何英知道了又如何如何的话,说明还是有回旋的余地啊,我一阵激动。

  小捷一声不吭的坐在那里,头还是朝向窗外,脸上的潮红慢慢的褪了下来,我扭头看着她,看着她的眼睫毛一闪一闪的,心里一股冲动涌上来,不知怎么的,我的手就搂上了她的腰,小捷扭动了一下,也就没有再反抗了,我的手停在小捷的腰上,好柔软啊,我脑袋一阵空白,想乘胜追击吧。

  想来在这个时候不太合适,还是等等更合适的时机吧,当时我是又是兴奋又是失落,兴奋得是,有了这次大胆的出击,小捷已经在我手下伏法了,失落的是,我如此的泡上了小捷,还有机会泡何英吗?我还有这个脸皮再去泡何英吗?在我看来,何英比小捷漂亮多了,何英是属于小巧可爱型,而小捷,属于高个子,我还是比较喜欢何英的。

 

  没多久,小捷轻轻扳开我的手,低着头轻轻地说:“不要这样,等会何英就过来了。”

  我一听,还是有机会,小捷顾忌的就是何英,她一定以为我是何英的男朋友,所以她觉得和自己同时的男朋友搞在一起,感觉很不好意思。这个我理解,于是我哦了一声就放开了手。

  小捷不停的在搅拌着衣角,我一看,这个情形不对头,万一何英等会过来,看到小捷这样模样,肯定会反过来误会我是小捷的男朋友的,那我不是没有机会泡她了?我赶紧调动气氛,我嘻嘻地望着小捷说:“你刚才脸红的样子好好看哈。”

  小捷脸又红了一下,她站起来抬手朝我就打,嘴里嚷嚷道“我看你就是找死。”

 

  我一看她已经渡过了那尴尬的时刻了,赶紧举手投降,“是我不好我检讨,是我不对我有罪。”

  小捷一脚踢过来:“算了,姑奶奶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你了。”

  我暗叫我佛慈悲,我想小捷你即使放过我我也不会放过你哈哈哈

  就这样我们两人嘻嘻哈哈的打闹了一会,我看见门口人影闪过,定睛看去,原来是何英过来了,何英推门进来,看到我也在里面,很讶惊的望着我,带着点惊喜说道:“原来是你,我还以为是谁找我呢。”,

  小捷走过去捅捅她的腰,何英一下子跳了起来,笑骂道:“你干吗呀。”

  我连忙接口说,“你干吗呀,人家大老远的跟着你上了火车,你不知道吗?”

 

  何英又是抿着嘴笑,“是吗?不见得哦,你和小捷很熟悉的呀?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小捷正要说话,我赶紧抢着说:“很熟很熟,都煮熟了可以吃了。”

  小捷提腿又想踹过来,我赶紧躲到一边去。

  何英问我:“你倒那里去?去深圳吗?”

  我说不是,我到东莞下车,小捷在旁边挺纳闷的问怎么你去哪里何英都不知道的吗?

  何英说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认识她,小捷不副不解的样子,我只好解释:“其实我本来不认识何英的,不过我现在就认识了。”这招很厉害,俗话说:真作假时假亦真,人就这样,你说的越认真,她反而越不相信,像我现在这样把话老老实实的说,小捷也是不相信的。

 

  何英很善谈,也许因为她这个人比较单纯吧,她没有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不像我,心存杂念,心中有鬼,所以总感觉有点放不开,胡乱的聊了一会,何英站起来说要回去了,我连忙说我送送你吧,小捷也在旁边起哄着说哟,真细心啊,阿英你可真有福气哟,气得何英满面通红的直骂小捷。

  我送何英走了一节车厢,何英就请我留步,说是送到值班车厢不太好意思,我说那等你晚上上了班我过去找你聊天吧,何英笑着摇摇头说:“不用了,你也要休息呀。”

  不管怎么样,今夜一定有艳遇,我在往回走的路上想。

  我走回4号车厢的时候,小捷正在车厢里面放窗帘,这个时候,车厢内的电视也关掉了,我知道这是休息时间到了,不好意思也不太方便去乘务员工作席位上去,于是我走过去和小捷打了声招呼就回到铺位躺下了。没多久,车厢里面的灯也关掉了。

  细细会议刚才和小捷荒唐的一幕,再想起何英清纯的笑容,我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干些什么,工作以来,走南闯北的,总想着能有艳遇发生,现在艳遇终于可以来临了,不过我好像又想退缩了,我骨子里头,还是良好的成份居多。

 

  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突然感觉到有人在拍我的铺位,还轻声地在“喂,喂”的叫我,我微微睁开眼,侧着头看过去,原来是小捷在叫我……

  我看着小捷,不知道她有什么意图,小捷向着乘务员席歪歪头,轻声对我说:“过来”,我感觉小捷在我耳朵边说话,吹得我痒痒的,一下子兴奋了起来。

  我跳下床,穿好鞋子,来到乘务员席,小捷端了个杯子交到我手上,说:“我泡了梅子水,你要不要喝点?”

  我心里面想:你特意把我叫过来,不会是就想请我喝梅子水吧?转个念头又想,她不会给我下迷魂药吧?不过我后来我自己也为这个想法感到好笑,责怪自己小说看多了,小捷让我喝梅子水不过是个借口罢了。

  我捧着杯子,笑笑的问小捷:“我就这样喝?”

  小捷说:“是啊,要不还能怎么喝?”

 

  我说:“那这样子,你喝过的杯子我又喝,岂不是间接的……”

  小捷脸又微微的一红,说道:“什么?”

  我打开杯子盖,咕咕的喝了几口,甜甜的梅子水一入口,感觉真是精神爽快,心里骂暗想小捷这个安排不错,我刚刚睡醒觉,喝口梅子水,口气清新,等会儿KISS也感觉好一点啊。我放下杯子说:“我喝了你喝过的杯子,岂不是间接的亲了你了吗?”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