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经历故事:那晚我和姐姐的在房间里的激情性爱操姐姐

  我叫陈文俊,今年17岁,是个高二的学生。我有两个姐姐,大姐陈雅玲,25岁,二姐陈雅雯22岁,现在在电视台当记者,没错!就是现在正在报导新闻的美丽女记者,因为波湾战争的缘故,已经两天没回家了。大姐将做好的西式早餐端出来,一边也有点担心的说:“是啊!现在美国正在打伊拉克,电视台忙的要死,雅雯又刚进公司,急着有点表现,她可是很有企图心的喔!真怕她会累坏了。”我边吃三明治,边埋怨说:“这个海珊是白痴吗?没事干么去佔领科威特?这么一块大骨头她吃的下吗?就算被她吃下去了,美国也会叫她吐出来。“大姐笑着将牛奶放在我面前,说:“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先管好你自己吧!

  明年就要考大学了,你决定好要上哪一所学校了没?“我嘴里咬着三明治,含混不清的说:“当然是那所有”最高“学府之称的学校喽。哪所大学别的没有,但环境之美绝对是台北之最。尤其是夜景,那可是所有年轻情侣必游之地,我早就向往的要命。”

 大姐听到我这么说,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叹口气说:“阿俊,你也不小了,老是这样漫不经心的,你叫大姐怎么放的下心嫁人呢?”听大姐这么说,我也沉默下来。不是担心自己的前途,而是因为大姐,因为大姐要嫁人了。

  我母亲早亡,父亲又忙着赚钱养家,长年在国外奔波,根本没空照顾我,所以从小我就是被大姐带大的。所谓长姐如母,自母亲过世之后,大姐就负起照顾二姐跟我责任,也因为这样耽误了大姐的许多恋爱机会。直到最近,大姐公司里一位年轻英俊的经理叫王德伟的,在经过长时间的追求,和我跟二姐都有能力能独立自主之后,大姐终于答应他的求婚,再三个月后就要作六月新娘了。

  不是我喜欢夸讚自己的姐姐,我两个姐姐从小就是美人胚子,长的又可爱、又漂亮,皮肤是又光滑、又洁白、很柔嫩的感觉,早就是附近出了名的美人了。

 长大以后更是出落的美丽动人,追求者多如过江之鲫。大姐从小就很温柔贤淑,很有贤妻良母的架式,所有的长辈都很喜欢她,都认定她是最佳媳妇的不二人选。二姐就不同了,二姐的个性很男性化,很具有野性美,从小就很活跃的她,老爱跟男生一起玩,异性朋友永远多于同性朋友。

  在对性极为好奇的时候,我就常常幻想着她们的裸体自慰,既使是现在,她们仍然是我性幻想的第一名,比任何明星都能让我兴奋,性起时一天自慰个四、五次也不觉得怎样。我当然不讨厌我这未来姐夫,事实上,我未来姐夫又帅又多金,家世人品都是一流的,大姐工作的公司,就是他父亲在担任董事长,而且他父亲王崧是台湾有名的商界闻人,列名台湾百大企业的豪门世家。所以他也算是配的上我大姐了,而且我未来姐夫对我也很好,常常买东西来巴结我,我当然对他印象很好,不过只要一想到他就要把我最亲爱的大姐带离我的身边,就不免感到有些忌妒。

  吃完早饭,大姐就回房间去换衣服,今天姐夫要带她去试礼服,听说他们的婚礼要在金x酒店席开5百多桌,光礼服就要换15套,想到就累。看到大姐难掩兴奋的表情,一股妒意充斥在我的胸口。我意兴阑珊的关掉电视,想回房睡个回笼觉。

  我家是一栋独门独户的房子,一楼是客厅,饭厅,厕所,厨房和主卧房。只是因为爸爸长年在外工作,主卧房已经闲置很久了。我和姐姐们的房间都在二楼,二楼只有三间房,成凹型格局,上楼后左边室大姐的房间,右边是二姐的房间,我的房间在最后面,要回我的房间得先经过姐姐们房间的门口。

 二楼前后都有一个阳台,前面的大阳台是全家共用的,大姐总会把洗好的衣物拿到这里晒。有时老爸在家,我们全家到齐,而大伙又心情好的时候,我们也会在阳台上开饭,气氛相当不错。

  后面的小阳台就时我个人专属的私人空间,那里也是我的运动场所。在经过大姐的房间时,却发现大姐不知道是兴奋过度还是怎样,房门竟然没有关好,留了一道缝隙。一时间,我只觉得我的心脏狂跳,口乾舌燥。难耐心中的渴望,我静静的凑到门缝往里偷窥。门缝开的不大,但已经足以让我看见我想看到的一切了。

 大姐已经把家居服脱掉,全身只穿白色的胸罩和三角裤,样式很保守,但配上大姐纤细白嫩的肌肤,曲线优美的身材,却让人觉得美丽的让人迷醉。虽然姐姐从小就是我性幻想的对象,但我从来没有看过任何一位姐姐的裸体。

  事实上我从来没有看过女性的裸体,虽然从网路上和一些色情杂志里,我也看过不少裸体甚至是做爱的图片。但请相信我,图片跟真人是完全无法比较的,尤其是我大姐的裸体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

 我大姐胸部不大,我猜大概只有B罩杯,但在纤细的腰肢衬托下,却出奇的挺翘结实,虽然包在胸罩里仍然显得如此丰挺饱满。大姐不算高,160公分上下,但她的腿却非常修长,很有魅力。大姐的脖子非常细长优美,当大姐将她的长发撩起来时,总能让我心脏猛跳几下。大姐浑然不觉自己的春光已经外泄,轻哼着不知名的调子,神情愉悦的试穿她放在床上的几件套装。

  那美丽的姿态,让我的兄弟充血勃起,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将手伸入睡裤里握住自己的兄弟开始套弄起来。我压抑着自己粗重的呼吸,死命的挤压自己的兄弟,终于在一阵爽快中,我发泄了。在发泄的同时,我忍不住轻吟出声,我发誓,只是轻轻的一声,但已经足以让大姐注意到了。

 在大姐向门外看过来之前,我已经仓皇的跑回自己的房间。我一把趴在自己的床上,害怕会被大姐责骂。幸好没多久,未来的姐夫来了,大姐敲了敲我的门,告诉我她中午不回来了,午餐自己解决了。

  从她一如平常的声音里,我无法察觉到,她是否发现到我刚才的偷窥行为,但显然她的心情并没有变坏。听到汽车开走的声音,我放下心来,想起刚才偷窥大姐美妙的半裸胴体,虽然才刚发泄过一次,我的兄弟还是又马上抬起头来。我将睡裤脱下,将刚才的发泄物擦乾净,然后又痛痛快快的发泄一次。将内裤跟睡裤洗好,挂在浴室里晾乾,我的睡虫也跑了。收拾了一下,我也出门去玩了。

  约了学校里几个比较要好的同学后,我们一起去打蓝球。我在学校是回家社的社员,空闲的很,常常跟三五好友到附近的市立公园打篮球,顺便泡泡马子,这个公园可大的很,不但有篮球场,还有排球场,其他如游泳池,高尔夫球场一应俱全,当然都是收费的。附近还有一个马术俱乐部,我老爸还曾是那个俱乐部的会员呢,只是近来骑马的人少了,马也剩没几匹,好像快关了。打篮球搞的我一身臭汗后,我还跟同学去吃了碗大碗公牛肉麵,才回家去。

  一开门,却发现门没上锁,一双高跟鞋各分东西的倒在玄关前,我知道,我那粗枝大叶的二姐终于回来了。果然,我二姐衣服没换,妆也没卸,就这样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我一靠近,一股体臭扑鼻而来,靠!二姐至少两天没洗澡了。我忍着臭味,摇醒二姐说:“二姐,二姐,拜託你先去洗澡再睡好不好?臭死人了。”二姐被我摇的不耐烦,突然一把把我抱住,像在梦呓着说:“阿俊,你回来了啊!别吵我,我两天没睡了,让我先睡一个钟头再叫我。”

  是谁说美女的体味一定是香的?我能确定的是,任何美女两天没洗澡,体味都是臭的。二姐的胸部明显比大姐大上一个罩杯以上,又柔又软的让我枕的很舒服,但那两天没洗澡的臭味却又让我很难过。我挣扎的脱出她的搂抱,大叫说:“你不但两天没睡觉,还两天没洗澡,臭死了,二姐,起来啦!”二姐还是继续睡她的,根本不理我,无奈之下,我只好背着二姐回她的房间,将她丢在她的床上后,我也累的差不多了。

  没想到吧!记者这个工作,在萤幕上看起来光鲜亮丽,其实却是又髒又臭的很难让人受的了。我回房去收了一下电子邮件,跟同学要了一点明天上课要用的资料,这才带着换洗衣物,洗澡去了。随便沖了一下身体,我就舒舒服服的将自己泡在浴缸里,让热水将我全身的毛细孔全部打开,我很喜欢这种感觉。

 正在享受时,浴室的门却突然被人打开了,我吓的将全身浸在热水里,只见我二姐一脸没睡醒的样子,一下子就把她的裙子撩起来,然后把蓝色的三角裤一脱,露出丰腴雪白的臀部,一屁股坐在马桶上拉屎。

  我大叫说:“二姐!你在干嘛?”二姐先漫不经心的回答说:“大便啊!干嘛!”然后才想起来,惊讶的看着我说:“阿俊!你怎么会在这里?想偷看啊!”我气急败坏的说:“谁想偷看哪!是我先进来得的欸!”二姐笑着说:“想看就说想看,别不好意思,你也应该是会对异性产生兴趣的年纪了,想偷看也是很正常的嘛!除非你是同性恋。”是很正常,但是……“拜託~~二姐,我在洗澡,是我先进来浴室的。

 忘记锁门是我的错,我道歉,但我没想偷看你!还有,我是个正常的男性,我的性向很正常,我不是同性恋!”二姐笑嘻嘻的说:“别骗我了,怎么说我们也是一家人,我绝对不会因为你是同性恋而看不起你的。”

  “二姐!!!!”我几乎是大吼出声了。二姐大笑着起身,那雪白的屁股,让我窒息了一下,二姐毫不在意在我面前将屁股擦乾净,穿好衣服说:“洗快一点,我也要洗,两天没洗澡,我都快臭死了。”这个死二姐,竟然敢在一个正值青春期的大男人面前毫无顾忌的擦屁股,她根本没把我当男人看!可恶,早晚我会让她明白,轻视一个身心健康的年轻男子,是个多么严重的错误。

  只是现在,我也只能目送二姐窈宨的身影离开而毫无办法。我匆匆的结束泡澡,穿好衣服离开浴室。二姐这时已经换下套装,穿着家居服在门外等了。她还骂了一句:“真慢,你在孵蛋啊!”真是气人。二姐刚进去,我就觉得不妙,果然,二姐一进去,就发现早上我手洗的内裤和睡裤。她故意大惊小怪的惊呼说:“唉哟~~什么时候我们家的小少爷会自己洗裤子了呀!莫非是梦遗了吗?唉~~小少爷终于长大了!”我羞的几乎无地自容,可恶的二姐,竟然敢这样欺负我!“我一定要报仇!”我在心里狂吼着。

  大姐打电话回来,说她未来的公婆要请她吃饭,今天可能要10点左右才能回家。大姐一直在跟我抱歉,说她明天一定会做一桌我爱吃的好菜来补偿我。我心里酸酸的,但也无话可说,只好告诉她“吃饱一点”,但这心中浓浓的醋意可是沖的我鼻子都酸酸的。电话刚挂,二姐就洗好澡走出来了,二姐一边擦她的头发,一边问我是谁的电话。我把大姐的话告诉她,二姐喔了一声,也没说话,就上楼去了。

  我才想起来,向着楼上提高声量问二姐说:“二姐,大姐不回来,晚餐没着落了,你要吃什么?我去买。”二姐从楼上回我说:“我不吃晚餐了,我要补眠,明天我又是早班,得赶快睡个美容觉,睡眠不足可是女人美丽的大敌。”

  我讥笑二姐说:“不吃晚餐?要减肥啊!听小弟的忠告,你现在才想到要减肥已经太迟了。”然后我就听到一阵打雷声:“陈文俊,你想找死啊!敢揭你二姐的短。”我哈哈大笑的赶紧落跑,毕竟二姐发起火来可是很可怕的。每次我听到有同学在羨慕我有两个美丽动人的姐姐,尤其是称讚我二姐既美艳又大方又有气质,简直是他们梦寐以求的理想情人时,我都在苦笑。

 那群瞎子真是有眼如盲,完全被我二姐的外表所矇蔽,一点都不知道我二姐真面目有多么可怕,而我又是生活在如何水深火热的痛苦中。还是大姐好,大姐才是我理想中的情人贤妻。

  眼看离吃晚饭的时间还早,我跑到国民住宅那里的旧租书店看书。这家租书店很小间,书排的密密麻麻的,根本没有多少地方可坐。我租了一套武侠小说,付完了钱就拿着书跑到树下去看。那套武侠小说还是印在马粪纸上,三小本钉成一大本的那种旧书,书名叫“情剑京华”,故事本身倒是很老套,一个身负血海深仇的孤儿,被仇家追杀然后掉到山谷,然后运气好,吃到什么千年参王啦!千年何首乌啦!总之都是活了很久的植物,功用是增加主角1甲子以上的功力。

  然后很恰巧的,主角总还会检到一本武功密笈,学会后就天下无敌,然后出来报仇。只是我一直不明白,纸扎的武功密笈难道不会烂掉吗?学这种来路不明的武功,万一写密笈的人根本是在唬烂的呢?反正也是打发时间,随手翻翻,也不用在意。突然!书中有一段故事吸引了我的注意,这一段是写主角的仇家住在北京城,真正的身分不但是朝廷的王爷,更是主角的亲舅舅。

  而他之所以要去杀主角全家,竟然是因为他爱上了自己的姐姐,也就是主角的母亲,所以率人去把他姐姐抢回来,将她软禁在王府里,然后强奸了她,最后还跟大反派像夫妻一样的一起生活了10几年,而且还生了一个女儿。荒唐的是主角又爱上了这个又算是表妹,又算是同母异父的妹妹,两人还发生了性关系,真是乱的一榻糊涂。这段吸引我的,就是那个大反派的恋姐情结,他竟然为了这种畸恋而杀人全家,而且还强暴了自己的姐姐,一奸就是十几年。

  其中最让我感到震惊的,却是主角母亲的态度,从刚开始被自己弟弟强暴后的痛不欲生,慢慢变成无奈的认命,到后来姐弟俩却比真的夫妻还恩爱,若不是主角的出现,两人搞不好真的会白头到老了。最后主角的母亲是自杀了,表面上她是因为姐弟乱伦的丑剧,让她羞于见人甘愿赴死。但我不论怎么看,都觉得她是因为她弟弟死了,生无可恋,所以自愿追随他弟弟于地下,换言之就是殉情了。看完书后,我发现我根本站不起来了,因为我的下面已经先站起来了,完全膨胀的吓人,因为我已经把自己想成那个大反派了,而姐姐的角色当然是幻想成大姐。

  这段奇妙的租书经验让我整整花了半个钟头才冷静下来。胡乱吃了一点东西,天色早已变暗了,在回家的路上,我开始想着,我会不会为了大姐杀人放火?而且还是她的老公?一直到回家之后,我还是没有明确的答案。但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我越来越讨厌我未来姐夫了。

  我回到家时,家里一片漆黑,大姐还没回来,二姐大慨还在睡觉吧!我无聊的打开电视,看着无聊的节目。太无聊了,我负气的关上电视,回房去了。经过二姐的房间的时候,还听到她说着梦话:“美军已经进入科威特市区,伊军已经开始撤回伊拉克境内了。”这个二姐,还真是个工作狂。打开电脑,玩起国人自制的三国演义,外面美伊在大战,我在电脑里大战魏蜀吴。

  刚把刘备这个爱哭鬼杀掉,收服了关羽,张飞,赵云等勇将时,门外传来汽车煞车声。“大姐回来了!”看看时间,真的10点多了,大姐时间抓的还真准,我连忙下楼迎接。下楼时大姐已经开门进来了。只是在下楼的瞬间,我突然发现,姐夫已经开车离开了,没有进门。真是奇怪,以往姐夫送大姐回来时,总会进来坐坐的。而且大姐的眼睛竟然是红红的,好像哭过。我愣愣的说:“大姐……”

  大姐这才看到我,勉强笑着说:“还没睡啊,雅雯回来了吗?”我点点头说:“二姐大慨是下午1点多回来的,她好像累坏了,一回来就洗澡睡觉了,晚饭也没吃。”大姐喔的一声,表示知道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大姐的表情有点落寞,今天早上她出门时,心情不是还不错嘛?大姐今天是不是跟姐夫的爸妈发生了什么事了?我想问问大姐,只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大姐,你要不要洗澡?我帮你放热水好不好?”大姐有点感到意外的表情,我可从来没有伺候人的习惯,只有被伺候的份。

  大姐欣慰的笑着说:“好啊!阿俊,那就谢谢啰!我先去拿衣服,水就拜託你了。”在大姐洗澡的时候,我一直在外面等,我想问大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只是看出我欲言又止的大姐,却只用一句话,就把我挡住了。“我很累了,想先去睡觉,有什么话,我们明天再说好吗?”无可奈何之下,我也只好憋着一肚子的疑问,回房睡觉了。只是说她累了想睡的大姐,她房里的灯光,却一直到12点多才熄灭。

  我知道一定有事发生,而且一定跟未来姐夫一家有关系,心中隐隐对大姐的这场婚姻有些不安的联想。该死的!如果他们敢欺负我大姐,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但说真的,如果大姐真的嫁不成姐夫了,扪心自问,在我的心里恐怕是高兴的情绪居多。糟糕,我怎么会希望大姐不幸福呢?怀着不安的心情,我也入睡了。“陈文俊,起床!快起床!”在我还没搞清楚发生什么事之前,我已经被二姐从床上一把揪起来。二姐一把将我的制服丢给我说:“阿俊,快一点,迟到了!”然后她就跑了。

  迟到了?怎么会,我的闹钟还没响啊?我在不明就理之下,赶紧把衣服穿好,手忙脚乱的跑下楼,一看到客厅的时钟,我差点为之气结。“二姐,才6点多,我迟什么到啊!”帮帮忙,我昨天快一点才睡,6点多就把我挖起来。瞪着刚从浴室整理完仪容,身穿标准上班族套装的二姐,我一付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我就要你好看的表情。

  只是二姐根本没把我恶狠狠的眼神放在心上,她一面戴上小巧的耳环,一面若无其事的说:“是我快迟到了。”老天爷啊!我前世是造了什么孽啊!为什么给我这样的二姐?我大吼说:“你迟到关我什么事啊!干么那么粗暴的叫我起床。”二姐笑咪咪的说:“当然有关系啊,你得载我去上班哪。”我没好气的说:“为什么我非得载你上班不可?你的机车咧?”二姐说:“坏了,还没修。”“那你不会坐计程车喔!”我还是拒绝妥协。

  二姐一脸可怜兮兮的哀求我说:“月底了嘛,我的钱不够花了,只好拜託你了,谁叫你是我唯一的依靠呢!”一个美艳动人的女子,用一付可怜兮兮的表情哀求你,真的很难拒绝啊!虽然我明明知道这个女人实际上是一个粗鲁,狡猾,尖酸刻薄又善于伪装的狐狸,但还是不得不答应她。只是在答应之前,为了维护自己最后的一点尊严,我还是说:“少说这些肉麻话,好啦!我送你去上班,只是下不为例喔。”

 二姐欢呼一声,拿起随身皮包,就拉着我往外冲,看着二姐的表情,我就知道,她只听到我答应送她去上班,其他的话根本充耳不闻,我也只能无语问苍天了。骑着我的6段变速捷安特,我载着二姐往她在八X路上的电视公司去,说真的还真远。

  半路上二姐问我说:“大姐昨天几点回来的?”我回答说:“10点多回来的。”二姐喔了一声,就没有说话了。我迟疑了一下,还是跟二姐说:“大姐昨天的情形很怪。”二姐诧异的说:“哦!怎么说?”我把大姐昨天的情形说了一遍。二姐听完后,沉吟说:“是有点奇怪,看来应该跟昨天大姐跟王德伟她爸妈见面有关,我们得查清楚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行。为了大姐的幸福,我们恐怕得扮一次科南道尔了。”“科南道尔?”我疑惑的问。

  二姐得意的说:“你不知道吗?是扮侦探啦!”我说:“是福尔摩斯吧?!科南道尔应该是作者才对吧!”二姐的脸一阵红,恼羞成怒的赏了我一个爆栗说:“少啰唆,有需要时,你连亚森罗苹都得扮。”这个暴力女。我摸摸被赏了爆栗的地方。愁眉苦脸的说:“不用扮小偷吧!”二姐愣了一下,看她的脸色,我猜她根本不知道亚森罗苹是个专职大盗,只以为他是个带假面具的神秘帅哥。只是她仍然硬撑说:“为了大姐,赴汤蹈火你也应该在所不惜。”我苦笑说:“是是是,你赴汤,我蹈火,我们在所不惜。”二姐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到二姐的公司后,二姐说:“大后天开始,我连休4天,连礼拜天就有5天了,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去调查大姐的事。”我说:“那怎么行,我还要上课欸.”二姐强硬的说:“为了大姐,请假也要去。”我也只好无奈的说:“是!明白了,在所不惜。”可怜我的全勤奖啊。

 接下来的几天,一切都很平静,大姐二姐还是照常上班,我也照常上课。但我却知道,一个刺激的侦探游戏,就要以大姐的幸福为藉口开始了。时间越来越接近时了,当我和二姐的眼神相互交集时,我们都发现了彼此眼中的兴奋,游戏即将展开。

  第二章豪门的秘密星期三一早,我跟二姐一早就准备好了,二姐为了今天,还专程去借了一部125的豪迈机车作为代步工具。我也以家里有事为由,向学校请假,家长签名的部分,当然是由二姐包办啰。当然这都是瞒着大姐在进行的,我假装去上学的,等大姐去上班之后,马上又跑回家来换装。等我换好衣服,准备去叫二姐的时候,二姐的装扮还真让我吓了一大跳。

  天啊!二姐居然穿上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迷你裙,露出两条雪白浑圆,挺直修长的双腿。上身穿了时下年轻女孩流行的白衬衫,针织背心和红色的领带,再加上脸上脂粉未施的清纯模样,让我不得不承认,二姐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起码年轻5岁。只是平常看惯了二姐成熟打扮的我,还是惊讶的说:“二姐,你怎么了,干么扮年轻啊!”

  二姐顺手又赏了我一个爆栗,“笨喔!王家上下都认识我们,不改装一下很快就会被发现的,来!你穿上这些西装,再贴上假胡子,包准没人看的出来。快换上,这可是我向管道具的阿伯撒娇才借回来的。”我看二姐带来对我来说“超龄”的衣服,还有演戏才看的到的小道具,心理有些寒寒的,看来二姐是真的是想玩大的了。幸好我的个子满高的,而且因为常打篮球的关系,身材还算壮硕,要不然还真撑不起这套西装呢!

  换上二姐带回来的西装,带上假的小胡子,我看起来真的很像上海滩的丁力,我苦笑着向二姐说:“二姐,不行啦!穿这样太畸形了,反而会引人注意的啦。”只见二姐手里拿了一“坨”发油说:“少啰唆,头低下来。”我只能照办。二姐将发油抹在我的头上,然后细心的帮我梳好。

  油腻的发油让我恨不舒服,我刚想抗议,但一下看到二姐的表情,却让我说不出口。二姐的表情是那么专注,那么温柔,哪有半点平常那种泼辣的样子。二姐温柔的模样让我感觉到二姐好像不是在帮我梳头,而是帮她心爱的人装扮。这时我得出了一个结论,二姐的偶像一定是周润发。装扮好的我,真的很像70年代的人,二姐满意的说:“这样谁都认不出你来了。”

  我嘟囔的说:“当然认不出来,我现在根本不像正常人。”出奇的是二姐并没有动手,她只是笑咪咪的挽着我的手,说:“走吧!我们出门吧!”自我上高中以后,姐姐们已经很少对我做这种亲密的动作,这时二姐突然对我这么亲密,让我的手臂完全感受到二姐乳房的丰满柔软,二姐却像一点都没注意到正被自己的弟弟大吃豆腐,我忍不住心跳加速,脸也红了起来,胯下兄弟也开始兴奋了起来,要不是裤子还满宽松的,我只怕就要当场出丑了。看着二姐愉快的表情,我突然觉得自己不是她的弟弟,而是二姐的男朋友。

  三月的台北还满凉爽的,要不然这身西装就可以把我热昏了。因为这时候的我,看起来年纪比较大,所以由我骑车,二姐在我后面报路。不知道二姐在干么,一直在我耳边吹气,弄得我痒的要死,我一耸肩表示不舒服,二姐就喀喀喀的娇笑着,然后过没多久又来,好像玩上瘾了。

 我还没有驾照,很怕被警察临检到,二姐又一直闹,让我很紧张。好不容易我们终于到了未来姐夫王德伟位于天母高级住宅区的住家。我跟二姐进了王家对面的一家咖啡厅里,二姐坐在靠窗的位子,叫了两杯咖啡,跟我面对面坐着。

  二姐搅动着面前的咖啡说:“我问过那天大姐跟姐夫爸妈吃饭的那家餐厅服务生,据他说那天姐夫的爸爸对大姐还不错,就是他妈妈不知道是怎么样,一直说话讽刺大姐,说她好像是想高攀王家似的,我想这就是那天大姐哭的原因了。”我一听竟然是这个样子,忍不住一拍桌子站起来大怒说:“什么?竟然有这种事?她有没有搞错?是她儿子来追大姐的欸,还高攀咧!谁高攀谁啊!”我这一生气,说话的声音不免就大声了些,原本有些吵杂的咖啡馆,一下子就安静了起来。

  二姐连忙跟周围的客人点头致歉,然后赶紧拉着我坐下来说:“你发那么大的火干么?能解决问题吗?”我余怒未息的问二姐说:“那你有办法解决吗?”二姐得意的说:“当然有啰,现在的问题只在王老太太身上,我们只要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讨厌大姐,然后想办法改变她的观念不就可以了?”二姐看了一下时间说:“现在差不多10点30分了,王家的佣人差不多要出来买菜了。”二姐刚说完,果然王家的佣人就出门去买菜了。我佩服的看着二姐说:“你怎么知道的,真厉害!”

  我不敢怠慢,连忙双手互握,二姐借力一踏,就这样翻上围墙,虽然只是一瞬间,但二姐在翻上围墙的时候,我确确实实的看见二姐迷你裙里的迷人风光,饱满结实的臀部被白色的三角裤紧包住,在阳光的照映下,亮晃晃的竟是如此耀眼。二姐的玉臀我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了,光溜溜的我都看到过,但这都比不上这一瞬间二姐外漏的春光来的让我心动。

 二姐翻上墙上后,迅速的转过身来趴在外套上,伸出手说:“快上来!”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二姐俐落的动作,心想:“这下真的要做亚森罗苹哦!”以我常打篮球所练就的身手,当然不用二姐的帮忙,我示意二姐先下去,然后左脚用力一蹬墙,就攀上了围墙,再左右晃动一下就翻进墙里了。

  二姐有点惊讶的看着我矫健的身手,一拍我的胸口赞我说:“身手不错嘛!”二姐的称赞当然让我很受用,只是我更想知道的是:“二姐,我们到底进来干什么啊?”二姐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跟我说:“我也还不知道!”一听到二姐这么说,我真的有种想要去死的感觉。不过在我死之前,我一定要先掐死二姐。看到我凶恶的表情,二姐感受到了自身的危机,她连忙说:“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我知道你现在一定有一种被耍的感觉,但是请你相信你二姐,我们来这里一定会有收获的。”

  我怀疑的看着二姐说:“你怎么知道?”二姐叹了一口气,以一种朽木不可雕也的眼光看着我说:“我们想知道王夫人为什么不肯接受大姐的原因,当然要先从她的家里调查起啰。不然你说要从哪里查起?走啦!”我听二姐说的也是道理,虽然还是觉得有些不妥,但也只能先压下心中的不安,跟着二姐绕到屋后,由厨房后面的门进去。王家成员总共有4个人,听大姐说,王德伟还有一个妹妹。但王崧和王夫人夫妻两的感情并不好,虽然还没有离婚,但早已分居十几年了。这房子是王夫人跟王德伟住的,王崧跟他女儿则是住在士林。因为家里的成员很简单,所以偌大的屋子显得很冷清。

  这里王德伟曾带我们来玩过,所以我们对这里还算熟悉。王家屋子的外型,是标准的欧式别墅的建筑,但里面的装潢却是标准的和式隔间。王夫人似乎很醉心于日本文化,整个屋子的摆设都是日式的装潢摆饰,客厅居然还有整面墙大的玻璃橱柜来放置几件和服来作为摆饰。

 二姐看着这袭色彩鲜艳的和服赞叹说:“不愧是有钱人啊!你看,这里随便一件和服少说也要有100万台币以上的价值。”我真的很佩服二姐的粗神经,实在很难理解,我在那边紧张的要死,怎么二姐还能好整以暇的鉴赏人家家里的摆饰?我们是私闯民宅欸!

  我有点紧张的问二姐说:“拜托!二姐,你要做什么,赶快好不好?”二姐还是慢条斯理的说:“急什么,在11点之前是不会有人回来的,我们还有30分钟。”我听了都快要昏倒了。二姐欣赏了好一会儿,才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耳塞大的东西丢在花瓶里。我好奇的问二姐说:“二姐,那是什么?”二姐说:“这是窃听器。”窃听器?天啊!二姐不会不知道吧!这已经算是一种犯罪行为了欸,我问二姐说:“你不是已经收买了那个佣人了吗?为什么我们还要亲自来放窃听器?很危险啊!”

  二姐理所当然的说:“这样才够刺激啊!要不然哪像是在做侦探啊!”我有点自暴自弃的喃喃自语说:“刺激?是喔!一旦被人家发现,大姐可能要到少年感化院去找我,到土城看守所去找你了,到那时不知道大姐受不受的了这个刺激。”二姐浑然未觉我的担忧,一派潇洒的说:“走!我们到她的房间放窃听器。”

 王夫人的房间非常大,大约是我家整个二楼大,分成前后两部分。在卧房前还有一个小客厅,厅ˋ房之间以一道日式纸制拉门隔开。小客厅中放置着全套的日本娃娃,就是日本人在女儿节时会装饰的那种。而且满屋子都是各式各样的布娃娃。若不是我早知道房间的主人是个年过半百的妇女,我一定会以为她是个未成年的少女。

  二姐也被这个情形吓到了,她愣愣的看着眼前满满的娃娃,然后我们互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到相互之间的震惊。二姐喃喃的说:“这位王夫人是个变态。”真难得,这次我居然完全同意二姐的看法。我们在小客厅放了一个窃听器,在王太太卧房里也放了一个。二姐试了一下收音,确定放的三个窃听器功能正常,二姐才满意的说:“OK!行了!我们撤退!”我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忙跟着二姐下楼。

  只是无巧不成书,没想到就在我们刚到楼梯口时,客厅的门就“当”的一声打开了。我跟二姐都吓了一跳,连忙躲回二楼偷看,心里只希望是那个佣人买菜提早回来了。但事情哪会这般顺我们的心,只听到一个娇嗲的声音说:“这个陈妈,又忘记开保全了,真是老糊涂了。老刘,老刘啊!你先去市场接陈妈回来,顺便骂骂她,老是那么不小心,万一家里遭小偷怎么办?”司机老刘应了一声,就先驱车离开了。

  我跟二姐互望一眼,都在心中叫苦,这声音的主人我们可是熟的很,她就是王德伟的母亲王夫人了。我虽然只见过王夫人一次,但我对王夫人的印像可是很深的,而王夫人这个嗲的让人会腿软的声音就是主因。王夫人闺名是李美华,她的父亲曾是台湾政治界里举足轻重大老,近年来虽然已经慢慢的退出政坛,但李家在台湾仍有一定的影响力。而王夫人本身在未嫁给王崧之前,也曾以新闻主播的身分,风靡全台,算的上是个名女人。

  当时的王崧不过是个小工厂的负责人而已,当她宣布要下嫁给王崧之后,不知让多少贵公子扼腕,替她感到不值,说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只是当时谁也没想到王崧这坨牛粪,在今天却成为百大富豪之一。当然,那都是在我出生之前,在下嫁王崧之后,她就洗尽铅华,专心做她的少奶奶了。

  第一次见到李美华,是大姐还没接受王德伟求婚的时候,王德伟邀请我们全家来这里吃饭,李美华也盛装相陪,王夫人真的很漂亮,一副既富且贵的上流社会夫人派头,一点也看不出来已经是五十好几的“老”女人了。只是吃不到一半,她就说她身体不舒服,提前退席,回房休息去了。现在回想起来,李美华当时的表现就很奇怪,也许她就是从那一次会面开始对我们全家有意见的,搞不好我跟二姐就是她讨厌大姐的原因。李美华态度优雅的开门进来,虽然我很讨厌她对大姐做的事,但我仍然不得不承认,她真是一个气质优雅,美艳动人的“老”妇人。

  我埋怨二姐说:“你不是说王夫人要11点才会回来?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二姐委屈的说:“我怎么知道,陈妈明明是这么说的啊!”眼看李美华一步步向楼梯走来。我当机立断的拉着二姐说:“我们先躲起来再说。”慌忙中,我们也没有仔细考虑,就本能的躲回李美华的房间里。但听到脚步声直向房间而来,这才想到,王夫人这个时候上楼,当然是想上来换衣服的,我们还躲到她房间里面,那不是自陷死局?

  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二姐连忙说:“阿俊,你躲到床底下。”然后自己拉开璧橱躲进去。听到二姐的话,我下意识的应声好。但是环顾整个卧室,惨了!和式的房间根本没有床,哪来的床底下,二姐根本是在呼咙我。听到纸门被拉开的声音,我一慌,连忙拉开二姐躲的壁橱门,那个壁橱是隔成上下柜,二姐躲在下柜,下面还有一床叠好的棉被。因为空间不大,二姐是跪趴在棉被上着的。我二话不说,赶快趴二姐身上,然后把璧橱门关上。

  二姐本来是跪趴着,一下被我一压,就整个人趴在棉被上。而我自然就顺势压上了二姐的背上,换句话说就是我的正面紧贴着二姐的背面。二姐哎呦一声,低声骂我说:“死阿俊,你干么也躲进来,还压我!你很重欸!”这时李美华已经进来房间了,我怕被她听到,就趴在二姐的耳边,放低声音恨恨的说:“你还敢说?这里哪来的床底下?想害我啊?”二姐的脸被我压的都贴在棉被上了,根本就没办法说话。

  我暗暗得意着,心想终于能报二姐老是欺负我的仇了。我就这样静静的趴在二姐背上,仔细的聆听外面的动静。李美华似乎换好衣服之后,就到小客厅里休息了,我没听到纸门拉上的声音,想必王夫人没有把房门关上,但好歹被她发现的机会少的多,我总算是能松口气了。刚开始因为心情很紧张,我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危机虽然还在,但总是没那么紧张了,这一松懈下来,就不得了了,原先我就趴在二姐身上,这一放松,我马上就感受到二姐肉体的温暖柔软,尤其是我紧压在二姐丰腴臀部的兄弟,更是激动的马上展现我的男性雄风,直直顺着二姐的臀缝向前延伸。

  然后我发现二姐的耳朵开始泛红,她不安的扭动着她丰腴挺实的臀,想摆脱我大兄弟的欺压。但壁橱里的空间实在很小,根本没有地方让她躲避。而且她这样扭动身躯只能让我感到加倍的刺激,兄弟涨的更大ˋ更硬。

  终于,二姐忍不住了,她低声的骂我说:“臭阿俊!你怎么可以对你二姐这样!还不快点把你的臭东西移开!”开玩笑,我好不容易遇到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报仇良机,怎么肯这么轻易的让她逃掉。我故作无奈的说:“二姐,这壁橱这么小,你倒是指点一下,我能移到哪里去?”二姐把手伸进我跟她之间,想把我推开,但好死不死的,她却摸到了我的胯下,一把捏住我的小……喔不!现在已经是“大”兄弟了。

  二姐一时还没意识到她手里抓的是什么,所以还轻捏了两下,当她发现她抓着的是我的兄弟时,吓的她连忙缩手,脸红过耳。二姐又急又气又无法可想的喘着气说:“那~~那你也控制一下,别让它涨的那么大,顶的我难过死了。”

  我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听到二姐这么慌乱的说话,若非身处这种局面,我真想仰天狂笑,二姐啊!你也有今天呐!真是……真是……爽啊!!!!哇哈哈哈哈哈~~~~什么仇都报了。但此时我强压下心中的快意,故作惊讶的说:“二姐!你难道没有上过健康教育课吗?小兄弟是属于不随意肌,换句话说,我也控制不了它啊!”二姐气的又伸手过来抓我的兄弟,想给它重重的一击。

  一发现二姐的不轨意图,我连忙警告她说:“不要冲动!千万不要冲动!万一我痛的叫出来,一旦惊动王夫人,那~~后果严重啊!”二姐在无奈之下,只好恨声说:“死阿俊,你给我记住,我一定要让你好看。”岂有此理,二姐在这落居全面下风的情况下,竟然还敢口出恶言,简直是自取灭亡啊!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