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口述性经过:我和性感女导游的爱爱激情经历

  18岁上了大学一年级,这时的父母都在外地工作。离大学30分钟的地方家却有一套房子,平时空着。每周末都回家看看,有时做点吃的,也有时邀请三五朋友或同学聚餐,一醉方休。

  家的公寓楼对面是一个看上去比较古老的公寓楼,楼梯是开放式的。在老楼跟家楼层相对的那个楼层上住着四家,其中一户人家,有夫妻两个,差不多30左右。记得小的时候用弹弓射黄豆粒到对面楼的楼梯上,没想到那家的女主人(当时是20多岁,刚结婚不久)却恰巧上楼梯,被黄豆粒射得满脸。

  她恼火地对这边嚷了好一会儿。那时是十二岁左右,没敢还嘴。一次夏天,从大学回家,在家阳台上给妈妈养的花浇水,偶然看见对面的那个少妇在开放式走廊里收拾椅子。

  她穿着紧身睡衣,体形丰满而性感,乳房露出一部分,让看了好冲动。突然,她不经意地回过身来,向这边望了一下,看清楚她的脸,那是一张美少妇的脸,虽然不如姑娘那样鲜艳,但是更显成熟之美感。当她弯腰时,甚至看到她那紧身睡衣勾勒出的臀沟了。看着看着,下身不禁勃起…从此以后,一心想把这娘们弄到手。

  终于机会到了。一天在阳台上注意她良久,她拿着菜蓝去买菜。急忙冲下楼去。以最快速,终于在马路边追上她。

  主动打招呼:“夫人,你好!”她诧异地看着我:“我们认识吗?”我微笑着说:“不,我们不认识。但是我住你家对面那个楼,我是对外关系大学的大学生。几年以前,我用弹弓打黄豆玩,打到了你。现在,我越来越认识到,实在是太对不起你了,请你看在我当年年幼无知的份上多多原谅我吧。”

  少妇俊美的脸上一下子不好意思起来:“!那事过去那么多年了,还提它什么?(提它当然是为了你!)你那时是那么小的孩子,现在都这么大了,都上大学了!”我说:“是!夫人以后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尽管说,我也想补偿一下对你的不敬。”她又是一笑,说:“不用了,我和老公也没孩子,家里的事情还不忙。

  我和我老公原来都是外语学院的英语老师,后来他下海开公司,我就以身体不好为借口停薪留职了。所以我们家里也没有什么要帮忙的”。我故做惊讶地说:“原来夫人是英语老师!太好了。你可以帮助我学习英语吗?”她一听来了兴趣:“行!反正我在家也没事情做。你来吧!”我假装高兴得不得了:“谢谢你!可以请你到我家吗?我爸爸妈妈都会欢迎你的!”她说:“我要先买菜。”

  为表示“诚意”,我帮她把菜买好,送回家。然后她到我家来。进了我家,我请她坐上,然后去给她烧茶。她很快发现了不对:“你父母呢?”“我父母在外地工作,家里只有我。”

  她说:“那你刚才说,你父母会欢迎我的。”我嘿嘿地坏笑着说:“如果我不这么说,你会来吗?”她一下子站起来:“你什么意思?”18岁的我,心中的欲火炙热地燃烧着,早已失去了理智。

  我一个虎扑,就把她摁倒在上。在大学里,由于我处于青春期的成熟期,又是处男,无处下火,所以坚持锻炼,拳击,游泳,篮球和武术等等都成了我下火的手段。由于坚持运动,我的体能远超常人,所以一下子就制服了她。然后我就强吻她的唇。

  她无力地反抗着,“呼”“呼”喘着粗气,却更加刺激起我的性欲。我觉得我的下身涨得要爆炸了。我的手开始在她胸前抚摸乳房,然后向下探入她的长裙里…她无声地反抗着,但是我已经看出,美少妇其实是在半推半就了。我并不戳穿她的意念,却把她抱起来送到床上,开始剥她的衣服。

  剥她的上衣并没有什么大的阻碍,很快她的一对成熟的大乳房露了出来,颤巍巍的,丰满而柔软,上面还有两粒紫葡萄,看得我差一点流鼻血。我忙对她的美胸舔了又舔,把乳头含在嘴里。她不禁发出“嗯”“嗯”的声音。18岁的我性欲如火烧,哪懂得什么技巧和耐心,连忙开始剥她的长裙子。

  剥下长裙子,露出她那性感美丽的大腿,我连忙抱住一条大腿,又亲又抚摸,然后另一条…当我伸手要剥掉她的内裤时,她终于重新开始反抗,双手抓住不放。我试了几次都不奏效,突然想起一个主意,于是对她说:“好吧!你实在不愿意,就算了。我放你走。”

  说完,我扶着她的纤腰把她扶得站立起来,她站稳后,双手向上要推开我的手,我趁此机会,一下子抓住她的内裤脱了下来。美少妇惊叫一声,可是已经太晚了…终于脱光了她。我早已眼里冒火,实在无法再忍耐了。

  于是脱光自己,一下子跃到她身上。美丽少妇不再反抗,只是默默地忍受着我的蹂躏,不时地发出“嗯”“嗯”

  的叫声,这更加刺激我的性欲。分开她的双腿,我试着把坚挺的阴茎插入她的下身,可试了几次都不得法。于是我低头靠近她耳边说:“宝贝,我是第一次,请你帮我一下好吗?”美少妇睁开眼睛,满面通红,马上又闭上眼睛。

  进入后的感觉是热热的,软软的阴道壁摩擦我的JB,产生了从未有过的快感,我觉得我腾云驾雾了…处男的我当然不能持久,很快就射了出来。她这时转向我,一边忍受着疼痛,一边对我说:“你真的是处男,要不才不会这么快呢。”

  这一次她在我家呆了4个多小时,我做了三次。美丽的少妇不再假装纯真,开始跟我卿卿我我了。我们交换了电话,并约好以后常见面。从此我增加回家次数,并且不再轻易在家里举行PARTY了。美少妇的呻吟声代替了我跟朋友们的杯声。

  一次我们结束,我对她说想玩一些花样。她同意了,但是条件是不要在身上留痕迹,以免被她丈夫发现。我当然答应了。第一个花样是:鞭打。我让她跪在床上,双肘撑前身,撅起美丽性感的大肥臀,然后我用皮带在她肥臀上抽一下,她立刻就骚叫:“!疼死我了——!”然后,我改用手拍她的屁股,一下接一下,“啪”“啪”地拍个不停,很快她的肥臀上就红通通的了。

  我一边拍,她一边扭动着大屁股,还浪声浪气地叫:“!!疼!求你别打了!你叫我什么都行!”我可不同情她,继续打。这段时间美少妇主动承担起为我做饭的任务,每次都吃得很丰盛。当然吃饱喝足以后,我对她的折磨还是少不了的。

  一次她给我买了红葡萄酒,作了一桌子菜。我让她脱了衣服才准吃。她听话地照办。看着她性感的裸体,我不禁欲火中烧,一把抓住她,开始灌她喝酒。灌了几口,看她毫不反抗,我不禁心软了,忙停下来。她满脸红红的

  象小姑娘一 样嗲里嗲气地说:“你欺负人家嘛!”说完靠在我身上。我一下子抱住她,托上床,象猛虎扑向猎物一样地扑向她…等我们再吃饭时,饭早已凉了,她光着身子把菜拿到厨房去热。我却在床上睡着了。

  我们的另一个游戏是,我灌她喝很多水,让她喝出个大肚子,然后不许去厕所,还挤压她的肚子玩。直到她实在受不了了,才和她一起去厕所,让她蹲在马桶上,看她尿尿。开始她不同意,后来禁不住我坚持,所以就开始“喷泉”。看着看着,我不禁伸手去摸“水源”。当我的手经过她的肛门时,发现她在尿尿时肛门处于最放松状态,手指很容易进入。

  几次想和她肛交,都被她拒绝了。好,我可以等机会的。一次和她一起去野外时,她要尿尿,却没有厕所。所以我放风,她在一个大石头后面尿尿。听到水声,我立刻过去蹲下把手指插入她放松的屁眼儿。她轻叫一声,尿尿暂时中断,很快就重新进行。趁她刚尿完没起身的时候,我平躺下,解开裤子,把早已勃起的JB迅速插入她放松的肛门,然后不由分说抽动起来。

  她疼得大叫,却无法挣脱开。好在我第一次和她肛交,兴奋高潮很快到来,把精子射在她的直肠中。从此,我经常和她肛交。有了第一次后,她从疼痛到快感,然后是享受。另一个游戏是捆绑。我把她的双手绑在一起,然后用另一根绳子绑在床头。

  绑好后,我坐在她肚子上,开始抓她的软肋和胳肢窝,欣赏她在床上扭动身体的美景。我和美少妇交往了一段时间,感到奇怪,她为什么没有孩子

  还有她晚上为什么不急于回家。一次云雨过后,我们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我一边轻轻抚摸着她的双乳,一边温柔地问她:“你和你老公为何不要孩子呢?”美少妇身子一颤,说:“唉!别提了。”说完沉默,表情严肃。

  我不由自主的来了兴趣,抱着她的肩膀把她美丽性感的身子搬得面朝我,然后轻轻吻吻她,我的右手轻轻地从她香肩下滑至她那丰满的大屁股上,使劲地托了一把,然后柔声哄她说:“说吧,有什么不能说给弟弟听呢?”虽然我们玩“花样”时,我们喜欢扮成虐待狂和受害美女,但是每当游戏结束,我都对她很温柔,而且我们也早已姐弟相称了。

  美少妇起初不想说,后来经不起我三哄两哄的,才叹了一口气,说:“唉!其实也没有什么怕人的。我的身子都给了你了,还在乎这些吗?“说完,她开始向我讲述她和老公之间的故事。

  她和老公以前都是大学的英语讲师,也就是给学生上英语课的人。由于收入不高,她老公总说,等有了钱再要孩子,要不然没有钱养孩子,会亏了孩子的。

  那时的他们虽然没有钱,感情却好,两人互相扶持,互相关心。后来,她老公的一个好朋友做生意发达了,就提拔她老公去合伙做生意,一方面帮助朋友,另一方面也扩大自己的势力。于是她老公辞职下海,她也支持,为了将要到来的孩子,也应该多赚钱嘛。

  她男人做生意一帆风顺,很快就完成了原始资本的积累,生意越做越大,于是她也不再需要挤公车上班去赚那一点微薄的薪水了。她以病假为借口,停薪留职,在家里作起了贵妇人。我听到这里,不禁插嘴问:“有了钱,你们为什么不去买别墅住?”美少妇笑了,用手指头点我脑门一下:“说你是孩子吧?你还不服气。”

  原来以她家的经济实力,就是买五套城市近郊的豪华大别墅外加两辆BMW高档车也是没问题的。但是没有买的原因是,第一怕不安全,因为住别墅的生意人容易被人盯上而起谋财害命之心,而且大部份时间是她男人不在家,所以她就更担心了。雇保镖当然可以,但是保镖不可能24小时跟着你,更何况保镖也不是100%可靠,好多企业家是被保镖出卖的。

  第二条原因也是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怕政府税务局的人来查公司的帐目。因为如果你买了豪华大别墅,就等于向全社会宣布,我有钱!我的钱来得太快了,你们快来查我!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怕政府税务局的人查账的。她男人开的公司很明显是以报假帐目来大发横财的,也就是说,公司赚钱,帐目上却亏损,所以公司不用交税,公司所有人于是可以把赚的全部钱收归自己所有。

  其实这种情况在商界是有一定的普遍性的,公司帐目是两本,一套对外,一套对内。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当然要保持低调了。不过他们已经买下了左邻右舍三套房子,加上他们自己家的一套,连成四套房子,打通成了一个“楼中楼”,真是一点儿也不比别墅差,而且外人也无从知道。另外他们在别的城市也有几套房子,或者出租,或者给自己作渡假房子用。

  可是他们夫妻在他们缔造的“宫殿”中却好景不长,她男人染上了商人的职业病。不用说大家也知道,商界几乎没有好男人,风气使然。虽然家里有个美娇娘,她男人却处处沾花惹草,金屋藏娇。气得她没办法,却又对男人抱有一丝幻想

  觉得上了年纪或许就好了。她男人在外绯闻不断,已经很久没和她同床了,经常长达几个星期不回家。痴情的女人却还在苦涩地等待浪子回头。说完,美少妇已经泪水涟涟了。我忙把她抱在怀里,轻声哄着,用我的吻舔平她的伤口。没想到我不哄还好,一哄之下她却哭得更厉害了。

  年少的我,不懂得太多哄女人技巧,于是把她的玉体抱到我身体上面,双手抚摸她那光滑如凝脂的后背和圆润的大屁股,嘴在不停地吻她。过了一会儿,她好点了,哽咽着问我:“好弟弟,你说我该怎么办?”

  我的特长是思考,而不是瞬间反应,所以我对她说:“我要考虑考虑。”然后我猛的一个转身,把停止哭泣的她压在身下。我的胸脯压着她那丰满而性感的大乳房,感觉软软的,舒服极了。我把双手抱着她的头,伸出舌头舔着她的脸,吻她脸上各个地方,甚至眼睛和耳朵,然后贴近她的耳朵说:“好宝贝,你说,是老公好还是你的好弟弟好?”

  美少妇哼哼着说:“姐姐真希望老公能象弟弟这么好。”我这时把她的双手猛的抓住,然后拿到她头的上方,摁住,说:“那么你就把我当老公吧。”我的这个动作是我们彼此间的默契,意思是我对她的新一轮折磨开始了。

  美少妇双目微闭,嘴里哼哼呀呀地说:“好!好老公,我全听你的。你想怎么玩都行!”我装出恶狠狠的样子说:“是吗?你可别后悔。如果一会儿你拒绝我,你就得挨揍!”

  美少妇扭动着身子浪声浪气地说:“嗯,嗯,啊——!你打嘛!人家高兴让你打嘛!”经过刚才我们的亲热,现又加上这时的调情,我的JB早就硬得要爆炸了。不过还不急,我还要先过一下虐待狂的瘾,然后才能进入“实质性”阶段。

  由于她笑过我时太急,真是个小处男,所以后来每次上床我都努力把前戏作足。后来发现这也是我们二人同时达到高潮的最佳手段。

  我摁着她的手松开了,说:“我现在假设你的双手已经被绑上了,不能动。如果你动了,我就打你屁股。“美少妇的脸上由于兴奋已经有了一层红晕,轻声说:”好——嗯——!“我先揪住她的丰满乳房上的两粒小葡萄,轻轻地揉起来。先顺时针然后反时针。揉了不久,她的乳头就站了起来,挺拔无比。然后我双手满把抓住她的一对大乳房揉搓起来。

  美少妇嗯嗯啊啊地叫着,我看着,摸着,听着,真是无上的享受啊!不由得靠近她的耳边说:“宝贝,使劲叫啊,我可喜欢听了。”果然,她的叫床声更大了。

  这时的我已坐在她身上,当然我说的坐不是真坐,而是双腿跨着她的肚子,双膝跪在她细腰两侧。如果我真坐在她肚子上,我那1.81米的个子和80公斤的体重一定要压坏了她,我才不舍得真的伤了她呢。由于练习肌肉,我的体重由75公斤长到80公斤,在穿衣服时根本看不出区别来,可能是因为内脏的发育和肌肉密度大吧。

  俯下身子,我的双手轻轻按摩她的软肋,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入她的胳肢窝。美少妇惊叫一声,连忙收回一双玉臂,可是却无法把我的双手拿出。她嘴里开始嗯嗯地尖叫起来。

  我看到她身上仍然裸露,丰满迷人的酥胸微微下垂,忙伸手掂掂她的双乳,说:“怎么不穿衣服,宝贝?”美女噘起小嘴说:“主人没说,女奴怎么敢穿呢?”我拉她手把她抱在怀里说:“这么好的女人不珍惜,你的男人真是不会享福啊!”

  美少妇说:“主人,我们在一起不提他!”我说:“好,好!不提他。”心里却想:我怎么也得给我的好情人想个主意啊!一天晚上,我抱着美人看电视,轻轻贴在她耳边问她:“宝贝,我是不是对你太粗暴了?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换一种方式的。”

  说完我们就狂吻在一起。这时如果有人在窗外看,就会看到一个合二为一的身影……因为快考试,所以我要拼命复习。美少妇对我说:“反正我丈夫难得回家,我就住你这里吧。他回来我在这里会看到,马上赶回去也来得及。我帮你做饭,洗衣服,辅助你考试。”我听了好感动。忙搂住她的脖子吻她。

  好一会儿,她才挣脱我,气喘嘘嘘地说:“你要考试,我们上床要节制了。最好不做为妙。“经常和她会面,使我那猛虎般的欲望得到极大满足,所以节制半个月应该没问题。当然半个月并非无性事,不过是减少而已。

  考试顺利,虽然成绩不高,却六六大顺,全部通过。我高兴地拿着成绩单向她炫耀,她也面含笑容,脸上红扑扑的,当然她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了。

  果然我宣布:“小女奴,现在主人吩咐你做事。”美女对我垂手而立:“是,主人。小女奴听话。”我坐在上,翘起二郎腿,说:“那么不听话怎么办?”小女奴说:“不听话就挨揍。”我懒洋洋地说:“那好!脱了裤子,撅起屁股让我揍!”小女奴故作惊慌地说:“我什么地方作错了?”

  我说:“哈!你这么问就是作错了!这说明你顶嘴了!”“哈哈!”我大笑着说:“宝贝,你笑我吧!我现在不强壮了。”美女宝贝站稳,勾着我的脖子说:“姐姐才不会笑你呢!你刚考完试,体力消耗很大。刚才你又和我这么猛,当然有点虚了。来,陪我躺一会儿,等姐姐下午给你作点吃的补一补就好了。”

  晚上,美少妇给我做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野生甲鱼汤,枸杞子当归炖童子鸡,爆炒大虾,清蒸鳗鱼段,生菜色拉和水果拼盘等等,还有红葡萄酒。我们吃了不久,我就说:“小宝贝,脱光衣服陪我!”美少妇嘴里含着一小块鸡肉,笑了:“你啊!这么多好吃的都不能安心。”我也笑了:“这么多好吃的,哪里有小宝贝身上的肉好吃。”

  美女格格笑着,脱去了衣服,坐在我旁边,我一手抓住她的脖子,另一手拿酒杯开始灌她喝酒。灌下整整一杯,她呛得直咳嗽,大口喘气。我抱住裸体的她问:“宝贝,怎么不反抗?”美女在我怀里仰起头,靠在我胸前,细声说:“嗯——!人家愿意嘛!你是大坏蛋!”把这么温柔的美女抱在怀里,听着她前言不搭后语的撒娇,我的下身再次充血了。

  美女的粉面羞的通红。我却得意地笑了。于是美女就用粉拳敲打我的身体。我连忙抱住她贴着耳朵哄哄她。大学几年我跟我的美少妇情人一直保持着亲密关系,如同一对小夫妻一般。

  其间我也试图交过几个女朋友,可是那些女孩都是过于物质性的女性,而且心过高,是不嫁富翁死不休的那种,所以皆不合意。美少妇其实是我读大学时的唯一女人。

  后来我给她想出来的对付她老公的主意是,如果她不想离婚的话,那么就跟她老公生个孩子。花心的男人有了孩子以后也会有一定的责任感,当然极少数的例外人物是存在的,但是大多数男人,都会对自己的亲骨肉和那个给自己生了孩子的女人负起责任来。

  后来她果然照着我说的做了。在他们双方父母的压力下,他们夫妻两个终于又重新回到一起生活,于是她怀孕了(我和她在一起快活时很注意避孕的,所以她一直没有怀孕)。我大学毕业时,她还大着肚子哩。看到了她的大肚子,我也不禁暗暗为她高兴。

  后来我同她洒泪而别,到了别的城市工作,还经常跟她通电话,写e-mail等。她生了个大胖儿子,她在电话里感谢我,告诉我,虽然她老公仍然在外面有女人,但是却把她当成唯一的家,经常回家看看她,亲亲儿子。美少妇很满足了。

  由于地理上的差异,由于她忙于照顾儿子,也由于我毕业后在为了前程的奔波,我们渐渐地减少了联系。虽然工作以后,我的生活中也曾出现过几个女人,可是美少妇的形象仍然在我的脑海里萦绕。啊!至今仍然独身的我多么希望能找到象她那样温柔美丽的!

  宽敞的车间东侧,有一间低矮的小屋。屋子有两个门,朝南的门通向场区,朝西的门直通车间。三年前的秋天,大学毕业后我进入这家工厂,这间小屋成了我的“垦荒地”,第一份工作从这儿开始。小屋里只有两个人办公,一个是我,另一个是玢姐,我负责统计,玢姐负责计划。

  玢姐26岁,白白净净的,身材微胖,看上去很丰满。  上班第一天,玢姐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很高兴与你做同事,希望我们成为好朋友。”那个时候,单纯的我将“朋友”二字理解成很平常的关系,没想到,半年以后,我和玢姐的关系发生了微妙变化,这个时候我才明白,在玢姐眼里,“朋友”两字的分量是很重的。

  每天上班,玢姐会把小屋打扫的干干净净,尤其是我俩的桌子,她要用湿毛巾擦好几遍,然后在拿柔软的干毛巾擦干。而每次打扫完卫生,玢姐会坐在桌子旁,往她那双白嫩的手上抹些润肤膏,然后,尖尖的手指不挺地在手上摩擦着。此时,润肤膏的清香弥漫在小屋每个角落。

  我感觉到了女人的柔香,从玢姐身上发出的清爽香气似乎穿过我的肌肤进入到我的身体,充盈进每个细胞。就这样,我每天享受着玢姐带给我的美好感受,在繁杂枯燥的工作中拥有了一份愉悦心情。

  学生时代我一直没谈过恋爱,对女人的印象也就一直停留在母亲的怀抱中。每天和玢姐工作在一间小屋,看着她的娇美身躯,闻着她的体香,心里总有一点点异常感受。说不上是爱恋,还是纯粹的欲望。

  玢姐在小屋里养了几盆花,我最喜欢那盆娇艳的蝴蝶蓝。每天早晨一上班,玢姐搞卫生,我会用一小块柔软的湿巾细心地擦拭蝴蝶蓝的每个枝叶。湿巾是擦拭镜片用的那种小小的丝绸,是玢姐专门从眼镜店里买来的。玢姐很放心我,知道我不会把她的花弄坏。

  闲暇的时候,常和玢姐聊天,通常是听她说,她讲自己的儿子多么可爱,讲自己的父母多么不容易。在我听来,玢姐声音很温柔,很好听。不知什么原因,她很少讲自己的丈夫,我直知道她和老公是经别人介绍认识、结婚的,隐隐约约的,我感到玢姐和老公的关系不是很好。

  离家远,每天中午我只能在厂里用餐,我有不喜欢从家带饭,所以常常到外面小饭店胡乱吃些面条、水饺、蒸笼之类的简单食物。玢姐自己从家带饭,从来不去外面吃,我邀请她好几次一起出去吃,她都轻声拒绝了。好几次,玢姐对我说:“还是从家里带饭吧,外面吃花消大,也不卫生。”“带饭,大盒小盒的,麻烦,还是不了。”

  有一天,玢姐说:“我今天带了牛肉,比较多,我们一起吃吧。”

  我挠挠头:“真的-我最喜欢吃牛肉了,可……这样不太好吧。”

  “有什么啊-你就像我弟弟。”玢姐随口说道,可不知为什么,她脸上闪过一丝忧郁。

  从那次开始,我常吃玢姐带来的饭,通常我边吃边咂嘴说:“真好吃,谢谢玢姐。”然后,还朝玢姐做鬼脸。

  玢姐会笑着对我说:“吃饭时别说话,会噎着的。”

  每次饭后,玢姐从不让我唰饭盒,我知道玢姐是个极爱洁净的人,她是怕我唰不干净。没办法,只能由着玢姐,但我会像她那样,很仔细地把桌子收拾好、擦干净。这一点,玢姐很满意。

  一晃在工厂上班两个多月了,我和玢姐就在这种相互敬重和相互关心中,一天天度过。

  工厂要申报质量认证,活一下子多了起来,于是我和玢姐时常在周六加班。有一次,劳资科来电话,让玢姐去拿档案。玢姐抱着报表回来,报表被摞得很高,玢姐抱在胸前,几乎都看不到脸了。一进屋,她急匆匆地喊我赶紧帮她一下。我赶紧起身,快步走到玢姐前,一手拖在下面,另一只手紧贴着玢姐的胸去接报表。

  因怕报表跌落,玢姐将它们抱得紧紧的,我使劲把手伸进报表与玢姐的胸之间,手背一下子挨到了玢姐结实丰满的乳房。以前从没有接触过女人的胸,这会儿碰到了玢姐,麻酥酥的感觉从头传到脚,脸通红,手很快地抽出来。玢姐以为我拿住那些报表了,手一松,一大摞报表径直洒落到地上。

  我不会好意思地站在那里,脸还在发烧。玢姐感觉到了我的变化,她的脸也是红红的,没说什么,自己蹲在地上拣拾。

  我默默地把玢姐递给我的报表都放到桌上。之后,坐到椅子上,老半天不敢抬头,更不敢看玢姐。玢姐也不说话,整个下午,我和玢姐是在沉静中度过的。

  经过这次“触胸”事件后,我感觉自己有了点变化。一见玢姐,眼睛就不自觉地朝她的胸看去,虽然我始终暗示自己不要那样,可欲念还是压迫着我的可怜理智。我知道玢姐丰满的胸脯里是什么,我也知道她的身子肯定细腻白皙,但心里就是有一种渴望,渴望去探究玢姐,探究她的一切。

  玢姐也似乎感受到了我关注她的眼神有了变化。我发现,她时常莫名地脸红,也不敢像以往那样和我自如地接触眼神。有时候,她从外面回来,嘴里还轻声叹口气,虽然这叹气声很微弱,但我还是能感觉到。

  我不知道自己对玢姐是不是有了暗恋,更不知道玢姐心里想的什么。但我的理智告诉我,要好好对待这个同事,她是一个好女人。

  快到春节了,我想给玢姐的儿子买一件礼物,街上到处是红火火的店面,到处是喜洋洋的行人。选择礼物耽误了下午上班时间,当我赶到小屋时,玢姐脸色不好看,看上去很生气的样子,她声音幽幽地问我:“你怎么才来啊-”没等我回答,她接着对我说:“我要出去一会,主任要是问起我,你告诉他我家里有事情。”之后,她拿着那个淡紫色手包出了小屋。

  不知道玢姐怎么了,她从来没有和任何人那样生气过,“我只晚来一小会儿,至于吗-再说,你也不是我领导啊。”我内心不平地这样想着。

  大约2个小时后,玢姐回来了,她悄无声息地坐下。我起身来到她身边,正要开口问她为什么那样说我,却发现玢姐双眼红红的,刚哭过。

  我心里的气立即“跑”了,转而怜惜起玢姐,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情。“玢姐,你刚哭过-怎么了-”

  玢姐没有说话,眼泪却如泉涌,她边拿纸巾擦泪水,边对我说:“没什么,没什么……”此时,她白净的脸看上去有些苍白,眼圈和鼻子却好红。我不知道说什么了,傻傻地站在那里,能帮她做似乎只有不停地递给她纸巾。

  过了一会儿,玢姐心情稳定下来了,她低声说:“我刚才去墓地了,我弟弟在那里,今天是她的忌日。”看到我惊奇的样子,玢姐和我讲起了她的弟弟。

  原来,玢姐有一个和我年龄一样大的弟弟,她的弟弟因患抑郁症自杀了。玢姐的父母随单位搬迁都在外地上班,只有她来照顾弟弟。玢姐心里总是不安和内疚,她觉得是自己没有仅到做姐姐的责任,没有把弟弟照顾好。弟弟的死在玢姐心里种下了一个的噩梦。

  我惊呆了,没想到玢姐有这么大的心压,我不知道该如何劝解她。那个时候,我感觉心里压抑的很,对玢姐充满怜悯。我轻轻扶着玢姐的肩膀,慢慢对她说:“玢姐,那不是你的错,一切都会过去的。”太多劝人的话我也不会说,我只有双手抱住玢姐的双肩,陪她一起沉默着。

  看玢姐心情好点了,我到盆架上,为玢姐拿了块毛巾擦脸。玢姐接过毛巾,双眼有些迷离地看着我,我轻拉她到跟前,她的头靠在我身上,眼泪又流了出来,声音颤颤地说:“以前,我上班回家,弟弟总给我打好洗脸水,也给我拿毛巾。”

  “玢姐,以后,你就当我是你亲弟弟吧,我不想看到你这样心酸。”我的心情也有些激动,很真诚地对玢姐说。

  “我你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好朋友,不过,我更把你当做我的弟弟,怎么,你没有感觉出来吗-”玢姐的声调有了点轻快。

  “我知道,你是个好姐姐,可我不想做你的弟弟,我还要做你的知心朋友。”我用力地抱住玢姐,脸热热的,贴住玢姐的头。也只能做知心朋友了,我知道,自己不能再往前走了,因为玢姐有爱人。

  玢姐可能感觉到我的心情了,她揽住我的腰,使劲抱了一下后,起身推开了我:“好吧,让我们成为知心朋友。”我发现,说这话时,玢姐的神情有点伤感。这时,我隐约觉得玢姐的家庭生活可能不幸福,忽然心疼起她,也有了更强烈的爱怜。

  我冲动地拉着玢姐的手,眼睛直直地望着她。

  玢姐感觉到了我火辣辣的眼神,她“唉”了一声,欲抽出手转身离开。一声幽怨“唉”,令人心酸,心怜。此时,我毫无顾忌地把玢姐紧搂住,抱在怀里。

  我低下头,吻着玢姐秀美的额。从没有过恋爱经历的我,此时灼热烧身,我的心情激动,忙乱地探寻玢姐的唇。

  玢姐的脸躲闪开了:“不要,就抱一会儿吧。”

  我没有了意识,听不进玢姐的话,还有继续亲吻玢姐。

  玢姐使劲推开我,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很坚决地说:“这样不好,一会儿同事撞见,那可怎么办-”

  我也平静下来,意识又恢复了,是啊,这里是单位,不能胡来的,更不能伤害玢姐。

  此后的日子,我和玢姐还如往常一样忙碌,谁都没有再提感情的事,更没有身体接触,但我们俩人都知道,在自己心里,都装着对对方的尊重和爱意。

  一天中午,玢姐突然脸色苍白,手捂着右胸部看上去很痛苦。她拿出一个药瓶,有气无力地说:“快去帮我买一下药。”

  我不知道玢姐得了什么病,但看到自己爱惜的女人痛苦,心里也很难受。我二话没说,接过药瓶,赶紧跑去药店。匆忙中,我将蝴蝶蓝动花架上碰掉,花盆摔碎了。我顾不上看它,急匆匆朝屋外跑去。

  在药店,我才知道,玢姐让我买的那几种药,都是治疗女性乳腺增生的。

  玢姐吃了一大把药,过了好一会才疼痛减轻,缓过劲来。我小声对她说:“玢姐,你这病千万不能耽误,一定抓紧治疗啊!”

  玢姐点了点头,声音微弱地说:“我知道,这几天咱单位忙,没时间去复查,下周我再去。”

  “一定要有人陪你去,万一在医院你疼起来,没人照顾可不行。”我关切地说。

  “唉,没人陪。”玢姐无奈地说。

  “那,你老公呢-”我感觉玢姐的话里有话,似乎有无限伤感。

  “我离婚了,已经两年了。”玢姐淡淡地说。

  “啊!”我很诧异。真的无法想象像玢姐这样从来不和人吵嘴、从来不发脾气的的温顺女人,在家也一定是个贤妻良母,怎么也离婚了。

  玢姐盯视着我,悲凉地说:“孩子出生不到两个月,我检查出了子宫癌,最后不得已切除,老公觉得我再也不是一个完整女人了,感情日渐淡漠。既然给不了他幸福,还不如离婚,让他去寻找幸福。”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我惊呆了,怎么无情的苦难都发生在玢姐身上啊。

  “玢姐,这样吧,明天我陪你去。”可能是说话多,情绪也有波动的原因,玢姐没有回答我的话,她捂着胸,疼痛又有点厉害了。

  已经到下班时间了,工人们陆续从小屋前走过。玢姐从衣架上取下小花格衬衣,想换下工作服。知道玢姐要换衣服,我赶快起身往外走。

  走到玢姐身边的时候,看到她拿着衬衣,双眉紧皱,一只手按在衣架上,另一只手使劲捂着胸口。她的疼痛又加重了。

  我停下脚,扶住玢姐坐回椅子上:“玢姐你先歇一下,我去叫出租,咱直接去医院吧。”

  “不要。”玢姐有气无力地说,“一会儿就好了。”

  看到玢姐很坚决的样子,我没有去叫车,只好坐在她旁边陪着。

  玢姐就这样趴在桌子上,咬牙忍着。

  看她那难受的样子,我真恨不得自己能替她疼一会儿。我拢过玢姐双肩,把她搂在怀里,我希望用自己的疼爱来减轻她的疼痛。

  或许是痛感太强烈,玢姐也不顾及我了,她把手伸进自己的内衣里,使劲按住胸,时而还轻轻揉搓几下。

  约莫半个小时,玢姐的疼痛消失了,脸色一点点变好,不过她的手还在胸脯上按着。她发现了自己的举动,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她的手在衣服里没有抽出来,反而在右乳周围来回摩挲。

  “玢姐,怎么了-”我小心翼翼地问。

  “我在找小硬块,不知道有没有变化,感觉好象有点变大。”

  我的脸绯红,感觉身体某个部位在发涨,没有再敢多问。

  “我知道你是个理智男孩,不会有邪念,你帮我摸摸看,是不是感觉很硬。”玢姐说得很伤楚。

  说罢,玢姐面对我坐直身子,两手要解工作服上的扣子。

  “别,”我拉住玢姐的手说,“我来。”其实,这个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那来的勇气,几个月来一直想象着玢姐的丰腴胸部,只想自己亲自解开,看一看,摸一摸。

  玢姐没有阻止我。我双手微颤地解开一个个纽扣,看到了雪白的肌肤,看到了紫红色的乳罩。接下来不知道该怎么做,我的双手就那样拽着玢姐工作服,看着玢姐裸露的胸膛。只觉得自己耳红目赤,似乎身体内每个细胞都在充血,身子将要炸裂开。我咽了口吐沫,看了看玢姐。

  玢姐说:“别多想,我知道你是好男孩,可能你从没看过女人身子。不过,你今天看到的我可是一个病人啊。你会反感吗-”

  “不会,真的不会,可我……好大……。”我嘴里喷火,语无伦次地说到。

  玢姐把乳罩撂上去,露出了两个丰满、白皙、柔软乳房,把我的手按到右边乳房,柔声说到:“我相信你不会发坏,不要多想,就是这里,你摸摸看,有硬块吗”

  我摸了,那是我第一次摸女人的胸,心态很纯洁地帮一个女人找结症,摸硬块。虽然那感觉像山崩地裂,全身燥热无比,身体几乎无法控制。

  我摸到了硬块,很硬很硬的,好几块。

  当晚,玢姐病情加重,打电话给我。从此之后,玢姐一病不起,再也没有回到那间小屋。

  我在医院陪伴了玢姐两有月,但终究没有将她从死神那里拉回来。

  玢姐临走时,握着我的手,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贴着我的耳朵说:“你是个好男孩,和你做朋友真好,谢谢你。记住常打扫小屋,那也是家啊。”


·姐夫我第一次好痛 你就轻(07-16)
·老衲还年轻 小姨子请乖乖(07-16)
·寝室干朋友女友 震动棒折(07-16)
·饥渴恶魔在身边 寂寞的女(07-16)
·老丈人干了我老婆 和哥们(07-16)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