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性经历:老公出差回家把我和男上司捉奸在床

  还有几个月,我就要结婚了,可是我的心里充满了矛盾,我是多么舍不得离开家里啊,家里的温暖让我留恋,对象虽然不说,可我看得出她眼里的依依不舍。想到工作,一方面,我害怕客人的虐待,晚上做梦都梦见被客人咬;另一方面,我又必须在受虐中才能得到快感……

  老板打电话催了好多趟了,我不去他们不会放过我,可这一走起码一年后才能回家;留在家里,我既期待结婚,又害怕结婚。我感觉自己快得精神分裂症了……

  我觉得我从小就有点怪,记得10多岁的时候,我就特别爱看人家的父母打孩子屁股,一下一下虽然打在别人身上,我却觉得自己的臀部也有一阵阵的快意。

  六年级时,有一次我犯了错,女老师拿教鞭打了我一下,我竟然莫名地兴奋和激动,回到家里还忍不住一次次回忆,在梦里都盼望着老师多打我几下,越疼越好。此后,我跟小朋友一起做游戏时,就喜欢扮演被女老师打屁股的调皮学生。

  12岁那年,有一天晚上我去一个女同学家里问作业。我们乡下的房间,门大多是敞着的。我们俩做完作业从房间跑到客厅时,突然发现她父母的房门开着,他们在里面做爱。

   我们俩惊呆了,那狂野的动作和喘息呻吟让我们臊红了脸,只知道拼命跺脚。这一幕给了我深刻的刺激,一个人发呆时,就不自禁地在脑子里一遍遍地回想。

  长大了,我成了一个人见人爱的小伙子。我身高1.84米,长得很像香港明星谢霆锋。明着暗着喜欢我的姑娘很多,可我没有一个看得上的。不是因为我要求太高,而是19岁那年的一件事,让我难以忘记。

  我们隔壁的一个婶子,平时跟我家关系很好,我一直拿她当长辈看。有一天下午,她叫我去她家帮忙修灯,我想也没想就去了。没料到,她只穿了小背心和短裤坐在房间里,我涨红了脸赶紧出来,她一把拉住我就亲了起来。

  我一下子就想起了小时见过的同学父母的做爱,浑身发抖,在她的诱导下,最终享受到了无比的快乐。她是一个丰满的女人,寡居半年多,结婚多年的经验和半年的饥渴,让她表现得狂野无比。

  她让我扮成儿子叫她妈,我心底最隐秘的欲望竟然跟她不谋而合!我大着胆子让她拿鸡毛掸子打我臀部,在一下痛过一下的抽打中,快感才会酣畅淋漓地发泄出来。此后,我们的性关系保持了半年多,直到她改嫁。

  一旦打开了欲望的魔盒,尝到了两性间最极致的快乐,失去它就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但是在乡下,这是绝不可告人的秘密,我也不敢找别人,只能在心里一次次回味。在回味中,我清楚地知道了,我只喜欢比我大的、丰满的女人。

  她改嫁之后,我也到县城的一家服装厂打工。在这里,一个离异的女车间主任看上了我,也许是我眼底一闪而过的信息让她敏锐地捕捉到了,我没有拒绝她。可是,她是个非常厉害的女人,除了跟我保持性关系之外,还支使我帮她做家务什么的,将我当成佣人使,我不愿意。加上那个工厂挣钱太少,于是我开始思谋出去打工。

  这个时候,家里又叫我回去相亲,这一次,是一个比较丰满的姑娘,比我大三岁,看起来很老实,于是我说:就是她了。

  和对象相处没多久,我就出外打工了。我没有跟老乡一起去找建筑工什么的活儿,那太辛苦,而且挣钱太少,可是我找不到更好的工作。看着那些衣冠楚楚的男人,我心里很不平衡,他们不就比我出身好吗,为什么我就该受这样的穷累。

   如果我出生在城市,说不定可以像谢霆锋一样做个大明星;至少,也不会在上次国旗红卫班的挑选中,到最后被人家走后门挤下来,失去跳出农门的唯一机会。

  城市的电线杆和一些电话亭里,贴着招聘男公关的广告,月入过万的薪金让我怦然心动。我试探着打了电话过去,他们热情地接待了我。所谓男公关,我知道就是做男妓,可是我抵御不了“月入过万”的诱惑;还有,还有我心底那隐秘的受虐和“恋老”的渴望……

  这是一家夜总会,公关部长将我们六个人集中在一起培训了一个星期,就开始上岗了。所谓培训,就是放同行的录像片给我们看,教我们怎么讨好客人。

   我们记住的第一条规矩就是:客人怎么说就怎么做。我们不能打听客人的情况,同事也不准相互打听,当然,我们自己也不愿意连家人的脸一起丢。每次服务所得的钱,上交四分之一。

  第一位客人,是一个50多岁的女人。她挑中了我的相片之后,公关部长就叫我出来,我跟着她来到了一家酒店。她要求我做下流动作为她助兴,后来竟然拿出皮鞭和手铐来,狠狠地抽打,我嘴里塞着东西,叫不出声,也不敢叫出声,直打了半个多小时她才罢手。

  太痛了!我只能想着培训时看过的录像和想象中拿到大笔的钱来分散注意力。我觉得自己就像一只狗,一只自甘堕落的下贱狗。谁叫我生在穷乡村-我怨恨父母也心疼他们,起早贪黑一辈子,没享过几天福。回去后,我拼命洗澡,狠命刷牙,想要把那令人作呕的记忆忘掉。这一次工作,我休息了半个多月身体才恢复。

  当然,我也得到了6000块钱的酬劳。6000块啊,如果做临时工,一年也赚不到这么多,父母得勤扒苦做多少年-平生第一次拿到这么多钱,“不干了”的念头又渐渐消亡了,我决定,无论如何,坚持下去。等赚到足够的钱,我再想办法不做了。

  我的客人来自天南海北,有台湾的、香港的,有老外,当然更多的是内地的,这些都是客人自己跟我说的。我已经习惯了被虐待,为她们做各式各样的服务。慢慢地,好像自己都有点上瘾了。如果打得不久,我甚至无法兴奋起来,我知道自己受虐的倾向越来越严重。如果客人是丰满的年纪较大的女性,我甚至抵抗不了诱惑主动想为她们服务。

  我的工作,必须让客人满意,直到客人满意为止才能结束。可是有时候,生理反应不由我控制,我就拼命想那些性感的画面,或者干脆在客人的要求下吃“伟哥”。一次,一个高大的外国女客人挑中了我,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无法满足她。

  她的要求非常强烈,逼我吃“伟哥”,为她做各种花样的服务,直到最后,我筋疲力尽,又用器具才帮她满足。老外最难伺候,港台的客人其次。不过让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一位男客人。

  他是个男同性恋,让我扮成女人,做出女人的妩媚来讨好他,边打我边让我大声求饶,求饶声越大他越兴奋。跟男人做这事让我恶心,可我不敢得罪客人,只能拼命想别的事情,或者坚持数数,一分钟一分钟忍耐。

  回到租住的小屋,我发疯般冲洗自己,恨不得找个地方狠狠砸一通,或者被人狂揍一场,可是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能对谁说-我敢对谁说-偶尔父母打电话过来,我还得请同事帮忙撒谎。是我自己走上这条路的,所有的一切,都是自作自受。

  去年春节回家,有天晚上我和对象坐在她房间里,聊着聊着就亲吻着紧紧拥抱对方,我有些激动地脱她衣服,可是,当我们除去累赘之后,我发现自己必须要像为客人服务时那样受虐待才能兴奋起来。

  这个念头把我吓坏了,我怎么能露出这样的意思-对象是个老实的女孩,她一定不能接受,而且说不定还会怀疑,到时我怎么解释-这件事,一直像一块大磐石重重地压在我心里,这就是我害怕结婚的原因之一。

  另一个原因,就是我担心自己有病。虽然每次都戴安全套,因为客人也怕我们脏,可是毕竟风险很大。平时被打的伤,我们只能靠同事互相帮忙,得了性病也不敢上大医院,只能去小诊所或是自己买药吃。

  我见过一个同事染病后的恐怖样子,他得了二期梅毒,住在医院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我们去看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的今天,也许就是我们的明天。我读过初中,多少有点文化,拼命买书看,对照着自己,害怕找出书上所说症状的蛛丝马迹,常常被噩梦惊醒,觉得那个躺在病床上垂死的人就是我。

  我梦见自己的身体发出恶臭,蟑螂和臭虫在腐烂流水的躯壳里爬来爬去,可是我无力动弹,眼睁睁看着它们蚕食我最后一块肌肉。而我的对象和父母,坐在一旁悲哀哭泣。

  醒来后,我就决定给父母买保险,可是现在还不能让他们知道,因为他们一定会心疼我花这笔钱,会责怪我,而我不能解释。我存了好几万块钱了,可是不敢寄回家,只能每次寄一点点。我赚了钱,却不敢让父母享福,没有人能懂得我的悲哀。

  做这一行久了,才知道老板都有黑社会保护,除非你得病要死了,否则是不能不做的。我的身份证也被他们复印了,如果他们找上门来,以后我的家人怎么抬头做人-这会比我杀人坐牢更让他们丢脸,我将永远被家人和乡亲唾弃!

  一个多月前,我接到一项任务,跟一位40多岁的女客人回家,没想到她家还有两个女人。她对我说:“这是我的两个朋友,今天你要为我们好好服务啊!”我有点吃惊,可是必须照做。她们轮番折磨我,直打得我皮开肉绽,不能动弹。休息了半个多月后,临近春节,我才回到老家。

  这次回来,我整修了新房子,父母说要为我结婚做准备了。我已经24岁,对象27了,她这样的年龄,在农村早抱上孩子了,我没有理由拖了。可是,谁能告诉我,我现在该怎么办?

  熟悉张大成是在1997年,那年我刚满18岁。那是一次朋友的聚会,不习惯热闹的我,静静地坐在酒吧的角落里。

  看着众人舞蹈、饮酒、划拳,“你怎么不往和大家玩-”我抬头看了看,是一个相貌温顺的男人,他手里端着半杯红酒,正笑眯眯地看着我。

  礼貌地站起来,和他打了个招呼。我说不喜欢和陌生人聊天,也不喜欢凑热闹。他说了句“没关系”后,就在我身边找了个位子坐下。

  原来他也是个不爱热闹的人,想到这里躲清静。两个人相互用眼神交流了几个往返后,各自打开了话匣子。那天晚上,我们聊得很开心,工作、生活、朋友、家人,越聊越开心。聊天中,我知道他是登封一家耐火材料厂的销售员。

  聚会结束时,我们相互交换了联系方式。我就觉得他像一个大哥哥,没想到后来会发展成情人这种关系,究竟我们的年龄相差太大。

  从那次聚会之后,他就经常打电话给我,问我工作如何,身体如何,有时还单独请我吃饭。他是搞销售的,经常出差。

  每次回来,总会给我带些好吃的土特产或小纪念品。第一次接受他的礼物时,我脑海中曾闪过一些不好的东西,但很快就被他那句“把我当大哥就行了”的话,打消了顾虑。

  转眼几个月过往了。一天晚上,我们在一起吃饭时,大成显得闷闷不乐,在我的追问下,他说老婆这两天一直和他闹离婚,两个人早就没了共同语言,夫妻关系名存实亡。

  他也想离,却由于孩子,下不了狠心。我隐约觉得他说这些话,是为了让我听,但我还是站在一个朋友的角度劝他,为了孩子,和老婆好好地过日子。

  那年年底的一天晚上,天气异常严冷,我独自瑟缩在租来的小屋里看电视,感觉孤独极了。忽然,电话铃响了,是大成打来的。接下来,我们就超越了最后的底线……第二天脑子清醒后,我觉得很对不起大成的妻子,有一种做贼的感觉。但大成却说,他的心早已给了我,根本容不下妻子。

  假如妻子再闹,他就离婚,和我一起过快乐日子。可不管他怎么说,我仍感到了不安,思前想后,觉得破坏别人的夫妻感情,是不道德的行为。

  几天后,我仍无法说服自己,给大成留了一封信,偷偷跑到广州打工。本以为一走可以了却所有的事情,没想到自己根本割舍不了对大成的思念。

  每当夜深人静,我总会躺在床上胡思乱想,脑海中不时浮现出大成将我搂在怀中的画面,那种热和和甜蜜,像磁石一样吸引着我,无法摆脱。我不知道和大成之间,该如何了结。

  不到一个月,大成就打听到了我的着落,他追到广州,苦苦请求我不要放弃他。看着他消瘦的面容,深陷的眼窝,我放弃了坚持,跟他返回郑州。

  我知道,这次回往,意味着把命运全部系在了大成的身上。大成没让我再往找工作,把我安置到他新租的一套大屋子里。

  他说会对我负责,以后有钱了会给我买新屋子,会安排好我的生活。涉世不深的我,从此彻底迷失在他的温柔中。

  和大成同居不到3个月,我就有了身孕。当时我矛盾极了,大成非让我把孩子生下来,可我不敢,一想到孩子将来的身份是私生子,一出门就会被人骂成“野种”,就浑身打哆嗦。

  大成为了保住孩子,几乎天天陪在我的身边,他说,只要我把孩子生下来,他可以给我名分。问他为什么不在孩子生下来之前,跟我结婚,他说孩子不生下来,就无法确定是不是他的,也无法逼妻子离婚。

  一个月后,趁大成外出联系业务,我到医院做了人流手术。大成回来后固然大发脾气,但架不住我的哭哭啼啼,只好作罢。

  2003年,大成的生意越做越大,独自开了一家橡胶厂。他让我到厂里当保管和出纳,说是帮忙。每个月除了正常发三四百元的工资外,大成还私下给我补贴1000元钱。

  后来,我和大成的关系在厂里公然了,希奇的是,他的妻子从未到厂里闹过,他的家人对我都很客气。

  大成的姐姐是厂里的业务主管,每次见我和大成出双进对,她不仅不反对,还把我当成自家人一样,经常让我到她家里吃饭。

  大成陪我回老家两次,不过都是以同事的身份往的,固然他很想对我家人挑明我们之间的关系,但都被我阻止了。2003年年底,大成以我的名义,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屋子。

  我那时想,日子要是能这样过下往也不错。但渐渐地,我发现自己已经掉进了大成早已编织好的陷阱。

  大成一直逼我给他生一个孩子,但我却不愿意。说实话,我早已暗自下了决心,只要一天没和他结婚,就不会给他生孩子,我知道,女人一旦有了孩子,就再也没有从头再来的机会了。

  多少次,我憎恨自己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从来都不敢想像未来。每当看到别的女孩恋爱时如痴如醉,而我却在不懂得爱情时,就稀里糊涂地成了一个比自己大25岁男人的情人,成了一个永远也见不到阳光的“二奶”。

  看大成天天把生孩子的事挂在嘴边,起初我误以为他非常喜欢孩子,但慢慢我才发现,他让我生孩子的目的有两个,一是妻子给他生了两个女儿后做了尽育手术,不可能再生孩子了,想让我再给他生个男孩,给他们祖传宗接代。二是想用孩子,把我拴在他的身边,永远占有我。知道他的企图,是一次偶然的机会。

  那是2004年的春天,我跟大成往外地参加春季订货会。在陪一个老客户吃饭时,大成喝多了酒,我怕他失态,就劝他少喝两杯,大成以为丢了面子,当着客户的面,骂我不知天高地厚,说包我,就是冲着我年轻,将来能给他生儿子,否则早就把我踢开了。

  他不知道,我当时已经怀了两个月的身孕,由于这是第六次怀孕,医生劝我不要再做人流手术,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我好不轻易才说服自己,留下肚子里的孩子,可忽然间听到他的酒后真言,我害怕了。参加完订货会回来,我的心情一直很糟,经常在夜里哭醒。

  经过反复思考,我决定离开大成,当时,胎儿已经发育到第三个月。那天下午,我没叫任何人陪同,独自往医院做了人流手术。

  还会再给我买一套屋子,假如给他生一个儿子,他还会再给我50万元。我已经听惯了他的甜言蜜语,再也不会上当受骗。

  在一个下雨的夜晚,我带着简单的行李,跑到了强子在郑州西开发区的新租房处。和强子在一起,日子固然过得清苦,但却很充实。

  我们两个人都在外面打工,一个月的收进加起来有1000多元钱,在过往,这点钱不够我做几次美容,可现在,我们要用这点钱付房租、买柴米油盐,还要积攒一部分结婚用。

  一年很快过往,固然大成多次劝我回到他的身边,但都被我拒尽了。面对他“不回往,就把丑事揭出来”和“找人毁了你”的威胁,我没有畏惧,却增加了对他的鄙视。

  今年6月份,我往大成给我买的屋子里取自己的东西,没想到拿钥匙开门时,发现锁已经换过了。我打电话给大成,问他为什么要换锁,大成说,既然我已经不是他的女人,就没有资格住他的屋子。当得知他和另一个女人就在屋里时,我竟无法克制自己的愤怒,疯狂地拿起石头砸向铁门……

  大成很快就开门出来,一把揪住我的头发说,再敢胡闹,就找人修理我。我当时已经失往了理智,忍着揪发的疼痛,对大成拳打脚踢。他很快打手机叫来几个小青年,把我暴打一顿后,拖到大街上扬长而往。

  本来,我回往只想把自己的东西拿走,然后把房产证和钥匙留到屋子里还给大成,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尽情。被他包了6年,过了6年没有人格的生活,我不能这么便宜他。

  考虑到和强子结婚需要一笔钱,我想把屋子卖掉,再租一间大点的屋子,然后把自己的婚事好好办办。可等我卖屋子的时候,才知道我手中的房产手续都变成了废纸。

  大成早在我之前,就通过熟人,以房产手续丢失为名,重新办理了房产证,并变更了房东的名字。忽然间知道了这样的事情,我整个人都快要疯掉了,不停地坐在马路边狂笑,吓得过往行人都四处躲避……

  强子把我扶回家后,说:“赵惠,你该清醒了,屋子本来就不是你的,即使大成真把屋子送给你,我也不会和你入住的,住在这套用青春和肉体换来的屋子里,你难道想一辈子活在耻辱的阴影里吗。

   我不想,我有男人的自尊,当初爱上你,并不是图你有钱有屋子,是由于你的心地善良,你记住,只要我们真心相爱,将来一定会用自己的双手,买下一套好屋子的。”

  昏昏沉沉地想了一夜,当第二天清晨看到太阳出来的时候,我终于想通了。我开始庆幸,固然生命中有6年没有见到阳光,但终极还是逃出了心灵的牢笼,我是幸运的,由于碰到了强子。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