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白领少妇与家教老师的性生活故事(二)

  孙姿低声笑骂一句,忙走过去帮张儒剑用纸巾擦拭。刚好她弯腰的时候胸前的乳沟完全暴露在张儒剑的视线下,那洁白的肌肤,鼓鼓的乳房,深深的乳沟,张儒剑看呆了,下身的阴茎又一次迅速的起立。

  孙姿当然看到了这一情况,俏脸泛红,擦拭的动作慢了起来,小手摸到的是张儒剑强壮的胸肌,鼻里闻到的是张儒剑强烈的男子气,眼里看到的是张儒剑牛仔裤上的帐篷,昨天强烈的情欲又一次浮显心头,小手缓缓的向张儒剑的帐篷移去。

  就在这时,刘菲菲说:「妈妈还没有擦好啊,人家还没讲完呢。」

  两人同时一震,才记起还有一个人在身边,孙姿忙站起身来,深深看了张儒剑一眼,说:「今天就这样吧,张老师今天忙了一天,先洗澡,然后吃饭。」

  刘菲菲嘟起嘴,说:「人家好久没有这么高兴了嘛。」

  张儒剑忙说:「没关系,换身衣服就行了,一会儿听你讲。」说着逃也似的向过道走去。

  进了过道,张儒剑才想起来不知自己将住哪个房间。这时孙姿走了过来,低头小声说:「你住菲菲旁边那个房间,就是主卧对面那间,我去给你拿毛巾。」

  说着脸又是一红,快步离开了。

  张儒剑来到自己的房间,换下湿了的衣服,这才想起今天只是想着孙姿了,连换洗的衣服也没带。正在这时,房门被推开,孙姿拿了毛巾走了进来。看到张儒剑赤裸的站在那里,手里的毛巾又一次掉在地上。

  张儒剑见状忙拽起床单掩在身上,结结巴巴的说:「我……我……忘带换洗衣服了。」

  孙姿站在那里心乱如麻,眼中的张儒剑是那么的健美,在床单盖在身体的一瞬间,她明显看到了张儒剑还微微勃起的阴茎,小腹又是一阵阵的冲动,乳头悄然挺立。她向着张儒剑走了几步,脑海里翻滚着一个念头,让我再看一眼。又走了两步,两人已经面对而立,孙姿微微颤抖着伸出手,就在这时,刘菲菲在客厅喊:「妈妈,好了没有啊?」孙姿这才清醒过来,夺门而出。

  张儒剑看着这个女人出去,好半天才清醒过来,自己刚才是怎么了?这时门外传来怯生生的声音:「你看这衣服行不行,这是我老公的,他没有穿过,你试试看,我放门外了。」

  听着脚步离去,张儒剑走到门边望了望,过道中已经没有人了,门口放着整齐的衣服,一件衬衣和一条西裤。张儒剑试了试,不合身,裤子太短,衬衫又太肥,可没有办法,只好穿上,来到客厅。

  刘菲菲看到他这个样子,又笑得前仰后合,把他强行推到厨房,喊着:「妈妈,妈妈,快看张老师这个样子,好不好笑?」

  孙姿回头也是扑哧一乐,随即脸一红,说:「明天妈妈带张老师出去买几套吧。」又冲着张儒剑看了一眼,说:「你们先回去客厅聊会儿,我一会儿就做好饭。」

  晚饭很丰盛,对于一个大四的年青人来说,没有什么比一桌好菜更令人心情舒畅的了。何况旁边还有一个温柔的妇人,一个活泼的美少女呢?夜里张儒剑睡得很香,好像回到了自己家中,温暖一直包裹着他。

  第二天,孙姿强行带着张儒剑来到人民商场买了几套衣服,而张儒剑争着要付钱的时候被孙姿微笑而坚决的拒绝了,说:「当作第一个月家教费吧。」张儒剑这才接受下来。

  当张儒剑从更衣室里出来时,除了买衣服的小姑娘不停的偷看张儒剑,就连一边的孙姿也看得目不转睛。张儒剑上身是黄色休闲短T 恤,下身是白色休闲长裤,新买的乳白色皮鞋,一身打扮越发衬得张儒剑儒雅中带一丝冷峻的气质,如此一表人才,连孙姿都没有想到。她一时又想起张儒剑那健美的身形,坚实的胸肌,不由得眼里带出了丝丝情意。

  张儒剑走到孙姿面前一伸手,孙姿想也没想地把自己的小手穿过张儒剑的臂膀,靠在了他的身边,耳边听到售货员羡慕的窃窃私语,不禁又把张儒剑拉紧了点。一直到回到家中,孙姿才恋恋不舍的把小手从张儒剑臂膀里抽回。

  她在路上不禁想,大概从见到张儒剑的第一天起就在心中对他有了爱恋之心吧,自己就象一个小女孩那样希望这个男人能总在自己身边,丈夫长久不在身边没有安全感的生活,因为张儒剑的到来而重新有了依靠。

  张儒剑一直心如鹿撞,他的确不知自己对这个比自己大出十多岁的女人到底是情欲还是爱恋,从一开始的生理冲动到他感觉到孙姿的温柔体贴,他感觉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感情的旋涡,而这只是刚刚开始。

  从这天开始,张儒剑开始辅导刘菲菲功课,而在他辅导的时候,孙姿也静静地坐在一边,边看自己的工作边听着女儿与张儒剑的讨论问题,一家人温馨而甜蜜,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这真正是一个家庭。而刘菲菲也被张儒剑的学识与广博的知识所倾倒,一个任性的小丫头对张儒剑倒是言听计从。

  孙姿越发对张儒剑依赖了,甚至自己的工作有时也请张儒剑提供意见,虽然张儒剑的意见往往还不成熟,但经常有新颖的观点,一针见血的分析,让孙姿也大为赞赏。

  张儒剑已经来孙姿家作了一个星期的家教了,他甚至有了这就是自己家的感觉。这天天气闷热,空调制造的冷气好像也不能让人从闷热中解脱出来,三人都是少得不能少的衣物。孙姿穿一件吊带露肩黑色真丝睡衣,张儒剑是紧身背心、宽松短裤。像往常一样,孙姿陪着张儒剑与刘菲菲。

  时钟已经指向九点钟了,张儒剑给刘菲菲布置了功课看着她完成,孙姿皱了皱眉头,说:「儒剑,过来帮我看看,这几天公司成立一个新的软件开发部门,需要大量的人手,可我不太懂这方面,你帮我看看这几个人的简历,行不行?」

  张儒剑站起身走到孙姿背后,从孙姿肩后望过去,看着简历提供着自己的意见。两个人的身体几乎贴在了一起。孙姿倾着身子在简历上勾画着,张儒剑眼光离开简历,顺着孙姿光滑的肩头望下去,突然一震。

  孙姿的睡衣离开了她的身体,从空隙看过去可以看到那坚挺的乳房在骄傲的耸立着,淡淡的一圈乳晕簇拥着那红红的乳头,从深深的乳沟看下去,白嫩平坦的小腹,浅浅的肚脐,一条黑色缕花的低腰内裤包裹着圆鼓鼓的阴埠,乳房随着孙姿的呼吸上下轻轻的颤动,孙姿竟然没有带乳罩。

  张儒剑欣赏着成熟女人的身体,阴茎慢慢的挺起,顶起宽松的短裤,顶在孙姿的背上。张儒剑的呼吸有点急促了,他控制着自己的呼吸,但阴茎隔着两层薄薄的衣服,能真切的感觉到孙姿丰满的背部。

  孙姿只觉背部有东西顶着,随手往后一抓,入手的是一条热乎乎的肉棒,还在轻轻的抖动。她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她已经知道这是什么,她抬眼看了一眼正在认真作功课的女儿,轻声的说:「好热啊。」一只手仍在简历上勾画着什么,另一只手却牢牢抓住张儒剑的阴茎。

  孙姿的脸低着,以仿佛呢喃的声音说:「我愿意。」

  张儒剑听到这仿佛的天边飘来的声音,一只手轻抚在女人的背上。女人轻轻的一抖,从睡衣的缝隙看过去乳房已经泛起了粉红的颜色,乳头也已慢慢的挺立起来。

  突然孙姿小声急促的说:「里面里面。」一边用小手拖动着张儒剑的大手。

  完事后张儒剑完全放松了,他在孙姿的脖子上亲了一口,这时才想起刘菲菲在一旁,忙望过去,看到刘菲菲仍埋头功课,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现,松了一口气。走到刘菲菲桌前,桌上的时钟已经指向十点,他看了一会儿,对刘菲菲说:「菲菲,今天就到这儿吧,明天再做。」

  刘菲菲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说:「好。」收拾好东西离开了。

  他向孙姿坐的地方看过去,孙姿却已经离开了。他心头一动,走到椅前,发现那件缕空的黑色内裤正放在椅子中央,他拿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孙姿的味道好像涌进了他的身体,手里柔软的布料好似孙姿那柔媚的下体。耳边响起孙姿轻声的言语:「我愿意!」

  张儒剑看着手中那条湿润的黑色内裤,脑海里不住翻腾着几日来的经历,对他来说几年苦行僧般拼命的打工好像几个世纪般遥远,而孙姿的娇羞与体贴尤如对他勤奋生活的最大补偿。几日短短的相处让他对孙姿产生了深深的眷恋。

  时间一分分过去,他仍没有睡意,洗过澡后,他穿着短裤坐在床边,身旁是孙姿那条黑色的褛花内裤。那句「我愿意!」的娇美声音反复回荡在他的耳边,他忽然觉得孤独,那么的想念着那个女人,看她一眼也好,只需一眼。

  他立起身来打开门,过道里静悄悄的,整间屋子陷入宁静中,从过道的另一头可以看到朦胧的客厅,今天的月光很亮。他看着对面掩着的门,那个妇人就在屋中,一道门好似把世界分成两半,他又有点犹疑,但那个想见到她的念头推动着他走到孙姿的房门。

  门并没有锁,他轻轻地推开门,月光从纱帘中星星点点的洒落,在房间正中的床上,孙姿侧卧着,一头黑发散落在枕上,薄薄的毛巾被并没有掩去她优美的身形,以完美的弧线展示着自己的美丽。

  张儒剑掩了门,摒着呼吸,走到床前,他看着眼前的女人,眼里没有情欲,只有关爱。他为她的美丽着迷,那裸在外面的胳膊,衬着月光是那么的吸引着他的目光。

  他小心的侧身坐在床上,他怕惊醒了这个睡美人,他希望时间在这一刻永远的停顿。过了好一会儿,他颤微微的伸手轻触着孙姿的黑发,多柔顺啊,接着是那裸露的胳膊,皮肤象绸缎一样光滑。他又一次看着那侧卧的倩影,那娇小的身躯他是多么想抱在怀中。

  张儒剑轻轻的侧卧在了孙姿的身旁,深深地嗅着她身上的淡淡的香味,他陶醉了,以至于忽略了孙姿身体的颤动。尽管他努力的让自己清醒,但脑海深处好似有声音对他说:「睡吧,伴着她睡吧。」他的眼合上了,不知不知觉中沉入了梦乡。

  孙姿其实也一直没睡着,从张儒剑进来的那一刻,她就感觉到了,但她没有动。

  从她悄悄离开书房开始,她的心中仿佛崩裂了一般,她对自己今天的行为感到不可思议,她觉得自己的行为很羞耻,一个有十六岁女儿的女人竟然在自己的女儿身边作着这样不可告人的荡行,但她又是那么想得到张儒剑的疼惜,她为张儒剑迷醉,自己的肉体与精神同时要求自己投入这个小她太多男人的怀抱,她甚至故意留下了自己的内裤。

  她心底里又害怕,她害怕张儒剑只是被自己的肉体所吸引,以为自己是一个寂寞难耐的荡妇。

  当张儒剑进来时,她一动不敢动,她怕他要求什么,怕他只对自己的身体感兴趣,如果他要求,她一定会拒绝,她不愿成为一个没有爱的玩物。但这时她放心了,张儒剑那充满爱意的轻抚,让她的心一下子从谷底来到了浪尖,她知道这个男人也是喜欢她的,心底的喜悦让她止不住的战栗,幸好没张儒剑没有发现。

  她听着张儒剑均匀的呼吸,眼里涌出了泪水,她的肩头耸动着,她把枕巾咬在嘴里,她在幸福地哭泣。

  张儒剑侧身睡在孙姿身边,夜已经深了,渐低的室温让他靠向身边温暖的身体,他一伸胳膊把这个温暖的身躯搂入怀中,嘴角上扬,勾起一个弧线,好像对现在的状况很是满意。胳膊搭在了孙姿高耸的乳峰上。

  孙姿小心的变换着姿势,换成面向着张儒剑,她仔细的看着张儒剑英俊的面庞,把自己娇小的身体挤进了张儒剑的怀里,轻吻了一下张儒剑的嘴唇,把毛巾被搭在两人身上,微笑着睡去。

  清晨的阳光洒入房间,孙姿被小腹上硬硬抵着的东西弄醒了,在经过刹那的思考,她的小脸又浮出了红云。她悄悄坐起身来,看看床头的闹钟,已经是六点半了。她赶忙起来,要准备早饭了。她又看了一眼床上熟睡的张儒剑,考虑了一下,轻轻走了出去,随手锁上了房门。

  张儒剑鼻间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香味,他从睡梦中慢慢清醒过来,仍闭着眼睛,想今天怎么早饭送到房间里了,以前不是一直都是放在餐厅里嘛。意识回到脑中的时候,他记起了昨夜自己竟然睡到了孙姿的床上。他一下猛然坐起,看到床头柜上的早餐,又看到了俏立在床前低着头的孙姿。

  「我……我……,你……你……」他一时不知所措起来。

  孙姿仍立在床前不说,也不动。

  张儒剑渐渐平静下来,看着俏立床前的孙姿。孙姿今天穿仍穿着昨天那件黑色吊带睡衣,高耸的乳峰把把睡衣前襟高高顶起,上面的两个小突起,明显的表明她没有带乳罩,头低着看不到脸上的表情,头发随意在脑后打着一个发髻,一双小手在小腹前绞在一起,不停地变化,指节微微泛白,显示出她内心的慌乱。

  张儒剑反而镇静下来,看到这样的情景,他移坐到床边,伸手抬起了孙姿的下巴,女人被迫抬起头来,眼睛却闭着不敢望向张儒剑,脸上的红晕已经扩散到了两个精巧的耳朵,混身一阵接一阵的打着颤。

  张儒剑轻叫声叫着:「姿姐?」声音里明显带着颤音。

  孙姿的身体打了个震,应了一声:「嗯!」显得那样的无助,和一只受惊的兔子一般。

  张儒剑心中激起万千的怜惜,不禁一把孙姿揽入怀中,玉人温顺的倒入张儒剑的怀里,只是不肯睁眼。张儒剑看着女人的脸,用嘴唇轻触她的面颊,说道:

  「姿姐,我不是一个轻浮的人,但不知从何时起,我心里有了一个女人的倩影,她是那样迷人,每当看到她,我都想抱着她,我到底是怎么了?你说我这是怎么了?」

  孙姿听着男人的话语,睁开迷离的双眼与男人深情的目光对视着,柔声说:

  「我知道呢,从昨天晚上,你来到我房间,我就知道了!」

  张儒剑猛地把女人横抱在怀中,将双唇盖上女人的双唇,用力的亲吻着,感受那柔嫩的双唇。女人呼吸急促起来,鼻子两翼快速的起伏,张开双唇引导张儒剑的舌头进入自己的口中,用自己的细舌与张儒剑的舌头激烈的纠缠在一起。

  张儒剑的津液顺着相接的唇瓣流入孙姿的口中,女人小口的吞咽着。张儒剑迷失在了女人甜美的亲吻中,让张儒剑的欲望立刻升起。

  张儒剑用力想分开孙姿的双腿,孙姿略一反抗,就放弃了,她心里更希望把自己的一切展示在心爱男人的面前,希望能到到男人的爱抚。

  不知道到过了多久……顿时快感奔涌而出,张儒剑身体瘫倒在孙姿的身体上,两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