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白领少妇与家教老师的性生活故事(一)

  大学四年,眨眼间已是大四,站在镜前,张儒剑打量着自己赤裸的躯体。方正的国字脸上嵌着深邃明亮的眼眸,高挺的鼻梁,刀削斧砍般的唇线,给这个儒雅的年青人一丝冷俊的神色。

  他皱皱眉头,双手用力握紧,环于胸前,胸前的胸大肌以完美的曲线展示在他面前,平坦的小腹,有力的双腿,无不显示他身体的健壮,腿间的阴茎懒懒的垂下,好似暗示主人已经太久没有让他一展风采了。

  张儒剑是成都一所大学计算机系大四的学生,这个从小贫寒的学生靠自己的努力从县城来到这个城市,以优异的成绩、坚毅的品德给所有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大二开始他没有要过家里一分钱,全凭自己的双手、大脑挣钱,目前已独立在外租房居住。

  看到自己完美的体形,他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重重叹了一口气,他穿回了自己的三角库,立刻腿间隆起一个大包。他转身坐在床边,点起一支烟,眉头紧锁。他的苦恼源于他前不久刚刚接到的一个家教。

  那是一个月前一个闷热的下午,他正在思考自己的毕业设计选题,编写程序对他来说是一个小问题,关键在于他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一家实习的单位。

  忽然腰间的BP机开始剧烈的震动起来,家教中心拷他立即回电。他在家教中心的工作是他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

  他走下楼在一个公用电话亭回了电话。中心的值班人员是他同宿舍的哥们刘松。电话刚通,刘松的声音已经迫不急待的窜了出来:「老四,有个好差事干不干?」

  张儒剑问道:「什么差事?」

  原来,下午一个三十左右的少妇来到家教中心,为她自己16岁的女儿找一个辅导物理的家教。而一般这样的事,同学们为了照顾他都首先与张儒剑联系。

  张儒剑简单问明情况后,同意先到对方家里看看情况。

  在屋里冲了个凉,张儒剑简单梳洗了一下,就骑着自行车出发了。他对自己的外表很自信,根本不需要太在意自己的形象,对于他来说,家教对方因为形象而拒绝自己的情况从来没有发生过。

  按照少妇留在家教中心的地址来到某智能小区,给对方打了个电话,对方告诉他具体的位置,让他自己来。张儒剑不禁苦笑一声,现在的人对老师的尊敬已经忘却得太多了。

  找到具体的位置,张儒剑停好自行车,信步上楼,主家住在三单元三楼。这是一个高档小区,楼前停的大多数是小轿车,张儒剑的自行车停在那里显得很刺眼。

  按响门钤,好一阵才传来一阵拖鞋的踏踏声。门咔啪一声打开了,在一瞬间张儒剑有一种眩晕的感觉。

  门前站着一个只围着一件浴巾的成熟女人,刚洗过澡的香味,扑面而来。女人一边的头发披在身前,用手拿着一条毛巾正来擦着湿辘辘的头发,被浴巾包裹的胸前隆起高高的山峰,深深的乳沟若隐若现,浴巾的下摆只到臀部的下缘。

  随着女人的动作,浴巾轻轻的起伏,洁白修长的大腿完全裸露在张儒剑的面前。张儒剑呆呆的看着,已经到了嘴边的「你好」两个字硬生生的吞进了肚子里。

  女人仍然没有查觉什么,说道:「快进来吧,刚才在洗澡,让你久等了。」

  说着让开身子,抬头向张儒剑看来。

  突然张儒剑发现她的身子猛然一震,毛巾从手中掉了下来,一时满脸通红。

  张儒剑仍呆呆的看着这个女人,一张瓜子脸,脸上红扑扑的,眼睛很大,充满了惊讶,小小的鼻子,一张张成O形的湿润红唇,岁月好像对她的身体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张儒剑在心中暗说一声,好一个尤物。

  不知过了多久,女人首先低下头,弯腰侧身去捡在地上的毛巾,嘴里慌乱的说:「快请进!」不想这一下,浴巾的下摆顺着曲线优美的大腿分开,小半个圆润丰满的屁股露在了张儒剑的面前。张儒剑的阴茎好似得到了进攻的命令一样,倏的挺立起来,把张儒剑的牛仔裤搭起了一个小帐篷。

  这时张儒剑也意识到了这种情况,忙也侧身走进了屋子,一时不敢坐到客厅的沙发,装作打量房间的样子,背过女人。女人捡起毛巾,说了一声你先坐坐,连忙走进了客厅通往卧室的过道。

  张儒剑这时已平复下了躁动的心情,并非他没有见过女人的身体,他高中的时候有过一段不成功的初恋,与女朋友有过几次不成功的性经历,但这次这样一个成熟女人的身体半掩半露在他面前,不禁让他有了直接的生理反应。

  张儒剑深呼吸了几次,等阴茎低下头后,开始真正打量起了这套房间。这是一间很大的客厅,靠墙摆着两大一小的白色真皮沙发,在中间有一长方形钢架茶几,茶几上散落着几本杂志,一束淡淡的菊花放在茶几一旁的大花瓶中,阳光从阳台的落地大窗上投在桔黄色的地板上,一切让人觉得很温暖舒适,在沙发对面的音响正在工作,放着他很喜欢听的《加州旅馆》这首歌。

  正在这时,女人重新从过道走了出来,脸上仍然有一丝淡淡的红晕,衣服已经换成了一套淡绿色的家居服,脸上浮着淡淡的微笑。她对一边站着的张儒剑说道:「你快坐吧,刚才他们说是一个女家教,怎么来了一个帅哥呢?」这时她已经恢复了平时的镇静,和蔼的口气把张儒剑对刚才事件的一丝担心彻底打消了。

  张儒剑坐在了沙发上,女人坐在他的对面,双腿自然的搭起,一只小巧的白足轻轻的晃动。「介绍一下你的情况吧。」女人柔声说道。

  张儒剑没有一丝的紧张,这样的场面他已经见过很多次了,他看着女人的眼睛,流利的介绍了以往成功的家教经历,并说明自己的六级是以86分的高分通过。

  女人也看着面前这个英俊挺拔的男人,眼里的神采似乎随着张儒剑的介绍而跳跃。张儒剑介绍完后,女人也简单介绍了自己与女儿的情况。

  这个女人叫孙姿,是一家外企的人事经理,老公是外企的市场部经理,常年在国外公干。女儿正在读初中三年级,其他科目很好,但就是物理成绩比较差,这也是她为什么为女儿找家教的原因。

  在女人介绍过程中,张儒剑好似在听,其实他早已经被女人时不时表现出的魅力所倾倒,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高雅又温柔兼备的女人。

  女人介绍完后,对张儒剑说:「你的情况我很满意,不过由于我女儿快要中考,希望你能暂时住在我家,最好近期就能开始工作。」张儒剑对这个充满女人味的女人一点抵抗力都没有,意乱情迷地答应明天就开始。女人说:「女儿今天去外婆家了,你今天也回去整理整理,明天就搬过来吧。」

  张儒剑告别了孙家,脑中还留着孙姿那美丽的面容。

  孙姿在张儒剑离开后,静静的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脸上又重新浮现起了两朵红云,衬得面容越发显得娇艳。丈夫常年在国外,一年难得回家几次,已经36岁的她把生理上的压抑全部转移到了繁忙的工作中。而今天张儒剑的到来,那张英俊又有点稚气,自信而冷静的面容把她心底的情欲从心底的最底层慢慢的释放出来。

  她嘴里呼出一口热气,定了定神,暗自一笑,「我这是怎么了!」但理智终被情欲所战胜。她嘴里轻轻的念着张儒剑的名字,一手已经伸入家居装的下沿,沿着平坦的小腹往上,轻轻的抚摸。

  身体因为生理的紧张而紧绷着,她的呼吸开始慢慢的急促起来,纤长的小手终于到达了乳房的边缘。虽然已经三十六岁了,但她的乳房还是那么的挺立,半圆的乳房没有一丝下垂的迹象,她用指尖轻轻地搔弄着乳房的边缘,小嘴里呼出的空气越来越热,乳头敏感的突出了乳晕。

  孙姿的乳头显得很细长,勃起时有一个指节那么长,由于已经是妇人了,乳头已经由粉红色转为红色,显得更加的娇艳。她用右手握住自己的左乳,晃动,任敏感的乳头在棉质的衣服上磨擦,强烈的快感让她的小腹觉得一阵的火热,她闭上双眼,眼帘轻轻的抖动,小嘴里传出细小的呻呤声。

  衣服的磨擦已经让她觉得不满足了,她用左手费力的解开上衣衣扣,让红嫩充血的乳房暴露在凉凉的空气中。她把双手盖在双乳上开始用力的揉捏,白色的乳肉从手指间的缝隙挤了出来。

  「啊……」她觉得自己快要疯狂了,竟然自慰到高潮了。

  孙姿还在沙发上双眼紧闭感觉高潮余韵的时候,传来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

  孙姿急忙立起身来,去扣上衣的扣子。一个少女走进屋来,「妈妈,我从外婆家回来了!」

  孙姿来不及打扫身下的一片浪迹,只是应了一声:「哦,去洗洗吧,天够热的!」

  少女走了过来,从后面抱着孙姿的头撒娇的说:「妈妈,人家去了一天,你有没有想我嘛。」

  孙姿慈爱的笑笑说:「当然想了。」但还是一动不动。少女觉察到哈哈哈紧张,胳膊感觉到了孙姿脸上的温度,忙说:「妈妈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怎么脸这么烫啊。」

  孙姿忙说:「不是不是,是刚才跳了一会儿健美操,浑身都是汗。」

  少女高兴的说:「好好,妈妈那你和我一起洗,你都好久没有和我一起洗澡了。」

  孙姿反复拒绝,但怎拗得过顽皮的女儿,只好同意,让女儿拉着去浴室了,留下了沙发上的一滩淫迹。

  女儿刘菲菲是市里一所重点初中的学生,生性外向,马尾辫,圆圆的脸蛋,继承了孙姿的外貌,长得很清秀,白里透红的脸蛋,薄薄的嘴唇,整齐洁白的牙齿,身材秀长,16岁的年龄已经是出水的芙蓉一般。

   鼓鼓圆圆的小胸脯,紧绷的臀线在身后骄傲的划出优美的圆孤。但似乎是女孩子的天性,对物理总是看不懂,所以孙姿才有为她请家教的打算。

  在去浴室的路上,孙姿由于淫液已经浸透了外裤,娇嫩的花瓣在衣物的磨擦下又一阵阵的战栗,为了不让女儿怀疑,她有意走在女儿的后面。

  进入浴室,刘菲菲嘻笑着拉着孙姿的手说:「妈妈,今天让女儿服待你,为你宽衣。」说着手已经伸向孙姿的上衣。

  孙姿连忙躲避着,不想让女儿的手擦到了仍在勃起状态的乳头,不料,腿一软,靠在了墙上。而刘菲菲丝毫没有察觉,乘机把哈哈哈上衣解开,一对圆润饱满的乳房露了出来,长长的乳尖骄傲的向前挺立着,孙姿不觉啊了一声。

  刘菲菲仍是小孩心性,笑着轻轻摸了摸哈哈哈乳房,说:「妈妈,你好漂亮啊。」

  孙姿在这次刺激下,只觉下体又涌出了一阵爱液,忙拉住刘菲菲的手,说:「小孩子没大没小的,这也是你可以瞎摸的?」

  刘菲菲脸一红,小声嘀咕一声:「是给爸爸摸的吧!」忙跳开,自己脱衣服去了。

  孙姿也骂了一声:「小冤家,你自己洗,妈妈先找换洗的衣服。」忙趁刘菲菲不注意躲了出去。

  张儒剑回到自己的宿舍,心头仍是盘旋着孙姿的面容,这是他不长的人生中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情感,情欲在心头慢慢滋生,夜怎么这么漫长,他是那样期待与那个温柔的女人再一次见面。

  第二天,张儒剑收拾了简单的行装,于傍晚时分又一次来到了孙姿门前。按响门铃的同时心也突突跳跃着,以往的冷静不知哪里去了。

  就在他按响门铃的同时,门就啪的打开了,张儒剑一愣,门里的孙姿也是一呆,虽然她一直等待着张儒剑的到来,但这样开门的速度也显得自己太失态了。

  脸又是一红,忙辩解说:「刚走到门口,正好你来了,所以就……」

  张儒剑也急忙说:「我也不是故意的。」说出口的与听的两人俱是一呆,都轻轻笑了起来,尴尬的气氛一时消失了。

  孙姿说:「进来坐吧,我女儿也想见见你这个老师呢。」张儒剑品味着这个「也」字,走进了客厅。

  刚进门,一个少女就跳到孙姿面前,「妈妈,你们刚才笑什么呢?」

  孙姿脸又是一红,「没什么,快让老师进来坐。」

  张儒剑坐到沙发上,不禁私下比较起这对母女来。

  今天孙姿穿的是一件黑色低领连衣裙,刚到膝盖上一手的长度,让丰满的身材显露无遗,高挺的乳房让中间显出深深的乳沟,肤色在黑衣陪衬下越发白嫩,坐下后拉高的裙幅显出修长的双腿,成熟女人的扑面而来,她不敢看张儒剑明亮的眼睛,侧头看着自己的女儿。

  刘菲菲今天是一身少女装,黄色的紧身T 恤,把小胸脯包裹得曲线毕露,粉色的百摺裙盖到膝盖,亮闪闪的眼睛一直盯着张儒剑看。

  一时房间里三人无语,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弥漫在三人中间,孙姿好像觉得对面这个年青人的眼光能看到自己赤裸的身体,可以看到自己浑圆的乳房,私密的下体,乳头不觉又胀了起来,下体又开始火热起来,忙并紧了腿对女儿说:「你介绍一下你的情况,让这位张哥哥了解了解,我去泡茶。」说完站了起来去厨房了。

  刘菲菲看到妈妈走了,突然对张儒剑一笑说道:「你好帅啊,比我们班里的帅哥帅多了!」

  张儒剑被刘菲菲这样一说,不禁有点哭笑不得,说:「还是介绍一下你的情况吧。」刘菲菲小嘴一撇,说了起来。

  这时孙姿已经把茶泡了上来,坐在一边静静的听了起来。

  刘菲菲的口才很好,清脆的声音在整个客厅回荡。她绘声绘色的讲教物理的老头怎么的迂腐,同学是怎么捉弄这个老头的,三人一时笑得前仰后合,张儒剑刚喝到嘴里的一口茶不禁吐了出来,T 恤、牛仔裤全弄湿了,一时不知怎么处理才好。刘菲菲在一旁笑得合不拢嘴。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