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口述性经历:我和性感空虚大姨子厨房缠绵媾和

  妻姐长的很漂亮,和妻子的气质有很大的区别,特别是眼神,有一点点巩俐眼睛中的忧虑感,这是我最喜欢的,每次来家里,都喜欢看她的眼神,逗她笑,逗她开心。

  有一次,妻姐和家里人吵架,半夜来到家里,哭的凄凄惨惨,那时候妻已有身孕,不方便招呼,安慰的重任自然落到我的肩上。

   先是偷偷给妻姐家里打过去电话,让他们不用担心,然后就慢慢的安慰妻姐,说一些不疼不痒的话,主要还是在听妻姐的哭诉,后来怕影响妻子休息,就提议到另一个房间,起身的时候,可能她时间久,腿麻木啦,差一点跌倒,很自然的就扶着妻姐往另一个房间走去,当时妻子还在看着。

  不知道是麻木的厉害还是哭的没有了力气,妻姐几乎像软面条一样,要用力才能扶她走路,抱的也就很紧啦,不过当时可没有一点杂念。到房间后,把妻姐扶坐到床边,就低下头给她脱鞋子。

  “我自己来。”妻姐好像脸红了一下。

  “没关系,我给你脱吧。”说着就顺手抬起她的腿,当时她穿的是一双很漂亮的红色细高跟皮鞋,没有穿袜子,拇指趾沟很明显,感觉真的非常性感。

  脱掉鞋子,顺势抱起腿放到床上,“躺下吧。会舒服点,不然腿又麻了。”

  妻姐很久没有说话,只是闭着眼睛,在轻声抽泣。

  我也不知道该说啥,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就轻轻的按摩起她的腿,从膝盖开始,揉捏着到脚。来回几躺,妻姐一直没有吭声,只是抽泣慢慢停止了。

  其实,从给她脱鞋看到那么性感的趾沟开始,我就觉得自己升起了一股不该有的欲望。

  当第四次捏到脚的时候,就没有再动位置,只是在脚上,轻轻地婆娑着,每一个脚趾以及每一处脚趾缝。当时,感觉很享受,也有一点很微妙的刺激,因为看起来妻姐的脸红的厉害,却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止。

  妻姐当时穿的是丝质的低胸吊带裙,以前在她家的时候见过,像是当睡衣穿的。身材衬托的很韵致,因为平躺着,能看见一点点的乳沟。妻姐的咪咪比较丰满,以前,曾在心中偷偷的比较,感觉比之妻的要盈腴许多。

  其实,整个过程就短短的十几分钟,由於坐在床边,紧挨着妻姐,她身体的微微颤抖感觉就很明显,刚开始是因为抽泣,但抽泣停止后,那种颤抖却还在继续,开始没有注意,在专心捏脚的时候感觉还在,极像妻动情时候的那种身体抖动。

  “来给我倒杯水。”就在我想,是不是捏脚让妻姐动情啦,妻姐动情的时候是不是和妻一样的时候,妻的声音却传来啦。

  “好。”我回应一声,正想给妻姐说,却猛然觉得,本来还在手中的一只脚急速的抽出去啦。

  “你赶紧去。”妻姐的眼睛只睁了一下,就迅速闭上,并且用手推了我一下。

  “那你先睡一会,我一会再来。”

  “不用,我要睡了。”妻姐的声音好像很着急的样子,而且很急促,还透漏出一点不耐烦的意味。

  “好,那你早些睡吧,不要想太多。”

  妻姐的话好像不正常,一般妻姐对我可是都很客气的。心里纳闷,但还是起身,准备给妻倒水去。

  倒完水,躺下,妻问我怎么安慰妻姐的,我说其实也没有安慰,只是听她在倾诉啦。

  姐看起来很风光,家里要钱有钱,要势有势,可她婆婆太厉害,姐夫又有点怕他妈,还住在一起,磕磕碰碰的,姐心理并不快乐,每次说起来,都委屈的要哭。

  哦,看着姐夫对姐不是挺好的吗,只要她俩好,不和她婆婆多交际就行了,况且姐早上一早就去上班,到晚上才回来。

  “姐对姐夫也不满意。”

  “不会吧,难道是姐夫不能满足姐吗,嘻嘻。”我开玩笑应付妻的话。

  “不是主要的,主要是姐夫天天喝酒,而且一喝就醉。”

  不知怎么,听完妻的这句话,我一下就激灵的起来:“喝酒又不是大毛病,是不是主要是姐夫不能满足姐,她给你说过?”

  “你是不是想啥歪点子啦,一听说姐不满足就来劲。”

  “没有啦,你可是冤枉我,不是想了解一下,到底他们问题出在哪儿吗,也好对症下药,调节一下吗,说说,姐给你咋说的。”

  “也没有啥,就是那次你出差,姐来家住,说着说着就扯到性上啦,姐说,他只会一个姿势,而且进去就出来啦,有时候想要的时候,姐夫也没有反应,一点情趣也没有。”

  “哦!感觉幸福吧,看看你老公多棒,让你夜夜都高潮呀!嘿嘿!那姐不会是看过黄片吧,怎么知道有很多花样呢,她有过高潮吗?”

  “当然不是,姐可是很纯的,姐夫也不是哪种人,去哪儿看黄片。可不像你,教唆我看黄片,还变着花样折腾我。”

  “那她怎么说出”就会一种“这种话,还有她有过高潮吗,如果这么长时间还没有一次高潮,还真是可怜呐!”

  “废话,当然是我说过咱们的事情,她才知道的。”

  “啊!你说咱们,给你姐说咱们的性事!不会吧,你怎么说的!是不是也说我坏话啦。”

  “看你紧张的,我说你可会玩,可强啦!每次弄的我都很舒服。”

  “真的?那姐有过高潮吗?”

  “当然是真的,我说的是实话吗。她好像没有,我问姐,舒服不,她说的情况好象不是高潮。”

  “嘻嘻!她有说过他们是怎么弄的吗?”

  “不说啦,你个坏蛋,你在想啥呢,还顶着我,小心我把他给哢嚓啦。”

  妻感觉到我已经坚硬的下身,立马就变脸不说啦,而且过来就是足足30分钟的训斥,30条的不准,当然是对她姐姐的不准,最后还来句这叫防患於未然。

  然后就扭头睡着了,不管我的难受,说我是活该。摸着妻隆起的肚子,我也不敢造次,只能在难受中熬过慢慢长夜啦。

  第二天,都很晚起床,我由於是个小老板,根本就不用去公司,妻姐也请假了,所以三个人,都在家。

  “姐,要不我跟姐夫打个电话,让他来接你吧,老这样怄气也不好。”

  “就是。”我附和着妻,心里却有点期待,妻姐躲在家里住两天。

  “不回去,你们不要赶我走,赶我,我也不回去,我要给他离婚。”妻姐看来还在气头上。

  “要不我们出去玩吧,去水库划船,吃烤鱼吧。”

  “好呀。”妻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你腆着个大肚子,怎么去玩,都快当妈妈啦,还是就知道玩,真不知道,你咋恁好的福气。”

  “没关系,当妈妈还早呢,我这就准备去。”说完我就去准备家当了。

  那一天,玩的很开心,当然主要是我给妻姐在一起玩,妻姐那天很疯,好像心情也慢慢好起来啦。只是,偶尔身体接触的情况下,看我的眼神给以前有一点不一样,一点羞羞的样子。

  好像这件事过去有两个月左右,家(妻家)里有事情,要回去,妻由於不方便就没有回,姐夫也在外地。只剩下我和妻姐以及妻姐家三岁的钮,妻姐骑的是那种弯梁的摩托,带上我和她家的钮,从县城出发回山里的家。钮坐在我和妻姐的中间,我双手扶着摩托后边的架子,和妻说声再见就出发啦。

  出县城后,人逐渐稀少起来,路两边的景色也渐渐的明丽。我坐的姿势实在难受,又不敢搂着妻姐的腰,中间还夹个钮,一会就坚持不住啦,让妻姐停下车:“我手都撑麻啦,歇一会再走。”

  抽支烟的功夫,就又要上路,妻姐一直没有吭声,只是在上车的时候突然说了一句,只让我听见的话,声音低低的,眼睛还看着远处玩的钮。

  “你撑不住,不会搂住我,笨蛋!”

  嘿嘿!等的就是这句话。心理可是乐开了花。

  上车开走,就毫不犹豫的,伸手搂过去,嘻嘻,不想一下就搂上妻姐的咪咪部位,绵绵软软的,隔着层薄薄的衣服,胸罩的轮廓都感觉的出来。由於妻姐在骑车,只是身体微微抖动了一下,也没有吭声。

   刚开始还不敢动,一会时间,实在忍不住啦(估计当时脑袋整个就被烧晕啦),就详装晃动轻轻揉了几下,见妻姐没有反应,就逐渐的,揉弄起来,感觉很刺激,中间夹着她女儿,还是自己的妻姐,还是比妻要漂亮一点的妻姐,真的很刺激,变态的刺激吧。

  “你,你往下搂点儿,弄疼我了。”

  刚一出声,我就把脑袋附到妻姐的耳边,实在是摩托车速度快,风噪大听不清,闻着一种说不清楚的体香,头发飘扬起来抚在脸上的痒痒的感觉,真的很美妙。

  “你听见没?”

  我把嘴巴贴在她耳朵上,轻轻说了一声:“听见了,你要我把手挪到你下边。”

  “坐好,也不怕摔倒啦。”当我说完话的时候,妻姐身体陡然绷紧了一下,摩托车也险些失去平衡。

  恋恋不舍的把手往下移动,刚开始还有点失望,只是当手不断的往下移,却没有阻止或者反应的时候,心里的失望逐渐被狂喜代替,因为我的手已经移到了妻姐的双腿之间,就被夹在她微微鼓胀的腿根地带。

  那一刻,没有了廉耻和伦理,只是欲望、兴奋和刺激。

  手指不停的弯曲和弹开,摩挲者妻姐的蜜心,而且,还能微微的陷进去一点点,在两瓣嫩肉之间来回抽动。

  心照不宣的小游戏,在和妻姐之间展开,很淫荡,也很刺激,当然想到伦理关系,一种更微妙的震荡在灵魂深处带着罪恶美妙起来。

  转瞬就到妻家的村子,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的真快。

  “还不拿开,到村了。”

  “嗯。”到家后,在妻家住一晚上,虽然中间也有和妻姐独处的短暂时间,可是再也没有故事发生,只有,妻姐看我的眼神有些些的迷荡。

  第二天,我就回自己的家(两家离得很近),走的时候,丈母娘还说回去的时候,让我再来和妻姐一起回去,也不用挤客车啦。

  “那,姐到啥时候回去,我四天后就得回去,公司还有事情,朋友要给我还车,我要看看。”

  “我也到那天回吧,反正也没有事情,你到那天上来吧。”

  “好。”

  听到妻姐这么说,心里高兴的像猫抓一样,屁颠屁颠的就回自己家啦。不过回家那几天晚上、白天满脑袋都是妻姐的身影,一颦一笑活灵活现的。

  好不容易到第四天,一早,就到妻家,出发的时候,才知道,妻姐的钮和她爷爷前天就传亲戚啦,先不回县城。

  当时,心中突然一跳,感觉好像在回去的路上要发生啥一样。

  出发后,在村子越来越远的路上,很自然的搂着妻姐的咪咪,她还没有吭声,后来就把手伸进她的衣服,摩挲起柔软的奶子,胸罩被窝推到了咪咪的下边,整个咪咪都在我得手中玩弄。

  “搂下边吧,看让人看见。”

  其实周边连个人影也没有,心想,估计是想让我莫下边啦。

  “嗯。”

  这次,妻姐穿的裙子,感觉比上次还明显,那条小沟沟入手,甚至有点点的湿润,不停揉弄着。

  摩托车也在飞驰,一会后,我悄悄的把手伸进裙子里,附在妻姐的小内裤上,不过还是吓我一跳,妻姐这么传统的人居然穿的是很小的那种窄裤头,手边都能摸到几丝毛毛来。湿的很厉害,黏糊糊的,不过手指在小沟沟里也更滑溜,找到位置,就用手指轻轻的一下一下碰触她的小豆豆,每一下都抖一下身体,车也骑的不平稳啦。

  一个转弯,妻姐居然把车开到路下边的一块田间小路,坑洼不平的路面,让我手指,深浅不一的磨动在她的股间,几次都已经插进去了,浅浅的,滑滑的。

  离路边大概有百米左右,妻姐把车停下,就那么用腿支撑着地面,不吭声,也不动,我的手也没有动,也不敢动了,我不知道接下来妻姐的反应,是破口大骂还是拳脚相加,两个人就这么僵持了一小会。

  “动动,我难受。”

  “嗯,舒服么?”听到妻姐的话,我一下子活过来,竟然大胆的问出这样的话。

  “舒服。”妻姐声音如同蚊子一样低迷。

  那就好,心里想着,就不停的抚弄起来,专心对付那条小沟沟啦。

  其实,当时手很困,酸麻的不得了,不过很乐意坚持。

  “嗯,嗯,哼,嗯哼……”妻姐估计已经迷失自己了,我也加大了抚摸,轻轻的用手指在她的小豆豆上划圈圈,这么长时间啦,看你还能坚持多久,嘿嘿,要你说才进去弄你,心中当时就这一个龌龊的想法。

  “进去一点……里边……进里边一点……”

  “要我进去?那我进去了,你把腿抬一下,更舒服一点。”

  慢慢真正的进到那个小洞洞里,感觉手指就像进到蜜罐里,全是滑滑的水,一团团的嫩肉芽包裹着手指,热乎乎的,慢慢的抽动,慢慢的插入,当时就想让她快乐,达到高潮,享受高潮。

  逐渐的加快了抽动,一深一浅,或者两浅一深,不停的变换抽动的频率,不停的变换深浅。

  “停手,停手,快停手。”

  “怎么了?”我得手并没有停下来,还在妻姐的小洞洞梭巡。

  “我,我,停下来,坏蛋,我想尿尿,快停,真要尿啦。”妻姐当时的脸像个小关公。

  “没事,那不是尿,你放松一点,那是高潮要来啦。”

  “你骗我,快停呀。”

  “真的,你放开,不会尿的,你忍着,就永远不会高潮,高潮是做爱最舒服、最美妙的感受,你放松,感受一下。”一方面给妻姐说话,一方面加快了冲刺。

  “不行了,要尿啦,坏蛋,快停手呀,我要骂人啦,快停,大坏蛋……”

  又进去一根手指,同时拇指也按上了她的小豆豆,速度和深度更大。

  “尿出来啦,尿出来,呜呜,尿裙子上啦……”

  “真的没事,不是真尿尿,××(妻名)第一次也是这样,后来最喜欢这样的感觉啦。”

  “不要说啦,不要提她,不,不,啊……!!”一声尖叫后,妻姐猛然间就要跌倒,身体一下就软了下来,像是没有了骨头。其实在提到妻的那一刻,我也喷发出来,思想深处的罪恶感下,我和妻姐一同到达巅峰,虽然,用的是手指,可我却一样的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快乐。

  手指还在洞洞里,感受着啸吹后的痉挛。一直没有动,两个人就那么骑在车上,抱在一起。

  “舒服吗?”

  “嗯。”

  “以前有没有过这样舒服?”

  “没有。”

  “我也没有这样舒服过,第一次感觉灵魂都跑到你身上啦。”

  “骗人,我妹妹说你给弄得每次都这样…

  …啊!!“妻姐一下子捂住嘴,吃惊的看着我。

  “我,我……”

  “没关系呀,不要紧张,她早给我说过啦。”

  我知道,妻姐因为说漏嘴而有一点惊吓。

  “什么?!她给你说过,说过啥?是不是说过我的……”

  “是,她说,你没有过一次高潮,没有享受过女人该享受的。”

  “她,她,她怎么能这样……”

  “感觉美吗,不是很舒服,以前没有过吧,今天你啸吹啦,是最好的高潮,你不觉得美极了,舒服极了。”

  “从没有这么美过,原来还能这样让人这么美……妹妹太幸福啦。”

  “自己真傻,到现在才知道这些,真傻……”妻姐喃喃的好像迷糊一般,不停的都囔。

  “其实,如果,真进去会更舒服的,比这个还要舒服百倍。”

  “不。”妻姐,像是猛然惊醒一样,突然大声尖叫一声,吓我一跳。

  “不,不能这样,我真傻,怎么可以这样。”

  “我要回去,快,我要回去,再也不要见到你,你是个魔鬼。”说完推起摩托就走,好像突然间我在她面前消失一样,只是一团看不见的空气。

  “哎!等等呀,姐,你不能扔下我呀,我怎么回去。”可是迎接我却是一股浓浓的尾气。

  “该死,自己怎么像个畜生。”一边都囔,一边恨恨的走在马路上,整整半小时,都这么无聊的走着,路上竟然没有遇见一个好心的司机。不过始终没有恨起来妻姐,老想她当时惊喜的表情,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的惊诧,还有她后来的惊恐,一种突然遭蛰般的恐惧和惊吓。

  “可怜的妻姐,可怜的小女人。”心中默默念刀,隐隐一丝的悲情。

  “还不上来。笨蛋!”突然听到妻姐的声音,惊喜夹杂一股难言的悲凉顷刻之间,就变成眼泪涌入眼眶,当时不知道为自己无耻还是为妻姐的凄凉,反正眼泪就不争气的流下来啦。

  “你还哭!气死我啦,就走这么一段路就委屈啦!你,你,你还哭。”见到我流泪,妻姐就误会了,气崩崩的训我。

  “不是,姐,我,我,我也说不清楚,只是想起刚才,就忍不住流泪啦,真的不是哭。”

  “不准再说,以后不准碰我,不准……”

  一会我就满身大汗,怎么这么像妻呀,这架势活脱脱就是妻的30条。一边应声承诺,一边上车,抱着妻姐往家回。

  “把爪子拿开。”

  “姐,我没地方扶呀。”

  “我不管。”……

  “再不把你的臭爪子拿开,我,我回去就拿刀子把他剁啦。”

  “姐,我没地方扶呀。”

  “我不管。”

  一直在固执地认为性是超越理智的。没有人在性面前能够超越理智包括道德。这是一个三十岁少妇的故事,她叫欣,一个好听的名字,我喊她欣姐,是我以前一个同 事的姐姐。欣姐有幸福的家庭,老公老实能干,一个可爱的儿子刚刚入学,小家伙天真可爱。这样的一个家庭真让人羡慕。欣姐来自农村,不穷也不富,生活还过得去。

  欣姐年轻的时候在南方打工,曾有过短暂的恋爱,但还是回家相亲、订婚、结婚,直到有孩子,确切地说是在重复打工妹的人生。欣姐接到了弟弟的电话,她的弟弟 在工厂里做主管,和我是同事,我们级别算是一样,同事告诉欣姐,这边缺一个做饭的,工资不高,但可以从伙食费里面赚点,也就是活不累也能赚到不少的钱。

  这算是一个走后门的路子,因为她的弟弟是管后勤的,有这个权力。欣姐便来了,她的老公送她来的,拎着大包小包的,欣姐的老公在这里住了一晚就回家了,家里还 要照料。印象中欣姐和她的老公很恩爱,两个人把我们的办公室打扫得一尘不染,让老板很是欣赏,我们也都很满意,虽然对她弟弟这么明目张胆的徇私颇有微词。

  欣姐刚开始一段时间很能适应这样的生活,对自己份内的事情也做的十分尽心尽力。但毕竟是三十岁上下如狼似虎的年龄,没有老公的日子对于欣姐来说是难熬的。 我们有几个司机是不能说是好人的,他们经常蠢蠢欲动,伺机骚扰欣姐。有一天晚上,我们发现欣姐不在。

  欣姐以前是很少出去的,一是刚来,对这里不熟悉,另外 就是自己弟弟在,还是要保持矜持点为好。半夜欣姐回来后,我问欣姐(事实上是打招呼):“出去玩了?”欣姐说:“没有,和司机一块出车去了,出去转转。” 请原谅我的多疑,刹那间,我感觉事情有点不妙,要知道我们那些司机是色狼级的人物,是整天出没于灯红酒绿声色犬马场所的社会开放者。但我什么都没说。

  又一天晚上,有点烦,去找欣姐聊天,发现欣姐在看书,我很诧异,就拿过来一看原来是一本黄色的武侠小说,里面充斥着暴力和色情场面,是那种一次性生活用了无数“啊”的 超级绝版小说。就问欣姐:“买的吗?”欣姐脸一红,告诉我:“是司机给的。”

  我有点愤怒,这的确超越了我对欣姐的了解,也彻底毁灭了我对少妇的良好印象, 印象中的少妇应该是恪守妇道,只想着孩子和家庭的。而欣姐显然在迈向寂寞的出轨之路,而此时的欣姐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欣姐每天还要给老公打很久的长途 电话,两个人亲密得像是刚刚处对象的年轻人。

  终于欣姐还是出事了,一个司机经常骚扰她,欣姐不好意思告诉自己的弟弟,问我怎么办。欣姐说自己在做饭时,这个司机经常去。当然细节我不知道,肯定是淫手 加贱嘴的行为了。欣姐拿出手机让我看那个司机发给她的短信,内容无怪乎想来想去爱死爱活的。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欣姐,也许是因为和欣姐的弟弟关系特别好的缘 故,欣姐特别信任我,还说不想干了,想回家,这个时候距离欣姐来才刚刚一个月而已。我就开导欣姐,毕竟来一趟不容易,没挣到钱,受这么一下子窝囊气实在不值得。

   然后就去告诉了那个司机的舅舅,司机的舅舅是我们部门的一个经理,这种事情要是直接找那个司机说反而会让他下不了台,毕竟这个司机做工作还是很认真 负责的。经理的舅舅好似挨了一巴掌,在我告诉他的时候始终一言不发。后来事情处理完毕,听说那个司机挨了揍,被骂得要死。

  欣姐自从这件事处理完了之后,更加信任我了,而她的弟弟外派去了别的厂,后勤也归到了我的门下。说实话我是感谢欣姐的,有些时候冲了凉,把衣服泡在那里, 然后过一会去洗时,发现欣姐已经帮我洗好了。

  要知道这对于一个整天奔波在外的没有老婆伺候的人来说,我是很感激的。但由于独立习惯了,我还是不太喜欢欠别 人这么多的情义。于是每次还是自己洗。当然有些时候懒的话,还是会放在那里,欣姐肯定帮我洗得干干净净的。

  有些时候欣姐经常让我骑着摩托车去不是很远的市场上去玩,欣姐有些时候也是很天真的,她也会买一个棉花糖吃吃,也会在廉价的歌厅里面唱起山歌,当然我从不 让欣姐喝酒,我沉闷地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欣姐就在那里唱着。在这段岁月里,我很感激欣姐陪我度过了失恋的日子,那个时候相恋四年的女友做了他人的新 娘。欣姐从不劝我,是那样安静地听你倾诉,听你讲与她毫不相干的故事。

  一个很晚的晚上,临睡前,收到欣姐的短信,欣姐说:很难受。我就问怎么了。欣姐半天没回,等了好久,欣姐告诉我:感觉很孤独。我有些明白事情可能坏了,欣 姐或许对我产生了情愫。要知道对于我这样一个传统的男人来说,兄弟情义是最看重的。

  我不可能让欣姐有这样的念头,自己也决不会有。我就告诉欣姐:给你老公 打电话啊。欣姐回答说:不想打,难受。我就没再回,我知道我这个时候的安慰是乏力的。

   等了很久,欣姐回复我:你能过来吗?你的衣服我帮你叠好了,在我的房 间,来拿吧。我没有回,装作没看到,关了手机久久没有入睡。窗外的月光透过破旧的玻璃悄然洒下一道银光在我的脸上,我享受着这份爱抚,辗转难以入眠。

  欣姐似乎没有死心,或许对于孤独的欣姐来说,她又找到了年轻的冲动。欣姐对我越来越好了,给我织了一件毛衣,还给我买了一些只有她们那个年代互相传情才会 用的翡翠项链,我惶恐得无法拒绝。因为我们还是姐弟关系,我还要照顾好欣姐的脸面。当然我也给欣姐的孩子买了一些价值不菲的文具,我是想把欣姐唤醒,但我 是徒劳的。

  三十岁的少妇是不能没有性的。欣姐在我这里没有得到,不代表所有的猫都不吃腥。

  欣姐连续两个晚上都很晚回来,在这样的城市里,是无法不让人担忧的。但欣姐只是告诉我去老乡那里了。我没有深问,但愿欣姐是出去解决了性的需求。

  又安然过了两个月,我们这个项目也全部完成了,要撤回公司了,欣姐可以去别的项目。但此时接近春节,欣姐就说要回家,我就打电话给欣姐的弟弟,她的弟弟也 同意了。要知道欣姐来了也差不多五个月了,按最低估计,一个月赚两千块钱的话,也算可以了。

  欣姐第二天就要走了,我真有点舍不得,因为短暂的相处,虽然有 那么一点意外,但我们还是很挂念的。这天晚上欣姐早早地冲了凉,让我带着她去买一些回家用的东西。

  我带着欣姐,欣姐搂住了我的腰,贴在我的背上,我没说什么,毕竟欣姐要走了。路过一家录像厅,欣姐问我:“去看电影吧。”那个录像厅是给一些情侣准备的, 一个一个的小包间里,放着一个小小的电视和影碟机。极少有人会去真正的看电影,只不过是一个性场所罢了,我不想去,但欣姐扯住了我的胳膊,我无法抗拒。

  到了包间,我打开电视,放进去影碟,我们就看了起来。欣姐还是没能压抑住自己的感情,抱住了我,狠狠地吻着我,我没有回应,但也没有抗拒,毕竟欣姐明天就 要走了,难得爱了我这么久。然而三十岁的少妇毕竟不同于十七八的少女,欣姐悄悄地把手伸到了我的下边。

  我无法压抑自己,热烈的回应着。但最后我还是控制住 了,因为实在不愿意在这么一个用窄窄的木板分割的房间里做那样的事情。我疯狂地拉着欣姐,去了一个宾馆。在那里我们忘记了一切,热烈地做了一次又一次。直 到差不多十点,我突然想起有几个朋友相约喝酒,于是告诉欣姐,欣姐很不情愿,但也无可奈何。其实我原本说好不去的,但我感觉自己是那样地卑鄙,真的很对不 起多年的同事。一种罪恶感充斥着我的脑海,我要逃走。

  欣姐和我一起去喝了酒,我们也表现的很正常。但我却喝醉了,醉得一塌糊涂。我执拗地带着欣姐骑着摩托车离开了那个狭小的歌厅,我要洗清我的罪恶。我疯狂地 踩着油门,欣姐没有一丝的害怕,紧紧地抱着我。

   路上车辆很少,我们还是摔了一跤,只不过是摔在了路边的草丛里。欣姐让我感动的是,在倒地的瞬间,没有喊 叫,而且摔地上之后,先是问我怎么样,伤了吗?我很感动。

  到了驻地,欣姐表现的和往常没有任何区别,把我交给了室友就走了。没多久,短信来了。我知道是欣姐,欣姐说:等下过来。我装作睡着了,没有回应。短信一个接一个,我始终没回。第二天我起得很迟,欣姐已经走了。打开自己的手机,一条条的短信。

  欣姐告诉我:她不会忘了我。

  欣姐告诉我:不要有太多的愧疚感,她心甘情愿。

  欣姐告诉我:不用担心她,她自己会去买药吃。

  欣姐之后给我来了几个电话,我们像兄妹一样问好着。我问她和老公过得好吗?欣姐告诉我:她没回家,她在别处的一个工厂打工。

  大概过了九个多月的时候,欣姐给我来电话,昨天自己生了个孩子,是女儿。接着还轻轻问了句,喜欢女儿吗?寂寞的凉风轻轻吹拂着我发烫的脸颊,无处安身的欣姐身在何方?自此以后,欣姐再没有给我电话,我们失去了联系。

  如今的我早已离开了那个公司,孤独地躲着自己的小巢里,买酒烂醉,或许只有醉了以后我才会忘记欣姐。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