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受暴口述实录:我是如何被校长骗了初夜的真实性经历

  那个时候我刚刚从一所专科的师范院校毕业,然后我去南方找工作。我初到这所学校的时候,豪就是这个学校的校长,那一天,还是他给我面试的,然后我就做了这个学校的音乐老师。只是我没有想到,在我和他之间会发生后来的事。很多时候啊,你根本无法预料什么事情会来到你的生命。

  那个时候应该是四月吧,四月是个多么美好的季节啊,春天刚刚来了,你有时候可以听见鸟叫的声音,人在这个季节也会变得心情开朗起来。

   可是在这个四月,我却没法开心,因为,快要毕业的缘故,我所学的又是一所专科院校,在这个大学本科都有太多的人找不到工作的四月,我的处境是可想而知了。

  在南方这个陌生的城市转了一个多月之后,我彻底的失望了。然后我呆在母亲打工的那个厂里,每天看着电视,翻着旧报纸。我找不到前面的方向,难道真的就是毕业就是失业吗?

  夜是那样的静,四周的黑暗让我的眼睛也适应了下来,然后我借着微弱的光,看见我屋内四周的布局:一张床,一个办公桌,桌上放着几本平时我爱看的书,两把椅子,椅子上搭着我的衣服,一个大大的衣柜占居了房间的四分之一的面积。

   我听见远处好象还有汽车驶过的声音。黑夜就这样越来越深了,我的困意就来了,我的眼皮好象要合上了。我昏昏欲睡,然后我的头脑却越发清醒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想起我离开那个我工作过两年的学校时的情景,那个中午太阳很热烈,人都躲在室内睡觉,我提着我的行李走过校园,校园里是那样的空旷,看不到一个人,学生们都已经放暑假了。

   远处还能听到我住过的宿舍楼里还有放电视的声音。我走的时候他也没有送我,我一个人拿着行李,我想他一定看到我走的,我甚至还知道他就在他宿舍的窗帘后面那一双眼睛。

  我知道,他是校长,他有自己的爱人,有自己的孩子,然后我算什么呢,在一起两年的时光我得到了什么呢,就这样走了,说得还非常难听:老板把我炒掉了。

  让我从头来叙述这件事吧。进入这个学校,我做了一个音乐老师,我是一个二十岁的刚毕业的师范女生,二十岁,多么美好的年华呵,多么诱人的青春岁月呵。

  这是一所私立学校,他是学校的校长。但事实上他也是给老板打工的,他并不能带给我什么。在南方,在广东,象这样的私立学校很多。事实上这是一个有钱赚的行业,我所在的那所学校的老板就开了好几家这样的学校,听豪说,老板一年最少都是一百八十万的收入。

  我是什么时候才发现豪对我的好感的呢?事实上事情来时我根本没有想到。一直以来我还把他当成是我的领导,当成是校长对一个新来同事的关心,而且事实上我并不是那种十分漂亮的女生。

  办公室很大,他就坐在靠门口的位置,然后可以看着整个办公室所有的老师工作的情况。教师的工作通常都是比较自由的,不象我母亲所在的工厂,在生产线上,每天不停的忙碌。

   同事们关系都相对来说也比较好,在一起在办公室的时候会一起说说笑笑,只要没有课,在办公室里你时常可以听到里面传来的笑声。

  这种快乐也让我最初找工作的郁闷的心情一天比一天好起来。找工作的那些天里,我四处奔走,一家一家的面试,可是你知道,学校里早已经是开学了,也不会缺老师。

   别的公司之内的也不要我们这些没有经验的刚毕业的学生。呆在母亲所在的出租屋里时,我通常会哭一场,然后在母亲回来之前把脸洗好,装着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

  然后,就有那么一天,我一位同乡打电话给我,说她所在的学校刚好有一位音乐老师辞职走了,现在缺一位音乐老师,我就来了,我知道,我并不缺水平,我缺的是机会,毕竟学了三年的音乐,如果说让我成为一个专职的音乐家我不够格,但我想教个小学的音乐课我还是绰绰有余的。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着,直到有一天,我收到他的一条短信,我的第一反应是:啊,校长怎么会发短信给我?

  那个时候我的我对 爱情 多少是有一些幻想的,想一想也是呵,一个二十岁的女孩子哪一个对于 爱情 不是充满着想象呵。我想我多少也是学音乐的,有一点艺术气质,一开始的时候我注意到学校里有一位男教师对我很好,他叫浩,浩毕业有几年了,他比我早到这个学校几个月。

  有空的时候他总会找我说话,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欢乐甚多,开心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说得严重一点,浩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对象,他年青帅气,最重要的是,他懂得哄女孩子开心。

  我也没有意识到,一直以来和我最好的朋友莉会喜欢的是他,莉是我的同乡,也是她打电话给我,告诉我这个学校招人,严格地说,这个工作都是莉介绍我来的。

   所以一直以来我把她当成我最好的朋友,当成恩人一样,做人不能忘本,受人恩惠要回报,我母亲也是一直这样教我的。

  那一段时间我内心深处也一直是很矛盾:一方面我知道浩喜欢的人是我,不是莉,另一方面我知道莉最爱的人是浩,因为她不止一次的跟我谈到过他。

  也是在那个时候,我渐渐的熟悉了学校的生活,熟悉了学校里的同事。浩是学校的校长,他来这所学校也有两年多的时间了,他以前在湖北老家的时候就是一所小学的校长,已经是两个女儿的爸爸。但他依然帅气,幽默,是一种成熟的中年男人的气质。

  上他,会和他有故事,但是事情的发展往往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我一个二十岁的女孩会和他,一个三十七岁,还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产生一段爱情,也许不是爱情,只是一段肉欲的体验,但是他来时你已经失去分辨的能力,肉欲会借着爱情的名誉进行,让你分不清到底哪里是爱情,哪里是肉欲。

  在黑暗中我昏昏睡去,前尘影事以这样的方式隐去,然后记忆是不容你选择遗忘,它已经在你内心深处留下了很深很深的印痕,让你时时刻刻知道曾经发生过这么一段往事。

  学校的生活相对来说也算是比较放松的,特别是到了双休日的时候,学生们都放假了,我们又有两天的空闲时间,这样的时间你简直不知道干什么好。

   一到星期五的晚上,各位同事们都会出去逛街,男男女女的一起出去说笑,吃东西,当然吃的都是那些小摊上的小吃,毕竟我们也是打工的,没有多少钱,也吃不了很贵的东西。

  因为豪是校长,所以多数的时候都是由他来付帐,他付帐时一边笑一边会看着我们,那个时候你会觉得其实豪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校长,当然如果你把他当成男人,也是一个相当豁达的男人。

  有好几次吃东西的时候,我看着豪就那样坏坏地看着我笑。二十岁的时候我的身体已经发育的相当好了,特别是胸部,我想对于男人还是有相当的杀伤力吧,特别是豪这样的已婚男人,他那坏坏的眼神其实没有人注意到,只有在他和我之间。

  但是我知道他已经结了婚,已经是另外一个女人的老公。我想每一个女人内心深处也许一开始都不会想到和一个已经男人发生性关系吧,在每一个女人内心深处都会要一份真正的爱情,相伴到老,结婚生子。

   我其实也是一个传统的女人,我所想要的爱情也是这样的传统的,只是没有想到,当事情发生时却早已经不是我们的能力所能控制的了。

  那个时候我也是有太多的不开心啊,明明喜欢的人是浩,可是却装着豪不在意的样子,明明很在意浩却又拼命的撮合浩和莉在一起,现在当我回想起往事的时候,浩已经和莉快要结婚了,她们已经成了真正的情侣。

   甚至今年春节的时候我还遇到了浩,他是和莉一起来莉家的,而莉,我的这位同乡带着他来我家窜门的,那一天看着他们亲热的神情,我知道我已经错过了一生一世爱情啊,而我和豪之间也是什么结果也没有啊,他还在那所学校当他的校长,而我却在一次次的冷眼中找到一份不甚如意的工作。

  记得那天莉走后母亲说,你看人家莉,找的男朋友现在一起多恩爱,你啊,就是不听话,不懂事,一个已婚的男人,为什么当初不跟我说一声就在一起,我是你的妈,你连妈都不相信还相信谁啊?

  因为一开始的时候我们都是一大群的同事在一起,逛街啊,买小吃啊,在豪不在意的情况下,我和豪就这样亲近了起来。学校里给我们普通老师都是三个人一间宿舍,而校长豪却是一个人一间宿舍而且还有一台电视。

   也是学校配给的。通常的情况下,如果逛了街时间还不是太晚我都会去他那里看电视,当然,去的不是我一个人。

   所以那天豪问我的电话号码是多少,我就很随意的和他说了,其实就算我不说,他也应该是知道我的号码的。学校里一张通讯录,一张小小的纸片上所有的老师的电话都在上面。

  我想他之所以问我的电话是多少,可能是想告诉我,他会发短信给我。我当时正看着电视上的节目,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着他。

  晚上的时候我就收到豪的短信,我觉得现在这个时候,短信真是非常的方便,它让我们之间的沟通变得那么容易,同时也让一对心怀鬼胎的男女用这种方便的工具互相调情。

  一开始的时候,豪的短信也就是平平常常的:你吃饭了吗?要不要我晚上请你吃消夜啊?在这个学校里,你工作还满意吧?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何尝不知道一个中年男人对我的想法。

  那天晚上,我在校长豪那里看电视,当时我没有意识到屋子里只有我和他两人,如果我意识到我们在这一天会突破同事之间的关系,我想我是不会再呆在那里的。

  夜已经是很深了,我坐在他的床沿上看着电视,他把门关好,然后坐在我旁边,他一下子握住我的手,我很是惊恐,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说:我一直很喜欢你,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

  我呆在那里,我不知道怎样才算给他机会。那个时刻我脑子里是一片的空白,也许在我内心深处也明明知道这一天会早晚来到的,也许在我内心深处还在等待着这一刻的到来。

  我说:不要。

  这个时候豪已经握住了我的手,轻轻的拥着我,说:我真的是好喜欢你,你不知道,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我知道我是有妻室的人了,我不敢对你说,可是那种思念是怎样的折磨着我,你知道吗?

  老实说,我不知道,我到现在也不知道,那天晚上豪对我说的话有几份是真的有几份是假的,也许这个男人早就学会了花言巧语的一套对付女人的甜言蜜语。

  女人啊,对于男人的话,你根本就不要相信。如果你信了你早晚要为之付出代价呵。

  然后他把我放在床上,轻轻的解开我的上衣的扣子。广东的天气比起故乡要热的多,虽说才是四五月份,已经是热得不得了,所以我只穿了一件无袖的衬衣,白色的衬衣。

  很快他就把我的扣子全部都解开了……

  珂然1983年出生在湖南省邵阳人农村,珂然的家乡是个很穷的村子,爹妈一辈子辛辛苦苦地土里刨食,却丝毫不能改变生活带给他们的窘迫。

   珂然还有一个哥哥,全家四口人经常是添不饱肚子,每个月的月底,善良的妈妈都只能厚着脸皮去邻居家,去亲戚家借粮,以使全家人不至于挨饿,可能正是这个原因,珂然的个子不高。

  尽管家中的生活清苦得要命,可是珂然的妈妈却是个明理人。她认为要想摆脱贫穷,过上好日子,就必须让孩子们读书。在那个知识极度溃乏的年代里,珂然和哥哥竟然一直都可以安心地坐在教室里读书。

   时间长了,爹不干了,他说:一个小孩子家,读书有什么用,费钱又费力。要知道已经十几岁的小孩子,在农村里还是一个不错的劳动力呢。珂然她妈死活不同意孩子们辍学,为此她还和丈夫大动干戈地干了一架,才最终获得了珂然和哥哥的学习机会。

  可是好景不长,家中的境况根本就不允许两个孩子同时读书。经过母亲再三地争取,最后爹只答应只能让其中一个继续读书。这个机会应该是属于哥哥的,因为他是个男孩。可是没想到到最后,哥哥把这个决定一辈子的机会让给了珂然。

  然后,到离家很远的一个制砖厂上班,以补贴家用,供珂然读书。珂然是个懂事的孩子,她懂得哥哥的用心良苦,家中生活的贫困也使她深深懂得,要想彻底改变命运,走出农门,读书是自己唯一的出路。于是她拼命的学习。珂然果然不负重望。1993年,她以十分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当地一所十分有名气的高中。

  1996年夏天,经过几年的努力,珂然终于如愿考上阜新市一所大学,学习商业管理专业。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晚上,哥哥用他粗糙得变了形的双手,拿着那张火红的通知书失声痛哭。

   他知道,自己做出巨大牺牲,只为等到这一刻,妹妹终于圆了自己的梦,圆了全家的梦。他替妹妹高兴,他希望妹妹从此以后,拥有的是另外一种人生,另外一种生活。

  大学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可是珂然从来不让自己骨子里的那种朴素与节简的风格有半点地更改。她依然如从前的那样节衣缩食。她知道,自己和那些城里的孩子不一样。为了能使自己不再开口伸手跟家里要钱,珂然在进入大学后的第二年里,便开始了打工生涯。

   她到商店里当过营业员,她给饭馆刷过盘子,她甚至给有钱人家当钟点工,只要是不和自己的学习发生冲突,只要是能挣到钱,多赃多累的活她都干。她明白,哪怕是一分钱,对于自己那个一贫如洗的家有多重要。

  在五彩缤纷的大学校园里,珂然像是一个没有关心,但却惹人疼爱的灰姑娘,她总是拼命地奔波于学校和打工的地方之间,疲于奔命,但却乐此不疲。她没时间想别的,因为她自己知道,自己的命不好,就注定要为生活的累。

   只是令珂然没有想到的是,自己那份不参杂任何矫揉造作的朴实打动了一个人。珂然也由此而获得一份令她刻骨铭心的爱情。

  那个男孩就是与自己同校又同乡的小刚。他是个十分优秀的男孩,他的帅气和才华横溢,赢得过无数女孩的青睐。可是在那些火辣辣的目光中,他竟然看上了那个不起眼的灰姑娘。

   珂然是稀里糊涂被小刚爱上的,又是稀里糊涂地和小刚开始恋爱的。可能是城市里的喧嚣与浮燥更加衬托出他们的那份感情的纤尘不染,所以在那个被人们忽视的角落,他们爱的淋漓尽致,爱的轰轰轰烈烈。

  小刚也是农村孩子,他也有着和珂然一样清苦的童年,也和珂然一样背负着父母沉重的关爱,考进城里的大学,所以他们俩的心始终是志同道合的。他们一道外出打工,一起到学校的食堂里买最廉价的饭菜添饱肚子。然后再一起把赚下的钱寄回家里。

  珂然原以为他们的爱情就从此一帆风顺,想不到他们彼此间相濡以沫的感情还是遭来了别人的嫉恨。一个曾经追求过小刚的城市女孩,在输给了从农村来的珂然之后,竟然变得不择手段起来。

   她一直处心积虑地生活在珂然地身边,又心怀不轨地成为她的好朋友。一个同学们都回家的周末,她把珂然带到自己的宿舍,然后就借口出去了。不大一会儿,珂然等来了一个男士,他说他是她的表哥。珂然当然不知道其中有诈,礼貌地招待来人。

  过了一会不见女友回来,那个表哥就要提出要告辞,就在他起身的那一瞬间,他僵直地站在那里,脸上一脸的痛苦。这吓坏了珂然,忙前上扶住他。就在这时,那个女孩和小刚同时出现在了宿舍门口。

   女生宿舍本来就是个容易发生故事的地方,而眼前又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两个人又说不清楚地纠缠在一起,怎么才能解释清楚呢!小刚转身就走了!

  其实这个时候,珂然已经和小刚爱得死去活来了,她怎么受得了小刚突然间的离开呢-于是她在拼命地去向小刚解释无果的情况下,一下子就选择了走向死亡。

   当她被救过来的时候,小刚已经知道了全部真像,是那个工于心计的女友设计陷害了珂然,她只是想夺回小刚,可是没想到会弄出人命,她怕自己会涉嫌谋杀,才把实情告诉给了小刚,并乞求他们的原谅。

  尽管女友的这次陷害没有达到抢走小刚的目的,可是却把小刚和珂然推上了绝境。为了抢救珂然,小刚花光了他们俩个手里所有的钱,然后又借了一大笔钱。

   他们是无论如何不能跟家里伸手要钱的。怎么办-这个时候,他们也正好面临着毕业找工作,所以他们经过慎重地考虑,决定到沈阳去打工赚钱。

  1999年5月,小刚带着珂然来到沈阳,投奔小刚一个远房的亲戚。在亲戚的帮助下,没多久,小刚便在一家售药公司找到了一份推销员的工作;而珂然则在一家洗浴中心找到了一个收银工作。一个月辛辛苦苦下来,小刚和珂然共挣了一千块钱。钱虽不多,但必竟是有了收入。两个人依然是十分高兴,发薪水的时候,他们还特意到外面撮了一顿。

  之后,他们又从邻居家搬了出来,并在郊区租了间房子,就算是过起了日子。那是一段珂然永远不能忘记的幸福生活。珂然每天都是在夜里十一点多钟才能下班回家,而且由于他们住在离市区很远的地方,所以小刚每晚都得去接她。

   不管有多晚,天气有多恶劣,小刚都会耐心地等待。然后,两个人便骑着一辆自行车,沿着一条宽阔的大马路,一路欢歌的回家。珂然工作在洗浴中心,这里应该是一个十分复杂的地方。

  在这里一切善恶美丑尽收眼底,而且见惯了纸醉金迷的年轻人,是很容易在这样的环境中迷失自我的。可是正因为有爱情在珂然的心里,所以尽管她身边的姐妹们纷纷被金钱俘虏,而她却从来都没有动过心。

   她依然还是每个月只拿几百块钱,依然和小刚相依为命地过清贫生活,她从来都没有感觉到过苦。这种幸福的生活一直维持了两年多的时间。

  2001年,珂然和小刚把以前所欠的债务全部还清。这个时候,珂然已经是二十二岁的大姑娘了,考虑到两个人的感情已经十分稳定了,他们就想早一点把婚结了。当年7月,珂然带着小刚回到了阜新老家,准备和家里商量一下两个人结婚的事情。

  当然这么长时间来,珂然当然不会把那些发生的不愉快的事情告诉父母,她多半的时候都是报喜不报忧,所以珂然的家人都认为她在大城市过的很好。这次他们的“衣锦还乡”,使小刚在珂然家里受到了最盛情的款待。

   当小刚高兴地告诉两位老人他们就要结婚的时候,没想到珂然的父母竟跟他张口就要两万块钱的财礼钱。老人们是有自己的理由的,他们认为自己一辈子含心茹苦地供珂然读书,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这回她出息了,有钱了,那份财礼是他们理所应得的。

  而事实上他们根本不知道,小刚和珂然只是那个有着几百万人口的大都市里,生活在最低层的打工族。他们没有户口,没有房子,是飘着的。尽管珂然费尽口舌的为小刚,也为自己的争取过,可是老人的意见却是十分的坚决。没有财礼钱,他们决不嫁女儿。

  几天以后,他们神情黯然地回到沈阳。长久以来,珂然第一次感到了自己的无助。她和小刚是那样不容易地走到今天。可是她更怕伤害了辛苦了一辈子的父母,她亏欠父母的太多了,他们把后半辈子的幸福都寄托给了珂然。

  可是他们提出的那个数目,是小刚和珂然接受不了的啊!生活依然如从前那样,只是小刚和珂然的心里都笼罩了一层阴影。小刚和珂然拼命地去挣钱,最后却总是一分钱也攒不下。而没有钱,最终的结果会是怎么样,显而易见。想不出好的解决办法,珂然和小刚就只好互相回避这个话题。

  当然,珂然也想到过离开小刚。那是从老家回来一个月后,珂然突然间不辞而别。她以为这样就是唯一最好的办法了。可是只有两天的时间,她就忍受不了思念的煎敖,她是离不开小刚的,这是好几件事情已经证实过的。

  所以第三天,她就回来了。因为珂然在洗浴中心工作的性质就是上一天一宿,休息一天一宿。所以,她只是骗小刚说她和同事换了一个班就把这事给遮掩过去了。这次珂然倒是下定决心一定要自己挣钱,替小刚把财礼钱过给父母。

  如果只靠两个人打工赚钱,那么攒两万块钱,简直是太困难了。人在急于赚钱的情况下,是很容易走上岐途的。珂然就是在这样的境况下,做出了一个让她遗憾终生的决定的。她渴望与小刚厮生终生,她想为小刚攒够父母提出的那两万块钱。

  可是一个弱女子,她有什么本事可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挣更多的钱呢-那就只能是出卖自已的春青,出卖自己肉体。其实,如果没有了小刚,固守着那份春青,那份真诚,那行尸走肉一样的肉体还有什么意义呢-珂然就是在那一瞬间,决定要去做“小姐”的。而且,第二天,她就把她的想法付诸于行动。她想赌一次!

  珂然换了一个名字,换了一身行头,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开始了她的“新生活”。第一天,她把自己卖给了一个满身横肉,口里喷着臭气的男人。那一个晚上,她的脸上都挂着笑容,可是她的心里却在滴血。

   她知道,那个男人玷污的不仅仅她曾经纯洁的身子,还有她和小刚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纯洁的感情。可是她没有办法,她只能这样去做。尤其是当她全身心投入,换来了几百块钱的收入以后,她心中所有的愧疚都没有了。

  她想,就当自己死过一回吧!当自己的这次死,真正换回那两万块钱后,她就会立即停止这种生活。于是,在以后的无数次金钱与肉体的交易过程中,珂然都会强迫自己忍受。

   她告诉自己:挺过去,就好了!那是一段没有尊严,没有人格的日子。珂然一面热烈地爱着小刚,一面周旋在各种各样的男人中间。其中的痛苦不是每个人都能体会的。

  因为小刚并不知道发生的一切,所以珂然只能还像原来一样,上一天班休息一天。每当她休息的时候,她就拼命地在家里干活。可能她觉得这是一种补偿吧!她和小刚依如从前那样的相爱,不知道是小刚太大意了,还是珂然的伪装得太好了,小刚真的始终都没有发现珂然的变化。

  珂然想过了,她不能一下子把那一大笔钱都给小刚,她会把那钱直接汇给父母,只要换回他们的一声“同意”,就可以了。她预感自己离幸福生活不远了。每当幻想结婚以后的幸福,珂然都会情不自禁地笑。

   她觉得他们要结婚了,应该有一张结婚照。有一天,珂然非要小刚陪她去拍结婚照,小刚同意了。珂然特意到银行取了一千块钱,这一千块钱是小刚给她的,钱是干净的。所以她要拿着这钱去拍结纸照。后来,这张照片就挂在了她和小刚的家里。

  就这样,这种忍受着心灵和肉体双重折磨的非人生活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大约半年的时间。珂然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是那样龌龊地被公共安全专家局抓获。2002年6月25日,在一家极其坑脏的洗浴中心的阴暗的角落里,珂然一丝不挂地被公共安全专家民警抓获。

  随后,被带到派出所。当履行完所有的法律手续后,珂然被告之,公共安全专家机关将以违法从事色情服务对她处以治安拘留的处罚。同时允许她给家人打个电话。当时,珂然并不想打电话给小刚,可是那种油然升起的孤独夹杂着一种说不出的恐惧,还是促使她给小刚打了电话。

  小刚是在接到电话后十分钟后赶到派出所的。尽管在电话里,珂然并没有告诉他自己是为什么到派出所来的,可是当小刚第一眼见到珂然,看着她那只能免强遮住羞部的衣裙,和她浓妆艳抹的样子,他就明白了。突然间,小刚的眼睛里冒出了一道火光,足以把珂然给烧死。他们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珂然就被警车带走了。

  小刚发了疯似的打了一辆车一直跟着到了收教所,也许是被小刚的执着打动,民警们特意允许珂然跟小刚说句话。小刚眼中的怒火已经熄灭了,他依然是一句话都没有说,珂然对小刚说:“你把我的头发扎起来吧!”

   小刚接过珂然手里的发夹,其实他真想亲手为珂然扎起散着的头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双手抖得要命。珂然流着眼泪接过他手中的发夹,说:“忘了我吧!”然后,就消失在收教所的门口。

  收教所里的生活是珂然没有想到的。那里的管教都非常和蔼可亲,她们都像小刚一样爱着珂然,没有藐视,没有恶意。这使珂然受伤的心里多少有了些愈合。她想从此以后,就忘了小刚,因为自己对不起那个好男孩。可令珂然没有想到的是,在收教所里的第三天,她就收到了小刚给她写的信。

  小刚在信上说:“我知道你为什么这样作贱自己,是为我!这一切的结果都应该是我来承受的,珂然你受委屈了!好好改造,我会等你的!”望着小刚熟悉的字迹,珂然任泪水肆意流淌。

   其实,珂然从被抓的那一刻起就知道,在她和小刚之间,已经有了一道永远不能痊愈的伤痕,那道伤痕可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浅变淡,却不能永远消失。

  她没有想到小刚会原谅自己,她想和小刚重归于好,做梦都想。可是当这种可能就摆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又胆怯了。她下不了决心是从此离开小刚,还是让小刚从此在她的生命里消失。

  可是,第二天,她又收到了小刚的信,第三天,第四天,她都收到了小刚的信。小刚的信让原来心已死的珂然有了希望,她知道,她已经没有能力也没有权利来拒绝小刚对她的爱。不管这种爱有没有掺杂其他的成份,她都得去接受。

  一周之后,珂然又接到小刚的来信,信中他说,他要和朋友到吉林去做生意,等到珂然被释放的那一天,他一定会回来接珂然。他说,做为男人,他是应该承担起一份责任的。

   以前,正是因为他的无能为力,让珂然出卖了自己,以后他不会这样了,他会让珂然过上好日子的。最后他说:“珂然,等我,我永远爱你!”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