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和漂亮少妇在厕所偷吃性爱故事

  今天是大学联考放榜后的一个星期六,伊玲顺利考上了清大,伊珑考上交大。她们的妈妈,特别下厨煮了顿丰盛的晚餐,并拿出先生珍藏多年的红酒表达对我这个理化家教的谢意。也借此庆祝伊玲与伊珑十八岁生日,并且考取心目中理想的大学。

  林夫人今天穿着:一套白色薄的长袖连身裙,衬托着她玲珑有致的曲线;略施淡妆后,看起来真是气质不凡,美不胜收。伊玲与伊珑是双胞胎,与妈妈简直: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穿着同样的休闲短T,若不是认识已超过三年,真认不出谁是伊玲、谁是伊珑。

  父亲“”林建融“,是跨国企业的CEO,在华航名古屋空难中过世。留下她们母女三人,高额的保险理赔及一栋阳明山的别墅。母亲:”叶庭湘“,林建融的大学学妹(也就是我的学姐),是一个四十出头风韵犹佳的家庭主妇。与其说是家庭主妇,倒不如说是名媛熟女较为贴切。

  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顶多像三十来岁的贵妇;美丽的轮廓下,有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总感觉有一种特殊的魅力;只要看你一眼﹐相信世界上没有哪个男人会不动心!搭配着长长的睫毛,挺翘的鼻子及一缕朱唇,与陈敏薰有点神似,但比陈敏薰多了些许的丰腴,有C罩杯接近D罩杯的实力。

  因生小孩的关系,臀部微翘,脂粉未施就让我神魂颠倒。自从丈夫过世之后,省吃简用费尽心思扶养两个女儿。

  黄向群(我本人),三十二岁,台大电X所助教候选人,继承祖产后,却不想浪费生命、想开着旅行车到处游山玩水的人。三年前,为了让两个女儿可以考上理想的学校,所以透过学长的**,找到了刚退伍的我来当她们的理化家教。

  三年来每周六下午,无论风雨,我都会到准时她们家报到,对伊玲及伊咙作理化的课业辅导。因为这样,可以时常看到我心仪的林夫人。可惜,我出生的太晚,被林先生捷足先登,不然我一定对林夫人展开猛烈的追求;

   也不致于,现在落得只能靠补习来偷偷看着她。所幸的是,经过我耐心及用因的指导,三年来,她们的理化成绩均名列前茅,且顺利考上理想的学校。

  一阵酒酣耳热、闲话家常。之后,林夫人从冰箱端出一锅甜点”西米露“,一个不留神脚去踢到电风扇,重心不稳,整锅”西米露“就这样子,打翻在餐桌上。溅的我们四个,头发、脸、身体无一幸免。

  林夫人急忙的说:「黄老师,真对不起,泼的你整身都是。」,我连忙起身,说:「没关系,没关系,倒是林夫人,您自己有没有受伤?」伊玲与伊珑也连忙关心妈妈。

  林夫人连忙回答说:「黄老师,真不好意思,如果您不嫌弃的话,请到浴室冲洗一下,并换一套衣服。」就在这时候,我无意间注意到林夫人的衣裳,因溅到汤汁而显得透明;浑圆尖挺的乳房,若隐若现,煞是动人。

  伊玲与伊珑也不徨多让,T恤下的少女内衣衬托着尖挺的乳头,别有另外一番风味。听到林夫人的话差点儿没办法回神,只好半推半就的,进去浴室梳洗。伊玲与伊珑也回到自己房间的浴室及主卧室的浴室清洗。

  在浴室冲澡时,回想着当时的景像,老二不自觉的硬挺;让我忍不住的,在浴室里,混着沐浴乳,独自忘我的搓揉一番,差点就打起了手枪。熟不知浴室门外,何时站了一个人影,我这才惊觉:刚才因为太过匆忙,忘记将浴室的门带上。

  而林夫人不知的,在门外站了多久,注意到我的反应后,才回过神吞吞吐吐的说:「黄老师…这…套…干净的衣服,…是我…先生…留下来的…衣服…,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身材?」过程中,我注意到林夫人,目不转睛、且贪婪的注视着我硬的发烫阳具;

  并且推开门缝,伸手欲将衣服放在置衣架上,脸上还带着些许的红润。这时我才意会到:林先生过世至今,林夫人因为将精神都花在两个女儿身上,自己则已独守空闺五年多。

  此时,我打不知哪来的勇气,伸手将林夫人的玉手拉住并拉来我跟前,轻声的说:「林夫人,您也溅的一身都是,我们一起洗吧!」莲蓬头的热水,将林夫人的衣裳淋湿,身体曲线也愈加明显。在林夫人尚未来得及反应时,我就已将嘴唇贴在她的朱唇上粗暴的强吻!

  等林夫人回神后,想挣脱,但我却将林夫人抱的,更紧让她无法挣脱;她两手还想推开我,口中还不停的轻嚷着:「不行…不行…不可以这样……」林夫人惊慌的扭动,挣扎的想推开我,但我却搂得更紧﹔手很快地、往下滑入了她的衣裙腰里;她,光滑的肌肤散发出,女人芳香的体味。

  我不管她的阻挡,更加放肆的,在她的两颗丰满玉奶上,轮流的搓揉着;手也交换的,上下抚摸她的背,并不时的柔捏她的翘臀。在此同时,我伸手搓揉她的乳房,不一会儿,她的抵抗也渐渐无力;我更用我那只爆涨的像根铁槌的大肉棒,隔着衣服顶她的花心。

  林夫人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停止了抵抗、且全身瘫软在我的怀抱中。我见机不可失,以单手抱紧林夫人以防她挣脱,另一只手迅速的脱光她的衣服。

  但见她那迷人的双峰及翘臀,赤裸裸的呈现在我面前。我硬挺的阳具更加发烫。两人在浴室中尽情的拥吻,仿佛时间为了我们两停止般;两条赤裸裸的肉虫,在莲蓬头下蠕动着。

  我看着林夫人全身湿透的,站在我的跟前,忘情的与我拥吻。深深的为她的遭遇感到疼惜,不禁抬起她的玉腿,并将阳具抵住她的肉穴准备挺进,并在林夫人耳边轻声的告诉她:「我要进去了啰~」;就在话还没说完的同时,已深深插入她的下身。我俩对目相视,尴尬异常。

  此时我在她耳边轻声的告诉她:「想不到你的下面,已经如此的湿润!」,而她羞愧的笑的更加妩媚动人,且被我紧抱着与我蛇吻。此时,我的肉棒并没有挺进或来回抽动,只是用肉棒,细细的品尝那阴道肉穴的皱折及起伏。

  我从她的耳根、脸颊吻起,她还是没有反抗的矫吟,呼吸声音也更加急促。

  但当我延着乳房吻到乳头的同时,她的身体如同触电般的一震,屄穴也强力的收缩,让我体会到:她阴道里的皱折,在向我的阳具采取最热情的欢迎仪式,险些让我丢盔卸甲,一泄如注。

  就在我准备使出力气、用力挺进时,却被林夫人一把推开;还好她一个重心不稳差点跌倒,被我一把拉回并紧紧抱住,而且依然停留在她的嫩穴中。此时的阳具,强烈的感觉她的小屄,正发烫着在缓缓收缩着。

  脸色泛有微微红蕴的她,突然口气哀怨,并极力的边挣脱我的束缚;边对着我说:「黄老师,我是一个守寡之人,而您还有大好的前途等着你去开创。我们现在这样,是不合体统的。

   现在的我,也没有年轻时的热情了,而小女们,也蒙您照顾,顺利考取理想的学校,这次,就当作是这个做母亲的,以身体来报达您的恩惠的。这次意外,所造成的冲动及错误,就让它过去吧。以后不可以也不行再这样了!」

  我对着林夫人说道:「对不起,林夫人。可能是因为酒精作祟,我才有勇气向你作出这样的举动!但是自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已经无法自拔了。所以才会毫不考虑的,答应当伊玲与伊珑的家教。

  三年来,我战战兢兢,一刻都不敢有越矩的行为,并且尽心的教导伊玲与伊珑,无非是想博取您的青睐。本来是想:我已经完成对她们的教导,正苦无机会,表答我对你的爱慕之意;也正在担心:以后再也没机会再见面了。我从来没有接触过女人,你是我第一个女人,我朝思暮想的女神!」

  我边说边将她紧紧抱住,她却极力挣扎的想逃脱着说:”不﹗~不要﹗~不可以,不可以这样﹗不可以,不可以这样﹗“眼泪也如雨水般的落下,我看了很心疼的将动作停止,并对着林夫人垦求着说道:「就这一次、一次就好,请你让我感受一下:真正夫妻性爱的欢愉。

  让我们一起洗鸳鸯澡,并请你跟我,尽情的做一次爱,这样我就可以满足现在的欲望,也可以了结我三年来的心愿。这样一来我就会离开,并且消失在您的生活的世界中。这样您可以答应我吗?」

  林夫人听到我此番的表白,眼泪不由自主的如溃堤般涌出,依靠在我的胸前放声啐泣。此时我的内心真是七上八下,五味杂陈,真的有是度秒如年的感觉。原本硬挺的阳具也如泄气皮球般瘫软。

  许久,林夫人提手拭泪说道:「向群,我可以叫你向群吗?」我欣喜若狂的对林夫人说:「林夫人,可以,当然可以,这是我梦寐以求的。」林夫人依靠在我的怀里,用拳头轻轻的捶打握的胸口。

  轻声说道:「向群,现在你也别叫我林夫人,你可以叫我「庭庭」或「湘姐」。」”我有如得到军令般的,大声说道:「是的,庭庭。」她又捶了我几下说:“小声点,不要吵到她们姊妹俩。”

  我轻声的说道:「是的,庭庭。」然后抱起庭庭,又走进淋浴间。此时我的阳具又生气蓬勃了起来。庭庭看了边笑着说:「年轻真好」,顺手挤出沐浴乳,为我擦洗阳具,而我也没闲着;挤出沐浴乳的双手,在庭庭的身上四处游移着。庭庭也依偎在我的胸膛,享受着我的抚摸,轻声的呻吟着。

  当手游移到她私处时,她还想用手试图阻挡,但被我的手巧妙的拨开;让我顺利搓揉着她浓郁而有序的阴毛及因舒服而逐渐充血肥大的阴唇,好不过瘾。

  直到泡沫布满我两的身躯后,用莲蓬头冲洗我两的身体,我依然抬起她的玉腿,并将阳具抵住她的肉穴直接挺进。庭庭阴道一阵收缩,阴道里的皱折再次热烈的欢迎着我的阳具;不同的是,庭庭肉穴的温度竟然比我灼热的肉棒高出许多,感受到如此的热情,小弟自当“尽精报庭”。

  抱起庭庭,在浴室内,采用“猿臂式”性交法拼命冲刺,管他三浅一深、还是九浅一深,每次冲刺都是尽根没入。干得“庭庭”上鄂咬下唇拼命忍住声音,娇喘连连。她的双手紧抱我的身躯,玉指也用力抓紧我的背,指甲用力刺进我的背(这是完事之后背部刺痛才发现后背已经满布鲜血)。

  完事之后,并没有抽出,我抱着庭庭坐在马桶上;待瘫软移出庭庭肉穴后,看着精液由庭庭的肉穴中慢慢流出。这个感觉真是奇妙,但是庭庭却带着些许的感伤。我与庭庭简单的冲洗后,从走出浴室经过一楼大厅时瞄一下,时钟已是凌晨一点,不知觉的我们俩浴室的时间已超过四小时。

  原本,我想收拾一下衣服准备离开,庭庭说:「太晚了!到我房间睡一宿,明天一早再走吧。」我当然是求之不得的,快速闪进主卧室。庭庭则是走到二楼看一下,确认女儿是否都已经睡了。

  在等待庭庭的时间,我环顾主卧室,这间三年来我从未进入的地方。映入眼廉的,是挂着蚊帐的复古式的古铜弹簧床,散发着一丝丝迷离的感觉。接着,是占据三分之一墙面的超巨大的落地穿衣镜。让我联想到:庭庭对穿着的拘谨及要求,难怪,每次见到她都是如此的端庄娴熟;也让我更想要深入了解庭庭,这个高贵的熟女贵妇。

  我走到她的五斗柜前,蹑手蹑脚的打开抽屉,哇~~里面摆满整齐的胸罩及内裤,我小心翼翼的取出一件黑红色的胸罩,嘿嘿!果真如我目测的一样是D罩杯。

   在放回去后再翻找同样款式的内裤,找到的居然是一件丁字裤,让我不禁拿起来在鼻头深深的吸着,一股幽香直冲脑门。真是爽快异常!正当我要放回丁字裤时居然发现另一样让我惊奇的东西不过有点旧了。

  在开启开关后它认真的抖动着,没错!就是跳蛋。脑海里幻想着:庭庭用跳蛋自慰的情形,此时我的阳具,不由自主的又在浴袍内不安份的抖动着。我当下决定将跳蛋收在浴袍的口袋内,等庭庭进来时逼问她如何使用这个跳蛋的。

  在确认伊玲与依珑都已睡着后,庭庭回到了她的卧房。我躲在门后,等她进来从后面抱着她,双手不安份的搓揉着她的乳房。庭庭并没有反抗的,任由我的双手在她身上游移。她反身向我索吻,我也热情的以舌吻来回应,走着走着,我们跌进她那复古式的古铜弹簧床上,我的阳具不偏不倚的,隔着她的内裤抵住阴道口。

  她顿时为之一震,淘气的用手指着我的鼻头说:「年轻人就是年轻人!这么快就恢复体力了!我回说:「那可不,刚刚在浴室,我已经献出我固守了二十多年的处男之身。现在该是你要回馈我的时候了吧!」

   庭庭娇嗲的说着:「得了便宜还卖乖!我的名誉,在浴室里已经被你破坏殆尽,你还贫嘴。」接着,我便将嘴靠过去,并与庭庭进行热吻,然后沿着耳朵一路亲下去。

  我出生于一个幸福的工人家庭,高中毕业,参加高考却与大学之门擦肩而过。我的父母望女成凤心切,省吃俭用让我回学校补习。补习班教语文的文老师似乎对我情有独钟,买了很多学习资料送给我,因此我对他倍感亲切。

  文老师1.7米的个子,知识渊博的他看起来更显成熟,更具男性魅力,他那充满磁性的声音娓娓动听。我喜欢听他的课,看着他成熟的面容,常常情不自禁地想入非非,不知不觉对他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依恋情愫。

  放学了,我磨磨蹭蹭不想回家,盼着与他多呆一会儿,有时,我会不由自主地到他的办公室,请教他一些学习上的问题。我们也会聊一些课外的话题,跟他聊天简直就是一种享受。我陶醉地听他讲话,竟然莫名其妙浮想联翩,设想今生如果能跟他在一起生活,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人生。

  那年,文老师的妻子去世刚好10年,10年来,他是既当爹又当妈拉扯着两个儿子,小儿子凡考上了大学,在广州读书。大儿子鹏高中毕业在一家工厂上班,结婚一年多,他的妻子跟他在同一间工厂上班。

  文老师大学毕业后,在一所中学教书,在政治运动中,被定为“五类分子”,被迫走下讲台到农场劳动,“右派”的帽子到1977年才摘掉。他恢复原职回到学校,学校让他担任补习班的班主任,也因为这样,我才有幸成了他的学生。

  我有一个比我大三岁的姐姐,嫁给一个工人,对此,父母很不满意。父母经常教导我,说有了大学文凭,可以找一个年龄相当的机关干部为夫,为家族争光。然而,我没有遂父母的愿望,22岁情窦初开的我,暗暗地爱上了50岁的文老师,脑袋里塞满的是对他的思念,即使每天能见到他,但一到晚上我依然魂不守舍,无法集中精神看书,有时竟鬼使神差般跑去找他。

  当文老师问我有什么事,我便说遇到难题想弄明白。每次文老师都是热情地招呼我,然后给我解答“难题”。从文老师举手投足和凝视我的眼神中,我感觉到他读懂了我,他的眼眸流露出浓浓的爱意,只是压抑着没有说出来而已。我也不敢捅破那层纸,毕竟我们有28岁的年龄差距,这个沟壑不是想跨就能跨过去的。

  也许是旁人看出我们的眼神藏着“猫腻”,流言很快传到了我父母的耳朵里,他们把我狠狠地教训了一番,还骂文老师是骗子。我否认自己在跟文老师谈恋爱,可他们仍然不放心,到学校要求把文老师调走,理由是勾引女学生。

  学校当然不会因为我父母的话就把文老师调走,几天后,我父母怒气冲冲地找到学校,威胁文老师:“老右派,你再骚扰我的女儿,我就到教委办告你,到时你会吃不了兜着走。”父母的做法让我极为反感,我真怕文老师从此不理我,我因此产生了强烈的叛逆心理,决定要跟父母对着干,主动出击向文老师示爱。

  那天晚上是文老师值班,我到学校找他,试探地问他:“我不想上大学,想跟你结婚。”文老师听到这话,脸上的表情骤然变得激动,还夹着惊喜,他冲动地拥抱我,抱得我很紧很紧,我都快喘不过气了。

  我闭上眼等候他往下发展,可他却突然松开了手,深情地看着我说:“阿桑,我爱你!但我不能耽误你的前程,我会等你读完大学再谈婚事,如果到时你爱上别人我也不会怪你。”说完这话,他的神情突然变得凄凉和无奈,他那痛苦的样子,更加说明了他爱我,一股幸福感溢满我的心头。

  从那一刻起,我就决定冲破世俗牢笼,光明正大地跟他结婚,做他的妻子。我流着泪说:“文老师,我既然爱上你就不会再爱别人,除了你,这辈子我不嫁人了。”文老师脸上的表情舒缓了,眼睛放光,看起来一点也不像50岁的人,倒像能保护我的大哥哥。

  后来,父母发现我经常往文老师家里跑,一天中午,他们拿着铁锤到文老师家,二话没说,挥动铁锤就砸家具。父母的举动成了当地的焦点新闻,闹得沸沸扬扬,这样一来,我和文老师的恋情公开了,大家看见我就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我本来想等参加完高考再向父母摊牌,他们粗鲁的举动,让我忍无可忍,我生气地对他们说:“大学我不上了,我要跟他结婚,婚姻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你们管不着。”母亲狠狠掴了我一记耳光,气愤地把我赶出家门:“你真想跟他结婚就给我滚出这个家,就当我没有生过你这个不争气的孩子。”

  这么绝情的话,母亲都说出来了,我扭头冲出家门。第二天,我和文老师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流言传得更厉害了,骂他是骗子,说我是傻子,脑子出了问题。我们对那些闲言闲语只能不予理睬,走自己的路,让他们说去吧。

  我和文老师的婚礼没有摆酒席,没有人祝贺,只去了桂林度蜜月。我知道文老师的心思,怕别人说他“老牛吃嫩草”,更怕我在人前难堪。飞机上我吐得一塌糊涂,文老师为我换了5个呕吐袋,拿纸巾帮我擦脸,这让我感觉到他的体贴和呵护。

  我们与少夫少妻一样情感恩爱,当他搂着我时,感觉非常奇妙,我们好像早就认识,就像上辈子跟他结过婚一样,冥冥之中是命运安排我们碰面,完成前世的那个约定。

  我从5岁起就跟奶奶一起睡觉,所以我很有老人缘。我曾跟文老师开玩笑说:“我这辈子注定跟老人一起睡觉了。”他笑着把我拥进怀里,抚摸着我说:“你多么幸福,小的时候有奶奶疼你,如今又有我这个老头爱你!”我经常在他的怀里撒娇,摆出一副小公主的姿态,久而久之有了恃宠而骄的习惯。

  虽然爱情没有年龄界限,但因为年龄的关系也会产生思想上的差距,对问题的看法不同,我们也会吵架。吵架时,一般是他大度宽厚地让着我,他总是笑着说:“我不跟小孩儿争了,你说的都对,我错了。”

  因为家里是个不讲道理的地方,对于一些小事情不能太较真。作为妻子我也尽力去弥补与丈夫的思想差距,使两人的心灵处于同一起跑线,少一些磕磕碰碰,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愈显默契。

  我们彼此心灵相通,生活虽然清贫,但也感到充实快乐。文老师退休后,每天早上,我们都手拉手去散步,然后去菜市场买菜。回家后,他看电视,看报纸,我整理家务,进厨房做吃的,照顾他成了我最大的快乐。

  我们携手走过了28个年头,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因为日子是我们的,幸福也是我们的,与外人不相干。我从一个小姑娘变成了黄脸婆,跟所有幸福女人一样享受了甜蜜的爱情,也享受到了儿孙乐。

  从桂林度蜜月回来,我以女主人的身份回家,当要跨进那个我向往的门槛时,突然感到脚步有些沉重,因为我走进去,就要面对年龄都比我大的大继子鹏和他的妻子。在那个年代像我们这样的“老少配”夫妻,确实成了新闻人物,他们肯定听了很多难听的话,心里一定不好受,他们会不会把气撒到我头上?

  我心里发虚,文老师看出我的顾虑,大声喊道:“阿鹏,我们回来了。”他们在家,但情绪不高,对我不冷不热,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我感到很尴尬。为了打破尴尬场面,文老师有意找话题,让我跟他们有交谈的机会,气氛慢慢显得自然。

  我相信有爱一定能改变亲朋好友以及两个继子对我的偏见。一夜之间,我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成长为一个通晓人情的成熟女人,三个月后,我怀孕了。不久,大儿媳在医院生下一个胖小子,为了尽婆婆的责任,我挺着大肚子到医院护理她,这让她很感动,我们的关系拉近了很多。

  她坐月子期间,我变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因为奶水足,孩子长得胖乎乎的,可爱极了。我忙完家务,有空就抱着小家伙逗乐,他们夫妻对我称呼由“哎”到“阿姨”,当他们的孩子会叫“奶奶”时,他们也改口叫我“妈”了。

  文老师每月几百元的工资除了家庭开销外,还要供小继子凡上大学。随着我女儿小雨的降生,家里的经济显得入不敷出,大儿媳向我建议,说不要两个人在家带小孩,由我在家照料孙子和小雨,她回工厂打工,家里的油盐酱醋茶由我打理,每个月他们把工资交给我。

  我掌管家庭财政大权,精打细算地过日子,度过了凡上大学那三年困难时期。凡大学毕业后,每个月都给家里寄钱,我们的生活有了改善。凡对妹妹很好,小雨上大学的费用都是他提供的,工作也是他帮忙找的。他们现在都在广州工作,而且各自都成家立业了。凡有了一个可爱儿子,他们夫妻俩还请我和文老师到广州居住,帮忙照料他们的儿子。


·情侣约会的26个建议 揭冬(05-10)
·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出轨 而(05-10)
·我一毕业就当老板家的全职(05-10)
·校园爱情心有所归,我们的(05-10)
·关于无性婚姻的正反辩证(05-10)

爱文章网一个分享经典英文文章、美文阅读、伤感日志大全,收集生活随笔、口述激情故事、格言警句大全的网站!
本站数据均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